« 第十三篇 »
Mp3播放 Mp3播放(可调速)
  读经:但二31~3541~44启十九7~911~21十七14
  我们研读主话或明白主话,不该用天然的方法,乃要照着主的启示和光照。要看见但以理每日三次祷告,不需要光照,但要看见但以理书中神的经纶,却需要异象、启示和光照。因着我们需要异象、启示和光照,所以保罗祷告父,求祂赐给我们智慧和启示的灵,使我们充分地认识祂(弗一17)。我们也需要有正确的解释。
  在本篇信息中,我要进一步说到人类政权所带给神的问题。我的负担是要指出,至终人类政权要与神争战,并要在基督带着祂的新妇回来时被砸碎。
 
敌基督及其十王直接与神争战
  但以理书中所描述的大人像,头是金的,胸膛和膀臂是银的,肚腹和腰股是铜的,腿是铁的,脚指头是半铁半泥的。表面看来,金、银、铜、铁的部分对神不是问题;但十个脚指头却是大问题,因为当人类政权达到十个脚指头的阶段,就是敌基督及其十王的阶段时,才直接与神争战。因此,人类政权不仅背叛神、高举人并拜偶像,更直接与神争战。然而,基督作神的具体化身,要带着祂的新妇回来,将人类政权砸碎。
 
基督在新造里为自己预备新妇
  人类政权在被砸碎以前,将有一段漫长的历史,是世界的历史,也是新造的历史。基督是在新造里预备一个新妇,与自己婚娶。基督若没有新妇,祂就要单独与敌基督争战,因为敌基督有一队军兵,而基督却没有。然而基督将要有一支军队,这军队就是祂的新妇。
  以弗所书启示召会不仅是基督的新妇,也是战士(六10~20)。在婚娶之日,基督要与那多年来一直争战抵挡神仇敌的人结婚。这就是说,在启示录十九章基督要与那已经胜过邪恶者的得胜者结婚。
  那时,魔鬼这被打败的恶者,将设法使敌基督与自己联合,敌基督也欢迎他。魔鬼与敌基督就成为一。敌基督受魔鬼指使,要聚集许多邪恶的人作他的军兵。在神眼中,这些邪恶的人,敌基督的军兵,乃是葡萄,要在“全能神烈怒的酒醡”中被踹(启十九15)。
  当基督来与敌基督和他的军兵争战时,祂乃是作为人子而来。祂这位人子需要一个配偶,好与祂相配,使祂得以完全。这个配偶就是祂的新妇。基督来砸碎人类政权的时候,祂要作丈夫,带着得胜者作祂的新妇。这就是说,祂在降到地上来对付十个脚指头并整个像以前,先有一个婚礼(启十九7~9)。婚礼之后,祂就要与祂新娶的新妇把敌基督毁灭;这敌基督同他的军兵将要直接与神争战。
 
基督对付旧造和人类政权的方式
  在前面的信息中,我们曾指出,旧造和人类政权对神都是问题。基督借着祂的钉死,就是祂在十字架上包罗万有的死,对付了旧造的问题。这问题是祂自己单独解决的。基督还要对付人类政权的问题,就是带着祂的新妇来,将大像从脚指头到头砸碎。这问题不是祂单独解决的,乃是同着祂的新妇作祂的军队来解决的。基督同着祂的新妇,要把人类政权消灭。
 
基督在新造里,借着长大并变化以产生新妇
  现在我们要继续来看,基督如何产生祂的新妇。祂是借着新造以产生新妇。今天在主的恢复中,我们乃是对抗传统组织的宗教,并为新造而争战。传统组织的宗教并不帮助信徒长大、更新并变化。我们许多人能见证,唯有来到召会生活以后,才开始在属灵上有长大。
  接着长大就是变化。无论是肉身上或属灵的生命上,我们都是借着长大而变化。我们越长大,就越有变化。
  因着传统组织的宗教不帮助神的子民长大,所以就需要主的恢复。我们需要这个恢复,神也需要这个恢复。主的恢复完全是为着新造的。因这缘故,我一九六二年来到这个国家以来,就一直在释放关于变化的信息。主的恢复是为着新造,而新造需要从旧的变化成为新的。除了变化以外,我们也需要建造在一起,使我们成为基督的身体,也成为基督的新妇,基督的配偶。
  基督需要身体,也需要新妇。在祂第二次显现以前,祂要继续奥秘的在召会中作工,使我们成为新造。当这新造得着变化并在生命上成熟,这新造就要联于基督,而与祂成为一,作祂的新妇。
  我要强调一个事实:新妇需要成熟。基督不会迎娶一个不成熟的新妇。只有等我们达到成熟,祂才会接我们作祂的新妇。我们必须承认,我们在主的恢复中尚未达到成熟;我们还是太幼嫩,不能呈献给基督作祂的新妇。因此我们急切需要成熟。当新郎基督看见新妇达到成熟,祂就要迎娶新妇,然后带着她作祂的军队回来砸碎人类政权。
 
基督是神经纶的中心与普及
  基督迎娶祂的新妇以后,就要成为那非人手所凿的石头回来,把大人像从脚指头到头砸碎,将那直接与神争战的人类政权毁灭。借着这个砸碎,全地就得着清理。旧造里人类政权的问题就得着解决。然后基督就从一块石头扩增成为一座大山充满全地(但二35)。这样,基督就成为神经纶的中心与普及。
  石头,说到基督是中心;大山,说到基督是普及。就着祂是石头来说,祂是圆心,是中心;就着祂是大山来说,祂是圆周,是普及。今天,基督必须是我们召会生活、家庭生活和日常生活的中心与普及。基督若是这样作我们的中心与普及,祂也就要成为神经纶和神行动里的中心与普及。
 
一切的王和国都在神的管理之下
  但以理书给我们看见,世上一切的王和国都在神的管理之下。想想看尼布甲尼撒统治巴比伦帝国的情形。首先,他与父亲一同摄政、掌权。主前六〇六年,他以摄政王的身分毁灭耶路撒冷城。然后约在主前六〇四年,他成为王,掌权直到主前五六一年。至终他儿子接续他的王位,然后是他的孙子伯沙撒;伯沙撒在但以理五章的荒淫放荡对神乃是亵渎,就在主前五三八年被杀。那时巴比伦帝国就结束了,六十二岁的玛代人大利乌得了国。大利乌是附属于古列的王(见但八)。主前五三六年,古列颁布诏令释放以色列的俘虏归回犹大,这样就结束了神命定以色列人留在巴比伦的七十年。所以,神用巴比伦帝国,为要把祂那腐坏、失败的选民带到被掳中。七十年的被掳之后,神使玛代与波斯联合为一,为要结束巴比伦帝国,并从巴比伦的被掳中释放祂的子民。这说明了一切的王和国如何在神的管理之下。
  在以赛亚书中,尼布甲尼撒和巴比伦都被定罪,古列却被尊崇。以赛亚十四章启示撒但与巴比伦是一。在申言者以赛亚眼中,尼布甲尼撒与撒但是一。相反的,以赛亚论到古列,却说神喜悦他,甚至使他成为牧人,照顾祂的子民。古列在位第一年,就宣布神的子民可以归回犹大(拉一1~4)。他也安排将神殿中的器皿,就是尼布甲尼撒带到巴比伦的,使其归回耶路撒冷。因此,圣经说到古列是很积极的。不过,他仍是大像的一部分,就是人类政权的一部分,这政权要总结于敌基督,他要直接与神争战。这暴露出人类政权是何等邪恶。
 
基督正为着祂回来施行祂在地上的治权,预备一切
  为着对付这邪恶的人类政权,基督这位人子必须得着国度(但七13~14)。一面,基督是在诸天之上,已经得了国度;另一面,基督是在我们里面,成了赐生命的灵(林前十五45下)。作为我们的救赎主,祂借着钉十字架把旧造了结。作为在复活里的那位,祂使新造有了新生的起头,今天祂正在我们里面作工,好成为祂的新造。祂也是我们在烈火窑中的同伴(但三)。祂这奇妙的一位,正为着祂回来在全地施行祂的治权,预备一切。
人类政权与神争战,而在基督带同祂的新妇回来时被砸碎
« 第十三篇 »
回首页
报错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