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篇 »
Mp3播放 Mp3播放(可调速)
  读经:但以理书五章。
  但以理五章是但以理四章的延续。五章说到神堕落的选民中年轻的后裔,胜过对在神前荒淫放荡,亵渎神圣别之结果的无知。但以理在本章的记载,乃是基于属灵的眼光,给我们看见属灵的功课。五章接续四章,给我们清楚看见一些属灵的功课。
 
 
伯沙撒在神前荒淫放荡,亵渎神的圣别
  但五1~4描述伯沙撒在神前荒淫放荡,亵渎神的圣别。
 
 
为他的一千大臣摆设盛筵
  伯沙撒(尼布甲尼撒的后裔,巴比伦的王)为他的一千大臣,摆设盛筵,与他们对面饮酒(五1)。我们在此看见伯沙撒在神前的荒淫放荡。荒淫放荡就是放纵饮食,为着淫乱的目的。
 
 
吩咐人将他先祖尼布甲尼撒从耶路撒冷殿中所掳的金银器皿拿来
  伯沙撒因着酒力的影响,吩咐人将他先祖尼布甲尼撒从耶路撒冷殿中所掳的金银器皿拿来,他与大臣、后妃、嫔妾,好用这器皿饮酒,赞美金、银、铜、铁、木、石的神(2~4)。他们把耶路撒冷圣殿中敬拜神的器皿拿来,却用来拜偶像。那是亵渎神的圣别。
 
 
从神差来的手所写的字
  五至九节说到从神差来的手所写的字。
 
 
有人的指头出来,在粉墙上写字
  当他们在饮酒、赞美他们的神时,忽然有人的指头出来,在与灯台相对的王宫粉墙上写字(5上)。
 
 
伯沙撒王变了脸色,心思惊惶
  当伯沙撒看见那手指头在写字时,他变了脸色,心思惊惶(5下~6)。他的腰骨好像脱节,双膝彼此相碰。他甚是恐惧,再没有平安饮酒,没有平安继续荒淫放荡。
 
 
王大声吩咐将用法术的和迦勒底人并观兆的领进来
  王大声吩咐将用法术的和迦勒底人并观兆的领进来。他对巴比伦的哲士说,“谁能读这文字,把讲解告诉我,他必身穿紫袍,项戴金链,在国中掌权,位列第三。”(7)
 
 
王的一切哲士不能读那文字,也不能把讲解告诉王
  于是王的一切哲士都进来,却不能读那文字,也不能把讲解告诉王(8)。王就极其惊惶,脸色更为改变,他的大臣也都困惑(9)。
 
 
但以理讲解墙上的文字
  十至二十九节说到但以理讲解墙上的文字。
 
 
但以理受推荐,被召领到王前
  但以理受推荐,被召领到王前(10~16)。太后推荐但以理,说他里头有超特的灵,又有知识和见识,能讲解梦,说明谜语,解决难题。她接着说,“现在可以召他来,他必讲解明白。”(12下)
 
 
但以理对王的回答
  王告诉但以理,他若能读那文字,把讲解告诉王,就必身穿紫袍,项戴金链,在国中掌权,位列第三。但以理回答王说,“你的赠品可以归你自己,你的赏赐可以归给别人,我却要为王读这文字,把讲解告诉王。”(17)
  但以理读那文字并讲解之前,说到四章所记载尼布甲尼撒的经历,来提醒伯沙撒。但以理认为发生在尼布甲尼撒身上的事,不仅是给尼布甲尼撒的功课,也是给他所有后裔的功课。因此,但以理用责备的语气,向伯沙撒说到他先祖的功课。尼布甲尼撒曾受到神厉害的管教,他学到功课以后,就对神献上赞美。伯沙撒该从这功课有所学习,但他完全不在意这事。因此,但以理对他说,“伯沙撒啊,你是他的子孙,你虽知道这一切,你的心仍不谦卑,竟向诸天的主高举自己,……不尊崇那手中有你气息,你一切行动都在于祂的神;因此从神那里差出指头来写这文字。”(22~24)伯沙撒没有想到会受到这样的责备。
 
 
讲解
  在25~28,我们看见但以理讲解那文字。所写的文字是:“弥尼,弥尼,提客勒,乌法珥新。”(25)但以理的讲解乃是这样:弥尼——神已经数算伯沙撒的国的年日,使其终止;提客勒——他被秤在天平里,显出亏欠;毗勒斯——他的国分裂,赐与玛代人和波斯人(26~28)。
 
 
伯沙撒的反应
  二十九节告诉我们,伯沙撒对但以理之讲解的反应。伯沙撒命人把紫袍给但以理穿上,把金链戴在他颈项上,又传令使他在国中掌权,位列第三。
 
 
伯沙撒的命运
  三十和三十一节说到伯沙撒的命运。
 
 
伯沙撒当夜被杀
  三十节说,“当夜迦勒底王伯沙撒被杀。”圣经的记载没有指出伯沙撒曾悔改或有任何的改变。可能他没有时间悔改了。
 
 
玛代人大利乌取了迦勒底国
  我信当伯沙撒和他的大臣在荒淫放荡时,玛代的军队已经逼近那城。但以理讲解了那文字后不久,玛代的军队就进入城和王宫,杀了伯沙撒。因此,31总结说,“玛代人大利乌,约六十二岁,取了迦勒底国。”那就是巴比伦帝国的结束。
  在但以理书头五章里,有许多我们要学习的功课。比方说,一章的功课叫我们不要顾到属世的选择和属世的口味,乃要立定心志为着神,只对蔬菜,对简单的事物有口味。我们只该接受简单的事物。我们若这样作,就要与神是一,且有智慧。
  在五章伯沙撒的事例里,我们看见对神认真,不忽视属灵功课的重要。伯沙撒没有从他先祖尼布甲尼撒在四章所学的功课得着益处。尼布甲尼撒的事例教训我们,我们需要小心,不思想自己的成就。尼布甲尼撒所建的王宫极其宏伟。当他在王宫顶上行走时,他骄傲的说,“这大巴比伦岂不是我用能力的权能建为王家,要显我威严的荣耀么?”(四30)这该警告我们,我们的成就可能使我们骄傲,这会引进神的审判。神在尼布甲尼撒身上的审判使他减为无有,所以他能论到主说,“地上所有的居民,都算为虚无;但在天上的万军和地上的居民中,祂照自己的旨意行事,无人能拦住祂的手,或者问祂说,你作什么。”(四35)在四37,尼布甲尼撒继续说,“祂能使那行动骄傲的降为卑。”伯沙撒应当从尼布甲尼撒的经历学到功课;然而,他没有学到功课,结果就受亏损了。
  伯沙撒的光景应当给我们深刻的印象。我们都需要看见,我们若从神学到功课,就必须严肃的看重所学的。我们若轻看任何功课,就要受亏损。
  在五章这一切事当中,与这一切事并行的,乃是神经纶的完成。神知道如何管理世界的局势。不要以为玛代人大利乌杀了伯沙撒是偶然的。不,那是神在实施祂的经纶。如果祂把帝国留在巴比伦人手中,被掳的人就永远不能归回以色列。所以,必须从金的帝国转到银的帝国。这是神的作为。这是神在祂经纶里的调配、平衡,以完成祂的计划。
神堕落的选民中年轻的后裔,胜过了撒但更进一步的诡计(五)胜过对在神前荒淫放荡,亵渎神圣别之结果的无知
« 第七篇 »
回首页
报错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