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读经∶利二2~13
  我们在进一步来看素祭的各面以前,要将燔祭和素祭比较一下。
  燔祭主要的项目是血(利一311)。素祭主要的项目是油和乳香(利二1)。油是为着调和并涂抹,乳香是要为着浇在素祭上。
  燔祭是为着遮罪。我们需要遮罪,因为我们不够绝对为神活着。即使我们没有作错或犯罪,而且完全并完整,我们仍然不是彻底、至极、完全、整个的绝对为着神。我们若不是完全为着神,我们就亏缺了神的荣耀(罗三23)。这就是说,我们是有罪的;我们有罪是在于没有绝对为着神。
  神是我们的源头。我们为神所造,目的是要彰显并代表祂。要彰显并代表神,需要我们绝对。然而,在堕落的人类中间,没有人是绝对为着神的。也许我们有些人能绝对为着神到相当程度,但仍旧不是完全、全然的绝对为着神。我们不是绝对为着神,像那人耶稣在地上的时候那样。四福音描绘祂是全然绝对为着神的一位。我们没有一个人能与祂相比。因此,我们亏缺了神的荣耀,我们需要遮罪。
  遮罪不仅是为着赎罪,更是为着平息我们与神之间不和平的光景。遮罪平息我们与神之间的光景,解决我们与神之间的难处。
  为着遮罪,我们需要献上基督作燔祭。然而,我们只能照着对基督所经历的程度献上基督作燔祭。为着向神献上基督作燔祭,我们需要在基督的经历里经历祂。
  遮罪需要血。只有动物有资格作燔祭,因为只有动物有为遮罪而流的血。所以,在利未记一章,燔祭牲必须是牛群中的公牛、羊群中的山羊或绵羊、斑鸠或雏鸽。
  在素祭里看不见动物生命,所看见的乃是植物生命∶麦子、麦粒、禾穗。植物生命作基督的预表,指明生产、繁衍和繁增,以供应生命,使人凭以活着。我们在素祭里看不见血,却看见油和乳香。油涂抹素祭并与之调和;乳香乃是浇在素祭上。就着血、油和乳香来看,燔祭与素祭之间有很重大的分别。
  供物是给神和我们的食物,使我们与神有相互的享受。燔祭完全被神烧尽,是神单独吃的。神的“口”就是烧尽燔祭牲的火,这火昼夜不断地焚烧着。燔祭里神圣的吃法是很有规律的,这由肉块在焚烧前要有规律的摆列在柴上所指明(利一7~8)。
  燔祭是为着遮罪,所以只能给神吃。只有神有资格享受为着我们遮罪之物。所以,我们不能吃燔祭牲。
  我们虽然不可以吃燔祭牲,却可以吃素祭的一部分。人献上素祭时,要“取一满把细面,和一些油,连同所有的乳香;……在祭坛上熏着献上,作素祭记念的部分,就是献给耶和华为怡爽之香气的火祭”(利二2)。这里我们看见,一部分的细面和油连同所有的乳香乃是神的食物。神必须首先品尝并享受素祭。剩下的,包括细面和油(但没有乳香),是给祭司的食物。
  祭司事奉神。他们的事奉是圣别的,他们的食物也是圣别的。我们若要作祭司事奉神,就需要吃祭司的食物,就是适合我们圣别事奉的圣别食物。这食物喂养我们,使我们有力量事奉神。
  素祭乃是基督作神子民与神同享的满足。首先,神享受祂那一分的素祭,然后才是我们享受。因此,我们的享受是一种共享,就是与神共同的享受。
 
 
把所有的乳香连同一些细面和一些油,烧在坛上
  所有的乳香连同一些细面和一些油,要烧在坛上(利二2)。这表征基督那超越、完美、被那灵充满并被复活浸透的生活,有相当部分是献给神作食物,给祂享受的。
  基督在地上的为人生活是超越的,但我们很难说这超越是指着什么。我们可以说,这是指基督高标准的属性和美德。这标准有多高?我们无法说出来。人类中间从来没有这样的标准。
  基督是神又是人。祂是神的灵所膏、所调和并所充满的神人。不仅如此,甚至在祂钉十字架以前,祂就彰显了复活。在一切事上,甚至在责备法利赛人(太二三1~36)并洁净圣殿(约二12~17)的事上,祂都彰显了复活。基督在地上为人生活的超越,是在祂为人的身分和为神的身分里,也是在祂那在灵里并带着复活的人性和神性里。这就是四福音所启示祂的超越。
  基督的人性是完美的。祂是柔细、均匀并完全平衡的,没有不及,也没有超过。不仅如此,祂是被那灵充满,并被复活浸透的。当祂行走在地上时,祂总是被那灵充满并被复活浸透。
 
 
作为记念
  乳香连同一些细面和油要焚烧作为记念,因为这祭有满足的果效。记念更甚于满足。我们可能满足于许多事,却不把这些事作为记念。但当我们有了最高的享受时,我们就会把那个享受作为记念。神享受基督到一个地步,这享受成了一个记念。
 
 
作为怡爽的香气
  怡爽的香气是一种馨香的气,是一种给人安息、平安、喜乐、享受、完全满足的香气。素祭的丰富成分——基督的人性、神性和祂那超绝、完美、被那灵充满并被复活浸透的生活——乃是叫神安息、平安、喜乐、享受、完全满足的香气。
 
 
素祭剩下的,归给亚伦和他的子孙
  “素祭剩下的部分是归给亚伦和他的子孙;这是献给耶和华火祭中至圣的部分。”(利二3)这表征在神享受之后,我们也能享受基督的为人生活作我们的食物。首先必须将神的分给神,使祂得着满足;剩下的才是我们的分,使我们满足。
  说我们能享受基督的为人生活作我们的食物很容易,但实际上我们怎能这样作?思想利未记二章里的预表,会帮助我们回答这问题。这里的预表是一幅表征基督为人生活的图画。细面表征基督的人性,油表征神的灵。油与细面调和,产生调油的细面,就是调着油的细面。所以,吃细面就是吃油,也是吃那个调和,因为油和细面是无法分开的。
  利未记二章里的图画有力地指明,我们享受基督为人生活的路,乃是借着那灵。约翰六章证实这点。在这章里,主耶稣启示祂是可吃的。“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的活粮,人若吃这粮,就必永远活着。我所要赐的粮,就是我的肉,为世人的生命所赐的。”(约六51)犹太人无法明白这事,就“彼此争论说,这个人怎能把祂的肉给我们吃?”(约六52)主耶稣在六十三节说,“赐人生命的乃是灵,肉是无益的;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这指明吃耶稣的路乃是借着那灵。
  我们若要借着那灵来吃耶稣,就需要看见那灵今天乃是具体化在话中。我们接触话的时候,就接触了具体化于话中的东西。我们要吃耶稣、接受耶稣、享受耶稣,就必须接触祂的话;我们接触祂话的时候,那灵就在那里。
  按照新约,神圣的灵与我们人的灵是有关联的。我们需要借着我们的灵来接触主的话。借我们的灵接触主话的路,乃是祷读主话。我们来到话面前,不该仅仅运用眼睛和心思,如同读报纸那样。我们需要祷告,不仅运用眼睛和心思,也要运用灵。我们若这样作,表面上是在接触话,实际上乃是接触那灵。那灵调和着基督的人性。因此,借着运用我们的灵接触具体化于话里的那灵,我们就吃进了基督的为人生命与生活。
  我们如何能享受基督?借着运用我们的灵来祷读主话,我们就能享受基督。我们祷读主话的时候,就接触祂的灵,这灵乃是与祂的人性调和的。这样,我们就得着那最高人性——基督人性——的喂养。
  我们在自己里面无法过一种为人生活,像主耶稣所过的那样。只有祂能过这样的生活。但我们借着来到祂的话跟前,运用我们的灵祷读主话,就能随时接受主耶稣。我们这样作的时候,就接触了那灵,那灵也就将主耶稣供应我们作我们的滋养。因为我们所吃的就成了我们的所是,所以我们越吃耶稣,就越被主耶稣所构成。借着吃主耶稣的为人生活,祂的生活就成了我们的。自然而然的,不用凭自己努力,我们就会像耶稣一样的谦卑和圣别。这就是享受主耶稣作我们的食物,使我们过一种够资格事奉神的生活。
  经过一千五百多年的时间,神为我们预备了一本书,就是圣经,并且把它放在我们手中。祂也将祂的灵给了我们。那灵在我们里面,圣经在我们外面。二者加起来就是在祂为人生活里的基督。我们运用我们的灵祷读主话的时候,我们就接触那灵,并享受基督的为人生活。这就是素祭。
 
 
经过火
 
 
一切素祭都要经过祭坛上的火
  一切素祭,无论是炉中烤的,鏊上烘的,或盘中煎的,都要经过祭坛上的火(利二4~9)。这表征基督在祂的人性里献给神作食物,经过了焚烧的火。我们接触素祭的时候,就接触到那试验的火。
 
 
焚烧的火表征那是烈火的神,不是为着审判,乃是为着悦纳
  利未记二章里焚烧的火,表征那是烈火的神,不是为着审判,乃是为着悦纳。献给神作神食物,使祂满足之素祭的部分,要被火焚烧;这是神的悦纳,不是祂的审判。这表征神已经接纳了基督作满足祂的食物。神借着用火焚烧,悦纳了素祭。
 
 
调着油
  “你若献炉中烤的素祭为供物,就要用调油的细面作的无酵饼,或是抹油的无酵薄饼。你的供物若是鏊上作的素祭,就要用调油无酵的细面。”(利二4~5)素祭是调着油的,表征基督的人性与圣灵调和(太一18)。这调和也表征基督的属人性情与神的神圣性情调和;因此,祂是神人。基督是绝对与神调和的人;祂的人性与神调和,就是与那灵调和,因为那灵就在祂里面。所以,我们接触基督的时候,就接触了那灵。
  关于利未记二章里的调和,我们来看诗九二10下半:“我是被新油膏了的。”达秘新译本对“膏”这字有注解说,“严格说来乃是‘调’”。不仅如此,达秘对利二4的“调”一辞也有注解说,“这辞有搀合、调和的意思。在诗九二10,这不仅是像承接圣职那样的膏抹,乃是全人因着油而得振奋,得加强:这油成了他的力量;因此,那里说‘新油’”。所以,这调和使人里面的部分与成分得振奋,得加强。
  在召会早期,有许多关于神性与人性调和的辩论。有些神学家认为:说人与神调和,含示相信人能成为神,人能被高举到一个地步神格化了。对调和的教训有这种领会的人,就定罪这教训。至终,神学家就不敢用调和这辞,或教导关于人性与神性的调和。 
  那么,我们今天为什么这么大胆的采用这辞?我们说调和,因为圣经里有这样的启示。我们关于神性与人性调和的教训,乃是基于新约的启示,也是基于旧约预表的证实。
  按照利未记二章的预表、图画,素祭基本上是由细面和油作的。四节说到“调油的细面”。油指明神性,细面指明基督的人性。细面调油指明,借着神圣的调和,基督的人性己经得以拔高到最高的标准。
  保罗在加二20说,“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他在腓一21说,“在我,活着就是基督。”保罗不仅与基督调和,保罗就是基督。有人听到这话,可能与我争辩并定罪我,说我扭曲了保罗的话。他们会说,“保罗没有告诉我们他是基督,他只是说基督在他里面活着,并且在他活着就是基督。活基督是一回事,是基督是另一回事。”对这我要回答说,“他若不是那个人,怎能活那个人?保罗若不是基督,他怎能活基督?”
  保罗在往大马色的路上时,主耶稣问他说,“你为什么逼迫我?”祂接着又说,“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稣。”(徒九4~5)保罗以为他只是逼迫司提反和别的门徒,却不晓得他实际上是在逼迫基督。主把祂的门徒看作祂的一部分。因此,徒九4的“我”乃是团体的人,包括主耶稣以及所有的信徒。所有的信徒都与基督是一,不仅仅是联合的一,或结合的一,乃是调和的一。
  因着主耶稣乃是神成为肉体来作人,祂乃是神人。你想祂的神性可以与祂的人性分开,或者不必任何调和,祂的人性只是与神性联在一起,使祂成为神人么?若没有调和,祂怎能作为神人来活着?基督的神性是与人性调和的。不过,这神性与人性的调和,的确没有产生第三种元素,没有产生既非神性又非人性的东西。若说在主耶稣身上,这神性与人性的调和产生了第三性,产生了既非完全神圣又非完全属人的性情,这是异端。这当然不是我们对调和这辞的领会。我们同意韦氏新国际字典第三版对调和一辞的定义:“与别物相集或结合,以致结合后组成成分仍可区分。”在两种元素这样的调和里,元素仍可区分,并没有产生第三种元素。
  基督是完整的神,又是完全的人,独特的兼有神性和人性,并没有产生第三性。这是新约所启示,且是利未记二章的预表所描绘的。这预表把调和清楚描述出来:油与细面调和,细面与油调和。这两种元素虽然调和一起,但二者的素质仍然有别,并没有产生第三种元素。这是对调和正确的领会。
  作为我们的素祭,基督的超绝是在祂的神性里,也在祂的人性里。就着祂的神性而言,基督有神圣的属性;这些属性是借着、同着并在祂人性的美德里彰显出来的。因此,祂具有比全人类更高的伦理道德标准。祂是神的这所是,同神圣的属性,都加到祂是人的这所是,同人性的美德里。这就是耶稣基督的超绝,这超绝乃是神性与人性调和的产品。
素祭-基督作神子民与神同享的满足(二)
« 第十二篇 »
回首页
报错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