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读经:利十三2~28
  在利未记十一章,我们看见我们需要在饮食上有分别,就是在吃的事上有分别;这就是说,我们必须谨慎我们所接触并接受的。在十二章,我们看见人类的出生牵涉不洁,因此我们生来就是不洁。现今在十三章,我们来看麻风这件事。
  饮食上的分别关系到我们在外面该接触什么,从外面该接受什么。然而,我们在不洁里的出生,与外面所接触的无关,乃与里面的所是有关。我们从出生起就是不洁,这不洁是我们内在的东西。我们生来就是罪人。我们不是因着犯罪,或从外面接受一些事物,使我们的性情或构成有所改变,而成为罪人。不是。我们从出生起就是罪人。不管我们所接触的是洁净的,还是不洁净的,我们都是罪人。我们是罪人,这与我们外面所接触的无关,这是我们出生的事。
  麻风是很难分析的。可以说,麻风来自人的外面,是由麻风病毒进入人里面而引起;也可以说,麻风来自人的里面,因为除非麻风的毒素进到人里面,引起这疾病,不然是不会长出麻风来的。所以,麻风是由外在的因素加上内在的作用所引起。起因是来自外面,但作用是在里面。
  我们需要思想三件事:饮食上的分别、人类出生连同这出生的不洁以及麻风。这三件事包括我们所有的难处,而我们要过圣别的生活,与这些事非常有关系,我们需要问问自己,关于我们所接触的,关于我们的出生,关于麻风及其外面的因素和里面的作用,我们的光景是如何?我们若无法解决这些难处,就不可能过圣别的生活。我们若是接触错误的事物,我们若是生来就是不洁的人,我们若有使我们患麻风的外在因素和内在作用,我们怎能过圣别的生活?那是不可能的。麻风患者能过圣别的生活么?当然不能!为着过圣别的生活,我们必须对付我们与事物的接触,对付我们的出生,并对付我们麻风的光景。
 
 
麻风表征从人里面发出来严重的罪
  麻风(利十三2)表征从人里面发出来严重的罪,就如明知故犯、任意妄为、定意顶撞神的罪(参米利暗——民十二1~10;基哈西——王下五20~27;乌西雅——代下二六16~21)。
  麻风实际上不是从人里面开始,乃是从外面开始,是因着某种病毒的侵入,然后从里面生发出来,就如旧约的三个事例——米利暗、基哈西和乌西雅——所说明的。
  麻风总是来自背叛。米利暗背叛作神代表权柄的摩西。她背叛是有原因的,就是摩西娶了古实女子为妻(民十二1)。米利暗因着背叛,就长了麻风(民十二10)。她的麻风来自她的背叛。
  在王下五20~27,以利沙的仆人基哈西背叛以利沙行事的法则。以利沙不愿从麻风得医治的外邦人乃缦接受任何东西作赏报。基哈西却从那得洁净之麻风患者接受礼物;之后,乃缦的麻风就转到他身上。基哈西因着背叛也成了患麻风的。
  在代下二六16~21,乌西雅王背叛神关于祭司职任的条例。按照这条例,君王不能有分于祭司的职任。但乌西雅背叛这条例,结果就成了患麻风的。在这三个事例中,每一次都是先有麻风进到背叛的人里面,然后从那人里面生发出来。
  按照旧约,麻风是某种起因的结果,那种起因就是背叛神的权柄、神的代表权柄、神的法则和神的经纶。我们都必须承认,我们曾背叛过神的权柄,背叛过祂的代表权柄。不仅如此,我们常常背叛神的法则。末了,我们也背叛过神整个的经纶。所以,在神眼中,我们都成了患麻风的。麻风进到我们里面,然后从我们里面生发出来。
  麻风是罪。在圣经中,罪的头一个事例乃是撒但的背叛。撒但背叛神,那个背叛成了现今在宇宙中的罪。在撒但背叛以前,没有罪这样一个东西。罪不是创造出来的,乃是由背叛的天使长路西弗生发出来的。
  罪实际上就是麻风。罪在圣经里的意义就是背叛。所以,罪是背叛神,背叛神的代表权柄,背叛神的计划、安排、管理和行政。整体的说,罪就是背叛神的经纶。这背叛是由撒但自己生发,发起的。至终,罪来到人类中间。“这就如罪是借着一人入了世界。”(罗五12上)这罪,麻风,既进到人里面,就从人里面发出。结果,我们都是患麻风的。每当我们作了背叛神的事,这事就是麻风。由此我们看见罪是麻风。麻风表征罪。
  主耶稣在山上颁布了诸天之国的宪法,下山后作的头一件事,就是洁净患麻风的(太八1~4)。这患麻风者代表亚当堕落的子孙,亚当所有堕落的子孙都是患麻风的。撒但所生发的罪,借着亚当进到人类里面,使我们都成了患麻风的。现今,麻风产生了许多不同的罪行,就是那许多显出、表显出来的背叛。
 
 
人在他肉皮上肿(隆)起来,或是发出东西,或是有了火斑
  人在他肉皮上肿(隆)起来,或是发出东西,或是有了火斑(利十三2上),表征人外面显出任性、与人不合、骄傲和高举自己。在人肉皮上的肿胀、发出东西、火斑,都是患麻风的征兆。就属灵一面说,这些指明任性,不法。任性是从里面发出的一种东西。任性的人就是不受任何管治的人。
  与人不合也指明麻风。我们不该以为与弟兄不合是小事。不合也是生发的东西,指明麻风正从一个人里面出来。骄傲和高举自己,也是一样。这些都是症状,征兆,表明人患了麻风。
 
 
带到祭司那里察看,并关闭(隔离)七天
  带到祭司那里察看,并关闭(隔离)七天(利十三2下~28),表征把这样的患者一面带到主面前,一面带到事奉神的人那里,由他们来察看;并且在一个完整的时期内,使他们不与别人接触。主耶稣和那些事奉神的人,就是事奉的祭司,都有资格来察看,以断定那人是否患了麻风。
 
 
麻风的现象
  麻风的现象就是麻风的本质。我们在这一章所看到关于麻风的现象,乃是神圣的诊断,神圣的医药。
 
 
毛变白
  毛变白(利十三3上),表征行事的能力,过正常生活的能力衰退。以色列人的头发是黑色的。以色列人的黑发变白,就是衰弱的征兆,指明有了疾病。
 
 
病深于肉皮
  三节下半说到病深于肉皮。首先有东西发出,然后病深于肉皮。这表征人的行为有了过失,但他存心掩饰,不肯承认。
 
 
肉皮上的火斑变白,但现象不深于皮,其上的毛也没有变白
  四节上半说到人肉皮上的火斑是白的,现象不深于皮,其上的毛也没有变白。这是好的征兆,好的症状,不是麻风的征兆,因为这表征人的行为有了过失,但他已经承认,没有掩饰,并且他行事的能力没有衰退。
 
 
患病的地方已经发暗,病没有在皮上发散
  六节说,“第七天祭司要再察看他,患病的地方若已经发暗,这病也没有在皮上发散,祭司就要定他为洁净,所发出来的原是无害的。”患病的地方已经变暗,病没有在皮上发散,表征人的软弱,借着基督在他里面用恩典作恢复的工作,已经被生命吞灭。这样的人已经得了医治,得了恢复。
 
 
若皮上有白白的肿(隆)起之处,使毛变白,并且在肿起的地方露出新肉,这是肉皮上长期的麻风
  “祭司要察看他;若皮上有白白的肿起之处,使毛变白,并且在肿起的地方露出新肉,这是他肉皮上长期的麻风,祭司要定他为不洁净,不用把他隔离,因为他已经不洁净。”(利十三10~11)这表征旧有的罪,因着行事能力的软弱,又回来了。
 
 
麻风若在皮上四外发散,从头到脚布满全身的皮,并且全身的皮都已经变白,患麻风的人就洁净了
  “麻风若在皮上四外发散,布满了患病者全身的皮,就祭司所能看到的,从头到脚都有,祭司就要察看,若是麻风已经布满他全身的肉,就要定那患病的人为洁净,全身既然都已经变白,他就洁净了。”(利十三12~13)这表征一个满身是罪,肯在神面前承认的人是洁净的。这与我们的见解相反。按照这里的预表,一个满身是罪,绝对有罪的人,若不掩饰他的罪,而在神面前彻底认罪,他就要得着赦免和洁净。然而,那不愿意被暴露,隐藏自己的,就仍是患麻风的。隐藏自己以及掩饰自己的罪,乃是麻风的征兆。
 
 
新肉若在皮上显出来,那就是麻风
  “但是新肉在他身上显出来的那日,他就不洁净了。祭司要察看那新肉,定他为不洁净;新肉是不洁净的,那就是麻风。”(利十三14~15)这里我们看见新肉若在皮上显出,那就是麻风。这表征旧有的罪又回来了。
 
 
新肉若又变白,麻风就洁净了
  “但是新肉若又变白,他就要来见祭司;祭司就要察看他,若是患病的地方已经变白,祭司就要定那患病的人为洁净,他乃是洁净的。”(十三16~17)这表征重复的罪若肯承认,还是得洁净的。
 
 
在肉皮上长疮的地方又白又肿(隆起),或是有白中带红的火斑,这就是麻风
  “若在肉皮上长疮,已经治好了,而在长疮的地方又白又肿,或是有白中带红的火斑,就要给祭司察看。祭司要察看,若其现象低于皮,其上的毛也变白了,祭司就要定他为不洁净,那是麻风病,在疮中发作。”(利十三18~20)这表征人得救后,外面的生活有了软弱,并且又有新的弱点在他的行为上显出。
 
 
若是在肉皮上有了火伤,火伤的新肉又成了火斑,或是白中带红,或是全白,这就是麻风
  “或是在肉皮上有了火伤,火伤的新肉又成了火斑,或是白中带红,或是全白,祭司就要察看,若是火斑上的毛已经变白,现象又深于皮,这便是麻风,在火伤中发作。祭司就要定他为不洁净,那是麻风病。”(利十三24~25)这表征一个得救的人凭肉体行事,如发脾气、称义自己、不肯原谅别人等等,这些都是麻风的病征。发婢气乃是罪,因此是属灵麻风的征象。自义也是一样。称义自己,就是原谅自己,不承认自己的失败、过失和错误,也是属灵麻风的症状。同样的,不肯原谅别人,也是属灵麻风的症状。我们堕落的人很难原谅别人,容易记得谁得罪过自己。有时我们好像赦免了主内的弟兄姊妹,但我们赦免却没有忘记那件得罪我们的事。我们记得那件事,甚至对别人谈论到那事,却一直宣称我们已经赦免了得罪我们的一方。这是没有忘记的赦免,这是属灵麻风的病征。
  在召会生活中,我们都要受到试验,好试出我们在动机、目的和行动上有多少是纯净的。召会生活要证明我们在哪里,我们是什么,以及我们是谁。我们的人、我们的心、我们的心思、我们的意图、我们的动机、我们的目的——这一切都要在召会生活中试验出来。也许我们的动机在某种程度上是洁净的,却不是绝对纯净的。在我们中间,谁能说他在动机、意图、心愿和目的上是绝对纯净的?我们没有一个人能这样说。请记得,我们生来就是不洁的,并且我们这人乃是不洁的总和。一个是不洁之总和的人,不可能在动机上是绝对纯净的。
  我们若看见自己是不洁的总和,并且不可能在动机、意图和目的上绝对纯净,就会领悟我们多么需要神完全的救恩。我们需要基督,连同祂的死与复活。我们需要基督作我们的燔祭和赎罪祭。基督作我们的燔祭,乃是我们的生活。基督作我们的赎罪祭,顾到我们的罪,不是得救以前的罪,乃是得救以后仍然犯的罪。我们有基督同祂的死与复活,也有基督作燔祭和赎罪祭。这是神完全的救恩。
  我们晚上睡觉以前,该在主面前有一段认罪的时间,求主赦免我们的罪与不纯净。我们特别需要求主赦免我们动机上的不纯净。我们应当再次接受祂作我们的赎罪祭和赎愆祭,并将祂那洁净人的宝血应用到我们的情形里。然后带着洗净的良心,就是由血并那灵所洁净的良心,我们就能平安睡觉。
  利未记第二段对付我们圣别的生活,开始于饮食上的分别、我们生产的不洁以及我们麻风的光景这三件事。麻风是撒但所生发的罪。借着我们祖宗亚当的堕落,罪进到我们里面。亚当的堕落,叫撒但所生发的麻风进到我们里面。这麻风今天仍留在我们里面。这就是为何保罗能说,“若我去作所不愿意的,就不是我行出来的,乃是住在我里面的罪行出来的。”(罗七20)保罗领悟我们里面有麻风的病毒。麻风既进到我们里面,现今就从我们里面发出来,成为罪、过犯和罪愆。为着这些,我们需要基督作我们的赎罪祭和赎愆祭。
从人里面发出的不洁(一)
« 第三十九篇 »
回首页
报错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