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读经:利一2~6
  燔祭乃是绝对为着神满足的基督。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从利未记一章来看,如何献上基督作燔祭。
  利未记一至七章虽然告诉我们基督是燔祭、素祭、平安祭、赎罪祭和赎愆祭,但实际上并没有告诉我们基督如何作这些供物,只是告诉我们如何献上基督作这些供物。例如,利未记一章不是说到作燔祭的基督整个的所是,只是说到献上基督作燔祭的路。这些经文若只告诉我们基督作祭物总体的所是,那么这些就仅仅是道理客观的教导。然而,这几章不是仅仅客观的教导,而是向我们启示对基督所可能有的主观经历。一章没有教导我们,作为燔祭,基督的所是有多少,却教导我们如何经历基督,然后如何将对基督的经历带给神。这完全不是道理,乃是经历。
  我们若没有领悟这点,就会受到利未记一章里某些事情的困扰;例如,燔祭牲要用水洗这件事。作燔祭的基督要用水洗,这是什么意思?当我们领悟这一章并不是告诉我们基督作燔祭的整个所是,乃是给我们看见献上基督的路,那么这问题就清楚了。我们所献的不是祂整个所是的本身,乃是我们所经历的基督。
  在利未记一章,基督作燔祭首先见于一只大公牛(利一5),其次是绵羊或山羊(利一10),最后是斑鸠或鸽子(利一14)。我年轻时对这点感到困扰,因为我想我们怎能有不同大小的基督?当然,基督本身和其总体只有一样大小。基督是宇宙般大,祂的量度是那阔、长、高、深(弗三18)。甚至一只公牛也不能代表基督宇宙的大,基督的量度。
  虽然基督本身是一样的大小,但在我们的经历中,基督却有不同的大小。例如,一位初信者得了帮助,多少认识一点基督,他在主的桌子前向神献上基督。在神眼中,他所献的基督可能是一只小鸽子。但假设使徒保罗在聚会中也向神献上基督作燔祭,在神眼中,保罗的供物可能是一只大公牛。在同一个聚会中,另一位信徒在主里已经十五年了,对主有了相当的经历,他也献上基督作他的燔祭,在神眼中他的供物可能是一只羊羔。在这聚会中,基督作燔祭有三种大小。这不是说,基督本身有不同的大小。基督本身是一个大小,不同的不在于祂的所是,乃在于我们的经历。
  我们读利未记一章时,需要我们记住:这章没有教导我们基督整体上实际的大小,而是教导我们关于所经历的基督。基督永远是大的,但在我的经历中,祂可能像鸽子一般大。几年以后,我也许能献上基督作羊羔。我若继续长大,至终我所献作燔祭的基督,也许会与保罗所献的一样,是一只大公牛。这是经历上的事,不是道理上的。利未记一章里燔祭有不同大小,这事实指明这章所教导的不是道理上的,乃是经历上的。
  我们现在就着利未记一章的经文,来看一些与经历有关的重要的事。
 
在基督身上劳苦,使我们能有出于基督的东西带给神
  我们到会幕来不该空手,乃该带着出于基督的东西。利一2说,“你们若有人献供物给耶和华,就要从牛群或羊群中,带牲口来作供物。”请注意“带”这字。这里的“带”字,原文意带近,带近到某人面前;因而含示呈献,供献。
  假定有一个以色列人承受了一分美地,却松散懒惰,既不耕地也不撒种、浇灌。到了收成的时候,这样的人没有东西可以收割,结果他就没有东西带来过节;他就会空手而来。就如在马太二十五章,愚拙的童女要向精明的童女借油;懒惰的以色列人也得设法从别人借来或买来东西献给神。
  今天许多圣徒就像这样。他们松散懒惰,没有在基督身上、在基督里同着基督并为着基督劳苦。然而,保罗不是这样。他说,他为基督竭力奋斗(西一28~29)、劳苦(林前十五10)甚至争战(林前九26)。保罗很忙碌,他比众使徒格外劳苦,但这不是他,乃是神的恩与他同在。我们需要像保罗那样,在基督身上劳苦,使我们有出于基督的东西呈献给神。
  当然,我们在自己里面、凭着自己是一无所有,也不能作什么。我们的确必须倚靠雨水从诸天而来。但假设诸天降了雨,我们却不劳苦,那会发生什么事?我们对基督会没有收成,因而没有出于基督的东西带给神。我们需要在基督身上劳苦,使我们能将出于基督的东西带给神。这不是论到基督作燔祭的道理,乃是与献上基督给神有关的经历。
  利一2里“供物”一辞,原文是“各耳板”,意礼物或赠品。我们带到神面前的成了礼物,赠品。我们若要有赠品给神,就需要在基督身上劳苦,并要为着基督竭力奋斗并争战。在作美地的基督身上劳苦,就是耕地、撒种、浇灌并照顾作物。这就像农夫一样殷勤作工、辛劳。提后二6指明我们是农夫,是最殷勤、勤劳的人。我们这些农夫需要在基督身上劳苦。我若在基督身上劳苦,就会有出于作燔祭之基督的东西,当作礼物给神。
 
宰燔祭牲
  献燔祭的方法乃是我们经历基督的说明,给我们看见我们应如何经历基督的经历。 
  “他要在耶和华面前宰公牛犊”(利一5上)。这指明基督作燔祭被宰杀。被宰杀是基督在地上个人的经历。我们既是爱基督的人,愿意以基督作我们的燔祭,就需要经历祂的被宰杀。你曾否被宰杀?你曾否经历基督的被宰杀?我们需要使基督被宰杀的经历成为我们的经历。
  我们在婚姻生活中该有这种经历。假定一位弟兄的妻子很强,对弟兄很坚持。他该怎么作?他不该与她争吵,乃该经历基督被宰杀的经历。
  想想看福音书里所陈明的图画:主耶稣站在彼拉多面前,那时彼拉多作了最后的判决,要钉祂十字架。主耶稣被交给恶人,然后被带到宰杀之地。在这种情形下,主耶稣没有反抗。我们若对基督被宰杀有真正的经历,那么当丈夫或妻子将我们领到宰杀之地时,我们就不会有所抵抗。我们不会抵抗,反而会让丈夫或妻子将我们摆在十字架上。
  我们若经历基督的被宰杀,就会来到主的桌子前赞美主;我们可能带着泪说,“主,谢谢你给我机会,经历你的被宰杀。与你是一被领去宰杀,这是何等甜美!”这就是将基督当作我们的燔祭献给神。这也说明了我们如何在基督被宰杀的经历里经历基督。
  我们在召会中若有这经历,就不会有吵架、争执,只有被带去宰杀。我们在主的桌子前就会有许多赞美向主献上,可能是带着眼泪,感谢祂给我们机会经历基督的被宰杀。
  我们有时与弟兄们或与配偶争论。什么时候我们这样作,就是转离十字架。争论不是别的,乃是从被宰杀中转离。若这是我们的光景,那么我们在主的桌子前就没有赞美归给主。我们在祷告和赞美中无论说什么,都是空洞的,因为没有真实经历基督的受苦,因此也就没有燔祭。在这种情形中,我们就不是绝对为着神,也没有接受基督作燔祭,经历祂在被宰时所经历的。这就是何以我们在主的桌子前,一再重复平常而习惯的诗歌、祷告和赞美,却没有真实鉴赏并献上我们所经历的基督。
  我们若经历基督在被宰杀时所经历的,在主的桌子前就会有许多赞美献给主,并且在召会生活或婚姻生活中就没有争吵。有些人可能反对或批评我们,但我们不跟他们争辩。我们不说什么,只让别人领我们到十字架,宰杀我们。倘若这是我们的经历,我们就会有大的燔祭带给神,并在会幕中有许多赞美。我们向神所呈献的,乃是我们如何经历基督被宰杀之经历的说明。
 
燔祭牲被剥皮
  一6上半说,“他要剥去燔祭牲的皮。”燔祭牲被剥皮,表征基督甘愿被剥去祂美德的外在彰显。在四福音里,我们看见主耶稣被人毁谤,祂美德的美丽被剥夺。例如,有人说,“我们说你是撒玛利亚人,又有鬼附着,岂不正对么?”(约八48)另有些人说,“祂是被鬼附着,而且疯了,为什么听祂?”(约十20)这指明作燔祭的主耶稣被“剥皮”。
  保罗也经历了这种剥皮。他被哥林多人剥皮,他们控告他打发提多到他们那里,目的是收取他们的钱。保罗在林后十二16~18提到这控告:“罢了!我没有加给你们担子,你们却有人说,我是狡猾诡诈,用诡计牢笼你们。我所差到你们那里去的人,我借着其中一个占过你们的便宜么?我劝了提多,又差了那位弟兄同去。提多占过你们的便宜么?我们行事,不是在同一的灵里么?不是在同一的脚踪里么?”有些哥林多人诬责保罗用诡计得利,打发提多收取供给贫困圣徒的捐项,借此掩饰自己。保罗在十五节表明他真正的态度:“我极其喜欢为你们花费,并完全花上自己。难道我越发爱你们,就越发少得你们的爱么?”他愿意为他们的缘故完全花上自己。然而他却被控告,说他牢笼他们,利用提多偷取他们的钱。这岂不是剥皮么?
  在林后六3~13,保罗列出许多明证,证明他是神的仆人,神的执事。八节说,“借着荣耀和羞辱,借着恶名和美名……”我们也许觉得难以相信,恶名的传播是保罗为使徒的明证。这些恶名是保罗为神仆人的明证。恶名就是剥皮,剥夺我们外在的美丽。
  没有人喜欢被剥皮。在我过召会生活的年日中,许多人到我这里来,要我将剥下的皮再放回去。你若被你的丈夫或妻子剥皮,你岂不尽一切所能的把皮重新贴上么?你岂不设法挽回你的美名,恢复你美德的外在彰显么?
  假定你是一个设法重新贴上被撕去之皮的人,当你来到主的桌前,你能为着主帮助你将皮放回去赞美祂么?我想没有人能向主献上这样的赞美。
  然而,假定你在家庭生活与召会生活中经历多次被剥皮,那你就能说,“主,我经历了你所经历的剥皮。我跟随你,接受剥皮、剥夺、毁谤、恶名,就像你一样。主,我所经历的,实际上就是你被剥皮的经历。”你若是有这种经历,你在主的桌子前所献上的赞美,即使很短,也会深深地摸着聚会。这是真实、真诚并诚实的献上基督作燔祭。
  这不是献上整个的基督作燔祭。没有人能(连保罗也不能)献上基督整个的所是。我们只能献上我们所经历的那一部分基督。
 
燔祭牲被切成块子
  利一6也告诉我们,献燔祭的人要“把燔祭牲切成块子”。没有人喜欢被切成块子;我们都喜欢保持完全、完整和完美。我们坚持自己对而别人错,就使自己避开切割。被人指摘作错事就是被切成块子。丈夫妻子之间的争吵,大多数都是这一方说那一方错,而那一方却争论是这一方错。
  召会生活中的情形也是一样。一位姊妹也许抱怨召会中有些人不公平。当她来到聚会中,看到某位圣徒,就想起这位圣徒曾对她不公平。这位圣徒可能对这位姊妹也有同样的想法。结果彼此就在里头斗起来了。这样,究竟谁公平,谁不公平?只有一位是公平的,就是甘愿被摆在十字架上钉死的那一位。
  丈夫与妻子之间的难处,以及圣徒之间的难处,只能借着赦免才得以解决。你知道赦免是什么意思?赦免就是忘记。你若在召会生活中冒犯了一些圣徒,他们可能一生也不赦免你。这种不甘心赦免人,影响在主桌子前的赞美。圣徒若彼此有埋怨,就很难有一种活的,拔高的擘饼聚会。
  我们不愿意被切块,反而喜欢保护自己。基督在地上的生活中,一直不断地被切成块子,我们也需要经历祂的被切割。在我们的婚姻生活与召会生活中,我们需要凭着祂在我们里面的生命,跟从祂的脚步。祂的生命不是争吵的生命,乃是甘愿忍受切割的生命。我们若经历这个,就能将所经历的这位基督带给神。
  我们常常说到在基督身上劳苦,为要有出于基督的东西在聚会中展览出来。在基督身上劳苦,包括我们甘愿被切成块子,像祂一样。我们若这样在基督身上劳苦,就会有被切块的这位基督,作为出产献上给神。
 
洗燔祭牲
  燔祭牲要由献祭者用水洗。“燔祭牲的内脏和腿,要用水洗”(利一9上,参利一13上)。这当然不是说,我们的燔祭基督是污秽的。当主耶稣在地上生活行动时,在祂里面的那灵一直保守祂,保护祂,使祂不至污秽。我们在日常生活中需要有同样的经历。我们需要经历基督的被圣灵洁净、洗净。我们能经历这事,因为祂那洁净的灵在我们里面,天天洁净我们,使我们不为属地的污秽所摸着。
 
给耶和华怡爽的香气
  燔祭牲经过宰杀、剥皮、切块并洗净以后,就放在祭坛上焚烧。“祭司要把这一切在祭坛上全都熏着献上,当作燔祭,就是献给耶和华为怡爽之香气的火祭。”(利一9下)“怡爽的香气”,直译是安息或满足的香味;亦即一种献给神,使神怡爽的香味,借此得神喜悦。这辞是专门术语,用以指烧祭牲时上升的馨香之气(S.R.Driver,窦威尔)。这节里“熏着”一辞,指明燔祭牲不是很快的烧,乃是慢慢的烧。这样慢慢的烧,结果就有怡爽的香气,就是一种带来满足、平安与安息的香气。这样一种怡爽的香气对神乃是享受。
  当我们将燔祭牲熏着献上给神时,一种使神悦纳的香气就上升到神那里,使祂满足、安息。神既得着满足,就将祂甜美的悦纳赐给我们,这就是燔祭的意义。
  燔祭乃指基督是绝对为着神的满足。要以甜美、平安与安息满足神的路,就是过一种绝对为着神的生活。我们既无法过这样的生活,就必须接受基督作我们的燔祭。我们需要按手在祂身上,指明我们渴望与祂联合,与祂是一,过祂在地上所过的生活。这样的生活包括被宰杀、被剥皮、被切割和洗涤。借着经过这一切过程,我们就会有一些东西献给神作燔祭,就是我们所经历的这位基督。
燔祭-基督作神的满足(二)
« 第四篇 »
回首页
报错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