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读经:利十三47~4953~59
  利未记十三章是满了预表和象征的一章。我们研读这一章,需要对整本圣经有正确的认识和领会,不然就不会明白,或者有错误或偏颇的领会。利未记十三章首先对付人身体上的麻风,然后对付衣服上的麻风。然后,十四章对付房屋里的麻风。这是麻风三个基本的类别。
 
 
衣服上的麻风
  在圣经里,衣服表征我们外面的行为,我们日常的生活。衣服上的麻风(利十三47~59),表征人在身外的生活上、行为上、与人接触上的罪污。
 
 
三种衣服
  利未记十三章说到三种衣服。
 
 
羊毛衣服
  四十七节说到羊毛衣服上的麻风病。羊毛衣服表征人在行为和与人接触上是温和的。因为羊毛是柔顺的,所以表征温和的行为。
 
 
麻布衣服
  麻布衣服(利十三47下),表征人在行为和与人接触上是平淡的。麻布是纯净、平淡、简单地。我们的行为既用麻布来表征,就该是纯净、平淡、简单地。
 
 
皮衣服
  皮制的衣服是暖和的。因此,皮衣服(利十三48下)表征人在行为和与人接触上是温暖的。
  我们的行为既用这三种衣服来表征,就该是温和、平淡且温暖的。在任何一种行为上,都不该有麻风——罪和背叛——的表显。
 
 
衣服上的经纬
  注意衣服的经纬,就是注意缝制衣服所用之织料的编织。经,是从上而下;纬,是从左到右。
 
 
衣服上的经,表征人外面对神的行为
  经是从下而上,又从上而下。因此衣服上的经,表征我们外面对神的行为,我们与神的关系。在我们对神的行为里,不该有麻风、背叛。
 
 
衣服上的纬,表征人外面对人的行为
  在织料上,纬是从左到右,又从右到左。因此,纬表征我们外面对人的行为。我们这一方面的行为该是纯净、洁净的,没有一点麻风、背叛。
  我们在日常行事里的行为,实际上是一种交织,就是一种牵涉到神,又牵涉到人的情形。我们若仅仅与神,或仅仅与人是对的,就不完整。我们需要与神与人都是正确的。这就是说,在我们的衣服上,在我们的行为上,无论在经或纬上都不会有麻风。
 
 
衣服上发绿或发红
  衣服上发绿或发红(利十三49),表征人在生活行为上有不正常而奇怪的改变。假定某个以色列人有一件衣服,突然变绿或变红,那是衣服在外表上有了不正常的改变。这样的改变表征在行为上有了不正常的改变。我们日常的生活和行为该是正常的。然而,若是有了不正常且奇怪的改变,这就是病征,是麻风的征兆。
 
 
衣服上发绿或发红的病散开,成了恶性的(蚕食的)麻风
  衣服上发绿或发红的病散开,成了恶性的(蚕食的)麻风(利十三51),表征散播的罪更形恶化。“恶性的”和“蚕食的”,指明借着食肉而扩散的疾病。这种恶性的麻风,表征借着蚕食全人而在人里面扩散的罪。起初,罪的规模可能很小,程度不深。然而,现在罪将人吞食,就不断扩散,越来越恶化。
 
 
在火里焚烧衣服
  “那染了病的衣服,或在织成或编成的料子上,或在羊毛或麻布上,或在皮子的什么物件上,他都要焚烧,因为那是恶性的麻风,必要在火里焚烧。”(利十三52)在火里焚烧衣服,表征完全去掉有罪、污秽的生活行为。我们若发现有罪的事在我们里面越来越恶化,就该把它“焚烧”,就是应用基督的十字架来对付,而将它完全去掉。
 
 
把那染了病却没有散开的衣服洗净
  焚烧衣服,表征强的对付。有时候所需要的不是这么强的对付,乃是洗衣服所表征的另一种对付。五十三、五十四节论到这事说,“但是祭司若察看,那病在衣服上,或在织成或编成的料子上,或在皮子的什么物件上并没有散开,祭司就要吩咐把那染了病的物件洗净,再隔离七天。”把那染了病却没有散开的衣服洗净,表征把人生活行为上可能是弱点的地方对付干净。某件事到底是真的罪,还是可疑的罪,你可能并不清楚;在这种情形里,你只要将衣服洗净就够了。这就是应用神那洗净的灵来对付;在这里把神的灵比作洗净的水。
 
 
腐烂、蚕食更深的麻风
  “洗净后,祭司要再察看染了病的物件,若染病之处的样子没有改变,虽然那病没有散开,还是不洁净,你要把那物件用火焚烧;那是一种腐烂,无论是在正面还是在反面。”(利十三55)腐烂、蚕食更深的麻风是非常严重的,表征侵蚀的罪更形恶化深入,虽然悔改认罪,但在外表上没有改变。这种罪能把人占据、吞食、毁灭。
  在我们基督徒的生活里,每天需要作两件事——悔改和认罪。没有悔改和认罪,那一天就不是好的一天。我们如何需要一再洗手,照样,我们需要一再悔改、认罪。每一天,我们都有些事情需要悔改并认罪。我们若要过圣别的生活,就需要每天的洗涤,这洗涤乃是来自我们的悔改和认罪。
  我们需要在婚姻生活和家庭生活里有悔改和认罪。在婚姻生活里,我们该乐意对配偶说对不起。我们若不乐意说对不起,就会与自己的丈夫或妻子有难处。在家庭生活里,父母得罪了自己的儿女,也该向他们说对不起。“对不起”这话,含示悔改和认罪。
  神赦免祂的儿女是有一些条件的。主要的条件乃是要我们认罪(约壹一9),而认罪来自悔改。我们若不悔改,就无法认罪。
  为着过圣别的生活,我们需要认识有关饮食上的分别、我们的出生以及我们的光景等事。我们得知这些事以后,就必领会到需要每天悔改。我们需要悔改,因为我们太容易犯错了。不仅如此,我们还需要为那发自里面的东西悔改。我们可以用身体的洁净来说明。我们的手整天不一定会摸什么不洁之物,但因着出汗和排泄,那发自里面的东西就使我们的手成为不洁的。为这缘故,我们一天需要多次洗手。在基督徒的生活里,原则也是一样。即使我们没有接触任何不洁的事物,我们仍需要为那发自这人里面的东西悔改。这就是说,我们不仅需要为所作的悔改,也要为所是的悔改。要记得,我们这人乃是不洁的总和。既是这样,我们就需要天天悔改并认罪。
 
 
衣服洗净后,染病之处暗淡了,就把该处衣服撕去
  “但是祭司若察看,物件洗净后,染病之处暗淡了,他就要把染病之处从衣服上或皮子上,或从织成或编成的料子上撕去。”(利十三56)这表征把人生活行为上可能是弱点的地方除掉。衣服洗净后,染病之处暗淡了,这是好的征兆,得医治、得恢复的征兆。然而,那变暗的染病之处应当从衣服上撕去。这就是说,那变暗的地方该被割除。这指明我们需要割除、彻底对付可能是我们弱点的地方。
 
 
染病之处从衣服上撕去后,病又在衣服上发作
  五十七节说到染病之处从衣服上撕去后,病又在衣服上发作:“若又出现在衣服上,在织成或编成的料子上,或在皮子的什么物件上,这就是病又发作了,你要把染病的物件用火焚烧。”病又发作是不好的征兆,表征人的弱点在对付、去掉之后,又显出来。
 
 
衣服洗净后,病若离开了,要再洗衣服
  “但是你洗净衣服,或织成或编成的料子,或皮子的什么物件之后,病若离开了,你要再洗它,它就洁净了。”(利十三58)衣服洗净后,病若离开了,要再洗衣服,这表征一个人的弱点经过对付后,要再进一步有第二次的对付。
  从本篇信息所说的点,我们看见我们需要作四件事:悔改、认罪、对付某些事以及去掉某些事。我们若要过正常、正确、圣别的基督徒生活,每天都需要悔改、认罪、对付我们真实甚至可能是弱点的地方并从我们的行为除去那些弱点。由此我们看见,在对付罪、麻风和背叛上,牵涉到许多细节。
  利未记十三、十四章说到罪的事,比圣经中任何别处的章节都更详细。这两章不仅对付我们这人里面和我们行为上的罪,也对付我们房屋里,我们住处里的罪。因此有三重的对付罪——对付人身上、衣服上和房屋里的麻风。人的不洁,可能先在他身上,然后在他衣服上,再在他的房屋里。我们需要三重的洁净以脱离罪,脱离麻风。
  我们若想对付这三种麻风,就需要一再的悔改,甚至每小时都要悔改。不管我们在行为上,以及与别人的接触上是多么谨慎,我们还不完全。唯有主耶稣是完全的,祂的行为在每一面都是完全的。然而,我们确实不是完全的。我们生来就是不洁,我们这人就是不洁净,我们怎能完全?怎能纯净?对我们而言,这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需要为我们的失败悔改,承认我们的过错,并且对付我们的失败和过错,甚至寻求将这些事除去。
  利未记十三章用了不同的辞来描述并诊断麻风:肿起来、发出东西、火斑、白的、新肉、长期的、长疮、白中带红的火斑、头疥、黄毛、发绿、恶性的。我们研读这一章若是注意这些辞句,就会蒙光照,看见麻风的丑陋。我们要看见,麻风是多么麻烦并容易传染。特别是,我们要蒙光照看见自己患麻风的光景,因为在这一切细节里,我们会看见这是我们自己的描绘。
  我们若蒙光照看见自己,就不再会自尊。患麻风的人,不洁的人,怎能自尊?这是不可能的。在麻风里面没有尊严或尊贵。我们没有一个人该受尊贵、尊崇并荣耀。那么,谁该受尊贵?唯有主耶稣配得荣耀和尊贵。只有祂该受尊贵和荣耀。
  因着这一章给我们这样一幅清楚地图画,使我们看见自己消极的光景,这的确帮助我们认识自己。我能见证,我多年来借着研读这一章得了莫大的帮助。我无法轻易忘记我是怎样的人,因为借着利未记十三章,我深深地在每一细节上蒙了光照。我看见了我在自己里面是怎样的人。这一章一直提醒我,我是一无可夸。离了主的怜悯,这麻风就要扩散并侵蚀我全人。
  利未记十三章叫我们谦卑下来。这一章给我们看见,我们全然是患麻风的,我们乃是背叛的总和。我们全人的每一部分都有背叛。在我们身上没有服从,没有顺从。所以,我们需要过悔改与认罪的生活,在生活中借基督的十字架来对付并除去我们的缺点。这样,我们才可能过圣别的生活。
  我用“可能”这辞,因为我从经历知道,我们甚至无法一整天都是完美的。我们可能在早上有美好的起头,但日中其余的时间却不是那么好。你曾否一整天都很完美,过着圣别的生活?我记不得有过这样的一天。你们如何?
  利未记十三章启示,我们乃是麻风的总和。我们生在其中的不洁,每一面都是麻风,都是背叛。背叛、不洁、麻风、罪——这些乃是同义辞。说我们生来就是不洁,就是说我们生来就是背叛。我们是背叛的总和。这既是我们的光景,所以我们若要过圣别的生活,就需要整天悔改认罪。
  想想以赛亚看到基督荣耀时的反应(赛六1约十二41)。他说,“祸哉,我灭亡了;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赛六5)雅各论到我们的舌头时说,“唯独舌头没有人能制伏。”(雅三8上)他又说,“若有人在话语上没有过失,他就是完全人。”(雅三2)我们的嘴唇和舌头引起何等的麻烦!我们说话的时候,很容易说有罪的事,需要我们的悔改与认罪。
  我们在利未记十二章,看见我们是不洁的总和;又在利未记十三章,看见我们是麻风的总和。这麻风就是罪,而罪就是背叛。所以,我们需要经常不断地悔改与认罪。
从人里面发出的不洁(三)
« 第四十一篇 »
回首页
报错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