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读经:利十四1~9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来看最美妙的事——患麻风的得洁净。在前面的信息里,我们看见关于我们所是消极的描绘。这描绘暴露我们到极点,启示出我们在自己里的所是。现在我们来看洁净,就是神为我们所预备并完成,那包罗万有的救恩。这里我们看见一位包罗万有的基督。祂有血、那灵,以及我们得洁净所需的一切。在祂里面,我们有神救恩丰富、完整且延展无限的供备。我们都需要认识这洁净,这救恩,且在其中丰满的经历。
 
 
患麻风的要被带到祭司那里
  “患麻风的得洁净之日的条例乃是这样,他要被带到祭司那里。”(利十四2)患麻风的要被带到祭司那里,表征不洁净的人要被带到主那里。我们传福音的时候,实际上就是把不洁净的人,罪人,带到主那里。
 
 
祭司出到营外察看麻风患者
  祭司出到营外察看麻风患者(利十四3上),表征主耶稣离开祂原来的地方,降卑自己来就近罪人。主从诸天来到地上,为要就近我们这些罪人。这是马太八章所描绘的。“耶稣下了山,有好多群众跟着祂。看哪,有一个患麻风的人前来拜祂,说,主啊,你若肯,必能叫我洁净了。耶稣伸手摸他,说,我肯,你洁净了吧。他的麻风立刻洁净了。”(太八1~3)这个患麻风的人该从神的子民被隔离,被除去。他不该被别人所摸,免得将这传染性的疾病传给人。然而,主耶稣对这个患麻风的人在爱里满有同情,便来就近他并且摸他。
 
 
得痊愈的麻风患者要在神前求洁净
  在利十四4~9,我们看见得痊愈的麻风患者要在神前求洁净。这表征有麻风罪的人,虽然因着里面的生命得了痊愈,还需要在神前对付他的亏缺和玷污,才得洁净。从麻风得洁净,不仅需要神那一面的行动,也需要我们这一面的合作。我们既是患麻风的,是罪人,就需要寻求洁净。我们的寻求乃是与神的恩和爱合作。
  麻风得痊愈的人仍需要得着洁净。得痊愈是一回事,得洁净又是另一回事。我们现在要来看,洁净的过程包括许多项目。
 
 
用两只洁净的活鸟
  “祭司就要吩咐人为那求洁净的人,拿两只洁净的活鸟。”(利十四4上)这两只洁净且满了生命的鸟,乃是基督的预表。这里用鸟的生命来预表基督,就是能超越地、在空中飞翔的生命。
 
 
  鸟能超越地。四节上半的鸟表征基督是从诸天而来,是属于诸天,超越地的。
 
 
活鸟
  活鸟表征基督满有生命。祂是活的,因为祂满有生命。
 
 
洁净的鸟
  洁净的鸟在这里表征只有基督是洁净、没有玷污的。在这件事上,基督与我们相反。在我们,一切都是不洁;在祂,一切都是洁净。我们是不洁,但祂就是洁净。
 
 
两只鸟
  两只鸟,表征基督一面为我们死,除掉我们的污秽,一面为我们复活,使我们脱离软弱。基督在十字架上受死,除去我们的罪;这是头一只鸟所预表的。基督又从死人中为我们复活,使我们因着生命的能力和力量,得以脱离我们的软弱。这生命是复活的生命,在复活里的生命;也是神圣的生命,神那永远、非受造的生命。我们从复活的基督,就是由第二只鸟所预表的,接受这生命。因此,这两只鸟表征基督的两面——钉十字架的基督和复活的基督。
 
 
用香柏木
  香柏木(利十四4下,参王上四33),表征主尊高的人性,使祂能作我们的救主。旧约常用植物来预表主的人性。木头,特别是这种预表。香柏木预表主拔高的人性。
 
 
用牛膝草
  王上四33,所罗门“讲论草木,自利巴嫩的香柏树,直到墙上的牛膝草”。牛膝草是植物中最微小的。利十四4下半的牛膝草,表征主的自甘卑微,成为人的样子,来就近人,成为人的救主。一面,主是由香柏木所预表,有最高标准的人性;另一面,祂由牛膝草所预表,自甘卑微,使祂对我们是便利的。
 
 
用朱红色线
  朱红色线(利十四4下),是暗红的颜色,在预表上有很多含意。这里的朱红色线表征主降卑为人,是要遵行神的旨意,在十字架上流血赎罪,因此成为尊高的王。朱红的颜色表征流血,因此表征基督在十字架上流血所完成的救赎。朱红色也含示君王职分。基督为着救赎而被杀,被钉死;借着完成救赎的工作,祂成了君王。救主成为君王,不是借着争战,乃是借着受死,借着被钉十字架。
 
 
用瓦器盛活水,把一只鸟宰于水上
  五节说,“祭司要吩咐人把一只鸟宰于瓦器中的淡水上面。”淡水,直译是活水。用瓦器盛活水,把一只鸟宰于水上,表征主在肉体里经过死,借着永活的灵,把自己献给神(参来九13~14)。
  瓦器表征主的人性,活水表征神永活的灵。在盛满活水的瓦器上宰一只鸟,表征基督在祂那被永活的灵所充满的人性里被杀。来九14是这预表的应验。这一节告诉我们,基督借着永远的灵,将自己无瑕无疵地献给神。祂在十字架上受死的时候,乃是借着那充满祂的活水——神的永活之灵,将自己献给神。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时候不是单独的,祂有永远的灵在里面,与祂同在。
  若没有保罗在来九14的话,我们无法明白利十四5的预表。在预表里,许多细节都说得非常简单。这里有瓦器、活水以及一只被宰杀的鸟。我们将这预表与来九14摆在一起,就看见当基督(被宰的鸟)被钉十字架的时候,祂是在祂的人性(瓦器)里,但在祂里面乃是永远的灵,神的活灵(活水)。借着那充满祂的灵,基督将自己献给神。
 
 
另一只鸟和香柏木,朱红色线,并牛膝草都蘸于那只被宰的鸟血中,在求洁净的麻风患者身上弹七次
  “至于那只活鸟,祭司要把它同香柏木、朱红色线和牛膝草拿来,把它们都蘸于那只宰于淡水上面的鸟血中。他要在求麻风洁净的人身上弹这血七次,定他为洁净。”(利十四6~7上)这表征主完全的救赎不仅使人客观的在地位上得洁净,并且使人在圣灵里,主观的经历主在祂尊高而卑微的人性里的流血受苦,并经历祂的死、复活、升天和得荣。这一切都含示在预表里。
  在十四6,有四样东西蘸于那被宰的鸟血中,这四样东西就是另一只鸟、香柏木、朱红色线和牛膝草。我相信这四样东西是绑在一起的,并且是用朱红色线把鸟、香柏木和牛膝草绑在一起,成为一捆。然后把这一捆蘸于那被宰的鸟血中,将这血在求洁净的麻风患者身上弹七次。
  主的救赎、祂尊高而卑微的人性,以及祂的复活、升天和得荣,都含示在这预表里。我们看过香柏木预表基督尊高的人性,而牛膝草预表祂卑微的人性。被宰的鸟,当然是表征祂的救赎。祂的复活、升天和得荣由什么来表征?祂的复活是由另一只鸟,那活鸟所表征。这两只鸟表征基督的两方面——祂的死与复活。一面,正如被宰的鸟所表征的,祂被杀了;另一面,正如活鸟所表征的,祂复活了。受死的基督借着复活,成了活的基督。基督的升天是由活鸟在空中的高飞、翱翔所表征。主的得荣是由朱红色线所表征,朱红色线含示君王职分。基督乃是在祂的君王职分里得着荣耀的。基督在祂的成为肉体里降卑、在祂的钉十字架里被羞辱、又在祂的君王职分里得荣耀。所以在这一个预表里,我们看见包罗万有的基督,因为这里有祂那既尊高又卑微的人性、有祂的救赎,以及祂的复活、升天和得荣。
 
 
把活鸟放在田野里
  “然后把那只活鸟放在田野里”(利十四7下)。这表征活的基督使蒙洁净的罪人不仅死而复活,更经历祂的升天。这些都是基督为我们作成的,我们只需要经历并享受这一切。在钉十字架的基督,那被宰的鸟里,我们死了。现今在复活的基督这活鸟里,我们得在升天里飞翔。我们已经得了自由,没有拦阻的事物了。
  我再说,要解释这个预表,我们需要对整本圣经有所认识。这是正确的神学,圣经的神学。圣经的神学与利未记十三、十四章的麻风大有关系。倘若这种神学没有论到我们的麻风,我们与神就完全是分开的。祂是神,与我们毫无关系;而我们是麻风患者,与祂也毫无关系。但圣经的神学论到我们的麻风,我们能在利十四4~7的预表里看见神。在这预表里,我们看见主的救赎,以及在祂复活里拯救的能力。我们因着钉十字架的基督已经蒙了救赎,现今得在复活的基督里,与祂一同在空中飞翔。
 
 
求洁净的麻风患者要洗衣服,剃毛发,在水里洗澡
  “求洁净的那人当洗衣服,剃去一切毛发,在水里洗澡,就洁净了。”(利十四8上)这表征求洁净的罪人一面需要经历基督的死、复活和升天,一面还需要自己负责对付并除掉一切老旧的生活和天然的生命。
 
 
头发
  求洁净的麻风患者需要剃去一切毛发。头发表征人的荣耀。几乎每一个人都能找到可夸之处,用以荣耀自己,向别人炫耀。这就是头发所表征的。
 
 
胡须
  胡须,表征人的尊贵,也是要剃去的。人常常认为自己非常尊贵,并且有超越的感觉,看自己比别人高。这是胡须所表征人的尊贵。
 
 
眉毛
  人容貌的美丽主要在于眉毛。因此,眉毛表征人的优点、长处和美德。这是人天然的美好、刚强之处,不是来自对神救恩的经历,而是从人天然的出生而来。
 
 
全身的毛发
  全身的毛发表征人的能力、干才。我们人都有天然的能力和干才。这就是说,我们全身都有毛发,这毛发必须剃去。
 
 
在水里洗澡
  在水里洗澡,表征全人都要受对付。这是使我们全人埋在水里。
  这五项加起来,就等于把自己连同自己一切的荣耀、尊贵、优点、长处、美德、能力和干才都除去。我们若这样除去了自己,就必然是洁净的,不会有麻风了。然而,只要己一日存在,我们都会在某些方面有麻风——在头发上、在胡须上、在眉毛上、在身体的毛发上、在我们的己里。所以,我们全人都该在深水里洗涤、埋葬、了结。这样,我们既一无所有,且是无有的,我们就洁净了。
 
 
求洁净的麻风患者要在自己的帐棚外住七天
  “然后可以进营,但是要在自己的帐棚外住七天。”(利十四8下)这表征求洁净的罪人还不能恢复与弟兄的交通,他需要儆醒等候,更多接受对付。即使麻风患者剃去了一切的毛发,并在水里洗了澡,他仍需要等候,警戒自己,更多接受对付。这指明对付我们那来自撒但的罪,麻风,背叛,在神乃是严肃的事。因为罪是如此严重,所以我们对付罪,不该随便、轻松或大意。
 
 
第七天,求洁净的麻风患者要把头发、胡须、眉毛,就是全身的毛发剃去,并要洗衣服,在水里洗身
  利十四9说,“第七天他要把头发、胡须、眉毛,就是全身的毛发剃去。然后他要洗衣服,在水里洗身,就洁净了。”儆醒等候了七天以后,他再次剃全身、洗衣服并洗身。这表征求洁净的罪人需要负责对付他天然生命和日常生活的每一部分。这是神圣的启示里,所给我们看见得洁净的路。这里我们看见,神要我们这样严肃的来对付我们的罪和我们有罪的己。我们若是确定的、彻底的、绝对的对付自己,就会得着洁净。
患痲疯的得洁净(一)
« 第四十二篇 »
回首页
报错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