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读经:利十四10~32
  我们新约的信徒享受主的洁净。然而,倘若我们单单阅读并了解新约,我们对这洁净所包含的,还不会有清楚、详细的图画。为此我们需要利未记十四章的预表。从这预表我们看见,要洁净我们的麻风,主必须成为肉体,成为人。就如香柏木所预表的,祂的人性崇高而尊贵;又如牛膝草所预表的,祂自甘卑微,成为人的样子。一面,祂的标准是高的;另一面,祂的身分非常卑微。这二者都是为着产生朱红色线。不仅如此,还有两只鸟预表基督的另外两面:被宰的鸟表征钉十字架的基督,活鸟表征复活的基督。没有基督的这些面,我们的麻风,我们的罪,就无法得着洁净。
  我不相信古时的以色列人明白这些事的意义:两只鸟;香柏木;牛膝草;用瓦器盛活水,把一只鸟宰于水上;将活鸟、香柏木、牛膝草和朱红色线捆在一起;又将这一捆蘸于那被宰的鸟血中,在求洁净的人身上弹七次。虽然以色列人看见并经历这些事,但他们并不明白。然而,我们今天的确明白这些预表。现在我们看见,为着我们的洁净,我们需要一位具备多面的基督,一位经过了许多过程的基督。祂所流的血已经洒在我们身上,这洒血将我们罪人与基督这救赎主联在一起。
  主虽然给我们看见了关于这些预表的许多事,我们盼望在要来的年日里,祂给我们看见得更多。
  前篇信息只说到麻风患者得洁净的头一部分步骤或过程。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说到这过程的第二部分。
  在麻风患者得洁净的事上,基督不仅启示为两只鸟、香柏木、牛膝草和朱红色线,祂也启示为四种祭:赎愆祭、赎罪祭、燔祭和素祭。
  赎罪祭是为对付我们有罪的性情,对付我们堕落之人的性情,就是罪。我们堕落之人的性情是罪,这有罪的性情乃是撒但的素质,本质,元素。我们有罪的性情——我们里面的罪——乃是属撒但的,甚至可以说,就是撒但本身。罪,就是背叛,也就是撒但。这罪已经注射到我们里面,将我们构成罪人(罗五19),就是使我们在构成上成为罪人。所以,人类乃是罪的构成。我们需要看见,我们这人乃是完全被罪所构成,被神的仇敌所构成。
  赎罪祭是为对付我们罪的性情。罪是我们的性情,甚至就是我们自己。基督在十字架上受死的时候,不只为我们的罪死了,更替我们成为罪(林后五21)。基督成为罪被钉在十字架上;当祂被钉死的时候,罪就被钉死,我们也被钉死。当基督成为罪被钉死的时候,罪、撒但以及我们自己就与祂一同钉死。这是赎罪祭的意义。
  赎愆祭是为对付我们的罪行;罪行是那在我们里面作我们性情、所是、构成之罪性的结果。罪行,就是罪性的各种果子,也称为过犯、罪愆、过错。所以,我们需要赎罪祭,也需要赎愆祭。我们需要赎罪祭来对付罪性,就是罪行的根源;我们也需要赎愆祭来对付罪性的一切结果。
  赎罪祭和赎愆祭实际上属于一类,是为对付整体的罪,包括我们的罪性与罪行。“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之罪的!”(约一29)这里的“罪”,乃是罪的总和,包括我们有罪的性情和犯罪的行为。基督作为供物,对付罪性与罪行。在对付我们的罪性上,祂是赎罪祭;在对付我们的罪行上,祂是赎愆祭。因为这两种祭是为着同一件事,就是对付罪的总和,所以在利未记五、六章,这二辞有时是互为使用的:赎愆祭成了赎罪祭,赎罪祭又成了赎愆祭。
  关于赎罪祭与赎愆祭,我要说一点关于遮罪的话。利十四18说到祭司要在耶和华面前为麻风患者遮罪。遮罪(Propitiation)的原文很难翻译。钦定英文译本把这辞译为“赎罪”(Atonement),就是“成为一”(At-one-ment)。两方彼此有了难处,可能是争吵,使两方不一;他们就需要一些事物,来平息争吵,解决难处,使他们成为一。
  遮罪乃是平息两方之间的难处或光景。若是一方得罪了另一方,或欠了另一方的债,除非难处得着解决,这两方中间就无法有平安。于是有第三方进来,代表第一方行事,除去亏欠,使第二方与第一方成为一。这就是平息,遮罪。
  在利未记十四章,麻风患者是一方,是得罪神的一方;神是另一方,是被得罪的一方。难处当然就是麻风。我们已经指出,麻风表征罪,罪就是背叛,而背叛就是撒但。这四样——麻风、罪、背叛和撒但——乃是同义辞。这就是说,这四样乃是一。因着神与人中间有麻风的难处,所以需要有平息,以除去麻风,就是罪、背叛和撒但本身。为着这平息,两只鸟并不足够。两只鸟能成功洁净,却不能成功遮罪。遮罪需要赎罪祭、赎愆祭、燔祭和素祭。只有当我们有这四种祭的时候,我们才能有遮罪和洁净。
  麻风患者,就是在神的定罪之下,与神有难处的罪人,需要三件事:医治、洁净以及遮罪。麻风患者需要遮罪,他需要带回到神的交通里。遮罪除去麻风患者与神之间的障碍。基督来了,不仅要洁净我们,也要为我们成就平息。为着成就平息,祂必须是我们的赎罪祭、赎愆祭、燔祭和素祭。
  我们已经看过赎罪祭和赎愆祭的意义,现在需要来看燔祭和素祭的意义。
  基督是燔祭,使我们绝对为着神。为着这目的,祂也是喂养我们、供应我们食物的素祭。我们需要食物,使我们有力量活着。我们要绝对为着神,就需要有东西供应我们,有东西支持、维持并喂养我们。我们所需要的,乃是基督作我们的素祭,作我们的食物。基督是给我们吃的素祭。我们越享受基督作素祭,就越成为燔祭,过绝对为着神的生活。
  我们罪性和罪行的难处得着解决以后,就需要享受基督作素祭。素祭由细面和油所组成。细面预表基督人性的柔细,油预表那灵。这两样东西,细面和油,混合并调和起来,成了我们的食物。特别在早晨,我们可以享受基督这调油,就是调着那灵的细面。这是基督作我们的素祭,支持并维持我们,使我们可以过一种作燔祭,绝对为着神的生活。
  借着这四种祭,我们与神中间的难处就完全得着了解决,我们与神中间的光景也得了平息。现在我们不仅得着医治并洁净,也平息了与神之间的难处。
  在利未记十四章麻风患者得洁净的事上,我们能看见基督的许多方面。祂的成为肉体,叫我们看见基督是香柏木,又是牛膝草。接着,基督流出祂的血,产生了朱红色线。我们也看见基督是两只鸟:一只鸟宰于盛满活水(永远的灵)的瓦器(祂的人性)之上,另一只鸟放在田野里高飞。不仅如此,我们也看见基督是赎罪祭、赎愆祭、燔祭和素祭。这幅基督的图画是何等美妙!
 
 
求洁净的麻风患者要到神面前解决他罪性和罪行的难处
  在十四10~32,我们看见求洁净的麻风患者,要到神面前解决他罪性和罪行的难处。这表征求洁净的罪人即使得了洁净,还要到神前解决他罪性和罪行的难处。这就是说,罪人需要遮罪。
 
 
第八天把供物呈献在神面前
  第八天把供物呈献在神面前(利十四10~11),表征人在基督里,在复活里脱去旧造的肉体。
 
 
一只公绵羊羔献为赎愆祭,连同一罗革油,一起摇在耶和华面前作摇祭
  “祭司要取一只公绵羊羔献为赎愆祭,连同那一罗革油,一起摇在耶和华面前作摇祭。”(利十四12)这里的“罗革”是希伯来用辞,指若干数量(约半公升)的油;油表征圣灵。这里的“摇”表征复活。摇祭乃是一种属于复活,且在复活里的祭。所以,一只公绵羊羔献为赎愆祭,连同一罗革油,一起摇在耶和华面前,表征主耶稣为赎愆祭,祂的死解决了我们的罪;祂在圣灵里的复活使我们脱去过犯,使我们既然向罪死了,就得以向义活着。
 
 
要在宰赎罪祭牲和燔祭牲的地方,就是在圣处,宰公绵羊羔作赎愆祭
  “他要在宰赎罪祭牲和燔祭牲的地方,就是在圣处,宰公绵羊羔。”(利十四13上)这里的圣处不是帐幕里的圣处,乃是会幕的入口宰祭牲的地方,这地方被视为圣别的。在此处宰赎愆祭牲,表征主耶稣能解决我们的罪行,乃是根据祂作我们的赎罪祭,担当我们的罪,并作我们的燔祭,绝对为神活着。基督作赎罪祭和燔祭,乃是祂作赎愆祭的根基。
 
 
赎愆祭要归给祭司,是至圣的
  “赎愆祭要归给祭司,像赎罪祭一样;这是至圣的。”(利十四13下)这表征带领别人对付罪的服事者,也一同享受基督作他圣别的一分。比方说,当我们到人家里访问,供应基督使他们得救,我们自己也就享受了基督。成为他们救主的基督,也作了我们的分,给我们享受。这就是说,我们向人供应基督的时候,我们也吃祂,享受祂作我们的分。
 
 
赎愆祭牲的血,抹在求洁净的人右耳垂上,和右手大拇指上,并右脚大拇趾上
  “祭司要取些赎愆祭牲的血,抹在求洁净的人右耳垂上,和右手大拇指上,并右脚大拇趾上。”(利十四14)这表征人有了过犯,因为先是耳不对,不听神的话,再是手不对,不作神的事,并且脚也不对,不走神的路;因此需要用主耶稣这赎愆祭的血洁净他。
 
 
把些油倒在祭司的左手掌里,在耶和华面前用右手指弹油七次
  “祭司又要从那一罗革油中取出一些,倒在自己左手掌里。祭司要把右手指蘸在左手掌的油里,在耶和华面前用手指弹油七次。”(利十四15~16)这表征主复活的灵在神前立好了完全的根基。
 
 
剩下的油要抹在求洁净的人右耳垂上,和右手大拇指上,并右脚大拇趾上,就是抹在赎愆祭牲的血上
  “祭司手掌里剩下的一些油,要抹在求洁净的人右耳垂上,和右手大拇指上,并右脚大姆趾上,就是抹在赎愆祭牲的血上。”(利十四17)这表征人唯有在复活的灵里听神的话,作神的事,走神的路,并以我们的赎愆祭主耶稣所流之血的救赎为根基,才能解决过犯的问题。
  这里我们有两层东西:一层是血、一层是油。血表征基督救赎的血,油表征复活的灵。首先,血应用在右耳垂上,和右手大拇指上,并右脚大拇趾上。这是为着洗去我们的罪愆和过犯。应用过血之后,就将油应用到抹过血的地方。这指明那灵基于基督的救赎,来帮助我们作对的事——听神的话,行神的事,走神的路。这要保守我们不犯任何的罪愆。
 
 
祭司手掌里剩下的油要抹在求洁净的人头上
  “祭司手掌里所剩下的油,要抹在求洁净的人头上。这样,祭司要在耶和华面前为他遮罪。”(利十四18)抹油在头上,表征求洁净的罪人在作头的权柄、心思的想法并全人的自制上,在复活的洁净之灵里受了对付。
  只有小量的油抹在耳垂、大拇指和脚趾上,所有剩下的油要抹在头上。因着头是许多难处的源头,所以应用了更多的油,更多的灵。与头有关的难处有三类:首先,头不服神的权柄;第二,头充满了心思的思想;第三,头指引我们全人。所以,头是身上最麻烦的部分。为这缘故,头需要所有剩下的油(那灵)。那灵浇灌在我们头上,帮助我们服从神的权柄,以神作我们的头;也调整我们的思想,并帮助我们正确的指引、控制我们全人。
 
 
要献上赎罪祭,为求洁净的人遮罪,免去他的不洁净
  “祭司要献赎罪祭,为求洁净的人遮罪,免去他的不洁净。”(利十四19上)这表征主耶稣被献上作我们的赎罪祭,在我们罪行的根源(罪性)上,对付我们的不洁净;我们的罪行乃是主耶稣作赎愆祭所对付的。
 
 
献燔祭和素祭
  “然后要宰燔祭牲。祭司要在祭坛上献燔祭和素祭,为他遮罪,他就洁净了。”(利十四19下~20)这表征求洁净的罪人,在借着基督作他的赎罪祭和赎愆祭,洁净了他的罪行与罪性之后,要在基督里将自己当作燔祭献给神,并且凭着作素祭之基督的生命,绝对的为神生活行动。这样,求洁净的罪人就从他的不洁完全得了洁净。到这时候,麻风患者就得了医治、洁净并遮罪。
 
10
 
贫穷献不起这么多的人,就要献一只公绵羊羔作赎愆祭摇一摇,也要献调油的细面一伊法的十分之一为素祭,并油一罗革
  贫穷献不起这么多的人,就要献一只公绵羊羔作赎愆祭摇一摇,也要献调油的细面一伊法的十分之一为素祭,并油一罗革(利十四21~32)。这表征求洁净的罪人至少要在最小的程度上有分于基督,亦即量力而行。但在原则上必须以基督为赎罪祭、赎愆祭、燔祭和素祭,也必须取用祂调和并洁净的灵。
 
 
基督作我们的食物,并作我们的赎罪祭、赎愆祭、燔祭和素祭
  我愿意说一点论到利未记十一至十四章里所揭示基督之各面的话,来结束本篇信息。十一章揭示基督是我们生命的食物,以食物的方式供应我们,对付我们在外面与人接触时所有的不洁。十二章揭示我们的源头是不洁的,所以基督成了我们的赎罪祭,对付我们的罪性。十三章和十四章揭示从我们里面所发出来的也是不洁的,所以基督成了我们的赎愆祭,对付我们的罪行。不仅如此,基督也是我们的燔祭和素祭,使我们得着生命的供应,过绝对为着神的生活。我们以基督作我们的供物,就被带回归神,过完全蒙祂喜悦的生活。
患痲疯的得洁净(二)
« 第四十三篇 »
回首页
报错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