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篇 »
  我们现在要来看第六个生命经历,就是对付良心。我们奉献之后,在神面前不只要对付罪,对付世界,还要对付良心。罪和世界,可说都是我们外面的问题,而良心乃是我们里面的问题。所以,对付罪和对付世界,乃是我们对付的外围,对付良心,才是我们对付的中心。我们曾说过,对付罪,好像除去一件衬衫上的玷污,对付世界,好像除去这件衬衫上的花色,而对付良心,就好像将这件衬衫上那些极微小的细菌也都消除,然后这件衬衫就完全清洁了。因此,对付良心这件事,在基督徒的生命过程中,也是极其重要的,是我们必须透彻认识并经历的。
 
壹 对付良心的认识  
一 良心的来历
  我们先看良心的来历。人的良心是什么时候有的?是怎样来的?这在圣经中虽找不出明确的记载,但照着全部圣经的真理,并我们的经历来看,良心的本身,乃是在神创造人的时候,就已经创造在人里面了。换句话说,良心这个机关,在人当初受造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不过良心的功能,却是在人吃了善恶树的果子而堕落以后,才显出来的。
  照圣经的记载看,人在未堕落之前,乃是浑浑噩噩的,正像一个初生的婴孩。所以那时,人对于赤身露体,并不觉得羞耻。那就是证明他们里面还没有善恶是非的观念,也就是没有良心的感觉,没有良心的功能。等到人吃了善恶树的果子而堕落以后,人立刻对于赤身露体感到羞耻。这个羞耻的感觉,乃是良心开始起作用,而有的一种感觉功能。所以良心的感觉,也就是良心的功能,乃是在人堕落之后才显出来的。
  人在堕落以先,虽然良心的功能还没有显出来,但良心的本身却早已存在了。因为良心既是人里面的一个机关,就必是在人受造的时候,就造好的。我们不能说人在堕落之前,还没有良心这个机关,等到人堕落以后,神才给人造出一个良心来。这个说法,是不合逻辑的。按逻辑说,良心的本身,必是神当初所创造的,而良心的功能,必是在人堕落之后,受到启发,才显明出来的。这正像人一从父母生下来,就有头脑这个机关,但它的功能,却是在人受过教育之后,才被启发出来的。受的教育越多,功能被启发出来也就越多。照样,良心这个机关,在人被造的时候就有了,不过那时还没有善恶的问题,不需要良心的作用,所以良心的功能就没有被启发出来。乃是等到人堕落之后,善恶的观念进到人里面,良心的功能才被启发出来。从那时候起,良心才负起拒恶就善的责任来。这些就是良心的来历。
 
二 良心的部位和功能
  良心的部位,乃是在人的灵。人的灵共有交通、直觉、和良心,这三部分。这在圣经中虽无明文提到,但照我们的经历,确能证实这件事。在我们的灵里,实在有一部分功能,能和神交通,这就是灵里的交通部分;也有一部分功能,能直接觉得神,直接知道神的旨意,这就是灵里的直觉部分;还有一部分功能,能分别是非,辨识善恶,这就是灵里的良心部分。
  人灵里这三种功能的显出,是有演变的。人在堕落之前,良心的功能还未显出来。所以那时,人灵里只有交通和直觉这两种功能。等到人因堕落而躲避神的面,人和神的交通出了事,人灵里的直觉也就迟钝了。但到这时良心的功能反被启发出来,有了是非的感觉,能在一切生活行动中辨识是非善恶。所以人初堕落的时候,灵里的交通和直觉,虽枯萎麻木了,但良心却有了功能。可惜人因着以后更深的堕落了,就连良心的感觉也被丢在一边。到这时,人的良心好像被热铁烙惯,虽然随意邪荡,放纵各种的私欲,也没有多少知觉。所以到这时,人灵里的功能,可说是完全丧失净尽了。
  等到我们得救重生的时候,圣灵进到我们里面,把我们的灵点活过来,也就是给了我们一个新灵。所以这时,我们灵里的三种功能就被恢复了,我们就能和神有畅达的交通,并能直接觉得神的意思,同时也能敏锐的辨别是非善恶了。所以我们今天灵里的功能,既不是堕落后的光景,也不是堕落前的光景,乃是三种功能同时都有了,并且同时都是刚强敏锐的。
  关于良心的功能,共可分作三方面:第一,良心就是是非之心,能叫我们觉出是非,辨别善恶。第二,良心能叫我们知道什么是神所称义的,什么是神所定罪的;什么是神所喜悦的,什么是神所厌恶的。所以从这一方面说,良心实在相当能叫我们明白神的旨意。第三,良心乃是代表神来管治我们。国家的最高当局,怎样是通过警察机关来管治人民,神也照样是通过良心来管治我们。我们知道,这个宇宙之所以存在,乃是维系于神所设立的各种定理和定律。无论谁违反了那些定理或定律,他就要受制裁,被定罪。神在人身上的管治,也有许多定理和定律,而这些定理和定律,有很多成分都是由人的良心来执行。神就是在堕落的人里面,设立良心,照着这些定理和定律,来管治人。无论谁若违背了,或要违背神在他身上所定规的这些定理和定律,他的良心马上就定罪他,约束他,使他不至走入歧途,陷于败坏。所以良心这一个管治,不只托住了个人的生存,同时也维系了人在宇宙中和其他一切的关系。因此,良心对人的管治,乃是良心最主要的功用。实在说来,良心所以给人知道是非,知道神所称义的,和神所定罪的,目的也都是为要代表神来管治人。
 
三 良心与里面诸部分的关系  
1 在部位上
  良心既是灵的一部分,自然就和灵里的直觉并交通,是紧贴毗邻的。而包围着灵的乃是魂,所以良心和魂里的心思、情感、并意志,又是很近的。同时良心又是心的一部分,所以良心和心也是紧连的。在此我们看见,良心在部位上,和我们里面灵、魂、心的诸部分,都有密切的关系。
 
2 在功能上
  在部位上,良心既和我们里面的诸部分,有这样密切的关系,就在功能上,良心与它们当然也不能不互相影响。
  我们先说直觉如何影响良心的功能。当一个人灵里的直觉活泼敏锐的时候,他的良心也必是敏感细嫩的。比方一间房里,夜间没有电灯就很黑暗,若隔壁房间里的电灯很明亮,这黑暗的房间,也会受到一些光照。同样,直觉既是良心的紧邻,直觉的作用也就很能影响良心的功能。
  交通也是如此。当一个人和神的交通流畅无阻的时候,他良心的功能也必敏锐准确。越是和神交通好,交通深的人,他里面越是活泼明亮,他的良心也越是敏感准确。
  魂里的三部分,对于良心的功能,也有很显著的影响。一个人的心思是否清明通达,情感是否丰富正确,意志是否刚柔适度,都很影响他良心的功能。比方,人对事理的知识与认识,很会影响良心的感觉。有人生来头脑糊涂,思路不准,良心也就糊涂迟钝。这是心思影响良心的故事。情感和意志,也同样会影响良心。所以要良心有好的功能,就必须把心思、情感、和意志,都纳入正轨。
  良心的功能,也会受心的影响。一个人若是心思正直,心情仁爱,心志柔和,他的良心就必明亮、敏锐,对人稍有亏欠,就觉不安。反之,一个人若是心思弯曲,心情残忍,心志刚硬,他的良心也必昏暗、迟钝,就是把人深深地伤害了,还不会有多少感觉。
  这些功能上的影响,都是相当细嫩、微妙的,我们必须在实际的经历中,去体会它。
 
四 良心与管治的关系
  有的圣经学者,将圣经中记载的事,分作七个时代,就是无罪时代、良心时代、人治时代、应许时代、律法时代、恩典时代、和国度时代。其中头三个时代,都是照着管治的原则来分的。无罪时代,是神治的原则;良心时代,是自治的原则;人治时代,是人治的原则。良心的管治,就是这三种管治中,自治的一种。
  在人堕落以前,人与神之间还没有罪的间隔,这就是所谓的无罪时代。那时,人直接受神的管治,而活在神面前,向神负责,那就是神治。可惜人在神治之下,堕落失败了,人的里外都有了罪,圣洁、公义的神,就不能不离开人。因此,从亚当被赶出伊甸园,直到挪亚出方舟的时候,神就在人里面设立良心,代表祂来管治人。这就是所谓的良心时代。在这时代中,人受自己良心的管治,向自己的良心负责,所以就是自治。可惜人在自治之下,又失败了。人丢弃良心一切的责备和约束,而有了凶杀、邪淫,以至败坏至极,满了强暴。因此,神就用洪水审判那个时代。到洪水以后,神就吩咐挪亚说,“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创九6)这就是因为人不服神治,又丢弃自治,所以神只好给人权柄代表神来管治人。因此,不久就有国家的开始,人类中就有了政权的管治,社会的制裁,以及家庭中的规约。就如在国家里有元首和官长,在工作场所中有主管,在学校里有师长,在家庭里有父母、兄长等等,这些都是神所设立的权柄,代表神来管治人。所以罗十三1才说,“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这就是人治时代。因为人是这样受人的管治,向人负责,所以所受的管治就称作人治。
  所以就着管治这一面来说,人类的堕落,乃是从神治堕落到自治,又从自治堕落到人治。人越是受神治,就越高尚,越是受人治,就越低下。今天人的光景,是完全不受神的管治了。可能还有少数人,是在自治之下,受自己良心的管治,但那个力量也是极其微弱的。大部分的人,都是落在人的管治之下,必须有别人的管治,才肯就范。但就在这人治时代中,人还是失败了。人不服人的管治,人逃避人的管治,人更推翻人的管治。今天摆在我们眼前的,正是这种背叛翻腾的光景。所以我们看见无论在神治之下,在自治之下,在人治之下,人都完全失败了。
  人既是从神治堕落到人治,所以神拯救人的时候,就要把人从人治恢复到神治,叫人再单纯的活在神面前,直接的受神管治。但这恢复,并不是一下就完成的。人的堕落,怎样是从神治,经过自治,而落到人治。神的恢复,也照样要人从人治,经过自治,而达到神治。可说自治乃是神治与人治之间的一层台阶。所以人蒙恩得救了,就该先脱离人治,而恢复到自治里去。
  凡活在人治之下的人,都是活在人面前的。他们有许多事,都是因着怕人才不敢作。何时人管不到,或看不见,他们就为所欲为了。在自治之下的人,就不是这样。他们乃是活在自己良心的感觉里,接受自己良心的管治,而不需要别人的管治。他们在一切言语行动上的约束,不是因为惧怕人,乃是因为良心的管治。良心赞同,他们才敢作;良心不赞同,他们就不敢作。虽然表面上,他们还是在人的管治之下,也是服在人的管治之下,但实际上,他们并不需要人的什么管治,他们自己的良心已经够管治并约束他们了。这就是完全脱离人治,而恢复到自治的人。
  可惜今天许多基督徒的光景,并不是这样。他们行事为人,还有许多地方需要人的管治。他们作学生的,还需要师长管治;作儿女的,还需要父母管治;作部下的,还需要长官管治。他们许多时候,还是只顾到外面周围的人,而不顾到自己里面的良心。这就证明,他们还有相当成分,仍是活在堕落的人治光景中。所以我们总要严格的对付良心,使自己从堕落的人治光景中,蒙拯救到良心自治的里面去,好叫我们在一切事上,都能凭着自己良心的感觉而生活行动。
  但对付良心的最终目的,还不仅是叫我们恢复到自治里去。我们若只凭良心的感觉活着,而停留在良心里,这还是半堕落的光景,还构不上神的意思。所以,对付良心,不只是为着叫人从人治回到自治,从人面前回到良心里,更是为着叫人经过自治,而达到神治,经过良心,而回到神面前。对付良心,把我们带到良心跟前,还是消极的,把我们带到神面前,才是积极的。所以达到神治,才是对付良心的最终目的。
  自治与神治,是大不相同的。自治就是人活在良心的感觉里,向良心负责;而神治却是人活在灵的直觉里,向直觉负责,也就是向神负责。我们知道,神是借着圣灵住在我们的灵里。所以我们灵里的直觉,可说就是神的感觉。因此我们活在这直觉中,受它的管治,也就是活在神面前,受神的管治。良心只有是非的感觉,它定罪一切非的、恶的,而称义一切是的、善的。但直觉却是超是非的,超善恶的。它超过非,也超过是;超过恶,也超过善。它定罪所有的非,所有的恶,却不一定称许一切的是,一切的善。它只要那些出于神的,出于灵的,并属于生命的。
  比方谎言是良心所定罪的,实话是良心所称许的。我们若活在良心里面,只要不说谎言,而说实话就可以了。但我们若活在直觉里,凭神的感觉而生活行动,就不只谎言不能说,并且连实话也不一定都能说,乃是要问看:这话是出于神的意思,还是出于自己的意思?神不是要我们说假话,也不是要我们说真话,神乃是要我们说祂的话,说出乎祂,出乎灵,出乎生命的话。所以有的弟兄要起来为主讲道,他所讲的确实不确实,那是良心来负责监督的;但他要讲什么道,要取什么题目,神的意思要他怎样讲,这就不在是非善恶的范围之内。良心的感觉在这方面,就无能为力了。他只能凭着直觉,摸到神的意思,在这方面得着神的引导,而说出神的话来。这些良心与直觉不同的地方,也就是自治与神治不同的地方。
  今天能完全活在神治之下的人太少了!许多弟兄姊妹,都是活在三治混合的光景中。他们有很多成分是留在人治里,还需要人来管治;也有一些成分是在自治里,受良心的管治;但很少成分是在神治里,直接受神的管治。这是一种很不正常的情形,所以还需要更彻底的对付良心,使自己一面在消极方面脱离人治,一面在积极方面进入神治,而直接受神的管治。
 
五 良心的感觉  
1 良心感觉的来源
  历代在生命上有追求的圣徒,都承认良心是我们灵里的窗户,正如眼睛是我们身体上的窗户一样。窗户的本身并没有光,它的光都是从别处透进来的。良心也是这样。虽然我们不敢说良心的本身一点没有感觉,但我们可以说良心大部分的感觉都是从它的近邻来的。这些近邻共有七个,就是心思、心情、心志、直觉、交通、以及神的生命、并神的灵。这七个近邻,都是有感觉的,它们的感觉透过了良心,就成了良心的感觉。这就是良心感觉的来源。
 
2 良心感觉的种类
  圣徒良心的感觉,是多方面的。一个良心敏锐的人,事事处处都会有良心的感觉。这些良心的感觉,共可分作三类:第一类,是对于罪的感觉。我们在对付罪那一篇里曾说过,对付罪的根据,就是里面的感觉。这里面的感觉,也就是良心的感觉。我们在神面前,或在人面前,若有了罪,有了亏欠,良心马上就会有定罪的感觉。这是第一类的良心感觉。
  第二类,是对于世界的感觉。我们在对付世界那一篇里也说过,对付世界的根据,也是里面的感觉。这个里面的感觉,还是良心的感觉。我们若在神之外,贪爱什么事物,被什么东西霸占了,良心里面也就会给我们定罪的感觉。这是第二类的良心感觉。
  良心的感觉,不只有这两类,还有第三类其他的感觉。就是在罪和世界之外,那些不安的感觉。有些事,我们不能说是罪,也不能说是世界,却会使我们的良心感觉不平安,若不对付就过不去。比方我们生活行事不够紧、不够准,这不能说是罪,也不能说是世界,但良心却会觉得不安。又如我们在街上,和三轮车夫一直争车钱,这虽不算罪,也不算世界,但良心里面也会觉得不妥。再如有人把衣物随便放置,房间弄得零乱无章,良心也会有责备。甚至我们的性格有什么欠缺、古怪的地方,待人接物有什么不合基督徒体统的地方,或在神面前有好些不该有、不合式的地方,这些都不能说就是罪,也不能说就是世界,但良心都会有不安的感觉。这许多不安的感觉,就是第三类的良心感觉。
  在这三类的良心感觉中,头两类对罪、对世界的感觉,还是浮面的,第三类其他的感觉,才是深处的。一个人初期对付良心,里面的感觉,差不多都是对于罪,对于世界的感觉。等到他把这些感觉都对付过了,第三类的感觉,就会显出来。所以我们对付良心越厉害、越彻底,这第三类的感觉,也就会越加多。并且我们对付良心,也就是重在对付到这第三类的感觉。
  基督徒的良心,既有这三类的感觉,所以基督徒良心的感觉,就比外邦人丰富多了,敏锐多了。外邦人的良心里面,没有对世界的感觉,也没有这第三类的感觉,只有对罪的感觉,也就是是非善恶的感觉,并且这感觉还是很迟钝的。所以外邦人的良心感觉,最多只有基督徒良心感觉的三分之一。基督徒的良心感觉,为何这样丰富?这是因为基督徒的心,乃是被神软化而更新过的新心;基督徒的灵,也是被神复苏而更新过的新灵;还有基督徒的心思、心情、和心志,也都是相当被神更新过的;不只如此,基督徒里面还有神的生命和神的灵。这些都是富有感觉的,并且都是影响基督徒良心的。所以基督徒良心的感觉,才这样丰富!
 
六 良心的亏欠和定罪
  良心的三类感觉,都是因着我们的存心、动机,或言语、行动,得罪了神,或亏欠了人,而有的。所以那些感觉,可说都是亏欠的感觉。越是良心敏锐的人,越是活在神面光中的人,他就越容易有这种亏欠的感觉。他无论对神或对人,稍微一有得罪或亏负,良心马上就感觉亏欠。因此,我们从良心感觉亏欠的强或弱,就可看出人良心敏锐的程度,也可看出人在神面前蒙光照的光景。
  但是,就着良心亏欠的本身说,这对于我们属灵的光景,却是一个厉害的破坏。人的良心一有亏欠,人和神的交通就有阻碍,人整个属灵的光景也就下沉了。所以一个基督徒良心一有亏欠的感觉,就该立刻照着这感觉,到神面前去认罪,求主宝血的洗净。有时,还需要向人对付。这样,才能消除良心亏欠的感觉,而使良心得以坦然无亏了。所以对付良心,一面是叫良心敏锐,能有丰富的感觉,另一面也是叫良心能稳妥坦然,而没有亏欠。因此,对付良心的结果,也就一面把人带到神的光中,使人多蒙光照,另一面也就更叫人在神的光中,除去身上所有一切在神之外,与神不合,不讨神喜悦的事物,而使自己蒙到更深的洁净。
  我们再来说到良心的定罪。良心的定罪,乃是随着良心的亏欠而来的。良心一有亏欠,良心也就定罪。良心所以定罪,是因着良心有了亏欠。所以这二者,实在就是一个,很难分别。有人又把良心的定罪,称作良心的控告。这也是一件事的两面说法。就如法院有法官是定罪人的,也有检察官是控告人的。照样,当人的良心有了亏欠,它一面好像代表一个人来控告我们,另一面又好像代表神来定罪我们。良心的亏欠,所以使人的灵软弱爬不起来,而在属灵的事上没有力量,就是因着良心的亏欠所带来良心的控告和定罪。所以,我们要脱去良心的控告和定罪,也就只有好好对付良心亏欠的感觉。良心的亏欠没有了,良心的控告和定罪,也就自然消除了。
 
七 良心的敏感软弱与撒但的控告攻击
  良心的敏感,乃是从认真而彻底的对付来的。良心没有对付,良心的感觉定规迟钝、不敏。良心一经过厉害的对付,良心的感觉就会变成敏锐,甚至敏感了。所以良心的敏感,乃是一种好的现象,证明良心已经经过相当好的对付了。凡没有把良心对付到敏感的,那个对付,都还不够彻底。
  有人把良心对付得敏锐到一个地步,所言所行,就是差了一点,都过不去。不要说不能错,就是正要错都不可以。良心这种敏锐的程度,还会达到一种敏感的地步,好像一动作就感觉错,一说话就感觉错,不动不说也感觉错。到这时,整个人好像完全糊涂了。但一个人经过这样一段良心敏锐而以致敏感的时期,再从其中出来,才算学了好的对付良心的功课,他良心的感觉才能经常敏锐而正常了。所以良心的敏感,乃是一种必需的现象。
  但是一个人的良心,若对付到敏感的地步,就常会演变成一种过敏的现象,而变成了良心软弱的光景。这种良心过敏而有的软弱,乃是由于过度的对付良心而产生的。一个初蒙恩,或是不大追求的基督徒,不会有良心的软弱。乃是一班厉害追求主,厉害对付良心,而在生命上尚是幼嫩的人,才会有良心的软弱。这样的人,被主得着以后,因着彻底对付良心,就把良心里面一切黑暗、亏欠,都对付出去。所以他们的良心,就像一块玻璃擦得非常明净。到这时候,他们的良心就对付得可以了,不必再往前对付了。但是因着他们的幼嫩,对属灵的事还不够老练,所以常在这样的时候,对付得太过,而产生一个过敏的良心,以致良心有了软弱。这就如我们身上的皮肤,有些部分很老厚,感觉就迟钝,有些部分很细嫩,感觉就敏锐。但还有一些伤口上新长成的皮肤,因为太幼嫩,感觉就过敏,轻微的接触,都会使它感觉疼痛,这可说是皮肤软弱的光景。照样,良心若对付得过敏了,也就会产生出过分亏欠的感觉。许多事,神还没有定罪,他就先定罪了,神还没有不许,他就先不安了。而且这种定罪和不安,就是对付过了,也仍不消灭,因此就带来许多无谓的痛苦和折磨。这种光景,就是因良心的过敏而产生的良心软弱。
  关于良心软弱的光景,不外以下几种情形:一种情形,就是我们已经照着良心亏欠的感觉对付过了,而良心还是感觉定罪和控告。比方,你得罪了一位弟兄,当你和神交通的时候,蒙了光照,感觉到了,你就在神面前认罪,也向那位弟兄认罪。这时,你的良心若是刚强正常的,就该平安了,这件事就该过去了。但你里面如果还是过不去,一直觉得不平安,一直还有定罪的感觉,这就是一种良心软弱的现象。
  还有一种情形,就是有些罪是不需要你去对付的,而你的良心也过分的要你去对付。比方你心里讨厌一位弟兄,你觉得不对了,只要在神面前认罪,就可以过去了,因为这不过是个人在神面前存心的问题,并没有在言行态度上表示出来,而涉及对方。但如果你向神认了之后,里面还是过不去,觉得还必须去向他本人认罪,求他饶恕才行,这也就是过分了。若你去向他认罪以后,里面还是过不去,觉得认罪的话,有的多说了,有的少说了,要再去向他承认,又怕他嫌麻烦,所以心里就一直作难、不安,这就更是一种良心软弱的光景。
  还有一种情形,就是当良心感觉亏欠时,一直找不着准确对付的路,一直觉得对付不够充分。比方一位弟兄十年前偷了人家一千元,现在蒙恩得救了,要去对付,就觉得在钱数上很为难。若按旧约的原则,照原数加上五分之一,他嫌太少;在新约,他又找不出什么定规,于是他觉得该算利息还人。但是照官利,还是照高利贷?是年利,是月利,还是周息?他无论怎样算,心中总是不平安。这又是一种良心软弱的光景。
  良心敏感是对的,也是该的,但良心软弱,却是一种过分不该的情形。第一,这会叫人遭受许多无谓的痛苦和折磨。第二,还会叫人一直不平安,结果就要招惹来撒但的控告和攻击。所以良心的软弱,并不是好现象。但良心的软弱,却又是初期彻底对付良心必有的产品。因为一个敏感的良心,常会变作一个软弱的良心。而敏感的良心,乃是从彻底对付良心而来的。对付良心,若没有将良心对付到敏感,这对付就不够彻底,这功课就还没有学好。但何时良心一对付到敏感了,定规又会过分而变成软弱。所以当我们跟随主,厉害对付良心的时候,总要设法避免良心软弱的光景。良心一到敏感,就该用意志拉住,不要让它过分,而一直叫软弱的良心不平安。这样,我们才不至遭受亏损。
  我们已经说过,良心的软弱,会招来撒但的控告和攻击。什么叫作撒但的控告?撒但的控告,与良心的控告,或良心的定罪不同。良心的控告或定罪,是有事实根据的,或是罪,或是世界,或是其他的事,总是因着对神或对人有了亏欠而引起的。而撒但的控告却不然。它并没有事实的根据,乃是无风作浪,欺骗我们,使我们的良心一直感觉亏欠不安。有时,撒但也会用一种过时的事实来控告我们。就是把一些已经对付过的事情,再提起来,使我们里面一直觉得不平安。所以撒但的控告都是假冒的,都是在我们良心软弱的时候,趁机而入,为叫我们陷在无谓的痛苦中,使我们属灵的光景失去平衡,使我们不能好好安心追求生命的长进,而受到极大的损害。
  当一个人落在撒但的控告之下,若不认识撒但的诡计,而一再接受那许多无谓的控告,以为都是良心的声音,这样就会使良心越加软弱,撒但的控告也就越加厉害,结果他这控告就变成他的攻击了。人一落到良心受攻击的地步,人的灵、魂、体,都要受到极大的折磨。再厉害的时候,就会叫人精神错乱而发疯,甚至死亡。
  我们在前一篇所说那位讲道擦汗不用手帕的弟兄,就是因为对付太过,以致良心软弱,而招来撒但的控告和攻击。他受攻击到一个地步,睡觉不睡在床上,而睡在地上。他不这样作,心里就不平安。因此身体大受亏损,很早就去世了。
  还有一位老姊妹,在对付世界的时候,也遭到撒但的攻击。她就是吃最粗的饭,撒但都向她说,这是体贴肉体。她也不能睡在床上,必须躺在地上,不然就不平安。这样,没有很久的时候,她也就死去了。这些都是很严重的例证,给我们看见撒但攻击的可怕。
  我们要胜过撒但的控告与攻击,唯一的利器,就是主的宝血。启十二10~11给我们看见,我们胜过那在神面前昼夜控告我们的撒但,乃是因着羔羊的血。约壹一7和九节,也给我们看见,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必赦免我们的罪,主的血也必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所以只要我们在神面前,照着良心亏欠的感觉,对付过了,就当用信心把自己遮藏在主的宝血底下。这样,就能免去撒但一切的控告和攻击。
 
八 良心的破口
  良心的破口,也是良心亏欠的一种。这对基督徒属灵的光景,也有极大的为害。
  在正常的情形中,良心的感觉,乃是根据圣灵的光照,而圣灵的光照,又是根据我们生命的程度。我们生命的程度有多高,圣灵的光照就有多高。圣灵的光照达到什么程度,我们良心的感觉也就达到什么程度。这样,我们良心的感觉,就都是我们生命的程度所构得上的。凡圣灵透过我们的良心,所给我们的要求,也都是我们生命的能力所能供应得来的。只要我们肯顺服,就有力量对付。这样的良心感觉,就不会叫良心有破口。
  但有时情形不正常了,良心就会产生一种生命程度所构不上的感觉。这种感觉,并不是出于圣灵的光照。圣灵的光照,总是根据生命的程度。这种感觉,既是生命程度所构不上的,就是出于一种先期的知识。这好像一个十岁孩子,知道了二十岁的事,接受了对二十岁的人所有的要求,他的生命构不上,也就没有力量去应付那个要求。一个有良心先期感觉的人,也是这样,一面觉得某件事不可作,作了良心就定罪不安,另一面又无力对付,还是不能不作。这样,就叫他的良心有了一个无法弥补的亏欠,好像被划了一道破口一样。对于这种光景,我们就称它作良心的破口。
  比方一位初得救的弟兄,他身上还带着一种嗜好,因着他里面的光还不够强,良心还不觉得定罪,所以他还能平安喜乐的在那里祷告,聚会,与主有交通。有一天,一位弟兄对他说,“你这嗜好是神所不喜悦的,应当赶快除掉。”但他说,“我祷告的时候,并没有觉得神不喜悦!”那位弟兄就把圣经的真理,都搬出来告诉他,证明这件事是不对的。这些真理就把他征服了,他也知道这嗜好不该再留在他身上了,于是他就要勉强来顺服这些真理,而除去这个嗜好,但结果却失败了。因为他里面的生命程度还构不上,他里面的生命能力还供应不来。他仍旧不能不活在这嗜好中。到这时候,他的良心就厉害的定罪他,使他觉得极其亏欠。他原先还能祷告,还能奉献,还来聚会。现在他就向自己说,“像我这样的人还能祷告?还能奉献?还能聚会?”这样,他的良心就被划了一个大破口。这破口会大到一个地步,使他祷告也不作了,见证也不作了,聚会也不来了,以致他整个基督徒的生活就都破产了。
  所以良心的破口,乃是一件很严重的事,也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提前一章给我们看见,良心如果破了,就像一只船在海里破了一般。一只船破了,定规要沉下去。一个基督徒的良心有了破口,也必定要落下去。因为良心一有破口,信心就漏出去,爱心也走掉了。而基督徒的生活,就是在于信和爱。信和爱,都是重在对于神,自然也有相当成分是对于人。基督徒在神面前所过的生活,该是信和爱。但良心一有破口,信心和爱心就都漏出去,基督徒属灵的生活也就破产了。灯泡有了破口,怎样就不亮了,基督徒的良心一有破口,灵也照样就瘪气了,一切属灵的事物在他身上也就都枯萎了。
  良心的破口,既是这样严重,所以我们在追求生命的路上,就该竭力避免。避免的路,就是不要接受先期知识的感觉,不要接受我们生命能力所构不上的要求。我们对自己该这样,对别人也该这样。不可给人先期的知识,叫人产生先期的感觉。也不可不顾人是否有力量对付,而随便点出人身上的难处。因为这些都会戳破别人的良心,叫人的良心产生破口。我们只能在生命方面,给人积极的带领,叫人的生命有长进,到了时候,人良心的感觉自然会增加,良心的对付也自然会增多了。
  若是我们已经有了先期知识的感觉,就需要仰望主的宝血把自己遮盖起来。我们可以向主说,“主,我知道这件事该对付,但是我来不及,我生命的能力构不上,求你用你的血遮盖我,不让撒但攻击我。”这样,我们靠着宝血,一面仍带着软弱,一面还能和主有交通,我们属灵的生活就不至于受到破坏了。
  我们这样隐藏在宝血底下,还该有一个态度,就是仰望神恩典的供应。等到神恩典的供应来了,我们的力量来得及了,就该赶快把那些该对付的对付了。这个神恩典的供应,一面指着里面生命的能力,一面也包括外面环境的安排。比方我们对付财物的亏欠,一面固然需要仰望神在我们里面作工,叫我们有够强的感觉;一面在环境上,也得仰望神给我们预备足够的财力,我们才能照着里面所感觉的去对付清楚。这外面的供给,也可算是神恩典的一种预备,叫我们能有对付的力量。
 
九 良心的感觉与生命的程度
  我们在前面已经说到良心的感觉,与生命的程度,有密切的关系。现在再从我们得救前后的光景,来看这两者的关系。我们得救以前,里面是死亡黑暗,良心也是暗淡无光,没有多少感觉。等到我们得救了,神的灵带着神的生命,住到我们里面来,就点活了我们的灵。同时,我们里面的诸部分,也都得到相当的更新。这时良心的功能就得着恢复,良心的感觉也大受启发。这就给我们看见,基督徒良心的感觉,乃是从属灵的生命来的。
  不但如此,我们得救以后,良心的感觉还是随着生命的长进而增加的。我们生命长进到什么程度,良心的感觉也就增加到什么地步。生命的程度越高,良心的感觉就越丰富,越灵敏。所以我们若要良心的感觉敏锐而丰富,就不能不在生命上多有追求。我们的生命丰富了,良心的感觉也就加强了。另一面,我们若凡事照着良心的感觉去对付,我们生命的程度也就越过越增长。所以,一面生命的程度影响良心的感觉,一面良心的感觉也促进生命的程度。这二者,乃是互为因果的带着我们在生命的路上往前去。
 
十 良心的感觉与圣灵的光照
  良心的感觉,与圣灵的光照也有关系。良心的感觉,固然是来自属灵的生命,并根据属灵生命的程度,但也是经过圣灵,并借着圣灵的光照。因为生命和圣灵,根本就是分不开的。神的生命,乃是在于神的圣灵。所以生命的程度,和圣灵的光照,也就无法分开。圣灵在我们里面的光照越多,生命在我们里面的程度就越高。生命在我们里面的程度越高,圣灵的光照也就越强。这二者,也是互为因果,而成正比的。
  良心的感觉,既是根据生命的程度,而生命的程度,又和圣灵的光照分不开,就良心的感觉,当然也要受到圣灵光照的影响。我们里面生命的程度加高,圣灵的光照就加多,良心的感觉也就加强了。这就如教师教导学生,乃是根据学生的程度,而学生的程度,又是根据学生的年龄。按正常说,学生的年龄有多大,他的程度就有多高,教师给他的课程也就有多深。圣灵在我们里面,就是我们最好的教师;生命的程度,就是我们属灵的年龄;而圣灵在我们良心里所有的光照,也就是祂在我们良心的感觉里所给我们的课程。我们各人良心的感觉都不相等,就是因为我们各人生命的程度都不相同,因此圣灵所给我们各人的光照,也就各有分别了。
  当然,从另一面说,良心的感觉也能叫圣灵的光照加强。我们若照着良心的感觉而有对付,圣灵在我们里面自然就有更多的地位,也就自然能给我们更多的光照了。所以圣灵的光照,和良心的感觉,也是互为因果的。
 
十一 良心的感觉与属灵的知识
  良心的感觉,还有一个厉害的根据,就是属灵的知识。所谓属灵的知识,并不是指着我们头脑对于圣经真理,或属灵事物,所有的明白和领会;乃是指着我们在生命里,因着圣灵的启示和光照,而对于神和属神的事物,所有的认识和领悟。这种知识,是属于生命的,也是在于圣灵的。如果一个知识,不是出于生命的,或者不是从圣灵来的,就算不得属灵的知识。真实属灵的知识,定规是出于生命的,也定规是由于圣灵的。
  属灵的知识,既是出于生命的,所以我们的生命达到什么程度,我们属灵的知识才会达到什么地步。如果生命的程度还不到,就有了一个知识,那个知识就是属头脑的,是先期的,不是真实地属灵知识,也不能供应我们生命的能力,那对我们就没有什么益处。若生命的程度到了,而从生命产生出一个知识,那就是适度而正常的属灵知识,就能够供应我们生命的能力,对我们也就有益处。
  为何一个基督徒,生命到了什么程度,他属灵的知识才会达到什么地步?因为必须生命到了那个程度,圣灵的光照才会达到那个度数,而真实属灵的知识,又是从圣灵的光照来的。若没有圣灵的光照,我们虽然能从听道、读经、看书报、或别人的见证,得到许多知识,但那些都不是真实地属灵知识。这给我们看见,真实属灵的知识,和生命的程度,以及圣灵的光照,都有绝对的关系。
  怎样才是出于圣灵光照的真实属灵知识?第一,它是出于我们灵里的感觉,叫我们在最深处觉得碰见了,也就是看见了那件该对付的具体事物。第二,它是带着神的显现,叫我们觉得是神在祂的面光中向我们说话了。
  比方,有一位姊妹在交通聚会中作见证,说到她怎样在祷告中蒙了主的光照,因此有好多时髦衣服都不能穿了。另一位姊妹听见了她的见证就想说,“她这样的衣服都不能穿了,我这件更时髦的衣服怎么能穿?”请记得,这另一位姊妹对时髦衣服的观念,不过是出于她头脑所领会的一点知识,她情感所受到的一点感动而已,并不是圣灵光照出来的属灵知识。但她可能还有另一种情形,就是当那位姊妹作见证的时候,她在那里不只头脑领会了,并且里面还被那些话摸着了,好像神在她里面用手点着她那件时髦的衣服,给她感觉那件衣服不能再穿了。这就是圣灵光照到她了。前一种情形,只能叫她点头赞同,不能叫她屈膝祷告。后一种情形,就叫她回家去非祷告不可。甚至还没有回家,她就在路上祷告了,说,“主啊,赦免我,拯救我脱离这件时髦的东西。”这样,她就不光是听了见证,受了感动,并且更是得着神借这见证向她显现,对她说话了。因此,她才真知道,那件时髦衣服是穿不得的了。这个知道,就是经过圣灵的光照,而有的真实属灵知识。
  所以我们看见,神每一次给我们属灵的知识,都是叫我们里面碰到神的面光,觉得圣灵的显明。就是这个面光与显明,一面叫我们在某件事上受到责备,而在神面前倒下来,不能不向祂求赦免,求拯救,一面也叫我们得着生命能力的供应,能把那件事对付掉。
  又如话语执事在教会中释放神的信息,因着弟兄姊妹的生命程度各不相等,各人让给圣灵光照的地位也不一样,所以各人所得到的真实属灵知识,也就大不相同了。有人生命程度高,圣灵在他里面光照的地位大,他所得着的属灵知识就多、就深。有人生命程度低,圣灵在他里面光照的地位小,虽然他在同一个聚会里,听见了同一篇信息,但他里面所得着的属灵知识就少、就浅。所以属灵的知识,与生命的程度,并圣灵的光照,这三件东西,不只是相关联的,更是调在一起的。
  真实属灵的知识,既是我们的生命长到一个地步,圣灵光照到一个地步而有的,所以这知识固然包括头脑里的一个领会,却更是灵里的一个感觉。这灵里的感觉,透过良心,给我们觉得的时候,就成了我们良心里的感觉。因此属灵的知识,乃是良心感觉一个最厉害的根据。可说没有属灵的知识,就没有良心的感觉。正常良心的感觉,几乎都是从真实属灵的知识来的。
 
十二 良心的感觉与恩典的供应
  正常的良心感觉,既是出于生命,出于圣灵,并出于属灵的知识,就必带着恩典的供应。这是新约下一个荣耀的特点。在旧约中,神所颁给人的律法,只有要求,没有供应。在新约中,神所放在人里面生命的律法,不只有要求,并且更有供应。几乎可以说,生命律法的要求,它本身就是那个要求的供应。所以当我们的良心每一次透出生命律法的要求,给我们正常的感觉,而要求我们有所对付的时候,我们都该低头敬拜,承认这要求的感觉,就是一个恩典供应的先声。
  良心感觉的要求,虽是带着恩典的供应,但我们若要得着这个供应,还必须履行一个条件,就是凭信心答应这要求。神恩典的供应,总是根据我们的信而顺服。我们一信而顺服,神恩典的供应跟着就来了。如果我们不肯信而顺服,神这供应就不来。神总是要我们先凭信心顺服下来,答应祂一切的要求,然后祂才用祂的恩典来供应我们。所以我们这对神要求的答应,也可说就是我们对神供应的取用。
  比方我们打发人去打电报,照世界作事的原则,总要先把报费给他,他才能去办。但在属灵的原则上,却是先听话去办,钱才随着来。如果人因没有钱而不敢去,钱就真的不来了。直到有一个人,凭着信心去办,正在要付钱时,钱就来了。圣经中许多的史实,都是这个原则的例证。当神带以色列人过约但河时,不是河水先分开了,他们才踏下去,乃是他们先凭信心踏下去,河水才分开。恩典的供应,总是凭信心得着的,也是凭信心经历的。所以每一个要学习对付良心的人,都得学习这凭信心接受神恩典供应的功课。每一次良心的感觉来了要求,我们都该领会说,这就是神要供应我了。只要我们凭信心答应这要求,神的供应就必来到。我们负责答应,神就负责供应。
  我们要感谢神,这恩典的供应,虽然需要我们这一面的相信与顺服,但就是这个相信与顺服,也是神给的,并不要我们自己去勉强挣扎。一个良心的感觉,若是正常而合于生命程度的,我们就自然信得来,也自然顺服得下。若有一个良心的感觉来了,我们却实在信不来神恩典的供应,也实在顺服不下来,那就是一个先期的感觉,证明我们生命的程度还没有到这地步。这时,我们就应当伏在宝血底下等候,直到生命长到那地步了,就自然能有足够的信心取用神的恩典,而顺服那个良心的感觉。
  总之,答应良心感觉的要求,确是需要神恩典的供应。而神这恩典的供应,又是我们凭信心来接受的。当我们凭信心答应良心感觉的要求,而有所对付时,神的恩典立刻就来供应我们,一面叫我们有能力对付,而蒙到洁净;另一面这供应给我们的生命恩典,也就组织到我们里面,使我们的生命得到了增长。
 
贰 对付良心的实行
  以上十二点,都是说到对付良心的认识方面,现在再说到对付良心的实行方面。
 
一 圣经的根据
  (一)提前一19:“常存…无亏的良心;有人丢弃良心,就在真道上如同船破坏了一般。”这里使徒说到要常存无亏的良心,就是说良心一有亏欠,就该把这亏欠对付掉,使良心一直保持无亏的情形。若有人一直让良心有亏,他在真道上,就像船破坏了一样,一切属灵的东西,都要渐渐漏光,他这个人也就要从主面前堕落下去了。
  (二)提前一5:“这爱是从清洁的心,和无亏的良心,无伪的信心,生出来的。”这里给我们看见,要有信徒生活中所必须有的爱,就得有无亏的良心,因为这爱是从无亏的良心生出来的。
  (三)徒二四16:“我因此自己勉励,对神,对人,常存无亏的良心。”
  (四)徒二三1:“…我在神面前行事为人,都是凭着良心,直到今日。”
  这里使徒两次向人作见证,都提到他无亏的良心。这是说出,他所以能那样有能力、有胆量,为主作工,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一直对付自己的良心,一直保持自己良心的无亏。
 
二 对付良心的对象
  对付良心,实在说并不是对付良心的本身,乃是对付良心的感觉。所以对付良心的对象,就是良心的感觉。除了先期的,过敏的,以及撒但控告的、攻击的感觉之外,所有正常的良心感觉,都该是我们对付良心的对象。
  弗四19说,外邦犯罪的人,是“良心…丧尽”的。“良心…丧尽”,原文的意思,乃是“抛弃了一切的感觉”。这感觉,就是重在良心的感觉。当人未得救以前,作外邦人,沉溺在罪恶中的时候,生活行事乃是不顾良心的感觉,抹杀良心的感觉,把良心的感觉丢在一边,而昧着良心作事。所以就是在外邦人中,也是越善良的人,越有良心的感觉,也越顾到良心的感觉;越邪恶的人,就越没有良心的感觉,也越不顾良心的感觉。我们得救的人,更是如此。越是属灵的人,定规他良心的感觉,就越敏、越灵。另一面,我们若是祷告少了,和主交通差了,良心的感觉,定规也就不灵敏了。
  以弗所四章这一段话,乃是使徒说到我们怎样是已经脱去了旧人,穿上了新人,行事为人该与蒙召的恩相称的时候提到的。这给我们看见,信徒正常的属灵生活,和良心的感觉,是绝对相联的。从前我们在旧人里面的生活,怎样是抛弃良心的感觉,现在既脱去了旧人,而穿上了新人,我们的生活就必须顾到良心的感觉,并照着良心的感觉,而有所对付。所以对付良心的对象,就是良心的感觉。
 
三 对付良心的根据
  对付良心的根据,也是良心的感觉。凡与生命程度相称,是从圣灵光照而来的正常良心感觉,都是我们对付良心的根据。
  前面说过,良心的感觉共有三类,就是:罪的感觉、世界的感觉、以及其他的感觉。对付罪,就是对付良心里罪的感觉。对付世界,就是对付良心里世界的感觉。而对付良心,就是重在对付良心里第三类其他的感觉。这三类的对付,照着它们的对象来看,虽然不相同,但照着它们的根据来看,却都是良心的感觉。
  为何我们说到对付罪,与对付世界的两种根据,不说是根据良心的感觉,却说是根据里面生命的感觉?因为良心的感觉,原就是里面生命的感觉。这感觉虽是出于神的生命与圣灵的,却是经过良心而给我们觉得的。所以虽然是生命的感觉,也可说就是良心的感觉。
 
四 对付良心的限度
  对付良心的限度,也和对付罪,对付世界一样,还是“生命平安”。我们对付良心,总要对付到里面不只是“平安”了,也是“生命”了。就是说,里面不只感觉安然了、妥贴了、稳当了,也感觉刚强了、明亮了、饱足了,不然,就是不够彻底。
  不过在经历中,这种“生命平安”的感觉,往往不能持续不变,反而过些时候又会感觉虚空、混沌、不安、不妥,好像那个生命和平安地感觉又失去了。这种光景有两种原因:一种是因为我们不慎跌倒失败了,以致身上又沾染了污秽,又有了神所不喜悦的事物。另一种是因着我们顺服了良心的感觉,得到了恩典的供应,生命长进了,圣灵的光照增加了,里面神的要求也提高了。这两种原因,都会使我们感觉不生命、不平安。
  这种感觉,在起初的时候,都不过使我们模糊的觉得缺乏生命的光景,也就是觉得不生命了。一有了这种缺乏生命的光景,我们就该知道,神在我们里面又有功课要我们学习,又有事物要我们对付了。我们在这时,若更多进到神面前,仰望祂面光的显明,神就要进一步给我们看见那些该对付的事物。我们一蒙到这种确定的光照,这模糊的不生命感觉,就变成一个确定的不平安感觉了。这个不平安地感觉,也就是良心的感觉。这时,我们就该照着这感觉去对付,直到我们里面又恢复到生命平安为止。这样周而复始的对付,就使我们一再洁净自己,而在生命上一直往前去了。
 
五 对付良心的准则
  我们对付良心,在积极方面需要达到生命平安地限度。在消极方面还需要顾到对付的准则。不生命、不平安地感觉,固然需要对付到生命平安,但这不是说,所有不生命、不平安地感觉都必须对付。我们还要问说,这不生命、不平安地感觉,是否合于对付的准则?合的才该去对付,不合的就不必去对付。所以对付的准则,是我们实行对付的时候,一个紧要的标准。
  我们知道当一个基督徒被主的爱摸着,要起来跟随主的时候,都是愿意彻底有对付,甚至是不顾脸面,不惜代价的。但在这时,撒但常会趁机而入,用许多假冒的感觉,要人有过分的对付,以致受他欺弄,遭到属灵的亏损。所以在这里就需要认识对付的准则,用这准则把一切不生命、不平安地感觉,仔细衡量一下,该对付的就去对付,不该对付的就不去对付。这样,就能避免许多的错误与危险。因此对付的准则,也可说是我们实行对付时的一个保障,一个防堤。
  我们曾说过,对付罪的准则是义。只要有不义,就该对付;若没有不义了,就不需要再对付了。而对付世界的准则,乃是生存的必需和不霸占。凡是超过生存所必需的,或是霸占我们的,就该对付;若没有超过生存所必需的,并且也没有霸占我们的,就不必再对付了。但对付良心的准则是什么?乃是有意义。对付良心,乃是以有意义为准则。这就是说,当我们的良心,对某件事物,有了不平安地感觉,而要我们去对付的时候,我们还要问说,这样不平安有没有意义?若照这个不平安地感觉去对付了,能造就自己么?能帮助别人么?能荣耀神么?若是有意义,就该接受,就该照着去对付;若是没有意义,就不该接受,也不该照着去对付。
  比方一位弟兄看完了书,把书随便一扔,里面即刻觉得不平安,好像良心责备他说,你怎可这样随便,应当好好去把那书摆好。他就照这不平安地感觉,去把那书摆好,里面也就平安了。这个不平安地感觉,明显是有意义的,为要叫他学习作一个不随便的人。但这位弟兄若一直对付良心,对付到一个地步,坐在椅子上就不平安,坐在地上才平安;圣经拿在手里就不平安,扛在肩上才平安,这种不平安地感觉,就是毫无意义的,他若去对付这些无意义的感觉,良心里面就会产生更多无意义的感觉,结果必要招来撒但的攻击,叫他徒受许多无谓的痛苦。
  所以我们一面要严格的照着里面生命平安地要求,来对付良心;另一面也要守住这有意义的准则,我们才能作得适度而有益,一面叫我们的生命有长进,一面不至给仇敌有可趁的机会来攻击。
 
末了的话
  我们在灵命这第二层里,连续看过对付罪、对付世界、和对付良心,三个对付的功课。在基督徒初期追求主的经历中,所有该对付的事,差不多都包括在这三种对付之内了。一个基督徒经过了对付罪,就将他在神面前所得着的称义,从他身上活出来,并彰显在人面前;经过了对付世界,就经历了在基督里的成圣,而与世界分别,完全归于神;再经过对付良心,他里面的感觉,就更加敏锐而丰富,灵的功能也就刚强而显明。到这时候,他外面一切不讨神喜悦,与神合不来的光景,就都脱落干净,里面生命的故事,也就被启发出来,他也开始从外面转到里面,学习在里面跟随主走生命的道路了。
  实在说,一个基督徒起来追求主,把自己奉献给主以后,有相当长的时间,主在他身上的工作,就是着重在这三种对付上。人越在这三方面接受主的对付,他在主面前的光景就越蒙恩,他生命的长进就越快。所以我们若要认识自己在主面前的光景,或是生命长进的情形,就不能不查问我们在这三方面受主的对付如何?许多弟兄姊妹生命长进得太慢了。他们天天说自己不行,天天求主怜悯,可是三年、五年过去了,他们生命的程度,还是停留在原初的地步。也有许多弟兄姊妹在主面前的光景,总是死沉麻痹的,看不见圣灵在他们里面有什么运行,也看不见他们在圣灵里面有什么活动。这些原因,多半是由于在对付上有问题,对于对付的功课,没有好好的学。
  我们常说要顺服。但试问,我们在主面前的顺服,有多少不是对付?除去了对付,还有什么事需要我们顺服?对付若不认真,顺服岂能认真?我们虽然不敢说顺服百分百都是对付,但可说在一百件顺服的事上,总有九十几件是对付。基督徒的顺服,大体都是在对付里面的。
  我们今天的难处,就是在对付上不顺服,在对付上有问题。不是一点没有对付过,乃是对付得不彻底,对付得不认真,不是含糊不透,就是拖延时日。这些光景,都叫我们的顺服,大大打了折扣。这样,生命的律,就被我们违反了,膏油涂抹的教训,就给我们顶撞了,神也给我们得罪了。因此,我们的良心就暗淡迟钝,我们的灵就瘪气下沉,无论听道,或是读属灵书报,或是读圣经,都得不到多少光照,工作也没有什么果效,整个属灵的光景,也都是衰败软弱的。
  不只个人如此,连整个的聚会也是这样。今天有许多的聚会,都是软弱、贫穷、下沉的。那个原因也是在于大家的对付差。若是大家在平日都严格的对付,厉害的对付,到了聚会的时候,定规要改观,定规要活起来。
  我们常常求主作工,常向主说,主不作工,我们就没办法。但问题并不是祂不作工,乃是我们不让祂作工。主的工作,就是在我们里面给我们感觉。我们让主作工,也就是照着这感觉去对付。主的工作,可说每一步都是摸着我们的难处,而要我们去对付的。主一作工,我们就需要对付。所以我们让主作工,就是在对付。我们去对付了,才真是让主作了工。我们若对每一个感觉,都认真的对付,主的工作在我们身上就作得通,我们整个人就要活起来,变作一个工作的炸力,把主的工作从我们身上爆炸出去。
  所以,我们真是仰望主带领我们,在这些对付的功课上,有好的经历。我们越不对付,我们里面的感觉就越是无所谓的,听凭我们住在黑暗里。我们越肯对付,我们里面的感觉就越逼着我们认真的对付,直到我们在主面前,把一切的感觉,都对付清楚了。但,就是到这时候,不是说我们的对付,就可以毕业了。基督徒的对付,是没有毕业的,没有完了的。我们仍需要天天活在对付里面。何时发现新的过错,或是已往未对付清楚地事物,就立刻再有对付。这样,我们就能在主里面,越过越深的一直往前去。
对付良心
« 第六篇 »
回首页
报错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