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篇 >>
  读经:来四911~1214~16
  祷告:主,加强你在我们里面膏油的涂抹,与我们同在,叫我们众人不是外面受鼓舞,乃是里面被你摸着。主,但愿我们一个个深处都被你征服,被你得着。主啊,把这一条灵里生命的路向我们显明,叫我们能进入这条路,真能认识人所没有认识的,走在人所没有走过的路中,使我们在这时代的末了,能作你活的见证人。主,我们感谢你,越靠近这时代的末了,就越眷顾你的召会,越将你的奥秘,以及这奥秘之路向我们打开,向我们说明。
  主,但愿至圣所的光照在我们身上,使我们众人都能被带到你的面光中,不只是听见,更是看见;叫我们在里头被你摸着,个个都能一次看见,就永远看见,永远不忘记。主,但愿你在我们四围划定界线,使我们的心思和我们的灵都得着释放,蒙你保守,被你完全分别为圣。靠你得胜的名。阿们。
 
  来四9、十一至十二节说,“这样,必有一安息日的安息,为神的子民存留。…所以我们务必竭力进入那安息,免得有人随着那不信从的样子跌倒了。因为神的话是活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锋利,能以刺入、甚至剖开魂与灵,骨节与骨髓,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九节开头说,神有一个安息为祂的子民存留。十一节就告诉我们,要竭力进入那安息。然而,我们要怎样进入那安息呢?那安息又是什么?十二节就给我们看见,进入安息的路,就是神的话。并且简单的说,进入安息的路,就是把我们的魂与灵分开。拦阻我们进入安息的最大麻烦、最大搅扰,就是我们的魂;因此,我们需要把我们的魂与灵分开,而这个分开乃是借着神那活而有功效的话。
 
  十四至十六节说,“所以,我们既有一位经过了诸天,尊大的大祭司,就是神的儿子耶稣,便当坚守所承认的。因我们并非有一位不能同情我们软弱的大祭司,祂乃是在各方面受过试诱,与我们一样,只是没有罪。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的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受怜悯,得恩典,作应时的帮助。”这三节给我们看见,什么是我们的安息,并且这安息是在什么地方。首先,14说到主耶稣这位尊大的大祭司,祂能同情我们的软弱,祂就是我们的安息。在祂那里有怜悯、恩典、还有应时的帮助,这些就是我们的安息。我们的安息都挂在这一位大祭司的身上,祂能怜悯我们,给我们恩典,作我们应时的帮助。我们得着了这些,享受了这些,就是享受了安息。所以,这里给我们看见,安息不是一件东西,不是一件事情,安息乃是一个人位。这安息就是这位大祭司自己,我们的主耶稣。
 
  接着,我们来看这个安息在那里。这个安息乃是在神的宝座那里。大部分的人都知道,施恩的宝座是在至圣所里。这就给我们看见,这个安息是基督自己,而安息的所在就是至圣所。今天,这个至圣所就是我们的灵。
  关于灵与魂的分别,我们需要认识这个灵不是指圣灵,乃是指我们人的灵。对此,虽然我们曾讲过很多,但我仍然深深觉得,需要再和弟兄姊妹更彻底的说到这件事。因为这事对我们经历基督,得着基督,享受基督是极其重要的。没有第二件事比这件事更关系到我们深刻的经历主。这意思是,我们对我们的灵和魂,必须有一个彻底的认识;要知道魂和灵是怎样分别的,也要知道怎样脱离魂,而进到灵里。
 
  若要认识希伯来四章所说施恩的宝座,就需要先认识旧约的圣殿或会幕的架构。当以色列人在旷野漂流的时候,他们与神相会的地方就是会幕。等到以色列人立国,所罗门王才为神建造了圣殿。所以,会幕就是圣殿的前身。此后,以色列人与神相会,并敬拜神的地方,就是圣殿。旧约的圣殿外面,先是一个外院子,通过外院子之后,才是圣殿。圣殿又分作两部分,头一部分是圣所,后面的部分是至圣所。所以,整个圣殿的范围有三部分,先有外院子,然后是圣所,再来是至圣所。
 
  在至圣所里只放着一件器物,就是约柜。约柜里放着摩西将十条诫命写在其上的两块法版。这十条诫命代表神向人有所要求,要求人敬畏神,敬拜神,不拜偶像,要孝敬父母,诚实无过,公义光明,并圣洁完全。这十条诫命的要求,没有一个人能达到,也没有一个人能照着这些要求进到神面前。所以,在这约柜上面有一个盖,就是约柜的盖,把这十条诫命盖起来了,并且在这盖上洒着赎罪祭牲的血。这血是赎罪的羔羊在外院子的祭坛上被杀之后,由大祭司从外院子的祭坛带到至圣所,洒在约柜的盖上。十条诫命代表神的公义;神的公义有要求,结果这个要求被约柜的盖盖起来了。盖上又洒了血,这个血就解决一切的罪,一切的难处。
  在约柜盖上面还有两个基路伯,代表神的荣耀。这两个基路伯在那里观看,就是神的荣耀在那里鉴察。而这个血不仅满足了这个盖底下,神那公义律法的要求,也满足了盖上面神荣耀的要求。借此,就在这个盖上头,神能向人显现,人也能在此与神接触,和神谈话,与神交通。这实在不是一件小事。我们这些污秽的罪人,能与圣别的神接触,乃是借着这个约柜上面的盖,连同洒在其上的血。这个盖,圣经里就称作遮罪盖(出二五17来九5),或称作平息处(罗三25),等于希伯来书所说施恩的宝座(四16)。在这里,神能向人施恩;人蒙了神的恩,就得到安息。
 
  在新约里,圣殿所预表的很多,不仅预表主耶稣(二19~21),也预表召会(弗二21彼前二5),和每一个信主的人(林前三16六19林后六16)。我们每一个信主的人都是神的殿,而神的殿有三部分,包括外院子、圣所、至圣所;所以,我们这个人是神的殿,也有三部分,外面有身体,里面有魂,还有灵。我们人的身体就是外院子,魂就是圣所,而灵乃是至圣所。
 
  来四12~16,给我们看见灵和魂的分开,也看见施恩的宝座所在的地方。十二节说,灵和魂要分开;十六节说,要坦然无惧来到施恩的宝座前。这个施恩的宝座乃是在至圣所里,可见我们的灵就是至圣所。我们读这里的上下文,也可以看见,坦然无惧的来到施恩的宝座前,就是努力进入安息。十一节说,务必竭力进入那安息;到了十六节就说,坦然无惧的来到施恩的宝座前。所以,这个来到施恩的宝座前,就是进入安息。你能进入至圣所,来到施恩的宝座前,就是进入安息。
 
  希伯来书给我们看见,保罗是把以色列人出埃及、经旷野、进迦南的历史,当作一个背景。当初以色列人进入迦南,就是进入了安息。他们还在埃及为奴受压制时,并没有安息;等到他们出埃及,在旷野飘流,仍然没有安息;乃是直到他们进入了迦南,他们才真正得着安息。所以,这里有三个地方,第一个地方是埃及。接着,他们过了红海,进入旷野;旷野是第二个地方。以后,他们就在旷野一直绕圈子,经过四十年,过了约但河,才进入迦南;所以迦南是第三个地方。
 
  在此我们看见,埃及就是外院子。以色列人宰逾越节的羊羔是在埃及,而逾越节的羊羔就是赎罪祭,赎罪祭牲是在外院子被杀的。以色列人是在埃及这个外院子,过了逾越节,杀了羊羔作赎罪祭。之后,他们就出了埃及,到了旷野。旷野相当于圣所,预表我们的魂。今天,这个旷野就是我们的魂。所有在魂里的基督徒,都是上上下下,不稳定的。若是天晴,他们就赞美主;若是天下雨,他们就埋怨主。这就是当时以色列人在旷野的光景,路好走时,他们就唱诗、赞美;试炼来时,他们就埋怨、责怪。这也常常是我们的光景,早晨起来的时候,我们可以大声赞美主;遇到为难时,就愁眉不展。这就是在魂里的基督徒,忽然在天,忽然在地;忽然到了高峰,忽然又下到深谷。这是波浪式的基督徒,没有安息。许多基督徒都是这样,虽然已经出了埃及,过了红海,不在为奴之地了,却还没有过约但河,还在旷野飘流。这是就着地理来说。然而,就着你这个人的各部分来说,你在哪里呢?你是凭肉体活着,还是凭灵活着?或许大部分的时间,你都是在旷野,就是在魂里飘流。
  另一面,就着圣殿来说,有外院子、圣所和至圣所。今天许多弟兄姊妹就是在外院子、圣所进进出出。在旷野就是在魂里,在魂里就是在圣所里。当初以色列人在旷野里,天天有吗哪可吃;吗哪预表基督,因此以色列人在旷野的时候,对基督也有一些经历。然而,这吃吗哪的经历都是在旷野,也就是在魂里,并没有进到迦南,没有进到灵里。比方,你今天祷读了主的话,吃了不少的吗哪,觉得很有享受,但过不多久,一件事情发生,你就与人争论起来,这指明你终究还是在飘流之地,并没有进入安息。
  旷野的经历相当于在圣所的经历,也就是在魂里的经历。在圣所里有陈设饼的桌子,在那里有饼可吃。圣经记载,有一天,大卫和跟随他的人饿了,就吃了圣所的陈设饼(撒上二一1~6太十二3~4)。圣所里的陈设饼,也预表基督作人的供应;这说明属魂的基督徒,不一定一点都不经历基督,只不过这样的经历不稳定。只有等他们进到了迦南,就是至圣所,也就是人的灵,他们才是稳定的。希伯来四章说到,我们的灵就是今日的至圣所(1216);但要从魂进到灵里,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譬如,我和一位弟兄两个人住一个房间。有一天早晨,那位弟兄起来之后,没有顾到我,就把房间搞的一团乱。我被他吵醒,心里生气,头脑里就想:这个弟兄简直没道理。我越想就越厌烦他,我魂里烦透了,非常不满意他。这就是魂里的故事。这时,我能不能很快的进到灵里呢?以你们的经历来说,你们能不能进到灵里呢?我们里面都清楚应该进到灵里,但就是进不去,就是在魂里一直打转,一直打转。这实在是不容易。所以,希伯来书才说到,要竭力进入安息(四11),前来进入至圣所(十1922),就是我们的灵里(四12)。
  又譬如,我在某件事上得罪了你,你就生我的气。你是在什么地方生气呢?你的生气绝对不是在灵里,因为一到灵里就没有气了。你也不是在你的身体里生气,而是在你的魂里气。你在魂里对人生气的时候,一面是一直想那个人的坏,一面是越想越气;这个想是在心思里,这个气是在情感里,这两个一合作,就使你沸腾起来,火冒三丈。要你能管住自己不冒火,需要很大的本事;要在这时安静下来,回到灵里,并不容易。
  这好比以色列人已经到了加低斯巴尼亚,只要再跨一步就进到迦南了,然而他们就是跨不过去(申二14九23)。他们一直绕,一直绕,直绕了四十年,才进入迦南。千万不要以为,这只不过是以色列人的历史;这并不完全是历史,这也是你我的小影和写照。恐怕有的姊妹直到今天,还对某一个姊妹生气,那就是她的“加低斯巴尼亚”还没有过去。她若在心里生气,一直留在魂里,就过不去。然而,只要她一进到迦南就好了。迦南就是她的灵,只要她一回到灵里就好了。我们常常就差这一点,而回不到灵里,所以希伯来书才说要“竭力”进入。
 
  许多基督教的书,都告诉人要圣洁,要得胜;有的甚至教人要如何属灵,如何生命成熟,如何与主交通。每一本书讲到末了,都有一条得胜之路,圣洁之路,属灵之路,或祈祷之路。这些路,我在看过之后都操练过。然而,我愿意告诉你们,真正的得胜之路,是在希伯来四章。得胜的路就是进到迦南地,就是进入至圣所,也就是回到我们的灵里。圣洁的路,属灵的路,胜过罪恶的路,胜过脾气的路,都是回到灵里。只要你能进到灵里,脾气就没有了,罪恶就过去了。难处是在于你进不到灵里。你只要进到灵里,就是圣洁,就是得胜,就是属灵。你一进到灵里,一切就都成了。
 
  圣经给我们看见,人虽然堕落了,神还是保守了人的灵。撒但进到人的身体里,成了人里面的罪,也影响人里头的魂,使人的魂变作己,但神保守了人的灵。虽然人的灵也受影响而死了,但撒但在人的灵里没有地位。从圣经来看,神的确划了一个界限,把人的灵保留下来。中国儒家说到大学之道,在明明德;这个明德就是人灵的一部分。所谓大学之道,就是要把人里面的这个明德,光而大之。儒家发现在人里头有这个明德。理学家的代表王阳明曾说,人的修德必须发自内心之明。人的修行如果不是发自内心之明,就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这个内心之明,就是圣经所说人的灵。中国的儒家发现在人里头有这个明德,就是内心之明,但他们说的并不清楚。
  圣经都是神的启示,对于我们的灵,说得非常清楚、透亮。我们的灵虽然因堕落的影响而死了,丧失了功用,但是没有被撒但夺去。撒但霸占了人的体,也占有了人的魂,但是神把人的灵圈住,叫撒但不能越雷池一步;神不允许撒但占有人的灵。这是一件奇妙的事。若有人经历过赶鬼的事,就能看见,鬼只能进到人的身体里。多年前,我和弟兄们曾经从一个人身上赶出七个鬼,鬼就是在人的身体里。我们赶的时候,有的鬼还问:“你要我从那儿出去?从大腿出去?从肩膀出去?从这个窗子出去?还是从门缝出去?”我们就说,“不要胡说八道,快出去。”鬼就出去了。它出去时,我们还命令它,报告它的名字。它就报告:“我是蛇。”有的报告:“我是狐狸。”当你赶鬼的时候,那的确是属灵的争战。那时,你真需要宝血。一到鬼面前,那个鬼就戳你的良心。有时鬼还点出来:“你今天早晨对太太发脾气,你还来赶我啊?”你马上要说,“我靠主耶稣的宝血,叫你出去。”鬼就只好老老实实的出去了。你去赶鬼的时候,就会看见宝血有权能,主的名有大能,并且鬼无论在人身上怎么闹,也不能闹到人的灵里。
  神把人的灵圈出来,到了人得救时,神就进到人的灵里,把人死了的灵点活。不仅如此,神自己还住到人的灵里,以祂自己加强这个灵。儒家所说的明德,不过是我们受造而堕落死了的灵,但是那个灵并没有完全死,还有一点余烬,或者说就是人的天良。即使是作土匪的人,也还有一点的天良;那个天良就是明德,就是内心之明。儒家教导人要明明德,但这个明德也仅仅是人受造的灵。然而,今天神的救恩,不只是把我们受造的灵点活了,三而一的神还调到我们的灵里。这宇宙间的奥秘,神人之间的奥秘就在于这个灵。所以,千万不要轻看你重生的灵,你重生的灵是太奥秘了。
  神创造人的时候,为人造了一个灵;这个灵乃是至宝,是一个奥秘,就是那个明德,人的内心之明。虽然中国儒家发现人里头有这一个明德,要发扬光大这个内心之明,但是他们没有圣经的启示。圣经给我们看见,我们里头的灵,是神为人造的一个宝贝;这个宝贝在人堕落时,被人的罪破坏而死了,没有功用了。如同眼睛失明,耳朵聋了,这个灵在人里头也失去了功用。然而感谢主,当我们信主的时候,主的宝血除掉我们的罪,主又点活我们的灵,如同使失明的眼睛复明,使失聪的耳朵听见。不仅如此,这位三而一的神,还住到我们灵里。这里我们看见,有三层的讲究:第一层是人受造的灵,第二层是人重生的灵,第三层是这三而一的神住留在人重生的灵里。这就是宇宙之秘;这也是在我们这瓦器里的宝贝。
  可惜,今天连基督教里的人,对人的灵也少有认识。在这末后的日子,主逐渐的把这个奥秘向我们打开,给我们看见,这个奥秘就在我们里头。人里头有神创造的灵,那是个宝贝。中国古圣曾说,人为万物之灵。人为什么能为万物之灵呢?因为万物里头没有灵。狗里面没有灵,猫里头没有灵;鹦鹉很好看,猴子很好玩,但它们都没有灵。人最宝贵的地方,就是在于这个灵。
  得救之人的灵有三层的故事,不仅是个受造的灵,也是个重生的灵,更是有神内住在其中的灵。今天我们这个灵太奥秘了,这一个灵就是至圣所,就是迦南地。在至圣所里有约柜,约柜就是基督;在我们灵里的就是基督。迦南地一面是指至圣所,我们的灵说的,另一面是指在我们灵里的基督。关于这点,盼望你们都能有一个深刻的印象,看见圣别就是主基督,得胜就是主基督,能力就是主基督,生命就是主基督,而今天这位主基督就在我们灵里。祂就在这个灵里,所以你要得胜,不必作别的,只要学习一个秘诀,就是竭力进入那安息,你就得胜了。你只要坦然无惧来到施恩的宝座前,就得胜了。你被得罪了,想要消气,用什么办法都没用,最好的路,就是坦然无惧的来到施恩的宝座前。试试看,你一到施恩的宝座前,气就没有了。一切的秘诀都在于回到灵里。
 
  照着人堕落的历史来看,在人的身体里有罪。罗马七章说到,罪住在人的肢体里(2023)。另外,在人堕落的魂里有己,在人的身外有世界。然而,在人的灵里有主。世界在我们外面,罪在我们身体里,己在我们魂里,而主乃是在我们灵里。千万不要以为,主只是在天上。主若只在天上,与我们何干?不错,祂是在天上,但是祂也在我们灵里。祂虽是在天上,却通到我们的灵里。这如同屋子里有电,而这个电是与发电所相通的;这一头在这栋屋子,那一头在发电所。电流乃是从发电所通到屋子里。同样的,今天这位主是在天上,但祂也在我们里面;祂像电流一样,能上上下下一直传输到我们里面。所以要记得,你怎样能胜过世界?不是你去对付世界;你一对付世界,就必定受世界对付,而倒在世界里。你定意不爱世界,却仍然走到闹市百货公司去。要胜过世界,就要回到灵里向着神。你只要坦然无惧的进到施恩的宝座前,世界就没有势力了。秘诀就是坦然无惧的进到施恩的宝座前,也就是进入安息了。你一回到灵里,世界就跑掉了。
  罪恶也是这样。你说,“我要对付罪恶,咬着牙根忍耐,不发脾气。”然而咬到末了,牙根都酸了,脾气还发得更大;所以,此路是不通的。对付罪恶,不是往外去,箭头往外是不行的。不要以为罪恶是小东西,从前有一张福音单张写着说,一位将军能打败千万大军,却打不倒一根香烟。这位将军打败了万军,却胜不过一根烟。小罪很难办,小脾气也很难办。即使你祷告说,“主啊,今天,我不再说闲话了,不再生气了。请你差遣两位天使,上面一个,下面一个,管住我的舌头。”然而你至终仍要看见,到了一个时候,你里头就是发痒,不说不行,非说不可。所以,此路是不通的。你的箭头必须转向,转回到灵里,来到施恩的宝座前,竭力进入那安息。回到灵里,就万事皆休,满了安息。
  同样的,对付己也是一样;你想要对付它,是没有办法的。这个己,你不对付它时,它还温柔一点;你越对付它,它越野蛮。你不对付它时,它还像个小兔子;你一对付,它就变作老虎了。最凶的是人的己,全世界最野蛮的就是己。己装起来是最温柔,最能骗人的。若我问姊妹们,“你们温柔不温柔?”姊妹们外面客气的说,“我不太温柔。”里面却都觉得自己最温柔了。实在说,这个己是最不温柔,最野蛮的。这个己也是斗不得、惹不得的。你只要去戳戳看,就知道你无法斗过这个己。主耶稣并没有叫我们去斗这个己;主乃是说,要舍己,否认己(太十六24可八34路九23)。最终,你我还是得回过头来,回到灵里;一回到灵里,己就完了。因为,世界在身外,罪在身体里,己在魂里,而主在我们灵里。
  所以,不要往世界跑,不要往罪恶跑,也不要往己里跑,要回头往主这里跑。主就在灵里,灵就是我们的至圣所,就是我们的迦南地。我们回到灵里,就是进入至圣所,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也就是进到迦南地。一到这里,万事皆休,所有问题全都解决。这里只有主自己,我们就享受祂作我们的安息。我们一进到迦南,飘流的生活就停止了。我们不必奋斗,也不必追求属灵,追求圣别,追求得胜,只要学习这一件事,常常回到灵里,竭力进入安息,坦然无惧来到施恩的宝座前,受怜悯,得恩典,作我们应时的帮助。在这灵里,我们能享受主,经历主,并得着安息。神为我们所预备的安息,就在这灵里。
  一九六七年三月二日上午讲于台北(大专特会)
<< 第八篇 >>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