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
  读经:创二十7出三16七1弗二20三5撒上八4~919~20太十2可六7路十1徒十三2
  祷告:主,为着你的怜悯和主宰,我们敬拜你。求你眷临我们。你的同在是我们的一切所需。主,我们将自己奉献给你。我们祷告,求你向我们说话,摸着我们的心,向我们揭示你心上的一切。主,我们需要你得胜之血的遮盖。我们将自己隐藏在你里面。在这争战的日子里,我们不是为自己的任何事争战,乃是为你的国度争战。因此,我们求你遮盖我们的缺欠和软弱。我们仰望你活的话语。
 
  我们要先来看神的行政。我们的神是一位有定旨的神,祂愿意有所成就。神的定旨要得成就,祂就需要有行政,有管理。尽管旧约和新约之间表面上有不同,但关于神行政的神圣观念,圣经从始至终是一贯的。基督徒一般会说,神在旧约里的行政先是祭司,再是君王,末了是申言者。然而神在旧约里的行政,就像在新约里一样,牵涉到使徒、申言者和长老。就人这一面而言,这三班人是神行政的主要构成分子。
  “使徒”这辞的原文是指带着使命受差遣的人,并且含示差遣者有权柄。因此,圣经中的使徒是受神这位有权柄者差遣的人。虽然在旧约没有出现过“使徒”这辞,但是有这样的人;摩西就是受神差遣去对付法老。出七1上半说,“耶和华对摩西说,你看,我使你在法老面前作神。”这显示摩西受差遣,是在法老面前作权柄。
  在创二十7,神对亚比米勒说到亚伯拉罕的妻子:“你把这人的妻子归还他;因为他是申言者,他要为你祷告,使你存活。”这是圣经首次使用“申言者”一辞。因此,根据圣经,第一个申言者是亚伯拉罕。人多半以为申言者是预告或预言将来的事。然而,这并非圣经中“申言者”这辞的主要含意。在出埃及三至四章,神呼召摩西,差他去对付法老并带以色列人出埃及。然而,摩西有些退缩,说自己不是能言的人;这迫使神用亚伦来为摩西说话(出四1016)。在七1下半,耶和华对摩西说,“你的哥哥亚伦要作你的申言者。”亚伦是摩西的发言人;因此,圣经中“申言者”这辞的主要含意不是说预言的人,乃是发言人。申言者是神的发言人,为神说话的人。然而,亚伦作申言者,不是为神说话,乃是为摩西说话。
  我们可以由摩西和亚伦看出使徒与申言者之间的差别。根据来三1~2,摩西预表基督这位受神差遣的使徒。因此,摩西是头一位使徒,是受神差遣者。亚伦作使徒的发言人,乃是申言者。事实上,摩西和亚伦应当视为一。亚伦没有离开摩西,他其实是摩西的一部分,因为摩西和亚伦总是一起去见法老,并向以色列人说话。使徒与申言者的一,延续到新约里。弗二20说,召会“被建造在使徒和申言者的根基上”。三5说,神新约的经纶“如今在灵里启示祂的圣使徒和申言者”。因此,在旧约和新约这两约里,神圣的观念都是,使徒与申言者是一。然而,使徒和申言者代表两种不同的功用。使徒主要是代表神的权柄或行政,申言者主要是代表神的说话。使徒也说话,但“使徒”这辞主要是指行政的一面,而“申言者”是指说话的一面。
  “长老”这辞字面的意思是“较年长的人”。在家里,父亲多半是最年长的人;因此,父亲是一家的长老。根据圣经,神的子民是由许多家所组成的群体,在这许多家当中,有一些较为年长的人,称为长老,他们是领头的。在出三16,神对摩西说,“你去招聚以色列的长老,对他们说,耶和华你们祖宗的神,就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向我显现。”因此,神子民中有长老,这个观念并非新约所独有。在这事上,新约其实是接续旧约。甚至在摩西蒙召、受差遣成为首位使徒之前,长老就已经存在。从出埃及记起,我们看见神对待祂的子民是借着长老。在预备过逾越节的事上,神是借摩西先去找以色列人的长老(出十二21)。因此,长老极为关键,因为他们是神子民中领头的,并且代表神的子民。直接参与神行政的只有三类人—使徒、申言者和长老。
 
  关于属人的王权,我们需要改观念。撒上八4~9说,“以色列的长老都聚集,来到拉玛见撒母耳, 对他说,看哪,你已经年老,你儿子不行你的道路。现在求你为我们立一位王治理我们,像列国一样。他们说,求你给我们一位王治理我们;撒母耳不喜悦这事,就祷告耶和华。耶和华对撒母耳说,百姓向你说的一切话,你只管听从;因为他们不是厌弃你,乃是厌弃我,不要我作他们的王。自从我把他们从埃及领上来的日子到如今,他们常常离弃我,事奉别神;他们素来所行的这一切,现在也照样向你行。故此你要听从他们的话,只是当郑重地警戒他们,告诉他们将来管辖他们的王会怎样行。”
  十九至二十节说,“但百姓不肯听撒母耳的话,说,不然,总要有一位王治理我们,使我们像列国一样,有王治理我们,率领我们出征,为我们争战。”在神的子民中间,要有一位王“治理我们,率领我们出征,为我们争战”的想法,已经存在了许多世纪。
  神不要祂子民中间有属人的王,因为王一旦进来,神的元首权柄就会被篡夺。神只要使徒、申言者和长老,在祂的子民中间作受差遣者、发言人和领头人,因为这些人不会篡夺祂的元首权柄。然而,神的子民依其堕落的性情,渴望像列国一样立王。甚至今天我们也喜欢有王,因为有王很方便。我们若有王,就不需要作任何事,因为王会为我们作一切。就一面说,没有人喜欢有王,因为我们不喜欢被人管理;然而就另一面说,我们都喜欢有王为我们作事。最近,一位国外来的领头弟兄问我,他应该留在美国参加训练,还是回本地去照料即将举办的特会。他这样问我,就是立我作他的王。他要我作决定,他就不必操心,可以安息。我拒绝当这种王。我为这位弟兄祷告并告诉他:“你必须到主面前去祷告,直到你清楚该如何行。”
  乃是人的懒惰或怠惰,使人情愿立王。以色列人的长老不愿费心负起自己治理和争战的责任。他们看到列国有王为他们作一切事。在前几次风波中,众地方召会里有许多圣徒受骗,主要就是因为他们懒惰。许多人没有操练他们的灵,就是神所赐的恩赐,宁愿休息,倚靠别人。这样的闲懒,就让有野心的人有机会作王,保证会作一切事,作一切决策。我们可能会接受这样的人,因为我们宁愿休息,把责任留给别人。这是立属人的王的原则。
  当长老请我去他们当地或差遣人去帮助他们时,我常婉拒他们的请求。这种长老就像母亲要别人去他们家帮他们下厨。每个母亲都该为自己的家人下厨。就算她准备的食物不是很可口,家人仍可以吃;并且她会从自己的错误中学习,使厨艺进步。我们必须丢掉需要人来帮助我们的观念。倘若一处地方召会的领头者老是请求别人的帮助,那处地方召会必定不会强。众召会不需要王;有长老就够了。神没有意思在祂子民中间立属人的王。
 
  在神的行政里,长老这一类人是基本的。我们可以在圣经里看见这种观念。在摩西被兴起成为首位使徒之前,以色列人的长老已经存在。我们不该完全依赖使徒和申言者。使徒受神差遣去完成某些事,申言者为神说话。然而,在神子民中间直接治理的人是长老。因此,长老是神在祂子民中间行政的基本因素。
  以色列的长老变得又懒又闲,宁愿照着列国的风俗,享受有王的方便(撒上八19~20)。今天基督教各公会也仿效这个原则。公会的会友为了方便,捐钱雇一位牧师作王,为他们作一切事。这得罪神的元首权柄。众地方召会的长老们也许能干又刚强,但他们必须谨慎,不可变成王。长老职分并不得罪神的元首权柄,但若有人变成王,这就得罪神的元首权柄。属人的王这种想法全然得罪神。在撒上八章,长老要求立王使神非常不悦;祂告诉撒母耳说,“他们不是厌弃你,乃是厌弃我,不要我作他们的王。”(7)这指明使徒、申言者、和长老虽是神行政的一部分,但君王职分却该保留给神自己。使徒、申言者、和长老不会干犯、得罪、或篡夺神的君王职分。然而,当神的子民带进一位王时,这就直接得罪了神的君王职分。使徒、申言者、和长老必须谨慎,将君王职分留给神。
  要将君王职分和元首权柄单单保留给神,这是圣经中一贯的原则。这就是主对门徒说,“你们不要受拉比的称呼,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夫子,你们都是弟兄”(太二三8)的原因。唯有基督是我们的夫子、主人、领导和君王。彼得劝勉长老说,“务要牧养你们中间神的群羊,按着神监督他们,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也不是作主辖管所委托你们的产业,乃是作群羊的榜样。”(彼前五2~3)长老应该牧养并监督群羊,但不该作主。作主就干犯了神的作王。我们必须看见,在神行政管理的经纶里,祂要将君王职分单单保留给自己。
  我们若宁愿闲懒,为要贪图方便,就找别人为我们作一切事,这会开门让王进来,正如扫罗进来在以色列人中间作王。长老们尤其不该懒散,或走方便的路。他们需要殷勤,愿意背负担子。我们要得着神的祝福,就不该开门让王进来,也不该想要作王。圣经清楚启示,神在祂的行政里不要有属人的王,因为祂不要任何人篡夺祂的元首权柄和君王职分而顶替祂。元首权柄和君王职分必须单单保留给神自己。神差遣祂的使徒,并在祂的子民中间立了申言者和长老,但祂没有意思要立王。
 
  根据圣经,使徒、申言者、和长老总该是复数的。主呼召祂的门徒之后,选立了十二使徒(太十2)。每当主差遣祂的门徒出去时,总是两个两个的差遣(可六7路十1)。主从未差遣单一的使徒。在徒十三2,保罗和巴拿巴一起被打发出去作使徒;使徒职分里总是有复数的情形。申言者和长老也是一样。一处地方召会里总该有几位长老。使徒职分、申言者职分、和长老职分中有复数的情形,这是非常关键的,因为这有助于避免任何人在众召会中作王。
  在早期的使徒们中间,没有永久的领头职分。在二14是彼得领头,但在十五13是雅各起来领头。这个记载显示彼得并非永久、唯一、职位性、或组织上的领头人。反之,他只是暂时的领头人;随后雅各成为另一位暂时的领头人。倘若有一位使徒、申言者、或长老在其他人之上,那一位就是王;这对基督的作头和作王乃是侮辱。
  主已给我们看见,神不要祂的行政中有属人的王。旧约曾经有王,但那违反神的心意,因此在新约时代,神的子民中间没有王。乃是旧约以色列人中间的堕落,才使王进来。以色列人想要有王,是照着列国的风俗;这在神眼中是可憎的。我们必须有深刻的印象:我们不该有王。我们欢迎使徒、申言者和长老,但我们只有一位王,就是我们的神、救主和主。
  我们必须看见这个原则,反对任何人在众地方召会中间作王。今天,在神行政中的基本因素是长老。使徒和申言者作许多事,但神行政的基本构成是长老。乃是长老在直接治理。因着神渴望将元首权柄和君王职分绝对、单单的保留给祂自己,所以祂需要各地有一班长老有分于祂的行政,却不得罪祂的作头。
  旧约的第一位使徒是摩西。摩西之后有许多人起来为神说话。他们是申言者,神的发言人。至终,主耶稣来作使徒和申言者(来三1申十八1518)。基督是受差遣的使徒,带着神的权柄,也是申言者,为神说话。基督起头选立并差遣祂自己的十二使徒。五旬节之后,祂差遣更多人,保罗也包括在内。这些使徒当中,有些也是申言者。这些早期的使徒在他们所建立的众地方召会中选立长老(徒十四23)。自此以后,神在祂子民中间的行政主要就在长老身上。
 
  今天在众召会里,神的子民中间不该有王。各地召会的长老们必须殷勤,为着一切事直接寻求主。他们应该为着各样需要祷告、交通、并等候主,好直接从祂得着指示、引导和带领。
  一面来说,长老绝不该以为,因为自己很能干,所以不需要从其他召会或从外地的任何人得帮助。这种骄傲是错误的。另一面来说,他们也不该没有辨识的向所有人敞开,一有需要就要求其他召会和主仆人的帮助,为要免于背负任何担子。这也是错误的。我们需要谦卑,向人敞开,但我们也必须殷勤,不是一直倚靠别人的帮助。所以每当有需要时,我们应该先祷告,直接寻求主。我们祷告之后,主可能打发某人来,给我们特别的帮助,或者打开交通的门,使我们从其他召会得着帮助;但一般而言,我们必须照料自己本地的事务。
  不论人有多软弱,一旦结婚成家,总有办法照料自己的家。同样的,众长老都必须学习照料自己当地的召会。他们不该一直期待别人的帮助,却必须殷勤、忠信,并在祷告中直接向主敞开。没有什么比我们直接与主接触更好。长老们若是祷告、寻求主,并且等候祂,帮助通常会直接从主而来。
  因为我们懒散、懒惰,习惯依赖别人,就给王开了门,让他不只进到一些召会中间,也进到一处处地方召会里;因此我们需要改变态度。一个地方的长老们不该让某一位长老变成王。每位长老都必须运用分辨力,一面祷告寻求主的引导,同时也尊重主在其他长老里面的引导。长老们必须殷勤、主动,并且向主忠信,不贪图方便,指望别人来为他们作一切事。管辖是错误的,懒惰也是错误的。倘若众长老都在带领上练达,就不会让任何人有机会成为王。立王与神的行政对立。今天在神的子民中间,神愿意长老是复数的。这使神的经纶得以完成,却又不得罪神的作头。
<< 第一章 >>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