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一百零四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来看雅各在他带着祝福的预言里,所提十二个儿子的最后一组,这一组是由约瑟和便雅悯组成的(创四九22~27)。雅各众子的十二支派,在旧约里总是组合在一起。在民数记二章,我们看见十二支派围绕帐幕的安排:犹大、以萨迦和西布伦在东边;流便、西缅和迦得在南边;以法莲、玛拿西和便雅悯在西边;但、亚设和拿弗他利在北边。
  在雅各十二个儿子中,只有三个预表基督,就是犹大、约瑟和便雅悯。犹大预表基督是得胜的狮子,约瑟预表基督是父的爱子,将一切的丰富带来喂养世界。便雅悯预表升天、高举的基督。当便雅悯出生时,他母亲给他起名叫便俄尼,意思是“忧患之子”,他父亲却将他改名为便雅悯,意思是“右手之子”。因此犹大、约瑟和便雅悯把基督完满的预表出来。流便虽是头生的,却因玷污失去了长子的名分。因此在神的行政里,犹大领先。但若没有约瑟和便雅悯,雅各十二支派的历史和意义就没有完成。约瑟和便雅悯恰当、完满的完成了雅各十二个儿子的历史。
  雅各的十二个儿子,是包括我们众人在内的神子民完整的预表。我们看过,神子民的历史开始于罪人,因为我们都是罪人,像流便、西缅和利未一样。流便满了情欲,西缅和利未满了怒气。因此,神子民的历史开始于满了情欲和怒气的罪人。然后来了犹大所预表的基督。后来拿弗他利出现,他是被释放的母鹿,出嘉美的言语。如果神子民的历史结束于拿弗他利,虽然很好,但不够恰切。要有恰切的完成,需要约瑟和便雅悯。
  神子民的历史开始于罪人,最后这些罪人变化成为有祭司职任的利未,甚至变化成为有君王职分的犹大。然后拿弗他利,就是复活的基督,带来了嘉美的言语。这意思是说,我们从前是流便和西缅,但我们需要变化成为利未、犹大和拿弗他利。不仅如此,我们还必须往前,成为约瑟和便雅悯。
  在我们来看约瑟和便雅悯重要的方面之前,我要指出,约瑟和便雅悯这两个由同一位母亲拉结所生的两个儿子,乃是一个人的两面。当雅各看见拉结,就爱上了她,他的心专注于她。但他先娶的不是拉结,乃是利亚,利亚给他生了六个儿子。虽然拉结和利亚的使女也给他生了儿子,但拉结本人没有生育,直到雅各有了十个儿子,那时拉结才生约瑟。约瑟的名字指明要增添另一个人,这表征约瑟自己不完全,需要有另一部分。所以便雅悯是约瑟的完全。因此约瑟和便雅悯是一个。你若读旧约,就看见旧约把约瑟和便雅悯放在一起作一个单位。至终约瑟借着他两个儿子,以法莲和玛拿西,得了长子名分,承受了双分土地。这样,约瑟成了两个支派,就是以法莲支派和玛拿西支派。不仅如此,玛拿西支派还得了双分土地:半个支派得了约但河东的地,另外半个支派得了约但河西的地。约瑟和便雅悯是一个。约瑟是第十一个儿子,便雅悯是第十二个儿子,这个事实指明,他们在排行上彼此很亲近。因此,在十二个儿子中,他们是最后的一对。后来他们成了以法莲、玛拿西和便雅悯三个支派,安营在神居所的后面。犹大是在帐幕之前领头的支派,但约瑟是在帐幕之后。
  现在我们来看这一组重要的方面。约瑟是非常忠信的,也是绝对得胜的。按照旧约的记载,约瑟是第一个完全的人。在他之前,连挪亚在内,没有一个是完全的。但在约瑟身上,我们找不到过错;他在行为上是绝对完全的。约瑟所以完全,因为他是全然得胜的。此外,旧约把约瑟比作满有力量的公牛(申三三17)。他不是凶猛的狮子,或险恶的狼,乃是满有力量的牛。约瑟既是牛,就有两角:以法莲和玛拿西。约瑟用这两角把万民赶到地极。这指明约瑟在得胜中是刚强的。
  约瑟也信靠神并相信神。因为约瑟完全又得胜,又因为他信靠神,神就祝福他。在圣经中,没有一个人比约瑟所得的福更大。我们将看见,他得着时间和空间里十项祝福,得着从已过的永远到将来的永远,从天到地的每样东西。约瑟得着了一切。整个宇宙成了他所得的福。
  便雅悯被描述为撕掠的狼(创四九27)。再者,神的居所与便雅悯同在(申三三12)。因此,雅各带着祝福的预言,结束于宇宙之福的丰满和神的居所。创世记四十九章的末尾,需要启示录二十一、二十二章为其完整的发展。
 
 
  创四九22说,“约瑟是多结果子之树的儿子,是泉旁多结果子之树的儿子,他的枝条探出墙外。”(另译)首先,约瑟是多结果子之树的儿子。这个儿子当然是树的主枝。若约瑟是主枝,是儿子,就多结果子的树必定是雅各。按照圣经的记载,在雅各之前,没有一个人有十二个儿子(十二是永远完全的数字)。雅各有十二个儿子,意思是他的果子繁多。雅各是以撒的儿子,以撒是亚伯拉罕的儿子,亚伯拉罕是蒙召族类的父。在圣经里,神称为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出三6太二二32)。这也是三一神的名称。亚伯拉罕的神是指父神,以撒的神是指子神,雅各的神是指灵神。我们曾指出,我们不该把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看作三个人,应当看作一个人的三方面。同样,三一神的三乃是三而一。雅各表征三一神的第三者,灵的来临。父在子里面,子成了灵。因此,灵是我们神的流出。
  我们若摸着圣经的灵,就会看见雅各这个多结果子的人,表征生产的神。神是多结果子的树。这由约翰十五章得以证明,那里基督说,祂是葡萄树。基督作神的具体化身,乃是生产的树。基督实在是多结果子的。在创世记四十九章这里,我们看见这棵树的儿子。神的儿子是从神发出的枝条。因这缘故,在旧约中基督称为枝子(耶二三5亚六12)。圣经深奥又奇妙,远超过我们所能理解的。一面圣经说基督是树,另一面说祂是枝子。那么祂是树还是枝子?祂两者都是。祂是树,作神的具体化身;祂是枝子,作神发出的枝条。预表基督的约瑟,也是多结果子之树的儿子,是神发出的枝条。约瑟就是神的发枝。我们都知道,树的枝子是树的一部分。因此,雅各的儿子约瑟,是多结果子之父雅各的一部分。按预表说,约瑟是神的儿子基督,祂是多结果子之神发出的枝条。
  四九22说,约瑟是泉旁多结果子之树的儿子。泉是神,树是神,一切都是神。预表多结果子之树的雅各,凭着神这泉源而活。树需要水,树如果有水,就能多结果子。雅各知道,他所有的果子都是来自神这泉源。这里告诉我们,雅各的儿子约瑟,将这出于泉源之树的一切丰富分枝出来。
 
  这多结果子之树的儿子,就是主枝,他的枝条探出墙外。创世记四十九章满了寓意的话。在二十二节有花园、墙,墙内有树。这树的主枝有许多枝条,这些枝条探出墙外。按寓意说,这意思是雅各的活动已经越过墙外。他没有被限制在美地,乃是探出墙外到了埃及。他从美地的界限扩展到另一个范围。今天,基督就是那在我们里面的约瑟,扩展到限制的墙外。墙不能限制约瑟的扩展,墙不能限制这主枝向外伸展。我们有这位约瑟在我们里面。这意思是我们有基督在我们里面作今日的约瑟。我们的约瑟有许多探出墙外的枝条。这些枝子越过一切的限制,就如家庭、学校或反对者的限制。不管墙多高,约瑟的枝子都要探出去;不管反对的墙多高,在我们里面的基督要借着许多枝条探出墙外。
 
  创四九23说,“弓箭手将他苦害,向他射箭,埋伏等候他。”(另译)这是指约瑟的受苦。他哥哥们像攻击他、向他射箭的弓箭手。当他们牧放父亲的羊群时,父亲差遣约瑟去看他们,而他们真的埋伏等着他。当约瑟到了,他们就抓住他。
 
  但约瑟的哥哥们没有胜过他。四九24说,“他的弓仍旧坚硬,他的手臂因雅各之大能者的手健壮敏捷(这是因那牧者,以色列的磐石)。”(另译)约瑟的哥哥们没有得胜,因为约瑟的弓仍旧坚硬,他的手臂因雅各的大能者健壮敏捷。这位雅各的大能者是雅各的牧者,也是他的磐石。雅各有一位照顾他的牧者,有一个可以站在其上的磐石。这牧者和磐石都是雅各的大能者。约瑟凭他父亲的大能者而健壮。
 
  约瑟父亲的神帮助约瑟,那全丰全足者祝福他。四九25说,“就是你父亲的神,必帮助你;那全足者,必祝福你。”(另译)我们将创四九25~26所提的祝福,和申三三13~16的祝福合起来,就看见约瑟所得的祝福有十方面。第一是得天上的宝物之福(申三三13)。当然有些天上的宝物应该包括雨和雪。第二是得甘露之福。第三是得地里深处所藏之福,这是指地下的泉源和水。第四是得太阳所产生的美果之福(申三三14)。接着,第五是得月亮所养成的宝物之福。我们需要预表基督的太阳,和预表召会的月亮。有的果子是由基督产生的,有的宝物是由召会养成的。这些都在赐给约瑟的福里。第六是得上古之山的至宝之福,第七是得永世之岭的宝物之福(申三三15)。在这一切的福里,包括一切的时间和空间。从上古到永远,包括一切的时间;从天到地,以及地的深处,包括一切的空间。这指明宇宙中一切的美物都成了约瑟的福。第八项福包括地和其中所充满的宝物(申三三16)。这必定包括金银等矿物。第九项福见于四九25:“胸和腹的福。”(另译)腹的福是为生产,胸的福是为乳养。这些是指生命的生产。这是唯一的生命之福。第十项福是“住荆棘中者的美意”(申三三16,直译)。以后我们要看见,住在荆棘中的那一位(出三4)要住在殿里,住在召会里,然后要住在新耶路撒冷里。一切的荆棘要变化成为宝石。先前神是住在荆棘中间,但至终祂要住在新耶路撒冷的宝石中间。这是神的心愿,神的美意。这一切都包括在约瑟所得宇宙的福中。
  最大的福是那住荆棘中者的同住。神住在我们中间是最大的福。假设你的父亲给你很多东西,然后离开你走了,这不是很好。父神给了我们许多东西,但至终祂赐给我们终极的福,乃是祂的同住。当我们从圣经的创世记读到启示录,我们看见神给了我们许多美物。但神最终所给我们的乃是祂的同住。
  这一切的福都是基督的基业。来一2说,神已经立基督作承受万有者。一切在时间和空间里的美物,都是基督的基业。这是神给基督的福;我们是基督的伙伴,有分于祂的基业。在这里约瑟代表基督;父一切的福都给了祂。在新约里告诉我们,万有都给了子。这些就是在空间、时间和生命里的福。这一切就是基督的基业,而我们是祂的伙伴,与祂一同承受这一切的福。这不仅是得救或国度的问题。一切从上古到永远,在时间里的事物;每一件从天上到地底下,在空间里的事物,以及生命一切生产和乳养的方面,都是给了基督的福。
  这位基督是那与弟兄迥别的(创四九26)。在希伯来文中,迥别和拿细耳人同字。按照民数记六章所记,有些以色列的男子,要从其他的人中分别出来,绝对为神而活。约瑟就是这样的人。他是圣经中第一个拿细耳人,从他弟兄们中间分别出来。基督成了真拿细耳人,从所有人中分别出来。因此,约瑟预表基督是拿细耳人,从一般人中分别出来,完全为神活着。这分别出来的一位,已经领受全宇宙的福。宇宙的福临到这位拿细耳人的头顶上。
 
  申三三17说,“他的威严像他公牛中头生的,他的角像野牛的角,用以抵触万邦,直到地极;这角,是以法莲的万万,玛拿西的千千。”(另译)约瑟像公牛中头生的那样强壮。这公牛有两角,一是以法莲,一是玛拿西。公牛用这两角抵触万民,直到地极。这也是基督的一幅图画。基督是有两角的强壮公牛,照着祂的心愿将万民赶在一起。这要发生在主回来的时候。今天万民是分散且扩展的,但日子将到,基督这强壮的公牛,要把万民赶在一起。祂会说,“俄国人和别的邦国,不要扩展你们自已了。我要抵触你们,直到地极。”要记得,创世记四十九章是对神子民全部历史的预言性记录,开始于罪人,结束于承受万有、接管全地的基督。基督不仅多结果子、得胜、蒙最高的福;祂也满有力量,要照着祂的定旨推动地上的万民。
  许多世纪以来,住在寒冷地区的俄国人,一直想要扩展到南方,到地中海。当他们想要抵达波斯湾,英国人把他们打退了。然后他们造了西伯利亚铁路到远东,以谋出海。此后他们造了满洲铁路通到太平洋,但英国人又帮助日本人把他们打败了。今天俄国人想要渗透地中海和红海。因这缘故,埃及非常重要。俄国人的阴谋是要接管美地,囊括耶路撒冷。但最后基督这强壮的公牛,要带着两角来把俄国人赶回北方。祂会说,“俄国人,你的定命是要住在寒冷地区,不要想下到地中海,这地区是永远为我子民保留的。”这强壮的公牛要抵触俄国人和其他的人,直到地极。你若认为我在乱说,请你等着看,迟早这事要发生。今天国际关系的关键中心是中东,许多国家都要伸展到这地区。但是约瑟这强壮的公牛,要同着以法莲的万万和玛拿西的千千而来,把那些人赶回地极去。祂会说,“离开地中海,这地区是为我子民的。你们不可到这里来!”
 
 
  现在我们来看关于便雅悯的两个主要点。创四九27说,“便雅悯是个撕掠的狼,早晨要吃他所抓的,晚上要分他所夺的。”在希伯来文中,撕掠的意思是撕成粉碎。多年来这一节的狼字使我感到困扰。虽然狮子或老虎似乎是积极的,狼却不是积极的。但基督不仅是得胜的狮子,也是撕掠的狼。便雅悯这撕掠的狼,也是基督的预表。因此这里所指的狼是积极的,不是消极的。他早晨要吃他所抓的,晚上要分他所夺的,就是准备掠物为次晨的食物。这意思是说,基督不仅是得胜者,也是撕掠者,是吞吃祂仇敌的一位。
 
  申三三12提到便雅悯,说,“耶和华所亲爱的,必同耶和华安然居住,耶和华终日遮蔽他,也住在他两肩之中。”“同耶和华”指明便雅悯要作耶和华的邻舍,他要住在耶和华隔壁。因着他要住在耶和华隔壁,他必安然居住。任何人住在耶和华旁边,必定安然居住,这一节也说,耶和华要终日遮蔽、荫蔽便雅悯,甚至住在他两肩之中。这里我们需要指出,耶路撒冷不在犹大境内,乃在便雅悯境内(士一21)。你若查看地图,会看见便雅悯的境界有两肩朝向南方,在便雅悯这两肩之中有耶路撒冷,圣殿,就是耶和华的居所,就在那里。
  耶和华的居所乃是遮蔽,终日荫蔽便雅悯,正如在永世里主要用祂的帐幕复蔽祂的子民一样(启七15)。今天召会作主的居所,也是遮蔽,荫蔽了召会的人。
  在雅各十二个儿子中,第一个是罪人,最后一个成了神的居所。在创世记三章,我们都是罪人,但在圣经末了,在启示录二十一、二十二章,我们都成了便雅悯,神的居所。所以我说,没有约瑟和便雅悯,神子民的历史就没有恰当的完成。但在约瑟身上,我们看见基督领受了宇宙包罗万有的福;在便雅悯身上,我们看见神住在祂所拣选的子民中间。这就是新耶路撒冷和新天新地。新天新地乃是一切的福都归给基督的范围。在这新范围中,每样东西都是给基督之福的一部分;在这范围内,有一个地方,就是新耶路撒冷,乃是神永远的居所。这一切都由约瑟和便雅悯的生活描绘出来。
  今天我们是在召会生活中,至终我们要在新耶路撒冷里。你知道谁要在那里?约瑟和便雅悯。在今天正当地召会生活中,没有流便或西缅。至终,在召会生活中,只有约瑟和便雅悯,就是耶和华的福和神的居所。时候将到,在召会中只有约瑟和便雅悯。召会要在神宇宙的福之下,并要成为祂的居所。整本圣经是神子民历史的记载,其完成就是宇宙的福和神永远的居所。新天新地和新耶路撒冷描绘出基督所承受的宇宙之福和神的居所。我们要从流便到便雅悯,从罪人到神的居所,走尽全程。约瑟是神完满之福的表号,便雅悯是神永远居所的表号。在今天的召会中,我们有那在新天新地同新耶路撒冷中要来之事的小影;因为我们预尝了那完满的福,并且我们是神的居所。就某种意义说,我们都是约瑟和便雅悯。我们是蒙福的子民,并且我们是神的居所。这就是约瑟和便雅悯。
<< 第一百零四篇 >>
报错建议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