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一百零五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我很早就熟悉雅各十二个儿子的历史,但没有体会到他们的历史是何等的甜美和奇妙。我越花时间在创世记四十九章,就越欣赏这十二个儿子。探究他们的历史是非常值得的。头四个儿子——流便、西缅、利未和犹大——都是有罪的。但最后两个儿子——约瑟和便雅悯,却没有过错或缺点。他们是完全的。在头四个和末两个儿子之间,有其他六个儿子。我们在但身上看见背道,在迦得身上看见恢复,在亚设身上看见丰裕,在拿弗他利身上看见复活。你若照着创世记四十九章把这十二个儿子的记载摆在一起,就会得着一幅你自己的图画。当我看雅各这十二个儿子时,一面我对他们很惊奇,一面我感谢神,因为我在他们身上看见了自己的图画。我也看见了我所经历的那位基督,以及在基督里的救恩和变化。已往我们都是流便、西缅、利未和犹大,但今天我们是约瑟和便雅悯。
  在有罪的人中,利未和犹大这两位转变为相当积极的人。利未转变为有祭司职分的,犹大转变为有君王职分的。因此,在雅各十二个儿子中,至终有了祭司的职分,君王的职分,以及最后终极的完成。在以下的信息里,我们要看见终极的完成有两件事:福与居所。我们要完全被带进神宇宙的福里,然后要成为祂的居所。罪人成了神的祭司和君王,最后在神宇宙的福之下,并成为祂永远的居所。我们若看见这段记载的意义,我们会大声呼喊,并赞美主。我们会说,“从前我是流便,但今天我是利未、犹大、约瑟和便雅悯!”我们要成为神祝福之下的君王,我们要成为神的居所,直到永远。
  你有没有体会到圣经竟是这么奇妙?你有没有看见在创世记四十九章这一章里,竟有整本圣经的精华,以及雅各十二个儿子的历史、以色列国的历史、召会的历史和我们自已属灵历史的摘要?每样东西都在这里。这一章虽然富有诗意,非常深奥,却相当简要。这一章是包罗万有的,包括全本圣经,涵盖十二支派的历史,指明召会的历史,并且描绘我们个人的历史。何等的奇妙!无疑的,这一章概述了神在祂选民身上的对付。神对付祂的子民开始于罪人,经过变化,至终达到终极的完成,就是福与神的居所。
  在雅各十二个儿子中,有各种不同典型的人。我真感谢神,给雅各十二个儿子。雅各若只有一个儿子,那怎么办?在神眼中,亚伯拉罕和以撒都只有一个儿子。因为神只算以撒和雅各,不算以实玛利或以扫。但是神的经纶需要十二个支派。为此,雅各必须有十二个儿子。即使有十个支派还是不够。有一天,在所罗门死后,以色列国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有十个支派,另一部分有两个支派。但即使这十个支派还是不够;必须有十二个支派。我们需要记住雅各十二个儿子的名字:流便、西缅、利未、犹大、西布伦、以萨迦、但、迦得、亚设、拿弗他利、约瑟和便雅悯。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看约瑟和便雅悯一部分的属灵意义,包括三件事:多结果子,得胜和信靠。在下篇信息中,我们要看福和居所。
 
 
  创四九22说,“约瑟是多结果子之树的儿子,是泉旁多结果子之树的儿子,他的枝条探出墙外。”(另译)约瑟是多结果子的。他专注于结果子,没有时间作别的事。他没有时间和他的弟兄们争辩,或者和别人争战。人所以被消极的事占有,乃是因为没有被积极的事占有。许多圣徒聚在一起,而不完全忙于正事,是没有益处的。在这种情形下,他们不会专注于积极的事,反会自然的被消极的事霸占。这就像马太十二章里的那个人,他里面空着,就被七个鬼所附(太十二43~45)。那人像一栋干净且空着的公寓。很多圣徒是干净的,但他们是空着的,无所事事,因此消极的事就进来了。圣徒需要被积极的事占有,然后他们才没有容量、时间、精力,去作闲谈一类的事。闲谈就证明我们的精力过剩。但约瑟不是无所事事的人。在以后的信息里我们会看见,他从幼年时就忙于积极的事。他专注于他父亲的意思,他父亲的心思,他父亲的兴趣,以及他父亲的使命。因此,“地鼠”和“狗”没有机会进来。一个房间若挤了二十个人,没有一只地鼠敢进来。这个房间若是空着,地鼠和狗就想要进来。使圣徒避开消极事物的最好方法,就是用积极的事充满他们。我再说,约瑟从年幼起,就完全专注于积极的事,主要的是忙于结果子。
  当约瑟的父亲和十一个弟兄以及他们家人下到埃及,他们成了约瑟结果子伸展的管道。那时候约瑟在埃及不是仅仅个人在伸展,他是和七十个人共同伸展神的行政。约瑟是多结果子的。全世界都在约瑟的伸展之下。约瑟是一幅图画,一个预表,意思就是这预表必须借着召会来应验。召会的人必须是结果子最多的人。徒二章启示,彼得和十一个使徒是何等多结果子的人。历代以来,凡爱主并被主占有的人,也是多结果子的人。
  四九22说,约瑟是多结果子之树的儿子。“儿子”这辞,在这里指明大干或枝子。这就是说,约瑟是多结果子之树的枝子。在全宇宙中只有一棵多结果子的树,那就是基督。基督是神的枝子,乃是一棵多结果子的树。亚六12说,“看哪,那名称为枝子的。”(另译)这枝子就是基督。基督是神的枝子,已经把神伸展到人性,至终成了一棵树。在论到结果子的约翰十五章里,主耶稣说,“我是真葡萄树”(约十五1)。基督就是葡萄树。在约十五5主说,“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住在我里面的,我也住在他里面,这人就多结果子。”作为这样一棵多结果子之树的枝子,我们都需要多结果子。
  不要想你的软弱、失败或者四围可怜的光景。召会的历史有两面——黑暗的一面和荣耀的一面。当我们注视荣耀的一面,我们看到丰硕的果实。不仅彼得和保罗,所有爱主的人都是多结果子的。有时候我们也许说,“我们软弱,我们的处境不乐观,扩增很慢,人数一直很少。”但你若有属天的眼光,会看见召会是多结果子的,召会的历史是结果子的历史。我再说,不要从黑暗面看周围的情形,要从荣耀的一面看。神是得胜的,召会是多结果子的。枝子是伸展出去的,历世历代,彼得、保罗和所有爱基督的人都有许多的枝子。
 
  这些枝条探出墙外(创四九22),那就是他们越过一切的限制,将基督扩展出去,在各种环境中显大基督(腓一20)。创四九22说,约瑟的枝条探出墙外。墙表征限制。自从五旬节以来,一堵又一堵的墙兴筑起来,要限制枝子的扩展。有一天,彼得甚至被关在监里(徒十二3~4)。但即使那样坚固的营垒,也不能限制枝子的扩展。一年又一年,十年又十年,一世纪又一世纪,反对者和仇敌筑起许多墙,要限制召会结果子,但每次枝子都探出墙外。
  我凭着已过五十年中所看见所经历的。能见证这事。在这些年中,我看见了枝子多结果子。倪弟兄在中国被主兴起来,的确是多结果子之树的大枝,是多结果子之基督的枝子。当我和他在一起,我非常清楚,没有什么能限制他的见证。倪弟兄有负担要作耶稣的见证,反对组织的基督教。结果,甚至许多基督徒也筑墙限制他,散布关于他的谣言。让我告诉你们一个恶毒谣言的例子。倪弟兄得救以后,从一位名叫和受恩(Miss Margaret Barber)的姊妹得着很大的帮助。和受恩姊妹有一位同工名叫葛露丝(Miss Groves)。她们都是从英国到中国来的传教士,但是倪弟兄得救时,她们已离开了差会,在中国凭着相信神而活。因着倪弟兄从和受恩姊妹得着许多的帮助,葛姊妹也认识了他。倪弟兄得着和受恩姊妹的帮助,同时也得着葛姊妹的帮助。
  一九二九年,和受恩姊妹被主接去,葛姊妹留下,迁到上海。有一天,葛姊妹听说一个女人和倪弟兄住在一起,就来找倪弟兄查问这事。那时倪弟兄还是单身,葛露丝这位年长姊妹像和受恩姊妹一样爱护倪弟兄,对他非常关心。葛姊妹说,“我听说一个女人和你住在一起,是真的么?”倪弟兄回答说,“是。”葛姊妹就责备他,问他一个单身青年男子,怎么可以和一个女人住在一起。倪弟兄亲口把这件事告诉我,为要帮助我明白自我表白的事。他告诉我,他乐于受责备。他也告诉我,和他住在一起的是他的母亲。他说这话,不是要表白自己,乃是要给我一些帮助。我问他为什么不把这事告诉葛姊妹,倪弟兄回答说,“她并没有问我那女人是谁,只问我有没有一个女人和我住在一起。当我告诉她是有一个女人和我住在一起,她就责备我,我就没有再说什么。”这是一个有关散布倪弟兄谣言的例子。
  另一个例子:倪弟兄结婚以后,在上海立即兴起很大的骚动。这是仇敌兴筑的另一堵墙。倪弟兄给我看一张报纸,那是上海,也可能是全中国销路最大的报纸。报上用大字印着关于他结婚的反面新闻。倪弟兄对我说,“常受弟兄,在我一生中,我从未听过人结婚后发生这样的事。”
  今天各处散布着许多关于我们的谣言,但没有一个像关于倪弟兄的谣言那样的恶毒。散布一个女人和倪弟兄同住的谣言,这事实指明仇敌经常想要兴筑围墙,限制他结果子。但是倪弟兄的果子已探出墙外,今天在全地都能看见他的果子,没有人能将这果子围堵。即使有人兴筑一百四十四肘高的墙,那些枝子还是要探出墙外。
  那些年间,我看到了倪弟兄所遭遇的一切事。我感谢主,让我看见那些事,并且让我和他一同经历。因此,当我听到关于我的谣言时,我能笑着说,“我对这早有预备。过去我看见过一千尺高的墙,你们的墙只有十五尺。”我愿意告诉美国所有的反对者说,“我想你们不能造一千尺高的墙,也许你们最高能造五百尺的墙,但我已经历过探出一千尺高的墙。”主知道我不是在夸口。至少我们中间两位从中国来的年长弟兄能见证,过去我和倪弟兄一同受过苦。散布关于我们的谣言不是新事。如果可能,我们应当告诉那些反对者,他们在浪费时间,因为他们无法压制这个见证。限制我们的墙造得越高,枝子越快探过这些墙。
  在徒五章,迦玛列说了一句名言:“不要管这些人,任凭他们吧。因为他们所谋所行的,若是出于人,必遭毁坏;若是出于神,你们就不能毁坏他们,恐怕你们倒要显为是攻击神了。”(徒五38~39)如果这不是主的恢复,就应该被推翻。如果这不是主的恢复,就应该沉到太平洋底去。但如果这是主的恢复,反对者就该小心,因为他们要蒙羞。他们永不能击败这个见证。他们越想把这个见证压下去,这个见证就升得越高。召会的历史证实这件事。
  让我说一点我个人的经历。我得救以后,因着主的怜悯,成了一个有追求的基督徒,一个追求主的人。在我家乡的基督徒都很爱我。但有一天,为着主的恢复,我被主得着,有一个召会在我家乡兴起来。照局外人看,是我在那里传道施教。在召会兴起以前,有些基督徒邀请我到他们的聚会中讲道,他们甚至为我预备了往返的交通工具。在中国,这是爱和尊敬的表现。但召会在那里兴起之后,那些邀请我到聚会中讲道,甚至为我预备交通工具的人,在街上遇见我,完全视若无睹。然后关于我的谣言传开了。有些谣言说我在教训异端。我初次进入召会生活,就已被人定罪为异端。这对我并不是新事。
  五十多年前,我的家乡在华北是以圣经知识最为著名的城市。有些青年人是基要派传道人的儿子,听到我讲异端的谣言,就来参加聚会,要亲自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在这之前,他们不但不参加他们父亲公会的礼拜,反而去剧场、戏院、赌场。这些青年人从事这样罪恶的活动,他们的父母并不很关心。但是当其中一些人被召会生活吸引,被召会生活得着时,牧师便开始警告他们不要参加聚会。其中一个青年人对一位牧师说,“我去赌场和戏院的时候,你没有为我所作的警告我。现在我去一个地方能听神的话,并且在属灵的生命上得着很多帮助,你反倒来警告我不要去那里。不要再来找我,我参加这些聚会得了帮助,我要继续接受这种帮助。”这表明枝子探出了墙外。
  历年来,反对者从我的家乡到各地跟着我,包括台湾在内。一位传道人特意从我家乡到台湾,想要破坏我的职事。当我因这反对感到困扰时,主说,“看看保罗,再读读使徒行传。使徒到什么地方,反对的犹太人就跟到什么地方去制造麻烦。”
  最近,一位弟兄收到澳洲一位巡回传道人的信,对我有许多消极的叙述,整封信上没有一句积极的话。但写这封信的人,在好些年前写了另一封信,对我大加赞扬。这位巡回传道人在好些年前写的信上说,“对我来说,李常受在个人生命上始终是属神的伟人,在他的职事上是结果子最多的神的仆人。我确信我给他系鞋带都不配。我想主若把祂给这位杰出仆人的赏赐给我一半,甚或十分之一,我就心满意足了。”但最近这一个人所写关于我的信,满了污蔑的谎言。很难相信两封信是同一个人写的。写第二封信,是因为多结果子的枝子已经伸展到雪梨。有些人看见在澳洲探出的枝子,就激动起来,不知道如何是好。因此写了这封信,企图限制主的恢复在澳洲的开展。当我在创四九22的光中看这样的事,我很喜乐,因为枝子仍在探出墙外。今天所遭遇的正符合这一节所写的。反对者在浪费他们的时间。他们兴筑的墙越多,枝子在那里探出的就越多。
  一个在主耶稣的名里传福音、教圣经的巡回传道人,怎能说谎,甚至污蔑一位弟兄?这是今天基督教可怜的光景,没有良心,也没有道德标准。只要有人能拦阻主的恢复,他们就高兴。但是没有一堵墙能拦阻枝子的伸展。事实上,反对恰好帮助主的开展。这是约瑟的经历。
  一九五八年,我应邀去英国。从那时以后,就有人想要限制主的恢复扩展到欧洲。但他们什么也不能作。枝子在德国、瑞士甚至在丹麦和瑞典,正探出墙外。没有人能限制约瑟的伸展。我们若是今日的约瑟,谁能限制我们?
  关于我们的谣言也在中美洲和南美洲散布。但是赞美主,祂在巴西的恢复像野火一样蔓延。没有一个“救火员”知道怎么办。在这野火开始蔓延之前,基督教中的反对者,传布关于我和召会的谣言。我请你们再等一段时间,看看要发生什么事。一切在于我们是不是今日的约瑟。如果是,就没有一个人,也没有一件事能限制枝子探出墙外。
 
 
  创世记四十九章二十三、二十四节说,“弓箭手将他苦害,向他射箭,埋伏等候他。但他的弓仍旧坚硬。”(另译)约瑟胜过了弓箭手的攻击。这事的属灵意义是在一切的苦难中,我们已经得胜有余了(罗八36~37)。苦难不能压制我们,我们反而征服了苦难。
 
  约瑟虽然受逼迫、苦害、攻击,他仍旧健壮。他不但健壮,而且敏捷。创四九24说,“他的手臂因雅各之大能者的手健壮敏捷。”(另译)约瑟越受苦,越受攻击,就越健壮。他的苦难也训练他敏捷。要使我们的臂和腿敏捷,我们需要接受苦难的训练。约瑟是受过训练的人,他借着苦难受了训练。今天对于我们也是这样。一切的反对和谣言不过帮助我们成为敏捷的。
  当然,约瑟是因雅各的大能者健壮和敏捷。他力量和敏捷的源头是神。你若读约瑟的历史,会看见神一直与他同在。当他受波提乏的妻子引诱时,他说,“我怎能作这大恶,得罪神呢?”(创三九9)这指明神与他同在。他的力量和敏捷是从神来的。
 
  在四九27,将便雅悯比作撕掠的狼:“便雅悯是个撕掠的狼,旱晨要吃他所抓的,晚上要分他所夺的。”狼不是一个好听的名词。但什么时候你撕掠一样东西,你不能和善;反之,你必须像狼。当我们必须拆除一些东西,好完成安那翰会所的建筑时,我观察作这项工作的人,每人脸上的表情都是强猛的。一个绅士不能拆毁什么东西。你若要拆毁东西,你就必须是狼。便雅悯是一只狼。
  在林后十5保罗说,“将理论和各样阻挡人认识神而立起的高寨,都攻倒了,又将各样的思想掳来,使它顺从基督。”当我年轻时,我认为保罗说这话很骄傲。说到将理论和各样高寨攻倒,并说到将各样的思想掳来,并不和善、谦卑、文雅、温柔或慈仁。当保罗写这些话的时候,他是撕掠的狼。很多时候我与别人接触,我是谦卑和善的。但有的时候,我好像把东西撕成粉碎的狼。在普通谈话中我是绅士,但有些时候我毫不留情。有的时候我的同工,甚至我亲爱的妻子,要我对人仁慈。但你能要求撕掠的狼仁慈么?狼若能说话,它会说,“在我的语言里,没有怜悯这样的辞。”撕掠的狼不会显示怜悯。我们不是把人撕成粉碎,我们是撕掠撒但。我们也把异议的思想和理由撕成粉碎。这一切的高寨必须撕成碎片。
 
  申三三17说,“他的威严像他公牛中头生的,他的角像野牛的角,用以抵触万邦,直到地极;这角,是以法莲的万万,玛拿西的千千。”(另译)约瑟被比作抵触的牛。在前篇信息中我曾指出,当基督回来的时候,祂要把俄国人从美地抵触出去。我确实相信这事。但我们今天也可以经历约瑟是抵触的牛。当我想到我和倪弟兄已往的经历,我知道我的确看见了那推进的胜利。反对者联合各方力量压榨我们,但这里有抵触的胜利,抵触的力量,和抵触的角。稍等一些时候,你会看见约瑟抵触的力量。约瑟是多结果子的,他在撕掠和抵触上都是得胜的。今天我们这些在主恢复里的,都是约瑟,刚强的把反对撕掠,把反对推走。
  你们很多人读过一本小册子:《何等的异端——两位圣父,两位赐生命的灵,三位神》。这本册子已经出版数月,还没有人写出书来答辩。反对者的口已被封住,他们写书的手已被切断,因为他们无法应付赛九6林前十五45。不管有的人如何曲解赛九6,他们无法抹煞这里父的名称。这一节说,有一子赐给我们,祂名称为永在的父,或永远的父。这位父必然是神格的父。你若说赛九6的父不是神格的父,那你就是相信有两位圣父的异端者。但在全宇宙中只有一个源头,就是神格中的父。不能有另一位父作为另一个源头。不要对我讲历史,或者奈西亚(Nicene)信经,或者别的信条。我不在意信经,我只在意赛九6纯净的话。
  林前十五45说,“末后的亚当成了赐生命的灵”。有的人反对我们,曲解这节说,“这里是说‘灵’,不是说‘那灵’。”但不要忘了形容词“赐生命的”。这一节说到赐生命的灵。你相信这位灵与神格的圣灵不同么?若是这样,你就是相信有两位赐生命的灵了。那是异端!在打这个仗的时候,我是把仇敌撕成粉碎的狼。
  有的反对者求助于奈西亚信经。奈西亚信经像一双两寸长的鞋子,我们的脚却有十二寸长。你是要削了你的脚去适合那双小鞋呢?还是要买一双大鞋来适合你的脚?启示录说到七灵,但奈西亚信经包括七灵么?没有!新约也说到赐生命的灵,但奈西亚信经有那一部分提到赐生命的灵?没有!因此那双鞋太小了!我们所有的异象,远胜于那信经中所包含的。我们不可削减异象以适应鞋子;反之,我们必须抛弃那双旧鞋,接受圣经纯净的话。让全体基督教反对我们吧。至终,我们要看见结果是什么。在主的恢复里,我们有撕掠的力量,也有抵触的力量。迟早仇敌不只要被击败,被征服,也要无条件的投降。神正在得胜的率领我们(林后二14)。真理就是真理,约瑟就是约瑟,便雅悯就是便雅悯。
 
  创四九24也说到牧者,以色列的磐石。二十五节说,“就是你父亲的神,必帮助你;那全足者,必祝福你。”(另译)这些经节指明为什么约瑟和便雅悯是终极的完成:他们信靠雅各的大能者。他们信靠以色列的牧者,他们站在以色列的磐石上。他们信靠那全丰者。信靠那全丰者,等于新约中腓四13所说,“我在那加我能力者的里面,凡事都能作。”以色列的牧者,等于彼前五4所说,牧长基督要显现。最后,以色列的磐石,等于新约中的基督,召会的磐石。林前十4说,“所喝的是出于随行的灵磐石,那磐石就是基督。”
  在雅各对约瑟预言的祝福中,我们看见约瑟多结果子并且得胜,乃是由于他信靠主。我们若要成为今日的约瑟和便雅悯,我们就必须是信靠大能者、信靠以色列的牧者、信靠召会的磐石并信靠那全丰者的人。我的良心作见证,若不信靠神,我什么也不能作。我若不为着在主恢复里所作的每件事祷告,我就没有平安。我为着在主恢复里所作的每件事祷告,直到我有平安和把握。在我释放信息之前,我一直祷告,直到充分得了灵感和能力。约瑟的一生是信靠的一生,是靠神而活的一生。这是约瑟多结果子和得胜的秘诀。
  虽然诗的言语很精简,但雅各对那配得我们信靠的神却用了多种的名称:大能者、牧者、磐石、全丰者以及你父亲的神。我们不是信靠神的第一代,乃是较晚信靠神的一代。我们看见先祖们信靠神的见证,现在他们的神成了我们的神。因此我们跟随他们的脚踪,信靠他们的神;祂是那大能者、全丰者、牧者、磐石和根基。阿利路亚,我们站在祂上面,并且信靠祂!所以我们是多结果子的,也是得胜的。
<< 第一百零五篇 >>
报错建议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