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九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来看雅各的离世,我们要看其中的一些细节。
  创世记的篇幅很长,共有五十章。雅各生平的记载约有二十五章半,占了这卷书一半以上。在已过的信息中,我们已经看过雅各如何出生,如何在出生前就蒙神拣选,以及如何奋斗,甚至还在母腹里就开始奋斗了。他一直奋斗了大半生。雅各活了一百四十七岁。在创世记四十九章,我们读到雅各的离世。人一生的特质和一生的结局,主要是决定于一生最终的阶段,不是决定于开头的阶段。这好比赛跑的人,起头跑得好并不重要,最终的结果才算数。在本篇信息中,我们来到雅各这位美妙人物一生的最终阶段。我们需要来看他在离世时的举止为人。
  在圣经中最好的离世,除了主耶稣的以外,就是使徒保罗的。保罗在即将离世时宣告:“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赛程我已经跑尽了,当守的信仰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主,那公义的审判者,在那日要赏赐我的。”(提后四7~8)这是何等超特的离世!我盼望我们在赛程的终了,都能这样宣告。虽然使徒保罗的离世最为超特,但我还是爱雅各的离世,因为他的离世可爱又可悦。保罗的离世很简单,他无妻无子,离世时独自在监,没有多少复杂的事。然而,对雅各而言,却有许许多多的牵连。
  由于神的命定,并由于他自己的奋斗,雅各与不同的人与事都有牵连。例如,雅各有四个妻子:利亚、拉结和两个使女。他的心要得着拉结,拉班却欺骗他,把利亚给了他。当然,拉班也把拉结给了他。实际上,究竟谁是雅各的正室?是拉结还是利亚?照着创世记的记载,雅各对利亚和拉结都以正室相待。他把利亚葬在麦比拉洞,就是亚伯拉罕和撒拉、以撒和利百加所葬的地方。借着把利亚葬在麦比拉洞,就是先祖的正室所葬的地方,雅各指明他承认利亚是他的正室。然而,后来在他要离世的时候,他为拉结作了主宰的安排,借此告诉他的后裔,他以拉结为他的正室。雅各的一生十分复杂,实在叫人难以断定谁是他的正室。
  雅各的四个妻子生了十二个儿子,每个儿子都有自己的类型。若是雅各的众子没有这么多的类型,他们就不可能代表以色列的历史、召会的历史甚至我们个人的历史。在四十九章,对雅各十二个儿子所说预言的祝福中,我们看见以色列的历史、召会的历史和我们个人历史的素描。要有这样一幅包罗万有的图画,就需要有错综复杂的牵连。在雅各的一生中,他不仅与妻子、儿子有所牵连,也与不同的地理区域有所牵连。他出生在美地,却远行到巴旦亚兰,后来又回到美地。在他退隐的年间,他和家人迁到埃及。每次的迁移,都产生更多的牵连。雅各甚至和当时地上最有权势的人——法老,也有了牵连。牵连加上牵连,包括与亚兰人和埃及人的牵连。这牵连也可由他在美地上的葬礼看出来。迦南人以为那是埃及人的葬礼,其实那是希伯来人的葬礼。一队埃及的马兵和车辆,参加一位希伯来尊者的葬礼。在这一切之外,雅各还与神有所牵连。雅各有怎样的牵连!我们若将一切说到雅各之牵连的话都摆在一起,我们会在主面前欢乐,说,“赞美主!为着主丰富的话语,阿利路亚!”
  尽管雅各有多面的牵连,他的离世却十分超特。他的离世不仅是得胜的,也是喜乐且超特的。没有人愿意面临死。人死总是一件悲伤的事。然而,我喜欢雅各离世的记载。在这段记载里,没有一幅恐怖的图画,却有一幅非常愉悦的画面。读过本篇信息后,我相信许多人会确信,在某些方面,雅各的离世比使徒保罗的离世更激励人。圣经用了三章多记载雅各的离世,却只用几节记载保罗的离世。我们现在一一来看雅各离世的细节。
 
  创四七29说,“以色列的死期临近了,他就叫了他儿子约瑟来,说,我若在你眼前蒙恩,请你把手放在我大腿底下。”雅各叫约瑟把手放在他大腿底下,这件事对许多圣经学者一直是个难题。雅各不是对约瑟说,“尽你所能的请个大夫医治我。”他乃是请约瑟把手放在他大腿底下。这有什么意义?毫无疑问,这是起誓的意义。但这动作的意义若只是起誓,为什么雅各不叫约瑟举手?我们不该猜测,乃该照着圣经所含有的事实来领会圣经。在圣灵的引导下,我们可以找出在雅各的一生中,发生在他大腿上的事。雅各出生后第八天,在他身体靠近大腿的部位受了割礼。然后在雅各奋斗了九十五年多以后,神来摸他的大腿。因此,雅各经历了割礼和神圣的一摸。首先,有些东西从非常靠他大腿的部位被割除。那就是割礼。多年后,雅各经历了神圣的一摸,使他跛脚而行。你若深入考查这两件事的意义,会看见二者有相同的意义。受割礼就是将我们的肉体、我们天然的生命割除。雅各已经蒙拣选,承受神的约。但他的肉体、他天然的生命对这没有用处,反而是个拦阻。
  请看亚伯拉罕的事例。在创世记十五章,神与亚伯拉罕立约。然而,亚伯拉罕用天然的力量,要在夏甲身上成就神的应许。这得罪了神,使神离开亚伯拉罕十三年之久。十三年后,神回到亚伯拉罕那里,似乎说,“亚伯拉罕,我是全丰全足者。我要守住我的应许。因为我已经应许要为你作一些事,我不需要你用天然的力量成就我所应许的。你在夏甲身上所作的,大大的得罪我。因这缘故,我这十三年离开了你。现在我来告诉你,在我面前你必须割除天然的力量。”从那天起,神恩典的约就成了割礼的约。割礼的约,意思是恩典的约不能借着人天然的力量成就或承受。我们若要承受神恩典的约,我们天然的力量必须受割礼。在神那面,这约是恩典的约。但在人这面,它成了割礼的约。神仍然愿意将恩典赐给人。然而,要领受神立约的恩典,我们必须将天然的力量割除。
  雅各的割礼表征他不可凭着肉体或天然的力量而活。然而,雅各受割礼之后,继续在肉体里奋斗。虽然他受了割礼,却像未受割礼的人一样生活。他是多么运用他的力量来承受神的应许!他用他的能力篡夺并设谋,好像从来没有受过割礼一样。就象征说,雅各受了割礼;但在实际上,直到他多年受神对付,到九十多岁的时候才受割礼。雅各在拉班手下二十年,拉班几乎耗尽了雅各的力量。最终,雅各被迫离开拉班,回到他父亲的地方。在他回家的路上,神兴起环境,迫使他到神面前。拉班追赶他,以扫等着他。雅各进退两难,不知如何是好。他似乎对自己说,“我怎么办?我若回头,拉班在那里。我若往前,以扫在那里。我无处可逃了。”在毗努伊勒,他打发了妻子、儿女,独自留下和神办交涉。当夜雅各在肉体里真是强,甚至和神摔跤。主摸了雅各的大腿。那是雅各真正的割礼。从那时起,雅各就瘸了。
  当雅各要离世时,他连走路的力量都没有了;他只能躺在床上。我们已经看见,雅各真正受割礼是在神摸他大腿的时候。如今他躺在床上,这是另一次从神来的真正一摸。雅各第一次被摸之后,无法再正常的行走,但如今他甚至无法起床。他天然的力量的确被了结了。因此,我们可认为这是雅各第三次的割礼。在第一次受割礼时,他几乎一点都不受影响。在第二次受割礼后,他的大腿被摸,他瘸了;然而,他还能行动。但如今在第三次受割礼时,他完全没有能力行动。这是他绝对信靠神恩典的时候。当你不能作什么,当你不能行动,当你没有力量时,那就是你信靠神的时候。
  因为雅各不再信靠自己,他就请约瑟把手放在他大腿底下。这指明雅各承认他没有力量为自己作什么。他唯一能作的,就是信靠神。他的儿子约瑟,就是地上领头国家的宰相,的确能为他作些事。在他死后,无论要为他作什么,约瑟都会作成。因此,雅各请他把手放在他大腿底下,借着这样的请求,他承认自己已经受神对付到了极点。雅各向全宇宙宣告,他再也没有力量为自己作什么。反之,他只能依附神恩典的应许。雅各在他的一生中,学会了一件事:他不能为自已作什么。他所作的都是徒然的。因此,他开始信靠神恩典的应许。对他而言,那应许就是割礼的应许,就是了结天然的力量,以承受神的应许。
  雅各离世的第一方面何等生动美丽!这里有一个人,他凭着经历学知一切全是神的恩典,不是他的作为。他知道他已经受了割礼,已经为神所摸,不能作什么了。我再说,雅各生下来八天,受了割礼。他九十多岁时为神所摸,就瘸了。如今他一百四十七岁了,被限制在床上,不能作什么。他的确需要神的恩典,这恩典当时由约瑟代表,且集中在约瑟身上。约瑟是基督的预表。雅各信靠的是神的恩典,这恩典集中在基督身上。他不再信靠他的大腿。大腿是我们全人最强的部分,因为我们凭着大腿的力量走路,并支持自已。雅各的大腿已经受了割礼,且被摸过。他已经完全被了结,他绝对从自已天然的力量转向神在基督里的恩典。约瑟的手,表征神恩典的手,不是放在雅各的大腿上,乃放在他大腿底下。这指明神刚强的恩典之手托着雅各,来成就神应许的约。雅各被带到真正承受为业的美地,不是凭着他的力量,乃是凭着约瑟的手。我们承受神的应许,不是凭着我们的力量,乃是凭着基督的恩典。
 
  按人来说,没有人愿意死。然而,雅各视死如眠(创四七30)。没有人喜欢死,但人人都享受睡眠。睡眠是何等甘甜,尤其是当我们精疲力竭的时候。一百四十七年来,雅各一直背重担,且有许多牵连。在忍受了这么多难处以后,他安息、睡眠的时候到了。因此,他视死如眠。他也许说,“我的祖父亚伯拉罕在安息。为什么我仍要奋斗、背重担?我也愿意睡觉。”
  雅各视死如眠,这指明他相信复活(帖前四13~16)。他不是撒都该人——不相信复活的古代摩登派。睡觉的人得到了充分地休息,就醒过来。在一夜好眠之后,我醒来便觉得舒畅。雅各已经睡了三千七百年。当主耶稣在地上时,有些雅各的后裔,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争辩雅各会不会醒来,也就是说,他会不会复活。法利赛人,他们是古代的基要派,相信复活,但撒都该人不信。主耶稣当然相信复活。祂甚至告诉撒都该人,神称为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指明祂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太二二32)。雅各仍在安息,等候复活的时候。也许当我们看见他时,我们会说,“雅各,早安。”
 
  雅各嘱咐约瑟不要把他葬在埃及,乃要葬在美地(创四七29~30)。虽然他在埃及得到许多,但他无心为着那地。他的心是在美地。因此,他嘱咐约瑟要把他葬在美地,就是他先祖所葬的麦比拉洞,使他能承受美地。雅各这样嘱咐约瑟,指明他对神的应许有信心。他相信神所应许的美地,有一天要成为他后裔的分和产业。当雅各要离世时,他是满了信心的人。我盼望当我们离世时,也是满了信心的人,不是相信虚无的东西,乃是相信神在祂的话中已经应许的。圣经中有许多应许给我们相信。当我们离世时,我们必须相信圣经中所记神可靠的话而离开。
  雅各离世的记载没有提到他的疾病,他的遗嘱,或他在儿女中间如何分配产业。美地是他们的产业,神的应许是雅各遗赠给他儿女的遗嘱。雅各离世的记载虽然没有说到他的疾病或遗赠,却对他在神面前的一生描绘出一幅美丽生动的图画。雅各真是个属神的人。当他临死时,不受死亡的威胁。反之,因为他满了信心和盼望,所以他享受他的离世。
 
  雅各在临死时敬拜神(创四七31来十一21)。临死的人会敬拜神,不是微不足道的事。雅各在床头上敬拜神。我们已经看见,他被限制在床上,显示他不再有天然的力量,他无法行动,并且他完全信靠神。因此,他在那里敬拜神。
  七十士译本将四七31下半译为“扶着杖头”。保罗写来十一21不是引用希伯来原文,乃是引用七十士译本。因此,来十一21说,“雅各因着信,临死的时候……扶着杖头敬拜神。”在属灵一面,这是非常有意义的。床表征雅各没有属人的力量,然而杖表征他是在一生中对神满了经历的人。杖是雅各寄居生活的表号。在创三二10雅各说,“我先前只拿着我的杖过这约但河。”在他寄居的一生中,神一直与他同在。所以,在雅各的一生结束时,他在床上敬拜神,表征他没有力量;而扶着杖头,表征他所敬拜的神,在他的一生中牧养了他。
  雅各敬拜神不是没有亲身的经历。他不是敬拜一位客观的神。当他临死时,他是敬拜那位在他寄居的一生中所完满经历的神。这是一位如此成熟的寄居者神圣的终局。我盼望我们离开这地时,也这样敬拜神;不是敬拜我们所没有经历过的一位,乃是敬拜在我们一生中所经历的一位。雅各不是在道理上讲论神,或在形式上敬拜神。他乃是照着他的经历敬拜神。雅各所敬拜的神,与雅各的杖有密切的关系,这根杖见证雅各在地上是寄居者(来十一13),并且他总是在神的引导之下(创四八15)。照着来十一13,雅各列在那些存着信心死去,盼望有日进到神应许里的人之中。
  扶着杖头敬拜神,需要把手放在杖上。雅各请约瑟把手放在他大腿底下,指明雅各完全信靠神恩典的手。但雅各把手放在杖上,指明他承认他在一生中总是在神恩典的看顾之下。
 
  在四八7我们看见,雅各要离世时,记念拉结忧伤的死。他对拉结忠信,给她的儿子约瑟双倍的分(创四八5~82022)。雅各在四十八章对以法莲和玛拿西所作的,是记念拉结而作的。雅各的第一个儿子是流便,第二个儿子是西缅。他第十一个儿子约瑟,是拉结生的第一个儿子。雅各的第十二个儿子便雅悯,也是拉结生的。他的头两个儿子是利亚生的。然而,雅各想要立拉结所生之约瑟的两个儿子,成为他的头两个儿子,以顶替流便和西缅。在雅各的心里,约瑟的两个儿子,成了他的头两个儿子。在四十八章,约瑟把他两个儿子摆在雅各面前,雅各说,“我未到埃及见你之先,你在埃及地所生的以法莲和玛拿西,这两个儿子是我的;正如流便和西缅是我的一样。”(创四八5)换句话说,他们要顶替流便和西缅。雅各似乎说,“约瑟,你的两个儿子,以法莲和玛拿西,不再是为你;他们是为我,而我是为拉结。”在雅各众子中的长子名分,借着雅各渴望记念一直在他心上的拉结,就从流便转移到约瑟。雅各这样作,自然就立了拉结为他的正室。神尊重雅各所作的,在以色列人进入美地时,借着拈阄分地,使其成为事实。
  今天在人类中,男女之间没有忠信。但在雅各的事例中,我们看见雅各对拉结的忠信和诚实。他从头一天看见她,就爱上了她,从来没有改变。雅各是忠信的,神尊重这样的忠信。在拉结死后多年,雅各立约瑟的两个儿子,以法莲和玛拿西,为他的头两个儿子。在那些年间,雅各从来没有忘记拉结。他对拉结的爱依然是忠信的。男女之间真挚的爱,总是为神所尊重。你若不爱一个女人,就不该娶她。你若娶她,就必须爱她,并且用忠信诚实的爱爱她。今天在人类社会中,这样的爱已经失去了。人今天爱某人,不久后就改变。最得罪神命定的,莫过于这种不忠信的爱。你若和某人结婚,你必须爱她到底。看见一个临死的人依然记念他所爱的人,是何等美好!雅各的爱从来没有改变。有些人也许对他说,“雅各,你一百四十七岁了,并且即将死去。拉结已经死了四十年。你不需要关心这事。你何必把约瑟叫来,请他把两个儿子给你,好顶替你的头两个儿子?雅各,你只要在床上安息,直到死去。”然而,在神的圣言中记载,雅各对拉结忠信,立约瑟的两个儿子为他的头两个儿子,使约瑟成为他的长子,能承受双分地土。因着神的主宰,当约书亚拈阄分地时(书十四),雅各所给约瑟的分,归给了以法莲和玛拿西。这意思是雅各所作的,为神所尊重。丈夫绝不该改变对妻子的爱。你若在对她的爱上忠信,神会尊重那样的忠信。这是最高的道德。
 
  在四八15,雅各说到神是“一生牧养我直到今日”的一位。我盼望在我们离世时,也都能说,我们的一生是在神的牧养之下。愿我们能说,“我不是没有牧人的羊。主是我一生之久的牧者。现在我即将死去,我仍在祂的牧养之下。我不拣选自己的道路。祂是在引导我,而我是在祂的牧养之下。”
 
  雅各临死时,说预言论到他十二个儿子(创四九1~2)。雅各不是预言说,“耶和华如此说”。他乃是凭着与神是一说预言,而为神说话。无论雅各说什么,都成了神的话。雅各是神的代言人。这是我们在新约里所看见的申言。例如,在林前七章保罗说,他没有主的命令,但他既蒙主怜悯,成为忠信的,就提出他的意见。然而,他所说的就是神的话,因为保罗完全与神是一,他所说的就是神的话。雅各能这样说预言,这是他生命成熟有力地标记和表显。因他已经与神成为一,他就在生命里成熟了。所以,无论他发表什么,都是神的说话。他没有宣称神要他说某些事;他也没有宣告:“耶和华如此说”。他只是说话,但无论他说什么,都是神的话。神尊重这事,并成就这事。神的确成就了雅各对他十二个儿子所说预言的祝福。这证明他是在生命成熟中离世。他的离世显示他的成熟。
 
  五十1~13是雅各安葬的记载,那比国葬还要壮观。当约瑟去埋葬他的父亲时,“与他一同上去的,有法老的臣仆,和法老家中的长老,并埃及国的长老……又有车辆、马兵,和他一同上去;那一帮人甚多。”(创五十79)这指明雅各是以国礼安葬的,满了尊荣。因为雅各满了盼望,期待着复活,所以他嘱咐他的儿子约瑟,他的葬礼要符合神的应许。只有不信的人,对神没有信心的人,才轻忽他们埋葬的事。我们若相信复活,就该为我们的葬礼作美好的安排,给人看见我们不是没有盼望的。我们期待荣耀的复活,以迎见主。
  使徒保罗的离世是得胜的。然而,保罗的离去是殉道者的离世,而雅各的离世是正常的。殉道并不显示爱神的人正常的离世。我们在雅各的记载里看见一种正常的离世。因这缘故,虽然我欣赏保罗这位殉道者的离世,但我更喜爱雅各的离世,因为这提供了神的儿女正常离世的一幅图画。关于雅各的离世,没有悲伤或不愉快的事。反之,每件事都是鼓励且造就人的。每当我读到描述雅各离世的这几章,我就得着造就,说,“主,给我恩典,叫我绝不怕死。当死在你的安排之下临到时,我要像雅各那样接受它。”然而,这种态度需要生命的成熟。已经成为以色列的雅各,在生命里成熟了,所以他能这样超特的离世。
<< 第一百零九篇 >>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