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一百十六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本篇信息是我们生命读经另一段插进的话,我们要回到约瑟个人生活的线。我爱这条生活的线,过于爱约瑟预表基督的线。当我用祷告的灵接触主时,主就给我看见四十二章有关约瑟个人生活的点;我们在本篇信息中要来看这些点。
 
  约瑟看见他的梦应验,必定非常喜乐。四十二章启示他的哥哥们来到他面前,向他下拜。约瑟作梦的时候是十七岁。他在三十岁被高举,治理埃及地。大约九年后,约瑟的哥哥们向他下拜。这就是说,当约瑟的哥哥们来到他面前时,他可能是三十九岁。因此,大约在约瑟作梦后二十二年,直到他被出卖、被监禁以后,他才看见这些梦应验。他在监牢中度过多年,最终被高举登了宝座。但那时约瑟还没有看见他的梦应验。他为狱中同伴和法老解梦,那些梦的应验是他自己的梦必然应验的有力印证。然而,约瑟必须经过长期的试验。在我们看来,他的忍耐也许会用尽。你能为你梦的应验等候二十二年么?约瑟这样等候了。
  然后有一天,他的哥哥们来了,向他下拜。倘若我们是约瑟,我们会无法克制自己。我们会跳起来喊说,“阿利路亚!你们岂不知我是约瑟么?我真高兴看见你们!”我们会激动得忘形。我们中间的姊妹们若是在那里,她们首先会哭泣,然后会拥抱所有的哥哥们。然而,约瑟看见他的梦应验,并没有失去控制。他很镇静,他克制自己的激动。他能这样克制自己,因为他是受那灵管治的人。
  你若无法克制自己的激动,就不能成为正确的统治者。成熟生命掌权的一面,乃是甚至在最激动的情景中,还知道如何镇静。你也许说,“约瑟看见他的哥哥们,不是哭过么?”是的,他哭过。约瑟是满了感情和正常感觉的人,他不是木头或石头。然而,甚至在他哭的时候,我们也看见他是管治自己的人。除了约瑟,没有一个人能在这样激动的情景中克制自己。但他外面的表现好像没有事情发生。这是统治的生命,得胜的生命。
  我们常常需要克制自己的激动。当亚伦的两个儿子在神面前被击杀,摩西对亚伦说的话含示他不该哭,亚伦立刻抑制他的眼泪(利十1~7)。许多时候,我们也必须抑制眼泪,将自己置于那灵的管治之下。有句箴言说,“治服己灵的,强如取城。”(箴十六32,直译)约瑟在那灵的管治下保持镇静,证明他有资格完成这样重大的行政。甚至在最激动的情况中,他仍不为激动所摸着,反而保持镇静、清醒。理智。
 
  当约瑟看见他的哥哥们向他下拜,他并不急于向他们显示荣耀(参创四五13)。直到他哥哥们第三次回来,他才向他们显示自己,并向他们揭示他的荣耀。隐藏我们的荣耀,比克制我们的激动更难。你也许能成功的约束你的激动,但几乎没有人能不揭示他的荣耀。然而,约瑟在这件事上成功了。他没有立刻向他的哥哥们显示荣耀。这是约瑟代表成熟生命掌权一面的另一个原因。他的确有作宰相的资格。我们的己和天然的人必须彻底受过对付,我们才能不向别人显示荣耀。约瑟是彻底受过对付,并活在那灵管治之下的人。因此,他有资格成为成熟生命掌权的一面。
  我在本篇信息中的负担,不是仅仅传递教训,乃是要帮助你们看见创世记里的生命,并认识生命的路。在约瑟的故事里所表显的生命,不是人的生命,更不是堕落的生命。不仅如此,这甚至也不是善良的天然生命。这是复活的生命,神的生命。虽然约瑟是在激动的情景中,但他没有表现得放松。这是生命。在约瑟身上,我们不仅看见生命,也看见生命的路,这路使我们自己受到控制。绝不要以为约瑟不是人。他满了人的感觉和感情,但他把自己和一切的感觉摆在那灵的管治之下。所以,我们在约瑟身上,不仅看见成熟的生命,也看见掌权的生命,以及这掌权生命的路。我们众人,尤其是青年人,需要这样的生命和这样的路,就是成熟的人掌权的一面。这生命不容易激动,也不显示荣耀。这生命在激动中仍保持镇静,克制自己,并且隐藏荣耀。
 
  约瑟对付他的哥哥们,非常有智慧。他一点也不放松。倘若我是约瑟,我会对他们说,“阿利路亚,让我们跳舞坐席吧!让我们一同快乐。”但约瑟没有这样作。反之,他很镇静、清明、智慧。约瑟没有说,“流便,犹大,你们作得对。但是西缅,你错了,因为你领头把我丢在坑里。你需要为此受罚。”约瑟没有说这样的事,他至少在三方面是智慧的。
 
  约瑟把所有的哥哥们下在监里三天。他这样作,目的是要使他们看见恨他卖他的罪(创四二21)。倘若我是约瑟,我会只把他们下在监里三小时。我会太激动,不能把他们留在那里。我会迫不及待的与哥哥们一同坐席。即使我的哥哥们能忍耐,我也没有耐心等三天。然而,三小时不足以叫约瑟的哥哥们看见他们的罪。他们需要在狱中三天。在那三天里,他们必定谈论了许多他们对约瑟所作的事。他们以为约瑟不懂得他们,甚至在约瑟面前说到他们对他所作的事。但约瑟懂得他们所说的。约瑟的哥哥们何等懊悔他们对他所作的事!但约瑟似乎对自己说,“光说还不够。我该把他们下在监里,使他们能清醒。让他们在狱中彼此交通三天三夜。”这是约瑟使他的哥哥们彻底看见罪过的作法。我们在舒适的环境中,很难看见自己的罪而悔改。但我们若下在监里,就很容易悔改并且定罪自己。
 
  约瑟管教西缅,也很有智慧。在创世记四十二章十九、二十节,约瑟对他的哥哥们说,“你们如果是诚实人,可以留你们中间的一个人囚在监里,但你们可以带粮食回去,救你们家里的饥荒;把你们的小兄弟带到我这里来。”起初约瑟想打发一个哥哥去把弟弟带来,其余的都留在监里。但三天后约瑟改变了心意,决定只留一个人在监里,其余的回去把弟弟带到他那里。所以,他“从他们中间挑出西缅来,在他们眼前把他捆绑”(创四二24)。我相信从前是西缅领头谋害约瑟。我也相信从前是西缅领头捆绑约瑟,把他丢在坑里。正如四九5~7启示,西缅是怒气暴烈的人。因此,约瑟把他捆绑,下在监里。你认为西缅在监里会想些什么?我相信他会懊悔到极点,悔恨他所作的。他可能说,“为什么这人选中我?为什么他定睛在我身上?也许是因为我领头谋害约瑟。”西缅被指控为奸细,在狱中至少半年。这是严重的罪,有丧命的可能。
  不要以为约瑟这样对待西缅,残忍没有怜悯。反之,他是满了怜悯。那十个哥哥该在狱中三天,西缅该受较长期的监禁。约瑟这样作是智慧的。他受一种生命的控制,这生命给他清明的鉴别。无论约瑟对他的哥哥们作了什么,都是对的。他对他们所作的,没有不及,也没有太过。我们在召会生活中需要有这样鉴别的生命。我们若有这种鉴别,就会知道怎样对待弟兄姊妹。我们会知道和他们同行到什么程度,以及需要在那里约束自己。
 
  不仅如此,约瑟在便雅悯的事上试验他的哥哥们,也表现出他的智慧(创四二152036~37)。在四二15,约瑟吩咐他们把小兄弟便雅悯带到他那里。约瑟这样挑出便雅悯,借以帮助他的哥哥们想到约瑟自己。倘若我是约瑟,我会说,“不要忘了你们对约瑟所作的。”然而,约瑟智慧的说到便雅悯。他一说到便雅悯,就使他的哥哥们想起约瑟。这必定摸着他们的良心。在四二13他们对他说,“仆人们本是弟兄十二人,是迦南地一个人的儿子,顶小的现今在我们的父亲那里,有一个没有了。”倘若我是约瑟,我会问:“你们所说没有了的那个人在哪里?他发生了什么事?”约瑟用智慧摸着他哥哥们的良心。
 
  约瑟的哥哥们在他的控制之下,他可以任意对待他们。他若要将他们砍头,他有权柄下这命令。他若愿意,也能与他们一同坐席。但约瑟代表成熟生命掌权的一面,对每个人都行得恰到好处。因为他的哥哥们不都是同样的,他就没有用同样的作法对待他们。最邪恶的需要最彻底的管教。约瑟是基督的预表,他怎样对待他的哥哥们,将来基督也要怎样对待以色列国。首先,约瑟管教他们。就一面来说,他吓唬他们。我作小孩子的时候,读到这事,希奇约瑟为什么不向他的哥哥们施慈爱。我认为他应当立刻说,“我是约瑟,你们是我的哥哥。让我们拥抱、跳舞、坐席吧。”我希奇约瑟为什么不向他的哥哥们施慈爱,反而把他们下在监里。约瑟作每件事都很清明,且有鉴别。但这意思不是说,他不爱他的哥哥们。反之,他对他们有丰富的爱。然而,当时他不能公开表露对他们的爱。他必须在暗中向他们施慈爱。他把钱归还他们,又给他们路上用的食物(创四二25)。因为约瑟的哥哥们不明白他智慧的对付,所以他们被他暗中的爱吓坏了。
  关于这些事,我盼望圣灵对你们说话,过于我所能说的。在召会生活中,我们需要学习镇静,约束自己。我们也需要学习不显扬自己的荣耀。不仅如此,我们必须学习在行事上不随便、不愚昧,乃是清明的、有鉴别的。最终,我们也必须对弟兄们有爱,甚至对那需要管教的有爱。这是约瑟的生命。在召会生活中,我们需要镇静的生命,清明的生命,鉴别的生命。我们若有这样的生命,就知道如何与弟兄姊妹相处。但无论我们作什么,都必须以暗中的爱,不能公开显示的爱为基础。
  四二28说,“他们就提心吊胆,战战兢兢的彼此说,这是神向我们作什么呢?”这是约瑟的哥哥们发现钱在他们的口袋里而有的反应。他们发现钱在他们的口袋里,就提心吊胆,也就是说,他们的心极其忧虑。他们不了解在埃及发生的是什么事。他们被那里发生的事吓坏了。
  约瑟是非常清明的人。我不相信别人能作他所作的事。创四二9说,约瑟想起从前所作关于他哥哥们的梦。如今在二十二年后,他的梦应验了。我们若是约瑟,看见我们的梦应验,会激动的忘记一切。我们会说,“既然我们的梦应验了,让我们忘掉一切,欢喜快乐吧。”但约瑟若这样作,极度享受梦的应验,他就不能作什么来帮助他的哥哥们。就他而论,他已预备好享受梦的应验。他不再需要管教。然而,他的哥哥们确实需要管教。因此,约瑟所作的不是为着自己,乃是为着他的哥哥们。他为着他们的缘故,情愿暂时牺牲因梦的应验而有的享受。
  约瑟的梦在他哥哥们到他那里,在他面前下拜时,就得了应验。倘若约瑟仅仅要享受梦的应验,他可以对哥哥们说,“我是约瑟,我很高兴看见你们。让我们一同吃喝。然后你们回去,把父亲接到这里。”甚至在古时,他们回到家里,再与父亲一同来,也不会超过几星期。约瑟可以说,“我迫不及待要与父亲在一起。我已经离开他二十多年了。现在我要享受与他在一起。我要尽速看到他。”毫无疑问,约瑟切切想见他的父亲。但为着他哥哥们的缘故,他情愿延后他的享受。约瑟牺牲这种享受,使他至少又延迟了六个月,才享受梦的应验。他的哥哥们必须回家,吃尽粮食的供应,再回来籴粮。最终。他们的父亲到埃及来见约瑟。
  假定你是约瑟,你能等候这样久么?身为宰相,约瑟能作必要的事,立刻将他的父亲接到他那里。但他牺牲自己见到父亲的享受,以管教他的哥哥们,叫他们得益处。我再说,约瑟是清明、受过管教的人。他个人的脾气和感情,完全受到生命的控制。他没有随着自己的感觉行事。反之,他的感情受到复活生命的控制。
  所有在召会中领头的人,都需要这样的生命。没有这样的生命,我们就不知道如何帮助别人。我们若没有这样的生命,就会照着我们的感觉,照我们的忧喜接触人。但约瑟对付他的哥哥们,不是照着他的感情,乃是照着他们的需要。他若照着要见父亲的愿望行动,就会立刻把父亲接到他那里。但为了管教他的哥哥们,他将见到父亲的享受,至少延迟了六个月。他为着哥哥们的益处,牺牲他和父亲立刻同在的享受。
  表面看来,约瑟对待他的哥哥们很严厉。那九个哥哥回到家里,会说,“天哪,那人对我们真是严厉!他真是苦待我们!他不但误会我们,并且苦待我们。”他们回到父亲那里,虽然得着了所需要的粮食,但并不快乐。他们告诉父亲,他们在埃及所遭遇的伤心故事。他们不晓得约瑟暗中爱他们。我们已经看见,约瑟在暗中爱他们,把钱归还他们,又给他们路上够用的食物。约瑟没有报复的思想。他只想到怎样对他未受管教的哥哥们有益处。甚至在享受梦的应验上,他也不自私。他没有顾到自己,却顾到他的哥哥们,付了极大的代价来成全他们。
  那些在神儿女中间领头的人,需要学习这功课。我们在召会生活中接触圣徒,不该照着我们的感情,乃该照着他们的需要。我们接触圣徒,该像约瑟对待他的哥哥们一样,既不严厉,也不放松。不要以为约瑟对他的哥哥们很严厉。为要成全他们,他对待他们很清明,但并不严厉。他也不放松,说,“我赦免你们大家。我不在意你们所作的,因为我知道是神差遣我到这里。让我们赞美主吧!”约瑟若这样对待他们,就不会有成全。
  照着约瑟天然的性情,他很难把他的哥哥们下在监里三天。他不是那样的人。他这样作,乃是违反他善良的性情。然而,为了应付他哥哥们受管教的需要,他这样作了。在召会生活中,我们不该一直十分仁慈。有时候,领头的人需要严厉。不过,你若对人严厉,需要严厉得正确。否则,你的严厉会杀死人。这里的点是,我们不该照着我们的脾气、感情或天然的所是对待别人。我们也不该照着自己的享受对待他们。反之,我们必须照着别人的需要接触他们。约瑟可能对自己说,“为着我哥哥们的缘故,我必须严厉,对他们说厉害的话。我必须把他们下在监里三天。”我们都必须像约瑟一样,学习照着别人的需要对待他们,不照着我们的感觉对待他们。
  召会生活很像婚姻生活。照着神的命定,不该有离婚。在婚姻生活或召会生活中,都不该有离婚。在神眼中,召会生活没有逃路,没有安全门。你若说召会不再是召会,意思就是与召会生活离婚。五年前你说这是召会,今天怎能说这不是召会?倘若已过几年你和一个男人同居,今天怎能宣称他不是你的丈夫?在召会生活中,有各式各样的人。不但我们不容易留在一起,连丈夫与妻子长期共处也很困难。凡是结婚的人都能告诉你,这不容易。因这缘故,美国满了离婚的事件。我曾读过统计数字,指明加州的离婚事件几乎和结婚事件同样多。但在召会生活中的青年人,不应该离婚。在召会中的青年人应该有主的恩典,学习不照自己的个性,乃照复活的生命对待配偶。
  在召会生活中,我们也必须有同样的学习。在召会生活中,领头的人有时没有正确的接触别人。我们接触别人没有一直照着他们的需要,却照着我们的感情、感觉和享受。在要来的年间,我们中间有许多青年人会被主兴起来领头。他们在领头的时候,必须学习不照着他们的感情,乃照着受复活生命控制而来的鉴别。他们若这样作,就会照着圣徒的需要,不照着自己的感情来接触他们。他们会像约瑟一样,照着他哥哥们的需要来对待他们,即使他的行动违反自己的愿望,叫他不能享受梦的应验。约瑟对付他的哥哥们,甚至违反了他天然的性情。照着他天然的组成,他不是那种对别人严厉的人。但因为哥哥们需要这样的对待,他就这样对付他们。约瑟照着他哥哥们的需要作每件事。他所作的事,没有一件是照着他的愿望、享受、爱好或感情。甚至在梦的应验这件事上,他也不顾自己的感觉,只顾到他的哥哥们,以及怎样对他们有益处。
  在召会生活中领头的事上,我们还没有完全成功。我所说的领头,不仅是指长老,乃是指一切领头帮助别人的人。这包含那些与牧养有关的人。当我们以牧养来帮助别人时,我们不可照着自己的感觉,而当照着别人的需要。学习这事,乃是一个很大的功课。约瑟是个正确领头的绝佳榜样。他是个不照着自己的需要、愿望、个性或感情而行的领头人。他是照着别人的需要,为着他们的益处来作每件事。当他严厉的对哥哥们说话,那是为着他们的益处。当他把他们下在监里三天,那是为着他们的益处。当他捆绑西缅,把他留在监里较长的时间,那是为着他的益处。我们已经看见,约瑟爱他的哥哥们到了极点。然而,他不是放纵的爱他们,乃是清明的照着他哥哥们的需要,为着他们的益处爱他们。今天我们在召会生活中都需要实行这事。
<< 第一百十六篇 >>
报错建议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