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十九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我们已经多次指出,创世记几乎包含了圣经中一切真理的种子。我们若要进入约瑟生平记载的深处,必须找出撒在那里的种子,并看见这段记载中关于掌权生命的叙述。在我们来看四十五至四十七章的种子和掌权生命以前,我们需要进一步来看关于约瑟预表基督的两个点。
 
  当一切的试验过去,时机成熟时,约瑟就向他的弟兄们显示自己,以及他的高举和荣耀(创四五813)。这预表有一天,基督要向以色列遗民启示祂自己。基督这位被高举在天上的,有祂的个性。祂知道必须作什么来试验以色列人,也知道试验该持续多久。在适当的时候,以色列人的试验就要结束。在一切的圣徒被提,基督审判台前的审判完成以后,基督要同着得胜的圣徒从天上显现,以色列的遗民要看见祂。那时他们就要晓得拿撒勒人耶稣是谁,并且说,“拿撒勒人耶稣是我们的弥赛亚。祂已经被高举,登宝座,成了万有的主。”
  当约瑟向他的哥哥们显示他自己时,他们看见是他,并记起从前向他所作的,无疑是非常的吃惊。然而,约瑟向他们显示他自己,完全是恩典的事。照样,基督向以色列的遗民启示祂自己,也是恩典的事。就在适当的时候,基督要启示祂已经被高举,宇宙中没有一人高过祂。当约瑟向他的弟兄们显示自己时,他说神已经立他作法老的父,作他全家的主,并埃及全地的宰相(创四五8)。甚至法老也受约瑟的指导。当基督在祂的荣耀里向以色列的遗民启示祂自己时,犹太人要看见,祂比他们所期待于弥赛亚的大得多。
 
  基督向以色列的遗民启示祂自已以后,就要开始祂千年国的掌权。在千年国期间,犹太人要有分于基督掌权的享受,正如约瑟的弟兄们有分于他掌权的享受一样(创四五18四七4~6)。约瑟的弟兄们享受了埃及最好的地。这是千年国的预表,犹太人要在其中享受地上最好的事物。照着亚十四16~19,埃及人和其他国家的人必须在耶路撒冷献祭给主。列国若不带着给主的祭物上耶路撒冷,必无雨降在他们的地上。因为犹太人与神是一,凡献给神的,就成为他们的分和享受。照着旧约,凡献给神的,就成为祭司的分。照样,在那一千年的期间,凡献给神的,也要成为犹太人的分;他们是祭司,要指导地上的万民,特别是埃及人,如何敬拜神。我相信在千年国期间,许多埃及人要为他们今世对以色列人的对待悔改。埃及人会对犹太人说,“我们悔改了。我们不知道你们是这样的子民。凡我们所有的,你们要就尽管拿去。”这要照着旧约里的预言和预表发生。
  现在我们再来到有关生命的一段插进的话。要记得,在创世记,几乎每件事都是种子。新约第一卷书,马太福音,一面启示基督,另一面启示神的国。马太福音也清楚指明,我们是借着否认己认识神的国。在马太十六章,基督、召会和国度都启示出来了。在这一章里,主耶稣告诉门徒说,若有人要跟从祂,就必须否认己。在创世记末了,我们看见否认己这真理的种子。在创世记末了几章,约瑟预表基督,以色列家预指国度。因为约瑟否认己,神的国就得以实际的实现。整个宇宙都属于神,而神渴望一个国度。虽然是法老在埃及统治,神的国却借着约瑟的掌权得以实现出来。约瑟的掌权就是神的国,这国是为着达成神的目的。照着出埃及记,神的目的乃是要在地上得着一个居所。但在创世记末了,我们看见神国的小影。
  在历史中,我们找不到任何人能与约瑟相比。虽然他的哥哥们得罪他到了极点,但他不想报复。约瑟没有报复的思想。反之,他否认自己,给他的万哥们适当且必需的管教。约瑟管教他的哥哥们,不是为着自己的缘故,乃是为着他们的缘故。他没有报复的思想,只关心他的哥哥们能得成全并建造,使他们得以生活在一起,成为团体的人。约瑟嘱咐他们不要在回家的路上相争,显示他对他们的关心(创四五24)。约瑟的心愿乃是他的弟兄们能成为一同生活的子民,作神在地上的见证。约瑟似乎对他们说,“我已经为你们作了每件事,你们也得着了所需要的一切。现在带着对神的感谢回去见我父亲,并且把他接到我这里来。但我担心你们会在路上彼此相争。”约瑟说到相争的话,也指明他管教他的哥哥们。他对九个哥哥的管教是一般的,对西缅的管教是特殊的。借此我们看见他的管教是清明的,不是由于怒气的推动。
  约瑟是否认己的人。无论他作什么,都是基于否认己的原则。我不知道有谁被人得罪到约瑟所受的那样程度,而丝毫没有报复的意欲。当他向他的弟兄们显示自己时,他们都很惊惶(创四五3)。然而,约瑟不仅赦免他们,并且还接纳他们,安慰他们。他说,“现在不要因为把我卖到这里,自忧自恨,这是神差我在你们以先来,为要保全生命。”(创四五5)这里我们看见,被人得罪的安慰得罪人的。
  基督徒赦免人的时候,常常说,“是的,我赦免你,但我也要提醒你,你所作的是何等严重。”这样的赦免没有什么意义,因为事实上这根本不是赦免。当约瑟赦免他的哥哥们时,他安慰他们,并且告诉他们不要自忧自恨,乃要忘了已往对他所作的。他说他们把他卖为奴仆,乃是神的作为,为要保全生命。约瑟没有为他哥哥们所作的责备他们;反之,他认为他们是神的帮手。他们帮助神把他送到埃及。
  在七节约瑟说,“神差我在你们以先来,为要给你们存留余种在世上,又要大施拯救,保全你们的生命。”翻作“余种”的希伯来文,也可译为“遗民”。神的目的需要遗民。祂的心意乃是要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后裔给祂建造一个帐幕,使祂能在地上建立祂的国。倘若遗民被剪除了,神的目的就无法达成。若是那样,创世记就是圣经最后一卷书了。神知道饥荒会除灭住在迦南地的每个人,就为被选并蒙召族类的遗民预备了延续生存的路。
  约瑟能安慰他的哥哥们,因为他晓得把他差到埃及的是神,不是他们。他也许曾说,“谢谢你们卖了我。你们若没有那样作,今天我怎能在这里?”我们赦免不赦免别人,在于我们的异象和体认。倘若我们知道,我们在这里是为着主的恢复,我们就不会在意别人多么得罪我们。我们会体认,人越得罪我们,结果越美好。约瑟的哥哥们若没有把他卖为奴仆,他的梦怎能应验?他的梦是借着恨他的人应验的。约瑟对这有透彻的体认,因此能赦免他哥哥们如何苦待过他。
  今天在召会生活中,我们也该这样。倘若我们晓得,我们在这里是为着主的目的,为着主的恢复,那么我们就会知道,无论在我们身上发生什么事,都是为着神的目的。罗八28说,“我们晓得万有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约瑟爱神,所以,无论在他身上发生什么事,都是叫他得益处。不愿赦免得罪你的人,指明你近视。你若看透神所作之事的深处,就绝不会想报复。你总是愿意赦免得罪你的人。你会说,“赞美主!无论在我身上发生什么事,都是叫我得益处,不仅为着我,也为着神的子民。无论在我身上发生什么事,都是为着神国的益处效力。”
  约瑟晓得是神差他到埃及,这是在罗八28所看到之真理的种子。约瑟的一生是这一节的说明,也是一切事如何为爱神之人的益处效力的榜样。撒在创世记的种子,在罗八28长大,在启示录十五章收成,那里我们看见站在玻璃海上的得胜者;玻璃海表征试炼、试验和苦难。约瑟的哥哥们帮助他登上宝座。倘若他们没有把他卖为奴仆,他就无法来到埃及。因此,他们的出卖把他引到宝座上。不要抱怨你的妻子或丈夫,或召会中的圣徒对你所作的。对那些爱神的人,一切事都互相效力,叫他们得益处。这里关键的问题乃是我们爱不爱神。你若爱祂,甚至灾难也为你效力,叫你得益处。你若不爱祂,甚至大学毕业,有博士学位,也不为你的益处效力。这些年来,我受了许多苦,但一切事都为我的益处效力,我因这事实得了安慰。每当我经历苦难的时候,我想起罗八28,就立刻得了安慰。
  当约瑟是十七岁的青年人时,他需要经历试炼和试验。因为约瑟是他父亲雅各所宠爱的,他生活在舒适的环境里,不可能有什么苦难。他总是在父亲的保护之下。但有一天,照着主的主宰,雅各打发他到哥哥们那里,他们就把他卖为奴仆。结果苦难临到约瑟,借此将他训练成为宰相。在这件事上,我们看见神的智慧。
  首先,约瑟作梦看见他的弟兄们向他下拜。要这异象得应验,约瑟必须经历许多苦难,特别要在最亲近的人手中受苦。约瑟从十七岁的时候就受苦,一直到三十岁。约瑟需要经过这一切苦难,使他能得成全,有资格。神差遣约瑟到埃及,为要保全生命,使遗民能存留,以达成祂的目的。
  不要被约瑟受苦的这段话吓住了。也许你曾求主使你成为今日的约瑟。主要借着使你经历一些苦难,答应你的祷告。在受苦的期间,你也许会说,“主啊,要到几时呢?别人的梦已经应验了,我的梦几时应验呢?”最终,你要得着释放。约瑟既忍耐,又否认己。他所作的,不是为着自己的享受。乃是为着管教并成全他的哥哥们。
  为着加强他的哥哥们,约瑟向他们显示他的高举和荣耀,并且告诉他们,神已经立他作法老的父。在四五13他说,“你们也要将我在埃及一切的荣耀……都告诉我父亲。”约瑟的弟兄们看他如同法老一样。但约瑟似乎说,“我是法老的父。我比你们所认识的更高,因为神已经立我为法老的父。你们已经看见我一切的荣耀。回去将你们所看见的一切,告诉我父亲。”约瑟不是在炫耀。他乃是加强他的弟兄们,使他们能把父亲接到他那里。
  约瑟受苦十三年之后,登上宝座,成为全地的宰相。他确实渴望见到他父亲。我们也许会希奇,当他登上宝座时,为什么不立刻作些事来满足这渴望。他能从埃及差遣车辆,把父亲接到他那里。然而,他一直等到九年后才把雅各接到他那里。约瑟有能力和地位作一些事,但他没有作。倘若我是约瑟,我会立刻作。我会带着一队车队,去探访我的父亲。倘若他已经去世,我会去看他的坟墓。约瑟作这样的事,定规是正常的。约瑟九年之久没有作什么,这意思不是他不想念父亲。约瑟不是石头或木头,乃是满了情感的活人,是非常爱父亲的人。他与父亲分别了多年,必然非常想念他。也许他晓得埃及和他在迦南地的父家相距不远。他知道那段路程只需要几天。然而,因他是在神的主宰之下,他没有作什么。
  约瑟宁愿留在神主宰的手下,不发起任何事情。他也许曾祷告说,“主,是你差遣我到这里,带我经过一切的苦难,并且把我摆在宝座上。主,是你使我离开父亲。主,我晓得这一切都是出于你。因此,我不敢作什么。我愿等候你主宰的时间。”我确信约瑟曾这样祷告过。这显示他是个否认己的人。虽然他已经登上宝座,成为全地的宰相,然而他没有为自己或自己的享受作什么。他是完全为着神的权益。约瑟的生活,乃是等候神主宰时间的生活。他没有自己发起和父亲接触的事,反而一直留在神的主宰之下,祷告说,“主,你来作。除非你作,我就不作什么。”青年弟兄姊妹们,我盼望主为着祂的恢复,用你们作许多事。但你们必须学一个功课,不凭自己往前。不要凭自己作什么。反之,要保守自己在神的主宰之下,让祂发起事情。无论需要作什么,都必须由祂发起。
  约瑟生平的记载是何等的甜美!因为约瑟完全在神的引导之下,他就不需要为他所作的任何事懊悔。约瑟是新约所启示之事活的说明。他是个否认自己的人,他没有自己的兴趣,自己的享受,自己的感觉,自己的野心,或自己的目标。每件事都是为着神,为着神的子民。所以,等适当的时候到了,他就热诚的邀请父亲到他那里。
  我们思想约瑟的一生,可以学到许多功课。约瑟作过梦,他解释自己的梦,也解释别人的梦。这些梦都应验了。然而,约瑟晓得他仍缺少一件事,就是他父亲的同在。按人来说,除了父亲的同在,没有什么别的能满足约瑟。然而,他没有凭自己作什么,以得着父亲的同在。他是忍耐着,一直等候适当的时候。九年之久,他没有作什么。最后,机会来了。但是看见他的哥哥们还没有得成全,他仍然不作什么。直等他的哥哥们得了造就,他才发出邀请。这邀请是神主宰的手发起的。神主宰的预备了环境,指明约瑟差人接他父亲的时候到了。
  当约瑟真的差人去接他父亲时,他自己没有去。这事的原因是什么?我们不能说他没有时间,因为在他父亲死的时候,他有时间去埋葬他。要答复这问题,我们需要发掘圣经所没有说的(这是研读圣经的方法之一)。约瑟没有去的原因是他受到约束。他不愿照着他的情感作什么。反之,他的情感受到约束。约瑟没有离开埃及去见他父亲;他也没有差人去看车队回来了没有。事实上,雅各“打发犹大先去见约瑟,请派人引路往歌珊去”(创四六28)。雅各似乎对犹大说,“犹大,你去告诉约瑟我来了,请他指引我们到他那里。”
  不要以为约瑟不急于见他父亲。他必然渴望见他父亲。但甚至在他父亲到达的那天,约瑟仍在家里。他没有特别出门,到途中迎接他父亲。我再说,约瑟是完全在神约束之下的人。当他听见他父亲已经到达歌珊,“及至见了面,就伏在父亲的颈项上,哭了许久。”(创四六29)这证明约瑟非常有情感,并且有心为着父亲。但他没有照着他的情感行动;他总是在神的约束之下行动。因此,他能作宰相。
  你若不能管治自己,就不能作优秀的统治者。假定你想要发脾气就发脾气。那你在圣灵的管治上就了了。我们若在那灵的管治之下,当我们觉得自己将要发脾气的时候,就会求主怜悯我们。唯有在神的约束之下,我们才能管治别人。在神的约束之下,乃是预备在来世作王的最佳训练。没有一个幼稚的人,没有一个不受约束的人,会在要来的国度里作王。在约束之下生活,这件事叫我们看见生命的成熟。愿这话对所有爱主、爱主的恢复并爱召会生活的人是个帮助。
  在主的恢复里有来自不同背景,个性和观念各异的人。因这一切的不同,我们需要受约束。我们若不受约束,随便表达我们的情感,就会造成损害。我们后来会懊悔自己所作的,但那时也许太迟了。你也许会说,“我有权利这样表达我的感觉。”不错,你有权利这样作,但你会损害别人。你要正确的召会生活么?倘若要,你就需要在神的约束之下。再看看约瑟的图画。他唯有成为否认己的人,才能带进国度。他若照着自己的感觉,不照着神的引导行动,一切就要弄糟了。但约瑟是完全在神约束之下的人,所以神的国能借着他带进来。要实际的实现国度,需要有生活在约束之下并否认己的人。
  今天我们也是这样。你要有喜乐的召会生活么?那么你必须在约束之下,并且否认己。我们都需要学习这点。假定约瑟不是否认己的人,在这样的情况里,神的国就不可能带进来,并且实际的实现。约瑟的否认己,并他在神主宰的手下受约束,乃是国度生活实行之钥。为着约瑟否认己的生活,我们感谢神。借着这样的生活,神的目的得以达成,国度得以带进、实现并实行。借着这个达成,以色列人就有分于国度的享受。
  约瑟有地位和能力作他所想要作的。然而,他没有为自己作什么。四十多年前,我听见人说,最刚强的事,就是能不作你所能作的事。你有能力、地位和机会作一件事,但你仍然不作。许多年前,我就熟悉约瑟的故事。但已往我没有看见,约瑟登宝座成为埃及的宰相以后,没有利用他的权力去见父亲。约瑟登宝座以后,即使与父亲分别十三年之久,仍不作什么以拯救自己脱离孤寂。当哥哥们头一次下来见他,他仍然不作什么。约瑟有能力和地位为他的情况作一些事,但他没有作他有能力作的事。这指明他是最有能力的人,他有力量不作他所能作的事。约瑟是这样的人,因为他在神的手下,在神的约束之下。
  在约瑟治理埃及的前九年,他必定一再的接触神。也许他向主祷告探访父亲的可能性,主就指示他不要作什么。约瑟也许一周又一周的祷告:“主,现在是我作一些事,把父亲接到这里来的时候么?”我相信主对他说,“不,现在不是时候。你不需要作什么来应验你的梦。只要等候,让我来作。”借着祷告,约瑟也许得了坚固,相信他的梦是出于神,神自己要叫这些梦得应验。因为不需要约瑟作什么,他就保持沉默。他有力量不作他有能力作的事。当他的哥哥们第一次来到埃及,他没有作什么,把父亲接到他那里。甚至他父亲来埃及见他的时候到了,约瑟也没有出去,在途中迎接他。我相信这是他受主约束的结果。约瑟知道他不需要作什么,来应验他的梦。这是真正的否认己,真实地背十字架。
  背十字架的意思就是抑制不作你有能力作的事。你有资格和能力作一切必需的事,以满足你的愿望,但你抑制不作。这样的人是最刚强的人。最刚强的人不是能作什么的人,乃是能不作他所能作之事的人。这种否认己,乃是引进国度并实现国度生活唯一的路。在下篇信息中我们要看见,国度生活借着约瑟能不作他所能作之事而来临。今天我们需要成为这样的人。
  毫无疑问,我们若在自己里面,就不能成为这样的人。我们的生命不是那种生命,有能力不作所能作的事。当我们有机会作什么,我们就作了。但基督的生命有能力不作所能作的。这事实是四福音和主耶稣生活的关键。祂常常有地位、能力和适当的环境作许多事,但祂也有能力不作那些事。例如,祂能求父派遣十二营的天使来救祂;但祂有力量不作这事(太二六53)。这种否认己、背十字架的生命,乃是引进国度的生命。
<< 第一百十九篇 >>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