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这篇信息是一段插进的话。我们要来看圣经各处所启示的贵重材料。创二10~12说到这些材料中的三类——金子、珍珠和红玛瑙。启示录二十一章说到金子、珍珠和各样宝石(启二一11~1418~21)。我们读出二八6~21,看到镶在金槽上的红玛瑙安在以弗得的肩带上;又有十二块宝石镶在大祭司所穿胸牌的金槽中。林前三12也说到贵重的材料。保罗说,我们必须谨慎怎样建造召会,我们要用金、银和宝石建造。保罗虽然用银顶替珍珠,但另外两种材料仍然一样。当主耶稣告诉彼得,他是为着召会建造的石头时,祂说到石头(太十六18)。后来,彼得在他的第一封书信里也说,我们都是活石,为着建造属灵的殿(彼前二5)。
  我们还需要注意新约里一个非常重要的辞——变化。在罗十二2,这辞很正确的从希腊文翻过来,说到我们要借着心思的更新而变化。同样的希腊文也用于林后三18:“变化成为……同样的形像。”所以,希腊文“变化”一辞在新约中至少用过两次,意思相当于新陈代谢的改变。变化不是仅仅外在的改变,乃是生机的改变,新陈代谢的改变。变化的意思是把某种物质的元素和形状,改变成别种的元素和形状。宝石就是借着这种变化的过程产生的。这就是变化的意思。
  许多基督徒不知道圣经论到变化这件事,因此本篇信息要专讲这一点。在前几篇信息中我们看过,神永远的定旨乃是要借着人彰显祂自己,并施行祂的管治。为着达成这目的,神特别的创造了人,作为器皿以盛装神自己作生命。因此,神创造人有人的灵,使人可以接触神,接受神,保留神并吸收神进到他的全人里。神这样创造了人之后,就把人放在一个以生命树为中心的园子里。在生命树旁有一道涌流着活水的河,在这条河流里有金子、珍珠和红玛瑙。创世记二章就是摆出这样一幅生动的图画。
  这幅图画表征什么?我们知道圣经用辞非常精简,没有一段、一句或一字是浪费的,字字都是神的呼出。因此我们必须了解,为什么神用差不多一整章来描述一个园子,一棵树,一个人,一道河,并三种贵重的材料。这一切是什么意思?
  整本圣经乃是神的启示,这启示的种子大都撒在创世记一章和二章。例如:神、人和生命,这些种子都撒在创世记一章,并发展贯串全本圣经。撒在创世记的种子,在圣经以下各卷长大,特别在新约——在书信产生庄稼,在启示录有了收成。撒在创世记一、二章的每样事物,几乎都在启示录成熟丰收。
  基于这原则,我们要注意在创世记和启示录所看到的一些项目。在创世记二章,园子当中有生命树,然后有一道河流过树旁,产生金子、珍珠和红玛瑙。这一切的背景乃是个园子;园子表征神所创造天然的东西。我们在园子里能看到受造之物的生长。
  当我们读到启示录二十一、二十二章,我们没有看到园子,却看到一座城。城不是创造的,乃是建造的。在创世记二章有创造,在启示录二十一、二十二章有建造。在这座城里也有生命树。因此,圣经开始于生命,也结束于生命。此外,在城里我们看见一道活水的河,流自神的宝座,这与园子里的河一致。还有,在启示录我们也看到三类贵重的材料,但不是天然的状态,乃是被建造成为一座由金子、珍珠和宝石所造成的城。所以在创世记里所撒的种子,到启示录就成熟收割了。在创世记和启示录之间,可以看到种子的长大和庄稼的发展。这不是我们属人的观念,乃是圣经头尾两章所看到的神圣启示。
  在圣经的开头,我们看到一个园子;在圣经的结束,我们看到一座城。在园子和城之间,需要经过漫长的过程,还必须完成许多工作。然而,撒在园子里的种子,在城里却成了收获。这种子包括生命树、一道水河和三种贵重的材料。在启示录收割的时期,这些材料不再是天然的状态,乃是成为一座联络合式的建筑。新耶路撒冷是一座金子、珍珠和宝石的建筑。
  我们若仔细读启示录二十一、二十二章,会看到整座新耶路撒冷城是一座金山。它不是一座泥土的大厦。这座金山也是一座金城。因此,金子是城建筑的基地、场地。宝石是建造在新耶路撒冷的墙上,而这墙的每一个门是一颗大珍珠。新耶路撒冷的基地是金子,墙是宝石构成的,十二个门各是一颗珍珠。因此,这座城就是在园子里所看到那些天然贵重的材料所构成的。那些贵重的材料,在创世记是散在园子里;在启示录是建造成了一座城。
  这不是我的解经。在创世记和启示录之间有哥林多前书。保罗在林前三章说,他好像一个工头,立好了唯一的根基——耶稣基督,我们都必须谨慎怎样在上面建造。我们用什么材料建造召会?保罗告诉我们要用金、银和宝石建造(稍后我们会知道,为什么他用银顶替珍珠)。借此我们看见,不但新耶路撒冷是用金、珍珠和宝石建造,连今世的召会也必须用金、银和宝石建造,不能用木、草、禾秸建造。以后我们要看到,金与木相对,银与草相对,宝石与禾秸相对。
  当我年轻的时候,我看见了这点,感到很兴奋。我看见在创世记二章有一个园子,里面有贵重的材料;在启示录有一座城,是用同样的材料建造的;同时我看见在创世记与启示录之间,召会是用金、银和宝石建造的。我看见召会是所有蒙救赎之人的组成,这组成是个建筑。谁是金、银、宝石?你和我。我们这些神所救赎的人就是祂属灵建筑的材料。
  神在旧约时代有一班百姓,就是以色列民。他们中间最特出的人是大祭司,他在神面前作他们的代表。每当大祭司代替百姓进到神面前,他必须穿上两条肩带和一个胸牌。在肩带上有两大块红玛瑙,上面刻着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名字。在胸牌上是精金镶嵌的美丽金槽,槽里安放十二块宝石,排成四行,每行三块宝石。这胸牌上的十二块宝石,与新耶路撒冷里“十二”的数目一致。无论是在城里,或在胸牌上,十二这数目都是由四乘三所组成。例如:胸牌有四行,每行有三块宝石;城有四边,每边三个门。胸牌上和城里都有十二这个总数。因此,大祭司胸牌上宝石的数目,就是新耶路撒冷的数目。此外,在这十二块宝石上刻着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名字。在启示录二十一章,我们看到这十二支派的名字是在城的十二个门上。这是非常有意义的。
  让我们看看这是什么意思。在新约有用金、银、宝石建造的召会;在旧约有用金和宝石组成为一个整体的神的百姓。在神眼中,大祭司的胸牌是未来新耶路撒冷之小影的一部分。同样,用金、银、宝石建造的召会,也是新耶路撒冷小影的一部分。在旧约有以色列十二支派,在新约有召会连同十二使徒。因此,以色列加上召会等于新耶路撒冷。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名字是在新耶路撒冷的十二个门上,召会十二使徒的名字是在这城的十二根基上。这个建筑包括了整本圣经,开始于创世记的一个园子,结束于启示录的一座城。在园子与城之间有两班人——以色列和召会。以色列和召会都有十二个名字。至终,他们都变化成为金、银或珍珠、宝石。所以,园子、城和这两班人,都与三类贵重的材料有关。
  在圣经里,园子与城之间,不仅有以色列和召会这两班人,由金子和宝石所代表,被建造在一起成为神的居所;并且有生命与河给他们享受。诗三六8~9告诉我们,以色列人享受生命的源头并神乐河的水。约翰六、七两章指出,召会里的人享受生命的粮和活水的江河。因此,在圣经中不仅继续说到贵重的材料,也继续说到首尾所提过的生命与河。
  为什么在创世记二章和启示录二十一章看到珍珠,而在林前三章看到银?在林前三章有银,因为银在预表上代表救赎,救赎的意义是对付罪。若是从来没有罪,就不需要救赎。在创世记二章的园子那里没有罪,在启示录二十一章的新耶路撤冷那里罪被驱除,直到永远。罪在创世记三章进来,而在启示录二十章完全被除去。因此,在创世记二章或启示录二十一章都看不到罪。所以,在这种情形下就不需要救赎——银。在那里所需要的不是为着救赎的银,乃是为着重生的珍珠。救赎是要除去罪;重生是要带进神圣的生命。在创世记二章与启示录二十一章之间有银代表救赎,这是由于罪这大难题,使救赎成为必要的。我们在今世需要银。
  以这些为背景,我们现在来看变化这主题。我们看过神有一个目的,为着达成这目的,祂创造人作器皿,使人有人的灵来盛装祂。主耶稣告诉撒玛利亚妇人说,神是灵,那敬拜祂的必须在灵里敬拜(约四24)。我们若要敬拜神,就必须用正确的器官。比方,我们喝水不能用耳朵,乃是用口。神是活水,我们若要喝祂作我们的活水,就必须运用我们的灵。当我们运用我们的灵接触神这灵,就实际的喝到这位是活水的神(约四2414)。因此,神创造人有灵,以接触并敬拜祂。
  神是生命。神自己是生命树。当祂在肉体里来时,祂启示自己是生命并生命的供应。基督是生命的粮(约六35)。我们无论吃了什么食物,都会将食物吸收到里面,这是十分有意义、十分重要的。神是以食物的形态作我们的生命,我们需要借着吃来接受祂。一旦神进入我们里面,祂就在我们里面成为生命的流。为着正确的吃,我们需要食物和饮料。约翰六章说到生命的粮给我们吃;约翰七章说到活水给我们喝。我们若有食物而没有水,就难以下咽。我们怎能没有水而消化并吸收食物?我们需要生命的流。在创世记二章有生命树作我们的食物,并有涌流的河作我们的饮料。先是食物,接着是饮料。当我们接受主作食物,我们也要得着祂作水,涌流在我们里面。
 
  在第十一篇信息,我们看见这活水的流产生三种材料。第一种是金子,表征神的神圣性情。所有圣经的学者都同意,在预表上金子表征神圣的性情。金子本身不是变化过的物质,乃是一种元素。珍珠和宝石不像金子,乃是变化过的物质,因为已经从一种形态改变成另一种形态。金子是创造出来的元素,绝不会变化或改变。这是非常有意义的。时间一久,铁或钢会改变,金子却仍然一样。金子是一种最强、最稳定不变的元素。因此金子很宝贝、贵重且有价值。所以在预表上,神用金子表征祂神圣的性情。这神圣的性情已经带到我们里面,这金子的元素已经加给我们了(彼后一4林前三12启二一1821)。
  每当你花一段时间敬拜神或向祂祷告,你会感觉你自己是金的。你会感到你发光、宝贵又有分量。金子是有分量的。在你这样祷告之前,你是轻的、松的;然而,祷告两小时以后,你里面就有一种成分是宝贵、发光又有分量的。难道你没有这经历?当你向父神祷告,或呼喊主耶稣的名,神圣的生命就在你里面涌流,产生出金子。
  在这点上,我要对姊妹们说到购物的事。假设你们姊妹们祷告了两个小时,祷告之后你感觉自己宝贵、有分量。然后你漫不经心的去百货公司购物,不在意里面的金子。你若这样松散的购物,你会感觉里面的金子不在了,消失了。虽然它还在你里面,但是就你的感觉来说,它已经消失了。相反的,假设你在祷告两小时之后,打算上街购物,而里面神圣金子的感觉不同意。你若说,“阿们!主,我不去。”你就感觉里面的金子加重了。我们若一直行在灵里,就会感觉里面的金子在不断地增加。神圣的性情要在我们里面增加。
  你里面有多少“金子”?有些人或许承认他们只有一点。我们若肯多祷告并活在灵中,里面的金子必会逐日增加。神圣生命的水流要把神圣的性情更多的加给我们。虽然我们是泥土造的,但神的心意是要借着祂生命的流,把祂的金子分赐到我们里面。变化的过程就这样开始了。
  变化需要一种新的元素加到原来的元素里。假设我是个脸色苍白的人,你用化妆品使我的脸色变红,那是外表的美容,不是里面的变化。我若要有真实地改变,就必须有新的元素加到我里面来。怎样能加进来?借着我的吃。我若天天吃健康的食物,就会产生内在的变化,就是生命内在新陈代谢的改变。当新陈代谢的改变发生时,就加进新的元素,并排除旧的元素。这就是变化。
 
  珍珠表征什么?虽然在哥林多前书,因着救赎的需要,用银顶替珍珠,但神原初的意思乃是珍珠。我年轻时,不知道珍珠在圣经里意味着什么。但经过对主许多的经历之后,现在我们明白珍珠的意义了。
  想想看珍珠是怎样形成的。生活在海里的蚌被砂粒弄伤,蚌就分泌生命的汁液包围砂粒,直到砂粒变成一颗珍珠。基督是生活在这世界海洋中的蚌。我们是伤害祂的砂粒,伤害祂之后,还留在祂的伤处。祂的生命分泌出生命的素质,一层层的把我们包起来。至终,我们被这生命的分泌物完全包住,就成了一颗珍珠(太十三46)。这就是重生的经历。我们原来是小砂粒,然而,当基督生命的汁液包围我们全人,我们就成了珍珠。新耶路撒冷的每个门,都是一颗表征神国度入口的珍珠(启二一21)。主耶稣说,我们若不重生,就不能进神的国(约三5,参多三5)。我们都已经重生,能进入神的国。不仅如此,因着成为珍珠,我们甚至成了入口。
  我们从珍珠门进入新耶路撒冷之后,就走在精金的街道上(启二一21)。这就是说,我们照着神圣的性情而行,这神圣的性情就成了我们的道路。重生是我们的入口,神圣的性情是我们的道路。不要去问别人你该怎么办,主耶稣就是你的道路(约十四6)。你只需要照着这精金的街道,就是你里面神圣的性情而行。弟兄们,你们理发是不是照着神圣的性情?姊妹们,你们购物是不是照着神圣的性情?我十分确信这条精金的道路绝不会通往电影院。当你走向电影院的时侯,你会发现自己是在泥土路上。我们都需要走在精金的路上。走在精金的街道上,就是一直接触神的神圣性情。
 
  虽然我们可能有珍珠门和精金街道,但我们还没有一道墙建造起来,彰显神的形像。新耶路撒冷的墙不仅是一道立起来的界线,把圣别的与凡俗的隔开,也是一个建筑,彰显神的形像。在启四2~3,坐在宝座上的神显出来的样子好像碧玉。新耶路撒冷的墙和墙的第一根基,都是用碧玉建造的(启二一18~19),也同样有神显出来的样子。虽然我们已经经过珍珠门,并且走在精金道上,我还盼望看到我们周围有一道墙建造起来,把一切属神的事物包括在内,把一切属世的事物排除在外,并且彰显神的形像。这道墙是借着变化建造起来的(林后三18罗十二2上,林前三12上)。城墙的材料全是变化过的宝石(启二一1118上,19~20)。只有变化过的人才能建造在一起。
  宝石是从哪里来的?宝石乃是变化过的东西。一切的宝石本来都是别的物质。但借着高压和高温,使它们变成了宝石。金钢石(出二八18)是碳经过高温和高压而形成的。在极大的压力和高温下,碳变成了金钢石。这些是宝石变化的原则。哦,我们需要烧,我们需要活水的流,我们需要压力!
  在进入珍珠门,走在精金道上之后,你可能以为,你在每一面都与主是对的了。就着门和街来说,你与主是对的。当你走在精金道上,你可能与主没有问题,但别的难处却发生了。例如,年轻的弟兄可能盼望娶到一位非常好的姊妹,姊妹也盼望嫁给一位优秀的弟兄。然而,结过婚的人能作见证,婚姻一面是享受,一面也造成痛苦。每个丈夫都是妻子痛苦的来源,而每个妻子也是丈夫痛苦的来源。你虽然可以给你的配偶一些享受,但你也给对方一些痛苦。我们尽全力要使我们的配偶快乐,然而,我们也无可避免的使对方受苦。虽然婚姻造成痛苦,但我们不能没有婚姻。我们的婚姻不在自己手里,乃是主宰一切的主照着祂的经纶所安排的。除了婚姻所造成的痛苦之外,我们还有许多别的痛苦。在精金的道上,沿途有许多痛楚和刺人的荆棘。
  在你的厨房里有许多用具,其中有带着烤箱的炉子。没有炉子和烤箱,很难烹调得恰到好处。就一面意义说,召会是个园子;就另一面意义说,召会也是饭厅和厨房。没有厨房,饭厅是空的。召会这厨房有一个大炉子,里面有许多隔间。在那个炉子里,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地方。我从自己的经历能见证,我们在召会里,为着变化的缘故真是被焚烧。带头的弟兄时常彼此烧来烧去。丈夫烧妻子,妻子烧丈夫。实际上这乃是神的焚烧,为叫我们变化。
  我们是受造的瓦器。虽然这些器皿有用,但他们的原料是泥土,配不上新耶路撒冷。在新耶路撒冷没有砖头,只有变化过的石头。我们在变化成宝石之前,需要大量的压力、焚烧和生命的涌流。我们经历越多的压力、焚烧和涌流,就变得越贵重。
 
  保罗警戒我们要用正确的方法建造召会。在基督徒中间的工作,大多不是用金、银或珍珠、宝石,乃是用木、草、禾秸。在预表上,金表征神圣的性情,木代表我们人的性情。因此,木与金相对。我们特别在犯错的时候,喜欢说我们都是人。但我们不能把人性当作借口。我们的人性必须是复活的人性,因为天然的人性不适合神召会的建造。召会的建造需要变化过的人性,不是木头的人性。
  草与银相对。圣经告诉我们,一切的肉体都是草(赛四十6彼前一24)。草预表变成肉体的人。草不像木那样结实,乃是软弱且脆弱的。因此,草代表人堕落的性情。
  保罗在林前三12所说的最后一项是禾秸。禾秸是作物打下谷粒后所留下的秆或茎。禾秸是出于地的,与宝石这变化过的物质相对。林前三12呈现一个鲜明的对比。木是没有果实的树;禾秸是没有谷粒的作物。我们不该是木或禾秸,这些乃是要被烧掉的物质,对神召会的建造毫无用处。
  为着主的建造,我们需要神圣的金子、重生的珍珠并变化过的宝石。我们越有这几样,就越容易自然的建造在一起。我们若经历金子、珍珠和宝石,我们就不仅是贵重的材料,并且是联络合式的建造,形成神在我们灵里的居所(弗二22)。因此,变化乃是为着神的建造。我们需要就这些事祷告并交通,使主能带我们进入变化的实际,来为着祂的建造。
<< 第十二篇 >>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