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我们已经多次指出,在约瑟的故事里有两条线:预表的线和生命的线。在我们进一步来看生命的线以前,我们还需要看见关于约瑟预表基督的另一点。
 
  约瑟预表千年国期间基督在祂国度里的掌权。我们若留意约瑟故事里的预言,就会看见他的记载是基督在千年国里掌权的图画。
 
  照着这幅图画,基督在千年国里要作四件事。第一,祂要供应人粮食,也就是说,祂要满足每个人的需要(创四七15~17)。虽然全地都在饥荒之下,约瑟却能满足每个饥饿的人。今天每个人都是饥饿的,没有一个人是满足的。但基督在要来的一千年掌权时,要应付每个人的需要,满足每个饥饿的人。
 
  当约瑟在埃及掌权时,他使人存活(创四七1925)。因为基督要满足每个人的需要,祂就能使每个人存活,使每个人活着。你若查考关于基督在千年国里掌权的预言,会看见基督要使每样东西活着。今天处处都是死亡;每个人,每样东西都在死。但在基督千年掌权的期间,几乎没有死亡的迹象;每样东西,每个人都要满了生命。
 
  约瑟也使地生产。他不但给人粮食,也给人种子(创四七19~23)。在千年国里,基督要使每样东西生产。今天的光景正相反,每样东西都在消减。然而当千年国来临时,地上每样东西都要生产。为着生产,必须有种子。粮食是为着满足,种子是为着生产。基督在千年国里掌权时,不但要供给粮食,使人满足;也要供应种子,使人生产。
 
  约瑟也特别看顾以色列人(创五十21)。这预表在千年国期间,基督要特别看顾以色列人。以色列人在地上的特殊功用,乃是见证神。虽然基督宠爱以色列人,今天以色列人却不相信基督。犹太人敬拜神,但他们没有借着基督正确的相信神,而是以自己的方式相信神。然而,无论以色列人相信不相信,甚至在今天,他们仍是神的见证。在千年国期间,地上要有许多国,但只有以色列一国是神的见证。因这缘故,基督要特别看顾以色列人。祂这样看顾以色列人,指明祂是绝对为着神的见证。照样,基督爱召会,因为召会是神的见证。所以,在千年国里,基督要满足每个人,使每样东西存活,每样东西生产,并妥善看顾以色列人,就是神的见证。
  现在我们来看生命的线。当我第一次读到约瑟收聚钱财、牲畜和土地以交换粮食时,我说,“约瑟,你是强盗。你不但抢夺百姓,还把他们搜括一空。你收聚他们的钱财、家畜和土地。最终,你收聚他们这个人。约瑟,你是怎样的地主?”唯独约瑟握着生命线,生命线就是粮食。那些要粮食的人,必须给约瑟一些东西,以得着粮食。倘若他们要满足,他们必须付出钱财、牲畜或土地。首先约瑟“收聚了埃及地和迦南地所有的银子”(创四七14)。十五节说,“埃及地和迦南地的银子都花尽了,埃及众人都来见约瑟说,我们的银子都用尽了,求你给我们粮食,我们为什么死在你面前呢?”百姓对约瑟这样说,他就吩咐他们把牲畜给他。于是他们把牲畜赶到约瑟那里,“约瑟就拿粮食换了他们的牛、羊、驴、马”(创四七17)。一年后,百姓再度缺乏粮食,又到约瑟那里。这次不需要交涉,因为约瑟和百姓彼此了解。他们唯一所剩的,就是土地和他们自己。所以,他们求他用粮食买他们和他们的地(创四七19)。最终,约瑟在埃及是唯一的地主、银行家和畜牧家。
  约瑟有生命的供应、粮食的供应。照着我们天然的观念,约瑟该施舍出去。但我们不该带着天然、属世的观念来读圣经。约瑟有生命的供应,而百姓需要这供应。他们必须作一些事,以得着这供应。在我们看见百姓必须作什么之前,我们需要指出,约瑟变得这样丰富并有生命供应的原因。这是因着他一切的苦难。约瑟从十七岁起,就一直受苦。甚至在他登宝座掌权之后,仍然在受苦,因为他与父亲隔离。我们在前面的信息中曾指出,他有能力和地位作一切必需的事,把父亲接到他那里。但他抑制不作,因为他在埃及要实现神的旨意。要神的旨意实现,约瑟就必须受苦。虽然他是宰相,但他一直受苦到把父亲接来的那天。因着他的受苦,他得着这些丰富。今天在召会生活中也是这样。能给别人生命供应的,乃是那些受苦的人。这种思想可见于关于葡萄树的诗歌中(诗歌第四六五首)。这首诗歌的末了二节是倪弟兄编的:
  估量生命原则,
  以失不是以得;
  不视酒饮几多,
  乃视酒倾几何;
  因为爱的最大能力,
  乃是在于爱的舍弃,
  谁苦受得最深,
  最有,可以给人。
  谁待自己最苛,
  最易为神选择;
  谁伤自己最狠,
  最能擦人泪痕;
  谁不熟练损失、剥夺,
  谁就仅是响钹、鸣锣;
  谁能拯救自己,
  谁就不能乐极。
  我们若没有受苦,就没有什么可以给人。葡萄树因着经历了许多苦难、对付、修剪和破碎,就产生丰富的酒,使人喜乐。倪弟兄晓得,我们越受苦,越有可以给人。若没有受苦,我们所说的就像鸣的锣。我们可以发出响声,但所说的没有生命。所以,正如这首诗歌所说,估量生命不是以得,乃是以失。约瑟能这样丰富,原因就是他受过苦。在他受苦的年间,他积蓄了丰富。
  在七个丰年中,约瑟积蓄了五谷。他没有顾到自己的利益。要积蓄那些五谷,不是容易的事。七年之久,约瑟收聚五谷,积蓄在仓里。这是一件大事。一方面,约瑟在劳苦;另一方面,他在受苦,因为他与父亲隔离。在那七年中,他没有顾到自己,却为别人安排,顾到他们的将来。他在七个丰年中所作的,乃是为着百姓。他作这事,不惜牺牲了自己的利益,牺牲了见父亲的面。
  倘若我们要能以供应粮食给别人,我们必须经历长期的苦难。约瑟十七岁的时候,没有那些谷类。直到他三十岁,才有那些谷类。那时他的丰富不在于能力,乃在于粮食和生命的供应。
  今天在召会生活中也是这样。年长、老练的人有供应。倪弟兄一再强调,我们必须照顾自己肉身的生命,使我们不至夭折。在一次训练中,倪弟兄问受训的人,什么年龄是最有用的年龄。然后他指出,一位弟兄曾说,最有用的年龄是七十到八十岁。因此,倪弟兄嘱咐受训的人要照顾自己,不要慢性自杀。他告诉他们要睡得好,吃得好,喝得好,运动得好,使他们能长寿。当迦勒八十五岁时,他说他像四十岁时一样强壮。丰富不是随着没有经历的人。我们要丰富,需要长期受苦。约瑟从十七岁到三十七岁,花了二十年才成为丰富的。受苦了多年以后,粮食终于在他手中。因为他有粮食,所有饥饿的人就到他那里去。
  按我的意见,约瑟对人应当慷慨,并且说,“你们什么时候需要粮食,只管到我这里来,我就给你们。”我年轻的时候,读到创世记四十七章,认为约瑟不慷慨。在我看来,他是从百姓身上榨取一切。但赞美主,祂给我看见为什么约瑟不慷慨。因为生命的供应不该廉价出卖。在召会生活中,若有人愿意将生命的供应廉价给人,我们就必须问说,他的供应是不是真的。真正生命的供应绝不廉价出售。约瑟似乎对百姓说,“你们要供应么?倘若要,你们就必须付代价。”慷慨的观念是属世的观念。约瑟是在另一个境界,那里没有慷慨,也没有缺乏,只有供应和代价。今天许多基督徒廉价出卖东西。但在主的恢复里,没有一样是廉价的。倘若你要粮食,你必须付代价。你付出的代价越高,你得着的供应就越大。今天有些人反对主的恢复。但在他们心里深处,他们知道这条路没有错。他们反对,因为走这条路的代价非常高。因此,他们接受便宜的路,批评昂贵的路。我们不能不出代价,就得着粮食的供应。约瑟不会把粮食廉价卖给你。
  到约瑟那里去籴粮的人,付了四种代价:钱财、牲畜、土地和自己。我真是喜乐,圣经中的记载如此完全!这四项包括了今天我们需要付的一切代价。当我们付出钱财、牲畜、土地和自己时,我们就得着了四种供应。第一种供应不像第四种供应那样稀罕贵重。每一种供应都比前一种贵重,最后一种最为贵重。
  现在让我们来看钱财表征什么。照着表面的领会,钱财是我们所倚靠的。事实上,钱财代表便利。美国的货币制度非常便利。在约瑟的时代,人使用银子。他们必须随身携带银子,购买东西时就秤出银子。但今天我们付账,只要写上一定数额的支票。这是非常便利的。然而,当我们存款的供应枯竭时,我们就失去了这种便利。在这样的时候,我们就会为付账忧虑了。我们都喜欢存款有余。但这种供应若用尽了,你怎么办呢?
  有些人不愿为着供应付代价,因为他们担心失去便利。有些人也许说,“我应当走召会的路么?当然这条路很好,但我若走这条路,就会失去一些便利。我的妻子或亲戚会不高兴我。”但你越舍弃便利,就越得着生命的供应。然而,今天的基督徒保持他们的便利,因此没有生命供应。在许多教堂、礼拜堂和召会的建筑里,人们每个主日都听见关于便利的信息。他们到那些地方去,得着更多的便利。对他们而言,走主恢复的路是昂贵而且不便的。不错,你走这条路,会失去便利,但你会得着供应。
  百姓为着粮食的供应必须付出的第二项,乃是他们的牲畜。牲畜所表征的,很容易领会。牲畜表征我们生活的凭借。约瑟的哥哥们担心他们的驴,忧虑约瑟找借口把他们的驴夺去。今天你也许非常关心你的汽车,害怕它会遭窃。若是这样,你的汽车就是你的驴。对那些有博士学位的人而言,他们的学位就是他们的驴。对其他的人而言,他们的地位就是他们的驴。但基督这位丰富者,供应者,就在这里。祂既不慷慨,也不吝啬。祂不想从你身上榨取什么,但为着你的缘故,祂要求你付代价。祂绝不会廉价出卖祂的供应。你付出钱财以后,需要付出牲畜。唯有交出你的牲畜,你才会得着第二种供应。当我们的钱财和牲畜都交给了祂,我们就安息平安了。
  我们在交出牲畜以后,还需要交出土地。土地代表我们的资源。说个不好听的比方,主耶稣好像是“强盗”,祂“抢夺”祂爱人的一切。祂夺去我们的钱财、我们的牲畜和我们的土地。祂也许说,“把你的土地给我。不要把资源控制在你的手下,你要把它交给我。”这不是一个教训,而是我在许多人的生活中所观察到的。有些亲爱的圣徒能付出钱财,却不能付出牲畜。还有的人能舍弃牲畜,却不能舍弃土地。他们的观念认为,主耶稣总是赐给他们东西,绝不会“抢夺”他们的东西。但主耶稣在祂的恢复里“抢夺”我们的一切——我们的便利、我们生活的凭借和我们的资源。你若愿意将你的土地给主,就会得着第三种供应。
  主所要求的最后一项是我们自己,包括我们这人的每一面。主耶稣要得着你的每一部分。你的耳朵有没有被祂得着?若是被主得着,你就不会听基督之外的任何事情。你的嘴唇有没有被主得着?若是被主得着,你的嘴唇就不会有不同的用途。你的全人有没有被主耶稣得着?我不信有许多人已经将他们的全人交给主。在今天的基督教里,为什么意见还这么多?为什么合一和建造这么少?就是由于很少人愿意将自己交给基督。
  虽然你听过许多篇关于奉献的信息,但你也许没有听过将自己交给主的信息。关于奉献,我们受“开西大会”(Keswick Convention)的影响,这大会跟从史密斯夫人(Mrs. H. W. Smith),强调奉献是一切之钥。你要成为圣别么?必须献上自己。你要祷告得答应并且得胜么?必须献上自己。我们多年遵守开西大会关于奉献的教训,但我们最终发现,这不是生命供应所需要的一切。
  请看一九四八年我们中间所发生的事。由于混乱和骚扰,倪弟兄有好几年必须停下他的职事。我们有些人有负担使他的职事恢复,竭尽所能要促成这事,但我们所作的无济于事。在他的职事恢复以前,我们有些人到他家里与他聚集交通。想要参加那次交通的约有三十位,但倪弟兄只允许我和两位姊妹与他聚集。他不愿廉价出卖他的供应。最终他允许其他的人在客厅隔壁的房间参加交通。头一天早晨,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说什么。最后,我无法再忍受沉默,就请他对于福建省和广东省众召会混乱的光景,说一点话。他回答时,将自己倾倒出来如同尼加拉瀑布,达一个多小时。他的话满了亮光、能力和冲击力。他在那个地区至少有六年没有公开说话,只有一些人私下和他接触。倪弟兄那天的交通,说到关于耶路撒冷的路线(见《工作的再思》最后一章)。他停止说话以后,没有人说一句话。然后一位姊妹说,“为什么我们不接受倪弟兄的话并且实行呢?”在场的每个人都流着泪说,“阿们!我们愿意实行。”然后倪弟兄回答说,“你们若愿意实行这条路,必须书面将你们自己和你们所有的一切都交出来。”我提说这事的点乃是,我们需要将自己交给主。也许你已经将自己奉献给祂,但你从来没有将自己交给祂。今天基督不但要得着你的钱财、牲畜和土地,也要得着你这个人。
  百姓向约瑟付出了最后一种代价——他们自己,就得以有分于拔尖的分。当你付出第一、第二、第三种代价,你就享受第一、第二、第三种的分。但你付出最高的代价,就享受上好的分。最终,我们不仅得着粮食,使我们满足;也得着种子,使我们繁衍。要得着粮食和种子,我们需要付出完全的代价。在交出我们自己以前,我们必须交出其他的一切。百姓将一切交给约瑟以后,就能说,“赞美主,我们得着释放了!我们不在意我们的钱财、牲畜、土地甚至我们自己。我们只享受丰富的供应。”留下的只有享受。为着这种享受舍弃一切,是何等大的祝福!
  当主耶稣来临时,全地都要在一个地主,一个银行家之下。所有的土地都要属于基督。我们要将我们的所有和所是都交给祂。我们是享受者,不是主人。当时埃及的一切都在一个主人手下。约瑟叫百姓“从埃及这边,直到埃及那边,都各归各城”(创四七21),好有均匀的分配。没有富的,也没有贫的。对于属灵的供应,今天也是这样。基督有丰富。但祂能供应我们多少丰富,在于我们愿意付出什么。我们若愿意付出第一种代价,就要得着第一种供应。我们若愿意付出更多的代价,就要得着更多的供应。但我们若愿意付出第四种代价,就不仅要得着粮食满足自己;也要得着种子,为别人生产一些东西。这是何等奇妙!
  你若研读创世记四十七章,就看见埃及全地最终成了享受之地,不再有高低贫富之分。所有的人都成了同样水平上的享受者,因为一切人事物都在同一个主人之下。这是千年国的图画。在千年国里,没有资本主义或社会主义。每个人都在同样的水平上,因为一切都在主的手下。祂要买回一切,并要得着一切人事物。的确,地和其中所充满的,都属耶和华(诗二四1)。
  千年国的光景与今天大不相同。在约瑟登宝座以前,百姓各在不同的水平上。但在他登宝座,百姓到他那里籴粮以后,埃及成了千年国的预影,所有的人都在同样的水平上。一切都在一人之下,并且属于他,因为那人有丰富,并能要求得着一切。今天在召会生活中,我们中间也必须这样。因为基督已经得着我们的一切,如今我们都在同样的水平上享受基督的丰富。以上所提的各点,也都是在新约里发展的种子。
  约瑟不但供应人粮食,也顾到他父亲的葬礼(创四九29~31五十1~14)。雅各的葬礼不是简单的事。照着希伯来十一章,亚伯拉罕、以撒、雅各都得了美地的应许,但死的时候并没有承受美地。这有力地指明复活。亚伯拉罕带着他要复活的盼望死去。毫无疑问,以撒和雅各也有同样的观念。雅各死时存着盼望,有一天他要起来承受那地。因这缘故,他嘱咐约瑟不要把他的身体留在埃及,而要把他葬在列祖之地。雅各领悟死亡对他只是一段睡眠的时间,在复活那天他要起来承受美地。这是雅各埋葬的意义。约瑟照着雅各的请求埋葬他,指明他和父亲有同样的信心。他也相信他们要起来承受美地。
  约瑟也供养他的弟兄们,并且安慰他们(创五十15~21)。约瑟的哥哥们不能忘记他们对他所作的事,他们害怕父亲死后,约瑟会作一些事情报复他们。约瑟听见他哥哥们的请求就哭了,因为他没有以恶报复他们的思想。他说,“不要害怕,我岂能代替神呢?从前你们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许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创五十19~20)约瑟也应许要供养他们和他们的孩子。他安慰他们,对他们说亲爱的话(创五十21)。约瑟似乎对他的哥哥们说,“你们的意念是邪恶的,但神的意念是奇妙的。祂差我到这里来,为要拯救许多人的性命。请不要受到困扰。我感谢你们对我所作的。你们帮助神达成祂的目的。”在召会生活中,我们需要这样的灵。即使别人得罪你,你也需要认为他们对你所作的是出于神。你若将每件事当作出于神的来接受,一切被人得罪的事都要过去。
  约瑟安慰那些得罪过他的人。他有何等的恩典!因为被得罪的能安慰得罪人的,他们就能在国度里享受喜乐的生活。请记得,约瑟和他的弟兄们代表国度里的人。因着约瑟超特的灵,他们能一同在国度里享受美好的时光。但假定约瑟要以恶报复他的哥哥们,那国度就不可能有了。
  约瑟像雅各一样,存着信心死去。他临终的时候,嘱咐以色列人不要把他的骸骨留在埃及,乃要带到应许之地(创五十22~26)。这指明他盼望复活。他相信有一天他要起来承受美地,并且有分于那里要有的一切享受。为着约瑟得胜的结局,我们说阿利路亚!在创世记的总结里,我们看见基督、国度和得胜者的一切方面。为着这一切,我们何等感谢主!
  在本书的开头,神照着祂的形像造人,为要彰显祂;并且赐给人权柄,为要代表祂。在许多蒙召之人的经历以后,本书结束于一个生命,这生命一方面在雅各身上,有神的形像彰显神;另一方面在约瑟身上,有神的权柄代表神。这是何等超特,何等美妙!
  然而,创世记里所描绘的,还是预表之时代的一个影儿。在约瑟的时代,实际还没有来到。因此,就这面的意义说,创世记结束于一节,说到约瑟死了,人把他收殓在棺材里,停在埃及。他死了,盼望在应验的时代有分于实际。简言之,整体说来,创世记开始于神的创造,结束于人的死,并被收验在棺材里,甚至停在埃及。因着堕落,死、棺材和“埃及”乃是堕落之人的定命。因此,堕落的人需要神的救赎,这救赎是在下一卷书——出埃及记里,得着完全的启示并预表。
<< 第一百二十篇 >>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