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在这篇信息中,我有负担讲到贯串圣经生命树的原则,当作一篇插进的话。我们曾多次指出,在创世记头二章里,几乎每一件事都像种子一样撒在那里,并且这种子在圣经以后的各卷逐渐长大,在新约中显出是庄稼,到启示录就成熟收割。这是神圣话语的基本原则。神写圣经非常精简,不浪费一个单字。祂每一个字都用得非常精简。不仅如此,在整本圣经中,神的启示是一贯的。所以我们在圣经起头所看到的,在整本圣经以及它的结尾也都看到。
  创世记二章所记载的两棵树——生命树和知识树,不仅仅是古老的历史,因为今天这两棵树仍与我们在一起。我们若仔细读圣经,就会发现有两条线贯串整本圣经——生命树的线和知识树的线。我们可简称为生命线和知识线。这两条线开始于创世记,延续于圣经接着的各卷,最后到达终点。我们在第十三篇信息曾指出,生命线的终点是新耶路撒冷,在那里生命树再次出现。在新耶路撒冷也看到生命水的河,这河流通全城。因此,新耶路撒冷这一座生命水的城,乃是生命树的线终极的完成。知识线要结束于火湖,那是新耶路撒冷鲜明的对比。城是一座生命水的城,湖是一个烧着火的湖。
  按照圣经的启示,有两道河从神的宝座流出来,一道是生命水的流,一道是火的流。生命水的流启示在以西结四十七章和启示录二十二章。在以西结书,生命水是从神的殿发出;在启示录二十二章,生命水是从神的宝座流出。在但七9~10,我们看见另一道流,火的流,从神的宝座发出。生命水是为着复苏与滋润,而火流是为着审判。这流在审判里流过全宇宙。水河从神的宝座流出,要将一切积极的事物流进新耶路撒冷。火流从神的宝座发出,要将一切消极的事物扫进火湖。在圣经的开始有生命线和知识线这两条线的开端,在圣经的末了有两个结果,两个完成——生命水的城以及烧着火的湖。
  今天你在哪里?你要往哪里去?你在哪一条线上?生命线必然是对的线,而知识线是错的线。我们这些蒙救赎的人必然是在对的线,就是生命的线上。然而我们的生活和工作,就是我们为神生活并工作的方式,却可能在错的线上。我们这人可能是在生命线上,但我们的行事并工作可能是在知识线上。圣经首先警告人远离知识线,而留在或回到生命线。我们一次得救便永远得救,我们的救恩是永远稳妥的。然而圣经警告我们,关于我们为着主的行事为人和工作。在加拉太书,保罗警告我们要凭着灵而行(加五16),并为着那灵撒种(加六7~8),不然我们所作的一切都要被火烧毁。在林前三章,保罗告诫我们这些建造召会的人,要谨慎用正确的材料建造。如果我们用金、银、宝石建造召会,那工程就要存留到新耶路撒冷,因为新耶路撒冷是一座用金、珍珠和宝石建造的城。另一面,保罗也警告我们,木、草、禾秸只配被烧毁(林前三12~15)。凡用这些材料建造的东西,都要被火流扫进火湖。所以我们必须谨慎我们自己、我们的行事为人和我们的工作。我们自己必须留在对的线上,我们日常的行事为人和工作也必须在对的线上,这样我们和我们的工作就要进入新耶路撒冷。我们对这两条线必须非常清楚。我在本篇信息要说到生命线,在下一篇信息要说到知识线。
  许多次我对一件事感到困惑,就是生命树在创世记二章短暂一现,到创世记三章末了就向人封闭了。表面上,生命树已经向人封闭了;实际上,历代以来,借着所应许的救赎,生命树仍让神的子民接触、享受并经历。现在我要把许多在生命线上正面的人物,非常简单地指给你们看。我们不从亚当开始,他是堕落而蒙救赎的;我们要从亚伯开始。
 
  亚伯一生的特点是:他照神的方法接触神(创四4)。不要说,只要你接触神,就什么都是对的。你是照谁的方法接触神?是照你的方法呢,还是照神的方法?有三班人都说,他们是接触神的:犹太人、回教徒和基督徒。犹太人是照他们自己的方法接触神。按照罗十2~3,犹太人想要建立自己的义,就不服神的义。这就是说,他们照着自己的方法接触神。回教徒更是热心的照着他们自己的方法敬拜神。你若去参观回教寺院,会看到他们显得虔诚又敬虔,俯伏下来敬拜神。许多所谓的基督徒,包括天主教徒,也是照着他们自己的方法事奉神,既不借着基督的救赎,也不在灵里。
  人用自己的方法接触神的起源是什么?源头乃是人麻烦的心思。心思只能产生知识,不能产生别的。因此,人用知识的方法,不用生命的方法接触神。然而,亚伯却照神的方法接触神。我们在下一篇信息会看到,他的哥哥该隐是照着自己的方法接触神。神的方法是生命,该隐的方法是知识。我们都得谨慎。你可以说你是为着神,但你可能是照着自己的方法来为着神。你照着自己发明的方法接近神,而那方法完全是知识的事。不要跟从那方法。我们该观看亚伯的榜样,放下自己的思想、意见和观念来接触神。“主啊,我照你的方法接触你,我不凭着我的思想、观念或知识接触你。主啊,你是我的方法。”我们若这样作,就要享受神作生命树。亚伯的确享受了神作生命树,他真的吃了这棵树上的果子。
 
  你也许不熟悉塞特和以挪士这两个名字。塞特和以挪士是人类的第二代和第三代,不过圣经把他们看为一个人。在亚伯被杀以后,生命线似乎中断了;但塞特和以挪士却被兴起接续这条线。这两代有一个显著的特征——他们开始呼求主的名(创四26)。他们不但祷告,并且呼求主名。如果你读希伯来文和希腊文,会看见“呼求”这辞的意思不仅是祷告,乃是大声呼喊。虽然所有的基督徒都祷告,但很少人用呼求的方式,大都是非常安静的祷告,甚至默祷。然而人类的第二和第三代却知道,为了接触神,他们需要向祂大声呼喊并呼求。不要争辩说,神不是聋子,我们小声祷告祂也能听见。连主耶稣自己在园中祷告也是强烈的哭号(来五7)。在塞特和以挪士的时代,人学会用呼求神的方式向神祷告。你若试试,就会发现的确不同。使徒保罗说,主对一切呼求祂的人是丰富的(罗十12)。你若要享受主的丰富,就需要呼求祂的名。
  假定你正帮助一个新蒙恩的人祷告来摸主。他祷告说,“耶稣啊,你是神的儿子,你为我死,我接受你作我的救主。我感谢你。”虽然这是很好的祷告,但你不如帮助他强有力地呼求主名。如果他说,“哦主耶稣,感谢你为我死”,他的灵要被挑旺起来,他就活活地摸着主。
  虽然人类的第二、第三代发现了呼求主名的方法,这种方法却渐渐失去了。今天许多基督徒忽略这个,甚至藐视这个。虽然如此,没有一个基督徒能不呼求主名。在平安无事的时候,你会镇静沉着,不愿丢脸呼求主名;然而一旦面临危难,或是车祸,或是急病,你就会自然而然的呼求祂说,“哦,主啊!”我们不需要教人呼求主名,有一天他们都要呼求祂的名。当难处来临的时候,他们就需要呼求祂的名。呼求主的名就是享受主,吃主作生命树。
 
  以诺一生的特点是与神同行(创五2224)。圣经没有告诉我们他为神工作,或为神作了大事,却告诉我们,他与神同行。这是非常有意思的。要与一个人同行,你必须喜欢他。我若不喜欢你,绝不会与你同行。我先是喜欢你,接着是爱你,然后就不断地与你同行。以诺与神同行的事实证明他爱神。他就是爱活在神面前。主责备在以弗所的召会,因为他们为神作了许多工作,却失去了起初的爱(启二2~4)。主不要看见这么多好的工作;祂要看见我们向着神的爱。假定一个妻子为她丈夫从事许多好的工作,然而从不留在丈夫面前,那作丈夫的一定会说,“我不要你这么忙,却不在我身边。我要一个一直与我同在的妻子。”
  以诺与神同行。我们若仔细读创五21~24,会看到以诺在六十五岁时开始与神同行,并且继续与神同行三百年。他一天又一天与神同行,达三百年之久。最后神似乎说,“以诺,你与我同行够久了,让我把你提到我身边吧。”许多基督徒喜欢谈论被提和主的来临,但你是否知道被提需要爱主,并活在祂面前?我们需要爱主。“主耶稣,我爱你。我要活在你面前。我要与你同行,因为我爱你。”这种爱的态度乃是被提的预备、条件和根据。以诺的被提是根据什么?他的被提乃是根据于与神同行三百年。以诺给我们绝佳的榜样。
 
  挪亚跟随以诺的脚踪,也与神同行(创六9)。他与神同行的时间,实际上超过三百年。当挪亚与神同行时,神向他显示一个异象,叫他看见神在那时代要作的事。挪亚接受了方舟的异象,这方舟救了堕落族类中的八个人。像挪亚一样,我们不该照着我们的观念行事。我们的所行、所作,都该照着我们与主同行时所得的异象。在我们每天与主的同行里,我们会明白祂的心愿,祂的心思和祂的旨意。这样,我们就能照着神的心愿,而不照着我们的想法工作事奉。挪亚是借着与神同行而享受神。
 
  亚伯拉罕比挪亚更为特出。我们在罗马书生命读经中曾指出,亚伯拉罕被荣耀的神的显现所传输。当亚伯拉罕在迦勒底的吾珥时,荣耀的神向他显现并吸引他(徒七2)。按照创世记的记载,神还曾几次向亚伯拉罕显现(创十二7十七1十八1)。亚伯拉罕凭自己并不是信心的大汉,他和我们一样软弱。但是荣耀的神一次又一次向他显现,每一次都将祂神圣的成分传输注入到他里面,使他能凭神的信活着。亚伯拉罕的经历使我们想起电池,电池充电后很好用,但一段时间后需要再充电。照着神向亚伯拉罕的显现来研究亚伯拉罕的历史是非常有趣的。神呼召亚伯拉罕从迦勒底的吾珥出来,并借着一次又一次向他显现,带领他往前。我前面已经提过,当神呼召亚伯拉罕离开吾珥时,并没有给他一张地图或任何指示;亚伯拉罕是照着神的显现而行走。神的显现若在某方向,亚伯拉罕就往那方向行动。亚伯拉罕是以这方式享受神的丰富。
  除了经历神的显现之外,亚伯拉罕也呼求主名(创十二7~8)。亚伯拉罕的儿子以撒,孙子雅各,也都呼求主名。因为这三代都是一样,所以神被称为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神。这就是说,神是那活在祂显现中并呼求祂名之人的神。因为亚伯拉罕活在祂的显现中,并呼求祂的名,他就享受神作生命树。按照创世记十八章,当亚伯拉罕坐在他的帐棚门口,神向他显现,又留下与他同在约有半天之久,甚至与他一同吃饭。因此圣经甚至说,亚伯拉罕得称为神的朋友(雅二23)。在创世记十八章,神与亚伯拉罕一同谈话并用餐,像朋友一样。
  当然我们都愿意有这种对主的享受。然而,我们今天所得的分远比创世记十八章亚伯拉罕的经历好。照着启三20,主是在门外叩门,若有人听见祂的声音并且开门的,主就要进到他里面与他一同坐席。我们可以天天与主同席。亚伯拉罕与主共餐约有半天,我们却能不断地与主同席。我们在早餐、中餐和晚餐时,都能与主相会。我们的分比亚伯拉罕的更高、更丰富。
  亚伯拉罕享受神作生命树。什么是生命树?生命树就是生命供应,维持我们活在神面前。亚伯拉罕就是这样来享受神的。
 
  以撒是亚伯拉罕的儿子,用和他父亲一样的方法接触神。他也活在神的显现中并呼求主的名(创二六224~25)。他不但承继他父亲一切的祝福,也承接他父亲的方法来享受神。
 
  雅各是蒙召族类的第三代,至终被神带到一个地步,不照着他抓夺的方法生活,而照着与他祖父和父亲同样接触神的方法生活。他被主对付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就学会活在神的显现中并呼求主的名(创三五19四八3)。对他说来,这方法不只是承继的,也是神借着管教所引导的。
 
  摩西是个最有趣味的人物,他生在以色列人受埃及人逼迫的时期。神主宰的把他放在法老王宫中,使他以法老女儿之子,王族一员的身分被养大。他可能从他的奶妈,实际上是他的亲生母亲听来,知道他的同胞在埃及人手下受苦。这些传闻无疑激动了摩西的心。摩西也许说,“埃及人逼迫我的同胞,我要作点事来帮助他们。”摩西虽然心很好,但这好心是知识的心,是死的心。这就是今天许多基督徒的光景。许多人都有一颗好心,被激动要为神作点事。但摩西是照着他自己的作法,用他自己的能力来行动,结果失败了,使他深深地失望。至终摩西知道他不能作什么,他失望到一个地步以致放弃。他似乎说,“我对我的同胞这么好心,但神不帮助我。神不称许我的努力。神既不与我同在,我就忘掉这局面,到旷野去吧!”他虽然关心以色列人的幸福,但他因失败而沮丧,逃去旷野。他在那里寂寞、丧气,作了一个牧羊的人。摩西这个学了埃及人一切智慧,说话行事都有能力的人(徒七22),如今在旷野是一个微小的牧羊人,一个受挫折、沮丧的人。
  一天,在他失望之中,神来了。神在火烧荆棘的异象中向摩西显现,荆棘被火烧着却没有烧毁(出三216)。摩西感到惊奇,转过去看这荆棘。神似乎对摩西说,“摩西,你必须像这火烧的荆棘。不要凭你自己来烧,或凭你自己行动。你有一颗好心,但你行事的方法错了。”我们可以用现代的汽车作例子。要使汽车移动,去拉或去推都是笨法子,那只会把我们累坏了。我们该用汽油作能源。当汽油燃烧时,汽车就移动了。我们必须这样来操作车辆。同样,摩西学会停下自己的知识,自己的作法,自己的力量和自己的活动。摩西开始像他先祖所作的,活在主的同在和显现中。他的行动不再出于他自己。从那时起,他就与神是一。为着带领以色列人走他们的旅程,主对他说,“我的同在要和你同去,使你得安息。”他对神说,“你的同在若不和我同去,就不要把我们从这里领上去(出三三13~15,直译)。这表明摩西知道,为主工作需要有主的同在。他是在神的同在中行动。
  摩西带以色列人出埃及之后,神呼召摩西到山顶上,在那里留了四十天。他在山顶上时,完全被神的荣光所注入。从山上下来时,神的荣耀从他脸上照射出来(出三四29)。在这山顶上,摩西经历了对神作生命树完满的享受。虽然生命树对于不信的人已经消失不见,然而它对像摩西这样的人又显出来了。摩西在荣耀的山上享受神作生命树。
  摩西像挪亚一样接受了神建造的异象。当他在山上神的荣耀中,神将祂在地上居所的详细样式给了他(出二五9)。我们若在事奉神并为神工作时与祂是一,我们的工作就不会是劳苦,乃是享受。当我为主说话时,我大大的享受祂。当我讲完了一篇信息,我觉得满足了。一切属于神并照着神的服事,实际上对于服事的人都是一种食物。摩西是这样的事奉神并享受神。
 
  当我们说到以色列人,很容易对他们有恶劣的印象。我们若回想他们怎样在旷野拜金牛犊,我们觉得他们实在是可怜。然而在宇宙中,每一件事物都有两面。例如有白昼,也有黑夜。再如每一个家庭有客厅,也有放垃圾、废物的地方。在圣经中可以看到积极和消极的事物,在于我们看哪里。例如亚伯拉罕虽然相当好,但他还娶了妾,就不像我们所想像的那样好。但我们不该看消极的事物,多过于积极的事物。当我们来看以色列人历史的时候,尤其要如此。
  四十年之久,以色列人在神的同在里行走旅程(出十三21~22民十四14)。他们日间有云柱,夜间有火柱。以色列人并不照他们的意见行走旅程,只简单地跟随柱子的动向。实际上并不是两根柱子,只是一根。柱子在日间像云,在夜间像火。日间神荫蔽他们,保护他们不受烈日曝晒;夜间祂赐给他们光,照明他们的路。这柱子乃是神自己。因此,在旷野的四十年间,以色列人享受神的同在。他们还天天吃吗哪,那属天的粮食,意思就是他们享受神作生命树。因此,即使在旷野,我们也看到生命树的线。虽然我们对于在旷野中的以色列人有消极的观念,但无论如何他们经历了生命树,天天享受神。
  如果我们今天在所在的地方经历这样的云柱、火柱和属天的吗哪,岂不是非常美好么?然而,我们所得的分比这个好得多。我们有圣灵作云柱,圣经作火柱,更有主耶稣作我们属天的吗哪。当我们行走在这旷野的时候,主与我们同在,我们也享受祂作生命树。
 
  当神呼召约书亚时,神鼓励他,向他保证要与他同在,像与摩西同在一样(书一5~9)。主吩咐约书亚要刚强壮胆,因为他无论往哪里去,主都必与他同在。约书亚是一个享受神的人。只要我们享受神的同在,我们就能成为今日的约书亚。神离我们不远,祂一直与我们同在。因此我们像约书亚一样,能在神的同在里生活、行事并工作。
 
  基甸的特点是在神的同在里争战(士六12~16)。他不但在神的同在里生活、行事、工作,并且在神的同在里争战。我们都必须如此。一面说,我们日常的行事为人是一种行事为人;另一面说,我们的行事为人是一种工作;再从另一面说,这也是一种争战。我们不论行事为人、工作或争战,都必须在神的同在里。在神的同在里,简单地说就是享受主作生命树。基甸享受神作生命树。
 
  撒母耳是旧约中另一个奇妙的人物,一个不断为神的儿女祷告的人。圣经记载撒母耳告诉百姓说,他断不停止为他们祷告,以致得罪耶和华(撒上十二23)。当撒母耳得知扫罗王得罪神,他便忧愁,终夜哀求神(撒上十五11)。所以圣经称撒母耳为呼求主名的人(诗九九6),也以他为站在神面前的人(耶十五1)。这些都启示我们,撒母耳是一个不断祷告的人,他呼求主的名,并站在神的面前。借着站在主面前并呼求主的名,他享受主并有分于主作生命树。这种激发和享受,使他成了人类历史中一位奇妙的人物。
 
  大卫是一个信靠神并仰望神的人(撒上十七3745三十6)。大卫一生的秘诀是渴慕一直住在神的殿中,瞻仰祂的荣美(诗二七4814)。这就是说,他享受神的同在。此外,他享受神作肥甘和乐河的水(诗三六8~9)。大卫说,“在你那里有生命的源头”。这证明甚至在古时,大卫就享受神的生命作生命树,并作涌流在他里面的江河。这种对神的享受,使他成了以色列人中一位伟大的君王。
 
  我们对但以理的故事都很熟悉。然而大多基督徒只对但以理的预言感到好奇。他们想知道但以理二章的那个大像,那个有金头、银肩、铜腹、铁腿和泥足的大像。他们也想知道但以理七章从海中出来的兽。所有年轻人都对这些事有兴趣。许多年以前,我曾花很多时间研究这些事,但至终我对但以理书别的方面更为欣赏。现在我喜欢但以理书,因我在这卷书中看到一个常常祷告并不断接触神的人(但六10~11九3~4十2~312)。按照但以理六章,在大利乌的国中,但以理超乎其余的总长和总督。他们妒忌他,密谋陷害他,想要除灭他。但以理知道了这事,就到主面前去祷告。那一百三十个总督阴谋的目的,是要摇动但以理和神的关系,然而但以理却打开向着耶路撤冷的窗子,一天三次祷告神。但以理读申言者耶利米的预言,知道七十年被掳、流放的期限将满,他就开始祷告(但九2~3)。之后,他看到另一个异象,又连续祷告三周,直到答应临到(但十1~312)。但以理的祷告生活,是从圣别生活产生出来的。他在异教之地的巴比伦,过着圣别的生活。例如但以理拒绝吃王膳,这食物是先向偶像献祭,然后才给王和他人民食用的(但一8)。但以理拒绝了那些食物,却大大的享受了神。他享受神作生命树。
 
  当我们来到新约,我们看到新约中第一位在生命线上的人,就是主耶稣。耶稣不但享受生命树,祂就是那生命树。祂自己说,祂从父而来,并因父活着(约六57)。祂不照着知识学问活着,祂的生活、行事为人和工作,都是照着在祂里面作工的父(约十四10)。
 
  我们新约信徒的定命就是住在主里面,并让主住在我们里面(约十五5)。这意思就是我们享受主。主耶稣告诉我们说,我们必须吃祂,那吃祂的就因祂活着(约六57十四19)。我们必须吃主耶稣,因为祂是我们生命的粮,是我们的生命树。生命树就是以食物的形态呈现出来的生命。在约翰六章,主也以食物的方式把自己作生命的供应摆出来,告诉我们祂是生命的粮(约六35),祂的肉是可吃的(约六55)。我们若吃祂,就要得着祂作我们的生命,和我们借以活着的生命供应。这是对生命树真正的享受。
 
  在所有新约信徒中,保罗是一个活出主之人的例子。在加二20保罗说,基督活在他里面,并且他所活的生命,是他因信主耶稣所活的。保罗说,他自己已经钉了十字架并埋葬了,现今乃是基督在他里面活着。至终保罗能说,“因为在我,活着就是基督。”(腓一21)基督是保罗的生命和生命的供应,因为他享受基督作生命树。
 
  召会是基督的身体。身体不可能不享受头。身体不能与头分开,因为一分开就是死。整个召会是基督的身体,倚靠基督并凭基督作生命活着(弗一23西三4)。我们由此能看到,召会可以享受基督作生命树。
 
  在圣经末了,我们看见生命树的终极完成——新耶路撒冷。在城中心有生命河,从神和羔羊的宝座流出来,其中长着生命树,每月都结果子(启二二1~2)。在永世里我们的定命和我们的分,乃是享受生命树和生命水。圣经结束在一个应许和一个呼召上。应许是在启二二14:“那些洗净自己袍子的有福了,可得权柄到生命树那里。”呼召是在启二二17:“愿意的都可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因此,整本圣经结束在吃和喝,结束在享受神作生命树和喝祂作生命水。这就是生命线的终极完成。
  我们今天该作什么?我们不该作什么。我们只要简单地留在生命树的线上,享受神作我们的生命和生命的供应。神会照顾一切。因着享受主作我们生命的供应,我们就有日常的生活、行事为人、工作以及召会的建造。这样,我们所有的一切就会照着神的神圣成分,而不照着我们自己的观念。现在我们看见,我们必须走那一条路。愿主怜悯我们,使我们都继续在生命线上。
<< 第十五篇 >>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