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十七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我们现在来看创世记二章的最后部分。创世记头二章虽然十分简略,却包含许多项目。我们从前曾指出,在这两章里几乎每一项都是神真理的种子,需要整本圣经来解释并发展。圣经中的神圣启示揭示了许多属灵的事,这些属灵的事是奥秘的、抽像的,就人来说是不具体的。由于我们了解这些事的能力有限,神不得不将祂的神圣启示用图画和譬喻的方式揭示出来。创世记二章就是用寓意的方式写的,其中一切的项目都是譬喻。我们不该只照着表面的字句去了解,而应深入领会那些譬喻的意义。生命树与善恶知识树都是寓意。到底生命树是什么?人难以了解。但无论如何,那是生命树。在创世记二章我们也看到一道河,在河中有金子、珍珠和红玛瑙。这些东西表征什么?有什么意义?我们在前面几篇信息已经看过,这些都是含有寓意的譬喻。
  就人来说,创世记二章的末了是很容易明白的,因为这里说到婚姻的故事。亚当已经创造出来了,但他还没有妻子,所以神给他预备一个妻子。这不像譬喻。如果我们只读创世记二章,我们不会看出这是个譬喻。但我们若读完整本圣经,就会领会创世记二章的婚姻,实在是个譬喻。我们为什么这样说?因为以后在旧约里,神告诉祂的百姓说,“因为造你的,是你的丈夫。”(赛五四5)人的创造者是人的丈夫,这就是说,在宇宙中独一的男人乃是神自己。神所造的男人实际上不是男人,乃是女人。我有一个问题,要问所有读本篇信息的男人:你们究竟是女性,还是男性?我是女性,因为我是妻子的一部分。首先,神是造我的神;其次,祂成了我的救赎主;现在,祂是我的丈夫。
  这观念到了新约就彻底的得了发展并解释。虽然许多人认为耶稣基督是伟大的教师,有的以祂为救主,但四福音也启示祂是新郎。不错,祂是教师,是救主,然而祂也是来迎娶新妇的新郎(约三29)。有一天,约翰的门徒来见主耶稣,问说为什么祂的门徒不禁食。主耶稣的回答启示出祂自己是新郎。主问他们说,“新郎和伴友同在的时候,伴友岂能哀恸?”(太九14~15)此外,最大的使徒保罗清楚地告诉我们,召会是妻子,基督是丈夫。他在林后十一2说,“我曾把你们许配一个丈夫,要将一个贞洁的童女献给基督。”因此,我们是基督的妻子。此外,在以弗所五章保罗论到婚姻时说,人要与妻子联合,二人成为一体。在弗五32保罗又说,婚姻表征那极大的奥秘,就是基督与召会。
  在创世记二章的亚当是基督的预表,预像。按照寓意,可以说亚当就是基督。我们看到创世记二章的亚当,就看到了基督。那么夏娃表征什么?表面上她只是个女人,是亚当的妻子。但我们若有以弗所五章属灵的异象,就会看见在园中的夏娃乃是召会的预像。我们如果有这样透视的眼光,就会知道创世记二章发生在亚当身上的事,就是基督的经历,而发生在夏娃身上的都与召会有关。我们必须这样领会创世记二章。在寓意上,亚当是基督,夏娃是召会。
  这好像一个人的照片。假如我有一张某弟兄的照片,我拿这张照片给你看,问你这是谁。你若说这是某弟兄,你是对的。但我们必须小心。因为这是某弟兄的照片,并不是某弟兄本人。这不过是某弟兄的照片,印着他的样子,给你一点印象他长得怎样。照样,在创世记二章,我们借着亚当与夏娃的预表,看见了基督与召会的寓意或照片。我们细察亚当与夏娃的图画,就能明白召会是怎样产生的。我们若仅仅谈论基督与召会,人很难领会;但人若观看图画,就很清楚。图画节省了许多文字。我就是用许多话描述某弟兄的样子,你还是难以想像。但我只要把他的照片拿给你看一看,你对他就立刻清楚了。照片虽然不是真人,但至少使你对本人有若干认识,免去你的猜想。神用创世记二章亚当与夏娃的图画,给了我们对基督与召会明确的启示。没有这一章,我们必定无法这样准确的知道基督与召会的关系。这张图画显示出召会是怎样产生的。
  请记得创世记一、二章揭示了两件大事。创世记一章启示神永远的目的,就是借着人彰显祂自己,并与人一同管治。人被造是为着彰显神并代表神。创世记二章接着显示神达成祂目的的方法。神有了目的,但祂必须有方法达成祂的目的。神的方法是什么?我们已经看过,祂的方法乃是生命。神要进到人里面作生命。为了达成祂的目的,神要进到人里面作人的生命和生命的供应。此外,创世记二章启示神的手续包含三个步骤。第一步是神造人为器皿,好盛装神作生命。人既被造为器皿盛装神,就能凭神而活,彰显祂并代表祂。第二步是神将人摆在生命树跟前。我们已经看过,生命树代表神自己。神将人摆在生命树跟前,就是指明神要人接受祂到里面,使人为着召会的建造,变化成为宝贵的材料。
 
  现在我们来到第三步。第一步是造器皿,第二步是将这器皿摆在生命树跟前,第三步是将神作到人里面作生命。神怎样能将祂自己作到人里面作生命?赞美主,我们有一个譬喻帮助我们明白。我们需要清楚这个譬喻。虽然你很熟悉亚当婚姻的故事,但你可能对这故事的意义从未留下深刻印象。
 
  神造天是为着地,造地是为着人。然后神造人,人是为着神,有灵可以接受神。男人预表神这真正的宇宙丈夫,要为祂自己寻找一个妻子。
 
  人造好以后,神说,“那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帮助者作他的补满。”(创二18,另译)虽然人是完全的,但不完整。正如人的头是完全的,但没有身体就不完整。每一个人都像半个西瓜。他既是半个,就不完整。他虽然完全,但需要另一半使他完整。两个一半的西瓜合起来才是一个完整的西瓜。照样,夫妻好像两个一半的西瓜,合在一起才是完整的一体。这就是为什么我告诉年轻人要结婚的原因。你若不结婚,你虽然完全,却不完整。因此当神看亚当的时候,祂似乎说,“亚当,你是完全的,但你只是一半。你太孤单了,我要给你造一个补满,我要给你造一个配偶。”
  男人是神那真正宇宙丈夫的预表。神在没有得着祂正确的人之前,祂是孤单的。神独居不好。虽然神是绝对而永远的完全,却不完整。说神不完全是亵渎。我们的神是永远完全的。但无论如何,没有召会祂不完整。没有召会,祂就像丈夫没有妻子,就像头没有身体。所以当神说亚当独居不好,意思就是说祂自己不完整,祂独居不好。亚当需要一个妻子,预表并描述神需要一个补满。我们若看见这点,创世记二章各方面就都清楚了。
 
  神用土造了野地各样的走兽,和空中各样的飞鸟,并将这一切带到亚当面前(创二19)。神带一匹马到亚当面前,亚当也许说,“这是一匹马。这个动物绝不能与我相配,因为它有四条腿,我有两只脚。”神带一只牛到亚当面前,亚当也许说,“这是一只牛。它有两只角。它不像我,不能作我的补满。”神将一样一样的动物都带到亚当面前,亚当给一切牲畜和空中的飞鸟,野地的走兽,都起了名,但他在它们中间找不到一个可作他的补满(创二20),找不到一个配得上他。虽然亚当有智慧给各样活物起名,他似乎说,“它们都离我太远,它们不像我,我怎能以其中任何一个作为配偶?”亚当为各样活物起名之后,就着一面说,他失望了。在一切受造之物中,他竟找不到一个与他相配,作他补满的。但神清楚地知道祂在作什么。
  于是耶和华神从亚当肋旁取了一根肋骨,建造成一个女人,并将这女人带到亚当面前(创二22)。当亚当从沉睡中醒来,看见夏娃,他就说,“这次是我骨中的骨,我肉中的肉。”(创二23,直译)亚当似乎说,“这次不像以前各次;以前是狮子、马、鸽子、乌龟……这次是我骨中的骨,也是我肉中的肉。这当然是我的另一部分,我的第二部分。这是我的配偶,她完全与我相配。”当他和夏娃联合的时侯,他们就成了一体,成了完整的一个。由此我们能看见,妻子夏娃是丈夫亚当的补满;亚当若没有夏娃就不完整。夏娃取自亚当又归给亚当,使他们二人能成为一体。我们若看见这一点,我们对创世记二章譬喻的意义就有了基本的领会。
  夏娃如何是亚当的补满,召会照样是基督的补满。按寓意说,基督教中有许多东西不过是“马、牛、乌龟、鸽子”,因为那些都不是出于基督,不能与基督相配。只有那由基督重生,凭基督活着的召会,才能与基督相配,并作祂的补满。当基督看到这个,祂必定会说,“这次是我骨中的骨,我肉中的肉。”(参弗五30,有古卷下加,就是祂的骨,祂的肉)
 
  现在我们需要来看过程。神要为自己产生一个补满,神作了些什么?
 
  有一天神成了一个人(约一14)。这人为童女所生,生在伯利恒,名叫耶稣。神成为人,是由人的被造来预表。在创造之先没有人;借着神主宰的创造,一个人忽然出来了。照样,在耶稣生在伯利恒的马槽之先,神仅仅是神;但借着成为肉体,神成了一个人。这人乃是真亚当。创世记二章的亚当是照片(罗五14),借基督在肉体中出生,真亚当来了。根据圣经,在园中的亚当叫作首先的亚当,主耶稣这真亚当称为末后的亚当(林前十五45)。末后的亚当才是真亚当。
 
  有一天真亚当被摆在十字架上,祂在上面睡了六小时,从上午九时到午后三时(可十五2533)。这是创世记所说,“耶和华神使他沉睡,……于是取下他的一条肋骨”(创二21),为他建造一个妻子的话所表征的。亚当的沉睡是基督为产生召会死在十宇架上的预表。这就是基督那释放生命、分赐生命、繁殖生命、扩增生命、繁衍生命的死,由一粒麦子落在地里死了,长起结出许多子粒(约十二24),好作成饼,就是身体——召会(林前十17)所表征。借着这样产生召会,神在基督里就作到了人里面作生命。首先,神成为人;其次,这位有神圣生命和性情的人,经过死与复活,扩增到许多信徒里面,使他们成为众肢体,组成真夏娃,和祂相配,成为祂的补满。借着这样的过程,神在基督里带着祂的生命和性情,就作到人里面,使人有祂同样的生命和性情,好与祂相配,作祂的补满。
 
  基督被钉十字架的末了,犹太人不愿意被钉罪犯的身体留在十字架上过安息日,就求彼拉多叫人打断他们的腿(约十九31)。当兵丁来到耶稣那里,要打断祂的腿,发现祂已经死了,所以无须打断。这应验了经书所说的:“祂的骨头一根也不折断。”(约十九32~33出十二46民九12诗三四20)然而兵丁用枪扎祂的肋旁,随即有血和水流出来(约十九34)。血是为着救赎(来九22彼前一18~19)。水是表征什么?在出十七6,我们看到被击磐石(林前十4)的预表。磐石被击打就裂开,流出活水。耶稣在十字架上也是被摩西的杖击打,那杖就是神的律法。祂裂开了。祂的肋旁被扎,水从那里流出来。这水是祂神圣生命的流,表征产生召会的生命。
 
  当神在亚当沉睡中完成产生夏娃的工作后,亚当从沉睡中醒了过来。亚当的沉睡预表基督的死,因此他的醒过来表征基督的复活。亚当醒了以后,连同那出自于他的夏娃,成了另一人。亚当如何从沉睡中醒来,娶夏娃作他的配偶,基督也从死人中复活,娶召会作祂的补满。
 
  亚当从沉睡中醒来,立即看见用他肋骨建造的夏娃在他面前。照样,当基督从死人中复活(林前十五20),召会也借着祂神圣的生命产生了。借着祂的死,祂里面神圣的生命得以释放出来;借着祂的复活,这释放出来的神圣生命得以分赐到我们信祂的人里面。所以圣经说,借耶稣基督从死人中复活,重生了我们(彼前一3)。祂是那落在地里,又结出许多子粒的麦子(约十二24)。我们就是那许多子粒,借祂复活的生命所重生。因着我们是重生的人,有祂作生命,并凭祂而活,我们就构成了祂的召会,就是在复活中的真夏娃。
  当亚当看见夏娃,就说,“这次是我骨中的骨,我肉中的肉。”(创二23,直译)当基督看见召会,祂也许曾这样说,“我看过牲畜、狮子、鸟龟、鱼和鸟,但没有一样能配我。这次是我骨中的骨,我肉中的肉,因为召会是借着我的死与复活产生的。召会出自于我,召会和我能成为一。”
  许多基督徒谈论召会。有人说召会是物质的建筑物,因此说去召会。在我们看过创世记二章亚当和夏娃预表的意义后,就绝不会把物质的建筑物称为召会了。物质的建筑物不是召会,不过是用木头、砖块造成的房子。有些人进步一点,说召会是一班真基督徒。但一班真基督徒不一定可以构成召会。他们也许仍然是天然的人,是许多美国人、中国人、日本人和墨西哥人。这样一班天然人的聚集,并不是召会。
  召会是什么?召会是基督的一部分,一点不差就是基督自己。召会是信徒里面之基督的元素。把许多信徒里面的这元素加在一起,就等于召会。召会不是美国人、墨西哥人、日本人、中国人的组合。召会是所有信徒里面基督的总和。我们虽然是重生的人,但若仍旧照天然个性生活行动,就在实际上还不是基督身体上的肢体;我们只能在肤浅的意义上,说我们是祂身体的肢体。当我们仍照天然个性生活行动时,我们可能是标准的美国人、犹太人或中国人,但在实际上并不是基督的肢体。基督的肢体实际上是什么?乃是由基督的元素,就是人的灵里那赐生命的灵所产生的。基督是那赐生命的灵,住在信徒里面。当这位在信徒里的基督加在一起,总和就等于召会。因此,我们都必须脱去旧人,脱去一切天然的生命,直到活的基督从我们灵里彰显出来,然后我们才有召会的实际。在召会这新人里,没有犹太人、希利尼人或化外人,唯有基督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内(西三11)。凡所活出的,若不是基督,就不是召会。“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加二20)“因为在我,活着就是基督。”(腓一21)这才是召会!“这次才是”祂骨中的骨!一切出于人天然生命的,如各种人的组织,以及基督教中一切人的活动,都不是召会,都不能成为基督的补满,也不能与基督相配。就寓意说,这些东西不能算是夏娃,只能算作亚当所起名的各种动物而已。
  让我们思考四福音中所描绘的图画。当主耶稣成为末后的亚当而来,祂看那些犹太教徒,似乎说,“这是一匹马,那是一只乌龟。”在马太十六章祂转向彼得说,“撒但!”主似乎说,“这些不是我的配偶,他们与我不能相配。他们绝不能作我的补满。”因此,主耶稣必须死。祂必须在十字架上睡了,使祂释放祂的生命,产生能与祂相配的真补满。当祂从死里复活醒过来时,祂看见了召会。那时,特别在五旬节那天,祂能说,“这次才是我骨中的骨,我肉中的肉。”
  只有出于基督的才能得到基督认可,只有出于基督的才能归给祂,与祂相配。只有出于基督复活生命的才能作祂的补满和配偶,就是基督的身体。只有出于基督,且是基督的,才能与基督成为一。
  新约书信告诉我们,从五旬节以后,许多消极的事物偷进了召会,有些动物,像马和乌龟,再度出现。因此,主耶稣不得不再说,“这个不是,那个不是。”祂现在等候要来的婚娶。在婚娶的那日,祂要看着得胜者说,“这次是我骨中的骨,我肉中的肉。”
  我们现今正在往那婚筵的路上,我们必须除去一切天然的事物,属于天然人的事物,基督以外的事物。我经历过许多事物。我是生在基督教,长在基督教。当我看见并考察许多事物时,在我里面复活的生命对我说,“这个不是,那个不是。”有一天我碰着了对的事物,在我里面复活的生命就说,“这一次是的!”许多次甚至在我们中间,我里面的生命说,“这个不是。”但更多次复活的生命说,“这就是了。”我们需要听基督的声音,就是在我们里面复活生命的声音,并一直顺着这声音而行。
 
  在预表上,亚当与夏娃成为一体(创二23~24)。在实际上,基督与召会是一灵,因为那与主联合的,便是与主成为一灵(林前六17)。照寓意说,基督的所有信徒都是“祂身上的肢体,就是祂的骨,祂的肉”。丈夫与妻子婚姻的联合乃“极大的奥秘,……是指着基督与召会说的”(弗五29~32)。
  如果我们在读圣经时有这样的异象,就会明白雅歌:基督是我们的良人,我们是祂的佳偶。我们就会不照天然或知识,乃照生命来领会全本新约。我们也就会知道,我们都已经重生,且借基督得以再造,现在与主,并与众圣徒成为一灵,今天在地上与我们的丈夫基督同过婚姻生活。我们不是仅仅等候将来,我们今天就在过团体的婚姻生活。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已经有婚姻生活,现在正与我们的丈夫同活。但在另一种更完全的意义上,今天我们所享受的不过是一点预尝,我们仍在等候要来婚娶的完满享受。这婚娶要在启示录十九章举行,接着,召会要完成为新耶路撒冷,就是基督完备的新妇,直到永远。基督与祂完备的妻子要享受婚姻生活,直到永远。这妻子当然不是单独的个人,乃是一个团体、建造的彰显,就是新耶路撒冷。
  在创世记二章,我们看见人的被造和生命树。生命树是指神作人的生命和生命的供应。当神将祂自己作到人里面,人就开始经历生命的涌流,在这涌流里有宝贵的材料——金子、珍珠和红玛瑙。在创世记二章末了,我们看见女人的建造。在该章早先提到的那些宝贵材料,都是为着建造这女人。我们若只有创世记二章,就无法恰切清楚地领会这事。但在圣经末了我们也看到一个女人,就是新耶路撒冷。这女人是一座由金子、珍珠、宝石所建造的城。在创世记二章,这些材料是在生命的流中,还没有被建造。到圣经末了,这些材料就都建造成了一座城,就是终极并永远的女人。在创世记二章,我们借着夏娃看到新耶路撒冷的小影;到了启示录二十一章,我们看到夏娃完成于新耶路撒冷,就是羔羊的团体新妇,由那三样宝贵的材料建造而成,因此,我们再次看到,在创世记一、二章,几乎每一件事物都是一粒种子,这粒种子历经全本圣经而逐渐长大,到了启示录就成熟收割。
  今天我们既不在开端,也不在完成,乃在路上。我甚至不能以在以弗所五章为满足,我要在启十九7~9,在基督的婚筵上。要到达那里,我们必须脱去一切天然的东西——那些牲畜、乌龟、马等等。也许你的天然个性像一匹强壮的马。我们必须抛弃这天然的生命。赞美主,在我们里面另有一个生命,另有一种元素,就是基督那赐生命的灵。我们必须凭这生命而活,日夜脱去旧人,穿上新人。这样我们就要被变化,模成祂的形像,预备好在祂回来时,有分于祂的婚筵。至终,我们要成为新耶路撒冷,神永远的目的就完全达成了。
 
 
  亚当沉睡,肋旁被打开,取出一条肋骨,结果亚当得着夏娃作他的补满与他相配。这象征基督死了,肋旁被扎,释放出祂神圣的生命,结果祂得着召会作祂的补满。从此,神不再独居,基督已经得着一个新妇与祂相配。启示录二十一至二十二章揭示,在永世里,新耶路撒冷这召会的完成,要成为基督的新妇,作神完满的补满,永远与祂相配。
 
  亚当与夏娃至终成为一体,成为完整的一个。这是神人联合为一的寓意。神的心意是要与人成为一。祂借着基督的死与复活产生召会,而达到这目的;召会代表正确的人性与祂这位丈夫相配。在这联合里,人性与神性联合为一,直到永远。要来的新耶路撒冷正是神人的联合,活的完整单位,由神性与人性组成。
 
  亚当与夏娃乃是一,生活在一起,这描绘出神这宇宙的丈夫要与重生的人永远一起生活。神与人的宇宙婚姻生活,在启示录二十一章有完满的启示。在永远里,神在基督里是人生活的中心、实际和生命。人借着神在基督里作生命而活。人要彰显神的荣耀并运用神的权柄,治理新地。神与人,人与神要永远在一起过婚姻的生活。
  所以,创一1至二3,是一幅神目的的图画;而二4至二十五节,描绘出达成神目的的方法。这两部分可看作一幅建筑计划的蓝图。创世记三章至启示录二十章可视为建造的过程;启示录二十一及二十二章可视为完成后之建筑物的照片。
<< 第十七篇 >>
报错建议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