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十八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我喜爱创世记和启示录,因为在这两卷书中,我们可以看到神的目的及其完成。这两卷书也启示那狡猾的仇敌如何进来,又如何被扔出去。那些所谓的摩登批判家不信圣经,主要就是攻击这两卷书。当我年轻的时候,这种“高等批判学”相当得势,我们一直与它争战。那些高等批判家攻击创世记和启示录,因为那在他们里面狡猾的蛇知道,这两卷书把它暴露无遗。如果你要知道那蛇如何进来,它的定命如何,你需要读创世记头几章和启示录末几章。启十二9提到:“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形容蛇的“古”字,是指远在创世记三章的时候。所以,如果没有创世记和启示录,那狡猾的蛇就不会完全被暴露。因此,那蛇发明了所谓的摩登批判学,毁谤这两卷书。
  在创世记一、二章,我们看到一个园子;在启示录二十一、二十二章,我们看到一座城。借着变化与建造,园子成了一座城。在创世记二章与启示录二十一章之间,有许多时代或世代。那条蛇第一次出现是在创世记三章,此后一直非常活跃;它从不睡觉。从创世记三章以来,他在每一个世代都不断地工作。你仔细读整本圣经,会发现那蛇在创世记三章进来,到启二十10被扔在火湖里。无论在哪一个时代,撒但总是非常活跃。在第一个时代,就是在神以第一种方式对待人的时候,撒但就在那里。撒但不仅败坏了第一对人,也破坏了以后每一世代的人。当神兴起另一个世代,撒但又在那里破坏人。一代又一代,一时又一时,撒但都在场,似乎连神都无法控制那个局面。但事实并非如此。神是大的。我们只要稍微给祂一点时间。在神看来,千年如一日。从亚当被造的时候到现在,在神看来实际上还不到六天。我们对祂要有忍耐。
  到了召会时代,我们看见撒但与人之间最强烈的冲突。那是极其凶猛的争战!启示录给我们看见,神在众召会中得着了一班得胜者,他们要击败撒但。在这时代的末了,主耶稣要在得胜中归回。主耶稣所以不能回来,乃是由于现在还没有得胜的立足之地。祂一直在等待这个。得胜者要在地上建立一个滩头堡,使荣耀的基督可以在得胜中归回。按照启示录十二章,撒但首先要被得胜者击败;然后在主回来时,要被捆绑扔在无底坑里(启二十1~3)。最终,他要被扔在火湖里(启二十10)。
  在创世记三章撒但进来,在启示录二十章他被扔出去。紧接着创世记前两章之后撒但进来,恰好在启示录最后两章之前他被扔出去。因此在整本圣经中,只有四章圣经没有仇敌污染的脚踪。除了这四章圣经之外,他污染了每一世代和每一空间,只有创世记一、二章和启示录二十一、二十二章没有被撒但污染。在创世记二章和启示录二十一章之间,我们看见那狡猾的蛇一切的活动。你从前曾否注意到,撒但在创世记头二章之后随即出现,而要到启示录末两章之前才被扔在火湖里?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看这狡猾者头一次怎样进来。
  我们曾经看过,创世记一章启示神永远的目的和心愿,创世记二章启示神达成祂目的的方法。但在神达成祂目的之前,撒但先进来了。在每一件事上撒但总是要抢先。凡是真实地事物慢一点没有关系,但假的总是快快抢先。所以对许多事,在开头的时候,最好什么都不作。假定有一个孩子来向父亲说,“爸,我要买新玩具。”父亲应该回答说,“孩子,等两天,让我们看看主怎么说。”再多等两天也许会更好。因为撒但总是匆促的,我们绝不可接受第一个建议。如果一位弟兄为某件事来要你答复,不要立刻回答。可能那个问题就是撒但一个匆促的活动。你需要等一下,也许几天之后那位弟兄就改变主意了。我曾多次见过这样的事。年轻人性子都很急;他们天性快,喜欢行动迅速,并且要立刻得到答案。这个急躁的源头就是那狡猾的蛇。假如你肯等待,神会进来。在许多事上,神不在第一个场合里,蛇总是抢在神的前头,想要击败神。
  按照创世记三章,撒但先进来。在圣经里有一个“首先提到”的原则,就是在某种场合中那首先被提到的,就立定以后在那种场合中一切事情的原则。因此创世记三章第一次提到撒但的活动,启示一个原则,就是撒但在神以先进来。
 
  按照创世记三章至十一章,人类有四次堕落。在本篇信息,我们要说到第一次的堕落。
 
  很多人多少有一些圣经知识。就是一些非基督徒也知道亚当和夏娃吃知识树果子的事。但是很少人,包括基督徒在内,知道人类第一次堕落的意义。因此我们必须从三方面来看这个问题。第一,我们要确定堕落的因由。什么是人第一次堕落的原因和基本因素?第二,我们必须研究堕落的过程,就是第一次堕落发生的路线。第三,我们需要察看人第一次堕落的结果。这是本篇信息的负担。我知道因着争战的凶猛,释放这篇信息是很难的,仇敌隐藏在我们的里面。甚至我们对于创世记所已经有的知识,也可能拦阻我们透视到本章的深处。我们必须探究人类第一次堕落之意义的深处,而不可仅仅作肤浅的观察。
 
 
  如果我问你们,人类第一次堕落的原因是什么,你们必定会回答说,原因是撒但。这是对的,但我们不可完全归咎于撒但。我们要看见,人类第一次堕落的原因,主要不在撒但那面,而在人这面。我们可以感冒为例。感冒是由于冷空气,然而冷空气本身并不足以引起感冒,必须有感冒病毒才会引起。一张椅子,即使暴露在冷风中,也不会感冒,因为它不会感染感冒病毒。人容易感冒,因为人有感冒病毒。我们不该完全归咎于冷空气,反而应当多归因于感冒病毒。同样,我们不能把堕落的责任全部归诸撒但,人该负大部分责任。虽然如此,我还是把人类堕落的第一个原因放在撒但身上。撒但是人这次堕落的起始因素。撒但就是撒但,他永远没有希望改好一点或不同一点。
 
  撒但有一个特别的名字,叫作“那试诱者”(太四3)。无论他去哪里,所行的就是试诱,因为这是他的性情和本质。主耶稣说,他是一个说谎者。“他说谎是出于他自己的私有物,因他是说谎的,也是说谎者的父。”(约八44)凡从撒但出来的都是谎言。我们绝不能盼望他会改好,我们必须远离他。
 
  在圣经中撒但被称为魔鬼(启十二9二十2),这名字的意义是“毁谤者”。他向人毁谤神,向神毁谤人。他对夏娃所说的话含示着对神的毁谤(创三5)。他的毁谤永远是谎言。他是借着毁谤的谎言试诱人,他试诱夏娃也是这样。
 
  当撒但接近夏娃的时候,他非常的狡猾,假装着不是他自己,而以化身出现。当主耶稣成为肉体的时候,是神成为人;虽然每一个人都能看见这个人,但很少人知道这个人就是神。在神成为肉体之前,撒但已先行动,使自己成为肉体。神是在约翰一章成为肉体;撒但是在创世记三章成为肉体。神所要作的许多事,撒但总是抢先用类似的方式来作。这样,在神成为肉体之前,撒但先化身成为狡猾的蛇。
  那蛇是狡猾的,也就是说,是聪明的、灵巧的、诡诈的。他假装不是他自己,好欺骗夏娃。我们对每一件狡猾的东西都得留心,对每一个聪明的人也都得留心,因为聪明的人常容易被那蛇利用。撒但没有假装成乌龟,因为乌龟很笨。我们必须记得,留心任何聪明和狡猾的事物,因为撒但可能就隐藏在这样的事物里面。
  所以就外面说,人第一次堕落的原因是撒但。以后我们会看见,堕落的内在原因是人自己。
 
  我盼望青年人特别要认真的看这些点。这些点是基本的原则。
  撒但试诱的方法,第一是向人提议(创三14)。这提议必然是对神的话打问号。撒但总是借着一个提议,叫你对神的话起疑问,而来试诱你,引诱你,陷害你。什么时候你怀疑神的话,你必须认清那个怀疑不是从你来的,乃是从蛇来的。很多年前我读过一篇文章,是美国浸信会一位牧师写的,他说,“问号的形状就像一条蛇竖立起来问说,‘神岂是真说?’”我们对圣经里一切的话都不该有任何疑问,对每一句话都该说“阿们”。说阿们很安全,起疑问很危险。对神的话所打的任何问号,都是出于那试诱者的提议。
  撒但的提议总是使人怀疑神的话和神的心。那狡猾者就像蝎子,他的疑问就像蝎子刺上的毒素。蛇对夏娃说,“你们不一定死”。实际上蛇是对夏娃说,“神为什么禁止你们吃知识树?因为神知道你们吃了就会像祂。你们会像祂一样的智慧。”这些话就是毒素,是从蝎子的刺来的。夏娃被刺螫中,毒素就注入她里面。于是她看那棵知识树,见是美好悦人(创三6)。这就是撒但试诱她的方法。
 
  现在我们来看人第一次堕落的内在原因。我特别着重这一点。人堕落的内在原因乃是女人出头(创三2~36)。夏娃所以被蛇引诱,是因忘记她的丈夫。魔鬼很狡猾,他知道女人比男人软弱(彼前三7),就以女人为攻击的目标。不管女人对蛇说什么,只要她站在那里对蛇说话,她就错了,因为这指明她出了头。她最安全的方法乃是不对那恶者说话,而转到她丈夫背后藏起来。如果夏娃这样作,那狡猾者就失败了。所以人第一次堕落的基本原因是妻子出头。虽然她有丈夫,她却自己作主。
 
  女人的意义乃是在神面前代表人。赛五四5说,“因为造你的,是你的丈夫。”神是宇宙中独一的男人。不管我们是男性或女性,我们都是祂妻子的一部分。人的地位不是丈夫的地位,乃是妻子的地位。神是我们的丈夫。神是头,我们不是头。即使我们是男性,也不是头。在神面前,弟兄的地位和姊妹的地位一样。在神的眼中,姊妹是女性,弟兄也是女性。
 
  神是我们的丈夫,我们的头,我们必须常常保守自己在祂的遮盖下。女人必须蒙头,绝不可出头(林前十一3514~15)。神既是我们的头,我们应该一直转向祂。因着主的怜悯,我已经认识祂。如果我是当日伊甸园中的夏娃,魔鬼来到我面前,我看也不看他一眼。我会转向我的丈夫,躲在他背后。我会让亚当作头,让他带头,那样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女人的失败是在于越过男人,自己出头(参提前二14)。夏娃这一边的失败,预表人出头,并表征人越过神,把神放在一边。同样的原则也行在今天。什么时候我们把主放在一边,凭自己行事,我们就被击败。如果我们自己努力想要得胜,这努力就是一个失败,因为这使我们远离我们的丈夫,我们的头。永远不要靠自己作什么。想靠自己作什么就是自己出头,离开了妻子的地位。我们该有智慧,永远不自居丈夫的地位。
  在伊甸园中的夏娃是我们的代表。有时几乎我们所有的人都照她的方法行事。我们都成了夏娃。无论什么环境临到,我们都凭自己去应付。虽然我们会有很多祷告,但是问题一来,我们就忘了我们的丈夫,行事如同没有丈夫的人。为什么不转向你的丈夫?为什么总是单独的应付试诱?只要你凭自己面对环境,你就离开了你的丈夫。这是人类第一次堕落基本的因由。作为话语执事,我必须学习不凭自己说话。我在说话的时候,必须倚靠我的丈夫。我必须隐藏在祂里面,与祂成为一。如果我不这样作,我就成了另一个夏娃,我就要被击败。
  现在我们可以看见,我们不必过分责怪撒但。我们都该责怪自己,因为我们都出了头,没有尊重我们的丈夫。我们自己出了头,忘记自己是妻子。作母亲的管教小孩子,可能单独的管教。她们会说,“我知道怎样照顾孩子。我作了多年母亲,知道该作些什么,也知道该怎样作。”你若是采取这种态度,就立刻成了夏娃。你虽然事情作得很好,实际上却已经失败。我们必须记得人第一次堕落的原则:人放弃了妻子的地位,僭取丈夫的地位,自己作头、作丈夫。我们所努力的无论是成功或是失败,都没有什么两样,只要我们离开神,以为没有祂也能行动,就已经失败了。我们必须看见这点。
  在对付自己的脾气上,我们也可能经历这点。被我们的脾气所胜是件小事。但我们想要凭自己克服脾气,我们就犯了罪。这个想要的本身就是大罪。你想要胜过你的脾气,就是你自己出头。你必须学习说,“主啊,我不在意能不能胜过脾气。主啊,在这事上我倚靠你。对付我的脾气不是我的责任。主啊,我不是丈夫,你是我的丈夫,我只倚靠你。我不当家。主啊,你是我的头,你来管我的脾气。”我们如果都学这样的功课,在神面前维持这样的地位,我们的脾气就要消失,魔鬼就要被击败。我们必须学习这基本的原则。
 
 
  亚当和夏娃所以失败,是因不用他们的灵。如果夏娃转向灵,可能就没有问题了。我们的丈夫是与我们的灵同在。但如果我们留在心思里,那就是我们自己出头,让心思单独行动。这是可怕的,也是有罪的。我们必须认清,我们的丈夫是与我们的灵同在,因而运用我们的灵。即使你快要发脾气了,你还需要转到灵里。你也许说,在这样的情况下要转到灵里是很难的;我却要回答说,在这样为难的时候,更需要回到我们的灵里。不要对付自己的脾气,却要把自己转向灵。要学习运用你的灵。所有的基督徒都知道该怎样祷告,求神帮助他们;但很少基督徒知道,他们有灵,他们能转向这灵。我们的确有这样一个器官,这器官具有奇妙的功用。因为神与我们的灵同在,我们需要转向这灵。如果我们学习在各样环境中转向我们的灵,并运用我们的灵,结果会非常的奇妙。
  你怎么知道你在运用你的灵?非常容易。无论什么时候你作事,或接触人,却没有神的同在,就证明你没有运用灵。不管你作什么,如果作的时候向神独立,不接触祂,就证明你不在灵里。在这样情形下,你必定要受亏损。我们必须学习在凡事上接触神。只要接触祂,我们就在我们的灵里。只要走,我就用我的脚;只要看,我就用我的眼;只要接触神,我就用我的灵,因为我的灵是接触神的器官(约四24)。如果我在看,就表示我在运用我的眼。同样,如果我在接触神,我就必定是在运用我的灵。这在我们日常生活中是非常宝贵的,我们都必须学着去实行。
  因此,人堕落过程中的第一步,是不用他的灵。亚当和夏娃在吃知识树的时候没有接触神,反倒注意神以外的事物,没有以祂作头。
 
  人虽然没有用他的灵,却用了他的魂,这表征由魂所代表的人出了头。许多时候,人不肯祷告或运用灵,反而代以思想、考虑和研究。他们觉得祷告很难,因为他们的心思太活跃,充满了许多思想。他们无法使心思安静下来。我们对这种光景都很熟悉。许多作妻子的基督徒都觉得谈话很容易。她们跟丈夫、朋友、亲戚谈话;但如果你叫她们祷告,她们就感觉为难,因为她们的魂用得太多。我们众人所要学习最好的功课,乃是叫我们的思想安静下来。如果我们能停下思想,转向祷告,就证明我们是一个与主同行并活在祂面前的人。但如果你是多话的人,心思又活又强,就很难安静下来祷告几分钟。这样的人是不断用他的魂。
  在堕落的过程中,夏娃用了她的魂。当她与蛇说话的时候,她的心思在讲理(创三2~3),然后她的情感喜悦知识树的果子(创三6),最后她的意志下了决心,决定摘取那果子吃(创三6)。我们的经历也是这样。当我们受某件事试诱时,我们的心思就讲理考量,我们的情感就被激动,喜欢这事,然后我们的意志就下决心。我们的心思、情感、意志是我们魂的三部分,都不是我们应该信靠的。不要信靠你的心思、情感或意志,要将你的全人转向灵。当你考量事情的时候,你必须转向你的灵。
  我们可以用购物为例。许多弟兄姊妹上街购物,看见某件想要的东西,就对自己讲理说,“我需要这东西,现在正在拍卖,价格很便宜,现在是我用低价买这件东西的唯一机会。”他越讲理由,这件东西就变得越宝贵。我们都有这样的经历。但是当我们把这件东西买回家以后,这件东西很快失去了吸引力,我们就后悔了。当你在讲理由的时候,那条小蛇就出现了,激动你的情感,加强你的意志,并且说,“去买那件东西。”在这种光景下,你当知道你就是在重复夏娃的历史。我们不应该笑夏娃,因为我们的家就是伊甸园,我们有时候就是夏娃。许多姊妹不是马大、马利亚、路得,而是夏娃。虽然有些姊妹取名马利亚,但似乎没有人取名夏娃。马利亚的特点是什么?她的特点是安静、安息在主面前,不在心思里过分讲理。我们大家都必须学这基本的功课。
 
  堕落过程的第三步是身体的行动。当灵被忽略,魂被运用,体就成了达到目的的奴仆。眼睛去看,手去拿,嘴去吃。我们在购物的时候,若撇下灵而用魂,身体就要带着我们上百货公司去。
 
  明白人第一次堕落的结果,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若知道这结果,就会明白今天我们到底在哪里,我们究竟是什么。
 
  堕落的第一个结果是人的魂受了败坏、污染、破坏。魂受污染是因魂接受了魔鬼的思想和话语(创三7)。夏娃不该和那恶者说话,因为当她与蛇说话的时候,蛇的邪恶思想就进到了她的思想中。因此,在夏娃有分于知识树之前,她的心思已经被仇敌的观念所污染。不要以为夏娃是吃了知识树才被污染。正当她与蛇说话的时候,蛇的观念就渗入她的心思,把她的心思污染了。因此她的心思就被破坏了。最后,她吃了知识树的果子,她的心思就完全被败坏了。
 
  身体因有知识树的元素,也就是撒但的元素加进来,就变质成为肉体(创三7)。神原初创造的时候,人的身体是纯洁的器皿,只盛装单一的素质,就是神所造的元素。人吃了知识树的果子,结果一种外来的元素注入了人体,使其变质成为肉体。原来纯洁无罪的身体,现在有了撒但邪恶的元素。按照罗马书七章,这一个元素,乃是安家在人肉体中之内住的罪。在罗七17保罗说,“其实,不是我行出来的,乃是住在我里面的罪行出来的。”这邪恶的素质,罪性,污染了我们的身体,今天仍住在我们的肉体中。因此,我们不可相信我们的肉体,因它已经被撒但的罪完全占有、充满了。
  我们可以用个譬喻来说明。有一个孩子,妈妈嘱咐他不要去动某个瓶子,因为那个瓶子装着毒药;有一天妈妈出外,小孩取下那瓶子,喝了一点毒药。他违反了妈妈的禁令,但实际上这还是件小事;真正严重的乃是毒药进到他的身体里了。同样,当那一天人有分于知识树,一种邪恶的素质进到人的身体里了。因此,这不仅是过犯的问题,乃是毒素,罪,那恶者的性情进到了人体的问题。我们虽然已经得救多年,在我们肉体中仍有邪恶的元素。这个事实没有人能否认或争辩。甚至你正在读本篇信息时,罪的邪恶成分还住在你的身体中。
 
  堕落的结果,人的灵死了,与神隔绝了,失去了向着神的功能(创三810)。虽然灵死了,罪或撒但却没有进到人的灵里。为此我们要感谢神。但无论如何,人里面的灵是死了。以弗所二章告诉我们,在我们得救以前,我们是死的(弗二15)。我们是在哪一部分里死的?既不是在我们的体里,也不是在我们的魂里,乃是在我们的灵里。死了是什么意思?死了就是失去了功能或感觉。我的手若失去了功能,就是一只死手。因着神的创造,我们都有人的灵(亚十二1)。借着这灵,我们可以感觉神,接触神。但由于堕落的结果,人的灵死了,失去了功能和感觉,就不能再接触神了。人的灵接触神的功能死了。当我们悔改并取用赎罪的血洗净我们的良心,我们死了的灵被点活过来,就再度感觉到神,接触到神。现在,我们越说“主,我爱你”,我们的灵就越活。我们越说“主,洁净我,洗净我,用你得胜的血遮盖我”,并且越认我们的罪,越多赞美主,我们的灵就越活。
  由于堕落,人的魂败坏了,体变质了,灵死了,失去了向着神的功能。我们必须看见,这不仅是外面过犯的事;这事是叫人的里面受了破坏。人的三部分——体、魂、灵,都因堕落受了影响。体变了质,魂受了污染,灵也死了。我们都是这样的人。如果你还未得救,你仍然是这样。你的身体里住着罪,你的心思受了败坏,你的魂受了污染,并且你的灵是死的。但何等感谢神,我们已经借着基督的血被赎回并被洗净,我们的灵已经被点活,我们的魂正在更新变化的过程中,并且我们的身体要被带到我们灵的支配下。
 
  堕落的人构成了罪人(罗五19)。在堕落的人里面,有一种组成,其中的主要元素是撒但的性情。撒但的性情已经进到人里面,成为将人构成罪人的元素。不要以为你是个罪人,不过是因为在外面的所作所为上犯了错或犯了罪。在还没有犯任何罪以先,你已经是罪人了。一棵树若不是坏树,就不会结恶果(太七17~18)。同样,你若不是罪人,就不会犯罪。一棵树不是因结恶果才是坏树,乃因是坏树才结恶果。同样,我们不是因犯罪才成为罪人,乃因是罪人,已经被构成罪人,才会犯罪。因为我们是罪人,我们就有犯罪的作用。
  我们是构成的罪人,我们有撒但邪恶的生命在里面。这就是保罗所说“住在我里面的罪”,以及“与我同在的那恶”(罗七1720~21)。保罗发现在他里面有一个邪恶的元素,他称之为“住在我里面的罪”。保罗知道,无论何时他想要为善,那恶便与他同在。罗七21的“恶”,原文与太六13十三38约十七15约壹五19的“恶者”同字。那恶者是谁?撒但。无论何时我们想要行善,那恶者撒但就与我们同在。我们里面有这样一个罪的生命,结果我们就构成了罪人。
 
  因为我们违背了神的禁令,所以我们不但在里面有了罪的元素,在外面也有了罪案(罗五18)。在天上的法庭里我们有了罪案。这罪案不是我们立的,乃是亚当立的。我们既都在亚当里,因此,这罪案就不但牵涉了亚当,也把我们都包括在内。
 
  人的第一次堕落招来了咒诅(创三17~19)。我们可以算一下咒诅的项目:咒诅本身、劳苦、荆棘、蒺藜、汗水。这些是咒诅的内容。虽然我们是基督徒,为着谋生仍然常要面临艰难的环境。在种地时,庄稼生长不快,野草倒生长得很快。什么使野草长得这么茂盛?今天拔出,不久又长起来。这是一个表记,说出这地在数千年前已受咒诅。此外,我们无论作什么都差不多要出汗,好像不出汗事情就办不成。汗水乃是人在咒诅下的表记。
 
  人堕落的结果也是被赶出乐园,被赶出生命的范围(创三23~24)。乐园乃是生命的范围,其中有生命树,人可以在其中接受生命。所以,被赶出乐园,意思就是被赶出生命的范围。
  按照创三23~24,我们看见当人被赶出园子之后,神用基路伯和发火焰的剑把守生命树。基路伯表征神的荣耀,剑表征神的公义,火焰表征神的圣别。这就是说,神的荣耀、公义和圣别把守了生命的范围,不让罪人接近,直等到主耶稣基督来临。主耶稣死在十字架上,满足了神荣耀、公义和圣别的要求,就为我们重新开了进入生命范围的路。现今我们有一条又新又活的路通到至圣所,来接触活的生命树(来十19~20)。
 
  人第一次堕落最后的结果是死(创三19五5罗五12)。首先人的灵死了,最后人的体也要死。借着亚当一个人的过犯,罪入了世界;死又是借着罪来的,在众人身上作王(罗五1417)。因此,“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林前十五22)。
<< 第十八篇 >>
报错建议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