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二十二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我们看过了创世记三章人第一次的堕落,并神对福音的宣告,现在继续来看创世记四章。表面上我们在研读人的堕落,实际上我们所注意的乃是福音。如果没有堕落,也就不会有福音了。人的堕落带进了神的福音。赞美主!在本篇信息里我们来看人进一步的堕落,并神对福音进一步的宣告。
 
 
  在创世记四章的时代,人已经堕落了(创三6~822~24)。但人已经接受了神救恩的应许(创三15),并且得着了神救恩的路(创三21)。神应许亚当,女人的后裔要伤蛇的头;亚当相信了,他的反应就是称他的妻子为“活”。亚当和夏娃本在等待死的宣判。因此,当他们听到福音时,亚当就不称他的妻子为“死”,而称她为“活”。我们在第十九篇信息中曾指出,整个人类都是在死,没有一个是在活。但是人听见并接受神的福音之后,人就活了。阿利路亚,我们是活的!
  虽然在创三20,亚当的反应证明他相信了福音,但是那章圣经没有指明夏娃也相信了。然而,创四1告诉我们,夏娃相信了福音。“有一日,亚当和他妻子夏娃同房,夏娃就怀孕,生了该隐,便说,我已经得着了一个男子,耶和华。”(直译)夏娃生了一个儿子,给他取名叫该隐,意思是“得着”。虽然该隐这个人是恶的,但他的名字很有意思。当夏娃生他的时候,夏娃宣称“我已经得着了!”她没有得着一栋房子,或若干土地;她得着了一个男子。在她的观念里,该隐是创三15所应许女人的后裔。神曾应许夏娃,她的后裔要伤蛇的头,就是那恶者的头。夏娃在创四1的话证明她相信了那应许,并且期待得着那后裔。当她的第一个男孩出生时,她宣称说,“我已经得着了一个男子,耶和华。”你若认为这译法太大胆,我请你去查希伯来原文圣经;在原文圣经中,创四1在“男子”和“耶和华”之间没有介词。虽然有些译者加进一个介词,像“从”或“借”,但根据希伯来原文,没有这个介词。希伯来原文圣经只说,“我得着了一个男子,耶和华。”因此,按照夏娃的领会,创四1她所生的男孩,乃是三15关于女人后裔之应许的应验。所以她称她的孩子为主,耶和华。
  可是,这样的说法是过早了。夏娃实际上并没有生下那男子,耶和华。四千年之后童女马利亚生了一个孩子,祂的名称为全能的神(赛九6)。那个生在伯利恒马槽里的孩子才是耶和华。祂的名称为耶稣,意思是“耶和华,救主”(太一21)。虽然夏娃本人没有生下那男子,耶和华,但她却表征那生耶和华的童女马利亚。至终,真正的女人后裔借着童女马利亚而来。所以耶稣,耶和华,救主,才真是那男子,耶和华。在创四1,夏娃以为她生的就是这一位。夏娃给她的孩子取名叫该隐,证明她相信了创三15神所宣告的福音。虽然需要经过四千年的时间,那男子耶和华,终究借着童女马利亚而来。
  亚当和夏娃都相信了福音。亚当相信了,称他的妻子为“活”;夏娃相信了,称她的儿子为“得”,以为她已得着神所应许的。亚当和夏娃必然将这福音传给他们的儿女,告诉该隐和亚伯,神如何吩咐他们不可吃知识树,他们如何没有听从神而吃了那树的果子,又如何恐惧战兢等候死的判决,然后神如何来向他们传福音,应许女人的后裔要伤蛇的头。此外,亚当和夏娃也必然告诉孩子们,他们在神面前如何是赤身露体的,神如何杀了羊羔作牺牲,将皮子制成袍子遮盖他们的赤裸,使他们能站立在神面前,与祂有交通。我深信亚当和夏娃必定将这福音传给他们的儿女。在来十一4我们可以找到证明,那里说,“亚伯因着信献祭给神,比该隐所献的更美。”按照圣经,信是从听见所传的话来的(罗十1714)。亚伯既有这样的信,运用这信,并且根据这信献祭给神,他就必定从父母听见了福音的传扬。从那话他得着了信。他没有按照自己的意见或学识献祭,他的献祭并不是他自己的发明。他乃是凭着信,照着他父母所传的话而献祭。
  父亲亚当,母亲夏娃,和第二个儿子亚伯,都相信了福音。我们这些得救的人不是长子。长子灭亡了(出十二29),次子因相信而得救。我们相信的人都是第二个儿子。赞美主,我们是第二个男孩,第二个孩子!亚当是好父亲,领头相信福音。我希望所有读本篇信息的父亲都是领头相信福音的。夏娃是好妻子、好母亲,也是相信的人,跟随她那相信的丈夫,为她的孩子开了相信的路。所以在创世记四章我们有相信的父亲,相信的母亲,和一个相信的孩子。看看这个家庭——他们都相信同一个福音。有人曾问我亚当夏娃是否得救,我说,“为什么不得救?如果你是得救的,他们自然也是得救的!事实上,他们得救比你早多了。”亚当和夏娃是相信福音的开拓者。亚当开路,夏娃铺路,亚伯走在这路上。现在我们是亚伯的跟随者。我盼望每个父亲都是亚当,每个母亲都是夏娃,所有的儿女都是亚伯。地上第一个家庭是一个福音的家庭,信徒的家庭。
  亚伯自己是个特殊的信徒。也许你多年读圣经,还未注意过亚伯的职业。他是一个“牧羊的”(创四2)。在亚伯的时候人不吃羊,在洪水以前人只准吃蔬菜(创一29)。乃是到洪水之后,神才命定人吃蔬菜,也可以吃肉(创九3)。所以亚伯牧羊不是为求食物得生存。似乎该隐聪明多了;他比亚伯实际,他是“种地的”(创四2)。该隐也许曾对他的兄弟说,“亚伯,你所作的不实际。养羊有什么用?看我所作的,我在种地,因为地能出产我养生的食物。你怎能单单靠牧羊谋生呢?你所能得到的不过是遮身的皮,但你没有养生的。”我们若进入创四2的思想,就会看到亚伯工作不是为着他的生活,乃是为着神的满足。亚伯并不关心他自己的满足;他关心神的满足。该隐刚好相反,他不关心神的满足,只关心为自己谋生。
  创四2告诉我们两个肉身的兄弟:头一个种地,第二个牧羊。地为人出产食物,羊主要是为着献祭给神。因此我们看见该隐服事地,亚伯服事神。我有一个问题要问大家:你们是在牧羊呢,还是在服事地(世界)?我们若为主而活,我们所作的每件事就都是牧羊。然而,我们若不服事主,我们所作的每件事就都是服事地。人只有两类——服事世界的人和为神牧羊的人。你是哪一类?所有属世的人都殷勤热诚的服事地,全然没有顾到神。所有堕落的人都是服事地的人,都是地的奴仆。你是不是这样一个服事的人?这样一个奴仆?那些服事地的人以为我们这些为神牧羊的人是疯狂的。当他们知道我们不断地聚会,读圣经,彼此交通,唱诗赞美主,他们会希奇我们到底是哪一种的人。我们是牧羊的。白天黑夜我们都在牧羊。不要说你在教书,在作事业;你乃是在为神牧羊。我们是亚伯,是一班关心为神牧羊过于仅仅谋生的人。不要说召会中领头的弟兄才是牧羊的,其他的弟兄姊妹必须顾到他们的职业、行业和事业。表面上你是在你的职位上工作,或在学校里求学;实际上你是为神牧羊的。你的职业或学业是其次,牧羊是首要的。我们生活的主要方面是顾到神的满足。我们不是服事地的,乃是为神牧羊的。
  亚伯牧羊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供应祭物给神。因此,亚伯是绝对事奉神的。你所作的每一件事,都该是为着事奉神。你不该为着任何别的理由来作任何事。我们是事奉神的,是牧羊的,叫我们可以有祭物献给神。每一件事都必须为着这个目的。因为亚伯是这样的一个人,他是一个特殊的信徒。他不仅相信福音,他更实行福音,并为福音活着。
  当夏娃生该隐的时候,她很兴奋并宣告说,“我得着了一个男子,耶和华。”也许隔了不久她失望了,说,“那不是耶和华,那不过是个顽皮的孩子。”不仅如此,该隐不听她的话。所以,当夏娃生第二个儿子的时候,就称他亚伯,意思是“虚空”,像一口气的消逝。当她生第一个孩子的时候,她极其兴奋的喊说,“我得着了”;当她生第二个孩子时,她失望的说,“虚空”。当亚伯出生的时候,夏娃仅仅说,“这是虚空”。这里的思想很有意义。我们是虚空的,但我们是牧羊的。我们没有什么,也不是什么,但我们是为神牧羊的。当人问到我的职业时,我觉得很难回答。很多次我回答说,“我很难说,一面说我算不得什么,另一面说我很了不起。”一面说我算不得什么,我是虚空;另一面说我是了不起的人,在作了不起的事,就是为神牧羊。没有一件事比为神牧羊更了不起。这就是亚伯。我们生来是虚空的人。我们若不为神牧羊,凡我们所是和所作的就都是“虚空的虚空”(传一2)。赞美主,在虚空之中我们都在牧羊来满足神。因此我们不再是虚空;我们正在作一件了不起的工作来满足神。
 
  在创世记四章我们看见两种榜样。亚伯乃是相信福音,实行福音,且为福音活着的绝佳榜样。该隐,人类第二代的长子,却是继续堕落,并偏离神救恩的路的榜样。在亚当和夏娃身上主要有两件事:他们所引起的堕落,以及他们所接受并传扬的福音。亚当和夏娃是得救的,他们也将救恩的话传给第二代。我们也必须把这些事分享给我们自己的儿女,告诉他们人类堕落悲惨的故事,并向他们宣扬神救恩的好消息。该隐没有跟随神救恩的路,却继续堕落。他的生活乃是人类堕落的延续和加深。所以我们可以说,在该隐身上,人类经历了第二次的堕落。他的父母引起了第一次堕落,他继续下去,产生了第二次的堕落。
  在这里我要说一句警告的话:绝不要继续堕落。我们必须从堕落中分别出来,对堕落说,“堕落,我不跟你合作,离开我。我绝不容许你延续,我要奔向神的救恩。”该隐延续了人类的堕落,亚伯却追求神救恩的路。今天我们面对同样的选择。你愿意留在堕落里并继续下去呢,还是愿意走向神来得救恩?我们不应该这样愚昧去延续堕落,我们必须接受神为着我们救恩的预备。然而该隐却是愚笨的,留在堕落里,实际上还煽动了堕落的发展。
 
  我们需要知道人第二次堕落的原因。该隐继续堕落的一个原因是魔鬼在里面得着了他。表面上是该隐拒绝了神的福音,实际上是撒但阻止他走上神救恩的路。撒但知道该隐若接受了福音,他就无法得着他。因此他狡猾的使该隐用自己的作法来敬拜神。借此他把该隐握在手里,并使他进一步堕落。因此,人第二次的堕落是那狡猾者所煽动的,他得着了该隐,并且在他里面作工。
 
  在创世记第四章的时候,魔鬼已经将自己注入到人里面,神也将祂救恩的路告诉了人。然而该隐却妄自弃绝神救恩的路。这就是说,他跟从了魔鬼,将神的旨意摆在一边。这是第二次堕落进一步的原因。该隐不在意神的话,神的福音,他也不听父母所传的。我再说,我确信他的父母曾将福音传给他和他的兄弟,告诉他们需要那牺牲羊羔的皮所造的来遮身。我相信这是亚伯愿意作牧羊人的原因。然而该隐不理会这个,妄自弃绝神的路,发明了他自己的路。
 
 
  该隐自以为是,照自己的观念来事奉神。“该隐拿地里的出产为供物献给耶和华。”(创四3)该隐照自己的意见来事奉神,他发明了人意的宗教。在创世记三章没有一个字说到将地的出产献给神。神是要一个流血的祭来满足祂公义的要求,并且要那牺牲羊羔的皮来遮盖堕落赤裸的人。当亚当和夏娃发现他们赤身露体,就用无花果树叶子作裙子遮盖自己,但神不承认那种遮盖。神杀了一些羊羔作赎罪祭,并用这些羊羔的皮制成袍子遮盖男人和女人。我们看过,亚当和夏娃必定将这事告诉过该隐和亚伯,亚伯接受了他们的话,并照着去行。然而该隐认为他自己更聪明,不理神所关切的,拒绝接受神的路。他没有顺从神的福音,却发明了他自己的路,就是照他自己的观念而有的宗教。谁告诉他将地里的出产献上呢?是他被那狡猾者所鼓动,自己告诉自己的。这作法源于他自己的心思。
  经过这些世纪和世代,该隐有无数的跟从者,就是在任何地方和时间,那些发明他们自己宗教的人。他们不是教导人犯罪,乃是教导人事奉神,敬拜神。在他们的自以为是里,他们妄自认为自己是在事奉神。他们说,“这样事奉神有什么不对?我们不是在赌博、偷窃或杀人,我们是在事奉神。”然而我要对他们说,“你们事奉神是照着你们的观念。最后,你们没有事奉神,只是事奉自己。你们事奉你们自己的观念,并没有顾到神的满足。神不是你们的神;你们的观念,你们的头脑才是你们的神。
  我年轻的时候读创世记四章曾有一个问题。你们若匆促的读这段圣经,就可能有同样的问题。我说,“神不公平。两兄弟都献供物给神,该隐献的供物有什么错?他不是在赌博或偷窃,他很虔诚。他若不虔諴,就不会来献供物。他在地上劳苦作工,等到有了出产,就留下一些献给神。那不是很好么?神怎能定罪他这样作呢?”然而圣经说,“(神)只是不看该隐和他的供物。”(创四5,直译)神好像对该隐说,“该隐,你作了一些虔诚的事,但我连看也不看一眼,这不是对我的事奉。你在事奉你自己的观念。我一点也不在乎你的供物。”当我年轻的时候,我无法领会,神为什么这样反应:看重亚伯的供物而拒绝该隐的。我认为神是不公平的。
  等到年岁稍长,我开始明白,虽然该隐献供物给神,他并不照神的作法,只照他自己的意见。他根据自己的观念和喜好,发明了一套新的敬拜神的作法。在今天的基督教里,有许多新发明的敬拜神的作法;这样的发明全是自以为是。
  该隐天然的所是已经不再是纯净的,虽然亚当被神创造的时候是纯净的,但因着堕落,撒但那恶者已将他自己注入人里面。所以无论何时人凭自己行动,就是与魔鬼联合。因此,人不该凭自己行动,乃该拒绝自己并倚靠神。我必须不断地领会自己是个堕落的人,撒但是在我的里面,在我的本性里,在我的思想、喜好和意志里。撒但与我完全是一。我不敢凭自己、运用己作什么。我必须说,“主,我把我自己摆在一边,我信靠你。主,你来领头,你来发动。主,我要跟随你,接受你的路。”我们不但是有罪的,我们的己更成了魔鬼的,因为撒但就在我们里面。凡我们照本性所想出来的,实际上都是魔鬼的发明。该隐同今天无数的人,都没有认识这点。他认为只要他为神作事,事奉神,并且敬拜神,凡事就都是好的。不要这样想。你必须认识你的立场,你的所是。我们是堕落的人,我们与魔鬼是一,他不但在我们四周,在我们上面,更在我们里面,在我们的本性、心思、情感和意志里。无论何时你生气,撒但就在那里。无论何时你自己动情感,撒但就在你里面活跃了。不要说只是你一个人在这样行,因为撒但与你在一起,就在你里面。不但在你作坏事的时候是这样,甚至在你作好事的时候也是一样。当该隐将地里的出产作供物献给神的时候,撒但也牵连在他的行动里。在该隐里撒但献供物给神。这就是神不看这供物的原因。神好像说,“该隐,你的供物是邪恶的,这对我是侮辱。这在我眼中是可憎的,我不接受这供物。”
 
  当该隐知道神不看他的供物时,“就大大的发怒,脸色下沉”(创四5,直译)。今天的宗教徒也是这样。你若不称许他们的工作,他们就会向你发怒,说,“我们不是在事奉神么?你为什么不赞同我?”当他们看见别人照神的路事奉神,并且因而得着神的看重,他们会更加暴怒。该隐是这事的带头人。你若照亚伯的作法,就是照神的作法事奉神,那些所谓的宗教徒就会向你发怒,说,“你不认为我们也在事奉神么?为什么神接受你们,却不接受我们?”我们常听到这些话。我请你要小心。虽然你在事奉神,到底你用谁的作法事奉神?用你的还是用祂的?你事奉神是照神的启示呢,还是照你的观念和发明?仅仅说你在事奉神是不够的,还必须定规你事奉神的作法。你是照着祂的话事奉呢,还是照着你自己的意见?
  无论如何神还是怜悯该隐,还对他说话,该隐既不祷告神,也不求问祂说,“神啊,我什么地方有错?”虽然他没有祷告,满有怜悯的神还是到他面前,对他说话。“耶和华对该隐说,你为什么发怒呢?你的脸色为什么下沉呢?”(创四6,直译)神是问该隐为什么这样发怒,为什么脸色下沉。凡是跟随神的路的人,脸都是仰起来的。他们仰起脸来,说,“赞美主!阿们,阿利路亚,耶稣是主!”在创四7,神对该隐说,“你若行得好,岂不蒙悦纳?”这句话按原文也可译为:“你若行得好,你的脸岂不仰起来么?”我们若在神的路上,我们的脸必要仰起来。虽然许多宗教徒事奉神并敬拜神,神却不看他们。结果他们就发怒,说,“我不是在事奉神么?我不是为祂作了许多事么?”这些怒气的话指明他们的脸色是下沉的。当该隐发怒时,神似乎对他说,“该隐,你无须发怒。你是个罪人。难道你没有从你父母听到福音?我有我的路。你为什么变成脸色下沉的人呢?你所以变成这样,因为你弃绝了我的路。你没有听你父母所传的,你没有相信福音。你若接受我的路,并相信福音,你的脸就要仰起来。该隐,现在还不太迟。但是要注意,你若这样下去,罪就蹲伏在门口要吞吃你。”
  在创四7神给该隐一个警告:“你若行得不好,罪就蹲伏在你门口。”(直译)本节下半不容易翻译。钦定英文译本译为:“他的喜悦是在于你,你却要制伏他。”其他译本将两个代名词“他”译为“它”,意思是罪的喜悦是向着你,而你必须胜过罪。钦定英文译本译作“他”是对的。这节中的“他”究竟是谁呢?答案在约八44约壹三12。有这些经节的帮助,我们就知道创四7的“他”乃是指魔鬼。因此,神告诉该隐,罪蹲伏在门口;而他的喜悦,就是撒但的喜悦,乃是要得着该隐,该隐必须胜过他。罪和撒但是一。要小心!你若拒绝神救恩的路,罪就蹲伏在门口要得着你。罪的喜悦,就是撒但的喜悦,要得着你,你必须胜过他。胜过撒但最好的路是逃开你自己的观念,躲到神的救恩里。神的救恩是耶稣作祭物。耶稣为我们的罪流血,并将祂自己给我们作义,遮盖我们的赤身。这是我们逃开撒但,逃避蹲伏在我们门口之罪的路。你们任何一位若读了本篇信息而不接受耶稣作你的救主,我必须告诉你,罪就蹲伏在你的门口,像一只饿兽等待机会来抓着你,把你吞吃。这个罪就是撒但,那狡猾者,那说谎者,以及那从起初就杀人的。
 
  “该隐与他兄弟亚伯说话,二人正在田间,该隐起来打他兄弟亚伯,把他杀了。”(创四8)我们把这处圣经与约八44比较,就知道该隐并不是唯一杀人的;撤但也是杀人的。在那里主耶稣说到魔鬼:“他从起初就是杀人的。”虽然是该隐杀了亚伯,却是撒但在该隐谋杀的行动里杀了人。因为该隐拒绝了神的路和神的警告,他就被撒但那杀人者捉住,与撒但一同成了杀人的。因此,两个杀人犯都犯了同一的罪。因着杀了他的兄弟,该隐就完全被魔鬼占有,因为魔鬼借着该隐的手,和他的合作,杀了亚伯。该隐轻视他父母所传的福音,又摒弃了神的警告,因此他被撒但推动,照着自己的发明事奉神,至终完全被撒但占有,成了杀人犯。那是人第二次的堕落。
  人第二次的堕落开始于人发明了宗教。这次的堕落不是开始于偷窃,乃是开始于照着人的观念敬拜神。照着人造的宗教敬拜神,并不能拯救人脱离第一次的堕落,反而使堕落延续。第二次的堕落开始于自造的宗教,完成于一次杀人的行动。你相信宗教徒可能杀人么?你若去读历史,会发现罗马天主教杀害真基督徒,比罗马帝国杀害的还要多。成千成万的基督徒被罗马帝国所杀,而罗马天主教继续这迫害,杀死了更多的真信徒。你若想在西班牙或葡萄牙作一个单纯、真正的基督徒,就得小心,因为那里的宗教徒可能要取你的命。人类的宗教总是如此:开始于事奉神,结束于杀人。这正符合主耶稣在约十六2所说的话:“时候将到,凡杀你们的,就以为是事奉神。”
  什么是人第一次的堕落?人第一次的堕落是人接受神以外的东西到自己里面。人并没有作什么恶事;只是将神以外的元素吸收到自己里面。什么是人第二次的堕落?人第二次的堕落是发明了宗教,结果有了杀人的行动。人第二次堕落的发生是由于人的自以为是。自以为是的意思,就是人不顾到神的经纶,不顾到神的路,只顾到他自己的喜好和观念。当人拒绝跟从神的路,反去发明自己的宗教,至终他就成了杀神百姓的人。那就是人第二次的堕落。
  把堕落弄清楚,对我们很有帮助,因为这叫我们更能看见神的救恩。我希望本篇信息的读者,没有一个会变成该隐,我们都应该是义人亚伯。让我们都像亚伯,相信福音,实行福音,并且为福音活着。
<< 第二十二篇 >>
报错建议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