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二十九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本篇信息是创世记生命读经中一段插进的话,我的负担是要大家看见挪亚一生的一个重点——挪亚的生活与工作改变了时代。虽然我以前研读创世记时已经看见这点,却不像这些日子所看见的那么深刻。改变时代不是一件小事。
  创世记一章与六章有一个大的对比。如果你读创世记一章下半,你会看见神照着祂自己的形像创造人,目的是为着彰显祂自己(创一26)。神的用意是要人作祂的彰显。人照着神的形像被造,就是要彰显神自己。人像一张照片,照着神的形像而拍,来彰显神。不仅如此,人也受托以神的权柄,使人能执行这权柄,为神管理这地。我们必须看见,这是何等重大的托付。人是照着神的形像创造的,能以彰显神;人也受托以神的权柄,能以代表神,在地上管理一切受造之物。神并没有吩咐人作工,或建立差会。不,神的用意乃是要人有祂的形像彰显祂,并凭祂的权柄代表祂。
  神创造了人,将人好好看过,就说“甚好”(创一31)。在神工作的六天中,多数的日子神只说“好”。在第二天,神没有说什么,因为在那一天,空中有堕落的天使,水中有鬼。在那一天,神不可能说“好”。对于第二天,神并没有说什么。在第六天,就是神创造人的那一天,神看看祂所作的工,尤其是看看人,就说,“甚好!”在神眼中,人是甚好的。
  五章以后,到了创世记六章,神再一次看看人类。当神在创世记一章初次看人的时候,祂既快乐又喜悦。当神在创世记六章再次看人的时候,祂看见人已经邪恶败坏到了极点,就为着造了人而忧伤。从创世记一章到这里,有何等的改变!人原初是在那么高的水平上,但从三章开始,人一直往下堕落。如果你是神,你会怎么作?也许你会说“算了吧”。但神永远的目的怎么办?神岂不是永远的神?永远的神能改变么?神不是短暂的神,乃是永远的神,在祂并没有转动的影儿(雅一17)。祂作了决定,就永远立定。如果神忘了祂永远的目的,祂的仇敌会讥笑祂说,“你想要创造人来击败我,但是你没有击败我,反被我击败了。”神会被击败么?绝对不会!那么神应该怎么作?答案就在创六8:“但挪亚在耶和华眼中得恩典。”(另译)历代以来,这原则一直不变。
  我们从六5读到八节。“耶和华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心中终日思想的每一意念尽都是恶。”(另译)“每一意念”一辞,在希伯来文不仅指意念,也指目的和愿望。“耶和华就后悔造人在地上,心中忧伤。耶和华说,我要将所造的人,和走兽,并爬物(直译),以及空中的飞鸟,都从地上除灭,因为我造他们后悔了。”如果一切到此为止,那就没有希望了。但是,阿利路亚,我们还有第八节!这一节开始于一个重要的“但”字。“但挪亚在耶和华眼中得恩典。”(另译)这是创世记这卷书中最重大的经节之一。撒但很乐意听到,神要把人从地上除灭,但挪亚却在耶和华眼中得恩典。这转变了局面,改变了时代。阿利路亚,神没有被击败!在表面的失败中,借着一个在耶和华眼中蒙恩的人得胜了。这是个转捩点。如果你配着圣经读一读历史,你会看见在每一个时代,当撒但尽力把局面破坏到极点之后,总有一个人或少数人在神眼中蒙恩,成为改变那时代的人。你们记得以色列人的历史,虽然他们一再堕落,堕落到底,但是出来了一个少年人,使仇敌大大的惊讶,这人名叫但以理。但一8说,“但以理却立志,不以王的膳,和王所饮的酒,玷污自己。”但以理书说,“但以理却……”创六8说,“但挪亚……”在人堕落到底的时候,总有一个“却”,或“但”。
  如果我们看挪亚的生活,我们会看见这不仅是与神同行,或建造方舟的事。基本且重要的点乃是,神用挪亚改变了时代。仇敌将局面弄得坏到极点,甚至神后悔造了人。看来好像没有希望了。但挪亚蒙了恩典,挪亚的生活是改变时代的生活。
  看看今天的局面。如果你读福音书,如果你看见神对召会的定旨,你会认识召会有这样一个高超的使命。召会是由神的生命所产生,在这新约时代彰显神自己。召会已受托以这样一个荣耀的使命。我们不需要看过去。眼前的情况就足以告诉我们,召会是多么堕落,多么偏离神正确的目标。但不要灰心。虽然撒但尽力破坏,神仍然有方法达成祂原初的目的。在一切的失败之中,神今天兴起了众地方召会来改变时代。
 
  现在让我们来看改变时代的生活。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我对这一点有很重的负担。我恐惧战兢,只怕在神的启示上误了神的事。我不是要对你们讲一篇好道,我是要把主所给我的负担卸给你们,传给你们。我们何等需要看见,能给神用来改变时代的生活!
 
  这种生活总是承继先祖敬虔的路。感谢神,挪亚从亚当算起是第十代,有许多好的先祖。以诺是第七代,玛土撒拉是第八代,拉麦是第九代,而挪亚是第十代。挪亚的九位先祖,从亚当到拉麦,都是敬虔的人。虽然创世记记载人的堕落,但这不过是一个背景,向我们展出敬虔之路的真实图画。
 
  挪亚承继了亚当救恩的路(创三20~21)。在亚当身上我们看见救恩的路。虽然亚当堕落了,但他得着了神救恩的路。如果你从未堕落过,你永远不会尝到神救恩的甜美。因为我们堕落过,又得救了,我们就能见证神救恩的甜美。让我们欢然前来,从神救恩的泉源取水(赛十二3)。亚当是从神救恩的泉源取水的先驱者。他是那样的喜乐,称他的妻子为“活”(创三20——“夏娃”意“活”。)当他称他的妻子为“活”的时候,你想他是不是很喜乐?我深信他是从救恩的泉源欢然取水。我也深信挪亚承继了这救恩的路。
 
  挪亚也承继了亚伯献祭的路(创四4)。亚当的路是使自己得救的路,但亚伯的路是借着向神献礼物,讨神喜悦的路(来十一4)。你能想像堕落的人能讨神喜悦么?亚伯是一个堕落的人,却讨神的喜悦。他讨神喜悦的路是将预表基督的祭物献给神。我也能用同样的路讨神喜悦。虽然我是个堕落的人,有堕落的性情,我却能将基督献给神作礼物,讨神的喜悦。我不是夸口,但我可以向你们宣告,在这几天之内我非常讨神喜悦。我知道神喜悦我。就是在今天早晨和今天下午我都很喜乐,因为我的神十分喜悦。我的神喜乐,我也喜乐。讨神喜悦的路是什么?就是亚伯的路,也就是将基督献给神,不仅使祂作我们的赎罪祭,也作我们讨神喜悦的礼物。什么时候你送人礼物,他都会喜乐。同样,当我们将基督献给神,祂对我们的礼物也很喜乐。神所喜悦的乃是基督。挪亚必然采取了亚伯的路。
 
  挪亚所承继第三条敬虔的路,是以挪士呼求主名,享受主一切所是的路(创四26)。这是头两条敬虔之路的附加。这不仅仅是得救或讨神喜悦,更是借着呼求神的名,有分于并享受神的所是。我们可以借着呼求主名有分于神的丰富。挪亚必定已经实行这个。
 
  挪亚也承继了活并生的路(创五3~28)。挪亚像他的先祖一样,不是闲懒的,而是有一个目的为神而活,并为人类正确的繁增,生儿养女,使神得以借着人类在这地上达成祂的目的。
 
  挪亚也承继了第五条与神同行的路(创五2224)。一个堕落的人竟能与神同行,这是何等的美好!看见堕落的人能得救,固然美妙,但我们必须进一步看见,这样的人还能与神同行。在人类的第七代,以诺发现了与神同行的路。
  我们能得救,讨神喜悦,呼求祂的名,活着并生养,且与神同行。我们还要什么?我们似乎已经完全满足了。我们得救了;我们能讨神喜悦,我们能呼求祂的名,享受祂对我们所是的一切;我们能有个目的而活,并为着神的繁增而生,就是结果子;我们且能与神同行。我们还缺少什么?没有所缺的了。我们既快乐又满足。但神还没有得着满足。这是主给我的负担。只看见挪亚继承先祖各样敬虔的路还不够。如果这职事只帮助你们看见这么多,就误了神的事。我们必须看见更多。
 
  神给挪亚的几乎是包罗万有的启示,是他的一切先祖所没有看见过,更进一步的启示。以诺虽然预言,当他的儿子玛土撒拉死的时候,洪水要来(这就是“玛土撒拉”这名的意思),神的审判要临到这败坏的地;他甚至预言到主的来临(犹14);但以诺从来没有看见过神要结束这败坏的世代,而带进一个新时代的异象。挪亚的先祖们,没有一个看见过这个启示。有一天神临到挪亚,将这异象启示给挪亚。结果挪亚对敬虔事物的眼界大得开阔,他比一切的先祖们看见得更多更广。他看见了异象,从神接受了确定的启示。我们都需要有这样的启示。
  原则上,我们的情形与挪亚的情形完全一样。今天的世代是败坏的,地上充满了邪恶和强暴。照着人的观念,神似乎已被击败,且被赶离这地。然而你有没有看清,今天有一个大的“但”字?有一些亲爱的人承继了从第一世纪到现今一切圣徒敬虔的路。我们承继了已往各世纪所实行一切敬虔的路。那我们该不该停在这里?该不该说“看我们所有的”?不该!虽然我们承继了这许多敬虔的事物,并且满意又满足,但是神如何?神的目的如何?神需要结束这个时代。神需要世代的改变。神需要一只方舟,可以将祂的子民从这世代带出来,并开始一个新的时代。神需要一只方舟。我已经看见了这个,并且为这个呼喊。
  你得救了么?赞美主!你有讨神喜悦的路么?为这感谢主!你能呼求祂的名,有分于祂的丰富么?从一九六七年起,我们就实行呼求主名这事。你是在活着并生养么?是的,一天过一天,我们为主活着,并为主的繁增而生养。你满足了么?阿利路亚,我们满足了!但神和祂的目的如何?你有没有看见神想要结束这世代,而带进另一个时代?要这样作,祂必须有一只方舟。我们不能照我们的想像来建造方舟。我们必须像挪亚一样,接受关于神需要方舟的启示。
 
  神不仅向挪亚启示祂需要一只方舟,也给他看见他那世代真实的光景。那世代在神眼中完全暴露无遗;借着神的启示,也向挪亚暴露出来。你知道大多数的人,包括许多基督徒在内,对我们所活在其中的世代并不清楚么?人类已经被他们一切的情欲和邪恶的宴乐所蒙蔽、麻醉并迷惑。甚至所谓的基督“教会”也被这时代的潮流所麻醉。我们需要启示。我们需要神临到我们,将这邪恶世代真实的光景启示给我们。我们需要看见这个。将近五十年前,我就得了这启示。神已经给我看见这邪恶的世代。
 
  神不仅给挪亚看见那邪恶的世代,也向他启示了祂的心意。神从前是,现在仍是一位有目的的神;在祂的目的上,祂永不会被击败。多年前,神给我们看见了祂的目的。你们许多人读过倪弟兄亲自作的见证,说到他有一次作了一个梦,意思是得了启示,看见中国各地都兴起了地方召会。他看见神兴起的众召会。他所说的梦,实际上就是启示。很多年以前,神借着倪弟兄给我们看见,祂需要众召会。在主再来之前,需要有众召会兴起来。不然的话,祂无法回来。今天的方舟是什么?神结束这邪恶的世代,并带进一个新时代的路是什么?乃是众召会。神向挪亚启示了方舟;我也必须见证,神向我们启示了正确召会生活的需要。正确的召会生活就是神今天所需要的方舟。要结束这世代并带进新时代,必须有召会生活。
  自从我们得了这启示,并且起来宣告这启示之后,我们就受到反对、弃绝和定罪。挪亚一面将神指示他的告诉人,一面造方舟,这样过了一百二十年。在那段期间,挪亚必定经历了许多嘲弄。人可能对他说,“挪亚,你在作什么?我们都错了么?只有你一个人对么?我们所作的一切都要被审判,只有你所造的那个破方舟会存留么?”挪亚也许回答说,“时间会证明,等着吧。如果洪水在十年以后不来,也许在五十年以后会来。如果五十年以后不来,也许八十年后,一百年后,或者一百一十九年后会来。再等一段时间,洪水就会来。那时候你们会知道你们需要方舟,但是太迟了。”
  我深深觉得,我们今天是在同样的情形之下。由于我们照着神的启示而有召会坚定的见证,就兴起了许多攻击我们的批评和反对。有些人甚至说我们是“邪教”。我们怎会是邪教?说实话,我们比这时代别的人更纯正的信神的话。我们不是夸口,只是说明事实。至少我们和别的基督徒一样信神的话,不过没有搀酵而已。我们亲爱的批评者,在他们的良心里难道真的有把握说我们是异端么?每一个基督徒都有良心。他们应当在主面前听听他们良心的声音。请听听你们的良心,听听主在你们的良心里对你们所说的。
  我曾经问过美国这里的弟兄们,像我这样一个小人物,从中国来到这个世界最先进的国家,何以会受到这样的注意?他们何必注意我?他们只该把我这个小人物忘记。现在从美国西岸到东岸,都有谣言说李常受是异端者。早在一九六四年,我去德州的时候,就有些基督徒像侦探一样跟踪我,从一地到另一地。他们把我在信息中所说的记下来,加以曲解,然后印成书。就这样,十年来我这个小人物受了许多不当受的注意。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人注意这样一个小人物?因为这个小人物把一些东西带到这个国家,搅乱了仇敌,威胁了黑暗的国度。这个见证摸着了黑暗的领域。
  我是个微不足道的人,但从我的深处,并从我纯洁的良心,我有充分地把握,这个职事乃是将今天的启示告诉神的百姓。美国是个基督教国家,不需要一个来自东方的人,到这里来向人们讲说基督教的事。但在这个国家,亲爱的圣徒们需要看见神今天的启示。主今天要作什么?祂不仅要拯救人,使人讨神喜悦,教导人呼求主名,叫人能活着、生养并与神同行。祂今天要作的超过这一切。祂需要兴起众召会。祂的心意乃是要吸引那些爱祂的人、追求祂的人,将他们聚集在一起,实行正确的召会生活,作为对付仇敌黑暗国度的见证,并作为祂回来的预备。这是祂今日的心意。我们都必须看见这个,并作今日的挪亚,建造这“方舟”,好结束这个世代,并带进国度的新时代。
 
  神不仅有心意,还有渴望。神的确要作一些事,并且饥渴的要得着这个。神渴望要有召会生活。在一九三三年,有一位很好的牧师来找我。他不叫我李弟兄,他称我李先生。他说,“李先生,如果你不要召会,只传讲神的话,我们大家都要请你到我们的教会去讲道。我们可以安排你一年到头轮流从这个教会讲到那个教会。如果你把你聚会地方的门关了,解散那些到你那里聚会的人,而单单讲道,我们都要敞开大门欢迎你。”我说,“谢谢你,我有我的负担,我有够多的事要作。”
  我到了台湾,有一位西教士来见我。首先他很称赞我,说,“李弟兄,我们真感谢神,祂使用了你,在台湾岛上兴起了这样美好的工作。”当他这样称赞我的时候,我知道他接着要说什么。他继续就说到对召会有异议的话。在远东的一些西教士看我们召会的实行,如同“死苍蝇在香膏里。”有的人对我说,“如果你不再说到召会,所有的基督徒都会欢迎你。”我说,“对不起,这不在于我。是主给我这样的负担。”我常对他们说,“我们感谢你们弟兄们,从那么远的国家来传福音。尤其是前一世纪那些先驱者,他们航行六个月才来到中国。我们感激你们撇下了自己的国家、亲人、家庭、一切,到这里来传福音。但我们的负担不仅是为着福音,也是为着召会。神需要召会。传福音应该是为着召会。你们知道我们也传福音,但我们传福音的目标是为着建造召会。请原谅我说,在我们看来,你们并不关心神给我们看见的这个目标。”
  一九五八年,我被邀请访问伦敦和丹麦,我无法形容这两地的人多么热切的欢迎我。最后,这两地大部分的带头人,都在召会这件事上对我不满。我是为着召会。有些在主里很深的友谊,因此就断绝了。
  因为我照着主给我们看见的,为召会生活站住,好些我所认识的圣徒离弃了我。我一点不怀疑,时间会证明,召会生活是神今天所渴望得着的。我在一九六二年到洛杉矶,和弟兄们在一起为着主的恢复。在座有的弟兄可以作见证,那时候我告诉那一小群的弟兄们,再等五年或十年,他们会看见一些事情。今天我说同样的话。我盼望主快回来。如果主迟延,我请你们再等十年,看看有什么事发生。主要得着这个国家和别的先进国家,为着祂的恢复。
  我们都需要看见异象。我们都必须有当今的启示,看见什么是神的心愿。你要作今天的挪亚么?你如果要,就必须看见挪亚所作的。神所渴望的,不仅是成千成万人的得救,更是有美妙的召会生活。
  为着神已往使用过的圣徒们,我们何等感谢神。我们从他们的生活与工作得了极大的帮助。但我们信在这个时代,主给我们看见了更多。我们确实跟随了我们在主里一切先祖们敬虔的路,但主的启示带我们在祂地上的行动上再往前去。主的这个启示,必然使我们与那些仍在传统中的亲爱弟兄们不同。求主怜悯我们,使我们忠信于祂的启示,而不在意与别人有所不同。
 
  挪亚接受了启示,就相信这启示,并且实行这启示(创六22)。他实行的时候并不在意与他的先祖及同世代的人有所不同。人可能对他说,“挪亚,你在作什么?亚当从来没有这样说过。亚伯和以挪士也从来没有这样说过。所有的先祖们都曾活、生,又死了,但他们没有一个像你这样说过。你是谁?你比亚当或以诺还大么?我们羡慕以诺,因为他与神同行。你在说什么?你怎么说洪水要来?你建造方舟到底是什么意思?”
  今天的原则也是一样。我们是照着圣经,跟从神的启示,来实行召会生活;然而,大多数的基督徒缺少这启示。神的启示常叫你与众不同。但以理和他三个朋友与众不同,因为他们不肯吃王的膳。保罗不同,路德马丁也不同。每一个看见了神启示的人,都与别人有所不同。启示使他与众不同。我们必须与我们的亲人、同学、邻居,甚至别的基督徒不同。只有那些缺少神启示的人才会那么普通。什么时候我们看见了一些东西,我们所看见的就使我们和别人不同了。与别人不同是好的。
 
 
  现在我们必须来看挪亚的工作。首先,挪亚传扬义(彼后二5)。如果你读整本圣经,你会看见在挪亚的日子,传扬义就是反对当时邪恶的世代。挪亚的世代是邪恶的,充满了强暴,但挪亚是个传扬义,反对一切不义、邪恶和强暴的人。他见证神的义路。
 
 
  挪亚一面传扬义,一面也建造方舟。原则上,我们也作同样的事。我们也传扬义,我们也反对这邪恶的时代。我们一面传讲,一面也建造团体的方舟。挪亚因着信,照着神的启示建造方舟(来十一7)。他并没有照着传统,或自己的观念和发明,乃是绝对照着神的启示来建造。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任何事上,都必须回到神圣言中的启示。我们必须回到神纯净的话里。
 
  建造方舟是绝对与挪亚的世代相反的。挪亚反对那个时代的趋势,并“定了那世界的罪”(来十一7)。除了挪亚一家以外,没有人欣赏那工作。挪亚和他一家的工作是独特的、奇特的、奇怪的,在人眼中是不实际的。那是照着神的启示,因此是与那世代的趋势和潮流相反。你想今天的原则不也是一样么?我们所传的和我们所作的,完全是反这世代潮流的。但是赞美主,我们是在祂的流中。我们不是在这世代的潮流中;我们是照着主的启示,在流自宝座的流中。赞美祂!
<< 第二十九篇 >>
报错建议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