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三十三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更多来看创世记八、九章所预表召会生活的小影;这一次要看一点消极方面的事。
 
  在召会生活的积极方面之外,有一些消极的事发生,就是挪亚,这位新地上的首领和神的代表权柄,失败了(创九20~27)。
 
  挪亚为什么失败?因为他曾经非常成功。根据创世记的记载,挪亚成了新地上的首领和地上一切人类的父。那时,身为一切人类的父和首领,无疑的,他是在神的祝福之下。挪亚作起农夫来,栽了一个葡萄园(创九20)。我们知道他在这件事上很成功,因为葡萄园出产葡萄,制成了酒(创九21)。从此挪亚变得有点放松。葡萄酒是滋养人的,但挪亚喝得太多。他这样的放松是错了。他应该节制自己,但他没有,反而喝醉了。他暍醉了,就不但放松,更是轻率,赤着身子都不知道。他没有知觉的赤着身子,被他的儿子含看到了。这给我们看见,每当我们在神的祝福下经历成功时,我们必须谨慎,因为成功很容易使我们放松、轻率。我们对自己的成功不该过于高兴。相反的,我们要在苦难中欢喜。当我们受苦时,我们必须夸耀(罗五3)。但我们成功时,我们必须谨慎。任何一种成功,都能使你在神面前放松。你一放松,就会轻率。然后你会失去知觉,甚至变成赤身。赤身是什么意思?就是在神眼中失去了遮盖。
  在这里我必须说一句重的话。我们是堕落的人,我们需要遮盖。我们不仅在属灵方面,就是在身体方面,都需要有遮盖。在神面前,我们在属灵方面和身体方面都必须有遮盖。人在堕落以前,在神面前是赤身的。因为那时候没有罪,所以赤身没有什么错。堕落以后,因为罪进来了,赤身就有罪。我们在性情里是有罪的,所以在神面前需要有正确的遮盖。
  就身体方面说,正确的遮盖乃是我们的衣服。亚当和夏娃在堕落之后,立刻发现他们赤身露体,就尽力要遮盖自己(创三7),但他们没有作得很好。然后神来,用牺牲的皮遮盖他们(创三21)。那遮盖也预表基督作了堕落之人的遮盖。就身体方面说,堕落的人需要遮盖,尤其是在神面前。祭司不得赤身露体;当他们来到神面前的时候,必须把全身遮盖起来(出二十25~26二八40~43)。
  今天的人喜欢裸体,尽量暴露他们的身体。我们无须问圣经怎么说到这事——只要问自己。你裸体时不觉得羞耻么?你的本性告诉你,这是羞耻的事。今天的光景真是可怜。人不但违背圣经,也违背自己的本性和知觉。男性和女性都该遮盖他们的身体。由于这深处的定罪,我是尽量的遮盖自己。我不喜欢暴露我的身体。我们遮盖越多,越把自己藏在遮盖之下,就越有平安。我年轻的时候,看见有的人在夏天穿短裤。如果我穿了短裤,我就无法站起来尽职。当我站在讲台上,就是赤着脚或穿着短袖衬衫,我也难以说话。我们把身体暴露得越多,平安就越少。你读圣经,会发现这种对裸体的定罪是从堕落来的。无论我们多圣洁,我们仍需要遮盖。我们的身体必须被遮盖。我若能把全身,包括我的头和手,都遮盖起来,我会讲得更好,因为我有把握没有人看到我。我能在遮盖下说话。我们都需要尽可能的遮盖自己。
  我们在属灵方面比在身体方面更需要遮盖。什么是我们属灵的遮盖?就是基督。在预表上,一切的衣服都是作我们遮盖之基督的预表(路十五22诗四五13)。属灵的赤身露体就是失去了你在神面前的遮盖,就是失去了基督作你的遮盖。很多时候,弟兄们在交通中对他们所有的成功过度兴奋。在那兴奋的说话里,他们变得放松且轻率,失去了基督作他们的遮盖。他们在神面前讲话没有任何遮盖。我看过在姊妹们中间有这样的情形。有些亲爱的姊妹们在召会的聚会中祷告很属灵,有完全的遮盖,一旦彼此交通一些兴奋的事情,就变得放松轻率。她们失去了基督作她们的遮盖。就某种意义说,她们是喝醉且赤身露体了。每当我看到姊妹们中间有这种情形,我就不敢走到她们中间。我从已往的学习里,知道看到任何圣徒的赤身都是不好的。当姊妹们正在那样兴奋赤裸的交通时,我去那里看,对我并不好。我喜欢看一个美妙的祷告聚会,高的聚会,有强的祷告,而所有的弟兄姊妹都完全在基督的遮盖之下。去看这样的聚会是蒙福的。但是当我看到反面的光景,我就跑开,因为我不愿意看到在那里所暴露的。我们都必须谨慎,不要兴奋到一个程度,变成放松、轻率、醉酒、赤身而失去正确的遮盖。许多时候,连我们谈论属灵的事或召会生活,都会这样。可能我们在谈论召会一次很高的聚会,我们却是赤着身子来谈论,没有基督的遮盖。我们是堕落的人,我们必须在每一活动上,每一所作或所说的事上,保守自己被基督所遮盖。没有基督遮盖着我,我就不作任何事。没有被基督遮盖,我就不和我的妻子、儿女、弟兄、姊妹说话。我若没有基督的遮盖而作什么事,那就是我放松、轻率、醉酒并赤身,就是我失去了自制。挪亚身上所发生的事正是这样。
  年轻人必须学习如何在他们的态度、谈话甚至交通中完全被遮盖。这是实际的功课。现在你们所缺的一切,将来年纪较长的时候都要完全暴露出来。我们年纪较大的人该晓得,我们现在所缺的,正暴露出我们年轻时所缺的学习,这就和受教育一样。你们若不在年轻时充分学习,年老时便感觉缺少某种知识。尽早得救是好的。年轻人该受鼓励,现在就学功课。不然,当他们年老时,他们的短缺要暴露今天的学习不够。现在正是学习一些属灵生命各项精细功课的时候。
 
  挪亚犯了错误,有了失败。当挪亚醒来后,他没有认罪。他立刻咒诅那揭露他赤身的人(创九2224~25)。我年轻时对挪亚这样作不太高兴。我说,“挪亚,你不知道你错了么?你应当向神认罪,然后向看见你赤身的儿子含认错。然而你不但不认错,反倒咒诅他。”我真的很困惑。挪亚咒诅那揭露他的人,祝福那遮盖他的人。他咒诅那不为着他的,祝福那为着他的。你们中间可能有人对这段话也有问题。你们也许不懂得为什么会这样。
  就属灵方面说,像挪亚这样的人要谦卑认罪是容易的。你不认为这是容易的么?但对一个失败且被暴露过的人,要他咒诅和祝福却是很难的。挪亚是一家之父并人类的首领,每一个人都看他。他失败了,且被揭露了。他本可以谦卑认罪,承认自己失败了。然而,因着神已经立他作首领,他必须不照着他被定罪的感觉说话,而照着神的行政说话。是谦卑认罪容易呢,还是照着神的行政说话容易?任何人要谦卑、承认错误并认罪都是容易的。但挪亚若这样行了,神在地上的行政会变成什么样子?他的后裔会怎样?神的经纶,神的管治会怎样?对挪亚来说,这样认罪是对的;但他若这样作,就破坏了神在地上的行政。除了挪亚以外,谁能代表神在地上说行政的话?只有挪亚能作这事。对挪亚这失败过的人来说,要说行政的话来代表神是困难的。当他这样说话的时候,他的良心可能会搅扰他,魔鬼会控告他的良心,说,“你既有这样的失败,怎能这样说话呢?”有时候召会中领头的人落入这种处境,就放弃了,什么都不说。所以,就没有神圣的行政了。
  不要按着人的观念去审判挪亚。在神的行政里,挪亚是一个好例子。虽然他失败了,他仍然那么刚强的代表神说行政的话。对挪亚来说,要这样作是不容易的。不要从挪亚那一面,他失败的一面来看他,要从神行政的一面来看那情形。无疑的,挪亚是错了。他放松、轻率、醉酒又赤身。但我们必须从神行政的观点来看挪亚。
  当首领错了的时候,我们应当作什么?这件事影响到神的行政。这里有两件事:神圣的行政和人的失败。我们若要明白这段神圣的话,就必须看见什么是神圣的行政。这不仅是人失败的问题。不管首领对或错,神的行政必须顾到。含揭露了挪亚的赤身,轻看了神的行政。揭露首领的失败牵涉到神圣的行政。我们都必须看见这点。假定挪亚不是首领,也不是神在地上的代表权柄,那么他失败时人怎样作就不会这么严重。无论他们作什么都不会影响神的行政,或把他们牵涉到神行政的对付里。但挪亚是首领,是神在地上的代表权柄。对于这样一个首领的失败,我们的态度应该怎样?这把我们牵涉到神行政的对付里。摩西娶了古实女子为妻是不对的(民十二1),但米利暗毁谤他,却受咒诅生了大麻风(民十二10)。她因为轻看神的行政,消极的说到神代表的权柄,就受了咒诅。
  为什么圣经强有力地说,藐视或不尊敬他父母的必受咒诅?(申二七16,直译)。因为这涉及神的行政。神是一位有次序的神,有行政的神。你看看神的创造,你会看到每一件东西都是有次有序的。这个次序与神的行政有关。在神宇宙的行政中,父母之于儿女是神的权柄。儿女不尊敬他们的父母,就是反叛神的行政。他们是对神在地上的代表权柄不尊重。他们这样作,就要受到咒诅。大卫杀死乌利亚,娶了他的妻子,犯了大错。但他的儿子押沙龙反叛他,就遭受死的咒诅(撒下十五10十八14~15)。今天多少年轻人藐视且不尊敬他们的父母,结果失去了神的祝福。看看他们生活行事的情形——就像低等动物一样。他们失去了神命定给人的福。他们为什么失去了神的福?因为他们不尊敬父母,受了咒诅。圣经说得很清楚,尊敬父母的必然得福,在世长寿(弗六2~3)。年轻人,你们若尊敬父母,你们必得长寿的福,生活正常。你会知道怎样作智慧人,怎样行事为人。你会知道过正常生活正确的路。你就不会受咒诅,活得像低等动物一样。错误的过生活乃是受咒诅的标记。
  含为什么被咒诅?因为他触犯了神的权柄,并牵涉到神的行政。挪亚是错了,但就含来说,他该考虑到自己的地位和神的行政。首领的失败,对我们总是一个试验。我们真是在神的行政下么?如果是,我们就蒙福了。如果不是,我们会失去祝福。挪亚的失败,对他的儿子们是个试验。从同一个试验,一个受了咒诅,两个蒙了祝福。你在这样的试验中,到底是受咒诅还是蒙祝福,全看你如何与神的行政发生关系。虽然挪亚的失败不好,却给闪和雅弗一个好机会得着祝福。
  当我年轻时,我对圣经上所记载的感到难过。似乎每当神作了什么事,撒但就进来破坏。那时我只看到黑的一面,没有看到白的一面。后来主给我看见,白的一面比黑的一面大。挪亚失败了——那是黑的一面。挪亚的放松、轻率、醉酒、赤身都是由于魔鬼借着肉体的工作。但魔鬼所造成的这个失败,带进了大的祝福。没有这个失败,神的祝福绝不能像现在这样的实际。然而,不要说,“让我们作坏事,好使好事临到。”绝不要这样说。神的祝福总是超过撒但造成的破坏。撒但在破坏,但神不断地在祝福。神好像说,“撒但,你尽管破坏我所作的吧。等你破坏了,我便进来祝福。我的祝福要超过你的破坏。”谁会承受这祝福呢?只有那些在神行政下的人。不要因撒但破坏神的工作而受困扰。保守自己在神的行政之下,并且脱离撒但所造成的破坏,你就要得着祝福。
  含失去了得祝福的黄金机会。他因轻看神的行政,失去了这祝福。他告诉他弟兄的话是基于事实,并没有散播谣言或说谎。但是他的两个兄弟闪和雅弗,认识且尊重神的行政。你有否注意他们所作的?“于是闪和雅弗,拿件衣服搭在肩上,倒退着进去,给他父亲盖上,他们背着脸就看不见父亲的赤身。”(创九23)他们对父亲的赤身甚至一眼都不看。他们所作的不但是对的,道德的,更是完全在神的行政下。绝不要忘记,那里的情形不仅与人的行为有关,也与神的行政有关。要谨慎。你的父亲是好是坏,这是他个人的问题。不要忘记他的地位乃是神在地上的代表权柄。你若揭露他的失败,就把自己牵涉到神的行政里。我们都必须看见这点。我所说的是我所充分经历过的。闪和雅弗认识神的行政。他们进去并不是看失败,而是去遮盖失败。
  看到别人的失败并不是祝福。你去探访一位弟兄的家,不要登堂入室,打听得太仔细。这不会是祝福,反倒是咒诅。这对你不会有益,反倒有损。什么时候你访问弟兄或姊妹的家,你该闭起眼睛。所以当人问我别人事情的时候,我有很好的答案,我说,“我不知道。”我这样回答是说真话,因为我实在不知道。我曾经几次被邀请到一位弟兄家里,但除了他的客厅和饭厅以外,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知道厨房在哪里。我不喜欢知道这些事情。我喜欢看不见,我喜欢不知道。我只喜欢知道神给我的负担。弟兄姊妹们,要学习不知道,学习看不见。要学习作瞎子和聋子。你知道闲话从何而来?闲话是从看见和听见来的。你如果瞎了聋了,你就不会去说闲话。我们都必须学习不看别人的情形。别想要去看这些事情,因为那会将你牵涉到神的行政里。牵涉到神的行政并不是一件小事。
  将近五十年以来,我看到也听到,许多亲爱的圣徒批评倪柝声弟兄。我能向你们作很强的见证,凡是反对倪弟兄的,凡是批评倪弟兄的,凡是说倪弟兄错,他们对的,没有一个得着祝福。许多这样的人遭受到属灵的亏损。有的人失去他们身体的健康,也有的人失去他们的事业。几乎没有一个是例外的。我早年不知道这是什么道理。渐渐的我知道,所有反对和批评的人,都触犯了神的行政。
  问题不在于首领是对或错,乃在于你是不是在神的行政之下。如果一个首领经常全是对的,什么错都没有,你就绝不会被试验。首领的失败或错误,成了你的试验,证明你到底在哪里。你若处于神行政下正确的地位,首领的失败要成为你的祝福。
  让我告诉你们有关我自己经历的一个故事。从一九四二年到一九四八年,六年之间倪柝声弟兄不能尽他的职事。因着魔鬼在中国的工作,有一个属灵的风暴,使倪弟兄无法尽职事。在抗战期间,他和我分开了。战后,在一九四六年,我从北方被邀请到南方的首都。有一些同工曾被卷在那个风暴里反对倪弟兄,他们跟我也很熟,就远远跑来见我,他们说,“李弟兄,你能说倪弟兄从来没有错么?”我回答说,“弟兄们,他是对还是错,这不是我的事。你们必须承认一件事——我们都欠倪弟兄许多。我们必须承认,他对我们大家正像父亲一样。如果他对你不是父亲,我必须很强的见证,在主的经纶里,他对我确实是父亲。我还未遇到倪弟兄以前,我对主的经纶一无所知。他是我属灵的父亲,我这个属灵的人是从他出来的。”然后我把挪亚的故事告诉弟兄们。我说,“弟兄们,请看挪亚的事件。挪亚错了么?他确实是错的。但问题不在挪亚对或错,问题全在我们这人是从那里领受的。挪亚不是我们的父亲么?如果挪亚是你的邻居,不是你的父亲,那又另当别论。但请记得,你这个人是从他来的,他是你的父亲。你的所是和所得都是从他出来的。这把你牵涉到神的行政。弟兄们,我没有看到别人所定罪倪弟兄的事。即使我看到他错了,我也没有任何地位来说他的错误,因为他是我属灵的父亲,我这个属灵的人是从他出来的。我绝不能说任何反对他的话。我是在神的行政下。弟兄们,你们必须想想,反对我们属灵的父亲不是一件小事。你们没有反对倪弟兄的时候,你们里面的感觉如何?”他们都承认,觉得满了生命。我又问:“现在如何?”他们回答说,“我们必须承认,我们死了,没有膏油,也没有滋润。我们枯干了。”于是我说,“弟兄们,你们应当听从里头这真实地感觉。不要理会你们头脑的分析。根据你们头脑的分析,倪弟兄该被定罪;但只要你们定罪他,你们就死了。你们越定罪他,你们就越死。”立刻,弟兄们回转过来,从死的情形里得了拯救。
  我们都该顾到神的行政。我信在我们中间有神的行政。如果这是主的恢复,那么,神的行政就在我们中间。
  挪亚的咒诅和祝福,乃是神在祂行政的对付里所默示的。这些不是照着挪亚个人的感觉,乃是照着神的行政。这不是出于挪亚自己,乃是出于那在人类身上执行祂行政的神。挪亚的儿子一个受咒诅,其他两个蒙祝福。先是咒诅,后是祝福。根据历史和地理,挪亚的长子闪,是希伯来人的祖先,即犹太人的祖先。挪亚的次子含,是黑人的祖先。含的儿子古实是衣索匹亚人的祖先。挪亚的第三子雅弗,是欧洲人的祖先。
 
  在挪亚所说的预言中,很清楚说到神要使雅弗扩张(创九27)。这一句话需要很多世纪的时间来应验。历史告诉我们,欧洲人已经扩张了。看看过去五个世纪的历史,自从哥伦布时代以来,欧洲人有了何等大的扩张,扩大。这扩大在继续着。这扩大主要是由于欧洲人中间的三个因素:政治的力量、科学及艺术,包括技术和贸易。由于这三件事,欧洲人不断地在扩大中。美国人是欧洲的扩大。至终欧洲文化借美国扩展到全世界。这应验了在雅弗身上所预言的祝福。对雅弗所说“扩张”一辞的预言,需要许多世纪来应验。许多国家跟随欧洲式的政治,因为欧洲人从罗马人学来,在这事上很强。此外,科学、技术和文艺,也自欧洲人出来。这一切都是神所预言雅弗要扩张的应验。
  现在我们来看闪。“又说,耶和华闪的神,是应当称颂的。”扩张属于雅弗,但神是闪的神。耶和华,就是神,是闪的。所有的犹太人都要夸口说,“神是我们的。”连主耶稣也告诉撒玛利亚妇人说,救恩是从犹太人出来的(约四22)。凡与神有关的都是从犹太人出来的。谁写旧约圣经?犹太人。谁写新约圣经?除了一个外邦人,医生路加之外,新约圣经是犹太人写的。就是路加,也是用他从犹太信徒所得的知识写的。所有与神,与神的福音,与基督并与救恩有关的事,都是从犹太人出来的。耶和华以罗欣曾预言为闪的神。闪没有政治或科学;闪有神。这预言宣告,扩张的雅弗要住在闪的帐棚里(创九27)。欧洲人,包括美国人,是强的,但他们需要希伯来人的帐棚。你若不相信犹太人所传的,你就没有帐棚,没有安息。
  闪的后裔没有建造巴比伦;他们像亚伯拉罕一样建造帐棚,他们为神建造帐幕。主耶稣是闪的后裔,被比作帐幕(约一14)。至终,新耶路撒冷也是神永远的帐幕(启二一2~3),上面有十二个犹太支派的名字,和十二个犹太使徒的名字。雅弗的后裔欧洲人,包括美国人,的确住在闪救恩的帐棚里。这个预言已经应验了,并且仍在继续应验。
  雅弗已经扩张,并且需要住在闪的帐棚里。含已经被咒诅,因他被牵涉在神的行政中,失去了祝福。在咒诅之下,他变作奴仆的奴仆。这有没有被历史证明呢?这已经证明了。但请翻到徒十三1:“在安提阿当地的召会中,有几位申言者和教师,就是巴拿巴和称呼尼结的西面,古利奈人路求,与分封王希律同养的马念,并扫罗。”在这节圣经中,我们看见各种不同的人已经成了一个召会。在这里我们看见一些申言者和教师列在召会显著的、有功用的肢体中间。巴拿巴和扫罗是犹太人。西面又叫尼结(黑的意思);从这称呼看来,他可能是黑人。古利奈人路求是从非洲来的。古利奈是北非(今天利比亚所在之处)的一个城市。马念是与希律同养的。希律虽然是以土买人(以东人)的后裔,但在政治上与罗马人(欧洲人)有关。所以,虽然马念的祖先不能确定,但他既是希律一个同养的兄弟,必定是欧洲化的。因此,我们看见在安提阿召会中这五个大有功用的肢体,有两个是犹太人,闪的后裔;一个来自非洲,一个可能是黑人,这两个可能都是含的后裔。另外一个至少在文化上与雅弗的后裔有关。他们众人成了一个召会。不管你是属于谁的后裔,不要感到灰心。因为我们是重生的人,我们都是召会人。我们虽然生自不同的祖宗,但现在都在同一个召会中。我们都生在神借着挪亚所说关于人类预言的应验中。但是我们天然的身分已被神在基督里的救恩所改变了。
<< 第三十三篇 >>
报错建议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