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在已过的几篇信息中,我们主要的是说到挪亚的历史。在那些信息中,我们看过挪亚所造的方舟如何经过水,而将挪亚和他一家引进新的时代。按照预表,那时候挪亚和他一家是活在复活里,那种生活乃是召会生活的小影。这在复活里召会生活的小影,启示召会人如何与基督一同复活,如何凭基督敬拜神,并如何恢复神原初的目的,就是彰显神和代表神。此外,这影儿也显示召会人如何活在神的约之下。我们可以称他们为“约人”。他们无论作什么事都在神的约下,而且满了祝福。我们也看到,很不幸的在那召会生活的小影里有了失败,因为作神代表权柄的挪亚,从某种意义说,叫神失败了。由于那次失败,有些事暴露出来。有的人蒙了祝福,有的人受了咒诅。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必须来思考召会生活不愉快的一面。在召会历史中有荣耀的一面,也有羞耻的一面,不愉快的一面。我们需要来看这不愉快的一面。
  洪水以后,挪亚和他一家有了新的开始。在他们中间有真实地一。他们在每件事上都是一的。首先,他们与神是一。这八个人是在复活里的(在预表里,八这数字是指复活),他们与神是一。他们敬拜一位神。第二,他们只有一个目标,就是彰显神并代表神。他们的目标是回到神起初的目的。在起初,神定意要人有祂的形像以彰显祂,并有祂的管治权以代表祂。洪水之后,新的族类回到了神原初的目的,彰显神并代表神。第三,这八个人在意见、语言、观念以及领会上都是一。他们都说一样的话。他们众人真是一。
  随着日子过去,生在地上的人越来越多。人口激增,结果便有了分裂。他们不但分成宗族和世代,更分成许多邦国。邦国就是王国,帝国,其中有人掌权作了所谓的头。什么时候有人掌权管理别人,那就是帝国,邦国。在复活里的生活这新时代的开始,只有一个代表的头,挪亚,他代表神那真正的头。只有一个家连同一个头,那是完全的一。然而,至终挪亚的后裔不但分成众宗族,更分成众邦国,那就可怕了。
  我们在前面的信息中多次指出过,这卷包罗一切的创世记,是一卷种子的书。凡在全本圣经里所启示的每样事物,几乎都如种子撒在这卷书里。这些撒在创世记里的种子,在圣经其余各卷书中长大发展,在启示录中成为收成。分裂的种子也是如此。这种子是撒在创世记十章,生长在新约书信中,而在启示录中成为收成。现在我们必须花一点时间,来思想这粒在神百姓中间分裂的种子。
 
  神的百姓原初是一。他们为什么是一呢?这虽然是因为家族的元素把他们维系在一起,但主要的因素是在于他们只有一位神。挪亚和他一家敬拜一位神。这一位神乃是维持神的百姓一的主要因素。挪亚一家是一,因他们敬拜一位神,独一的神。对神的敬拜是主要关键。对神的敬拜若改变了,神百姓中间整个的情形也就改变了。当神的百姓有不同的敬拜时,他们中间就有了分裂。因此,保守新族类一的主要因素,乃是除了一位真神之外,他们没有别的神。同样的,我们只有一位神,我们只敬拜那位独一的神。我们的神是独一的,所以我们也是一。弗四6说到一位神与父。因着我们只有一位神与父,我们乃是一。
  不仅如此,我也提过,挪亚和他一家所以是一,乃是因为他们同有一个唯一的目标。挪亚和他的儿子都不为着自己的利益,他们都为着神的目标。神的目标是什么?就是要人彰显祂并代表祂。挪亚和他一家没有别的神,也没有别的目标。他们的目标不是农业、教育或工业。他们的目标不是他们自己的利益,他们唯一的目标是要彰显神并代表祂。我们必须对这有深刻的印象。虽然我们有同一的神,但我们可能有不同的目标。若有不同的目标,我们就要分裂。你的目标是什么?是不是要为自己得着名声,使自己出名?是不是要建立神目的以外的事物?我们在这里乃是要彰显神并代表祂。我们有一个刚强的立场向全宇宙宣告,甚至向撒但和一切背叛的天使、执政的、有能的并污鬼宣告,我们地方召会是为着神的目的和神站在一起。我们唯一的目标是要彰显我们的神。我们在这里是要彰显神。
  我愿意对一些新来参加我们聚会的人说几句简单地话。你们知道我们在这里彰显什么?我们这里的人不见得有才智,更不见得有好穿着。我们带头的人并没有佳形美容或吸引。我们也没有大钢琴或管风琴。我们甚至没有招牌。我们是什么?我们什么也不是。我们不过是旷野里的声音(约一23)。你们来到我们的聚会中,外表上你们看不到什么。但多半你们的确看见一个东西——神自己彰显出来了。也许你参加过一次聚会后,里面觉得奇怪:“哇,在那里同他们一起真好,但是我无法解释他们好在那里。他们的歌唱得不太美妙,人的穿着也不吸引人。他们没有什么外面的佳形美容,但他们中间的确有东西。”这个“东西”就是神的彰显。神是我们的彰显,祂是我们的佳形美容和吸引。我们是召会,已经回到神原初的目的,回到祂在起初就有的目的,就是人彰显祂并代表祂。这就是主的恢复。
  我们是召会,我们的确代表神。所以我们多次祷告:“主,我们吩咐你。你必须作事。我们在这里是代表你,不是代表我们自己。因为我们是你的代表,你必须为自己作事。”你能这样祷告么?你敢这样祷告么?除非你站在代表神的地位上,否则你的良心不允许你发出这样的祷告。但你一站在代表神的地位上,你的良心就印证并加强你,说,“主,我们吩咐你,你必须表白你的路。这是你的恢复,你的目的,你必须干涉。因为我们在这里不是代表别的,乃是代表你。主,你必须进来。”这是正确的召会生活。只要我们是这样,我们就有那唯一的一。我们的一是唯一的。我们不需要说,“弟兄,让我们来合一。”我们若需要这样说才合一,那就太晚了。只要我们回到起初,回到神原初要人彰显祂并代表祂的目的,我们自然的就是一。我们是一,因为我们有同一的目标。
 
  那么,为什么人会分裂呢?人分裂,是因为他们有了不同的敬拜,也是因为他们有了不同的目标、利益和目的。创十31启示人分裂的四种方式:根据他们的宗族;根据他们的语言,就是不同的文字、观念、领会和发表;根据他们不同的地土;以及根据他们不同的邦国。让我对这四项逐一有点说明。
  宗族表征什么?表征肉体上的关系。很多人不关心神,不关心祂的目的或祂的利益。他们只关心他们的家。他们为什么与他们的家是一?只因为他们的家是由他们亲人所组成的。今天神百姓中间的原则也是一样。许多分裂是起因于肉体上的关系。一切属肉体的关系都是分裂的开端。我们按着肉身可能不在一个家里,但我们仍可能有属肉体的关系。你爱某弟兄,也许因为他是你所喜爱那一类型的人;但对别类型的人你也许就不喜爱。你若因某些人是你所喜爱的那一类型而爱他们,你们就是一个属肉体的宗族,是按着肉体的口味而形成的关系。因此,为着维持真正的一,我们必须胜过属肉体的关系。
  另一个分裂的原因是言语。言语不仅指说话,也指你所领会的发表。言语乃是你观念的发表。分裂可能是由我们不同的领会和观念造成的。你坚持一个观念,我坚持另一个,他又坚持另一个。至终,我们三个人就说不同的话。虽然我们都说英语,但各人用自己的方式说,用自己的言语说。这就产生争端与分裂。因着属肉体的兴趣,我们有了宗族;因着不同的观念与发表,我们有了不同的言语。这些不同的发表引起争端,而争端带进分裂。请看基督教的历史。在开始时,许多亲爱的圣徒是绝对的一,然而过了一些时候,有些圣徒接受了不同的观念,有了不同的说话。他们开始说不同的言语,这就引起了难处。这是许多世纪以来基督教分裂的历史。语言的确是分裂的一个因素。
  地土表征什么?表征领土。我年轻的时候,听说一些西教士来到我的省分,他们传同一位主和同一个福音,但是他们开了一个会议,把那省的一部分瓜分了。他们说,某一领区属南浸信会,另一领区属长老会、公开派弟兄会等等。他们把那一带地方分成四、五个领区。他们对这事很严格,若有入侵越了他们的领区,他们就说,“你们为什么到我们的领区来传道?你们岂不知道我们已经同意把这一带地方分成不同的领区么?”
  主引导我们把召会的地方立场在美国释放出来。十年以前,召会地方立场受到强烈的反对,现在却成了热门的话题。人们都在说地方召会,很多人宣称他们是他们所在地的地方召会。然而,好多团体并没有成为地方召会,他们不过是地方宗派。有的人向我们说,“我们是这里的地方召会,不要来搅扰我们。”还有的人说,“我们是这里的地方召会,我们有自治权。”这自治是什么?不过是为着自己而有的分割。当人说,“不要来搅扰我们,我们是这地方的地方召会”,在神的眼中,他们是地方宗派,不是地方召会。今天分裂的人会用任何借口来分裂。是的,所有的地方召会在地方上都是独立的,但是在宇宙中却是一个身体。我们可以说有许多地方召会;但我们绝不可说,有许多身体。虽然在地上可以有一千个地方召会,但在宇宙中基督的身体仍是一个。基督没有一个以上的身体。在安那翰这里的弟兄们若宣称他们是在安那翰的召会,别人不该来搅扰他们,他们立刻成了地方宗派。他们分割了地土。
  让我们以美国为例。美国有五十个州,但这五十个州并不是分割的地土,美国人都可以从一州到另一州去旅行。可能你今天是加利福尼亚州的公民,明天是俄勒冈州的公民。不久之后,可能你又迁到亚利桑那州,成为那里的公民。虽然美国是由五十个州所组成,但不是分裂成五十块土地。
  你们一旦成为属肉体的宗族,就会有固执己见的言语,和引起分裂的地土分割。至终,你们会成为邦国。在英文,“公会”(denomination)这字包括“邦国”(nation)一字,这是很有意思的。在预表里是邦国,在基督教里是公会。公会(denomination)的意思就是那“有名称的”(denominated)。在预表里有邦国,就如衣索匹亚、埃及、示巴等;在基督教里就有公会,就如路德会、长老会、圣公会等。这些都是邦国或公会,都是分裂的。
  在我初得救的时候,所有的牧师和传道人都喜欢用“公会”这辞。以后神兴起我们来定罪公会,于是牧师和传道人就停止使用这辞。虽然他们已经不再用“公会”一辞,但他们仍然持守着不同的名称。你有没有看见,每一个名称都是一个分裂?每一个公会,每一个称呼,都是一个分裂。不要说我们的名称是“地方召会”。我们没有名称。比方说,月亮并没有名字,月亮就是月亮。我们只该称月亮为“月亮”。有人说,美国的月亮比中国的亮。其实没有什么美国的月亮或中国的月亮。你最多只能说在美国的月亮或在中国的月亮。那是一个月亮。只有那一个月亮。同样,召会就是召会,“地方召会”一辞不是我们的名称,不过是标出我们的性质而已。我们不是那些引起分裂并已分裂的所谓的召会。我们乃是在一个地方上的召会。因此,“地方召会”这辞是指我们的性质,并不是我们的名称。不要认为“地方召会”是一个名称。我们最多只能说,在某地方的召会,就如在洛杉矶的召会,在安那翰的召会等等。
  在宗族中没有王,宗族的头不是王。你的意见或发表有所不同,那时还没有王。你分割了地土,那时可能仍没有王。然而一旦你有了名称,成了邦国,那时就有了王,并且分裂了。原初的一是基于一位神,一个目标;而分裂是起因于许多不同的敬拜,甚至带着不同利益和目的,对不同对象的敬拜。至终宗族形成了,语言发表出来了,地土分割成为领土,并且形成了邦国,或者说公会;结果就是分裂。你查考基督教的历史,看见基督教的分裂正是这样。
  在一九三〇年代,我讲了很多有关公会的事。有一次,我出外一段时间,回到了家乡,有些朋友邀我和一些与我相当熟的年长基督教领袖一起吃饭。我到了那里,就发现我这个三十岁刚出头的人,被一群老年人包围着,他们个个都在六十岁以上。其中有一位,领头对我说,“李先生,在过去几年中,你讲道定罪公会。我们想问你,你既然反对公会,为什么自己又成立另一个公会?”他们以为他们已经把我击败了。我回答说,“我很高兴在这里和你们各位同聚,因为这是最好的时机,让我把这事全部解释明白。使徒保罗曾责备哥林多人,因为他们说“我是属亚波罗的”“我是属保罗的”“我是属矶法的”,甚至有的说“我是属基督的”。使徒保罗对这些在哥林多引起分裂的人,都加以责备(林前一11~13)。现今你们说,你们是浸信会的、长老会的或中华基督教会的。请你们从真诚的心告诉我,如果使徒保罗在这里,你们会蒙他称许么?”他们说,“不会,保罗当然不会称许我们。”他们很诚实。他们必须诚实,因为我已经把他们钉住了。然后我继续说,“你们既然同意,说‘我是浸信会的人’或‘我是长老会的人’是不对的,那么你们把我放在哪里?你们是把我放在你们的长老会呢,还是放在你们的浸信会或中华基督教会?”他们说,“我们不把你放在任何一处。”然后我说,“但你们总得把我放在某个地方。我不该留在某个地方么?”他们都呆住了。于是我继续说,“靠着主的怜悯和恩典,我的确爱祂。因着我爱祂,我必须传福音给未信的人。很多人因着我的传扬得救了,我该把他们放在哪里?我该把他们送到哪个公会去?送到浸信会、长老会,还是中华基督教会?”他们无话可说,于是我说,“你们看见这情形么?现在你们知道,为什么我一面传道反对分裂,另一面在你们看来,我好像又在形成另一个分裂。我们需要来在一起。我们与你们不一,是你们强迫的。你们若答应我,从明天起摘下你们的牌子,忘掉你们一切不同的名称,我就答应今晚和所有的弟兄们交通,立刻关掉我们的会所。那我们就能聚在一起,成为这城里的一个召会。这个好不好?”这时他们说,“不,我们不能这样作。”我下结论说,“既然你们不肯这样作,那么谁该对分裂负责?”从那天晚上以后,直到我离开中国大陆,他们再没有人来搅扰我了。他们在天上的法庭已经打输了官司。他们要保持他们那些引起分裂、公会的名称。有些人想说,“我们是中华基督教会,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了。”另有些人说,“我们是第三代的长老会教友,我们怎能放弃这个名字?”还有些人说,“我们是浸信会教友。浸信会比长老会好得多。他们只有洒水,那是不对的,但我们是全浸的。”对于这些争论,我们都很熟悉。
  当我们来到台湾岛时,主祝福了这工作。我们的人数从五百不到,增加到两万多。一九五七年在台北的十天特会中,我讲了至少三十篇合一立场的信息。那十天以后,全体长老觉得我们应该去接触台北市一些领头的自由团体。那里至少有二三个自称为非宗派或非公会,只奉主名聚会的团体。起初我们差遣二三位长老去访问他们,与他们彻底的谈到有关圣徒中间的合一。然后我们请每个团体派几位带头的来与我们聚集。当我们来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对他们说,“弟兄们,也许你们以为我们的人数和你们比起来多得多,我们会操纵局面。请放心,我们是诚心来和你们交通。我们为着主的恢复并身体真正的合一是认真的。我们愿意退出长老的地位,请你们弟兄们来当长老。我们愿意把各会所一切产业都交在你们手里。此外,我们愿意开一次特会,告诉所有的圣徒与你们成为一,并且顺从你们各位。我们答应这些,甚至愿意写在书面上,并且签上名。”他们立刻呆住了。然后他们说,“弟兄们,我们感激你们的诚意,但我们还是要我们自己来。”每一个团体带头的都说同样的话。我们由此知道他们不愿意成为一。为什么他们不愿意成为一呢?因为他们享受他们自己的小帝国,他们的小邦国。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美国的威尔逊总统和英国、法国的领袖成立了国际联盟,想要联合世界上所有的国家,结果失败了。然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罗斯福总统和其他的世界领袖致力组成了联合国,那些国家是否真的联合了?他们只在打仗上联合。大约五十年前在我家乡也发生了同样原理的事。我得救后不久,我去见我的牧师,问他为什么基督徒这样分裂。他说,“哦,你一定会受鼓舞,我告诉你好消息。我们城里所有的公会要联合起来了。”但是过不久这位牧师告诉我,他们越想联合,分裂得越厉害。在他们为着合一的大会上,他们彼此攻击。你们若不相信我,可以把所有在公会中带头的都聚在一起,看看会发生什么事情。他们会说出不同的话。他们可能都说英文,但他们都持不同的观念来说。你们会看到他们中间的分裂。
  持异议和说不同的话乃是一个咒诅。你若持异议,你会第一个受咒诅。你若说不同的话,你会叫你的灵发死。亳无疑问,你会损害召会生活,但最受亏损的还是你自己。持异议或说不同的话,绝不是祝福,总是咒诅。经过已往四十五年的留意和观察,我还没有看到一个持异议的人是不受亏损的。弟兄们,我们无须持异议。我们不是有一位神么?我们不是有一本圣经么?我们不是相信一位主么?我们既有一位神、一本圣经和一位主,让我们忘了一切异议的观念,为主的利益说同样的话吧。这就是为什么使徒保罗劝告我们:“都说一样的话,你们中间也不可有分裂,只有在一样的心思和一样的意见里,彼此和谐。”(林前一10)并且“叫你们照着基督耶稣,彼此思念相同的事,使你们同心合意,用同一的口,荣耀……神”(罗十五5~6)。
  我第一年来美国为着主的恢复工作时,曾被邀去德州的泰勒城。因为我知道基督徒常持不同的意见,我相当小心谨慎。我没有大声呼叫或大声说,“阿们,赞美主。”当有人祷告时,我坐在那里小声说,“阿们,主啊。”我以为没有人听见。可是末了有人对我说,“李弟兄,你可能不知道这里的习惯,这里的人不习惯听到人说阿们。”于是我停止出声说阿们。后来有人对我说,“这个国家的人不赞成在作礼拜时说阿们。”多年前在所谓的卫理公会中,有一个“阿们角落”,凡是要说阿们的人都得坐在那里。我们不应该为说阿们这种事受搅扰。无论人说不说阿们,大声说或者小声说,对我们都应该没有问题。
  关于受浸也有很多的争论。有的人说,洒水是对的方式。有的人说,只有浸到水中才是合乎圣经的。有人坚持要往前浸,有人坚持要往后浸。有人坚持浸一次,有人坚持浸三次。还有人对受浸的水有争论,该用冷水或热水,咸水或淡水,在人造的池子中,或在天然的湖、河、海中;他们有许许多多不同的意见。我们不应该因着这一些而分裂。我们都敬拜一位神,并且相信一位主耶稣基督,祂是神的儿子,成为肉体来作我们的救主,为着救赎我们,借着流出祂的血,为我们的罪死在十字架上;祂在第三天复活了,现今在诸天之上是主,在我们里面是生命。只要我们相信这些,我们众人就是一。我们不该被任何事分开。
  在主带领我们实行祷读神的话并呼求主的名之后,有些基督徒开始在这些事上反对我们。为这两件事,有的批评我们,有的甚至恶意定罪我们。祷读并呼求主名若改变人的生活,我就赞成这样作。这比看电影和看体育竞赛好万倍,也比摇滚乐好得多。
  关于神圣三一的事,我们乃是按照圣经相信一位神,就是三一神——父、子、灵。圣经怎么说,我们就怎么信。但是有些人照着他们的观念说,他们对三一的定义是:“父、子、灵是三个不同的身位,在性质上是一位神。”那么这一位神到底怎样?祂不是一个身位么?因为父是一个身位,子是一个身位,灵又是一个身位,所以神也必是一个身位;若是这样,那么在一位神里竟有四个身位了。用这种专有名词来谈论神圣三一,会引起难处,叫使用的人纠缠不清。我们不该被卷在其中。以解释罗马书著称的多玛格力菲,在他的《神学原理》一书中说,“‘身位”一辞不能过分加以强调,不然会引到三神论……神圣三一的真理与经历,并不在于神学的专有名词。”神圣三一是个测不透的奥秘,没有人能充分地加以解说。我们只能说,按照圣经只有一位神,独一的神;祂是三一的——父、子、灵;赛九6说,子是父;林后三17告诉我们,主就是那灵。我们只简单地相信圣经所说的一切,此外不能再说什么。那些坚持一个观念,说有三个不同身位“在性质上是一位神”的人,可能是基督徒弟兄,但因着他们的意见和专有名词,他们是引起分裂的。即使他们坚持那种观念,只要他们相信那位三一神——父、子、灵,也相信主耶稣是神的儿子成为肉体,作我们的救主,为着救赎我们,借着流出祂的血,为我们的罪死在十字架上;祂在第三天复活了,现今在诸天之上是主,在我们里面是生命;只要他们这样相信,我们就承认他们是在基督里的弟兄。我们按照圣经纯净的话相信神圣的三一,我们不该固执己见,持守引起分裂的神学观念和专有名词。我们在这里乃是为着在主恢复里身体的一。持异议带来咒诅,但一带来祝福。“弟兄一内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因为在那里有耶和华所命定的福,就是永远的生命。”(诗一三三13,另译)
 
  从众邦国之中,出来了巴别,这表征从众公会之中,出现了巴比伦。一切的分裂和公会要完成于大巴比伦。巴比伦的希腊文相当于希伯来文的巴别。你若读新约圣经,就能看见从基督教的分裂中,就是从各公会中,出现了巴比伦。古时的各邦国产生巴别,而基督教的各公会至终要完成于大巴比伦。我们再一次看到,创世记是一本种子的书,因为在创世记十章这里有巴比伦的种子,而在启示录十七和十八章有大巴比伦的收成。
 
  巴别出自沿着咒诅之线的邦国(创十68)。咒诅的线乃是随着含的。巴别的建造者古实,是含的儿子,而古实的儿子宁录,成了巴别国的第一个君王。
  这是基督教的一个预表,基督教完全是由邦国所预表的。从众邦国之中,巴别自咒诅的线产生出来。咒诅的原因是什么?乃是背叛。含受咒诅,因为他背叛神的行政。含的后裔既因含背叛神圣的行政,落在神的咒诅之下,就被撒但利用来建立他撒但的系统,就是巴别。今天也是这样。巴比伦乃是由那些只在意自己的王国,不在意神的行政的基督徒建造出来的。
  在每个公会里,包括罗马天主教,都有真的、得救的基督徒。他们是神的百姓,是属乎主的。但他们所在的那个公会组织,却不是属神的。公会的组织已被撒但利用,来建立他撒但的系统,以破坏正确的召会生活这神的经纶。所有的真信徒,不论他在哪里,或在公会里,或者甚至在罗马天主教里,他都是得救的;但那个系统,那邪恶的组织,是在神的审判之下。
 
  宁录是巴别的第一个君王(创十10),根据历史,他带进了很多拜偶像的事。那偶像的敬拜,发明了一个最鬼魔性的象征,就是圣母同她婴孩的像。根据《两个巴比伦》一书,那像中的圣母原是指宁录的母亲,也是他的妻子。巴比伦的敬拜所发明的这像,传遍了全地——直到埃及、印度、希腊、异教的罗马、西藏、中国和日本,甚至渗入罗马天主教。在数百年前,罗马天主教差遣传教士到中国时,这些传教士在佛教偶像的寺庙中发现同样的像,他们将这件事报告梵谛冈。这在《两个巴比伦》一书中有文件证明。我在得救以前,还是孩子的时候,曾到中国一个天主教堂去,就看过这像。在同一段时期,我到一个佛教寺庙游览,也看见同样的像。得救后,我在讲道时告诉人,在若干事上,天主教和佛教是出于同一源头。一个母亲抱着她的孩子,同样的像在天主教堂和佛教寺庙中都可以见到。这暴露了今天天主教中一些事物的来源。
  正如邦国产生巴别,宗派至终也要产生大巴比伦。这些话听起来叫人不舒服,但不要为难。当邦国变成巴别时,神出来干涉,呼召亚伯拉罕出来。神作了比以前所作更好的事。亚伯拉罕的历史比挪亚的历史好多了。谁是今天的亚伯拉罕?就是召会人。一面说,我们是今天的挪亚;另一面说,我们是今天的亚伯拉罕。对这邪恶的世代,我们是今天的挪亚;对公会的基督教,我们是今天的亚伯拉罕,已经从巴别被呼召出来。在后面的信息中,我们要更多来看亚伯拉罕的生平。
<< 第三十四篇 >>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