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三十六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来到创世记十一章。按照创世记这卷书神圣的记载,人类有过四次堕落。第一次是在三章里亚当的堕落,第二次是在四章里该隐的堕落,第三次是在六章里所记洪水以前弯曲悖谬之世代的堕落。现在,在十一章,我们看到人第四次的堕落(创十一1~9)。这四次堕落是一次接着一次。在这第四次的堕落里,仇敌的狡猾暴露出来了。这次堕落是在洪水以后,在挪亚的领头下,人类生活得着恢复之后,在新地上发生的。我们看过,那生活是在复活里生活的预表。人第四次的堕落有这样的背景。
 
  在每次堕落的背后都有共同唯一的源头——神的仇敌,撒但。你也许会问:“神不是全能的么?祂既是全能者,为什么不把这仇敌毁灭?这在祂必定是很容易的。”但即使是神的仇敌,在神的经纶中至少也有点用处。虽然神的经纶有许多积极、白色的事物,但也需要一些消极、黑色的事物,好将白色陪衬出来。撒但就是这些消极、黑色的事物之一。
  许多哲学家写书说到人在地上的光景。他们所写的都没有什么意义;没有一本是中肯的。但我们来读圣经,就发现其中满了事实,和神圣的启示,没有一字是多余的。例如创世记头二章启示神的目的,并神与人之间的关系。在接着的八章半,从第三章到第十一章中间,我们看见人四次堕落的记载。在第四次的堕落中,人堕落到了极点,不能堕落得更深了。这表示在人第四次的堕落里,神的仇敌撒但已尽其所能,无法作得更多了。他已作到他所能作的极限,用尽了一切办法,来导致人第四次的堕落。
 
  撒但在人心里煽动人背叛神。因此,第四次的堕落完全是背叛。虽然在第一次堕落里有一点背叛的元素,但那还不是背叛;大体说来不过是一次堕落。但人最后一次的堕落确实是撒但所煽动的一次背叛。第四次的堕落,连同前三次的堕落,都有撒但和人两个因素。在第四次堕落中,撒但乃是堕落真正的原因,因为是他在人里面煽动人背叛神。从某种意义说,是他在人心里创造了背叛。在四次堕落中,人至少从三个阶段落下去,现在我们需要来看这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人从神的同在堕落到人的良心。这就是说,人从神治堕落到自治。按照创世记二章,神创造人以后,把人放在祂自己面前。人是在神面前,在神与人之间没有任何东西:没有分隔、拦阻或障碍。人是直接在神的同在之中。在非常好和正面的意义上说,人那时是直接受神同在的管治。
  在第十篇信息里我们看见,神创造人有灵、魂、体三部分。灵直接联于神的同在,魂受灵的指引,体受魂的支配。原先人的灵在神的同在之下,魂在灵之下,体又在魂之下。那是起初的情形。在起初,神的同在是支配的素质。我们可以称之为神治。在堕落以前,受造而未堕落的人是直接在这神圣的管治之下。那时,人甚至不是受什么出于神的事物的支配,乃是直接受神的同在的支配。那是何等美好!我喜欢受一个人的同在的支配。如果弟兄们只是留话给我,叫我作某些事,我会感觉不太好。我不喜欢受他们的话的支配,我要受他们的同在的支配。譬如在婚姻生活中,作妻子的常常受丈夫的同在的支配,这是很甜美的。我被邀到人家中吃饭时,常常看到这种情形。丈夫不需要对妻子说什么话,妻子只要看看丈夫的眼色,就知道下一步要作什么。只要看一看丈夫的脸,妻子就知道现在该奉茶了。我们受所爱之人的同在管治并指引,这是何等甜美。
  起初,人在神的同在之下。人首先是从神的同在堕落到自己的良心。对于多数研究圣经的人而言,良心一直是个问题,因为没有人能确定,在人受造的时候,神有没有给人创造良心。关于这点,圣经并没有记载。结果许多研究圣经的人就认为,人在第一次堕落以前没有良心。但我们必须相信,在最初神就在人里面造了一个元素,这元素至终成了人的良心。良心的元素是在人被造时就在人里面的,但良心的功能却是等到人堕落,亚当和夏娃吃了善恶知识树的果子,他们的眼睛开了,那时候才发展出来。他们的眼睛一打开,他们良心的元素就开始发生功用。神是主宰一切的,祂有先见之明。在祂创造人的时候就为良心作了预备。良心的元素已经在人里面,但良心的功能是等到人被撒但引诱堕落的时候才开始有用。乃是在那次堕落的时候。良心开始有了功用。
  想一想防盗警铃的例子。虽然警铃已经装好在房子里,但除非有窃盗发生,警铃是不发生功用的。若没有盗贼,警铃不会发生功用。但盗贼一来,警铃立刻发声。这可说明人里面良心的元素。在人被造的时候,良心就已经安设在人里面。当神创造人的时候,就把良心装置在人这房屋里。但是要等到一定的时间,这安设在人里面的良心才发生功用。那个时间就是人第一次堕落的时候。当堕落一发生,良心就立刻起作用,亚当和夏娃才发现他们是赤身露体的(创三7)。他们感到羞耻。那就是人的良心开始发生功用了。
  人类能感到羞耻是件好事。如果我偷了一样东西还能夸口,那就非常可怕。如果我偷了东西,我该觉得羞耻。但今天许多年轻人没有羞耻感,他们对自己的恶行并不感到羞耻。羞耻感是对堕落之人的保护;那是我们良心功用的一部分。我们若有一个真实无伪、善良无亏、清洁的良心,当我们作了不洁或不道德的事时,这良心总会叫我们感到羞耻。这是极佳的保护。
  自有历史以来,良心的功能一直保守了人类。只信赖法律、法院和警察是不够的。这里需要一种柔细、内在、更深的工作——良心的功能。良心的功能不仅定罪我们,也叫我们有羞耻感。但近五十年来,人类的情形已经堕落到极其败坏的地步,今天甚至有些人毫无羞耻的夸他们不道德的事。他们好像没有良心,如同畜类一般。人与畜类之间有什么不同?人有良心,使人有羞耻感;畜类没有这样的良心。这是神在祂对人行政中主宰的一部分。在第一次堕落时,人从神的同在堕落到人的良心。从神的同在堕落,诚然可悲,但落到人的良心里,还不失为一种保守。
 
  人在自己良心的管治下并没有维持多久。该隐是第一个违犯良心规律的人。创世记四章启示,该隐说谎并杀他的兄弟亚伯,并不觉得羞耻。对于亚伯的死,他向神说谎,这是他破坏良心管治的公开表现。他很傲慢,对自己的罪毫无羞耻。人既违犯了他的良心,所以在洪水前地上就充满了强暴(创六11)。在前篇信息中,我们看到在洪水以前没有人的管治,乃是到了洪水以后,神才设立代表权柄。人开始运用神的权柄治理别人。那是人治的开始。因此,人第二步是从自治堕落到人治。
  在创世记头九章我们看见三种管治:神治、良心管治或自治以及人治。所有研究圣经的人都同意,这些管治构成神的三种经纶安排,也就是神对待人的三种方式。第一种安排是神圣的神治,第二种是人自己良心的管治。当人从良心的规律堕落时,他就在第三种安排,就是人治之下。
  我愿意对年轻人说一点话。感谢神,我们是祂的造物。我们是人,是在祂之下,祂是我们上面真正的管治。我们也有祂为我们所预备的良心,这是个好东西。此外,我们还有许多代表权柄:在家里有父母,在学校中有校长、老师,还有政府。这一切都是神的代表权柄。靠着这三种管治,人类就得以保存。虽然人类还未蒙拯救,但靠这三种管治,就得以保存到现在。就着人来说,我们都该敬畏神,听从我们的良心,并尊重神的代表权柄。我们该尊重我们的父母、师长和政府。神使用这一切代表权柄来维持人类,使祂的目的得以达成。永远不要背叛神,背叛良心,或背叛人的政府。
  神的救恩与人的堕落方向相反。人首先从神的同在堕落到人的良心,第二步从人的良心堕落到人的管治,最后从人的管治堕落到撒但所煽动的背叛。神的救恩首先将我们从背叛拯救到人治,再从人治拯救到良心,最后从良心拯救到我们灵中神的同在。
 
  人从自治堕落到人治,还不是最后的堕落。人的堕落甚至比这个更甚,从人治堕落到撒但的煽动里。人治是出于神的授权。但撒但利用神给人的权柄成立邦国,并且煽动人用邦国背叛神。因此人堕落到对神公开的背叛。什么是背叛?背叛就是否定权利和权柄。在巴别的背叛中,人宣告说,人否定神的权利,人绝对脱离神的权柄。今天我们在世界上也看见这样的情形。有人说,“神是谁?神是什么?”他们抛弃了良心的感觉,并且否定了神在人身上的权利和权柄。这正是在巴别那里所发生的。在那次背叛中,人类弃绝了神在人身上的权利和权柄。虽然今天有沿着这条线的趋势,但仍有一部分人不是这样,这是神容许人类留存在地上的原因。如果人类忽然之间都变成巴别的人那样,神就要说,“这是我必须下去干涉的时候了。”我们看过,人在巴别背叛的时候,神亲自出来干涉,直接审判了那次背叛。
  人在巴别那里第四次的堕落,不仅仅是堕落,更是背叛。那次背叛是撒但煽动的。第四次的堕落不是不道德、凶杀或强暴的问题。你若读创世记十一章关于人第四次堕落的记载,会看到那里没有涉及不道德和强暴的事。当我年轻的时候,我读这段圣经,认为人在那里并不太坏。我对自己说,“人造一座城和高塔有什么不对?在我看很好。这里没有偷盗、凶杀或者不道德,为什么神一定要下来审判?”那时我没有看见,在那次背叛的背后是什么。在那次背叛的背后乃是撒但的煽动。因此,人第四次的堕落该称作背叛。那次的堕落不是道德或不道德的问题,乃是在宇宙中谁该有权利和权柄的问题。这权利和权柄是属于神,还是属于人?这些是属于神的。祂是创造者,是拥有万有者。一切的权利和权柄都该是祂的。在巴别那里,神的造物背叛神,说他们不在乎神。他们宣称自己是主人,权柄是他们的,他们想作什么,就作什么。所以那不仅仅是堕落,乃是那背叛的撒但所煽动的背叛。
  首先,人在神之下;其次,人在自己的良心之下;再次,人在人的管治之下。到了巴别背叛的时候,人在哪里?那时人在撒但的煽动中,完全在撒但之下,与撒但合作。这带我们来到第四次堕落的原因的第二个因素。
 
  第四次堕落的原因,第二个因素乃是人类的背叛。整个人类集体背叛神的权利和权柄。正如我们所看过的,问题在于谁在这宇宙中有权利,谁在地上有权柄。整个人类受鼓动,被煽动起来背叛,宣告他们不在意神的权利和权柄。
 
  第一次堕落,人不用他的灵。你若读创世记第三章,会看见亚当和夏娃可能已经忘记他们的灵。他们不用灵。
 
  第二次堕落,人凭他的魂行动。你若读创世记第四章该隐的故事,会看见他是百分之百活在魂里的人。他完全在他的灵之外。
 
  第三次堕落,人照着他的肉体行事。你看见这三个步骤么?第一,人忽略灵;第二,他凭魂行动;第三,他完全照着肉体生活行动。所以到了创世记六章,人变成了肉体(创六3)。神无法再容忍这堕落的肉体,于是差洪水来施行审判。
 
  第四次堕落,人集体起来背叛神。他们全人受撒但鼓动起来背叛神。想想你的经历,你会发现在你里面也有这四件事。有的时候我们不用灵,有的时候我们凭魂行动,有的时候我们更糟,照着肉体行事为人。还有的时候糟透了,在我们深处会说,“我不在乎神不神。”我相信我们都说过这样的话。即使没有说过很多遍,至少也说过几次。我不信有人从未说过这样的话。就是不在外面说,也在里面深处说,“我不在乎神,祂太麻烦了。我是自由的人,我不愿意被神打扰。”甚至在你进到召会生活以后,在你里面仍然有撒但这样的煽动。这是撒但的工作,要在你里面再把巴别建造起来。什么时候你说不在乎神,那就是你想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那就是撒但煽动出来的背叛。
 
  在第四次堕落中,人堕落到了极处,不能再堕落了。人已堕落到了底。这次终极的堕落,终于使神放弃了亚当族类。神决定放弃受造的族类。它已经成为无望的族类,堕落到一个地步,连神也不能再作什么了。神虽然放弃了受造的族类,但祂并没有放弃祂在人身上的目的。一面祂放弃了亚当族类,但另一面祂从那堕落的族类中呼召出一个人来,要有新的起头。那个蒙召的人,名叫亚伯拉罕。按照圣经,亚伯拉罕成了新族类的元首。亚当是受造族类的元首,亚伯拉罕是蒙召族类的元首。在以下几篇信息中,我们要更多的说到亚伯拉罕的蒙召。
  神有祂的路来达成祂的目的。不管撒但的煽动或人的煽动,神仍然是神。祂是主宰一切的。神似乎说,“好吧,我要放弃亚当族类了。”但在祂主宰之下,祂拣选了一个人作新族类的元首。这个拣选,这个选择,乃是在创世以前所作的。神是这样的计划,并按照时间表来实行。神有一个时间表。在祂的时间里,祂放弃了亚当族类,并呼召亚伯拉罕作新族类的头。
 
 
  现在我们来看这次背叛的过程,程序。在这次背叛里有共谋(创十一3)。在撒但的煽动下,人来在一起图谋背叛神。撒但所煽动对神的背叛,常常以共谋开始。历代以来人类中有过多次这样背叛神的共谋,第一次是在巴别,那是人类背叛神的开始。在撒但的煽动下,人决定集体弃绝神并背叛神。
 
  人共谋背叛神是作些什么?他们造砖,将砖烧透了(创十一3)。表面看,这是个很简单地故事,连小孩子都很熟悉。但这件事深入的意义却非常深奥。
  按照圣经的全部启示,神的建造从来没有用过砖。神是用石建造。最终新耶路撒冷是用宝石建造的(启二一18~20)。石与砖不同。石是神造的;砖是人造的。宝石不但是神所造的,更是神所变化的。砖是人用土造的。在巴别,人烧土,烧泥作砖,来建造城和塔。法老也用砖建造积货城(出一1114上)。现在我们需要把这段神的话寓意化,好了解这故事的表征。
  按照圣经的记载,地是为着生长生命(创一11)。生长生命需要若干元素。地有产生生命的一切必要元素。连我们人身体的生长也是靠地里的元素。我们所吃的肉类、菜蔬、五谷,都是来自地。这些食物中一切叫人得营养和长大的元素都出自于地,因此地含有生长生命所需的元素。那么作砖是什么意思?作砖乃是为着人的建造,杀死、焚烧地土中每一项使生命生长的元素。你如果有这样的眼光,就会认识今天每一社会,每一人类文化,都是在烧土作砖。例如学校,就是杀死生长生命的元素,烧土作砖。
  按表号说,土表征人性。撒但所煽动的背叛,烧毁人里面生长生命的元素,杀死了这些元素,并且把人错用来建造背叛神的东西。这发生在巴别的事,在同样的原则里,也发生在整个人类的历史中。
  作砖需要劳力,需要很大的劳力。因为人否认了神,人必须劳苦才能建造出东西来。全部人类的历史是一部人类劳苦建造的记载,这建造所用的材料乃是被错用的泥土(人类)。这是建造巴别的方法——用被错用了的泥土加上人类的劳力。
 
  用被错用了的泥土,凭劳力来建造,就是建立人为、无神的生活。在巴别所建造的城,不能长出什么来。那里没有神,没有生命。请看人类的文化、社会以及全世界现在的情形。人们在作什么?他们在烧土作砖,为要建造一座没有神、没有生命的城。这就是今天的社会。每个社会都是一个巴别。今天的社会,乃是人将神创造的泥土,烧去其中生长生命的元素而成为砖头,所建造成的。今天社会上的每一组织,都在将泥土烧成砖,以建造一座无神又无生命的巴别城。
  你见过有哪个社会不是这样作的?你如果见过这样的社会,那必定是召会。召会不烧泥土,召会是耕土播种。召会不是在建造一座无生命又无神的城,召会是在建造一座有神且满有生命的城。召会的建造是用宝石,不是用烧土而成的砖。不仅在世俗的社会里,甚至在所谓的基督教社会里,在基督教里,在某种程度上,人们也是在烧土作砖。他们将生长生命的元素烧死,为要建造一座无神又无生命的城。我希望在召会中,每一个人都看见召会是和任何种的社会不同的。召会是唯一不烧泥土的。召会耕土、播种并浇灌,使生命的种子,就是基督,长大并产生材料,好建造神的圣城。这是召会在这里所作的。然而,其他各种社会,包括许多所谓的基督教团体,乃是烧去生长生命的元素,为着建造无神又无生命的城。但在召会生活中我们不是烧土,我们是浇灌土。我们在作栽种并生长的工作:耕地、播种、浇灌并生长。我们不烧毁、不杀死。我们有一个建造,就是神的建造,但不是用人造的砖或靠人的劳力,乃是用神所创造并变化的石头,且靠着神的工作。
 
  我年轻的时候不懂得那些人为什么造一座城,又造一座塔。造塔有什么目的?你如果读这段神的话,会看出塔是为着向全宇宙,特别是向神宣告,人已经向神并一切其他的人独立了。
  今天在人类社会中,城和塔的原则还是一样。塔表征宣传。就是在基督教的工作中,也有造塔作宣传的。例如把某某博士宣传为世界名布道家,那种宣传就是一座塔。在这种情形下,耶稣基督还不如某某博士这位世界名布道家的名声大。人是去听他,不是去听基督。大的招牌、加强的宣传,都是塔的建筑。
  巴别就是巴比伦。巴比伦是希腊文,在希伯来文里就是巴别。在创世记十一章有巴别,在启示录十七章有巴比伦。启示录十七章的巴比伦,就是今天的基督教国。今天许多基督教里带头的人都知道,启示录十七章的巴比伦是指现今的基督教国。然而,他们还是继续建造他们自己的巴比伦。他们不仅留在巴比伦,而且建造巴比伦。他们建造他们的塔,越高越好。
  有一天当我思想这种情形时,主给我看见,巴别城就像坟墓,而塔就像墓碑。坟墓如果没有墓碑,就不完全。当人竖起一种标志来作广告的时候,他们应该知道那是一块墓碑,一个死人的标记。
 
  塔的建造也是为了传扬人的名。他们追求传扬他们的名,就否认了神的名,也就是否认了神自己。人最得罪神的事,就是为着传扬自己的名而建造巴别塔。传扬人的名,实际上就是否认神的名。你若仔细读创世记十二章,会看见亚伯拉罕进入美地的时候,他没有建一座塔来传扬他的名;他筑了一座坛,让他可以呼求耶和华的名(创十二7~8)。在巴别那里,背叛的人造了一座城同一座塔,来传扬人的名;但亚伯拉罕在美地上搭了一个帐棚给自己居住,又筑了一座坛呼求耶和华的名。那在巴别造的塔,实在得罪神。竖立一座塔以传扬自己的名,等于否认神的名。我们最好隐藏自己的名。你若想要扬名,最好是得一个恶名。
 
 
  人第四次堕落的第一个结果,乃是人类不能再集居一地,而被分散各地居住(创十一8~9)。按照圣经,第一世纪的召会并没有分散,乃是向各地扩展。同样的,因着我们的移民,我们一直在扩展。分散就是分裂。然而我们不是分裂。我们是一的,我们是在扩展。我们盼望来年有更多的召会兴起。但那不是分散;那是美妙的扩展。召会不是要分散,乃是要扩展。
 
  人第四次堕落的结果,第二是人的言语被变乱了,不能再说同样的言语(创十一79)。在巴别,人的言语被变乱、混乱了。我在第三十四篇信息中指出过,言语是我们观念的发表和表达。在召会中我们不该有不同的说话,因为在召会中我们应该只有一个心思。在罗十五5~6林前一10腓二2,使徒保罗劝信徒要有一样的心思。我们只有一个心思。有的人厉害的批评我们说,所有的地方召会都是一样的,都说一样的事,都是一样的观念。他们认为这很可怕,但我要说这是非常美好。这是巴别的反面。
  咒诅的结果总是混乱。如果在这里的召会中,有不同的思想和意见,那就表示咒诅已经临到我们了。这些年来我在工作里从未说过一句异议的话。这不是说我在每一方面都和别的同工一样,乃是说我确切认识我不该作咒诅之下的人。每个异议的人必定落在咒诅之下。要当心,不要有异议。如果有异议,你就首先落在咒诅之下。神所命定永远生命的福是降在合一之上(诗一三三3)。我感谢主,这些年来我没有受到咒诅,却蒙到祝福,因为我从未和同工有异议。在召会生活中我们必须儆醒,不说不同的事。不要表现你的聪明或机警,不要显露你比别人更好,更高。最聪明的人是蒙受祝福的人,而蒙受祝福乃在于我们说同样的事。罗十五5~6甚至说,要同心合意,用同一的口。召会该只有一个口,因为召会是一个身体。看看你自己,你有几个心思和口?当然,你只有一个心思,一张口。如果你有两个心思,你就碰到大难处了。今天基督教这么多的难处,就是因为有千万不同的心思。今天的基督教几乎没有手和脚;只有很多的心思和口。每一部分都是口。我从前曾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听不到别的话,只听到:“那个我不同意”,或“这个我不以为然”,或“这个我不喜欢”。甚至妻子不同意丈夫,儿女不同意父母。这是所谓的基督教中可怜的光景,也是基督教中满了咒诅的原因。
  在召会生活中我们有什么?我们有祝福,因为我们有同一的心思和同一的口。你今天去访问各地的召会,你会惊奇的听到他们说同样的事。最近我在台北住了一个月。然后去韩国和日本住了几天。在韩国和日本的信徒,和在台北的信徒说的是一样的事。我虽然不懂韩语和日语,但我懂得他们的“口音”。他们的“口音”没有被变乱。这不是巴别——这是五旬节。在五旬节那一天,一切说不同语言的人都能彼此懂得(徒二7~11)。今天的召会生活是真正的五旬节。我们没有分散,我们有合一。我们没有混乱。我们只说一种话。我们是真正五旬节的人。
<< 第三十六篇 >>
报错建议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