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创世记这卷书虽然很长,但只有三段:神的创造(创一1~二25)蛇的破坏(创三1~十一9),以及耶和华的呼召(创十一10~五十26)。我们在前一篇信息看过神呼召的意义。神的呼召是指神新的起头,族类的转换,和生命的转换。在我们这面,神的呼召是族类和生命的转换;在神那面,神的呼召是一个新的起头。神创造人是一个新的起头,但人败坏了。所以神来呼召亚伯拉罕,好有另一个起头。这新的起头实际上乃是从亚当族类转换到亚伯拉罕族类,从受造族类转换到蒙召族类。神的呼召是指把我们从原初受造的族类呼召出来,成为现今蒙召的族类。这族类的转换是地位上的,也是性情上的,因为事实上那是一种生命的转换。
  亚伯拉罕经历了地位和性情两面的转换。他从老旧的迦勒底之地转换到迦南美地,那是地位的转换。然而,神在他外面作工,也在他里面作工。到了一定的时候,神来对他说,他的名字必须更改(创十七5)。根据圣经,名字的更改总是指着生命的改变。亚伯拉罕的名字更改了,意思是他的性情,他的生命改变了。神似乎对亚伯拉罕这样说,“你仍然在旧人里面,你太在天然的生命里面了。你虽然已经从旧的族类蒙召出来,但旧族类的性情和生命仍然留在你里面,你还是靠那个生命活着。我必须对付你,我必须割除那个生命。”这旧生命的割除是割礼所表征的。亚伯拉罕就在神为他改名时受了割礼。在外面,他的名字更改了;在里面,他的性情、天然并他的生命也受了对付。亚伯拉罕天然生命的力量被割除以后,以撒就在“生命的时候”出生了。以真实的意义说,以撒不是从亚伯拉罕天然的力量出生的;他是从神的眷临出生的,因为神曾说,“在约定的时候,我要回到你这里,在生命的时候,撒拉要有一个儿子。”(创十八14,直译)神的眷临就是以撒的出生。这意思是,以撒不是从亚伯拉罕天然的力量产生的,乃是从神所对付过的生命产生的。借此我们看见,亚伯拉罕不仅在地位上,也在性情上有了转换。
  表面上看,以撒不需要生命的转换,但以撒和利百加所生双胞胎中的长子以扫,却是非常的天然。神绝不接受任何天然的东西。因着以撒的长子是这样的天然,神拣选了次子。长子表征天然的生命。因这缘故,神在逾越节晚上击杀了埃及所有的长子;反之,次子表征转换的生命。雅各既是次子,所以神拣选了他。
  雅各虽然蒙了拣选,他的天然仍未转换。所以,在一定的时候,神来摸雅各天然的力量。那时,他的名字从抓夺者雅各改为神的王子以色列。从那时起,雅各瘸了。他的瘸腿是一个标记:他被神摸过,他天然的力量受了对付,他已成了神的王子。这是神呼召的真实意义。
  你蒙召了么?你若说你蒙召了,那你必须从迦勒底,巴别,旧的族类,并你天然的生命里出来。你必须从你天然的生命里出来,并将你天然的生命从你里面除丢。在神的呼召里需要新的起头,就是族类的转换和生命的转换。我们都需要转换。我在这里与圣徒同在的这些年间,我一直在观察这转变的过程。我非常快乐,看见这么多圣徒在经历生命的转换。虽然有时这转换的过程并不愉快,但过了一些时候,你在圣徒身上能看到生命真正的转换。这是神呼召的意义。
 
 
  现在我们来看蒙召者的经历。但我们需要先说一点神呼召的背景和起源。
  当神向亚伯拉罕显现时,他是在最黑暗的背景里。他的背景非常的强。这背景的第一面是人弃绝了神。人弃绝神是由人造了一座城所表明。我们在第四章该隐的事例中己经看见这事。人因为失去神作他的保护,就造了一座城。因为人不再有神作他的保障,他就造了一座城来保护自己。所以造城是人弃绝神的标记。人似乎说,“让神去吧!我要造一座城来保护自己。”造城就是宣告人弃绝神。
 
  人不仅弃绝神,他还造了一座塔来高举自己。塔是人高举自己的标记。人弃绝神的时候,自然就高举了自己。每当人造城的时候,他也就造塔来显扬自己的名。
 
  还有,人在巴别也否认神对祂所造之物的主权。人和地都是神造的,但人不承认神的主权,反而建立了邦国。邦国的建立,表明人否认了神的主权和权柄。正如我们所看过的,洪水之后,神给人权柄管理别人,但撒但使人滥用神所赐的这权柄成立邦国,叫人有自己的统治,否认神对人的主权和权柄。
 
  最后,书二四2告诉我们,人在巴别从神转向偶像,转向别神。一切偶像的背后都是鬼魔。每当人敬拜偶像时,他就敬拜了鬼魔。表面上他是在拜偶像,事实上他是在拜鬼魔。
  在神呼召人的背景中我们看见城、塔邦国和鬼魔。人已经弃绝神,高举自己,否认神的主权和权柄,并且从神转去事奉偶像。你相信今天的情形比较好一点么?我不相信。今天和已往一样坏,光景完全一样。
 
  谁发起这呼召?亚伯拉罕并没有发起。虽然他是蒙召族类的父,但这呼召并不是他起始的。我信亚伯拉罕和今天的你我一样,他从未梦想会蒙神呼召。当他和他的亲族在迦勒底敬拜别神的时候(书二四2),神突然向他显现了。神是这呼召的发起者。
 
  虽然神的呼召是在时间里完成的,但在呼召之前,已过的永远里,神的拣选已经作成了。神在已过的永远里拣选了亚伯拉罕。之后,还是在已过的永远里,神又预定,预先标出亚伯拉罕。在亚伯拉罕还未出生,甚至在创世之前,只有神自己存在的时候,祂就拣选了亚伯拉罕,并且预定了他。在时间里,有一天,亚伯拉罕还在拜别神,未曾预料神会呼召他的时候,神却眷临他,这位荣耀的神就这样来了。亚伯拉罕大为吃惊。荣耀的神不仅临到亚伯拉罕,并且向他显现。
  因着亚伯拉罕的背景是这样黑暗,神必须很强的向他显现。我们很多人也经历过神这样的呼召。我能见证,有一天,当我还是个雄心勃勃的青年人时,神很强的临到我。那是神眷临我,我无法拒绝。我们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我们堕落极深,轻轻松松的传道在我们身上绝对发生不了作用。我们需要这位活神,荣耀的神临到我们。我听过很多这样的见证。
  神向亚伯拉罕显现过两次。第一次是在迦勒底的吾珥(徒七2创十一31)。我们若仔细读圣经,就会看见在迦勒底的吾珥,神并未向亚伯拉罕的父亲显现,乃是向亚伯拉罕显现。然而,亚伯拉罕并未立刻答应那呼召,神主宰的权柄就使他的父亲他拉带着全家离开吾珥到哈兰。他们停在那里,直等到他拉去世。亚伯拉罕迟迟不答应神的呼召,致使他父亲死亡。神取去他的父亲。然后在哈兰,神第二次向亚伯拉罕显现(创十二1)。借此我们看见,神对付人有祂特别的目的。我不相信你们读这篇信息的人,在神访问你的时候,会立刻答应神的呼召。我们都是亚伯拉罕的儿女,儿女总是像父亲。因为亚伯拉罕迟疑不跟随神,神只得第二次向他显现。
 
  神不仅两次向亚伯拉罕显现,也两次呼召他。第一次呼召是亚伯拉罕在吾珥的时候(徒七2~4)。根据行传第七章,神呼召亚伯拉罕离开本地和本族。但在哈兰,神第二次呼召他,要他离开本地、本族,还要他离开父家(创十二1)。所以神向亚伯拉罕显现过两次,也呼召过两次。第一次呼召他离开本地、本族,没有提到父家,所以父家也从吾珥出来了。然而,第二次呼召时,神告诉他不但要离开本地和本族,还要离开父家。亚伯拉罕得着神两次的显现,和两次的呼召。这些显现和呼召给我们看见,神是祂呼召的起源。
 
 
  当你读创世记,你会注意到关于亚当、亚伯、以诺和挪亚的记载,彼此分得很清楚。但是,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记载却是互相重叠的。创世记在说到他们时,乃是把他们看作一个团体的人。以撒的生平开始于二十一章,亚伯拉罕的生平结束于二十五章;雅各的生平开始于二十五章,以撒的生平结束于三十五章。雅各的生平,由约瑟的生平所补足,结束在五十章。这样重叠的意义,是按照生命的经历,这三个人乃是一个人,一个团体的人。神造人的时候,是以团体的方式造人,因为亚当是一个团体的人(创五2)。看见这个不是一件小事。不要以为你这蒙召的人,是个完全的个人。我们没有一个人是完整的个体单位。我们都彼此需要,你需要我,我需要你。同样的,亚伯拉罕需要以撒和雅各,以撒需要亚伯拉罕和雅各,雅各需要亚伯拉罕、以撒和约瑟。他们都彼此需要,好完成神的呼召。
  有的人读到这里会问:“难道你不相信亚伯拉罕是个个别的人?”我当然相信,正如我相信你是个别的人一样。但圣经也告诉我们,我们是肢体(罗十二5林前十二27)。一个肢体绝不能是分开且完整的个别单位。一个肢体若成了个别、完整的单位,那意思就是死亡。比方,我的大拇指是我身上的一个肢体,它不是分开完整的单位,也不是个别的肢体,因为它一旦这样,就成了死的大拇指。
 
  那位呼召这团体人,并对付这团体人的神,乃是三一神——父、子、灵。神从烧着的荆棘中同摩西说话时,祂说,“我是你父亲的神,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出三6)在出埃及三章我们看见,摩西蒙耶和华的使者所召,耶和华的使者就是耶和华自己,耶和华自己就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出三246)。神不是说,“我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约瑟、摩西的神。”不。祂说,祂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和雅各的神。这一位神,祂是耶和华,也是耶和华的使者。你能了解这事么?你若读出埃及三章,可以看见二节说到耶和华的使者,4说到耶和华,然后在六节,这一位耶和华的使者,就是耶和华自己,对摩西说,“我是你父亲的神,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你相信这是三位神么?这里有三位加上另外二位,就是耶和华的使者和耶和华,这是五位个别的,是五位神么?耶和华的使者和耶和华当然是两位。我们能说耶和华的使者就是耶和华自己么?能,因为圣经这样告诉我们。没有一个人能把出埃及三章研究透。至终,在三14神告诉摩西:“我是那我是。”(直译)神似乎说,“我是耶和华的使者,我是耶和华。我是亚伯拉罕的神,我是以撒的神,我是雅各的神。我是那我是。我不管你懂不懂——我是那我是;我不管你同意不同意——我是那我是。”这就是我们的神,就是那在团体人身上作工的神。这位神是耶和华的使者,是耶和华自己,是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神,也是那伟大的“我是”。
 
  神对亚伯拉罕的呼召乃是父神的工作。亚伯拉罕原名亚伯兰,意思是“尊高的父”,以后改名亚伯拉罕,意思是“万众的父”。这两个名字的基本思想都是父。三一神里的第一是父,而亚伯拉罕是蒙召之人的第一位。亚伯拉罕是蒙召者的父,三一神的第一也是父。父乃是生命的源头,也是计划和定旨的源头。父神有计划,有定旨。因着祂有定旨,所以祂在已过的永远里拣选并预定。至终,在时间里,父来呼召、称义、悦纳,并眷顾蒙召的人。父神的工作乃是拣选、预定、呼召、称义、悦纳并眷顾蒙召的人。拣选和预定都是在呼召之前。你若读罗九11,会看见这两件事在雅各身上都有。但在亚伯拉罕身上我们几乎看见一切与父神有关的经历。这是非常有意义的。
 
  以撒是子。知道三一神的第二也是子是很有意思的。子是什么?子就是从父而出,承受父一切的所是和所有,并完成父一切愿望的。你若查看以撒的历史,会看见他就像这样。他从父而出,承受了父的一切,并作工完成他父的目的,这就是以撒的经历,合于三一神的第二——子神。主耶稣是神的儿子,出于父而前来(约十六28),承受父一切的所是和所有(约十六15),并完成父一切的旨意(约六38)。以撒的生平相当于主的生平。
 
  现在我们来看雅各。雅各是狡猾的抓夺者,他需要比呼召和承受更多的经历。他主要的是需要对付,使他从在肉体里的人,变化成在那灵里的人。所以,三一神的第三是灵,作工在这个狡猾、抓夺的雅各身上,管教他,把他变化为神的王子。这是很有意义的。这里,我们在雅各身上看见重生、管教、变化以及生命里的长大和成熟。这一切都是灵的工作。所以雅各的神应该是灵神。
 
  由于族类的转换开始于亚伯拉罕,经过以撒,完成于雅各,所以他们的经历应该看作是一个完整的经历。这事含示三就是一。为着这样对付他们,并作他们的神,三一神把他们看作一个团体人身上的肢体。创世记后面的三十九章半,乃是三加一所组成之团体人的传记。我们若把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包括约瑟),他们一切不同方面的经历加在一起,就可以看到一幅蒙召者完整经历的清楚图画。
 
  亚伯拉罕在蒙召上有好的开始,但他没有蒙拣选,或达到终极并成熟之结局的记载。为了他的完全,他需要雅各的蒙拣选和雅各成熟的结局。根据创世记的记载,你相信亚伯拉罕达到了生命最高并终极的成熟么?我们找不到这样的记载。亚伯拉罕在祭坛上献以撒是他属灵生命的最高峰(创二二),但他并未达到成熟。在二十四章我们看见他作了一件美妙的事,就是为他儿子以撒娶了妻子。但在那件事之后,他自己又娶了一个妻子(创二五1)。这表明亚伯拉罕还未成熟。那么他的成熟到底在哪里?他的成熟是在雅各的成熟里。
  让我们用亚伯拉罕和雅各下埃及的事作个例证。亚伯拉罕的埃及之行是羞耻的,因他为妻子的事撒了谎(创十二10~20)。但雅各到埃及的访问却是光荣的(创四七7)。他去埃及不是为着得人的好处,乃是带着祝福的手而去。他甚至祝福法老,就是当时地上最伟大的君王(创四七10)。这说明生命的成熟是在雅各身上,不是在亚伯拉罕身上。根据圣经,尊优的总是给卑小的祝福(来七7),年轻的不能给年长的祝福。要祝福别人,你需要生命的成熟。圣经上曾说亚伯拉罕祝福了什么人么?没有。相反的,雅各在生命里相当成熟,所以他能祝福别人。他在祝福孙子的时候是那样的清楚,他不像以撒那样糊涂。当时约瑟要挪动他手的位置,他不从,说,“我知道,我儿我知道。”(创四八19)雅各是完全成熟了。虽然亚伯拉罕在信心的生活上相当高,但我们在他身上看不到雅各身上生命的成熟。就着生命的成熟来说,亚伯拉罕必须靠雅各。虽然亚伯拉罕是祖父,他需要孙子作他的完整。借此我们能看见,按照经历,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不是个别的,乃是整个身体上的三个肢体。同样,我们也是互相作肢体(罗十二5),并且在生命的某些方面彼此依赖。
 
  以撒是这件事的另一例证。他的经历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他从未蒙召,也未达成熟。虽然他祝福儿子,却祝福得很糊涂(创二七18~29),不像雅各给他孙子祝福那样清楚。以撒需要亚伯拉罕和雅各起头的经历,并雅各终结的经历,作他完整的经历。以撒在中间,他从未受过对付。他的父亲和儿子都受过对付,但他不需要任何对付。在受神对付这件事上,他被两端完全包盖起来了。许多时候留在身体上别的肢体中间,对我们是好的,因为那些在我们前面的,和在我们后面的,成了我们的补全。这是基督身体众肢体之间的配搭。
 
  在雅各的经历里,他的结局是最好、最高、最成熟的。虽然他在开始时是狡滑的抓夺者,但在受过神的对付之后,他成熟到了极点。在创世记中有许多好的人物,如亚伯、以诺、挪亚和亚伯拉罕,但没有一个像雅各这么成熟。在他成熟之后,他抓夺的手变成了祝福的手。每当人到他的手下,他没有定罪,只有祝福。他不仅祝福信心的后裔,甚至祝福属世的人。他是这样的高,这样的成熟。
  虽然雅各在生命上是成熟的,但他没有蒙召的经历,也没有信心生活的经历,更没有承受恩典的经历。为着他的完整,他需要亚伯拉罕的蒙召和亚伯拉罕信心生活的经历,并以撒承受恩典的经历。雅各是个小信的人,他不知道如何相信,只知道如何抓夺。当亚伯拉罕杀败诸王,蒙到麦基洗德祝福之后,他会见了所多玛王。所多玛王鼓励为他打胜仗的亚伯拉罕,把掳物留给自己。但亚伯拖罕甚至连一根线也不拿,他相信全能之神的全丰全足(创十四19~23)。亚伯拉罕接受了麦基洗德的祝福,就不需要所多玛王的帮助。那是亚伯拉罕信心的经历。但雅各的经历完全不同。他无论去哪里,总是领先抓夺。在他抓夺的一生中,他甚至和神讨价还价。当神在伯特利向他梦中显现时,雅各醒了就说,“神若与我同在,在我所行的路上保佑我,又给我食物吃,衣脤穿,……我就必以耶和华为我的神,……凡你所赐给我的,我必将十分之一献给你。”(创二八20~22)雅各和神谈起买卖来。神若顾到他的需要,他就奉回百分之十。雅各似乎说,“神啊,你若顾到我的衣食,并我一切的需要,我就给你十分之一的酬劳。”按照这约定,雅各可以得百分之九十,神只得百分之十。借此我们看见,雅各没有亚伯拉罕的信心。
  然而,至终雅各完全成熟了。他成熟到一个地步,使约瑟,他的一部分,治理全世界。那时候,全世界是在法老的手下,而法老把权柄全给了约瑟。实在说来,约瑟不是为法老治理,乃是为雅各治理。在这里我们看见国度。新约结束于国度。当蒙召的人完成了他们对三一神的经历之后,掌权的时期就来了,那就是千年国。约瑟不过治理了若干年,但在国度里我们要作王一千年。
  我们若把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经历加起来,就得到一幅蒙召者完整经历的清楚图画。为着帮助我们了解,我们可以看本篇信息后面的附图。作为神所呼召的人,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是在已过的永远里蒙拣选的。然后在时间里,在他们出生之后,他们蒙了呼召。亚伯拉罕蒙召后多年,受了割礼,并且改了名字。他这一段经历是用曲线来表明,这是蒙召者经历的一条线,或一方面。在附图中,以撒的经历是直线,这就如一杯没有味道的白水。到了雅各的经历,又是用一条曲线来表明。当这位抓夺者被摸并受对付之后,他成了神的王子。至终,三个蒙召者成了一条直线。他们都要在将来的永世里。在这图表里,雅各,或者说以色列,包括了约瑟。这理由我们已经说过,因为约瑟是雅各掌权的部分。雅各是神的王子,而约瑟是掌权治理全世界的,他为雅各治理全地。约瑟是掌权的儿子,雅各是掌权的父亲。
  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经历是团体蒙召者完整的经历。我们若看见这点,就会俯伏敬拜说,“父神啊,我们需要你。我们需要你的计划、定旨、拣选、预定、呼召、称义、悦纳并眷顾。子神啊,我们需要你。我们需要你来救赎,使我们能承受产业。我们需要你来成就父所计划、所要作的一切。灵神啊,我们需要你。我们需要你来重生、管教、变化,使我们长大达到生命的成熟。我们需要你把我们作成真以色列。我们需要你使父所计划的一切和子所成就的一切,对我们成为实际。我们的三一神啊,为着你向着我们并在我们里面所作的一切,我们要何等敬拜你,赞美你,感谢你!”
  看见了这样的事,会使我们谦卑,并且认识团体蒙召者的完整经历是太丰富了,是我们无法个别来得着的。我不能又是亚伯拉罕,又是以撒,又是连着约瑟的雅各。因为我只能是三人中的一个,我就必须学习依赖我的弟兄们来得着其余的经历。即使我像以色列那样成熟,仍需要别人作我的亚伯拉罕和以撒。我们都必须认识,我们最多只是身体上的一个肢体,我们需要所有别的肢体。按照我们传统的背景,大家都把亚伯拉罕列在顶点,以为他超过任何人,但事实并不是这样。虽然他在信心的事上超过别人,但他在生命的成熟上并没有超过别人。我们已经看过,雅各是最成熟的。
  目前,我们都在神蒙召者的经历过程之中。我们有些是亚伯拉罕,有些是以撒,另有些是雅各。现在我们是在经历中,而不是在神学上,享受三一神。我们不是把祂当作道理的说法,乃是作为经历的享受。我们享受父神、子神和灵神。我们享受父的呼召、称义、悦纳和对我们的眷顾,这是何等的美好!我们实化子的救赎、拯救、带我们进入产业并成就父永远的定旨,这是何等的美妙!我们经历灵的重生、管教、变化并使我们长大成熟,这是何等的超绝!我们不是仅仅讨论三一神,我们乃是在经历祂;我们正有分于父、子、灵。三一神之于我们是在经历上。在召会生活中,我们是经历这位三一神的亚伯拉罕、以撒和包括约瑟的雅各。我们正享受拣选、预定、呼召、称义、悦纳、眷顾、救赎、承受产业、神定旨的成就、重生、管教、变化、长大、成熟以及至终的掌权。赞美主!这就是三一神连同团体的蒙召者。
  map_4
<< 第三十八篇 >>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