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在前一篇信息中我们看过六点,包含三个来了和三个分开。灵来了,神的话来了,以及光来了。结果是三个分开:光暗分开,上下的水分开,旱地与死水分开。由于这三个分开,旱地在第三天,就是复活之日,从死水中露出来了。主耶稣就是从死水中出来的旱地。祂复活了,好重生我们。
  在旧约,陆地预表作生出生命之源头的基督。这陆地埋在死水里,第三天重新显出来。就如旧约的记载所启示,每种生命都产自这陆地:植物的生命,动物的生命,甚至人的生命。人是用地上的尘土造作的。这预表每种生命都来自基督。
  人类堕落后,在挪亚的时代里,地再度被死水淹埋(创七17~24)。这表征人与基督隔绝了。人类断绝了对这美地的享受。此后地又得以恢复(创八13~1722)。地得恢复以后,一直到巴别的时候,人更深一步堕落,而且全人类起来背叛神(创十一1~9)。于是神呼召一个以亚伯拉罕为祖先的族类出来,进入高地,就是迦南美地(创十二157)。这美地也是表征基督。亚伯拉罕蒙召从巴别出来,进入美地。我们已经蒙召从背叛出来,进入基督,就是我们的美地(林前一9)。如今这美地是我们的,预备好产生生命。
 
  地上的植物生命生出了。最低等的生命,没有意识的生命,产生了(创一11~13,比可四8何十四5~7)。这是生命的生出,在第三天,陆地从死水露出之后发生的。那时并没有生命的长大,只有最低形态,无意识的生命。我们若对草木说话,草不能领会,木也不会反应,因为它们没有感觉,没有意识。它们没有感情、思想或意志,因为它们是没有任何意识的生命。这是最低的生命。
  当我们接受基督到我们里面,基督就在我们里面从死水里显出来了。我们现在有了生命,就是生命的生出。我们得救了,我们有生命了。我们得救时,就接受了生命,但在我们里面的生命还是非常低的。这在创世记的记载中由草的生命、菜蔬的生命以及果树的生命所表征。
  就是植物的生命也有三等级:草是最低等的植物生命,结种子的菜蔬比较高等,结果子的树木更高一等。我们若是读创世记一章29~30,会看见神将菜蔬与果树供人作食物,又将草供走兽和牲畜作食物。
  当你成为基督徒时,你接受了生命,但在你里面的生命还是非常低。也许在你里面的生命就像草:是生命,也长大,却是最低等的生命。就是与别的植物生命比较,草也是很低等的。虽然上周你也许像草,但今天你长大了,成为结种子的菜蔬。我盼望再过两个月,你会成为结果子的树木。你要将自己比作什么?比作草、菜蔬、还是树木?假定主自己问你:“你如何?你像草还是像菜蔬?或是像树木?”今天也许你是菜蔬,但过一阵也许你会像结果子的树木。但是当你成为树木时,不要满意,这不是一章末了的一节,这只是在第三天发生的事。
 
  在第四天,没有生命的长大,但是出现了更强、更结实的光体(创一14~17)。虽然第一天光已经来了,但不是那么结实,不是那么强。在第四天不只光来了,也有光体:太阳、月亮和众星。这些光更强、更结实、也更便利。这是生命长大的第一个条件。
  假定你不只是草或菜蔬,也是树木,这时你要接受更多的光。虽然你已经有了第一天的光,你需要在第四天再有些事情发生。你需要接受更高的光,更完全的光,更丰富、更强、也更便利的光。约壹一章五到七节告诉我们,我们在得救之后,需要更多的光,需要在光中行。
  创一14~19讲到光,不是随便讲的,乃是很确定的讲到太阳、月亮以及众星。在预表上,太阳预表基督,基督是我们的太阳。玛四2说,基督是公义的日头,其光线有医治之能。祂的照耀就是光线,在这照耀里有医治。本节下半告诉我们,我们必在基督的照耀下长大。还有,路一78~79说,基督是我们的黎明,是我们清晨的日光。阿利路亚!主耶稣是我们的太阳,祂是那照在死亡的境域和阴影中之人的“大光”(太四16)。
  主也将得胜的圣徒比作太阳(太十三43)。他们是这样与主成为一,有一天他们也要像主一样,发光如同太阳。
  那么月亮是谁?月亮是召会。虽然我们很难从圣经找出一节指明月亮是召会,然而,我们说月亮指召会是有根据的。你们记得约瑟所梦见的太阳、月亮和十一颗星(创三七9~11)。太阳是指他的父亲,月亮是指他的母亲,众星是指他的众弟兄。根据这事实,我们可以说,召会是基督的新妇,妻子,可用月亮作预表。今天召会就是月亮。月亮是什么?月亮这物体本身没有光,却能返照光。召会本身没有光。但是,阿利路亚!召会被造乃是为返照基督的光。再者,月亮只能在夜间返照光。今天在召会时代,正是夜间。你看看世界是多么黑暗!虽然召会确是在黑夜(地方召会是这黑夜中发光的灯台——启一20),她却能返照基督的光。然而,召会(像月亮一样)时常上下起伏不定,有时是满月,有时是半月,或是新月。再者,没有月亮的时候,众星就照耀。阿利路亚!
  我们不单有日、月,还有众星。不只有基督、召会,还有所有得胜的圣徒。但十二3说,“那使多人归义的,必发光如星。”我们若要帮助人得救,使人从黑暗转向光,使背道者得着恢复,我们就必须是发光的星。启一20说,众召会是黑暗中发光的灯台,众使者(众召会中的活肢体)是发光的星。主也说圣徒是世上的光(太五14)。保罗说,圣徒“好像发光之体显在世界里”(腓二15)。
  当我们的生命从草长到树木,我们不该满意,因为那只是第三天,不是终局。我们必须往前到第四天,享受基督作升起的日头,享受召会作明月,并享受许多美好圣徒作发亮的星,好叫我们在生命里长大。
  月亮若不照耀,并不表示没有月亮了,月亮还在。照样,不要说召会没有了,召会还在。问题是召会似乎有了遮蔽,并且与太阳的关系不大对了,因此不能返照什么光。虽然召会可能有问题,但召会还在。
  当召会出了问题,那就是众星发光的时候。我们许多人都必须是发亮的星。我们都需要接触基督,接触召会,并接触发光的圣徒们。我们该接触许多美好的圣徒。当你遇见一位活的弟兄或活的姊妹,你来到他们面前,你不觉得是在一种照耀之下么?这就是光,这光能帮助我们在生命中长大。
 
  神在第四天所造的光体,是设立来借着照耀“管理昼夜”的(创一18上)。光体不只发光,也借着照耀来管理。哪里有发光,哪里就有管理。黑暗带来混乱,而光规律一切。为着生命的长大,我们需要第四天光体的管理和规律。
  第四天的光体也“分别明暗”(创一18下)。我们在第三篇信息中看见,光暗已经分开了(创一4)。现在第四天光体照耀的管理,加强了这个分别。为着生命的长大,我们需要光体的管理,和分别的加强。这是生命长大的第二个条件。
 
  到第五天,具有最低意识的较低生命滋生了(创一20~22)。虽然每种型态的动物生命都有某种程度的意识,但有的生命较高等,有的较低等。首先说到的是鱼,这是意识最低的动物生命。这经验我们都有。譬如有些金鱼在水中游动,我们一走近,它们就害怕的游开了。我们若撒些食物到水中,然后走开,那些鱼就都回来了。这生命高于树的生命,植物的生命(结四七79);虽然还不很高,但是比较高了。这是生命长大的头一步。
  海里的鱼是生活在盐水中。通常盐水是不长东西的,盐水会杀死生命。然而,鱼能在盐水中生活。水会咸,但鱼绝不会咸,除非它死了。这是很有意义的事。
  全人类。整个人类社会,正如一个大盐海,但我们基督徒还能很活。我们能活,并且活在这样的社会中,不被这社会感染。然而我们一旦死了,我们就变咸了。有些地方的人习惯吃咸鱼,他们先将鱼杀了,再放在盐里,就把鱼腌咸了。鱼还活着的时候,盐对它们没有办法,它们能生存在咸水里,这真是奇妙!我们这些有基督生命的基督徒,能生存在这黑暗、败坏的社会中;然而,如果我们死了,我们就会变咸了。今天,你若是活着的,你的同学要试诱你去看电影或吸毒,你会说,“不!”没有什么能影响你。但你若是死的,你会被人带去电影院,像羊被牵去宰杀。一旦被宰杀,你就死了,你会去吸毒,甚至吸海洛因。这样,你就变成咸的了。但是,阿利路亚!我们绝不会成为咸的,因为我们有生命。生命能驱除死海里各种的盐。这生命能存活在任何死亡的光景中。在死亡的环境中,这生命还能存活。这是好的,但还有更好的。
 
  第五天,雀鸟,空中的飞鸟,在鱼之后造出来了(创一20~23)。这是具有较低意识的较高生命。鸟的生命比鱼的生命高。鱼能活在死水中,而鸟能超越死水。你成了“鱼”之后,必须长大成“鸟”。当你的同学来对你说,“我们去看电影。”你能高飞,没有人能摸着你——你是超越的。你不只能驱除盐分,还能超越它。
  在创世记一章所提的每个项目,都有经节指明那是预表。比方主耶稣对彼得说,他要作得人的渔夫(太四19)。按这话,主耶稣把所有的人都比作海里的鱼。又有赛四十31说,那等候耶和华的必如鹰展翅上腾,这是更高的生命。许多人都能作见证说,他们常常能展翅上腾。我们能活在任何光景里。但只要再长大些,就不只能活在邪恶的环境中,还能超越那些环境。我们飞走,没有什么能摸着我们。阿利路亚!好多次我都盼望自己是一只鸟。有一天,我发现自己真的是一只鸟,我是一只有两个大翅膀的老鹰。阿利路亚!老鹰能展翅上腾,超越这地上的阻挠、失望。太好了!我不是说些我所不知道的,或是圣经里所没有的。你去读赛四十31,我们可以作鹰,这是生命长大的第二步。这真是好,但还不够。
 
  到第六天,有较高意识的更高生命生出了(创一24~25)。这更高的生命能在地上完成一些事情。创四九9说到狮子,把犹大比作能作许多事的狮子。撒上六7、十二节上,说到两只用来拖拉载着约柜的车的母牛。这些经节表明走兽与牲畜都能在这地上有所作为。它们的意识比鱼高,甚至比鸟高,它们能在这地上有所作为。这是生命长大的第三步。
  我们有基督在里面作生命,这生命从青草的层次长到菜蔬,从菜蔬长到树木,然后又长到另一层次,就是动物的生命。在这层次上,先是鱼,逐渐长成鸟,最后甚至长成牲畜,有更高、更强、也更有意识的生命。
  我们必须认识我们对光的需要。第一天,我们有来自灵和话的光。当我们往前时,我们需要第四天的光。在第四天,光来自基督,来自召会,并来自发光的圣徒。由于我们是在基督、召会并发光圣徒的照耀之下,我们不只有生命的生出,还有生命的长大。第一天的光是为着生命的生出,第四天的光是为着生命的长大。第四天的光主要是直接从基督来的,也有从召会和发光的圣徒来的。在我们接受永远的生命之后,我们若要在生命里长大,首先必须接触基督,第二要接触召会,第三要接触活的圣徒。当我们在这样的照耀下,我们就是在长大的过程中。
  关于这长大的过程,我不是讲理论。我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因为我自己经过了这一切的阶段。四十九年前我是一片青草,以后我从青草长成菜蔬,再后我成了一棵树。过了一段时候,我是一条鱼,能在任何邪恶的环境中生活。然后我达到一种地步,能轻易的在诸天里展翅翱翔。无论是从母亲,从肉身的兄弟,从妻子、儿女,甚至从灵里的弟兄来的任何烦扰或逼迫、艰难、痛苦,我都能轻易的超越。这是真的。
  许多时候你的妻子为难你。在你变成一只鸟以前,你会留在那里与她争辩、顶嘴。一旦你变成一只老鹰,妻子为难你时,你这鹰丈夫就飞开,展翅上腾,停留在空中观察,直到妻子说“赞美主”,于是老鹰丈夫就飞回来了。从你的经历,你能说出你在什么时候是鱼,什么时候是鹰。你若还没有这样的经历,我敢说有一天你会成为一只老鹰。老鹰不用挣扎,难处来到时,它就在空中展翅,难处很难抓住它。当有苦难、痛苦、烦扰时,老鹰就飞上天空。这是真正的得胜,超越的得胜。你愿意成为这样的一只老鹰么?
  然而,有时当我是老鹰时,我很容易飞开,主就对我说,“不要飞开,留下来作一只牲畜。你需要作一只母牛,产奶去喂养人,或者把他们当担子来背负。你的妻子若是叫你为难,你不要飞开,要给她一点奶,喂养她,把她当担子来背负。”
  也许你的丈夫或妻子对你而言是死水,又咸又杀死人。你若是一棵树或菜蔬,当然会被杀死。但你若从植物长成鱼,你就能活。过去我见过许多年轻人,在结婚以前真是好,然而一结婚他们就被杀死了。年轻的丈夫被年轻的妻子杀死了,年轻的妻子被年轻的丈夫杀死了。但我也见过一些亲爱的圣徒,他们长成一条活鱼,作妻子的不在乎她们的丈夫有多咸,作丈夫的也不在乎他们的妻子有多咸。他们一直活着。过一段时候,他们从鱼的阶段长大到老鹰的阶段,每当他们有艰难,他们能轻易的超越。逐渐的,生命越长大,他们发觉飞开还不是更高的表现。他们觉察到需要留在地上,产一点奶给家人,并且把他们当担子来背负。当你达到这地步,你亲爱的妻子为难你,你不说什么,你只把她摆在肩上,把她当担子来背负。当你的妻子与你争论时,你扛着她说,“我把你背上天。”
  在撒上六章有一辆载着耶和华约柜的车。你需要负载约柜一部分的重量。你需要作点事,在这地上有些作为,不要飞走。所谓的“属天生活”并不是最高的生活。当你变得那么属天之后,你还必须回到地上。不要仅仅越长越高,还要长得能下来。
  主耶稣原是神,但为着成就神的定旨,来到地上作一只母牛。祂来牺牲自己,并来背负我们一切的重担。每当人逼迫祂,祂就将逼迫者扛在肩上,并且说,“我要把你带到天上。”这是怎样的生命?太好了。
  现在我们能看见,创世记一章里的每一点都与生命有关。我请求你们将本篇所有的经节,和所包括的每一点,在祷告里带到主面前。“主,我有了生命。但是主,你知道我还需要第四天的光体。我已经有了第一天的光,但我还需要第四天的光体。主耶稣,我需要你作我的太阳,我需要直接的接触你。我要天天在你的同在里,我要在你的照耀之下。我也需要月亮——召会,并且我也需要众星——得胜的圣徒,发光的圣徒,就是使多人归义的人。我需要那些能使人从黑暗转向光明的人。”你若肯接触作太阳的主,接触作月亮的召会,并接触一些作发光之星的美好圣徒,你就有了第四天的光体。借着这些光体,你会长大。你里面生命的层次会从植物生命转为动物生命。你会天天长大。然后你就能抵挡一切死亡的光景,也能超越每一种的反对、打岔或试诱。末了你会特意回到地上,行神的旨意。这太好了!
  然而,这还不是具有最高意识的生命,不过是有较高意识的较高生命。我们还需要往前,直到第六天的末了部分。在下篇信息我们要看见,在第六天的末了部分,出现具有最高意识的生命,人的生命,就是彰显神的形像,并且为神管治一切的生命。
<< 第四篇 >>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