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四十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我们曾多次指出,在创世记中几乎每一个项目都是种子。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过河这种子,就是第一个过河之人的经历。什么是过河?过河就是真实并真正的跟从主。跟从主是一件过河的事。讲过河很容易,但是按着亚伯拉罕的经历来看,要有真正的过河并不容易。本篇信息需要来看,亚伯拉罕如何过河。他的经历,就是我们众人的榜样,乃是撒在创世记的另一粒种子。这一粒种子现在长在我们许多人里面。我们何等需要这种子的长大。
 
 
  研读神的话最好的方法,是把话的一部分与另一部分作比较。关于神对亚伯拉罕的呼召,我们可以这样作,因为在创世记十二章和徒七章都提到他的蒙召。靠着主的帮助,我们很容易看见这两段经文的比较。从这两部分的话我们能看见,荣耀的神两次向亚伯拉罕显现。神不是只临到他一次就算了。这不是我们的猜测,这可由徒七2得着证明。那里说,当日亚伯拉罕仍在米所波大米,还未住哈兰的时候,荣耀的神向他显现。而创十二1指出,亚伯拉罕居住在哈兰一段时间之后,神向他显现。凭这两节经文我们看见,神曾在迦勒底的吾珥和哈兰两个不同的地方向他显现。这两次的呼召必定不是同时发生的。第一次的呼召是在亚伯拉罕的父亲还活着的时候,第二次的呼召是在亚伯拉罕的父亲死了以后。这有力地证明,神曾两次向亚伯拉罕显现。
  神这两次呼召有一个极重要的分别。在第一次的呼召里,神要亚伯拉罕离开本地和亲族(徒七3)。在第二次的呼召里,神要他离开本地、本族和父家(创十二1)。神第二次呼召亚伯拉罕,不仅一般性的提到亚伯拉罕的亲族,还特别的提到他的父家。他离开本族还不够;他必须从他的父家出来。以后我们会看见为什么这样。但现在我们能看见,亚伯拉罕在两个不同的地方,经历了两次不同的呼召。在第一次的呼召里,神要他离开本地和亲族:在第二次的呼召里,神要他离开本地、本族和父家。
  我们一旦看见这两次呼召的事,一切就清楚了。在我年轻的时候,有些教师告诉我,徒七章是引用创世记十二章,这些教师从未清楚地点出,神两次呼召亚伯拉罕。可能你们有些读这篇信息的,仍持守这观念,以为徒七章是引用创世记十二章。但徒七章的呼召是发生在亚伯拉罕被带到哈兰之前,而创世记十二章的呼召是发生在他在那里住了一段时间之后。徒七章的呼召,是在创世记十二章的呼召之前。
 
  为什么神需要向亚伯拉罕显现两次,呼召两次呢?为什么神需要重复祂的呼召呢?就神来说,祂无须重复呼召;需要重复呼召的乃是亚伯拉罕。几乎没有人一次经历神的呼召,就立刻过河。我们中间没有一个人答应神的呼召,不是拖泥带水的。很少人是干净俐落的答应神的呼召。或许你说,“彼得和约翰在加利利海边被主呼召时如何呢?主呼召他们,他们立刻跟从了主。”你若读另一部分的经文,会看见甚至这些使徒也是拖拖拉拉的。干净俐落的答应神的呼召并不容易。我们总是拖泥带水的往前。我们的亲戚可能是泥巴,而我们自己可能是水。虽然你已经从神接受了呼召,却让你的亲戚成为拖拉你脚的泥巴,而你自己是又脏又黑的水。你就是在这种泥水中拖拖拉拉的往前。
  亚伯拉罕住在吾珥的时候,荣耀的神突然向他显现。这个显现带进了光(吾珥的意思是光)。在属鬼之地,满了鬼之地(迦勒底的意思是属鬼的),荣耀的神显现了,并且带进了光。这是非常有意思的。每当神来呼召人的时候,总是有光。当大数的扫罗往大马色去逼迫那里的基督徒时,在途中有光从天上照着他(徒九1~3)。在那个时刻,扫罗是在吾珥,在光的底下。当你蒙召的时候,你也是在光的底下。你看见了你所处的地方,你的环境和周围,不是你停留的正确地方。你是在吾珥,在光的地方蒙了召。
 
  我相信亚伯拉罕是在年轻时就蒙神呼召的。他也许告诉过他的父亲他拉和他的亲戚,这位神如何向他显现,要他离开本地和亲族。也许亚伯拉罕没有勇气自己离开。创十一28告诉我们:“哈兰死在他的本地迦勒底的吾珥,在他父亲他拉之先。”哈兰可能是亚伯拉罕的哥哥,并且他可能反对神对亚伯拉罕的呼召。也许神等待了一段时间。因着亚伯拉罕仍不采取行动,神就把反对的哈兰取去了。哈兰可能是他拉的长子。长子的死亡也许是对父亲的警告,不要再逗留。他拉这名字的意思就是逗留、迟延或缓慢。他拉带着全家,与他们一同从迦勒底的吾珥出发,然后住在哈兰(创十一31徒七4上)。发起离开吾珥的不是亚伯拉罕,乃是他的父亲。
  他拉和他的家人可能沿幼发拉底河岸向北行进。至终,至少行了五百哩路之后,他们来到哈兰。照着古时旅行的方法,从吾珥走到哈兰需要半个多月的时间。他们虽然行了这么长的路程,却没有照着神希望他们作的渡河。你沿着河岸不过河,拖延了多少年?也许你说,“赞美主,我已经不在吾珥了。”是的,你不在吾珥,但你仍在河的那一边。就是在召会生活中,你也是沿着河岸走而没有过河。你们许多人已经向北走,但仍在对岸;就连这个向北走,还是由于神的作为。
  在吾珥有一个人名叫哈兰,现在我们看见有一座城也叫哈兰。这是说他们离开了一个哈兰,又进入另一个哈兰。在神的眼中,两个都是一样;不管哈兰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地方,都是哈兰。哈兰这名字的意思是“枯干”。当这作哥哥的反对神的呼召时,他必是枯干的。任何想要阻止你接受神呼召的亲戚,就是一个枯干的人;任何拦阻你答应神呼召的地方,也就是一个枯干的地方。你绝不能在那里得着浇灌。在那种枯干的地方,你觉得干渴。我们很多人都经历过这种情形。
 
  基督徒惯于高举亚伯拉罕,把他看得非常高。但他不是那么高;他同我们一样低。当神临到亚伯拉罕的时候,他缺少勇气行动。最后他父亲行动了,带着全家往哈兰去。他们住在那里,直到父亲死去(创十一32)。然后神向亚伯拉罕显现,再呼召他(创十一32~十二3徒七4下)。亚伯拉罕迟延答应神的呼召,使两个人死去——他的哥哥死在吾珥,父亲死在哈兰。亚伯拉罕采取了两个步骤,每一个步骤都是因着一个近亲的死亡。
  在第二次的呼召里,神加了一项,告诉亚伯拉罕不仅要离开本地、本族,还要离开父家(创十二1)。这意思是只准他带着妻子,不准他带着父家任何的成员。神的呼召,第二次比第一次更严格。你若查考所有名字的意思,会看见除了亚伯兰的意思是“尊高的父”之外,唯一具有积极意思的名字就是撒莱,意为“我的公主”。尊高的父是丈夫,公主是妻子。在哈兰,神只呼召这两个人。但亚伯拉罕又拖着泥巴,把他的侄子罗得带在身边。
  在第二次的呼召里,神不但更严格,而且还给亚伯拉罕福音的应许作为激励,鼓励他答应神的呼召(创十二2~3)。亚伯拉罕接受了更严格的呼召,但随着这呼召的是极大的激励。
 
  这一次亚伯拉罕顺从了神的呼召,但实行得并不干净俐落,他还是拖拖拉拉的往前。因为他不只带着妻子撒莱同他一起,还带了侄儿罗得(创十二4)。罗得是他父家的一员。难道亚伯拉罕没有听见神要他离开父家么?那他为什么带着父家的一员同他一起?我信我能告诉你原因。在那时候亚伯拉罕已经相当老了,已经有七十五岁。他已经七十五岁,但仍没有亲生的儿子。要走这样长的一段旅程,他实在需要一个年轻人帮助他。那是他的理由。亚伯拉罕也许说,“神呼召我,但我可以丢下侄子么?我不应当爱他么?”就着人来说,大家都要说亚伯拉罕带罗得是对的。
  罗得这名的意思是什么?意思是一层幔子,一块包布。你亲爱的家人,你所深爱的,你带着同你一起来答应神呼召的,常常都是你的幔子。看看你的光景。很多人答应神的呼召,都是带着幔子的。罗得并没有帮助亚伯拉罕,反倒为他引来麻烦。我们读到创世记十三章时,会看见罗得给亚伯拉罕引来许多麻烦,最后他必须离开亚伯拉罕。你若察看自己的光景,就会发现正和亚伯拉罕一样。
  今天人传福音,大多都是告诉人,如果他们相信主耶稣,就可以不下地狱。这很肤浅。从神的观点看,得救乃是蒙召。神所在意的不是地狱,乃是你的本地、本族和父家。神在意你的环境、周围事物和背景。得救乃是从你的背景被召出来,从你目前的周围事物、环境并光景被召出来。得救不仅仅是罪得赦免,得救乃是从你的背景和环境被召出来。
  得救也是旅行、走路、赛跑。“天路历程”是本仁约翰所写很有名的书,内中强调救恩是一个旅程。得救乃是被呼召出来,走上一个旅程。有些人用亚伯拉罕作例证,说了很多有关因信称义的事。但在亚伯拉罕被称义以前,他已经走了一段旅程。他的称义发生在创十五6,但在创世记十五章以前,至少有三章告诉我们,这个被称义的人是在旅程上。
  我希望所有的年轻人都能看见这一点。今天年轻人所处的地方比迦勒底更糟。但是赞美主,你们的吾珥更明亮,更有亮光。今天神对年轻人的呼召,比对亚伯拉罕的更清楚,更强烈。年轻人,你们必须离开本地,离开本族,并且远离你们的亲族。得救乃是步上达成神目的的旅程。神来呼召亚伯拉罕是有目的的。你若是按着神的目的蒙祂呼召,祂的呼召就必保证你的得救。你不必太在意你的得救。你若顾到神的目的,神必顾到你的得救。
  得救乃是蒙召来达成神的目的。神来呼召亚伯拉罕,并不是为着叫亚伯拉罕不下地狱,或者充满喜乐,而是为着成就神的计划。神呼召亚伯拉罕,是为着达成祂的目的。我们都必须听见这呼召。
  神有一个计划和目的。祂有一块美地,我们可以进入。亚伯拉罕进入了迦南美地(创十二4~5)。今天我们的美地是基督、召会和国度。想想看大数扫罗的例子,他曾大胆逼迫召会。在神的眼中,扫罗在逼迫召会的时候,乃是住在“迦勒底”。在他往大马色的路上,主向他显现,光照他,呼召他。扫罗的迦勒底就成了“吾珥”,就是亮光之地。主呼召他,并不是为着拯救他脱离沉沦,甚至也不是为着称义他,虽然这些也包括在主的呼召里;主的呼召乃是叫他离开犹太教的迦勒底。神呼召扫罗离开宗教,为要叫他进入基督、神新约的经纶、召会和国度。保罗真的进入了基督,进入了新约的经纶,进入了召会,并进入了国度。
  我们若答应神的呼召,顾到祂的目的——叫我们进入基督、新约的经纶、召会和国度,祂绝不会让我们下地狱。不要太管地狱——也不要太想天上。我们有比天上更好的。基督不是比天更好么?神的经纶,三一神分赐到人里面,不是比天更好么?召会不是比天更好么?天是要被震动的。来十二26说,神不单要震动地,还要震动天。只有神自己是不能震动的。我们已经得了不能震动的国,就是基督与召会。不要太欣赏天。在圣经的末后两章,我们看见新耶路撒冷要从天而降。神要离开天,住在新耶路撒冷,就是召会的完成里,直到永远。
  我们都必须看见,得救乃是蒙召以达成神的目的。得救乃是从许多消极的光景被拯救出来,好进入神的目标。许多基督徒已经得救,但他们从未进入神的目标。首先,神的目标是基督。我们是在基督里,我们是在基督的享受里。这就是神的美地。其次,神的目标是召会。多年前我还没有看见,从某种意义说,召会也是迦南美地。不仅如此,神新约的经纶、国度并安息日的安息,今天对我们也都是美地。你在迦南美地么?如果在,那就是说你是在基督里,在基督的丰富和享受里。也就是说,你是在神新约的经纶和召会生活里。我们许多人在得救多年之后才过河。在过河之前,我们既不在神的经纶中,也不在召会中,更不在神的国里。我们有些人以为国度已被悬起来,千年国要在将来才来到,但我们从未进入今天国度生活的实际中。
  根据创世记十二章所描绘的,亚伯拉罕虽然是拖拖拉拉的往前,但来十一8告诉我们,他因着信服从神的呼召,出去的时候,还不知往哪里去。在神的呼召里,神确切的告诉亚伯拉罕要离开什么,但并没有清楚告诉他要往哪里去。亚伯拉罕服从了神的呼召,因着信出去。这是一件大事。一面说,他是拖拖拉拉的往前;另一面说,他因信走了一大步。他不知道要往哪里去,这使他信靠神,并一直仰望主。可以说,活的神是他旅行的路线图。
 
  无论亚伯拉罕怎样耽延着答应神的呼召,他不能使神耽延太久。按照神的感觉,千年如一日。你能耽延神一千年么?没有人能这样作。我们最多耽延祂五十年,这在神眼中不过是一小时多一点。神是主宰一切的,也是有耐心的。神能对哈兰和他拉说,“你们所作的都是徒然。你们死了之后,我要把我所召的人带到我的地方去。”神是神,没有人能阻挠祂。祂一旦拣选并呼召了你,就没有什么会阻止祂。迟早祂要完成。祂会一次又一次的到你这里来,也会叫人一个接一个的死去。祂总有办法,祂比你大多了。根据徒七4,不是亚伯拉罕进入美地,乃是神使他迁到那地。虽然来十一8说,亚伯拉罕因着信出去,但徒七4说,神使他从哈兰迁到迦南。我们最多只能耽延主一点点时间,至终我们要被祂得着。我们如果耽延,不过耗费我们自己的时间。神告诉亚伯拉罕要离开他的本地。因他没有迅速爽快的去作,神就使他迁到迦南地。
 
  在哈兰,亚伯拉罕渡过了大河。过河之后,他在那地到处寄居,向南行直到名叫示剑的地方(创十二6)。示剑的意思是供应力量的肩膀。在示剑有摩利,那里有一棵橡树。摩利的意思是提供知识的老师。亚伯拉罕旅行到一个地方,可以得着能力和知识。那地是神要他去的地方么?是,我们知道这个,因为在他到达摩利橡树以后,神又向他显现了(创十二7)。
  神向你显现,确证你已经到达正确的地方。可能你多年前经历过神的显现。那次以后你就流荡旅行,从一地走到另一地,没有神另一次的显现。有一天你到达摩利橡树,就是召会,主又向你显现了。这个显现确证你已经到达正确的地方。我们很多人能作见证,我们得救以后,在基督教里到处旅行,得不着神的显现。直等我们来到今天的示剑摩利橡树,就是召会生活,里面的显现才再次兴起。我们很多人能作见证,我们在来到召会之后,感到神又向我们显现,告诉我们:“这里就是。”
  橡树是一种坚壮强硬的树,表征能力。橡树又给人遮荫,免受太阳的炎热。这是很有意思的。我相信在象征上,这是表征召会生活,供我们力量和遮蔽。召会生活加强我们,并遮蔽我们免受太阳的炎热。
  神在摩利向亚伯拉罕显现,对他说,“我要把这地赐给你的后裔”(创十二7)。这是神第一次清楚地应许把地给他。在创十二1,神只对亚伯拉罕说,“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神并没有告诉他那地在什么地方,或者要把那地给他。但在这里神确定的告诉他,那地在什么地方,并应许要把那地赐给他的后裔。当我们来到神用祂再次的显现来确认的地方,我们也必得着应许,要得着今天的美地——基督、召会和国度。
  在神向他再次显现的地方,亚伯拉罕筑了一座坛。这座坛是对建造巴别塔的反见证。在巴别,人建造了一座塔显扬自己的名。在示剑,亚伯拉罕并没有建造什么来显扬自己的名,他筑了一座坛来呼求主的名(创十二8,另译)。这表示我们到达神所选择之地,神向我们显现,我们借呼求祂的名与祂有了更深、更完满、更丰富并更亲密的交通。我们都能作见证,在没有进入召会生活以前,我们从未这样多呼求主的名。呼求主名紧接在筑坛给那向我们显现的神之后。在召会生活中,在摩利橡树下,我们有主亲密的显现。我们对这有什么反应呢?我们该筑坛给祂,把我们的一切所是和所有放在坛上。我们需要告诉主,我们的一切所是和所有都是为着祂。然后我们需要呼求主的名,以维持和祂更深、更丰富、更亲密的交通。
  现在我们看过了第一个希伯来人,第一个过河之人的经历。亚伯拉罕是第一个过河的人,也是第一个到达一个地方,使神能向他显现,他能筑坛并呼求主名的人。这个地方是正确的地方。不是在吾珥、哈兰,或摩利橡树以外的任何地方。这里有神的显现和神的同在。这里我们得着美地的应许,我们可以筑坛给主,呼求祂的名,并和祂有亲密的交通。
<< 第四十篇 >>
报错建议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