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四十一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在人类所有的历史中,从来没有一本书像圣经这样奇妙。圣经的第一卷书创世记,不是一卷道理的书,乃是一卷历史的书。这卷历史书不是照人的写法,乃是照神的写法。创世记用一些古圣的传记,告诉我们极为神圣的事。神圣的启示包含在创世记人物的生活和故事里。在本篇信息中我们需要来看,亚伯拉罕凭信而活的经历中神圣的启示。
 
  在前几篇信息中我们看过,蒙召者的经历有三面,就是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这三面。亚伯拉罕这第一面的第一阶段,是他蒙神呼召,这点在前两篇信息中已经充分地说过了。现在我们来看亚伯拉罕第二阶段的经历——凭信而活,或可说凭信的生活。这凭信的生活,不是指内在的生命,乃是指外在的生活,就是蒙召者日常的生活,日常的行事为人。这种日常的行事为人,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林后五7)。
  亚伯拉罕的历史是一粒种子。亚伯拉罕的整个传记是一粒种子。这不是道理的种子,乃是我们历史的种子。亚伯拉罕的历史就是我们历史的种子。因为我们的历史是从他的历史长出来的。就某种意义说,我们与亚伯拉罕在生活的经历上是一。我们信徒是亚伯拉罕的真后裔,他是每位蒙神呼召者的真父亲。我们读他的传记,也就是读我们自己的传记。他的故事就是说到我们。当我们读创世记与亚伯拉罕有关的各章时,必须有这样的认识:他的故事就是我们的故事。
  我们需要看见跟从主必须采取的步骤。第一步是蒙召,第二步是凭信而活。你蒙召了么?你必须有力地说,“阿们,我蒙召了!”亚伯拉罕是头一个蒙召的,我们也看见,他答应神的呼召并不爽快,乃是拖泥带水的。我们的故事也是一样,我们对主呼召的反应完全和他相同。原则上,种子的规模很小,长出来的规模较大,收成的规模最大。我们看过,亚伯拉罕离开哈兰的时候,带着罗得。你没有带着罗得么?如果亚伯拉罕这粒种子带了一个罗得,很可能我们每一个人都带了许多罗得。我怕有些读本篇信息的人,带了十几个罗得。由此我们看见,我们的历史就在亚伯拉罕的传记里。
  不管亚伯拉罕如何拖泥带水,神仍然是主宰一切的。神是神。亚伯拉罕不仅蒙召了,也被抓住了。他离开了本地、本族和父家,被带到摩利,就是神要他在的地方,也是神向他再次显现的地方(创十二6~7)。神再次显现,乃是对亚伯拉罕答应祂呼召的印记。神的呼召是爽快的,但亚伯拉罕答应神的呼召却不爽快。虽然如此,神最终得着了完满的答应。我不在乎青年弟兄姊妹多么拖泥带水,迟早他们要完全被抓住。基督的工人和带头的弟兄必须有信心,对弟兄姊妹永不失望。绝不要觉得某位弟兄没有希望。反而我们必须说,那位弟兄很有希望。只要等一会儿,你会看见每个人都要来到摩利。
 
  在摩利,神再次向亚伯拉罕显现,他又遇见了神(创十二6~7)。如果你说你已经蒙召了,我要问你这个问题:你蒙召的印记是什么?我们蒙召的印记乃是神再次的显现。神再次的显现,神再次的临到我们,乃是我们答应祂呼召的印记。神向亚伯拉罕再次的显现,乃是使亚伯拉罕能凭信而活的力量。
  你读创世记的记载,会看到在亚伯拉罕的时代,人类的生活方式是建造坚固的城保护自己,并建造高塔传扬自己的名。那是人类在巴别的生活。但亚伯拉罕的生活方式完全不同。他的生活对人类在巴别所已经完全发展的方式,是个相反的见证。在第三十六篇信息中我们看过,巴别有一座人所建造的大城。这城不是用神造的石头建造的,乃是用人造的砖头建造的。那些砖头是借杀死土壤中生长生命的元素造成的。但蒙召的亚伯拉罕不是那样生活。亚伯拉罕没有城,也没有塔。神再次显现,作为亚伯拉罕答应神呼召的印记之后,亚伯拉罕立刻筑了一座坛,不是要传扬自己的名,乃是要呼求耶和华的名。亚伯拉罕为什么这样作?因为他有神再次的显现。他怎能这样作?还是因为他有神再次的显现。请记得,创世记中有关亚伯拉罕的记载是传记,不是道理、宗教或传说。亚伯拉罕并不是因为教训或宗教传统而筑坛。他筑坛是因为神再次向他显现。神再次的显现对他是一切。这不仅印证亚伯拉罕答应了神的呼召,也加强他,使他的生活方式与全人类完全不同。这使他的生活对当时的时代作了相反的见证。亚伯拉罕所筑的坛,对巴别塔是相反的见证。
 
  现在我们需要找出,亚伯拉罕在什么时候经历神再次的显现。我们的神从来不作没有目的的事,祂绝不会作无意义的行动。祂所作的每件事都有目的,都有意义。在亚伯拉罕答应神的呼召,相信神并顺从神之后,他来到摩利橡树那里(创十二6~7)。当他来到那个地方,神就再次向他显现,因为他已经相信并顺从神的呼召。亚伯拉罕既是相信并顺从神呼召的人,他对该停留的地方就没有选择。神第二次在哈兰呼召亚伯拉罕,他就在那里过河,开始了漫长的旅程。他在这漫长的旅程中,没有自己的选择。来十一8告诉我们,亚伯拉罕不知道往哪里去。他手中没有路线图。他的路线图是一个活的人位,就是那位活神。他在旅程中必须不断地仰望神;他无法停留在他所选择的地方。在他的旅途中,神的同在是他的方向,是他的路线图。他这样跟从神,直到摩利。到了摩利,神就向他显现。神在摩利的显现,指明亚伯拉罕已经到了神要他到的地方。在那里神告诉亚伯拉罕,祂要把那地赐给他的后裔。
  神第一次向我们显现,完全不在于我们;发起那次呼召的乃是神。然而,在第一次显现以后,其他每次的显现都在于我们的光景。神第一次显现是祂所发起的,不在于我们,后来的显现却在于我们的光景。如果亚伯拉罕没有到达摩利,他就不会有神再次的显现。这再次的显现加强他,使他与神一同往前。这样的与神一同往前,就是亚伯拉罕凭相信神而活。
 
  神第二度向亚伯拉罕再次显现,记载在创十三14~17。在这一章我们看见亚伯拉罕和罗得有了难处。在肉身里,罗得是亚伯拉罕的侄儿;但在神面前,罗得是亚伯拉罕的弟兄。虽然罗得使亚伯拉罕为难,但亚伯拉罕并不与他相争。相反的,他让罗得选择。罗得与亚伯拉罕分开,留下他独自一人以后,神又向亚伯拉罕显现。这次的显现是由于亚伯拉罕没有为自己争斗或争吵,反将一切的选择都留给他的弟兄罗得。神这次的显现也加强了亚伯拉罕凭信的生活。
  我们蒙神呼召以后,需要凭信而活,这是我们今天的需要。你若蒙了神的呼召,就必须凭信而活。在圣经里,信心与眼见相对。你若蒙了神的呼召,就必须凭信心,不凭眼见而生活。看看今天的世界,那无疑是在巴别所撒人类生活的收成。种子撒在巴别,今天的世界乃是那粒种子的大收成。人为自己的生活建造大城,为自己的名建造高塔。这是世界各地的情形。但我们已经蒙了呼召,我们该怎么办?我们必须凭信而活。凭信而活是什么意思?就是在一切事上靠神而活。亚伯拉罕没有宣告他凭信而活,也没有传讲凭信而活,他只是凭信而活。现在我们需要来看,亚伯拉罕如何凭信而活。
 
 
  亚伯拉罕到了摩利,神再次向他显现之后,他筑了一座坛(创十二7)。这是亚伯拉罕所筑的第一座坛。要凭信而活,我们首先必须筑坛。在圣经里,坛的意思是我们的一切都为着神,并事奉神。筑坛的意思是将我们所是和所有的一切,都献给神。我们需要将我们所是的一切和所有的一切,都放在坛上。在我们为神作事之先,神会对我们说,“孩子,不要为我作什么,我要的是你。我要你为着我将你所是的一切和所有的一切,都放在坛上。”这才是真实地交通,真实地敬拜。蒙召者真实地敬拜,乃是将我们所是和所有的一切,都放在坛上。
  按照人的观点,人会说我们这样作很愚昧。他们会指责我们浪费时间,浪费生命。如果他们和亚伯拉罕在一起,他们会说,“亚伯拉罕,你在作什么?你疯了?你为什么筑一座像坛这样低矮的东西,把一切都放在坛上烧掉?那不是很愚昧么?”我们蒙召的人无论作什么,在世人眼中都是愚昧的。很多亲戚会说,我们参加这么多聚会是愚昧的。他们希奇为什么我们不留在家里,和家人一起看电视。世人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一周参加聚会好几次,他们以为我们疯了。他们会说,“你们在那小建筑物里作什么?你们为什么周三、周五、周六都去哪里?礼拜天还去两次,甚至有时周一、周二、周四也去,你们这班人疯了么?”是的,照世人说,我们是疯了。神的显现使我们发疯了。
  坛的意义就是我们不为自己保留什么。坛的意义就是我们晓得我们在地上是为着神。坛的意义就是我们的生活是为着神,神是我们的生命,并且我们生活的意义就是神,所以我们把一切都放在坛上。我们在这里不是传扬自己的名;我们为祂名的缘故,把一切都放在坛上。
  你若核对自己的经历,会看见在你蒙召之后,神立刻再向你显现,你就说,“主啊,从今以后,一切都是你的。凡我的所是、所有、所能作并所要作的,都是为着你。”我仍然能够回忆我得救那天下午所发生的事。我从那个聚会的地方出去,走在街上,举目望天说,“神啊,从今天起,一切都是为着你。”那是真正的奉献。在属灵的意义上,这就是筑坛。我相信许多读本篇信息的人,会有这样的经历。当我们接受了神的呼召,我们就发疯了,我们不在意会发生什么事。虽然那时候我们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但我们应许主,凡我们所有的都是为着祂。那天我在街上这样对主说的时候,我不知道那句话的含意。几年后,当我发现自己在一些难处中,在我里面的主说,“你不记得那天下午走在街上时所说的话么?你不是说,‘神啊,从今天起,一切都为着你’么?”当我在合约上签字的时候,我不知道内容是什么。但是要懊悔已经太迟了;合约已经签了字。对主说一切都为着祂,乃是真实地筑坛。我们都能作见证,每当我们对主说一切都为祂的时候,感觉是多么甜美,交通是多么亲密。在那个时候,我们深深地进到主自己里面。
  虽然我们可以告诉主,我们所是和所有的一切都为着祂,但几天之后,我们可能就忘记了。但那位呼召我们的永不忘记,祂有超绝的记忆力。祂常常临到我们,并提醒我们对祂说过的话。祂也许会说,“你不记得那天你对我说的话么?”这不是道理,乃是真实地经历。除非你没有蒙召,否则不会例外。只要你是蒙召的人,我就完全确信你有过这样的经历。主确实再次向你显现;祂显现时你也曾发疯,应许把一切都给祂,毫不考虑其中的含意。你就是把自己奉献给祂。你不晓得你所应许的是什么意思。我感谢神,在我们说的时候,我们并不清楚。我们不晓得说了一句简短的话,结果我们与神有了多少的牵连。我们被这句话绑住了。祂是神,祂是呼召者,我们是蒙召者,一切都在于祂。即使我们要为祂发疯,在我们自己里面也没有动力这样作。但只要祂一向我们显现,我们就发疯了,并且说,“主啊,一切都是你的。拿去吧。你要怎么作,就怎么作。我把一切都献给你。”我们这样把自己献给主的时候,就像作梦一样,后来醒过来,才开始领悟这事的含意。
  在我服事的初期,我很有负担帮助人献上自己。我虽然给人许多与奉献有关的教导,却看不见多少果效。我的教导不大管用。最后我知道,你无法借着教导帮助人献上自己。不是教导使人把自己奉献给主,乃是主的显现激励人这样作。我们若能帮助人遇见主,进到祂的同在里,那就够了。我们无须告诉他们把自己奉献给神,或把一切在祭坛上奉献给主。只要神一向人显现,什么都不能拦阻他们献上自己。他们会自然而然、自动自发的说,“主啊,一切都是你的。从今以后,一切都为着你。”你没有这样的经历么?你没有为着神和神的旨意,把你所是和所有的一切都放在祭坛上么?
 
  亚伯拉罕在摩利为耶和华筑坛之后,他就走遍那地。神不是只给他一小块地,乃是给他广阔的地。亚伯拉罕在旅途中,来到伯特利和艾中间的地方。伯特利在西边,艾在东边。在伯特利和艾的中间,亚伯拉罕筑了另一座坛(创十二8十三3~4)。伯特利的意思是神的家,艾的意思是一堆废墟。伯特利和艾互相成对比。这对比是什么意思?就是说,在蒙召者的眼中,只有神的家是值得的,其他的一切不过是一堆废墟。今天对我们原则也是一样。一面我们有伯特利,神的家,召会生活;与此相对的是一堆废墟。凡与召会生活相反的,都是一堆废墟。在蒙神呼召者的眼中,召会生活之外的一切,都是一堆废墟,因为蒙召者从神的观点看世界的局面。这观点和世界的观点完全不同。按照属世的观点,世界上每件事都是高尚、美好、奇妙的;但由蒙神呼召者的观点看来,凡与神的家相对的,都是一堆废墟。
  首先,我们在摩利献上自己。然后我们在召会生活和一堆废墟之间献上自己。就我们而论,只有神的家是值得的,此外一切都是废墟。在神的家和废墟之间,我们筑了一座坛,使我们可以与神交通,敬拜神,并事奉神。
 
  亚伯拉罕在希伯仑的幔利筑了第三座坛(创十三18)。幔利的意思是力量,希伯仑的意思是交通,交往或友谊。按照创十八1,神是在幔利那里访问亚伯拉罕。在那次访问中,神不仅向他显现,并且停留了相当长的时间,甚至与他一同坐席。我们到了那一章,会更多看见这事。虽然摩利以及伯特利和艾的中间都很好,但没有一处是亚伯拉罕留下来一直与主交通的地方。亚伯拉罕留下来,一直与主交通的地方,乃是希伯仑的幔利。
  我们都需要维持与主不断地交通。这不是偶然的,也不该时有时无,这必须是继续不断地。可能几年前,你曾为主筑坛;这很好,但以后怎样呢?你也许说,两年前你筑过坛,但今天如何呢?我们很多人有在摩利的经历,但没有在幔利的经历。我信亚伯拉罕的一生多半是在希伯仑,就是在他与主能有不断交通的地方度过的。在希伯仑那里,他筑了第三座坛。我们至少都需要筑三座坛:第一座在摩利,第二座在伯特利和艾的中间,第三座在希伯仑的幔利。我们需要在希伯仑的幔利筑一座坛,使我们可以敬拜神,事奉神,并与神有不断地交通。这是在希伯仑第三座坛的经历。
 
 
  亚伯拉罕筑坛以后,就支搭帐棚(创十二7~8)。在巴别,人先造城,然后造塔。但亚伯拉罕先筑坛,然后搭棚。这意思是亚伯拉罕为着神。他所作的第一件事是顾到敬拜神,与神交通,其次才顾到他的生活。帐棚是为着亚伯拉罕的生活。亚伯拉罕没有先顾到他的生活。那是次要的。对亚伯拉罕而言,首要的事是把一切献给神,敬拜事奉神,并与神有交通。然后亚伯拉罕才为他的生活支撘帐棚。亚伯拉罕住帐棚,指明他不属于世界,反而对人是一个见证(来十一9)。
 
  亚伯拉罕先在伯特利和艾的中间支搭帐棚(创十二8十三3)。那是神的家所在的地方,也是他开始作见证,借着与神交通彰显神的地方。他的祭坛是他向世人为神作见证的开始;他的帐棚是他向世人为神作见证的完成。他的帐棚是他的后裔在旷野所建造之帐幕的小影,那个帐幕称为“见证的帐幕”(出三八21,直译)。因为他的帐棚支搭在伯特利旁,就一面的意义说,这帐棚可视为神的家,为着神在地上的见证。
 
  后来亚伯拉罕把帐棚迁到希伯仑,希伯仑的意思是交通(创十三18)。他的帐棚首先是向世人为神作见证,后来成了他与神交通的中心。这点在十八章得到有力地证明。那时神来到希伯仑幔利的帐棚里,与亚伯拉罕同处。因着亚伯拉罕支撘帐棚,神在地上就有一个能与人来往交通的地方。他的帐棚把神从天上带到地上。我们所有蒙神呼召的人都应当支搭帐棚。一面说,这样的帐棚对世界是神的见证;另一面说,这帐棚乃是与神交通,把神从天上带到地上的地方。
  不要以为支搭帐棚是件小事。后来亚伯拉罕的后裔蒙召出埃及,进入旷野,神就吩咐他们造帐棚,并且吩咐他们在帐棚前筑坛(出二六1二七1)。在出埃及记那里,我们看见祭坛和帐棚,就是帐幕。那个帐幕是神在地上的家。亚伯拉罕的帐棚也是神在地上的家。在创世记十八章我们能看见,神来到亚伯拉罕的帐棚里与他同处。在那时亚伯拉罕是向神献祭的祭司。他筑坛并向神献祭,证明他供职作祭司。神的心意是要所有蒙祂呼召的人都作祭司。我们是祭司。我们不需要别人为我们献祭,我们必须自己献祭。当亚伯拉罕在他的帐棚里与神坐席的时候,他是大祭司,他帐棚的内部是至圣所,神在那里。借此我们能看见,亚伯拉罕的帐棚是他的后裔在旷野所造,作神和祭司居所之帐幕的预影。在创世记这里我们看见,一个和神同住在帐棚里,名叫亚伯拉罕的祭司,在帐棚旁边有一座祭坛。
 
  不要忘记,亚伯拉罕的历史就是你的历史。你没有一个帐棚,在那里始终有主的同在么?世人没有这样的帐棚,他们只有大城。世人唯一能看见的,就是他们的大城。他们说,“看我的公司。看我的教育,我的成就。看我有多少的东西。”但我们能对世人说,“你有一切,但有一样你没有——神的同在。你没有帐棚——你只有巴别城。你所有的不过是大巴比伦的一部分。”我们是高阶层或低阶层的人,都无关紧要,要紧的是我们无论在哪里,都有一个有神同在的帐棚。当我们有一个有神同在的帐棚,我们里面就深深觉得,在地上没有一样事物是持久的,每样事物都是短暂的。我们仰望永世。银行、公司、成就,都是短暂而无意义的。我们在地上没有长存的事物。我只喜欢有一个有神同在的帐棚,我喜欢生活在这样的光景中。我们可以对世人说,“某某博士,我没有你所有的那么多,但我有一样你没有——神的同在。我不需要等到永世才有神的同在,在我的帐棚里现在就有神的同在。我的环境就是帐棚,就是新耶路撒冷的小影。这在你眼中也许不值得,但在神眼中却极其重要。”这就是支搭帐棚的意思。
  无论何时我们答应神的呼召,而神再次向我们显现,我们也为神筑一座坛,告诉神我们所是和所有的一切都是为着祂,我们就会立刻支搭帐棚。人们自然会看见,这是我们不属这世界的表现和宣告。借着支搭帐棚,我们宣告我们属于另一个家乡。我们不属于这一个家乡,我们仰望更美的家乡。我们不喜欢这一个家乡,就是这地,这世界。我们指望进入另一个家乡。我们因着信,像在异乡作客(来十一9)。
 
  来十一10说,亚伯拉罕“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其设计者并建筑者乃是神”。这座有根基的城无疑就是新耶路撒冷,有神所设立建造的坚固根基(启二一1419~20)。当亚伯拉罕住在没有根基的帐棚里,他是在仰望并等候一座有根基的城。但我不信亚伯拉罕知道,他是在等候新耶路撒冷。甚至许多基督徒也不知道,他们所等候的乃是新耶路撒冷。但我们必须清楚,我们今天是住在召会生活的帐棚里,等候召会终极的完成,就是新耶路撒冷,神那有根基的城。
 
  亚伯拉罕的帐棚是新耶路撒冷的小影,新耶路撒冷是神在宇宙中终极的帐幕(启二一2~3)。当亚伯拉罕住在那帐棚里,他是活在新耶路撒冷的小影中。当他在那里与神一同生活的时候,他是在等候一座至终要成为新耶路撒冷的城。新耶路撒冷,永远的帐幕,要顶替亚伯拉罕所住临时的帐棚。亚伯拉罕的帐棚是神永远居所的一粒种子。这粒种子生长在他后裔于旷野所支搭的帐幕(出四十),其收成将是新耶路撒冷,就是神与人的帐幕。神在我们众人里面仍需要这样的种子。我们都必须是那些生活在帐棚里,并仰望更美家乡的人。在这更美的家乡有永远的帐幕,神与我们,我们与神要在其中永远同住。亚伯拉罕的兴趣完全在于更美的家乡。虽然神曾告诉他,要把那地赐给他和他的后裔,亚伯拉罕对这并不在意。他仰望另一个家乡,和一座有根基的城。至终,圣经告诉我们,这更美的家乡是新天新地,那座有根基的城是新耶路撒冷,就是神和所有蒙召者永远的居所。
  今天我们是在重复亚伯拉罕的生活和历史。从前只有一个亚伯拉罕,现在有许多亚伯拉罕。今天的召会生活,就是亚伯拉罕生活和历史的收成。亚伯拉罕凭信的生活,现今正在我们中间重复。我们都在这里筑坛,并且支搭帐棚。请看召会生活:我们有祭坛和真正的帐幕。这是要来新耶路撒冷的图画,在那里我们要与神永远同住。
  圣经结束于帐棚。新耶路撒冷是宇宙中终极的帐棚,终极的帐幕。也许有一天亚伯拉罕在新耶路撒冷里遇见神,神会说,“亚伯拉罕,你不记得那天我们在你的帐棚里一同坐席么?你的帐棚是这座永远帐幕的小影。”亚伯拉罕的帐棚是一粒种子,这粒种子的生长是在出埃及记,其收成是在启示录二十一章。原则上,亚伯拉罕的帐棚和新耶路撒冷那终极的帐棚并无不同。如果我是亚伯拉罕,将来在新耶路撒冷里遇见神,我要说,“主啊,我记得你那天到过我的帐棚,现在我来到你的帐棚了。”
<< 第四十一篇 >>
报错建议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