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亚伯拉罕经历中的得胜(创十四11~24)。我们若仔细读创世记,会看见这卷书除了十四章以外,很少说到外邦人中的国际事务。但十四章记载了外邦人中的国际战争。为什么有这样的记载?圣经的用辞非常精简,一个字也不浪费。虽然如此,十四章几乎完全用来说到外邦国家之间的国际战争。不过,十四章的事件不仅与国际事务有关,并且在神的主宰下也与神的子民有关。为什么本章用了这么长的篇幅说到外邦人中的国际战争?虽然这场战争表面看来是国际间的,实际上却是主主宰的安排。对于神子民的环境和一切事故,神是主宰一切的。当然在迦南地,只有两家希伯来人——亚伯拉罕家和罗得家。其余都是外邦人。在本章我们看见神是主宰一切的,祂使一些事情发生,叫祂的子民得益处。
  创世记十四章说到四王与五王的战争,最终五王被四王击败。你若仔细读,会看见这场战争完全是为着罗得和亚伯拉罕。换句话说,罗得和亚伯拉罕这两个希伯来人都在神的主宰之下受到试验。这场战争到底好不好?按人来说,没有一场战争是好的。然而,本章的战争对罗得有益处,对亚伯拉罕更有益处。在本篇信息中,我们需要来看,这场战争对神子民有益的各面。
 
  战争主要发生在所多玛。这场战争主要发生在所多玛,因为神的一个子民罗得住在那里。在那场战争之前,罗得已经与亚伯拉罕分开了(创十三11)。你认为罗得与亚伯拉罕分离好么?不,不好。今天所有的年轻人都喜欢和年长的一代分开。然而,在神的经纶里,年轻人与年长的一代分开并不好。你若这样作,你会失去标的和保护。在创世记十三章的时候,神的目标和永远的标的是随着亚伯拉罕。倘若你在那里,使自己与他分开,就等于使自己与神的标的分开了。神的目标是随着蒙召的人。你若与蒙召的人分离,就是与神的目标分离。罗得绝不该与亚伯拉罕分离,因为神的目标是随着亚伯拉罕。离开了亚伯拉罕,就是离开了神的标的。不仅如此,离开了亚伯拉罕,也就是离开了保护。
  罗得不是先被四王击败。他那次失败乃是先前至少两次失败的结果。罗得在被基大老玛掳去之前,已经有过两次失败。第一次失败发生在罗得的牧人和亚伯拉罕的牧人相争,亚伯拉罕叫罗得拣选地的时候(创十三7~11)。当亚伯拉罕叫罗得拣选的时候,罗得该说,“叔父,我的拣选就是你,我的拣选就是你的拣选。我不喜欢自己拣选。我的牧人若不听我,我就解雇他们。我绝不离开你。除了你和你的拣选之外,我别无拣选。”但相反的,当亚伯拉罕叫罗得拣选的时候,他没有多加考虑,就立刻作了拣选,并且离开了。那是他第一次的失败。
  罗得和亚伯拉罕分离后,“住在平原的城邑,渐渐挪移帐棚,直到所多玛。”(创十三12)罗得渐渐走下坡。他往下坡走了第一步之后,就很容易走第二步、第三步。第一步是离开与所多玛相距很远的亚伯拉罕。罗得走上通往所多玛的路,他走向所多玛。在神眼中,所多玛是个罪大恶极的城市(创十三13)。罗得是神的一个子民,必然知道这事。他该远离所多玛,不该走向所多玛。然而,因为所多玛周围的土地肥美,罗得就走向所多玛。最终,他迁入那城,住在那里,并且定居在那里。那是他第二次的失败。
  你想神会允许祂的子民住在这样一个邪恶的城里么?当然不会。因此,在神的主宰之下,基大老玛领军攻打所多玛。神允许那场战争发生。四王与五王交战。按人来说,五王应该得胜,因为他们人多。但四王击败了五王,并且所多玛城被掳掠。圣经强调所多玛被掳掠,因为罗得住在那里。这场战争不仅是四王攻打五王,这场战争乃是为着神的一个子民而战。罗得住在所多玛可能很平安,但神不平安。神绝不会允许罗得平平安安的住在那里。神也许会说,“罗得,你里面也许有平安,但我要从外面兴起一些搅扰来。我要差遣四王击败五王,并且掳掠你的城市。他们要把你,你的家人,并你所有的一切都掳去。”这事真的发生在罗得身上。罗得遭遇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至终,他失败的最后一步,就是落在敌人手中。他被掳了,而所多玛王并不能帮助他。
 
  在罗得被掳的事上,神是主宰一切的。十三节说,“有一个逃出来的人,告诉希伯来人亚伯兰。”四王掳掠了所多玛,和一切粮食的供应,但有一个逃出来的人告诉亚伯拉罕,罗得被掳了。你相信这是偶然发生的么?这么多人被掳去,这个人却逃了出来。他乃是神的主宰所保留的。我们会看见,这必是因着背后的代祷发生的。那个逃出来的人没有跑掉,特意来告诉亚伯拉罕,罗得被掳了。
  亚伯拉罕不像我们,他不计算弟兄的弱点,也不对罗得幸灾乐祸。亚伯拉罕没有说,“罗得绝不该与我分开,我知道这事会发生,他罪有应得。我信神是主宰一切的,罗得的苦难是从神来的。你平安地回家吧。神会保守罗得的。”我信我们许多人会这样反应。但亚伯拉罕不同。他得了这消息,就坚决定意要为罗得争战(创十四14)。我们看见,亚伯拉罕祷告了。在十四22他告诉所多玛王,在他出去争战以前,他曾向神起誓。亚伯拉罕怎能祷告并作这样的决定?这必是由于背后有人为他代祷。我信那代祷者知道所进行的战争,和罗得的被掳。因这代祷的结果,亚伯拉罕作了简单而勇敢的决定。
  亚伯拉罕决定带着他的三百一十八名壮丁,与四王并他们的军队争战。这四王必定有好几支军队,人数必定远比亚伯拉罕的多。亚伯拉罕怎能以这样少的人与他们争战?不但如此,他们还是多次打仗的君王和将军,而亚伯拉罕是个外行人。他怎能和那些打仗专家交战?他怎能以这样少的人打败他们?虽然如此,亚伯拉罕却很勇敢,他相信神。
  就亚伯拉罕说,看见弟兄被掳对他乃是羞耻。今天在召会中也是这样。看见任何弟兄姊妹被掳,对我们乃是羞耻。若是弟兄之家的一位弟兄被掳,而你看见了,那是一种羞耻。你不该容忍这事,你应当说,“我不能忍受这事,我必须起来作一些事!”这就是亚伯拉罕所作的。
  亚伯拉罕勇敢的决定,必是由于背后有人为他代祷。你也许以为,圣经里没有这样的记载。圣经里也没有记载麦基洗德的父母或族谱。你相信他没有父母或族谱么?当然有,但圣经没有提到这些。本章背后的许多事情都没有记载。我确信在背后有一些代祷。有人关心神在地上的权益,就为罗得、亚伯拉罕并亚伯拉罕的争战代祷。
  我们已经看见,罗得的失败不是开始于所多玛。同样的原则,亚伯拉罕的得胜也不是起始于杀败诸王。亚伯拉罕的得胜开始于罗得离开他的时候。亚伯拉罕已经蒙神呼召,他答应了那呼召,来到神所要赐给他的地方。然而,那时亚伯拉罕几乎毫无经历。他所有的一点经历,乃是答应神的呼召,来到神所要他在的地方。我们在前篇信息看见,有一次饥荒兴起,试验亚伯拉罕,而他经不起那试验。亚伯拉罕在神面前失败了,他想靠自己牺牲妻子以求生存。在神主宰的教训下,亚伯拉罕借着那次失败学了很多。亚伯拉罕晓得神是主宰一切的,并且神知道一切与祂子民有关的事。与蒙神呼召者有关的一切事都在祂手中。亚伯拉罕看见了这事,经历了这事,并且完全进入其中。
  以后,当他和罗得发生问题的时候,亚伯拉罕得胜了。那时他开始得胜,因为他在下埃及的事上学了基本的功课。我们都必须学这样基本的功课。在你蒙了呼召,答应了神的呼召,来到神所要你在的地方之后,神要教导你的第一个基本功课是,你既是神所呼召的人,关于你的一切事,都在神的手下,神主宰你的一切。这是亚伯拉罕下埃及所学的基本功课。他学了这功课之后,在罗得的事上就得胜了。当亚伯拉罕和罗得发生问题时,他没有自己拣选;他知道他的拣选是在神手中。那是亚伯拉罕得胜的开始。
  然后时机来到,亚伯拉罕能向全宇宙表明,他是在神这边。当麦基洗德出现的时候,启示了神的两个特别名称:至高的神和天地的主(创十四19)。麦基洗德和亚伯拉罕都这样称呼神。亚伯拉罕说,“我已经向天地的主,至高的神耶和华起誓。”(创十四22)亚伯拉罕能说,“我下埃及学了功课,我的神,就是呼召我的那一位,乃是天地的主。我不需要拣选,我的拣选就是祂。我不能眼看我的弟兄被掳,这对我是羞耻。我必须把他救回来。我不管我的壮丁有多少,也不管诸王和他们的军队。我不管我所有的比他们的少。我的负担就是要把我的弟兄救回来。我若不这样作,对我就是羞耻。”
  亚伯拉罕冒着生命的危险,为他的弟兄争战。为着拯救他被掳的弟兄而冒着生命的危险,这对他不是一件小事,但他这样作了。战争进行顺利,亚伯拉罕追赶敌人,从南方一路追到北方的但。他的得胜必是背后代祷的结果。
  亚伯拉罕信靠神得了胜利。他对神有信心,因为他学会了认识神。同样的,我们都必须学习认识神。我们必须学知,甚至在今天,地还是神的,神是地上的主。祂不但是地上的主,也是天上的主。天地都属于我们的父,就是呼召我们的那一位。我们对祂需要有这样的信心。我们若缺了这种信心,就已经失败,要成为罗得了。
  罗得为什么失败?因为他不像亚伯拉罕,没有学习一个功课,认识神是天地的主。甚至在他被救出之后,圣经也没有记载他感谢亚伯拉罕,或对主说一些话。罗得完全失去了功用。按照以后各章的记载,他又回到所多玛。虽然他的被掳警告他不要回到所多玛,但他甚至在被掳又被救出以后,仍然回去了。我们由此看见,一旦你失败了,你就很难远离那个失败。
  虽然罗得失败了,亚伯拉罕却得胜了。这次得胜是他外面经历的高峰。后来,神进来给他一些里面的经历。
 
  那个逃出来的人怎么可能来到亚伯拉罕那里?亚伯拉罕怎能作这样简单而勇敢的决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敌人不久之后就逃跑了?原来麦基洗德来了。麦基洗德是谁?他是基督的预表,他很像基督。他来了,就表征基督来了。他预表基督是神的大祭司。这在创世记十四章没有启示出来,但在诗篇一百一十篇可以看出。诗篇一百一十篇告诉我们,神的受膏者,就是基督,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为祭司,他的等次先于亚伦的等次。在亚伦作祭司以前,麦基洗德已经是神的祭司了。
  亚伦的祭司职任是对付罪,顾到消极一面的事。相反的,麦基洗德的职事是积极的。麦基洗德不是来除罪。他出现不是因为亚伯拉罕犯了罪,乃是因为亚伯拉罕得了胜。麦基洗德出现,不是带着祭物来除罪,乃是带着饼和酒来滋养得胜者。几乎所有的基督徒都认为,基督是解决罪的大祭司;几乎没有人注意到,基督是照着麦基洗德等次的大祭司。基督是这样的大祭司,祂不是解决罪,乃是把那象征经过过程之神的饼和酒供应我们,作我们的滋养。
  难道你不信在麦基洗德来供应饼和酒之前,他这位神的祭司已经为罗得和亚伯拉罕代祷过?我信他曾为他们代祷。我不信麦基洗德在整个争战期间都在睡觉,然后他听见亚伯拉罕得胜的消息,就急急忙忙的带饼和酒去供应他。我相信亚伯拉罕简单而勇敢的决定,要为拯救罗得而战,是麦基洗德的代祷所激起的。我也相信,那个来告诉亚伯拉罕罗得被掳的人能逃出来,是因为麦基洗德曾为罗得代祷。麦基洗德是祭司,他必定一直在照顾神的子民。神答应他的代祷,有一个人从所多玛逃出来向亚伯拉罕报信,亚伯拉罕就作了勇敢的决定,要为着拯救罗得而战。
  当我们在地上生活行动时,会遭遇到许多事。表面看来,这些事就这么发生了;实际上,在背后一直有代祷。我们的麦基洗德,我们的大祭司基督,仍然在天上为我们代祷(来七25)。祂的代祷荫庇我们,顾念我们。
  麦基洗德临到亚伯拉罕,多少指明基督的再来。我们是今日的亚伯拉罕,我们在这里作什么?我们在这里击杀仇敌。有些神的子民像罗得,遭遇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靠着神的怜悯,有些人需要作今日的亚伯拉罕,经历一次又一次的得胜。我们需要学习基本的功课,认识我们的神,就是呼召我们的那一位,乃是天地的主。我们在地上为祂而活,并且是祂的见证。我们不能容忍神的权益在地上受损害。当我们听到这样的损害,我们就立刻决定打败仇敌,击杀诸王。
  我们需要每天都击杀一些王。我们需要在思想、情感和意志里击杀诸王。我们需要在环境、家庭和学校中击杀诸王。在我们击杀这些王之后,我们的麦基洗德会临到我们,迎接我们,庆贺我们的得胜。主在我们杀尽诸王之后,才会回来。那时祂要回来,与我们同喝葡萄树的产品,正如祂在太二六29的话所指明的:“从今以后,我绝不喝这葡萄树的产品,直到我在我父的国里,同你们喝新的那日子。”麦基洗德为罗得和亚伯拉罕代祷。今天,我们的大祭司基督,为所有的得胜者代祷。祂现今在天上为我们代祷,而我们就在地上击杀诸王。在得胜者杀尽诸王之后,我们的代祷者,至高神的大祭司,就要带着对经过过程之神的全尝显现。
  麦基洗德的来临,表征基督已经来临。我们的得胜总是使基督显明。我们周围的人可能发觉,要看见基督在那里很不容易。然而我们若得了胜利,那胜利就要将基督向人表明出来。我们的得胜会在新的方面带进基督。何等有趣,我们在创世记十四章忽然看见麦基洗德出现,他这名的意思是公义王;他又是撒冷王,意即平安王。这表征什么?这表征基督要借着得胜者,向人表明并带给人。有一天,全地都要因基督的显现而希奇。世人甚至不信有基督,他们称这样的信仰为无稽之谈。但在我们杀尽诸王之后,基督会忽然显现。基督要因着我们击杀诸王而得以显明,全世界都要希奇祂的来临。基督的第二次显现,对我们得胜者并不希奇,但对世人却非常希奇。他们会说,“这位是谁?祂叫什么名字?祂从哪里来?”我们要回答他们,“祂名叫基督,是真麦基洗德。祂是从天上来的,祂在那里已经为我们代祷了好多世纪。”
  我们都需要回应主的代祷。我们若转到我们的灵里接触祂,总会有一些回声。我们若照着这回声而行,忘掉我们的环境、仇敌甚至自己,我们就要得着胜利,并且击杀诸王。在击杀诸王的末了,我们的麦基洗德就会向我们显现。那就是基督的再来。当基督来临的时候,全地都要认识至高的神。那时全地都要知道神是天地的主。这地不属于任何君王、总统、政治家或政客,乃属于至高的神,天地的主。这事实如何能向世人表明?只有借着我们击杀诸王。
  亚伯拉罕在十四章的得胜不是一件小事。在圣经里,神是逐步启示出来的。创世记一章没有“至高的神”这名称。甚至到了十三章,也没有这名称,或“天地的主”这个特别的名称。你虽然作了多年的基督徒,也许从来不知道神有这样的名称。神是至高的神,也是天地的主。祂是天上的主,也是地上的主。借着我们对基督的经历,神的名称逐步向我们启示了出来。在我们对基督的经历中,我们要认识我们的神是至高的神,也是天地的主。这必是我们继续击杀诸王的吸引和鼓励。
  不要作今日的罗得,因为那是胆怯懦弱的。我们都必须简单而勇敢,因为我们有至高的神和天地的主。亚伯拉罕告诉所多玛王,在他去争战以前,他向至高的神,天地的主起誓。他是在这样的灵里去争战的。既然亚伯拉罕对至高的神,天地的主有充分地信心,他就必定得胜。
  当麦基洗德来见亚伯拉罕的时候,他用至高的神,天地的主来为他祝福(创十四19)。这证明他比亚伯拉罕尊优(来七6~7)。他也为亚伯拉罕的得胜称颂神(创十四20)。我们的得胜总使麦基洗德把祝福赐给我们,也把称颂归给神。我们的得胜在基督里给我们带来更多的祝福,也给神带来更多的称颂。
  在麦基洗德祝福时,亚伯拉罕献上所有的十分之一,就是他上等掳物中的十分之一(创十四20来七24)。这也证明麦基洗德的尊大。我们的得胜使我们获得掳物,而我们将掳物献给基督,总是表明基督的尊大。我们若没有得胜,就没有东西献给基督,祂的尊大也就无法表明出来。
 
  亚伯拉罕的得胜,规律并恢复了整个局面,也重整了整个环境。四王打败了五王,掳掠了一切。现在整个局面转过来了。亚伯拉罕的得胜完全改变了这局面,将它调整过来。他将不公平的环境转变成公平的,并使全境太平。结果就有了公义王与平安王。亚伯拉罕的得胜止息了一切的争斗和分争,带进真正的平安。
  所多玛王能谦卑、诚实并真诚的对亚伯拉罕说,“你得了胜利,你所夺回的一切必定归你。请你拿去。我只要我的人民。”你我若是亚伯拉罕,也许会说,“那是正确且公平的。我拯救了你的人民,夺回了你所失去的一切。人民归你,其余的一切归我,这样很好。”但亚伯拉罕得胜所重整的环境完全不是这样。那是纯洁的。亚伯拉罕对所多玛王说,“凡是你的东西,就是一根线,一根鞋带,我都不拿,免得你说,我使亚伯兰富足。”(创十四23)亚伯拉罕似乎说,“我若拿你一根线,你就能说你使我富足。但我要向全宇宙作完全的见证,我的富足不是从你来的,我的富足是从天地的主,至高的神来的。”这是何等的纯洁!在那种局面里,我们看见公义与平安。
  请看创世记十四章亚伯拉罕杀败了诸王之后的情景。亚伯拉罕将一切夺回来,五王出来迎接他。至高神的祭司麦基洗德,在那里给亚伯拉罕祝福,并从他领受十分之一的奉献。一切的人都观看,不知道那些东西要归谁。甚至那些被掳又被亚伯拉罕夺回的人也不知道他们今后要属谁。然后亚伯拉罕说,“我已经向天地的主,至高的神耶和华起誓。”亚伯拉罕说,任何东西他都不拿。所有的人都得到充分地安顿。在那种局面里,就有了公义与平安。就某种意义说,这就像千年国,满了公义与平安(赛三二116~18诗七二2~37
  亚伯拉罕很公平,他对所多玛王说,他什么都不拿。“只有仆人所吃的,并与我同行的亚乃、以实各、幔利,所应得的分,可以任凭他们拿去。”(创十四24)亚伯拉罕说,他的战士和盟友应得他们的分,但他把自己的分给了所多玛王。他是怎样的一个人!他杀败了四王,现在他和另一个王,就是所多玛王交涉。他在他们众人之上。今天我们基督徒需要作这样的人。我们必须高过地上的君王和总统。在我们之上只有一位——我们的麦基洗德。
  在创世记十四章,我们看见亚伯拉罕非常崇高。你能相信这样高的人,曾低到一个地步,为着生存打算牺牲他的妻子么?你能相信在埃及要出卖妻子的人,会高到一个地步,在诸王之上么?当亚伯拉罕甘愿出卖妻子的时候,他是在最低的地方;但他对付诸王的时候,是在至高的天上。我们可能在两方面都像亚伯拉罕。我们可能很卑贱,打算出卖妻子;也可能靠着主的恩典,高过诸王。
  亚伯拉罕的得胜,并他高过诸王,完全是由于背后的代祷。在地上的景象背后,有一件事在天上进行着,这件事决定整个局面。我们都需要看见这点。
<< 第四十三篇 >>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