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四十九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几乎一切神圣的真理,都像种子一样撒在创世记里。在本篇信息中,我们来看圣经中一个重大且基本的真理——割礼,这个真理像种子一样撒在创世记十七章。
  要明白割礼,我们需要看见圣经中所揭示,神圣启示的两个要点。首先,神永远的目的是要人在地上彰显并代表祂自己。这事是全本圣经从创世记一章至启示录末章所启示的。其次,关于神达成祂目的的路。神达成祂目的的路,乃是将祂自己作到人里面,作人的生命和一切,使人能成为祂的彰显和代表。神目的的达成,不在于我们能作什么,乃在于神将祂自己作到我们里面。我们若看见这两点,就能明白圣经中的基本真理。
  神为着达成祂神圣的目的,呼召亚伯拉罕出迦勒底那鬼魔和偶像之地。我们已经看过,亚伯拉罕没有干干脆脆的答应神的呼召,而是拖泥带水的。他的父亲把他带到中途的哈兰。因着神的怜悯,亚伯拉罕在哈兰几乎完全答应了神的呼召,渡过大河来到神要他到的地方。那地邻近罪恶的所多玛城。亚伯拉罕很难留在神要他在的地方,不久以后,他漂流下到埃及。但因着神的主宰,这一个离开鬼魔的迦勒底,弃绝中途的哈兰,并且胜过罪恶的所多玛的亚伯拉罕,从属世的埃及被救出来,并被带回到神所拣选的地方。
  我们需要回想与亚伯拉罕有关,三位非常重要的人物——罗得、以利以谢和夏甲。亚伯拉罕离开哈兰时带着罗得,他可能在大马色得着以利以谢,又在埃及得着夏甲。这三人没有一个对亚伯拉罕有帮助;每一个都是难处。这三个人神都弃绝了。亚伯拉罕用他天然的力量与夏甲合作,产生了他的杰作——以实玛利,但以实玛利全然为神所弃绝。
 
  有这事为背景,我们现在来看割礼的事(创十七9~14)。在创世记十七章的时候,亚伯拉罕已被夺去他所在过的一切地方,并他所得着的一切重要人物。迦勒底和哈兰已成过去,他也与埃及无关。虽然他在神所应许给他的地方,但这地方神尚未给他。所以亚伯拉罕没有迦勒底、哈兰、埃及、所多玛,或者应许之地的一分。不仅如此,罗得已经离开了他,以利以谢和以实玛利也都为神弃绝。只有撒拉和他在一起。两个老人,既没有得着什么,也不能作什么。亚伯拉罕也许看着撒拉说,“我们怎么办?我们一无所有,也一无所能。”在这个关头,神来了,向亚伯拉罕启示祂自己是以利沙代,那全丰全足的大能者。这时候神告诉亚伯拉罕,他的名字必须从亚伯兰改为亚伯拉罕,他妻子的名字也必须从撒莱改为撒拉。这事以后,神告诉他必须受割礼。亚伯拉罕已经被夺走每一个地方,每一个人,剩下的只有他的己。神就来对付亚伯拉罕的己,对付他的肉体、天然力量和天然才能。这己、肉体和天然力量必须除掉,必须受割礼。我们若是亚伯拉罕,也许会说,“神,你不知道你已夺了我许多么?全地上没有一个人像我这样。别人都有他自己的地方,我却一无所有。现在你要作什么?要除去我么?”神也许会回答说,“亚伯拉罕,你说得对。我已经夺了你的迦勒底、哈兰、埃及、罗得、以利以谢、夏甲和以实玛利。我不会再夺你的什么了。但我要割你。你所得的已经从你取去,你所是的现在要割去。”这就是割礼。
  为什么需要受割礼?一面神需要人达成祂的目的,另一面神不要人的任何东西。然而,没有一个蒙召的人肯说,“神,我要为着你,但我不要我的任何东西为着你。我愿意让你取去我一切所有的,了结我一切所是的。”相反的,每个人都说,“赞美主,祂呼召了我。从今以后,我的所有和所是都要为着祂。”请看彼得的例子。三年半之久,主告诉门徒必须爱祂,并跟从祂。但没有一个门徒明白主不要他们的任何东西。当主告诉门徒,他们都要因祂绊跌,彼得就说,“即使众人因你绊跌,我总不绊跌”,又说,“我就是必须和你同死,也绝不会否认你。”(太二六3335)但主告诉彼得,“我实在告诉你,今夜鸡叫以前,你要三次否认我。”(太二六34)主似乎对彼得说,“彼得,不要夸口。你没有什么可夸的。今夜你要三次否认我。”彼得果真三次否认主。那三次的否认乃是彼得真正、实际的割礼。那骄傲、自信的彼得,被他否认主这把割礼的刀切成碎块。
  我们都必须看见,虽然神为着祂的恢复的确需要我们,但祂不要我们的任何东西。我们很难认识这点。我们不是远离主,就是带着我们所有的一切到祂那里。日本弟兄也许会说,“我们日本人是世界上最忍耐的人。我要用日本人的忍耐事奉主。”但主不需要这种忍耐。有的姊妹也许会说,“主的确需要我们姊妹,我们也愿意为着祂。我们姊妹不像弟兄那样粗野;我们很细致。在召会生活中,我们的细致要为着主。”姊妹们,你们为着主是绝对正确的,但用你们自己的任何东西来为着主是绝对错误的。既然神不需要我们的任何东西,我们就都需要受割礼。
  割礼的种子不是撒在创世记十二或十五章,乃是撒在十七章,在亚伯拉罕被剥夺了许多东西之后。然后神再向他显现,揭示祂自己是有乳房的全丰全足的大能者,并且叫亚伯拉罕改名。亚伯拉罕必须有彻底的改变。神似乎说,“亚伯拉罕,现在你必须受割礼。你若不受割礼,我就无法借着你达成我的目的。要得着一班人为着我的目的,必须有后裔。从这后裔要出来一班人,他们要得着地,在那里我要有管治权,要为着我的彰显建造我的殿,并寻得安息。这就是我的目的。但要达成我的目的,我不需要你的任何东西。我要为你作成一切,并成为你的一切。这是我把一切地方、一切的人从你取去的原因。现在我要你同意,并与我合作,除去你自己。我要割去你的肉体,但我不愿直接作这事,我要你为我作。我要你割除你的肉体,你愿意与我合作么?”我们不可把这事当作道理教训,或者当作圣经故事的说明。我们都必须认识,今天我们的需要是使我们自己受割礼。
  我真感谢主,我们中间许多人已经离开迦勒底和哈兰,也不在意所多玛和埃及,只留在主的恢复所在的地方。但是主如何能得着后裔?祂如何能得着地,好得着正当地召会生活,作祂的居所、管治、满足和安息?这不是借着我们为祂作什么,乃是单单借着祂剥夺我们的许多东西。我们的聪明、智慧、天然才能、天然力量以及我们天然人里一切的所是,都必须被主取去。你同意么?你若同意,就得拿起割礼的刀,割除你的肉体,你天然的人。这不是胜过罪或世界,乃是了结你自己,使那位全丰全足者有路进来作你的生命,作你的一切,甚至作你的自己。这就是割礼。愿那灵将这话说到我们众人里面。
  在主恢复召会生活的行动中,最大的阻挠是我们天然的才能。阻挠主行动的,不是我们所不能作的,乃是我们所能作的。亚伯拉罕使用他天然的力量,就叫神离开他十三年。那是何等大的阻挠!亚伯拉罕虽然已被夺走了许多,但他仍然有他的肉体、天然才能和天然力量。他和夏甲生以实玛利,就是借着他的肉体,用他的肉体。到了创世记十七章,时机成熟了,神要摸亚伯拉罕的肉体那阻挠的元素。神似乎说,“亚伯拉罕,我已经从你剥夺了许多,现在只剩下一件东西阻挠我在你身上恩典的工作,就是你的肉体。我要除去你的肉体,但因这事在你里面是这样的主观,我不强迫你。我要你与我合作,为着我割去你自己,使你自己受割礼。亚伯拉罕,你凭自己所能作的,没有一样能讨我的喜悦,只能得罪并羞辱我。只要你天然的力量存留,我就无路进到你里面生出以撒来。亚伯拉罕,你的天然力量、你的肉体必须割去。”创世记十七章的割礼是最关键的事。
  割礼是什么意思?割礼就是除去你自己。神有一个目的,神也有蒙召的人,但有个阻挠使祂不能进来生出后裔,这阻挠就是我们的肉体。我们中间很多人已经到了对付肉体这个关键的点。历年来,我们已经被剥夺了许多东西,但我们的肉体、天然才能和天然力量,可能仍旧存在。我们若是继续使用我们的肉体,以撒就无法从我们生出,甚至无法在我们里面成孕。我们的需要乃是受割礼,了结自己,了结肉体。这就是圣经所说的割礼。
 
 
  割礼的意义是什么?割礼首先是脱去我们的肉体(西二1113上,申十16耶四4上,徒七51)。今天许多基督徒说到胜过罪,但这不是基本的对付。基本的对付乃是脱去肉体。肉体的确包括有罪的肉体。但在圣经里,肉体所包括的远比这个广。肉体也包括我们天然的力量、才能、能力、才干,更包括我们天然的人,就是自我,就是“我”。因此脱去肉体,意思就是脱去“我”,就是了结自己。
  许多年前,我寻求胜过罪,但我只有部分的成功,直到我看见,我所需要的不是胜过罪,乃是了结我自己。我开始看见,“我”一旦了结,一切就都好了。这就是为何保罗说,已死的人,是已经从罪开释了(罗六7)。我们越想胜过罪,就越被罪缠住,被罪困扰。胜过罪最好的方法是死了并葬了,这样罪就与我们无干了。因此,圣经中基本的对付不是胜过罪,乃是了结我们自己。
  虽然创世记几乎包含了圣经一切真理的种子,却没有包含胜过罪的种子。真正的对付罪不是胜过罪,乃是除去自己,使自己受割礼。我们一旦受了割礼,把自己了结,我们对罪就不会有问题了。你若还想要胜过罪,意思就是你仍旧活着。你若了结自己,你与罪就了了。所以这不是对付罪或想要胜过罪的问题,乃是了结我们自己的问题。这是割礼消极的意义。
 
  割礼积极的意义,乃是将我们带进复活(西二12)。割礼总是在第八天举行的(创十七12)。在表号上,八这数字表征复活。这就是说,我们没有复活,就不能受割礼。割礼必须在复活里,并且割礼总是将我们引进复活,正如死将人引进复活一样。一面我们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与祂同埋葬,另一面这钉十字架与埋葬要将我们引进祂的复活。当我们被了结,并被引进复活里,我们就成了一个新人。我们仍然是我们,但我们现在是另一个人,因为我们有另一个生命、性情和构成。我们是在复活里的人。只有在复活里,我们才能达成神永远的目的。用我们天然的力量,我们不能讨神的喜悦,或达成祂的目的。我们的己和天然力量必须借割礼除去。然后在复活里,我们要成为另一个人。
 
  旧约中的割礼,等于新约中的受浸(西二11~12)。受浸和受割礼都有同样的目的,就是了结我们天然的人,将我们带进复活。我们相信主耶稣以后为什么要受浸?因为知道我们的旧人已经与祂同钉十字架,并且我们必须埋葬,使我们在祂的复活里与祂是一。因此,亚伯拉罕受割礼和我们受浸有同样的意义。受割礼和受浸的原则相同。亚伯拉罕在创世记十五章得称义,却在十七章受割礼。割礼怎样是亚伯拉罕得称义的标记,受浸也照样是我们得救的记号。我们如何证明我们已经得救了?是借着过受浸的生活,就是已经钉死、埋葬并复活之人的生活。我们若是过这样的生活,人人都能在我们身上看见得救的记号。
 
  割礼相当于人名的更改(创十七5~615~16)。我们看过,改名就是改人。亚伯拉罕的名字更改了,他这个人也改变了。这对雅各尤其真实。雅各改名为以色列时,他这个人就改变了(创三二27~28)。这名字的更改只有借着割礼,借着将我们自己了结,并将我们引进复活,才能完成。然后,我们不再是天然的人,乃是复活的人。被了结并被引进复活,乃是人真正的改变。因此,割礼相当于改名。现在我们能明白,为什么改名和割礼都启示在同一章。这两件事实际上是一件事。改名和割礼的意义,都是了结我们的旧人并将我们带进复活,使我们成为另一个人。
 
  罗二28~29说,“外表上肉体的割礼,也不是割礼。……割礼也是心里的,在于灵,不在于字句。”割礼不是外表的事,乃是内里的事(腓三3)。受浸也是同样的。受浸不该只是仪式,必须是内里的实际。让我告诉你,我在四十多年前听到的故事。在中美洲,天主教接纳许多没有得救的人,并为他们施浸。有一天,一个神父在一个男孩头上洒几滴水,把他改名为约翰。那时天主教坚持,教徒在礼拜五只吃鱼,不吃肉。有一个礼拜五,这个约翰只有肉吃。既然神父已经洒水在他头上,把他改名为约翰,他想他也能同样处理这肉。于是他洒水在肉上,称肉为鱼。然后他用水煮肉。他正在煮的时候,神父经过,闻到煮肉的香味,就对约翰生气,问他在作什么。约翰回答说,“我没有作错什么事。这不是肉,是鱼。你不记得你在我头上洒水,把我改名为约翰么?我是照着你的作法,洒水在肉上,称肉为鱼。”这不是真正的受浸,也不是真实地改名。受浸必须在灵里有内里的实际,不是在外表的形式上洒几滴水在人头上。
 
  西二11说到“基督的割礼”。真正的割礼乃是在基督里。基督的割礼和受浸一样,意思是了结我们的旧人,使我们成为新造、新人。加六15说,“受割礼不受割礼,都无关紧要,要紧的乃是作新造。”歌罗西书启示基督是我们的永分(西一12),是我们的生命(西三4),是我们荣耀的盼望(西一27),我们必须凭祂这后裔活着,并在祂这土地上行事为人(西二7)。我们若要在基督里行事为人,就不可受别的事物打岔。凭基督活着并在基督里行事为人的路,乃是与祂一同埋葬。我们已经与基督一同埋葬的人,已经被带进祂的复活里,这不是凭着我们的努力,乃是凭着神的运行,就是凭着神的灵所实施的运行。当我们看见我们已经与基督一同了结,一同埋葬,并被引进祂的复活,内住的灵就要以运行印证我们所看见的,把基督的丰富供应到我们里面,使我们成为在复活里的人。这不仅仅是教训;乃是神的运行,就是活的灵在我们里面的运作。这就是基督的割礼。
  西三9~10告诉我们,我们已经脱去旧人,并且穿上了新人。这是真正的改名,是割礼的真正意义,也是受浸的真正经历。割去肉体就是脱去旧人,并且穿上新人。既是新人,我们就有后裔来达成神的目的。不仅如此,我们在新人里,我们就是在那地上,在召会中。这全然是经历基督的事。我们看见我们已经与基督一同了结,并被引进祂的复活,内住的灵就要在我们里面运行,借以印证这事,使我们脱去旧人,并且穿上新人。这样,神就得着后裔和地,来达成祂永远的目的。
 
  加二20说,“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真正的改名乃是把我改为基督。这才是受割礼和受浸的意义。基督的割礼作成一件事,就是把我变为基督。然后就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
 
  最终,“不是我,乃是基督”,成为“不是我,乃是神的恩”(林前十五10)。使徒保罗说,他比别的使徒格外劳苦;但这不是他,乃是神的恩典。恩典是什么?我们看过,恩典就是神临到我们,作我们的一切。
  在创十八10和十四节,我们看到一个非常奇特的说法:“在约定的时候,我要回到你这里,在生命的时候,撒拉必生一个儿子。”(直译)这是什么意思?神不需要为了使撒拉生儿子而来。我们若是亚伯拉罕,也许会说,“主啊,你不需要这么麻烦。你只要留在天上说一句话,撒拉就必生儿子。”但是主说,以撒的出生是祂的来临,祂的临到。神的来临几乎就是以撒的出生。神似乎说,“以撒的出生就是我的临到。以撒不是出于你,乃是出于我的来临。当我回到你这里,撒拉必生一个儿子。我的来临就是以撒的出生。”我不是说,以撒是神,或者神是以撒;但我确说,看起来神的回来几乎就是以撒的出生。以撒是不寻常的人。虽然他是人,他的出生却是神眷临的结果。神的眷临是什么?就是恩典。因此亚伯拉罕和撒拉都能说,“不是我,乃是神的恩典。”
  神称以撒出生的时候为约定的时候。这约定是在创十七21立的,那时神说,“到明年这时节,撒拉必给你生以撒,我要与他坚定所立的约。”神称这约定的时候为生命的时候,说,在生命的时候,祂必回来,撒拉必生一个儿子。这是非常有意义的。我们作的每件事,都必须在生命的时候,并凭着神的眷临。我们所生的后裔,必须是主在祂恩典的眷临中来临。这恩典的眷临就是以撒的出生。这证明只有神所作到我们里面的基督,才能成为后裔得着地,以达成神的目的。这绝对是恩典的事。这不是我,乃是基督。这不是我,乃是神的恩典。赞美主,我们实在有基督和神的恩典作到里面,使我们能有后裔并得着地。我们有基督作我们的后裔,有召会生活作我们的地。这全然是割礼的结果。
<< 第四十九篇 >>
报错建议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