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五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我们在研读人的创造以前,需要插进一段,看看第四天的光的事。创世记一章记载,在复造的第一天,神吩咐光出来。第一天是有光的日子,那光可以称作第一天的光。到了第四天,神进一步作一些与光有关的事,祂造了光体——太阳、月亮和众星。圣经没有告诉我们,第一天出现的是那一种光,我们也无须猜测。第一天的光不是很结实、刚强和确定。它没有特别的称呼,只称作“光”。但是,第四天的光体——太阳、月亮和众星,乃是确定又结实,刚强且便利的。
  我们若是注意创世记一章的记载,可以看见神的复造连同进一步的创造,是在六天之内完成的。这六天不是为着神原始的创造,神原始的创造是在创一1就成就了的。在创造之后,在一2发生了一次极大的变动,神进来审判那个宇宙。审判之后,经过一段很长的时间。然后,神来恢复并有进一步的创造,这恢复连同进一步的创造,是在六天之内完成的,可以分为两段:头三天是第一段,后三天是第二段。每段都开始于有光的日子。头一天有第一天的光,第四天有第四天的光。在头一天,神吩咐要有光;在第四天,祂复造了太阳、月亮和众星。这是非常有意义的。
  这两个光的日子标明了神创造生命的开始。按照全本圣经的启示,光是为着生命。我们再一次看见,神的创造完全是以生命为中心。神的一切创造和造作,都是以生命为中心,并且是为着生命,因此就需要光。光和生命总是走在一起。反之,黑暗和死总是走在一起。在神复造以前,黑暗复盖着死水,意思是黑暗和死乃是一。死是抽像的,人看不见,所以圣经用水表征死;海洋的深渊乃是一幅死的图画。在神复造以前,只有两样东西——黑暗和死。
  神是生命和光,正与死和黑暗相对。这位光的神绝不能容忍黑暗,所以祂来驱除;并且,这位生命的神也绝不能容忍死,所以祂来吞灭。当你读经的时候,不要用科学的眼光,要用神的眼光。我们若从神的观点读圣经,每一行都会满了光和生命,因为圣经乃是那是光、是生命之神圣者的记载。那位光和生命的神进来消除黑暗和死。
  第一天,神吩咐光来,光就来了。接着,神将光暗分开,那分开就是对黑暗的限制。那光的神好像对黑暗说,“黑暗,听我说,你已经横行一段时候,并且已经布满整个宇宙。现在,我的光进来限制你,你只能在晚上横行,白昼没有你的立足之地了。我限制你,我把光从你分开。你绝不能再占据整个宇宙,因为这宇宙至少要有一半时间属于我。”阿利路亚!
  这是好的,不过只有一半好。有一部分的黑暗还留着。神仍然在工作以消除这黑暗的部分,直到启示录二十一和二十二章,那里有一个宣告:“在那里原没有黑夜”(启二一25下)。阿利路亚!有一天再也没有黑夜了。
  神在第一天限制了黑暗,同样的原则,祂在第三天限制了死水。在耶五22,我们读到神用沙——最小的石子——限制死水。神对死水说,“这是你的界限,你不得越过。”因此旱地露出来,使地和海分开了。在神复造的第一天之后,一半是光,一半是黑暗;在第三天之后,一半是地,一半是水。神仍然在作工要消除另一半的黑夜和另一半的死水。在新天新地里,海就不再有了(启二一1);在新耶路撒冷里,也再没有黑夜了(启二一25下,二二5)。这意思是黑暗和死二者,都要完全被消除。
  请核对你自己。你有多少黑暗?你有多少死亡?你需要回答主。你若是在基督徒的生活中,不断地在主的同在里长大,有一天你就能告诉撒但:“撒但,我没有黑夜,我的白昼是二十四小时。我没有死水,在我整个基督徒的生活中,每一处、每一角落、每一条街都是旱地,海不再有了。”我们都必须这样。
  我们要这样,就需要第四天的光。第一天的光只消除我们一半的黑暗和死,第四天的光体要带我们到另一世界,那里没有黑夜也没有海。
  圣经一切的真理都像种子撒在创世记,特别是在第一章。创一14~18是全圣经所启示之光的美妙种子。按照生命的原则,第四天的光不是为着生出生命,乃是为着生命的长大。第三天,也许是这一天的后半,在神吩咐旱地出现,地从死水露出以后,生命就生出了。那时有光、空气和地,这些是生出生命三种必需的要素。旱地露出之后,植物的生命生出了。虽然神在第二天的末了并不高兴——神没有说“好”。但祂在第三天的末了看到光、空气、旱地以及一切植物的生命,必定感到高兴。神看着青草、菜蔬和树木,就说那是好的。在那时以前,地上并没有受造的生命。
  生命生出,是从植物的生命开始。那是最低的生命,具有最低意识的生命,不能行动,不能说话,也不能认识神。神可以对一株百合说一千次话,但百合不会回答祂,因为百合的生命太低了。虽然生命出来了,但它需要长大。第四天的光乃是生命长大所需要的。第一天的光是为着生出生命;第四天的光是为着生命的长大。在第四天,结实的光预备好了;此外没有作别的工。
  你们许多年轻人已经接受了第一天的光,但我很怀疑你们是否已经进入第四天的光。第四天的光和第一天的光不同。第一天的光是不确定的,第四天的光是确定的。现在我们需要来看,太阳、月亮和众星在预表中到底预指什么。
 
  太阳是指基督,也是指在国度里发光像太阳的众圣徒。玛四2说,基督是公义的日头,祂的翅膀(即祂的光线)有医治死亡之能。没有祂的照耀,就有死亡;当祂的照耀出现时,死亡就得着医治。路一78~79说,基督的降生是人类真正的日出。太四16告诉我们,当基督来到加利利海时,祂出现如同大光。那坐在黑暗中的百姓,看见了大光。光照着那些坐在死亡的境域和阴影中的人,那光就是耶稣。太十三43上半告诉我们,得胜的圣徒在要来的国度里要发光如同太阳。虽然我们今天可能是一颗星,但是要发光如同太阳还太早。为着这事,我们必须等到复兴之日。在国度里,许多圣徒要发光如同太阳。今天基督是太阳,明天得胜的圣徒也是太阳。
 
  月亮是召会。在约瑟的梦里,他的父亲被比为太阳,母亲被比为月亮,弟兄们被比为众星(创三七9)。召会是新妇,是基督的妻子。所以,月亮是召会的表征(参歌六10)。
  启一20告诉我们,地方召会是灯台。人在夜间需要灯,在白昼就不需要。启一20有力地证实,召会时代不是白昼,乃是夜间。召会作灯台,是在黑夜发光。不过,灯台本身并不发光,发光的是灯。七个灯台是在启示录一章,七盏灯是在四章。七灯就是七灵(启四5)。召会是灯台,那灵是托在灯台上的灯。召会若缺了那灵,就是没有光的灯台。那样,召会就是绊脚石。然而,灯台带着发光的灯就真是美妙。我们可能有召会作灯台,但灯怎样呢?我们需要灯。另一面有人也许说,“我有圣灵作灯,我不在乎灯台。”你若这么说,你就错了。因为灯是在灯台上。在今天召会的时代里,若要有七灵的光,就必须有众召会。七灯乃是在七个灯台上。
  召会时代是在夜间。在夜间,我们不能直接得着日光,就是基督的光。我们需要返照。我们需要月亮返照日光,我们需要召会返照基督的光。没有召会,我们就很难看见基督的光。当我们来到召会,而召会不是月亏的时候,我们必定会接受到光。
  根据历史,召会有一段很长的时期是在月亏的光景里。月亏的时候,乃是众星发光的最好时机。当黑暗的世代,众星就发光。路德马丁是一颗星。在路德前后,有许多别的大星也发光,因为月亮亏缺了。两个世纪以前,辛生铎夫和所谓的摩尔维亚弟兄们实行召会生活,虽然他们的月亮并不是满月,但至少是一弯弦月,提醒人召会在那里。过了一个世纪,弟兄们在英国兴起,弦月转圆,几乎成了满月。人可以看见,非拉铁非——召会——在那里。不过,这种情形并没有持续很久。俗话说,月盈必亏。从十九世纪末叶到二十世纪前叶的七十年间,我们看到一些星,如慕安得烈、宾路易师母和宣信等人。那段时期有众星,但是没有月亮——召会生活。月亮亏缺了,众星在照耀着。
  赞美主!今天我们若没有满月,至少也有很满的弦月。我们在众召会中不该盼望看到属灵大汉。如果有属灵大汉,这表示月亏了。只要月亮是渐满的,增长的,众星就不该这么明显。我不想作一颗大星,我只要作个小弟兄。我们有月亮时,就不太需要众星了。
  我们若在夜间去找太阳要光,就太傻了。太阳会对你说,“不要来找我,到我的返照那里去。你若要来自于我的光,就到召会去,召会返照我的光。”我们必须记住,这是黑夜,白昼还未来到,我们需要召会。那灵是向众召会说话:“那灵向众召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启三22)我们必须到众召会去,间接得着太阳的光。
  许多亲爱的基督徒说,“我不喜欢召会,我只喜欢基督。”我敢担保,谁说这话,谁就不会长大。说这样话的人可能有第一天的光,但他们缺少第四天的光。你若去查对许多圣徒,他们会告诉你,乃是等到他们进入召会,他们才长大。当我们真诚的把心转向召会,我们就间接接受了基督正确的光照。
  许多人能见证,每当我们因召会受烦扰,因而背弃召会的时候,我们就在完全的黑暗里。你在夜间背对着月亮,你的脸就在黑暗里。然而,只要我们转向召会,并且与召会是一,光照立刻就来了。
  有人也许说,我们太强调召会,把基督忽略了。但是,月亮岂能没有太阳光而照耀?没有基督,召会就没有光。月亮在夜间的照耀不过是日光的返照,同样,召会的光完全是基督的返照。那些谈基督谈得许多,却没有接触正确召会的人,会发现很难得到真正又实际的光,使生命得以长大。为着生命的长大我们都需要月光,那是第四天之光的主要部分。我们越有召会生活,就越多得着基督,越多接受光,越多经历生命的长大。
 
  众星是基督和众圣徒。虽然基督是真太阳,但在这黑夜的世代,祂的出现并不是太阳。祂的照耀是作星,作明亮的晨星(启二二16下)。基督自己是星,一切得胜的圣徒也是星。彼后一19告诉我们,要在确定的话上留意,直等到晨星,就是基督,在我们心里出现的时候。启一20不仅告诉我们,众召会是灯台,凭着那灵发光;并且告诉我们,使者,就是众召会中领头的,是发光的星。但十二3说,那使多人归义的,必发光如星。太五14说,信徒今天是世上的光。腓二15也说,“你们在其中好像发光之体显在世界里。”这些经文全都指明,凡在正确的路上,并有正当立场的圣徒,就是星。
 
  第四天的光是为着管理而分辨。分辨乃是来自光。没有第四天的光,就很难分辨什么。为着生命的长大,我们都需要这种分辨。年轻人需要分辨哪里可以去,哪里不可以去;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该作,什么不该作;什么是出于神的,什么是出于撒但的;什么是在灵里,什么是在魂里。连读初中的少年人对于同学们也需要分辨,哪些同学可以接触,哪些同学绝不可以碰。
  分辨是来自光。光照耀的时候,它就管理。我若在一间没有光的房间里,我就会摔跤。没有光就没有方向,没有管理,没有分辨。反之,我若在光的照耀下,就能分辨该走哪条路。
  你们这些初中的学生,在学校里和所有别的学生都不同,因为你们是白昼之子,但别人仍在黑暗里。当你和老师说话的时候,你知道该说什么。你有辨别力。父母照顾儿女,最好的方法就是把他们摆在主手里,使他们得着光,那光就成为他们的管理。这种光的管理要给孩子们最好的辨别力,他们绝不会受引诱去吸毒。分辨乃是最大的保护。
  我再说,这分辨是来自照耀,而光的照耀就是管理。你若好好读祷创世记一章十四、十六、十八节,以弗所五章八至十一、13~14,把这几节接受到里面,让这些话光照你,你就知道什么必须指责,什么必须赞同;什么应该接受,什么应该拒绝。还有,约壹一5~7也是很好的一处,告诉我们:神就是光,我们若是与祂有交通,我们就在光中;并且,当我们在光中行,我们就知道黑暗和光的不同。我们有带着分辨的管理。
 
  太阳、月亮和星辰乃是记号,这些记号主要的是为着行动。古时,水手航行是根据星辰;今天,我们开车是根据交通标志。因此,记号乃是为着行动。
  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找主耶稣,请祂从天上显个神迹(原文与记号同字)给他们看(太十六1~4)。主说,“愚昧的人哪!你们知道天上的气色,黄昏天发红,你们就说天必要晴;早晨天发红,变阴暗,你们就说,今日要有风雨。你们知道分辨天上的气色,倒不能分辨这时期的记号。我就是记号——我就像约拿一样。你们看不见记号,是因为你们没有光。”门徒在橄榄山上也问主,关于祂来临的兆头(原文与记号同字),这世代终结的兆头(太二四3)。
  我们不仅有这些经文,并且在启十二1有宇宙中最大的异象(原文与记号同字),就是关于一个有日头、月亮和众星之妇人的异象。我们有这作为大记号的妇人,为要在宇宙中有正确的行动。这妇人与召会有关。我不说这妇人就是召会,我说召会是这妇人的一大部分。我们若要在这宇宙中有行动、行事、作为,就必须认识这妇人。
  这女人源自创世记三章。圣经是一本说到女人的书。撒但乃是借着一个女人进入人类,主耶稣也是借着一个女人进入人类。至终,圣经完成于新耶路撒冷,新耶路撒冷也是一个女人,她是基督的新妇。阿利路亚!我们都要成为那妇人的一部分。所以,我们都必须认识启示录十二章里的妇人。她是圣经的女人,贯串全圣经的宇宙女人。严格说来,她开始于创世记二章的夏娃,而不是开始于三章,然后从创世记二章往前到启示录二十二章。你若认识这女人,你就认识记号。她是十分显著的记号,叫神的子民知道该不该继续往前或者该停止。许多基督徒因为缺了这女人,就不知道该怎么办,没有路往前。我们需要一个记号,一个来自第四天的光的记号。
 
  记号是为着行动,节令是为着生长。主耶稣所说关于庄稼的话,表明节令是为着生长(约四35)。传三1~8告诉我们,栽种有时,拔出所栽种的也有时,这些就是节令。节令是为着生长。你若是农夫,就必须知道节令。你会在冬天撒种,或者在夏天休息么?节令告诉我们,什么时候该犁田,什么时候该撒种,什么时候该收割,什么时候该休息。启二二2说,生命树每月都结果子。节令是按月分定的,而月分是由月亮定的。
  关于这事,我们需要读几处利未记的经文(利二三25——515——152427343941)。这几节告诉我们,每年的正月百姓有节期。节期也与节令有关。正月的节期是逾越节,接着是无酵节,然后是初熟节,再后是七七节,也称五旬节。这四个节期都是在上半年。然后,七月一日是吹号节,七月十日是赎罪节,还有七月十五日是住棚节。以上七个节期全是按月分守的。
  不用一段时间来生长,就绝不能有节期;若没有生长,拿什么来过节?节期的时候,以色列人带着他们的丰富——牛、羊、葡萄,一切来自生长的出产。特别住棚节,乃是一个享受收成的节期。神说,我们必须一同在祂面前享受收成,那就是节期。节期乃是生长的结果,而生长与月亮——召会——很有关系。我们若没有召会,就缺了节期的要素。很少基督徒有节期,因为他们没有月亮;他们没有完满的享受基督作节期,因为他们没有召会。为着生长和过节,我们需要召会来定节令。
  民二八11说到月朔,二九6说到关于月分的事(在月朔的,原文意每月的)。这两处是关于月分的。
  耶八7说到鹳鸟知道来去的定期,也说到斑鸠、燕子与白鹤,它们都知道它们的时令、季节。耶和华说,祂的百姓没有节令。这就是今天的光景。基督徒没有夏季,也没有春季;他们没有上弦月、下弦月或任何月。他们没有节令,没有春夏秋冬;这意思就是天天都一样。所以他们无法生长,也没有节期。这都是因为他们缺了第四天的光。
  不过,一旦我们在正当地召会生活里,召会会定出月分,月分会产生节令,节令会给我们节期。我们就会有一切的节期。
 
  日子和年岁都与太阳有关。地球有两种运行与太阳有关——日周转和年周转。日周转叫作自转;年周转叫作公转。我们都知道,地球自转造成一日,地球公转造成一年。“日子”(创一14下)这辞表示地球不断地旋转以产生新的开始。阿利路亚!每天都是新的开始,因为每天都有日出,每天都有破晓。基督作太阳,天天给我们新的开始。每早晨,晨更必须是我们的破晓,使晨星在我们里面升起,作一天新的开始。
  民二八3~4说,我们每早晨必须献燔祭。每天都是新的开始。哀三22~23说,耶和华的慈爱和怜悯,每早晨都是新的。帖前五4~8说,我们不是黑夜之子,乃是白昼之子。
 
  每年绕日的公转,产生更大的开始。这真是美妙。我们在基督里,也在召会里,所以我们有太阳和月亮给我们节令、日子和年岁。
  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时候,耶和华晓谕他们那是新年之首(出十二2)。我们得救的时候,那也是新年,就是我们重生之年的开始,这重生乃是我们一生中真正的公转。我的第一次公转是在一九二五年,就是我得救那年。第二次是在一九三一年,就是得复兴那年。不到一年之后,一九三二年七月,我有另一次公转——我看见了召会。那大大改变了我整个基督徒的生活。除了这些,在我基督徒的生活里,还有许多别的新年。年复一年,基督作我们的真太阳,给我们新的开始。
  没有节令、日子、年岁,作物就不能生长。一切的作物都是借着第四天的光生长的。一面说,我们是神的作物;另一面说,我们是神的田地。我们需要月亮为我们定节令,也需要太阳定日子和年岁。
  创八13告诉我们,挪亚是在正月初一日回到陆地。他在头一月的头一日有了新的开始,他在新地上有了新的开始。出四十2、十七节告诉我们,帐幕是在正月初一日立起来的,那是另一个新的开始。为什么神不晓谕百姓在四月二十九日把会幕立起来,却要在正月初一日?这乃是为着新的开始。代下二九17结四五18都告诉我们,百姓洁净圣殿是在正月初一日。根据拉七9,从巴比伦返回是在正月初一日起程。每一个基督徒都需要这四个新的开始:来到新地,立起神的会幕,洁净神的殿,并从被掳归回。这些都是基督徒生活中新的开始,为着在基督里的长大,并且这些必是在正月初一日。
 
  一切的日子、记号、节令和年岁都是影儿,基督才是实际(西二16~17)。基督是圣日,基督是月朔,基督是安息日,基督是一年之始,基督是一切。基督是你的新开始——较大的开始是年,较小的开始是日。基督乃是月朔。
 
  当千年国的时候,国度的时代,月光必像日光,日光必加七倍,像七日的光一样(赛三十26)。神的灵加强为七灵;太阳加强为七倍的日光。这要发生在国度时代,就是神医治祂百姓的复兴时期。不过,今天我们可以有预尝。对于有些圣徒,月亮和太阳一样的明亮。对于我,召会生活正像太阳,比普通的月光强多了。我有明亮的月亮,明亮如日光,并且太阳有七倍加强的日光。
 
  在新耶路撒冷不再有黑夜(启二一2325下,二二5)。那城内不需要日光、月光或任何灯光,因为三一神要作光。我们仔细读启示录,会看见在新耶路撒冷城外,仍然有白昼和黑夜,但是在城内却不再有黑夜。我们有三一神作完全、独一的光照耀我们,那时白昼要有二十四小时之久。
  不过,今天我们需要第四天的光,特别是需要月亮和星辰以返照太阳的光。这是我们长大的路。关于你们的长大,我盼望主对你们说话,好叫你们随着第四天的光而有生命的长大。第一天的光适合生出生命,适合你们的重生。但是,为着生命的长大,你们需要第四天的光。
<< 第五篇 >>
报错建议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