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五十七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来到创世记二十二章,在这里我们看到亚伯拉罕对神经历的最高峰。本章是二十一章的延续。这两章记载以撒的出生和献上,至少包括二十年的时间。有些学者相信,以撒在被献上的时候,至少有二十岁。因此,那时他是个长成的人。
  这两章所记载的每件事都非常有意义。我们在前篇信息中指出,在二一33,“亚伯拉罕在别是巴栽上一棵垂丝柳树,又在那里呼求耶和华永远之神的名。”(另译)栽种垂丝柳树不是没有意义的事。当亚伯拉罕住在别是巴的时候,他必定作了许多事,但圣经只记载他为井争论,出代价将井买回来,栽了一棵垂丝柳树,并呼求耶和华永远之神的名。这些若是没有意义的事,圣经的记载非常精简,就不会把这些包含在内,作为神圣启示的一部分。神圣的启示排除许多别的事,却把栽种垂丝柳树的记载包含在内,这事实显示出它的重要性。
  创世记二章启示的中心是生命树。照样,创世记二十一章第二段启示的中心是垂丝柳树。我们若有属灵的体认与神圣的光,会看见这里的垂丝柳树,就是我们所经历并彰显的生命树。生命树在没有被我们经历或彰显的时候,仅仅是生命树;一旦被我们经历并彰显,就成了垂丝柳树。垂丝柳树的枝条纤长,叶子细小,显出生命丰富的涌流。因此,在别是巴盟誓的井旁栽种的垂丝柳树,描绘出生命丰富的涌流,这是经历生命树的结果。在你的经历中,生命树是一棵垂丝柳树么?每当你来到聚会中,生命树必须成为一棵垂丝柳树。
  在以实玛利那里,没有涌流生命丰富的树,只有一张弓。以实玛利生活的标记是杀死生命的弓,以撒生活的标记却是涌流生命的树。你这基督徒是神的儿女,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你的标记是什么?是一张弓,还是一棵垂丝柳树?你是杀害生命呢,还是让生命连同这生命的一切丰富在你里面涌流?
  倘若创世记二章的生命树是重要的,那么创世记二十一章的垂丝柳树也必是重要的。很少基督徒(若是有的话)看见别是巴垂丝柳树的重要性。虽然有些人稍微留意生命树,但他们没有留意垂丝柳树。已过我们的确看见了生命树,但我们没有看见垂丝柳树。感谢主,祂在这些日子给我们垂丝柳树的异象。有一天,我里面有阵激奋,我觉得我必须明白二十一章垂丝柳树的意义。虽然本章一个字也不浪费,它略去亚伯拉罕所必然作过的其他事情,却特别说到他在别是巴栽了一棵垂丝柳树。照着我们的意见,栽种垂丝柳树没有什么意义,也许不过是古时的一种造景。但圣经把栽种垂丝柳树,与呼求耶和华永远之神这新名联在一起。请注意二一33,那里用连接词“又”字连接这两项。亚伯拉罕栽上一棵垂丝柳树,又在那里呼求耶和华以利俄拉姆的名。照着我们人的思想,种树与呼求主的名拉不上关系,尤其与当时启示出来的这样一个新的名称没有关系。但在圣经这里,给我们正确呼求主名的立场。我们若要呼求主的名,需要一棵垂丝柳树。我们若没有这棵垂丝柳树的经历,就只能呼求神旧有的名称——耶和华,不能呼求祂新揭示的名称——以利俄拉姆。
  在二十一章,亚伯拉罕呼求神的新名——以利俄拉姆,就是那奥秘、隐藏、隐秘却又真、又活、永在的神。神的这名称含示永远的生命这辞,因为永远的神意思就是永远的生命。亚伯拉罕经历了永远的生命,但他没有这辞。古时候人吃维他命,但他们没有维他命的科学知识,也没有说明维他命的科学名词。因为我们生在新约写成之后,所以我们有永远的生命这名词。但活在古时候的亚伯拉罕,没有这样一个神圣的名词。然而,他呼求耶和华以利俄拉姆的名,就含示他经历了神是永在、永活的生命,是那又真、又活,却十分奥秘、隐秘的一位。
  我们需要想想自己的经历。每当我们有了神圣生命之丰富的涌流,那就是我们以新的体认呼求主耶稣之名的时候。我们呼求同一位主,但在我们的呼求里,我们有新鲜的感受。试想你若手中拿着杀死生命的弓,你能呼求主的名么?不能,你倒会去找一个埃及妻子。
 
 
  在圣经原文里,没有章节或段落。二十二章是紧接着二十一章的。在提过亚伯拉罕栽种垂丝柳树并呼求主的名以后,就提到神进来试验他(创二二1)。神不像撒但,绝不试诱人。但祂的确试验我们,就像祂试验亚伯拉罕一样。我再说,亚伯拉罕在赎回别是巴的井以后,亳无疑问作了许多事,但除了栽种垂丝柳树并呼求耶和华的名以外,圣经没有提起别的,反而立刻说到神试验亚伯拉罕。
 
  常常在我们对主有了上好的享受以后,祂不要求我们为祂作什么,却吩咐我们将祂所赐给我们的献回给祂。在这样的时候主会说,“你已经从我得着我的礼物,现在我要你归还。”我们总是盼望在与主有了一段美好的时光以后,祂会吩咐我们为祂作什么。我们从来没有想到,祂会要求我们将祂所赐给我们的还给祂。当亚伯拉罕享受与神亲密的交通时,神没有嘱咐他要为祂作工。他从神领受了最高的要求,就是将神所赐给他的还给神。从起初,神就没有接受亚伯拉罕所有的。祂不要罗得,弃绝以利以谢,并吩咐亚伯拉罕赶出以实玛利。如今,在以利以谢、罗得和以实玛利都被弃绝以后,亚伯拉罕得着了以撒,就是神所应许的后裔,他安心了。凡与以撒有关的都是出于神,且凭着神。神绝不会再对亚伯拉罕所有的说“不”了。但忽然神进来,似乎说,“我绝不弃绝以撒,他是出于我且从我生的。但是亚伯拉罕,你现在必须把他还给我。”
  亚伯拉罕真了不起。倘若我是他,我会说,“主,你在作什么?你不要罗得,你也弃绝了以利以谢和以实玛利。现在你又要我将出于你的以撒还给你。你要剥夺我到这样的地步么?”倘若我是亚伯拉罕,我不会献上以撒。我会摇头说,“不,这必定不是出于主。祂要以利以谢是合乎逻辑的,要求以实玛利也是合理的。但神怎能要我将以撒还给祂?神不是没有目的的。祂应许要给我一个后裔,祂的应许也已经坚定并且成就了。为什么祂现在要浪费对我所作的一切?”不错,神是有目的的神,祂要求亚伯拉罕将以撒还给祂,的确是有目的的。
  许多基督徒,包括一些基督教工人在内,从来没有学习一个功课,将神所赐给他们的献回给神。你得着了一项恩赐么?不要紧持不放。迟早神要进来说,“将我所赐给你的恩赐献回给我。”神赐给你成功的工作么?到一个时候,神也许说,“这工作是我所赐给你的以撒,现在我要你献回给我。”许多基督教工人,不愿在神所赐给他们的工作上放手。然而,神所赐给我们的一切,甚至祂在我们里面并借着我们所作的,我们都必须献回给祂。
 
  在二节神对亚伯拉罕说,“你带着你的儿子,就是你独生的儿子,你所爱的以撒,往摩利亚地去,在我所要指示你的山上,把他献为燔祭。”神吩咐亚伯拉罕将他所爱的独生儿子以撒献上。要亚伯拉罕这样作真是为难!倘若我们是他,我们会说,“主,我现在一百二十多岁了,撒拉也快要死了。你怎能要求我将你所赐给我的献回给你?”你若没有这种经历,有一天你会有。我们能作见证,已过好些时候,神要求我们将祂所赐给我们的还给祂。祂所给我们的恩赐、能力、工作和成就,我们必须献回给祂。这是真正的试验。要亚伯拉罕放弃罗得或以利以谢很容易,甚至要他赶出以实玛利也不是那么难,但要他献上他所爱的独生儿子却是非常困难的事。有一天,在我们对主有了美好的享受以后,祂会要求我们将祂所赐给我们的恩赐、工作或成就还给祂。祂也许说,“现在是我向你有所要求的时候了。我不要求你为我工作或去布道。我要求你献回我所赐给你的。”这是我们今天都必须走的路。
 
  神吩咐亚伯拉罕献上的不是婴孩,甚至也不是孩童,乃是长成的人。以撒的生命是凭着盟誓的井连同呼求永远之神的名而长大的生命(创二一33~34)。创二一34,就是末了一节,说,“亚伯拉罕在非利士人的地寄居了多日。”这意思是亚伯拉罕留在那里多年。在那段期间,以撒凭着别是巴的井长大,凭着栽种并呼求耶和华永远之神的名这样的生活长大。神嘱咐亚伯拉罕所要献上的人,乃是长大成人的儿子,就是与亚伯拉罕一同过着栽种并呼求之生活的人。在别是巴的生活将以撒建立起来,成为燔祭,不是成为弓箭手。
 
  当神吩咐亚伯拉罕献以撒时,神吩咐他要往摩利亚地去,在那里的一座山上将以撒献上(创二二2)。摩利亚地距离别是巴有两天的路程。献以撒的那座山,后来称为摩利亚山,最终成为锡安山,就是建造圣殿的地方(代下三1)。
  我年轻时读二二2,很受困扰。我不晓得为什么神这么麻烦,我说,“主,你赐给亚伯拉罕一个儿子,又要求他将儿子献回给你。那没有问题,但要他去这么远的地方并不合理。你岂不是无所不在么?你岂不是在别是巴那里么?为什么你要求亚伯拉罕走到那么遥远的山上?”起初,神甚至没有告诉亚伯拉罕要在哪一座山上献以撒,只说那是“我所要指示你的山”。神要求亚伯拉罕走这么远献以撒,不是找麻烦。祂绝不找麻烦;祂总是有意义的。最终摩利亚山成为美地的中心,亚伯拉罕的后裔必须每年三次到那座山将燔祭献给神(申十六16诗一三二13)。因此,我们看见创世记二十二章是一粒种子。
  我们不能也不该在我们所拣选的地方,将神所要的燔祭献给祂。我们必须离开我们的地方,到神所拣选的地方。以实玛利这个弓箭手,南下埃及,并且娶了一个埃及女子。但以撒,就是燔祭,是不一样的人。他不是下埃及,乃是上摩利亚。你若查考地图,就看见摩利亚在别是巴以北。在这里有两种人的图画,就是弓箭手和燔祭。你要作哪一种?
 
  创世记二十二章的图画非常生动。亚伯拉罕手里拿着火与刀。以撒背着燔祭用的柴,说,“请看,火与柴都有了,但燔祭的羊羔在哪里呢?”他不知道自己要作燔祭。
  你知道你的定命就是作燔祭么?作燔祭就是被宰杀、被焚烧。在别是巴的成长、生活并呼求以利俄拉姆的名,都是为着燔祭的建立,使我们能在摩利亚山的祭坛上被焚烧。别是巴的水乃是为着摩利亚山上的火。我们越喝别是巴井的水,就越长大;我们越长大,就越预备好接受摩利亚山上的火。因此,主的恢复绝不会是群众运动,乃是一条窄路。在创世记二十二章的时候,以撒是唯一生活并行走在这条窄路上的人。不要盼望许多人走召会的路。许多人乐于作弓箭手,因为那是一种娱乐。但住在别是巴并呼求主的名,从一面说似乎是枯燥的。最终,我们与主享受了一段美好的时光以后,祂会要求我们将以撒献给祂。祂不容许我们在别是巴献以撒。我们必须走一段很长的距离,并且登上摩利亚山。正当地召会生活不是产生弓箭手,乃是产生燔祭。我们都必须成为燔祭。这虽然是一条窄路,却是得胜的路。
  从别是巴到摩利亚山虽是一段漫长的路程,又是使人受苦的路程,结果却是祝福。在下篇信息中我们要看见,凭着别是巴的井长大,并在摩利亚山上献给神的生命,所带来的祝福。我认识许多非常优秀的青年弟兄,他们怀着诚实的心进入召会生活。他们的心虽然是诚实的,但他们却盼望一天当他们有了一切必需的经历,并领受一切的异象以后,他们在主的恢复里会成为怎样的人物。换句话说,他们盼望成为属灵的大汉。渐渐的,过了一些年,我晓得了他们心里的事,因为他们到我这里来,把他们的故事告诉我。一位弟兄说,“我进入召会生活的时候,是诚诚实实来的,但我盼望有一天,在我得了成全装备,够格了,老练了,并且看见了一切的异象之后,我会在主手中大有用处。但是如今主告诉我,祂要把我烧尽。”你盼望有一天会成为强壮的弓箭手么?若是这样,主要对你说,“我不要以实玛利,一个弓箭手。我要以撒,一个燔祭。不要想为我作什么。我所要作的事,我都能作。我只要你成为燔祭。”在别是巴的生活,不过产生燔祭。我们越留在召会生活中,召会生活就越把我们从别是巴带到摩利亚,从成长的水带到焚烧的火。你在成长么?要为此感谢神。但你的成长乃是叫你预备好被焚烧。我们都必须经过作燔祭被焚烧的过程。
  在希伯来文里,燔祭的意思是上升的祭。当燔祭被焚烧以后,就有馨香之气升到神那里,使祂满足。是上升,不是扩散。我们是燔祭,不可以扩散,乃要借着被焚烧升到神那里。
  创世记二十二章的经历不能紧接着创世记十二章。从创世记十二章至创世记二十一章,必是一段漫长的路程。我们许多人进入召会生活的时候,那是我们的十二章,不是我们的二十二章。亚伯拉罕必须经过与罗得分开,弃绝以利以谢,赶出以实玛利,并且生以撒。虽然神应许亚伯拉罕一个后裔,但必须等到亚伯拉罕彻底清理了罗得、以利以谢和以实玛利,神才把以撒给他。但甚至以撒的出生也不是终结。以撒需要长大,并且被献上。
  我们已经看见,以撒不是在旷野长大,乃是在别是巴,凭着呼求主名的生活正确的长大。到了一个时候,神进来要求亚伯拉罕献上以撒。似乎神有点找麻烦。然而,倘若亚伯拉罕还不够格,神绝不会那样麻烦他。神这样来麻烦亚伯拉罕,这是一种尊荣,因为这证实他够格了。神没有要求亚伯拉罕献上罗得作燔祭,祂也没有要求亚伯拉罕献上以利以谢或以实玛利。反之,神吩咐亚伯拉罕把以实玛利赶出去。唯有神应许、坚立、产生的后裔,才是正确的人。他是凭着别是巴的井长大并呼求主名的人。神似乎对亚伯拉罕说,“你爱以撒,我也爱他。现在你必须把他给我。”最终,以撒成了整个蒙拣选族类的先祖。他也成了基督的先祖。神永远的目的绝不能借以撒之外的人成就;以撒乃是在亚伯拉罕的照顾下长大并献给神的人。
 
  以撒被献上以后,在复活里归回,为要成就神永远的目的(创二二412~131618)。以撒在复活里归回以后,成了另一个人。他不再是天然的以撒,乃是复活的以撒。这是非常激励人的。我们把从神所得着的献给祂以后,祂要在复活里归还我们。我们从神所得着的每项恩赐、属灵祝福和成就,都必须经过死的试验。最终,这些要在复活里回到我们这里。主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约十二24)假定神赐给你一种天然的恩赐。那是一粒麦子。你若保留这天然的恩赐,从不献给神,它仍旧是一粒。你若把它献给神,它经过了死,就要在复活里归还你,并且成了祝福。这不在于我们能作什么,或要为神作什么。这全在于我们长大,献给神作燔祭,然后从死人中复活,成为复活的恩赐。这不是对神有用的问题,乃是在祂祝福之下的问题。神的祝福总是在复活里来的。一粒繁增为一百粒,这就是神的祝福。你若将你的一粒献给神,并且让神把它置之于死,它就要在复活里归还给你。然后你要看见繁增和大的祝福。这是神的作法。
 
  在创世记二十二章,我们看见亚伯拉罕因信顺从。我年轻时读本章,无法领会亚伯拉罕是个人,也是个父亲,怎能这样勇敢。神要求他把所爱的儿子以撒献给祂,他立刻献上。本章没有提起亚伯拉罕的妻子。这里没有告诉我们,亚伯拉罕和他的妻子谈到献以撒的事,却给我们看见,他迅速勇敢的回应神的命令,清早起来就往神所指示的地方去。
 
  在旧约里,我们看不到亚伯拉罕为什么这样迅速勇敢的顺从神。但在新约里,我们看见亚伯拉罕相信叫人复活的神(来十一17~19雅二21~22)。他有信心,算定神能叫他所要杀死的以撒复活。他已经领受了稳定甚至坚立的应许,就是神要与以撒坚定祂的约(创十七19)。若是亚伯拉罕将以撒献在祭坛上,把他杀了,并且把他当作祭物烧给神,而神不叫他从死人中复活,那么神的话就落空了。亚伯拉罕的信心乃是基于神坚定的应许。亚伯拉罕也许说,“倘若神要以撒,我就把他杀了。神会叫他复活,以应验祂的应许。”
  罗四17论到亚伯拉罕,说他所信的神是那“叫死人复活,又称无为有”的神。在这里我们看见亚伯拉罕为两件事相信神:叫死人复活,并且称无为有。以撒的出生与神称无为有有关,他的归还与神赐生命给死人有关。因为亚伯拉罕有这样的信心,所以他立刻顺从神的命令。来十一17~19说,亚伯拉罕因着信,被试验的时候就把以撒献上,“他算定神甚至能叫人从死人中复活;就表样说,他也实在从死人中得回了他的儿子。”
 
  亚伯拉罕因信顺从神,照着神的启示而行(创二二3~49~10)。在本章里,亚伯拉罕所作的每件事,完全是出于神。亚伯拉罕没有照着他的观念发起任何事,或作任何事。没有一件事是凭着他的愿望或领会作的。神告诉亚伯拉罕要作什么,怎样作,并在哪里作。亚伯拉罕献以撒的行动,每一面都是照着神的启示和指示。
 
  亚伯拉罕上摩利亚山,就是神所拣选的地方。在二节神吩咐亚伯拉罕往摩利亚地去,在神所要指示他的山上献以撒。下节告诉我们,亚伯拉罕“就起身往神所指示他的地方去了”。在亚伯拉罕起行之前,神必定已经告诉他,祂所拣选的是哪一座山。四节告诉我们,“到了第三日,亚伯拉罕举目远远的看见那地方”。亚伯拉罕没有照着他的观念或拣选作什么,他是照着神的启示作一切。
  亚伯拉罕在创世记二十二章所作的,乃是圣经中一粒重要的种子。我已经指出,神吩咐亚伯拉罕的后裔以色列人,要每年三次上摩利亚山去敬拜神,在那里将他们的燔祭献给祂。我们已经看见,摩利亚山成了锡安山,那是美地的中心。亚伯拉罕是头一个带着燔祭在锡安山上敬拜神的人。最终,我们都要在锡安山上敬拜神。一面,在今天的召会生活中,我们这些亚伯拉罕的真后裔,是在锡安山上;另一面,我们是在往那里去的路上。亚伯拉罕在二十二章所作的,乃是种子。他的后裔以色列人,是这粒种子的发展,而我们今天是这粒种子进一步的发展。我们众人,包括亚伯拉罕在内,都要在这粒种子的收成里。也许有一天,我们要在永远的锡安山上和亚伯拉罕握手,对他说,“你曾经在古时的锡安山,我们曾经在新约的锡安山,如今我们一同在这永远的锡安山。”
 
  四节指明亚伯拉罕走了三天,因为这里告诉我们,到了第三日,他远远的看见所指定的地方。在神的眼中,以及照着亚伯拉罕的感觉,以撒已经被杀三天了。在第三天,亚伯拉罕不仅献上了以撒,也得回了他。因此,第三天的确是复活的表号。圣经不说这是第二或第四天,是非常有意义的。你查考地图会看见,别是巴和摩利亚之间的距离,约有五十五英哩。照着古时旅行的办法,从别是巴到摩利亚需要两天。在第三天,亚伯拉罕将以撒放在祭坛上,然后他所献给神的在复活里归还给他。这真是奇妙。我们都必须看见这里的种子。赞美主,今天我们是以撒,不是以实玛利。我们不是南下埃及,乃是北上锡安山。
  我们要看见这点,必须有别是巴的生活,因为唯有这种生活能建造我们,使我们合格成为满足神的燔祭,并且得着异象。摩利亚这名的意思是“耶和华的异象”,就是主的异象。这有双重的意义——我们看见主,主也看见我们。在摩利亚山上,毫无疑问,亚伯拉罕看见了神,神也看见了他。照样,在今天的锡安山上,我们也得着了异象。这里没有乌云。我们不是在黑暗里,我们乃是在异象里。召会生活就是异象,在这异象中我们看见神,神也看见我们。
  圣经译者对于十四节的翻译很感为难,无法断定是否该译作,在耶和华的山上必得看见,或者译作,在耶和华的山上必预备。照着钦定英文译本,14是说,“亚伯拉罕给那地方起名叫耶和华以勒,直到今日人还说,在耶和华的山上必得看见。”别的译本是说,“在耶和华的山上必预备。”有的译本甚至说,“在耶和华的山上他必看见。”虽然本节很难翻译,但照着我们的经历却很容易领会。神的预备总是祂的异象。每当我们有分于并享受神的预备,我们就得着异象。我们看见神,神也看见我们。因着我们在祂的预备中,并得着异象,一切就都是明朗的,没有一件事是不透明的,并且我们与祂没有间隔。
  今天神的预备在哪里?在摩利亚山上的召会生活里。我们都能作见证,在召会生活里有何等的预备。当我们享受这预备时,我们得着何等的异象!我们看见神。我们看见永世。在召会生活这里,一切在神和我们的眼中都是透明、透亮的,没有一件事不透明。我们在基督教里没有这种经历。我们在那里,乃是在各面都不透明的地牢中。但今天在摩利亚山上的召会生活里,我们有完全的预备和完全的异象。我们看见神,也为神所看见;神看见我们,也为我们所看见。在神的预备中,一切都是透亮的。
 
  亚伯拉罕来到一个原始地区,在山上筑坛,并在那里献上他独生的儿子以撒(创二二9~10)。在那里筑坛不容易,杀他的独生儿子献上更是困难。但他这样作了。他的确对主认真。我们也必须筑坛,并将神所要求的献上。当然这需要我们出代价。
  我们已经看见亚伯拉罕因信顺从的记载。他完全为神用信心所灌注,这信使他顺从。这注入的信心把他带到摩利亚山,在那里他享受神的预备,并且从神得着完全透明的异象。当时在地上或全宇宙中,没有一个人对神的事像亚伯拉罕那样清楚。在摩利亚山那里,亚伯拉罕经历了神的预备,并且领受了清楚地异象。在他眼中一切都是明朗的。我们不可将创世记二十二章仅仅当作故事来读。我们必须从其中接受神圣的光,并看见今天在我们身上正重复亚伯拉罕的经历。赞美主,我们有今天的别是巴和摩利亚。我们不是下埃及,乃是上摩利亚山,在那里我们要享受神的预备,并得着透明的异象。
<< 第五十七篇 >>
报错建议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