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九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来到创世记二十三章,这章记载撒拉的死和埋葬。我年轻的时候,不了解创世记为什么有这一章。亚伯拉罕一生必定作了许多大事,我不懂为什么圣经没有记载那些事,却用了二十节之多描述他如何费时、费力、费财甚至一再下拜,来取得一块坟地。但圣经不浪费任何字。圣经每个字既都是神的呼出,创世记二十三章就必定非常有意义。我们若认为创世记一章、二章是重要的,也必须认为创世记二十三章是重要的。每位基督徒都宝贵创世记一章,因为那是神创造的记载。我们不仅宝贵创世记一章是创造的记载,也宝贵它是生命的记载,因为那里说到神的形像和管治权,与神所创造的人有关。我们也宝贵创世记二章,因为那里说到生命树。然而,我们很少人宝贵坟地。但创世记二十三章是以坟地为中心,并且详细记载购买坟地的事。这个故事比创世记其他的记载包含更多的细节。其他每段的记载都相当简略,这段却充分且清楚地记载坟地在哪里,为谁所有,如何购买,以及亚伯拉罕所付的代价。这块坟地的说法非常有意义,因为圣经告诉我们,不仅撒拉葬在那里,并且亚伯拉罕、以撒、利百加、雅各和利亚也葬在那里。非常有意义的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名字,乃是复活之神神圣名称的组成成分(太二二32)。
  创世记二十三章是一扇窗户,透过这扇窗户我们能看到新耶路撒冷。在这章里看不到新耶路撒冷,但透过这章却能看到。这章好像一架望远镜:透过它我们能看见在遥远的将来永远的帐幕。
  创世记二十一章记载以撒的出生。这的确值得一提。接着,同章告诉我们,亚伯拉罕赎回一口井,栽上一棵垂丝柳树,并呼求耶和华以利俄拉姆的名。我们也已经看过,二十二章记载献以撒的事。然后,二十三章记载撒拉的死和埋葬。这三章至少包括了三十七年。在这三十七年中,亚伯拉罕必定遭遇了许多事,但圣经只提到四件事:以撒的出生,在别是巴的生活,以撒的献上,以及撒拉的死和埋葬。这三章略去了我们所认为重要的事,却包含了撒拉的死和埋葬的详细记载。因此,我们必须密切留意创世记二十三章。
 
  在二十二章的末了,亚伯拉罕、撒拉和以撒住在别是巴,毫无疑问,他们是住在立约的井和垂丝柳树附近。这是召会生活的小影,因为召会生活总是在活水井和垂丝柳树旁。忽然,二十三章的开头告诉我们,撒拉死了。虽然亚伯拉罕、撒拉和以撒住在别是巴,但撒拉死了是葬在希伯仑,就是与神交通的地方。撒拉从别是巴往前到了希伯仑。照样,主若迟延祂的回来,我也愿意活在召会生活中,而死在与神的交通里。
  按照地图,希伯仑在南边的别是巴和北边的耶路撒冷之间,在别是巴到摩利亚的路上,摩利亚就是耶路撒冷所在的地方。主若迟延祂的回来,我愿意葬在通往新耶路撒冷路上的一个地方。今天你住在哪里?我们都必须回答,我们住在别是巴,在活水井和垂丝柳树旁的召会中。我们的召会生活就是今天的别是巴。在主回来以前,有些年长的人会离开别是巴,就是召会生活,死在希伯仑,在那里等候新耶路撒冷。希伯仑不仅是与神交通的地方,也是通往耶路撒冷的路。在希伯仑的麦比拉洞是通往新耶路撒冷的门。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听见撒拉作见证:“当我进入麦比拉洞,我就进入通往新耶路撒冷的门。”撒拉不是仅仅葬在麦比拉洞;她现今睡在那里,等候有一天醒来,发现自己在新耶路撒冷。
 
  撒拉在一百二十七岁时死了(创二三1~2)。在今天这似乎是非常老了,但在当时是早死。亚伯拉罕活了一百七十五岁(创二五7),在撒拉死后还活了三十八年。撒拉不该这么早死。她在生以撒三十七年后死去(创十七117二一5),这是不正常的。
 
  亚伯拉罕和撒拉是全宇宙中最好的夫妻。他们真正彼此相爱,从来没有想到离婚或分居。亚伯拉罕失去了妻子,对他和以撒都是一大损失。以撒是他母亲的爱子,亳无疑问,她非常爱他。以撒三十七岁还没有结婚,与他母亲同住。他四十岁结婚的时候(创二五20),圣经甚至告诉我们,他在母亲的帐棚里结婚(创二四67)。忽然,亚伯拉罕与撒拉,撒拉与以撒之间的爱中断了,因为作妻子和母亲的撒拉,被不正常的死取去了。因着这个,亚伯拉罕受了很大的苦。
  你若读亚伯拉罕的历史,你会看见神总是取去他的东西。罗得与他分开,以利以谢被弃绝,以实玛利被赶出,以撒在祭坛上献给神。然后他亲爱的妻子死了。亚伯拉罕经历了何等的试炼和苦难!照着我们天然的观念,亚伯拉罕与神这么好,不该遭遇这些事。在创世记二十二章,以撒献给了神,又在复活里归还了亚伯拉罕。在亚伯拉罕同妻子撒拉并儿子以撒享受喜乐生活的当儿,忽然亚伯拉罕喜乐的因素撒拉被取去了。这家庭的喜乐在于作妻子和母亲的撒拉。撒拉一死,这家的气氛、生活和喜乐都被取去了,这家也没有了。这对亚伯拉罕是何等的苦难!
  我们是蒙神呼召的人,不该盼望在地上有喜乐的生活。我们必须跟随亚伯拉罕的脚踪,仰望更美的家乡,仰望一座有根基的城(来十一1016)。我们在地上短暂的生活,乃是客旅的生活。因此,亚伯拉罕不大留意他的住处,不过搭了一座帐棚。他是客旅,是寄居的,仰望一个永久的住处。
  亚伯拉罕过了三十八年没有撒拉帮助的生活(创二五7~8)。在圣经里,三十八这数字是受苦、试炼和试验的数字。以色列人在旷野受了三十八年的试炼和试验。我们已经看见,以撒在四十岁结婚。在圣经里,四十这数字也是试炼、试诱和试验的意思。这章还有另一数字,就是四百,是十倍的四十。在圣经里首次用四百这数字,是在创十五13,在那里神告诉亚伯拉罕,他的后裔要受患难四百年。在二三16这里我们读到,亚伯拉罕用四百舍客勒银子的代价买了坟地。这指明是一种试验、试炼和受苦。
  已过你读二十三章时,也许并不觉得亚伯拉罕是在受苦。但请注意二节的两个辞——“哀恸”和“哭号”。亚伯拉罕为撒拉哀恸哭号,因为他失去了他的喜乐和家庭生活。译为“哀恸”和“哭号”的希伯来文,原意远超过仅仅哀恸并哭号。亚伯拉罕老年丧妻,受苦太深,极其伤痛。三十八、四十和四百这些数字,指明他极大的受苦。
 
  失去爱妻的亚伯拉罕,有非常刚强的见证。赫人称他为主,说他是“一位尊大的王子”(创二三6)。译为“尊大的王子”的希伯来文,也可译为“神的王子”。在希伯来文里,“尊大”这辞是用以指神的。亚伯拉罕彰显神如同神的王子,可敬如同尊大的王子。在他自己眼中,他是外人;但在人眼中,他是一位尊大的王子,神的王子。他的确是有分量的人。
  我们都需要有分量,并且和亚伯拉罕有同样的见证。在我们的邻居、同事和同学中间,我们不可轻浮,听凭别人轻看我们。我们必须有分量,别人必须尊重我们。虽然我们不该高估自己,但我们在别人眼中必须尊高。我盼望在国中任教的教师会说,在他们班上的学生中,从召会来的少年弟兄是尊大的王子。青年弟兄们,不要只在聚会中放胆祷告,你们在学校里也必须有分量。仅仅有好行为算不得什么。我们必须有分量。金子和钻石是有分量的,爆米花和棉花糖却是轻的。你若是金子或钻石,你就有分量。我们基督徒是蒙神呼召的人,应当非常有分量,使人觉得希奇,说,“为什么这个青年人这么有分量?他不平常,也不反常。虽然他是一个正常的青年人,但他不轻浮。他必定是王子。”
  我们有分量,是因为有神在我们里面。蒙召的人需要呼求耶和华以利俄拉姆的名。亚伯拉罕越呼求这神圣者的名称,他就越有分量。神是金子。我们若呼求祂,我们就成为金的。我们越呼求这位金神,祂金的元素就越注入到我们全人里面。想一想木头和石化木的不同。木头很轻,但石化木很重,甚至比石头还重,因为有分量重的矿物质作到了它里面。我们生来都是轻的,但我们已经重生成了有分量的。除了重生,我们还有变化的过程。木头得以石化,是借着继续不断地水流。这水流带走木头的元素,代之以各种矿物质的元素,将木头变化成有分量、宝贵的石头。
  我们仅仅作好邻居还不够。我们必须是神有分量的儿女。我们是神所呼召的人,如今在祂的注入之下。我们必须刚强并有分量,使人能说我们是尊大的王子,是神的王子。
  身为尊大的王子,亚伯拉罕是可敬的(创二三6)。他尊敬别人,也得着别人的尊敬。他也是智慧的(创二三3~13)。在本章,我们看见亚伯拉罕与人交往很有智慧,说话非常高雅有风度。不仅如此,亚伯拉罕也很诚实,不占任何人的便宜(创二三14~16)。他的目的是要购买坟地。当人很有礼貌的要把那地送给他作礼物时,亚伯拉罕知道了那地值四百舍客勒银子,就同意付足全额。他没有抓住机会占别人的便宜,也没有讨价还价。他把以弗仑所要的价钱给他,付足全额,缴清款项。照样,我们也不该给人缺乏的印象;我们必须显出我们的丰富。这是我们的见证。我对于今天基督教低落的道德水平感觉很差。那是何等可怜的行为标准!我们必须彰显神,表明我们这些神的儿女是有分量的,可敬的,并诚实的。我们应当甘愿遭受损失,却不占别人的便宜。我们无论得失都算不得什么。倘若我们损失,我们仍要活着;倘若我们得着,我们也不能活得更久。我们何等需要学习成为诚实、可敬的,庄重的彰显神。
 
  创二三6说到“最好的”坟地,指上好的坟地。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没有美好的居所。但祂死后,被放进非常美好的坟墓里(太二七57~60)。祂生活在贫寒的家里,却埋葬在富足的墓里。在圣经里,这是一个原则。我们不该住在美好的屋里,却该预备最好的墓。亚伯拉罕注意坟地过于帐棚。创世记没有一字说到亚伯拉罕如何支搭帐棚,花费多少,或者支搭帐棚的确实地点。他支搭帐棚,就像人到山上露营几天一样。亚伯拉罕是真正露营的人,终其一生在露营。他不大在意帐棚,却非常关心坟地。在本章,我们看见以弗仑田间麦比拉洞的详尽描述。甚至在旧约里的耶路撒冷,也没有描述得这样详细。
  现在让我们来看这事的意义。在新约的光中我们能看见,亚伯拉罕蒙了神的呼召,晓得自己是客旅,是寄居的,在仰望一座永久的城,和更美的家乡(来十一9~1016)。当他仰望这更美的家乡时,他亲爱的妻子忽然死了。但亚伯拉罕没有放弃他的信心。他并没有对以撒说,“以撒,你母亲和我一直在仰望一座有根基的城,和更美的家乡,就是神所应许我们的。我们始终有这盼望。现在你母亲死了。她怎样到达那里?也许我们的神不可靠,我们不该再相信祂了。”亚伯拉罕没有这样说。我们查考希伯来书的记载,就看见亚伯拉罕不失望,也没有失去信心。反之,他在复活的神里面有着刚强的信心,相信他亲爱的妻子会在那城,并在那更美的家乡。这个相信含示复活。
  创世记二十三章不是论复活的一章,乃是论进入复活之门的一章。在创世记二十三章,撒拉不是进入复活,乃是进入那门。照着亚伯拉罕的领会,撒拉的死就是进入复活的门。亚伯拉罕没有轻忽这事。他可能多少轻忽他的帐棚,但他不轻忽妻子的坟地。他购买麦比拉洞的用意,不仅是要把撒拉葬在那里,也是要把自己葬在那里。在希伯来文里,麦比拉这辞的意思是双或成双。凡葬在这洞里的,都是夫妻:亚伯拉罕和撒拉,以撒和利百加,雅各和利亚(创二三19二五9四九29~32五十13)。在亚伯拉罕的深处,充满了期盼,有一天他的妻子要在那有根基的城里。这含示复活。在雅各死前不久,嘱咐众子要把他葬在麦比拉洞。在古时将雅各的骸骨从埃及运到迦南埋葬不是一件小事,但雅各的众子为他这样作了(创五十13)。借此我们能晓得,雅各在将要死时,认为死并不是了结,乃是站口,是进入更美家乡的门。
  亚伯拉罕充满了复活的盼望。他也许爱他妻子的尸体甚于她活着的时候。撒拉若能对亚伯拉罕说话,她也许说,“亚伯拉罕,为什么你在我死后对我这么好?我活着的时候,你从来没有为我预备一个好帐棚。现在我死了,你付了这么多钱买一个洞,把我葬在里面。为什么你买了一个带着田和树的洞?你在作什么?”亚伯拉罕也许说,“撒拉,你必须晓得,你不是葬在这里。你不过是在这里休息。我为你预备了最好的卧室,在你等候那日的期间可以在这里休息。若是那日遥远的话,我会来与你成为一,我们要一同安息。这就是我买了洞也买了田的原因。看看田间的生命。这不是死亡之地,乃是生命之地。”
  在圣经里,田表征生命的长大,就是复活。甚至今天也是这样。你若不相信复活,我要请你看看麦田。麦子种下不久,就又长起来。一九三六年,我在中国清华大学向一班学生传福音。一天晚上,我传完福音之后,一位青年学生走过来,要我解释复活的事。他说,“我对基督教没有问题,但我无法相信复活。在现今的科学时代,我们怎能相信复活这类迷信的事?死人怎能复活?但这是圣经里一个主要的教训。”我对他说,这很容易解释。在我们所坐的房间,透过窗户能看见麦田。我说,“看看麦田。你看见长在那里的麦子么?你在这些田里看不见复活么?种子撒在土里,死了,最终麦子长出来了。这就是复活。”这简单地例证说服了他,他得救了。
  生长的田地表征复活,但浮木表征死亡。亚伯拉罕不是把撒拉放进死亡之地,乃是放进生命之地,就是满了复活之地。她埋葬的洞是在田头(创二三9),附近有许多树木(创二三17)。假定麦比拉洞的周围是成堆的浮木,人看见了就会觉得那是死亡之地,了结之地。但麦比拉洞不是了结之地,乃是满了复活盼望之地。那是在通往复活的路上。在这地方,当撒拉等候那日来临的时候,她能安然睡觉。倘若她能说话,她会说,“我不是在死地等候。我是在活地。看看田和树木。有一天,我要在复活里。”亚伯拉罕在仰望一个更美的家乡,和一座有根基的城,撒拉的死并没有使他失望。反之,这事激起他对要来之日的期盼。因此,他一心一意,花了大笔金钱为撒拉、自己和后裔买了坟地。我们若有新约的亮光,就会晓得这指明复活的期盼。我再说,坟地是进入盼望之城新耶路撒冷的通路、大门。阿利路亚,麦比拉洞是在通往耶路撒冷的路上。
  我们所以知道创世记二十三章指明复活的盼望,乃因主耶稣说,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太二二31~32)。在我们眼中,亚伯拉罕、以撒、雅各是死的,但在神眼中,他们是活的。
  我们的先祖亚伯拉罕,神所呼召的人,不太留意现今,但他的确留意将来。最好的坟地是为着将来。原则上,我们也不该为着现今预备更好的屋子,乃该为着将来预备门路。我们在这里不是为着今天,乃是为着明天。主若迟延祂的回来,我们都要进入这门。我们不该过于留意现今,乃该留意将来。我们该住在帐棚里,仰望那座有根基的城。
<< 第五十九篇 >>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