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六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提后三16说,圣经都是神的呼出。你信我们在本篇信息中所要看的创世记三十四章是神的呼出么?我们需要仰望主给我们看见,这段话如何是神的呼出。像创世记三十四章这样的经文,我年轻的时候读过一、两遍,把故事记住以后,就略过不读了。我读旧约圣经,每次到了本章,只记得雅各的女儿受了玷污,他的儿子们无情的杀人,并且掳掠那城,然后就越过这章。然而主已经给我们看见,甚至本章也是生命的呼出。在这段话中有生命,不过需要有经历才会赏识。
 
  要领略三十四章里的生命,我们必须回顾,也必须前瞻。在这一章之前,雅各已经从一切难处中被拯救出来。二十年之久,雅各留在拉班压榨的手下,极其苦恼。最终他不可能再与拉班同处了,就离开舅家。神告诉他,要他回到他祖他父之地。但雅各无法忘记从前在那里所发生的事;因他在那里欺骗了父亲以撒,抓夺了哥哥以扫。他虽然愿意回到他祖他父之地,但必须面临一个大难题,就是面对哥哥以扫。虽然如此,他接受主的话,并利用他的技巧和聪明,从拉班那里偷偷逃跑,不告而别。因着从拉班那里偷偷逃跑,他克服了第一个困难,就是拉班压榨的手。但接着有第二个难处:拉班追赶雅各,至终追上了他。但神进来,告诉拉班不可与雅各说好说歹。这样,雅各就从拉班的手中完全被拯救出来。不过最大的难处,就是面对以扫,仍然摆在雅各跟前。因着这事,他和一个身分不明的对手整夜摔跤,这对手实际上就是主自己。但雅各度过了这难关,并且主也拯救他脱离与以扫之间的难题。这事以后,雅各暂时不再有难处。
 
  雅各从这一切难处中被拯救出来以后,“就往疏割去,在那里为自己盖造房屋,又为牲畜搭棚。”(创三三17)疏割在约但河东岸。这指明当雅各在疏割时,还未过约但河,进入迦南地的中心。创三三17没有说雅各来到迦南。到下一节才提到迦南地,那里告诉我们,雅各平平安安的到了“迦南地的示剑城”(创三三18)。在神眼中,当雅各来到疏割,在那里为自己盖造房屋时,他还未回到美地的中心。雅各为自己盖造房屋,又为牲畜搭棚,由此可见他还是多么天然,多么为着自己。他必定忽略了在伯特利所作的梦。雅各逃离以扫之后,作了一个梦,梦中看见一个从地通到天的梯子。他从梦中醒来时,就称那地方为伯特利,并且把油浇在他用来作枕头的石头上,说,“我所立为柱子的石头,也必作神的家(殿)。”(创二八22)在伯特利雅各向神许了愿,应许那石头必作神的家。换句话说,他应许神,要为神建造一个家。雅各必定忘了这事。我若在那里,我会问他:“雅各,你为什么回来?神要你为自己盖造房屋,又为牲畜搭棚么?神的家如何呢?”当雅各在异地作客时,我们能同情他,因为任何人寄居异乡都很为难。但他现在已经回到神所应许之地的范围内了。
  你如果仔细读旧约,你会看见约但河东之地从未被视为美地的上好部分。但以色列的两个半支派来到这地时,却被吸引住了,这使摩西对他们很不喜悦。这两个半支派的确得着了这地,但他们失去了神的一些福分。当亚述人来攻打以色列人时,他们先来到约但河东之地,这两个半支派就首先被掳了(代上五26)。那些战略城市,像耶路撤冷和伯利恒,都在约但河西的中心地带。所以疏割所在的约但河东之地,不在神所应许之地的中心。
  雅各住在疏割的事,圣经的记载非常简短。最终,雅各看见疏割不是他与神同住的正确地方,就过了约但河,往示剑去。他在回美地的路上,过了三道河:幼发拉底河、雅博河与约但河。雅各来到示剑,乃是跟随他先祖亚伯拉罕的脚踪(参创十二5~6)。这指明雅各已经被带到正确的路上。在示剑,雅各支搭帐棚,并且筑了一座坛(创三三18~20)。这启示他已经开始过帐棚的生活,有祭坛的见证。这比为自己盖造房屋并为牲畜搭棚好多了。在疏割他没有为神建造什么。但在示剑刚好相反,他没有为自己或为自己的牲畜建造什么,却为神筑了一座坛,自己支搭帐棚过生活。他不但跟随先祖的脚踪,并且过帐棚的生活,有祭坛的见证。这是何等的好!
  这很好,但这不是伯特利。你若读创世记十二章就会看见,亚伯拉罕到达示剑以后,又继续前往伯特利(创十二6~8)。雅各在伯特利作过梦(创二八10~22)。当主告诉他要回到他祖他父之地,那是指明他该回到伯特利还愿,为神建造一个家。我真不懂得雅各究竟是忘了他的梦,还是不愿意付代价。但他首先来到疏割,然后继续前往示剑。在示剑他开始过蒙召者的生活。在那时之前,他从未过蒙召者的生活。用今日基督徒的说法,雅各从未过基督徒的生活。从前他一直抓夺。那是他出生以后所一直过的生活。他抓夺别人,抓住别人的脚跟。但在以扫来迎接他时,雅各已经被破碎了。虽然以扫以诚实善良的心来见他,但雅各甚至在被破碎之后还在抓夺。雅各抓夺到最后一分钟,平安到达了示剑,在那里他开始过帐棚的生活,有祭坛的见证。
  雅各在示剑虽然有帐棚同祭坛,但还未达到神的标准。雅各有帐棚,但神没有家。他为神筑了一座坛,但神还没有家。按照旧约,筑坛必定引到建殿。在重建圣殿的时候,首先要恢复的是祭坛(拉三1~3)。在帐幕和圣殿的前面都有祭坛。在我们的经历中也是这样。首先,我们有绝对的奉献,筑了一座坛;然后我们继续往前达到召会——神的家——的建造。
 
  雅各在示剑所有的虽然很好,但他还需要环境中的对付(创三四1~31),因为他还未回到伯特利。雅各在示剑必定十分快乐满足。示剑的意思是“肩膀”,表征力量。亚伯拉罕到示剑后,就得着加强。雅各的经历必定也是一样。雅各甚至在那里买了一块地,在其上支搭帐棚(创三三19)。他的确得了加强,在那里过着蒙神呼召者的生活。但他还未达到神的目标。有一天,有件事突然发生:他的独生女底拿受了玷污(创三四1~2)。那时,雅各有十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如果他有十一个女儿、一个儿子,情形必大不相同。十一个女儿中有一个受玷污,比独生女受玷污,分量要轻得多。雅各的独生女受玷污,是一件极其严重的事。
  这件不寻常且特殊的事件,必定是出于神。底拿出去,要见那地的女子们(创三四1)。她若不出去,绝不会受玷污。因着出去见那地的女子们,她遇到难处,发生了这不幸的事件。你以为这是意外事件么?雅各和他的家人也许这样想,但在神眼中却不然;这事是在祂主宰的手下发生的。这不是说神要雅各的女儿受玷污,乃是说这不幸的事件在神主宰的手下发生,以成全神所拣选的雅各。
  今天的原则也是一样。神对雅各有一个目的,而祂对我们每一个蒙召的人必然也有一个目的。神对雅各的目的,不是要雅各跟随他先祖的脚踪,搭棚、筑坛、得着加强并且定居。这些没有一样是神目的的达成。简单的说,神的目的是要在地上得着一个家,在这地上建造伯特利。示剑对于雅各很好,但绝不能满足神的愿望。所以当雅各定居、满足并快乐的时候,这不幸的事件临到了他。
  雅各如果有十一个女儿,只有一个儿子,这一个儿子对这事就不能作什么,不会引起难处。但是当雅各唯一的女儿受了玷污,他所有的儿子们都起来了(创三四7~31)。他们不能容忍这事。最终,雅各的两个儿子,西缅和利未,杀了示剑城所有的男丁,并且掳掠了那城。请想一想雅各的处境。他是蒙神拣选并呼召的人,他是神在地上的见证。他在跟随蒙神呼召者之先锋的脚踪,住在帐棚里,且凭祭坛敬拜神。他是当时神在地上唯一的见证。但请看发生了什么事!他的独生女受了玷污。这事怎能发生在一个刚开始过蒙神呼召者的生活,就是帐棚同祭坛的生活的人身上?如果我是雅各,我可能会疑惑,问说,“这是怎么回事?我比以前更爱主。我一开始过正确的生活,跟随亚伯拉罕的脚踪,这事就临到我。为什么?”
  雅各的儿子们仿照他们父亲诡诈的办法,设计报复。他们假意接受了哈抹和示剑的要求,说他们可以娶底拿,只要他们中间所有的男丁都受割礼(创三四13~17)。这个提议哈抹和示剑都很喜欢,立刻就接受了(创三四18~19)。于是在第三天,当所有的男丁因受割礼正在疼痛的时候,底拿的两个哥哥,西缅和利未,“各拿刀剑,趁着众人想不到的时候,来到城中,把一切男丁都杀了。又用刀杀了哈抹和他儿子示剑,把底拿从示剑家里带出来,就走了。”(创三四25~26)这事以后,他们继续掳掠那城,夺了所有的羊群、牛群、驴、货财、妇女和孩子。他们甚至把各房中所有的,都掳掠去了(创三四27~29)。雅各在创四九5~7就是提到这场屠杀。
  在出埃及三十二章,利未那屠杀的手成了祝福。以色列人拜了金牛犊,摩西说,“凡属耶和华的,都要到我这里来;于是利未的子孙,都到他那里聚集。”(出三二26)然后摩西说,“你们各人把刀跨在腰间,在营中往来,从这门到那门,各人杀他的弟兄,与同伴,并邻舍。利未的子孙照摩西的话行了。”(出三二27~28)在创世记三十四章这里,利未同西缅杀了哈抹城中所有的男丁。以后在西乃山附近,利未的子孙杀了拜金牛犊的人。不仅如此,在民二五7~8,利未的一个子孙,又杀了淫乱的人。因着在出埃及三十二章的行动,利未人成了神的祭司。
  请看雅各在本章所面临的处境:他的女儿受了玷污,他的儿子们欺骗了人,杀了他们,掳掠了他们的城。这是蒙神呼召之人的家么?是作神在地上唯一见证之人的家么?这一切为什么临到雅各?底拿、十一个儿子并所有被杀的人都是牺牲品,为着成全一个人——雅各。也许你信不来,主会为着你的缘故牺牲很多人。但牺牲很多人来成全一个人,乃是一件大事。在创世记三十四章,这一位乃是唯一的人,使神永远的目的在他身上,凭着他,并借着他得以达成。底拿、十一个儿子和示剑城所有的人也许可以免受灾祸,但如果雅各这唯一的人受了破坏,神永远的目的将如何呢?主常常会为着成全你而牺牲别人。我自己曾看见并经历这事。你如果有眼光,就会看见甚至今天主还在牺牲很多人,为着使你得成全。示剑、哈抹、他们同族的人,甚至底拿和雅各的十一个儿子,都为雅各的缘故牺牲了。本章所记的每件事都是为了成全雅各。
  在创三四30,雅各对西缅和利未说,“你们连累我,使我在这地的居民中,就是在迦南人,和比利洗人中,有了臭名,我的人丁既然稀少,他们必聚集来击杀我,我和全家的人,都必灭绝。”雅各似乎说,“你们把一切事都给我弄糟了,叫我在这地的众民中有了臭名。现在我没有平安,没有安全。如果那些人攻击我们,我们会全部被杀。”雅各是在平安并安全中来到示剑,但现在他处于一种景况——一切的安全都消失了。他也许不能再安睡了。他的女儿受了玷污,现在,由于他儿子们所惹的麻烦,他无法留在示剑了。
  在创三五1,神对雅各说,“起来,上伯特利去住在那里,要在那里筑一座坛给神,就是你逃避你哥哥以扫的时候向你显现的那位。”在本节的开头,原文有一连接词“并且”,指明主对雅各说的这句话,是紧接着前一章的事件。雅各在遭遇过前一章所发生的事以后,无论神要说什么,他都能接受了。神若早几天对他说同样的话,雅各也许会说,“神会说这话么?这必定是我的想像。我一直跟随先祖的脚踪,过帐棚的生活,并且正确的凭着坛敬拜神。为什么我必须离开这地?”无疑的,神早就想对雅各说这话。在示剑,一切对于雅各都很好,但这些不能满足神的愿望。在三十四章的难处未发生前,神无法对雅各说话;神若对他说话,雅各不会听。但现在,女儿受了玷污,儿子们惹了麻烦,雅各失去了平安和安全,当他正在考虑如何是好的时候,神进来对他说话,叫他上伯特利去。这一切都发生以后,雅各才能留心神叫他上伯特利的话。不在困难的环境里,我们常常不能听神的话。神没有这么愚昧,对我们徒然说话。反之,祂等候,直到我们遭遇了一些事,才向我们说话。
  神叫雅各上伯特利去。按照地理,伯特利是在示剑以南。伯特利既然在南方,神为什么不说“下伯特利去”?照着我们天然的观念,我们无法明白这点。神似乎对雅各说,“雅各,你仍然在低处,因为你没有达到我心愿的水平。你必须起来,上伯特利去。”神对雅各说的话很有含意,也很谨慎。祂叫雅各上伯特利去,住在那里,筑一座坛给神,就是当他逃避他哥哥以扫的时候向他显现的那位。这段话很短,但意义深奥。换句话说,神似乎说,“雅各,你忘了你所许的愿。至少你忽略了还愿。你在伯特利作梦以后,会许愿为我建造一个家。现在如何?我叫你回来,把你从拉班手中搭救出来,把你从你与以扫之间的难处中拯救出来,并且把你平平安安的带回你祖你父之地。但我这样作并不是要你定居下来。这不是我的目的。我的目的是要你往从前作梦的地方,就是你许愿为我建造家的地方。不要留在示剑,因为这不该是你居住之地。这不过是往伯特利途中的地方。现在上伯特利去,住在那里,并且给那曾向你显现的神筑一座坛。”
  不要把这些仅仅看作雅各的故事。你必须把这些当作你的传记。我能见证,我作过与雅各所作同样的事,就是忘了我所许的愿,忘了我的奉献。我信我们都向主奉献过,尤其是在试炼或艰难的时候。我们许愿说,“主啊,你如果把我从这些难处中平安地带过来,我就把自己奉献给你,以你为我的神,并且在这里为你建造家。”原则上,我们都许过类似这样的愿。但你有没有还愿?我们可能没有一个人还过愿。由此可见,我们都是雅各,他的历史实际上就是我们的自传。向主许愿,把自己奉献给主是一回事;但要还愿并完成我们的奉献,也许需要牺牲一个女儿、十一个儿子、一个示剑、一个哈抹以及许多别的人事物。
  基督徒的生活常是风暴的生活。当我们刚听福音的时候,会以为作了基督徒以后,我们的生活会平安没有风暴。也许我们以为,我们的船会在基督里平安航行,没有风暴。但在我作基督徒的五十多年中,风暴却一再来袭。至终我领会基督徒的生活是满了风暴。这些风暴有什么目的?五十年前我不清楚,但今天我非常清楚。实际上,问题不在于平安或风暴,问题完全在于我们是否被变化为着神的建造,以达成神的目的。你的生活所以有风暴,是因为你顽梗,因为你太像雅各。你需要许多风暴,因为你还未变化成为以色列。你也许对自己说,“我在示剑,一切都很安全。让我们平平安安的往前吧。”这平安也许会持续一小段时间,但突然间风暴来了,你的底拿受了玷污,一切都天翻地复。这是我们的生活。不要怪主,是我们叫祂这样难以作工在我们身上。虽然我们从未祷告过:“主啊,给我们一场风暴”,各样的风暴却来了。但没有一场风暴把我们杀死。经过这么多的风暴以后,我们仍然活着。主的确为着我们的缘故牺牲了许多。亲爱的弟兄姊妹,你们很多人还年轻,你们现在在这条船上,要懊悔并跳出船去已经太迟了。你们需要风暴。
  在创世记三十四章的遭遇给雅各很深的印象。当他年老给十二个儿子祝福时,他无法忘记西缅和利未所作的。在四十九章五、六节雅各说,“西缅和利未是弟兄,他们的刀剑是残忍的武器。我的魂哪,不要与他们同谋,我的荣耀啊,不要与他们同伙联络,因为他们趁怒杀害人命,任意砍断牛腿大筋。”(另译)按照雅各的话,西缅和利未不仅杀人,还砍断牛腿大筋,就是切断牛腿的神经使牛成为残废。雅各从来没有忘记这事,这是他所经历的最大难处,比他与以扫间的难处还重。这事使他大为惊恐,害怕当地的人会来攻击他,杀害他。甚至在雅各给他儿子们祝福的时候,雅各还是无法信任他们。他说,“我的魂哪,不要与他们同谋”,就是要远离他们。西缅和利未给雅各带来的难处,摸着他的深处。那事发生以后,雅各立刻接受主的话,上伯特利去。从那时起,雅各开始被变化。在那时以前,他没有改变。
  雅各离开巴旦亚兰,被拉班追赶,神把他从拉班手中搭救出来。他与以扫之间的难处,也蒙了神的拯救;以后他来到疏割,在那里为自己盖造房屋,为牲畜搭棚。我信雅各留在那里没有平安。因此他继续前往示剑,跟随他先祖的脚踪,开始有正确的帐棚生活,同祭坛的见证,过蒙神呼召者的生活。但他在示剑的生活没有达到神的标准。神的目标是要得着伯特利,就是祂在地上的家。今天许多弟兄姊妹和雅各一样,仍然住在示剑。他们跟随了前面圣徒的脚踪,并且得着加强。他们有帐棚的生活,同祭坛的见证,并过神所呼召者的生活。但因为他们还未达到神的水平,神的心愿就不得满足。因此,不如意的事一再临到他们,为要预备他们的心来听神的话,叫他们起来,上伯特利去住在那里,并筑一座坛。我们需要看见这一切步骤。在下篇信息中我们要看见,在创世记三十五章,雅各开始被变化。他的变化开始于主向他说话,叫他上伯特利去之后。
  今天,几乎所有寻求的基督徒都像雅各,在示剑过着美好的生活,而忽略了神在伯特利的目标。但在主的恢复里,祂要我们经过示剑,上伯特利去,经过我们个人的生活,上到团体的召会生活。如果我们还末达到团体的召会生活,我们就还未达到神的目标。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示剑无论多好,仍然没有满足的平安和安全。这迫使我们接受主的话,离开示剑,上伯特利去,在祂地上的家中过正当地召会生活。
<< 第七十六篇 >>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