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八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圣经开始于神的创造,结束于神的居所。我们都需要对这两个辞有深刻的印象——创造和居所。圣经的总结乃是神永远的居所。我们若要认识圣经,必须牢记这两件事,神的创造和祂的居所。我们已经看过,创世记几乎包含了关于神经纶之真理一切的种子。也许这卷书里最后的一粒种子是伯特利,神的居所。不仅在圣经的结语,甚至在创世记的后半,也有神经纶的终结——伯特利,神的居所。伯特利这辞的意思就是神的家,或神的殿,神的居所。
  创世记包括八个伟大人物的传记:亚当、亚伯、以挪士、以诺、挪亚、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同约瑟。我们必须把约瑟的生平算为雅各生平的一部分。在亚当身上,有神的创造;在雅各身上,有神的居所,伯特利。在雅各身上,我们不仅仅看到神的拣选。基督教教师多半花相当的时间在神拣选雅各的事上。是的,神的拣选是开始,但神拣选的结果,总结的目标是什么?乃是伯特利,神的居所。神创造、拣选、呼召并拯救我们,目的乃是要得着一个居所,直到永远。这粒建造的种子,像创世记里所有其他的种子一样,在整本圣经中发展。我们若要明白这粒种子的意义,就必须来看全本圣经。
  在雅各之后,有以色列家,以色列家实际上就是神的家。出了埃及以后,在以色列家中有帐幕的建造;接着帐幕,有圣殿的建造。因此,旧约的记载就是从亚当到雅各这八个伟大人物,加上帐幕和圣殿。圣殿的建造、拆毁和重建,把我们带到旧约的结束。在新约里有什么?也有两件主要的事:帐幕,就是耶稣(约一14),以及殿,就是召会(林前三16)。召会是殿,它的完成就是新耶路撒冷。要记住圣经,有一个有意义且简单地方法,就是记住从亚当到雅各八个伟大人物,旧约中帐幕和殿的预表,以及新约中帐幕和殿的实际;它终极的结果就是新耶路撒冷。这十三项包括了全本圣经。
  圣经的主题是什么?有些人可能说,是人的堕落、神的救赎、我们的悔改、神的赦免、我们的重生和我们的救恩。明显的,这些事都在圣经里。有些人可能指出,圣经提到像蛇、蝎子和青蛙这样的东西。圣经有一千多章,不是一本简单地书。甚至在一章之中,也可能包含了很多点。但圣经的主题是什么?研究圣经与研究人类相似。虽然医学家已经研究解剖学和生理学许多世纪,但他们还未把人的身体,就是人的三分之一研究透彻。他们对于人的身体知道一点,但对于魂和人的灵一无所知。人是非常复杂的。虽然如此,人仍是一个完整的单位。我们不能说人是心、肾或鼻子。人有鼻子,但人不是鼻子,鼻子也不是人。有些人说圣经的主题是称义;称义是包括在圣经中,但称义不是圣经的主题,正如人的鼻子不是人自己。我们若要认识圣经的主题是什么,必须看见圣经告诉我们八个人物,开始于神创造中的亚当,经过连着神的家(伯特利)的雅各,接着有旧约中的帐幕和殿,以及新约中帐幕和殿的实际,而完成于新耶路撒冷。启示录二十一章说,新耶路撒冷是神的帐幕,神和羔羊是其中的殿。因此,新耶路撒冷是伯特利的终极结果。
 
  在创世记三十五章的时候,雅各必定有一百岁左右。虽然雅各经过了许多事物,但在本章以前,圣经没有告诉我们他作过彻底的清理。他从他的哥哥、舅父和表兄弟受了许多苦,在舅父拉班手下受了二十年的苦。但创世记从未说,雅各经过那些苦难的时候洁净自己,或对自己作了清理。反而圣经告诉我们雅各的技巧和抓夺。但我们要看见,当神叫他起来上伯特利去的时候,雅各作了一次彻底的清理。
  神第一次向雅各显现是在梦中(创二八10~20);在梦中雅各看见天开了,有一个梯子从地通到天,有天使在梯子上上去下来。当雅各从梦中醒来,他得着默示称那地方为伯特利,并且将他用来作枕头的石头立作柱子,浇油在上面。接着他向神许愿说,神若把他平平安安的带回他先祖之地,他所立为柱子的石头,就必作神的殿(创二八22)。在这梦中,神给雅各恩典的眷临,使他(无疑是在灵里)说到神永远的经纶。如果雅各未受神的灵默示,他这个抓夺者怎能说出启示神永远目的的话来?这是不可能的。神向雅各揭示祂的心愿,就是要得着伯特利。
  然而,在伯特利的梦一点没有改变雅各。似乎在作过梦之后,默示就回到天上去了。雅各的生活方式并未受到影响。我们也是这样。在伯特利,雅各奇妙的说预言,说到神的家;但似乎预言也回到天上去了。我们很多人和雅各一样有过梦、启示或默示,在其中我们说了预言,若不是对人说,至少也对天使说。但我们在第二天继续照老样子生活。雅各在伯特利作过梦之后,继续抓夺,特别是对拉班抓夺,好像从来没有作过那梦。事实上,在那梦以后,他比以前更“雅各化”。
  在创世记三十三章,雅各仍旧是雅各。属天的梦和苦难并没有改变他。但在创世记三十四章有件事发生,摸着了雅各的心。他的独生女受玷污,他的儿子们因杀人并掳掠他们的城,使他受到困扰。这些事件深深摸着了雅各,使他有了根本的转变。这事以后,神来对他说话。
 
  神没有向雅各讲一篇道;反之,因为雅各的心已被摸着,结果他就预备好听神的话,因此神只简单的说,“起来,上伯特利去住在那里,要在那里筑一座坛给神,就是你逃避你哥哥以扫的时候向你显现的那位。”(创三五1)这里我们看见神叫雅各作四件事:起来、上伯特利去、住在那里、为曾向他显现的神筑一座坛。雅各在创世记三十五章的转变,改变,是非常有意义的。
 
  在创三五2~7,我们看见雅各对神话语的回应。在这一章之前,没有记载过一个人行走在神的面光中,并且洁净自己和全家。二节说,“雅各就对他家中的人,并一切与他同在的人说,你们要除掉你们中间的外邦神,也要自洁,更换衣裳。”为着上伯特利这一个目的,雅各并一切与他同在的人,必须作一次彻底的清理,并洁净自己。在本章神没有说,“雅各,你要去伯特利,在那里筑一座坛;你该知道你必须圣别。我是圣别的,你也必须圣别。你必须除去一切外邦神,洁净自己一切的玷污,并且更换衣裳。”
  最近,一位作传道人四十多年的年长基督徒,问我们有没有教导我们的人怎样穿着。他观察到弟兄姊妹的穿着,希奇我们是否教导他们这样作。我告诉他,在已过的十四年中,我们从未立下什么穿着的规则。但无论谁被神摸着,要为着神的居所,就感觉里头有个东西嘱咐他清理自己,洁净自己。你也许在生活中会容让一些玷污和松懈,但什么时候你摸着召会,你对主认真要过召会生活,里面就有个东西嘱咐你说,那些东西是不适合召会生活的。神吩咐雅各起来上伯特利去之后,雅各立刻嘱咐他的家人除掉外邦神,洁净自己,更换衣裳。以后我们要看见,更换衣裳表征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就是脱去旧的生活方式,并且穿上新人。神虽然没有叫雅各这样作,在他里面深处,却有个东西这样要求他。如果他受嘱咐要去一个属世的地方,他会觉得无须洁净自己。反之,他会准备更玷污自己。雅各所以有这样根本的改变,是因为他已被摸着来为着伯特利,为着神永远的居所。
 
 
  首先,雅各告诉他家中的人,并一切与他同在的人,除掉他们中间的外邦神(创三五2)。当雅各和他的家人逃离拉班时,拉结拿了家中的神像(创三一34~35)。在创世记三十五章以前,雅各从未嘱咐拉结把这些除掉。但在神叫他上伯特利去以后,每个人都得放弃他们的外邦神,他们的偶像。这是一个影儿,一个预表,在整本圣经中发展。按照旧约和新约,为着神居所的缘故,我们首先要除去的,就是我们的偶像。
  也许很多人会宣称,他们从未与偶像有过关系。就物质方面说,你没有偶像也许是真的。但就属灵方面说,我们必须知道偶像是什么。偶像就是顶替神的东西。你的教育,你的雄心,你的地位,你的名誉,你的愿望和你的企图,都会在你的生活中顶替神,因而成为偶像。你如果在这光中看这件事,就必须承认你有过很多外邦神。如果你的亲戚或朋友在你的生活中顶替了神,他就是你的偶像。我们的父母、配偶和儿女,都可能成为我们的偶像。
  你知道人为什么拜偶像?无疑的,他们拜偶像是因为撒但的诱惑。但人这样作,在人这一面也有原因。人拜偶像是为要得着长寿和福乐。撒但威胁人,告诉他们如果不拜偶像,就没有长寿和福乐;如果拜偶像,就有长寿和福乐。福乐包括很多东西:钱财、地位、雄心、名声、名誉。很多人有偶像是由于他们想要健康。你为什么有顶替神的东西?只因为这样东西会使你快乐。雅各不像拉结,没有具体的偶像,但在他的抓夺里有一些偶像。事实上,他的抓夺就是偶像。雅各为什么对别人抓夺?因为他想要福乐和享受。今天人失去了神,就追求外邦神,在偶像身上追求福乐。但神才是我们的长寿和福乐。
  当神向雅各说到伯特利的时候,雅各得着了关于他一生的启示,认识他在地上的一生不是为着他自己的福乐,他的一生乃是为着伯特利,为着神的家。因此,伯特利成了他的目标,他在地上人生的目的。原先,他的目标是自己的福乐;现在,他的目标和目的更换了。他的目标不再是为着自己,乃是绝对为着神。在示剑,雅各有了一切。但因着他儿子们给他惹的麻烦,他失去了安全和平安。就在那个关头,神似乎说,“雅各,上我家里去。在示剑这里你没有安全和平安,安全和平安是在伯特利。你必须上那里去。”因此,伯特利成了雅各的目标和目的。雅各领悟神家的目标是圣别的,这不是凡俗的事。没有一个人能带着偶像、玷污,穿着老旧、肮脏的衣服进入神的家。因此,雅各嘱咐他的家人并一切与他同在的人,除掉所有的外邦神。
 
  雅各也嘱咐每个人洁净自己(创三五2)。我们不但必须除掉外邦神,也必须洁净我们的全人。换句话说,我们的全人、生活方式和表现,都必须改变。这不仅仅是重生,或生命里的一些改变;这乃是完全的变化。在创世记三十五章这里,雅各被变化了。
  在圣经中,洁净自己的意思,就是洁除所有的玷污。我们的全人必须洁除在神眼中污秽的事物。林后七1保罗说,“所以亲爱的,我们既有这些应许,就当洁净自己,除去肉身和灵一切的玷污,敬畏神,以成全圣别。”保罗在林后六、七章的观念,和雅各在创世记三十五章的观念相同。因为哥林多人是神的殿,所以保罗叫他们洁净自己。神的殿和偶像没有一致(林后六16)。偶像是偶像,神的殿是神的殿。你站在哪一边?如果要偶像,就到偶像那边去;如果要神的殿,就除掉偶像到殿这边来。
  当你进入召会生活,没有人告诉你什么,但你里面深处有个东西会说服你,为着正当地召会生活,有一些东西必须除去。我们每个人进入召会时,都有过这样的清理。那时,我们清理了许多(即使不是全部)外邦神,弃绝了许多我们赖以得着福乐的东西、事物甚至人,我们说,“我不愿意再保留这些东西了。所有的外邦神都必须除去。”在召会生活中,没有一寸地方可以交于外邦神。再者,当我们进入召会生活,我们就得了洁净。至少,我们渴望纯洁,我们说,“为着召会生活的缘故,我愿意我的全人,我的心思、情感和意志,都是纯洁的。”我们与雅各有同样的愿望。当属雅各的人上伯特利去的那天,他们洁净了自己,在他们中间没有外邦神。
  我们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领悟自己不是那么好。也许就在今天你还说,“哦,我不是这么好,我的思想还不很纯洁。”但把你现在的生活方式和已往的比较一下。你虽然不该自傲,但你应当说,“主,感谢你。我不很满意自己,但我把现在的和已往的比较,我必须感谢赞美你,我和从前很不一样了。”虽然在创世记三十五章雅各还未成熟,但他无疑的已经从已往的他改变了。在下篇信息中我们要看见,雅各事实上怎样有了根本的变化。神再次把他的名字从雅各改为以色列。神告诉他不该再称自己为雅各,要称为以色列。
  我认识你们很多人已经有十二年,或者更久了。我知道你们很多人今天对自己不满意。当有人问你们近况如何,你们照着习惯说,“我很好。”但照着你们里面的感觉,你们不是很好。也许你刚悔改,向主呼喊过;有人问你近况如何,你说你很好。你虽然对弟兄说“很好”,但你从未对主这么说。我们不该骄傲,也不该失望。把你自己和十二年前的你相比,不是有很大的改变么?谁改变了我们?我们都必须承认,不是我们改变自己;我们是因为在伯特利,在召会生活里而改变的。你如果故意离开召会生活几周,你从前的丑样会回头,狐狸尾巴会露出来,蛇的舌头会运用起来,所有的臭虫也会活跃起来。但你若继续来到召会中,一再接触召会,狐狸尾巴要被除去,蛇舌要被割掉,臭虫也要被毒死。只要你来召会,臭虫统统要灭绝。
  召会生活是最有效的洁净。最近,在祷告聚会中我经历了很多的洁净。当我坐在聚会中一同祷告的时候,我就被冲洗洁净。我不愿说我被祷告洁净,我乃是被召会洁净。召会是个大浴室,我们在那里都被冲洗洁净。召会若没有这种功用,我怕这不会长久是召会。只要召会是召会,就有这样的功用。常常一到赴召会聚会的时间,里面有个东西就开始洁净我们,告诉我们要洗净自己。在赴会途中,我们常常祷告:“主,我正去聚会,赦免我这件事,洗净我那件事,把那个从我身上挪去。”这就是为着上伯特利而有的洁净。让我们都洁净自己,因为我们必须起来,上伯特利去会见我们的神。我们不能老旧、受玷污的会见祂,我们必须被洁净。这种洁净不是我们的工作,乃是那神圣的手在我们身上的工作。当我们关心祂的伯特利,祂神圣的手就要洁净我们。
 
  除了除掉外邦神并洁净自己以外,他们还更换衣裳(创三五2)。按照圣经,更换衣裳的意思就是改变生活方式。弗四20~24启示,旧的生活方式是堕落人性的生活,新的生活方式是召会的生活。召会是重生的新造,人性是堕落的旧造。我们未得救时,生活方式是堕落、旧造的生活;现在得救、重生、被带进召会生活,就必须有新的生活方式。我们必须脱去旧人,并且穿上新人。脱去旧人乃是脱去旧的衣裳,旧的生活方式;穿上新人乃是穿上新的生活方式,就是召会。
  除掉外邦神并洁净自己之后,我们必须更换衣裳,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不该再以老样子表现自己,乃该以新的生活方式表现自己是召会,是新人。我们原是堕落的旧造,但现在是重生的新造。我们很多的亲戚、朋友、同事和邻居都能见证,在我们进入召会生活以后,我们的生活方式有了彻底的改变。召会已经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并且还继续来改变。这是为着伯特利。
 
  创三五4说,“他们就把外邦人的神像,和他们耳朵上的环子,交给雅各;雅各都藏在示剑那里的橡树底下。”不仅偶像埋了,耳环也埋了。耳环是美化自己的东西,这些要和偶像一样加以对付。许多人的耳环、饰物,在神眼中等于偶像。雅各家里的人除掉外邦神的时候,也除掉了他们的耳环。这指明对他们的良心而言,耳环和外邦神同样可憎。很多姊妹在摸着召会以后,有同样的感觉,并且除去这种可憎的饰物。这与道德无关,乃与神的家有关。
  神没有嘱咐雅各作这样的清理。祂更没有说,“雅各,你必须告诉你家人并一切与你同在的人作一次清理,并且洁净自己。”那么为什么雅各这样嘱咐每个人?因为神的家不是个人的事。不是只有雅各。神的家必须是雅各家成了以色列家。至终,雅各所有的后裔都成了神的家,伯特利。真伯特利不是帐幕,乃是以色列人。同样,我们必须看见,今天我们是召会。我们必须被洁净,不仅因为我们要去伯特利,更因为我们要成为伯特利。我们必须除掉一切的外邦神和可憎的饰物,洁净自己,更换衣裳。除掉外邦神,意思也就是除掉一切外来的倚靠。我们在全人里外都必须清除一切的玷污,并且必须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这都是为着召会生活。
 
  创三五5说,“他们便起行前往;神使那周围城邑的人都甚惊惧,就不追赶雅各的众子了。”看到他们的仇敌都甚惊惧,是非常激励人的。雅各因他儿子们惹了麻烦,恐怕那些城邑的人会与他争战,击杀他;但雅各并一切与他同在的人除掉偶像,洁净自己,更换衣裳以后,神使那些城邑的人都甚惊惧。他们的清理和洁净使仇敌惊惧。这指明我们若为着召会生活的缘故,除掉一切外邦神和美化自己的可憎饰物,洁净自己,并且更换衣裳,鬼魔和缠累我们的罪就要惊惧。我们无须争战来得胜;仇敌要惊惧,胜利就是我们的。你曾否使罪惊惧?曾否使赌博、喝酒或吸烟惊惧?也许你发觉这些事很难胜过。若是这样,那是因为你没有除掉外邦神,洁净自己并更换衣裳。你若作了这一切,所有的“臭虫”“蝎子”和“地鼠”都要惊惧,都要逃遁。我读过一些讲胜过罪和世界的书;四、五十年前,我实行在那些书中所读到的。但我越实行越失败,因为我不在召会里。借着除掉外来的倚靠,洁净自己,更换衣裳而在召会里,就使罪和世俗惊惧,并使我们得着胜利。你被脾气这小“地鼠”困扰么?它要惊惧。创三五5说,那些城邑的人不敢追赶雅各。神使雅各顺利的上伯特利去。什么时候我们在召会中,所有的“地鼠”就都惊惧。
 
  雅各和他所有的人作了一次彻底的清理以后,就起来上伯特利去(创三五36)。在伯特利,他筑了一座坛给神,“给那地方起名叫伊勒伯特利”(创三五7),他领悟神在伯特利是他的神。我们必须回应神的呼召或提醒,上召会去,在那里我们可以筑坛真正献上自己,并且实际经历神。在我们进入召会以后,我们都领悟真正奉献的需要;借着这样的奉献,我们就经历神在祂的家,就是在召会中,是我们的神。
 
  创三五8说,“利百加的奶母底波拉死了,就葬在伯特利下边橡树底下;那棵树名叫亚伦巴古。”有相当一段时间我不能明白,为什么利百加的奶母底波拉在这个时候死了。圣经中没有废话。底波拉是雅各母亲利百加的奶母。利百加必定死在雅各回来以前;因此,底波拉对雅各必定非常亲爱,代替他母亲作他的安慰。正当雅各有伯特利的经历时,他的安慰,底波拉,被神取去了。我们很多人能见证,当我们除掉外邦神,洁净自己,更换衣裳,并进入召会生活时,神就进来取去我们的“底波拉”,我们的奶母。我们很多人都有个“底波拉”,就是那可爱,同情并抚慰我们的人或物。但我们进入召会生活那天,神自然取去我们的奶母,我们的“底波拉”死了。召会生活是不需要奶母的生活。没有一个召会的人需要奶母。但很遗憾,我们有些人仍喜欢有一些奶母同情我们,抚慰并安慰我们,像母亲照顾婴儿一样。关于奶母,任何正面的话都是对婴儿说的。你在召会中已经这么久,还需要人乳养你么?然而,即使年长的人也仍旧盼望有个“底波拉”抚慰并照顾他们。但我们若为着伯特利对主认真,祂就要挪去我们的奶母。
  在这些经节里,我们看到三样东西埋葬了:偶像、耳环和奶母;都埋在橡树底下。橡树是茂盛生命的象征。因此,所有外邦的神、美化自己的物品和奶母,都埋葬在茂盛的生命,特别是召会中的生命之下。这不是一个道理,乃是和我们的经历相符的。召会中的生命就如橡树一般茂盛,但在树底下乃是“底波拉”。我们除掉偶像,摘去耳环,但神使我们的“底波拉”死了。这是从我们的一面和神的一面真正的洁净。我们除掉,神取去。我们除掉外邦神、耳环、玷污和衣裳,神取去奶母。在召会生活中,我们不需要同情或乳养,我们所有的“底波拉”都必须埋葬。
  底波拉所埋之处的橡树是在“伯特利下边”(创三五8)。这指明我们经历“底波拉”被取去并埋葬,不是在高水平上,乃是在召会的水平下。召会作神的家是在最高的水平上,我们在召会这里也必须有一些最高水平的经历,就如经历基督作我们的生命和人位。经历我们的“底波拉”被埋葬,是相当低的,是在伯特利下边。因此,那理葬奶母之处的橡树,称为亚伦巴古——“哀哭之橡”。这不是值得我们欢乐的事。
<< 第七十八篇 >>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