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一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我们需要进一步来思想在伯特利的经历。在本篇信息中,我们来看神的应许。
 
  我们可能对应许这辞相当熟悉,但在这段神的话里,神的应许不是平常的。在创世记三十五章,那给人应许的神,是全足的神(创三五11,另译)。我们需要注意创世记中关于神名称的启示。在第一章只启示神是以罗欣(Elohim),在第二章我们看见耶和华这名称。以罗欣是神作创造者的名称,与祂的创造有关;耶和华是祂与人关系的名称,启示祂如何与人有关。到创十七1,才启示出全足的神这名称,那里神对亚伯拉罕说,“我是全足的神,你要行在我面前,并要完全。”(另译)从前我们不够领会这名称的意义,以为这不过是指神对我们是一切。无疑的,说神的全足指祂对我们是一切,这是正确的;但启示这名称是为着什么目的?过去,我对于神这名称讲过几篇信息,告诉人这名称表明神是丰富的,祂是我们全足的供应。祂是一切,供应我们所有的需要。就一面说,这是对的。神是全足的,为要供应我们。但祂供应我们是为着什么?难道祂供应我们仅仅是为着我们得救或属灵么?不是。如果我们要看见神是全足者的目的,就需要读创世记三十五章,并与创世记十七章作比较。
  神启示祂自己是全足的神,目的是为着祂的建造。以罗欣怎样是为着神的创造,全足的神照样是为着神的建造。不要凭你的想像来明白神圣的话,要凭圣经本身来明白圣经,把一段的话与另一段作比较。我们怎样知道以罗欣是为着神的创造?所有研读圣经的人都同意,圣经中首次提到一项事物,就立定那事物的原则。首次提到以罗欣是在创世记一章。在这一章,神是为着祂的创造被启示出来。因此,这立定了一个原则:以罗欣基本上是指创造的神,神那创造者。
  创十七1首次提到全足的神——以利沙代——的名称,清楚启示这名称的意义。在那时以前,亚伯拉罕蒙神呼召,目的是要成为许多蒙神呼召者的父。神无意要亚伯拉罕运用他天然的力量来成就这事;神没有给他孩子,直到他天然的力量用尽了。但亚伯拉罕既不够认识神,在这事上对神也没有信心。他反而随从妻子的建议,用天然的力量同一个使女生出一个孩子。这事得罪了神,神十三年之久没有和亚伯拉罕说话。不要以为神不会被得罪,或者祂会一直对你忍耐。圣经没有一处告诉我们,神是全忍的。在亚伯拉罕的事例中,神被得罪了,不是因着罪,乃是因着亚伯拉罕运用天然的力量。在神的经纶里,没有一件事比运用天然的力量更得罪祂。无论什么时候,蒙神呼召者用他天然的力量作什么,来达成神的目的,神就被得罪了。就一面说,用你天然的力量乃是对神的侮辱。神不需要你的帮助。运用你天然的力量,意思就是你能帮助神。这指明神不是全足的,祂需要你帮助祂。隔了十三年之后,神再对亚伯拉罕说话的时候,祂说,“我是全足的神”。你若仔细读这一章,就会看见神的全足是叫我们产生为着祂家的材料。
  创世记十七章和三十五章,至少在三方面彼此一致。第一,两章都启示神是全足的。神向亚伯拉罕和雅各都启示这神圣的名称。第二,两章都有名字的更改。亚伯拉罕的名是从亚伯兰改为亚伯拉罕,雅各的名是从雅各改为以色列。在属灵的生命里,改名表征变化,不仅是名称的改变。你也许说,“李弟兄,你犯了错,从今以后你不是李常受,你是查理福特了。”这种名称的改变毫无意义。根据圣经,更改你的名,就是改变你这个人。原来你是亚伯兰,现在你是亚伯拉罕。先前你是抓夺的雅各,现在你是以色列,是与神摔跤者。这不是名称的改变,乃是你这个人,你的构成的改变。因此,十七章是说到亚伯拉罕的变化,三十五章是说到雅各的变化。
  第三,两章都有神的应许。在神对雅各的应许中,重申祂对亚伯拉罕的应许。神在创世记二十八章对雅各的应许并不确定。在创二八14神说,“你的后裔必像地上的尘沙那样多。”如果我是雅各,我会说,“主啊,我不要我的后裔是尘沙。我不要无数的尘沙,我宁愿有几位君王。”虽然神在二十八章的应许说到尘沙,但祂在三十五章的应许却说到君王和国(创三五11)。国指明国度。神在三五11的应许,是重申祂在十七6的应许。在两个事例中,神都应许国和君王将要产生。在伯特利雅各的梦中,神告诉他,他的后裔要像尘沙。但现今在三十五章伯特利实际的经历里,神的应许往前了。这里没有提到尘沙,而代之以国同君王。这一章应许的中心,是要生养众多并且繁增,以带进国同君王。因此,创世记十七章和三十五章在三方面彼此一致:神圣名称,全足之神的启示;人名的更改;以及繁增的应许,带进国同君王。
  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全足的神这名称的目的。全足的神乃是为着神家的建造。我们都需要接受这话。全足的神是为着伯特利的建造。神为着召会生活,为着在地上祂家的建造,乃是全足的。你不能个人经历全足的神。要经历全足的神,你必须在伯特利,在神的家,在召会生活中。
  我们的经历证实这个真理。在我们进入召会生活以前,我们许多人对神有一点经历。但我们都能见证,我们并没有经历神是全足的一位。虽然我曾在多方面经历神,但直到进入召会生活,我才经历祂是全足的一位。在召会生活中这么多年以后,我能说,“阿利路亚,我在召会生活中对全足的神有何等的经历!”神是太全足了,单单几位信徒无法经历得尽。我们个人太有限了。神的全足需要一个团体的身体。我们需要家来经历祂这一方面。
  最近在安那翰这里,我们有一次奇妙的祷告聚会。我相信那次聚会要蒙记念直到永世。在祷告中所有的发表都是独特的,我们祷告到生产疼痛中的妇人,和得胜的男孩子。真是美妙!我们单独在房间里,绝不会有这样的祷告;我们必须在召会里。当地圣徒错过了那次祷告聚会的,必然损失重大。这不是对以罗欣或耶和华的经历,乃是对全足之神的经历。在那次祷告聚会中,我是在三层天上享受全足的神。只有在召会生活中才可能领悟我们神的全足。
  我从批评我们的人听到反对的话,我并不恨他们;反之,我对他们满了同情。他们失去的是何等的多!他们传统的宗教阻挠他们,使他们不能进到神今日的行动里。我们在祂现今的行动里,正经历何等一位全足的神!这不是教训或道理的领会;这是我们在召会生活中对神的经历。全足的神为着伯特利的建造被启示出来,祂是在召会生活中给人经历的。
  “神的家”这旧约的辞,新约的解说是“召会”。在提前三15保罗说,“倘若我耽延,你也可以知道在神的家中当怎样行;这家就是活神的召会,真理的柱石和根基。”今天对我们来说,伯特利不是历史,乃是活神的召会。旧约中的伯特利,乃是召会生活实际经历的预表。今天的基督教是何等的贫穷!大多数基督徒以为伯特利是已过的历史。他们没有领悟今天的召会生活就是伯特利。他们不明白这点,原因是他们没有召会生活。赞美主,在主的恢复里,我们有召会生活!
  在召会生活中,我们对全足之神的经历是逐日加增,甚至分秒加增的。在已过两年中,我们在安那翰的召会生活大大扩增。你若比较一九七七年一月和一九七五年一月,就会看见不同。当然,一九七七年在主的恢复中是了不起的一年。召会生活是在前进,它日夜在往前。我们很多人都能见证,今天下午召会生活就已经往前了。阿利路亚,全足的神乃是为着召会生活,今日的伯特利!
 
  在巴旦亚兰,神没有给雅各应许(创三一3)。为什么神在那里没有给他应许?当然不是因着神改变了,因为神永不改变。在巴旦亚兰雅各没有得着应许,因为那不是正确的地方。在巴旦亚兰,雅各不是在领受神应许的正确地位上。我们若要领受神的应许,必须在正确的地方。我很强的说,很多东西只能在召会生活中领受到。在召会生活以外,你没有地位领受这些东西。
 
  后来,雅各离开巴旦亚兰,往疏割去;疏割的意思是“棚”(创三三17)。疏割是在美地的边界,雅各在那里为自己盖造房屋,又为牲畜搭棚,但他没有为神筑坛。后来,雅各从疏割到了示剑。我们看过,在示剑他筑了一座坛。但这坛是筑在他自己满意的地方,不是筑在神满意的地方。因此,神改变了雅各的处境,使他被搅动,并接受嘱咐,起来上伯特利去。在疏割或示剑,雅各都没有领受神的应许。
 
  只有在伯特利神才给雅各应许(创三五11~12)。在创世记三十五章的应许,比雅各在梦中所得的应许(创二八13~14)扎实。我们在进入召会生活以前,神从来没有给我们扎实的应许。最扎实的应许总是在召会生活中得着的。我们进入召会生活以后的经历,几乎每天都是应许的日子。这意思是每天都满了盼望。在召会以外,我们没有盼望。你在进入召会生活以前有盼望么?没有。我们只有失望和沮丧。但如今在召会生活中,每件事都这么确定且有意义。早晨、中午、夜晚,我们都有盼望。这一切盼望就是我们一天过一天所领受的应许。
  在召会生活中,神所赐给以及我们所领受的一切应许,都是为着神的建造,不是为着我们的小屋茅舍。已往我们有的人想要建造一间圣别小屋,有的姊妹盼望建造一间美满婚姻生活的小茅屋。很多作妻子的在婚姻生活中没有享受,就想在基督教中找幸福的婚姻生活。甚至在进入召会生活以后,很多姊妹在她们里面深处还是盼望,在召会中找到她们所一直寻求的幸福婚姻生活。她们的用意不是要建造神的家,乃是要建造她们婚姻生活的小茅屋。但我们很多人的经历乃是这样:当我们努力为自己建造小茅屋的时候,神就吹袭它。在我多年前的经历中,神先是吹去屋顶,然后吹倒墙壁,之后我的茅屋就了了。但不要因为召会的人婚姻生活的小茅屋被拆毁了,就以为他们很可怜。我们有更好的婚姻生活,不过不在我们的小茅屋里,乃在神的家中。今天在召会生活中,我能见证并向仇敌夸耀,我在召会中有美妙的婚姻生活。你若没有召会生活,你会有何等可怜的婚姻生活!当我们试着为自己建造小茅屋的时候,我们却不成功。但我们把婚姻生活带到召会中,我们就发现自己是在一所大厦里。赞美主,我们在这里是为着神的家!
  我在进入召会生活以前,也尝试建造一间忍耐小屋。你们很多人知道,我是一个急性的人。快的人要忍耐,需要花很大的力气。我甚至在打电话时碰到占线也不耐烦。我年轻时知道自己缺少耐性,就试着建造一间忍耐小屋。我也尽力要建造圣别和得胜的屋子。我很想胜过我的脾气。快的人没有忍耐,没有忍耐又叫人发脾气。我很晓得自己没有忍耐,不圣别,并且是失败的。虽然我试着建造忍耐、圣别和得胜的屋子,但一间也没有造成。当我进入召会生活时,我没有立刻忘记这些屋子,我还是尝试要建造这些屋子。但有一天我看见,建造这些小屋是何等愚蠢,因为我已经有了一间大厦——召会生活。只要我们在召会生活中,忍耐、圣别和得胜都是我们的。
  让我和你们分享我多次经历过的事。当我快要发脾气的时候,我想起召会,我的脾气立刻就不见了。也许我对自己说,“我快要向长老发脾气了。”但因着主的怜悯,我想到召会,我的脾气就消失了。甚至未必需要经历召会生活,就是想一想召会生活,都会消除我们的脾气。你也许说,“李弟兄,这是迷信,稍微想想召会生活怎能除去你的脾气?”我无法解释这事,但我知道我经历过,即使想一想召会,就能使你得胜。你若真活在召会生活中,你会有何等的圣别和得胜!当你进入新耶路撒冷时,你还会寻求圣别、谦卑和忍耐么?不会。当你进入新耶路撒冷的时候,这一切辞汇都要终结。那里没有忍耐,只有神自己是全足的神。在召会生活中,我们今日就有新耶路撒冷的小影。没有别的基督徒像我们这样经历圣别。我们不是在建造我们的小屋茅舍,我们单单是为着那独一的建筑——神的家。这家是相互的居所,我们和神都住在这里。赞美主,我们如今在召会生活中团体的经历神!
  在创三五11,全足的神所给的应许,主要的是要我们生养众多并且繁增。这似乎与传福音相似。虽然这应许和传福音有些类似之处,但今天的传福音是结果子的一种方式。传福音也许是外面的活动,结果子乃是里面生命的涌流。生养众多并且繁增,意思就是生养儿女,从你里面生命的丰富产生出东西来。这只能借着里面丰富生命的涌流而发生。
  假定我们都是猴子,神说,“猴子们,要生养众多。”如果是这种情形,就有很多“猴子”要生出来。当然神不要这样的繁增。神所要的是以色列的繁增,不是雅各的繁增。我们看过,以色列这名的希伯来文,有代表神的两个字母“El”。我们的繁增必须是神的繁增。猴子的繁增不是神的繁增,因为猴子身上没有神的素质,元素。它缺少“El”。但以色列含有若干神的成分。我们需要为着繁增而变化。亚伯兰在成为亚伯拉罕以前,神从未告诉他要生养众多。如果神在亚伯兰成为亚伯拉罕以前说了这话,那么所繁增的就是天然的人,不是变化过的人。只有在亚伯拉罕受了割礼,并且经历了改名之后,神才应许使他“极其繁多”(创十七6)。雅各也是一样。在创世记二十八章,神没有应许雅各要生养众多并且繁增。在那里,祂只说雅各的后裔要像尘沙。但在创世记三十五章就不同了,这里神应许以色列要生养众多并且繁增,国同君王也要从他而出。这不是“猴子”的繁增,乃是以色列的繁增。
  许多基督徒在传福音的时候,生出“猴子”来,那些猴子是不适合召会生活的。你要有“猴子”的繁增么?不。我们必须有以色列的繁增。为此,我们需要从雅各变化成以色列,因为只有以色列才能生出以色列。因此,本章的应许是基于雅各被变化的事实。这也是为着神家的建造。
  我在进入召会生活以前,虽然带了一些人到主面前,但没有一人进入召会生活。我把他们带到基督教里,但无论我怎样努力,都无法把他们带到召会生活中。但我进入召会生活以后,在我早期传福音时成百被带到主面前的人,不仅得救,更进入召会生活。你也许说,“李弟兄,在你没有进入召会生活以前,你是雅各,所以你生出别的雅各来。”这是对的。但我在进入召会生活并经历变化以后,我所带到主面前的人,几乎都成了建造地方召会生活、建造神家的材料。传福音和这样的繁增有极大的不同。我们不是仅仅凭着某些外面的行动来传福音;我们乃是过召会生活,为着召会生活结出正确的果子。
  请注意,创三五11不是说,这种繁增是为着伯特利;反之,本节指明这是为着国同君王。这启示,或者至少含示,正当地召会生活必须是国度。我们繁增的结果必须是召会生活,而这召会生活必须是国度。
  要解释创三五11中“多国的民”这辞,有一个难题。到底从雅各生出多少国?只有以色列国从他而出。然而这里却说“多国的民”。此外在创十七5,亚伯拉罕称为“多国的父”。亚伯拉罕是多国的父,多国是些什么?我不信神把阿拉伯国家算在内,因为他们是以实玛利的后裔。只有一个国——以色列国,是从亚伯拉罕出来的。在创世记里的种子,需要全本圣经来发展。无疑的,以色列是一个国,一个国度。召会,千年国,并永世里的新耶路撒冷,也是国度。
  甚至今天召会生活也必须是一个国,一个国度。我们繁增的结果必须是国度。这意思是凡我们所结的果子,必须产生召会生活,这种生活将是有君王在其中神真正的国度。我们在这里不仅是为着召会生活,也是为着国度。为着召会生活,我们不需要多少的操练;但为着国度,我们需要相当的操练。
  在马可福音的末了,主对祂的门徒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传扬福音”(可十六15)。在路加福音的结语中记着:“并且人要靠着祂的名,传悔改以得赦罪之道,从耶路撒冷起,直到万邦。”(路二四47)但在太二八19主说,“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马太福音与国度有关,在这福音里,今天的召会生活就是国度。太十六18~19指明这点:“我要把我的召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门不能胜过她。我要把诸天之国的钥匙给你。”在这些经节里,召会和国度二辞可以互换。这启示召会就是国度,国度就是召会。今天的召会生活必须是国度。因为在基督教里没有国度,所以在基督教里没有正确的召会,这样说是对的。在基督教里没有门徒的地位,没有操练。我们所结的果子必须是真正的门徒,愿意受神圣的操练,使召会生活能成为真正的国度。在今天的召会生活中,需要操练。如果今天我们不接受这种操练,怎能盼望在国度时代掌权?如果你从未在神的权柄下受操练,你就不知道如何治理列国。召会生活是国度的预备,我们现今在召会中受操练,为要在国度里与基督同王。
<< 第八十一篇 >>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