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二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仍然要思想伯特利的经历。在创三五14,雅各在伯特利终于立了一根石柱,像他第一次在伯特利作梦以后所作的一样(创二八18)。在那里这根石柱称为神的家(创二八22)。倘若雅各没有称这石柱为神的家,我们绝不会知道这石柱是为着建造神的家。我们会以为那不过是石块。但现在我们知道,这石头能成为家。这指明这根石柱要成为一个建筑,就是神的家。
  在创世记中有两种柱子——石柱(创二八18三五14)和盐柱(创十九26)。你要作哪一种柱子?当然我们都要作石柱。石柱指明有力量的建造。所罗门将两根柱子立在殿廊前头(王上七21),第一根柱子名叫雅斤,意思是“祂要建立”;第二根柱子名叫波阿斯,意思是“其中有力量”。石柱不仅指明建造,也指明有力量的建造。盐柱指明羞耻,因为盐柱对神的目的没有用处。罗得的妻子是神所呼召的一个子民,成了一根羞耻的柱子。她本该是建造的材料,但因着堕落成了羞耻的材料。
  在研读这卷书的过程中,我们一再看见,创世记中几乎每件事,都是在圣经以后各卷书中发展之真理的种子。研读创世记的方法,是在圣经后面各卷书中找出创世记所有的点。研读启示录的方法正好相反。你若要明白启示录,就必须在前面各卷书中追溯启示录的各点。在本篇信息中,我们需要追查柱子这粒种子的发展。
 
 
  所罗门建殿以后,特意加上两根柱子。照我们天然的观念,我们会以为所罗门应该先立柱子,然后建造殿。但他是在建造殿以后,继续造了两根柱子,立在殿前(王上七15~22)。我们若能看到那殿,我们的眼晴首先注意的不是殿本身,乃是这两根柱子。这两根柱子的大小,似乎与殿的大小不相称。柱子与殿的大小不相称是很有意义的。这指明殿中的两根柱子好像巨大的标示牌。今天我们走近一个建筑,常看到一个招牌,标明那是什么建筑。同样的,在圣殿前有两根柱子,说出“神要建立”,以及“其中有力量”。这两根柱子向全宇宙,包括人类、撒但,以及所有堕落的天使宣告,耶和华建立,并且力量是在建造里。圣经着重的说,第一根柱子名叫雅斤,第二根柱子名叫波阿斯。我们已经指出,雅斤这名意即“祂要建立”,波阿斯这名意即“其中有力量”。这清楚启示,神家的建造完全在于柱子。这就是雅各没有建造神的殿,只立了一根柱子的原因。
  在创世记二十八章,雅各还是一个抓夺的人,然而,这个抓夺的人得着了异象和异象的解释。他立了一根柱子,称之为神的家,借以解释他的异象,就是他的梦。这个解释比但以理解尼布甲尼撒的梦强多了。但以理只有解释,没有设立什么,或采取什么行动。然而,雅各不仅口头解梦说,“这是神的家”;并且立了一根柱子,称之为神的家。一个没有悔改,没有重生,没有变化过的抓夺者雅各,怎能作出这样奇妙的事?然而他竟然作了。我们都必须说,“雅各,谢谢你开启了天,使我们能看见神的家。”
  为着建造神的家,一个抓夺的人开启了天。我相信这事,因为圣经这样告诉我们。我不信靠我的观念,因为照我的观念,一个抓夺的人不可能这么作。我很容易相信,像但以理那样敬虔、虔诚、每天祷告的人能解释属灵的梦。但一个抓夺的人这样作,似乎既不公正,也不合逻辑。但他很自然的作了这事,这完全是恩典。正如罗九11指明,这“不是本于行为,乃是本于那呼召人的”。罗九13说,“雅各是我所爱的,以扫是我所恨的。”恩典不是公平不公平的事。不要问神说,“神,你为什么恨以扫?在我看来以扫比雅各好,你爱雅各恨以扫是不公平的。”对此神会回答:“我就是爱雅各恨以扫,你有什么可说?我有立场恨,我也有恩典爱。”你是谁?是以扫,还是雅各?是个好人,还是个抓夺者?我们都必须承认,我们是雅各,是抓脚跟的人,是抓夺者。召会满了抓脚跟的人。你若不是抓脚跟的人,你会失去神的恩典。我们是真正抓脚跟的人,但我们是在恩典中抓脚跟的人。没有人能否认这点。我能大声宣告:“赞美主,我是在恩典中抓脚跟的人,恩典使我不一样。”
  虽然雅各在创世记二十八章是个抓夺的人,但我们来到四十八章的时候,看见这个抓夺的人,已经完全变化成为属神的人。这个属神的人就是柱子。就一面说,神的家是用这根柱子建造的。当你进入宇宙中神的殿,你首先看见的就是这个神人,这个以色列,站在神的建筑前。当雅各变化成为以色列以后,他站在神的建筑前,作神家的标示牌。
 
  当我们往前到新约,我们看见主耶稣借着成为肉体而来,祂的成为肉体就是支搭帐幕(约一14)。这个帐幕支搭起来,使神可以居住在人中间,这是殿的前身。你看到一个小孩,就知道他要长大成人。同样,你看到帐幕,就知道殿要来到。耶稣作帐幕,乃是神的殿不久就要出现的指标。这就是为什么主将首批门徒的代表西门,改名为矶法,矶法的意思是一块石头(约一42)。在太十六15~18,主提出一个问题:“你们说我是谁?”彼得回答说,“你是基督,是活神的儿子。”以后,主耶稣回答说,“你是一块石头。”(直译)主似乎说,“我是基督,是磐石,你是一块石头,要建造在我身上,为着建造我的召会。”后来彼得在他第一封书信中说,“你们……也就像活石,被建造成属灵的殿。”(彼前二4~5)再看使徒保罗的事例。他原先是反对神建造的人,尽其所能的逼迫、毁坏,使神的建造荒废。但他在往大马色的路上去逼迫召会时,被主得着,不仅成了建造的材料,并且成了一个智慧的工头(林前三10)。
  在加二9保罗说,雅各、矶法、约翰被视为柱石。当时,他们被圣徒尊为柱石。王上七21的柱子,是指旧约中神殿的建造;但加二9的柱石,是指新约中神家的建造。很多基督徒知道彼得、约翰是门徒和使徒,但很少人知道他们也是柱石。他们不仅是受主训练的门徒,是训练、教导、造就别人的使徒;他们更是柱石,是新约中神建造的标示牌。你若到彼得、约翰、雅各面前,他们不会向你宣明道理或宗教;正如圣殿前的柱子不是宣明宗教、教训或诫命,乃是宣明殿,照样,他们也要宣明神的家。任何人看见圣殿前的两根柱子,立刻知道圣殿在那里。同样,我们看见彼得、雅各、约翰,就知道神家的建造在那里。很多基督徒带着有色眼镜看东西。你对他们说到彼得,他们就想他是使徒。你有没有彼得是柱石的观念?多年来,我每想到彼得、约翰,就认为他们是使徒,不是刚强的柱石。然而最近主大大改了我的观念,现在我每想到彼得、雅各、约翰,就想到三根大柱子立在我面前。我们看见这些柱子,不是想到宗教或道理;我们是想到神的家。这些柱子立在宇宙中,是宣告伯特利,神的殿。
 
  不要以为我在柱子的事上,把圣经寓意化了。G——o——d三个英文字母拼起来成为God(神)。D——o——g三个英文字母拼起来成为Dog(狗)。这不是寓意化,这是阅读。神是最高明的排字者,祂印好了一些很清楚地字,叫我们懂得。首先在创十九26,祂排了一根消极的柱子,就是盐柱。神提起这根消极的柱子,是问我们要不要变成一根盐柱。在二十八章有石柱,王上七章有两根柱子在圣殿前。在加二9又提到柱石。这一次与新约中神的殿有关。在启三12主又说到柱子:“得胜的,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这节经文的柱子并不是指旧约或新约中的殿,乃是指要来国度和永世里的新耶路撒冷。神的殿有三个阶段,三个时代:旧约阶段、新约阶段以及国度和永世阶段。王上七章说到旧约阶段,加二9说到新约阶段,启三12说到神在国度时代和永世里的建造。这是神排字的方法。我们把G-o-d放在一起,就读出God(神)。同样,我们把王上七21加二9启三12放在一起,我们就能说,“现在我知道,雅各在解释神的家,伯特利的异象时,为什么立了一根柱子。这根柱子是神家的指标,标示,名称。”
  在王上七21只有两根柱子,在加二9只有三根柱石。在要来的世代有多少根柱子?这数字不是要主写,乃是要你我写。没有人知道会有多少根柱子。我们只能说,“谁愿意,谁就能。”无论谁愿意,谁就能成为神殿中的柱子。门是敞开的;不像一些著名的大学,只接受有限的申请人。对那些愿意,并可以在来世作神殿中柱子的人,数目是没有限制的。其数无论是一千或一百万,都是开放的。如果这数目限于二,我们就都没有机会了,我们就没有希望作柱子了。但这数目没有限制——“谁愿意,谁就能”。你愿意作柱子么?我愿意。主是何等怜悯了我们!
  请想想帐幕中至圣所的大小,它是长、宽、高各十肘的立方体(出二六816)。圣殿中的至圣所比较大,是长、宽,高各二十肘的立方体(王上六20)。但想想要来之新耶路撒冷中的至圣所有多大。整座城乃是扩大的至圣所(启二一16),长宽高都是一万二千斯泰底亚(约二千二百二十公里,约从洛杉矶至德州的距离)为着小小的至圣所,两根柱子就够了。但为着扩大的至圣所,需要多少根柱子?答案是“谁愿意,谁就能”。那里有你的位子。你如果不愿占有,在永世里就有空位了。
  我研读圣经已经五十多年,圣经太深奥了,没有人能完全懂得。我信我在本篇信息中所供应你们的,是从这本书的深处挖掘出来的。在旧约中,两根柱子指明神的殿;在新约中,三根柱石表明神的建造。但在要来的国度和永世的新耶路撒冷中、柱子是无数的。今天谁愿意,谁就能成为其中的一根柱子。
 
  现在我们需要来看怎样成为柱子。我信无论老少,大家都急于知道这一点。你若要知道怎样成为柱子,你必须看五处不同的地方:罗得妻子变成盐柱的地方,雅各在伯特利竖立柱子的地方,所罗门建立两根柱子的地方,成为新约召会柱石的彼得、雅各、约翰的地方,以及在非拉铁非召会的地方,在那里我们看见,无论谁愿意,谁就能作柱子。你的位置是罗得妻子的位置么?对这问题,你应当确定的说,“不!”但你的位置是雅各的位置么?是殿中两根柱子的位置么?是新约中三根柱石的位置么?是启三12在非拉铁非那些人的位置么?对此你必须回答:“是。”因为你的位置必须在这四处的每一个地方。首先你需要有雅各的地位,然后有所罗门柱子的地位,然后有三根柱石的地位,最后有非拉铁非的地位。你若要在要来的新耶路撒冷中作柱子,你就必须逃避罗得妻子的地方。只要你和她在一起,你就无法成为柱石。要回想主在路十七32的警告:“你们要回想罗得的妻子”。今天许多基督徒是在罗得妻子的地位上。甚至我们中间有的人也是这样。许多人似乎不关心他们要成为盐柱还是石柱。但你必须关心。如果你现在不关心,将来有一天必定会关心。有一天你不但要为你的冷淡悔改,并且要后悔莫及。
  我们逃开罗得妻子的地位以后,必须来到伯特利。已往五十年中,神使我们对伯特利有负担。我们不能离开召会。为这缘故我们被人定罪,说我们对召会太极端了。他们指摘我们太注重召会,而不关心传福音、教圣经或别种基督教的工作。我对这种指摘的回答是这样:“我还不够为召会,我还不够为召会‘发疯’。”不要以为这是我的观念。你若读新约,就会看见那些柱子——彼得、雅各、约翰,以及保罗——为着神的建造发疯。历年来,很多人与我辩论说,“只要我们传福音,得灵魂,教人读圣经,帮助他们爱主,不是够好了么?”我的回答是:“召会在哪里?在太十六18主耶稣说,我要建造我的召会。这个建造的召会在哪里?主的话能不成就么?祂要在什么地方,用什么人,借什么方法建造祂的召会?”现在就是建造召会的时候。主现今正在这里用我们建造祂的召会。许多基督徒专注意研究预言。最大的预言是主在太十六18的话——我要建造我的召会。不要满脑子是以色列、敌基督、复兴的罗马帝国或十角。你必须全心注意主在太十六18的宣告。历代以来,甚至在今天,这个召会还没有建造起来。因此我们对召会有负担。
  你若要作石柱,你必须在伯特利。伯特利是唯一的地方。罗得妻子的地方是成为羞耻的柱子的地方,伯特利是成为建造的柱子正确的地方。有的基督徒听见这话,他们会说,“李弟兄,你的意思是只有在召会中的人才能成为石柱么?我们不在召会中的人怎样呢?”我的回答是:“成为柱子最可靠的方法是进到召会中。”我们都熟知保险的需要。你可能够幸运,绝不发生意外,但投保还是明智的。那些在召会以外的人与我辩论这件事,我常说,“朋友,我里面有平安。我的路对不对,我实在并不关心。但我知道,只要我留在这条路上,我就很平安。你呢?你在与我辩论的时候,你有平安么?”很多人就说,“我没有平安。”于是我回答说,“为什么我有平安,你没有平安?因为你不在这条路上。请不要与我辩论。”对于我们所有的基督徒朋友,我要说这句话:“来到伯特利,进入召会。这是最好的保险公司。在这里我们都保了险。”在创世记二十八和三十五章,雅各在伯特利,在神的家立了一根柱子,这是很有意义的。今天神的家就是召会。在提前三15保罗说,“倘若我耽延,你也可以知道在神的家中当怎样行;这家就是活神的召会,真理的柱石和根基。”你若要作石柱,就必须在伯特利这里。
 
  雅各两次来到伯特利。照我的经历,这指明我们都曾两次进入召会。第一次是在梦中来的,第二次是真的来了。一九二五年,我有过一次很清楚地梦,但直到七年后,在一九三二年我才进入召会生活的实际和实行。你们很多人和我有类似的经历。当你第一次进入召会,有很长一段时间是一个梦。你也许在梦中过了许多年。但在那些年以后,就不再是梦,你能说,“哦,我是真正实际的在召会生活中了。已往的年间是一个梦。感谢主,保守我在这梦中。但现在我有实际的经历了。”雅各先是作了一个梦,二十多年以后,他才被带到经历中。
  你若比较创世记二十八和三十五章,你会看见其间有很大的不同。在二十八章,每一件事都是个梦,多少有点模糊,并不确定。但在三十五章的经历中,每一件事都很确定而实际。无论如何,我们感谢主,起初的梦是一幅真实地图画。在实际里的每一件事和在梦中的一样。在这点上没有不同,唯一不同的是梦不确定,真实地经历确定。我们需要梦,也需要实际。赞美主,今天我们是在召会生活的实际中。
  在创世记三十五章伯特利实际的经历中,雅各不仅立了一根柱子,并且在上面浇奠祭。在二十八章没有浇奠祭,只有浇油。但这里在浇油之前,先浇奠祭。这个经历是非常主观的。在伯特利我们先有梦,后有实际。在实际中,我们建造一根柱子,并将自己浇奠在上面。这是非常有意义的。雅各没有将奠祭浇在自己身上,或浇在地上;他乃是将奠祭浇在柱子上。我们在下篇信息中要更多来看这一点。
 
  按照创二八18,雅各“将所枕的石头立作柱子”。那根柱子是他用来作过枕头的石头。这石头描述基督是我们的安息。雅各在家里没有作过这梦,他是在旅途中作了这梦。我们像雅各一样,也是客旅。当我们在旅途中,我们看见了召会的异象。每一个在旅途中的人都很疲倦,需要休息。我们在哪里能找到这安息?答案是主在太十一28的话:“凡劳苦担重担的,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必使你们得安息。”基督就是那石头,我们疲倦的头可以枕在其上,并且寻得安息。我们在其上安息的基督,乃是柱子的构成成分。我们自己不是建造柱子的材料。这材料必须是我们在其上安息并经历的基督。这材料乃是作到我们这构成柱子之人里面的基督。
  在今天的基督教里,人很难有柱子的构成,因为很少人受教导如何主观的经历基督。你从前在基督教里的时候,有人曾告诉你如何经历基督作到你里面么?最近我告诉一些弟兄姊妹,我们在召会中不仅必须爱主,为主活,还必须凭祂活着。哦,为基督活和凭基督活有很大的不同。你若为基督活,为祂作事的是你,你还是你自己,基督并没有作到你里面。但凭基督活,意思是基督作到我们里面。借着让基督作到我们里面,我们就成为建造的材料。作柱子的石头,首先是基督,接着是给我们经历并作到我们里面的基督。现在这石头不仅是基督,也是在我们里面的基督。基督作到我们里面,我们与祂成为一,这样我们就成为柱子的建造材料。
  这种经历只有在召会生活中才有可能。至少我们可以说,最有可能得着这种经历的,乃是在召会生活中。原因是在召会生活以外,在所谓的基督教里,很少人受教导要让基督作到他们里面。我完全确信,从今以后一篇又一篇的信息要释放出来,教导我们如何凭基督活着。基督作到我们里面的这种工作,是真实地变化。基督的元素加到我们里面,我们就成了建造柱子的材料。这一切都发生在伯特利,就是雅各所在的地方。
  一九六四年,我被邀请到达拉斯一个团体去讲道。邀请我的人很欣赏我的职事,对我很客气。但他们用明言,也用建议告诉我,达拉斯的人不准备听关于召会的道。他们说,“李弟兄,请同情我们,关于召会的话一句都不要提。”我没有应许要答应他们的请求。我说,“我完全了解这种情形。但我向你们保证,我越讲到基督,越把基督供应给人作生命,他们就越渴望得着召会。即使我一句关于召会的话都不说,只把基督供应给人作生命,他们仍然会渴慕召会。”在最后一次聚会中,我有负担要说到召会。当我站起来请他们读罗马十二章时,他们感到失望。但我对自己说,“我不管得罪不得罪你们,我若不卸下我的负担,我就不能活。”然后我讲了与召会有关的刚强话语,把他们得罪了。后来我知道,有一位弟兄参加了最后那次聚会,当时他还未进入召会生活。很多人曾为这位弟兄祷告。他只参加了那一次聚会,就被召会生活得着了。虽然我得罪了那些人,但主得着了这位弟兄。今天这位弟兄成了一根柱子。
 
  你怎能知道某人已经成为柱子?在召会生活中我们看到,如果某些弟兄被挪去,一切就崩溃了;但如果他们在,他们就是支撑整个建筑的柱子。主不关心那些被得罪的,祂关心那些要成为柱子的。那些柱子只能在伯特利被成全。换句话说,那些柱子只能竖立在伯特利。没有一根为着神家的柱子,是竖立在伯特利以外的。我们若没有进入召会,仍留在公会里,我们就不能被成全为柱子。我们是在伯特利,在召会生活中才被成全。当我们主观的经历基督,确定而绝对的在召会生活中之后,我们仍然需要很多的成全。
  让我们进一步思考加二9所提的柱子。当主呼召彼得的时候,他是个渔夫。他是粗野、没有被成全的。但主花了三年半在他身上工作以后,他被成全了。在五旬节那天,他被竖立为柱子。当彼得在五旬节那天站起来,天使也许欢呼说,“这是波阿斯,是神的建造要来的记号。”你若读使徒行传,会看见彼得是立在新约神殿前的柱子。
  青年人,这是我从心头说的话。主的恢复正在开展,我确信要快速的开展。但主的恢复扩展的速度在于柱子。我信在美国以及全地各大国家的主要城市,都会有召会。为此需要柱子。我盼望你们青年人看见这件事。你若看见这件事,你会说,“主啊,我不能否认,你已经派定我走你的路,我已经听见你今时的话语。我晓得我必须主观的经历基督,并且必须在伯特利,在召会生活中被成全。主啊,怜悯我,给我所需要的恩典。”
  青年人,我的负担是要你们认识,你们的责任重大。如果在要来的年日中,你们很多人会被成全,主的恢复就要快速的开展。主借着你们要作许多的事!
  我的负担不是单单释放一篇信息,乃是要帮助你们看见,今天我们都有黄金的机会,能被成全为柱子。因我们是在伯特利,我们的机会比彼得大得多。彼得是在福音书,在新约的开始,而我们是在新约的末了,甚至在启三12。我信我们今天所有的机会在历史上是空前的。已往从来没有像今天在安那翰这样的召会生活,并且主话语的职事从来没有这样的明亮丰富。不要搞头脑,或持守你的意见。你的意见不会把你带到那里。抛开你的意见,爱主,接受祂作你的生命,作你的人位,并且在召会生活中凭祂活着。要天天被召会生活和神的话浸透。你们若这样作,我信几年之后,你们很多人会成为柱子。然后你们无论到哪里,神建造的柱子,就要与你们同去。我们都在召会中,也都在这职事下。今天实在是主所命定的黄金机会!
<< 第八十二篇 >>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