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五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柱子的建造者——户兰(王上七13~15)。这是研读柱子一段插进的话。圣经在列王纪上和历代志下,多处说到户兰。虽然大卫和所罗门为着建殿,都预备了很多巧匠,但这些有技巧的建造者中,户兰是唯一提到名字的人。圣经不仅提到户兰的名,还很有意义的详细记载他的背景,告诉我们关于他的父母和他本人。我们研读圣经时,必须认识圣经没有废话,圣经所强调或重复的每一件事,都是有意义的。不要以为有些经文不过是重复的话,我们必须找出每次重复的意义。约在五十年前,我曾花许多时间研究王上七章的两根柱子,那时我并没有看见什么光。我只看见那两根柱子的名字。雅斤意即“祂要建立”,波阿斯意即“其中有力量”。但是当我们看过雅各的梦和他在伯特利的经历,我再来研究这两根柱子,这一次就有大量的光,像第四天的光(创一14~19),照亮了我。在研究柱子的时候,我发现很多经文提到建造柱子的户兰。凭着那灵在我里面所说的,我知道必须注意这一点。当我研究柱子的时候,虽然圣经未提户兰父母的名,但光也来了。王上七14说,户兰是属拿弗他利支派的,这事实尤其使我不解。当我进一步思考这些事的时候,我觉得需要一篇完整的信息,把我关于柱子建造者户兰的负担卸下。
  当你听到柱子的建造者,你也许会说,“我想我不会成为建造的人。只要神的怜悯和恩典把我作成柱子,我就很满足了。”但不要这样受限制,神的恩典是无限的。神的恩典不仅能把你作成柱子,甚至能把你作成建造柱子的人。虽然我不是说,我们都要成为柱子或建造柱子的人,但我信在要来的年日里,很多人,甚至有的姊妹,要成为柱子。你们现在若不信这话,我请你们等几年,那时你们就要看见,许多柱子在主的恢复里兴起来。到那时候,我要欢喜快乐。不仅如此,我信我们好些人要成为建造柱子的户兰。神需要这些户兰。在所罗门的时代只有一个殿建造了起来,但今天有许多地方召会需要建造。这个工程需要多少个户兰!每一地方召会至少需要一个户兰。什么时候在一个地方召会中有户兰,那个召会就在荣耀里。感谢主,在过去祂已经兴起了一些户兰;但我相信,祂在将来要成全更多的户兰。
 
  现在我们要来看户兰的构成成分,或说他的构成。我们需要知道建造者的构成,他们不是一般建筑的人,乃是特别建造柱子的人。第一,户兰的母亲是但的一个妇人(代下二14,原文无“支派”一辞)。没有人能说出这里的但是指但支派,还是但城。无论如何,但确实是指从但来的人,因为但城也是属但支派的人。户兰的父亲是推罗人,是属推罗,一个异教国家的人。因此,户兰的母亲是来自圣地,他的父亲是来自异教国家。似乎很希奇,圣经又说,户兰本人是属拿弗他利支派的(王上七14,原文)。因此,他的母亲属于但,他的父亲属于推罗,他自己属于拿弗他利。既然他母亲属于但,他父亲属于推罗,他怎么会属于拿弗他利支派?圣经没有告诉我们。这是个秘密。在新约的光中,我们也许可以懂得这个秘密的意义。新约向我们揭示,我们生来就是有罪、属世的人;但我们重生且变化了,成为在复活里的人。借着重生和变化,成为在复活里的人,就是转入“拿弗他利”支派,不再属于“但”或“推罗”。
  让我们用一位变化过的长老为例。长老不应该是绅士,却应该是变化过的人。虽然有的长老是“但”妇人和“推罗”男人的儿子,但他必须转变成为“拿弗他利”支派的人。在召会生活中,“拿弗他利”支派就是变化支派。一旦我们在“拿弗他利”支派中,我们就不再与我们的“但”母亲或“推罗”父亲相同了。你也许以为,把拿弗他利解释为变化支派,是太过分了;但请往下读,你必然会确信事实就是这样。在十二支派中,只有拿弗他利这一支派是变化支派。犹大是君王支派,利未是祭司支派,约瑟是双分支派,拿弗他利是复活支派。在复活里,意思就是在变化里。
  但支派是拜偶像的支派,使神的子民绊跌,从神的路上坠落。创四九17说,“但必作道上的蛇,路中的虺,咬伤马蹄,使骑马的堕落于后。”按照士师记十八章,这正是但人所作的事。他们夺了米迦在家中所立的像,和他所雇在他家中事奉的祭司。士十八31说,“但人为自己设立米迦所雕刻的像。”这对以色列人是最大的绊跌;这就是虺咬伤马蹄,使骑马的坠落于后。不但如此,北方各支派的王耶罗波安,在伯特利和但设立了金牛犊,使神的儿女绊跌(王上十二28~30)。因此在代上二至九章,很详细的提到以色列其他各支派,却没有提到但。在那几章里,但从神子民的记录中剪除了。不仅如此,在启示录七章有以色列人的受印,那里也没有提到但支派。
  让我们再看一些与但支派有关的细节。创四九17说,但是“道上的蛇,路中的虺”。但乃是虺,是毒蛇,咬伤马蹄,“使骑马的坠落于后”。在神经纶的赛跑中,这虺咬伤马,使骑马的坠落于后。四九17这话不是毁谤者说的,乃是雅各说的,是他对众子祝福的一部分。当雅各要将祝福给但的时候,他必须忠于神的感动。雅各说了四九17所记载的话以后,紧接着说,“耶和华啊,我向来等候你的救恩。”这意思是:“耶和华啊,救我脱离这条蛇,这条虺。”在四九16雅各说,“但必判断他的民,作以色列支派之一。”这里雅各祷告,愿意但仍然是一个支派。这指明但有被删除的危险。因此他父亲的祷告也是预言。神听了这个祷告。在以西结书中我们看见,在要来的千年国里,但支派要得恢复(结四八1)。
  这些关于但的细节,指明作母亲的是但的一个妇人,就是在罪中的母亲。我们所有的母亲,都是在罪中的。在诗五一5大卫说,“我母亲在罪中怀了我”(另译)。户兰的母亲属于但,这事实指明他的起源和我们一样是有罪的。使徒保罗甚至说他是罪人中的罪魁(提前一15)。就属灵而言,在神的眼中,保罗的母亲也是“但的妇人”。我们都必须承认,我们的母亲也是属于“但”。你若要成为建造柱子的人,首先必须承认你是在罪中生的人。我们看起来也许很美好、谦卑、仁慈、温柔、纯洁;但因为我们的母亲属于“但”,我们生来的起源就是蛇的起源。在太二三33,主耶稣称那些宗教徒为“蛇类”和“毒蛇之种”。你若对我说,“李弟兄,你不好,你是毒蛇之种”,我会点头同意。住在我们里面,就是在我们肉体之中,并没有善(罗七18)。我们都必须认识我们的起源是什么。我们的起源乃是来自“但”支派的妇人;但支派是虺蛇的支派,咬伤马蹄,使骑马的从神的经纶中坠落于后。
 
  户兰的父亲是推罗人(王上七14)。按照以西结二十八章,推罗是个充满贸易的地方(结二八16)。推罗是商业中心,是国际贸易的地方,就像今日的香港。因为推罗充满商品,就与撒但是一(结二八12)。以西结二十八章启示,推罗王与撒但是一,甚至就是撒但的化身。什么地方有商业,什么地方也就有撒但,因为撒但是在商业里。今天你若要看撒但,就到香港那个商业城去。
 
  户兰父母的婚姻违反神圣别的条例(申七3)。虺蛇支派的妇人嫁给来自撒但国度的男子,这是怎样的结合!这虺蛇支派的妇人,因着财富、贸易,嫁给来自推罗国的男子。
  不仅在户兰的时代,就是在今天,你也需要有技术赚钱。因这缘故,在美国有许多技术专校。这些技术学校教授各种技能、技术和贸易,使人能赚钱。大学和专科学校的唯一目标,就是训练人作赚钱的人。
  我鼓励你们都学习如何赚钱。我曾鼓励我的孙儿学医。有些圣徒想劝阻他们学医,告诉他们只需读经爱主,但我说,“不要听这话,讲这话的人不懂得生活,你们必须听祖父的话,祖父比你们更懂得生活。要去学医。”不要以为这是爱世界,你们会看见,我这样作是有确定目的的。户兰成了柱子的建造者。他父亲若不是推罗人,他就没有建造柱子的技巧。我们都生自“但”母亲,我们也都需要“推罗”父亲。我们的父亲越是“推罗人”越好。你若以为我说得太极端,我请你读完这篇信息。
 
  按照希伯来文,王上七14也告诉我们,户兰属于拿弗他利支派。虽然他的母亲是但人,父亲是推罗人,户兰至终却成了属于拿弗他利支派的人。
 
  在创四九21雅各说,“拿弗他利是被释放的母鹿,他出嘉美的言语。”这里雅各很嘉许的说到拿弗他利。母鹿似乎与嘉美的言语无关。但我们不可照着天然的心思来明白圣经;我们必须照着圣经来明白圣经。
 
  母鹿表征在无望的情况里信靠神的人。哈巴谷三章十七、十八节说,“虽然无花果树不发旺,葡萄树不结果,橄榄树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粮食,圈中绝了羊,棚内也没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华欢欣,因救我的神喜乐。”那些在无望的情况里,一切供应的源头都断绝时,信靠神,并在神里面喜乐的人,就是母鹿。
 
  哈三19说,“主耶和华是我的力量;祂使我的脚快如母鹿的蹄;又使我稳行在高处。”那些信靠神的人,不是行在谷中,乃是行在山顶。你在无望的情况里若不知道如何信靠神,那时你会在谷中爬,你绝不会行走并跳跃在山上。只有那些在无望的情况里信靠神的人,能跳跃在山顶上。人也许会说,“看,无花果树不开花,葡萄树不结果,橄榄树不效力,田地不出粮食,圈中绝了羊,棚内也没有牛。哦,情况无望,我们完啦!”你听到这话应当说,“赞美主!现在是我信靠祂的时候。”若是这样,你就不会灰心,反而会像母鹿跳跃在山顶上。
 
  诗篇二十二篇的标题也提到鹿,那里说,“调用朝鹿”。这篇诗说到经过钉死,在复活里的基督。第一节是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所说的:“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但二十二节说,“我要将你的名传与我的弟兄;在会中我要赞美你。”来二12引用这一节,将复活的基督联于召会。因此调用朝鹿的诗篇二十二篇,乃是说到在复活里为着召会的基督。在旧约中,母鹿不仅是指信靠神并行走在山顶上的人,也是指为着神的会众,为着召会生活而活在复活里的人。
  你是“母鹿”,还是“乌龟”?我从未见过乌龟跳跃在山顶上。乌龟是在低处水边。那些信靠神的人,不是“乌龟”,乃是“母鹿”。他们是在复活里为着神的会众,为着召会。我们唯有借着重生和变化,才能成为这样的人。拿弗他利是母鹿支派,母鹿表征重生和变化过的人,就是信靠神,行走在山顶上,并为着召会生活活在复活里的人。何等的美妙!
 
  拿弗他利也出嘉美的言语。拿弗他利是在加利利地(太四15)。第一批的使徒都是来自加利利,徒一11称他们为“加利利人”。从这些加利利人,就是拿弗他利人,说出嘉美的言语,就是福音的传扬。在新约中,我们看见从这些加利利人说出生命的话(徒五20),恩典的话(徒十四3),救恩的话(徒十三26),智慧的话(林前十二8),知识的话(林前十二8),以及建造的话(徒二十32)。
 
  使徒保罗实在是户兰。我不知道保罗的母亲是谁,但就属灵而言,我确信她是“但的妇人”,是虺蛇支派的妇人。无疑的,在原则上保罗的父亲也是“推罗人”。保罗在迦玛列脚前受教(徒二二3),是个律法学者。那时律法是犹太人中最高的学问,凡成为律法学者的人,就被人认为是最杰出的。迦玛列把有关他们先祖宗教的一切教给保罗。保罗在迦玛列门下受教,等于今天在神学院研读。虽然神学院不教贸易,与技术专校不同,但神学院和技术专校,在教授知识的原则上是一样的。
  再看摩西的例子。摩西从犹太母亲所生,却在埃及王家长大。徒七22说,“摩西在埃及人的一切智慧上受了训练,说话行事都有能力。”他在埃及是个学者。保罗是宗教知识的学者,摩西是世俗知识的学者,原则还是一样。至终,摩西和保罗都成了柱子的建造者。在林前三10保罗说,他是“一个智慧的工头”。摩西和保罗都有“但”母亲和“推罗”父亲。埃及的王家是摩西的“推罗”父亲,因为在那里,他在埃及人的一切智慧上受了训练。这是他埃及技能的源头。迦玛列的教导是保罗知识的源头。由此,迦玛列成了保罗的“推罗”父亲。
  现在我们必须来看一个关键的点:所有的“推罗”父亲必须死去。户兰从推罗父亲学了技能,但最后他这推罗父亲死了。就摩西而论,埃及王家死了,也断绝了。摩西学了埃及人的一切以后,埃及的源头就了结了。同样,保罗从迦玛列学了一切以后,迦玛列的源头也断了。同样,我们都必须是寡妇的儿子。我们的父亲必须死去,但我们的母亲可以留下来作寡妇。我们的埃及父亲或迦玛列必须死去,把我们留下作寡母的儿子。这就是说,我们世俗或宗教技能的源头必须断绝,但我们属人的源头必须仍然存留。今天,我们都必须有一个故去的父亲,和一个寡居的母亲。
  在摩西的时候,没有人能像他那样懂得神对帐幕的计划,因为没有入学得埃及一切的智慧。摩西在四十岁以前得了埃及人的智慧。他得了智慧之后,自以为有资格把他的同族从埃及人手中拯救出来(徒七23~25),但他的努力失败了。摩西从埃及逃亡以后,在旷野生活了四十年。他八十岁的时候,认为自己是已死的人。他在他的诗篇九十篇说,人一生的年日不过七十岁,强壮的可到八十岁(诗九十10)。当摩西八十岁时,他可能对自己说,“我完了。我能作什么?.四十年前我能作些事,但今天我什么都不能作了。我虽然还没死,却快要死了。”当摩西在旷野快死的时候,有一天他看见了焚烧的荆棘(出三2)。荆棘虽然在焚烧,却没有烧毁。在焚烧的荆棘这异象中,神似乎告诉摩西说,“摩西,我要叫你烧着,却不把你烧毁。我不需要你作燃料。你在四十岁时有很多燃料,但现在你已年老枯干,再也没有燃料了。我现在来使你焚烧。”摩西看见这异象的时候,他的“推罗”父亲终于死了。后来,他在旷野带领以色列子民,他在王宫所学的一切都有了用处。因为没有别人学得埃及人的一切智慧,没有别人能作他在旷野所作的工作。
  对于已往得着大量圣经知识的弟兄,原则是一样的。这种圣经知识是他的“推罗”父亲。但这“推罗”父亲必须死去,圣经知识的源头必须了结。然后,他已往所学的在复活里才有了用处,他才能释放很少人能释放的话。正如埃及人的智慧,在复活的摩西身上有了用处一样;我们在大学、神学院或圣经学院所学的一切,在复活里也照样有了用处。但如果我们的“推罗”父亲还活着,我们仍然留在天然的生命里,“推罗”的技能对建造神的殿就没有用处。
  我鼓励年轻人都去得学位。不要以属灵为不读书的借口,反倒要比世俗的学生更勤奋,得着最高的成绩,获得更高的学位。不要得着一个博士学位就停顿了,要得两三个博士学位。也要学习说多种语言,得着“推罗”技能和“埃及”知识。要成为生物学、医学或核子物理学博士。然后要让“推罗”父亲死去。我刚才告诉你们,我曾如何鼓励我的孙儿学医。现在我告诉你们我心头的真话。当他读完医学院时,我要说,“忘掉你作医生的事,使用你的医学训练解释圣经。”他的医学训练会使他非常有用。青年人,要获得最新的知识,从大学毕业,然后向你的“推罗”父亲说再见。从神学院毕业,然后说,“神学院,谢谢你,再见。我与你不再有关系,但我要用从你所得的技能。”
  青年人,你们都必须读书。不要以一周三篇的生命读经信息为借口。你们必须用功读书,也必须读生命读经信息。不然我不会信任你,因为神不会信任你。你必须获得“推罗”知识,从“推罗大学”毕业。但在你得到“推罗”知识以后,你必须把“推罗”父亲放在棺材里,把他埋葬了,叫你的“但”母亲成为寡妇。这样,你就要属于拿弗他利支派,在复活里为神的建造所用。
  有的人也许会问我关于使徒彼得和约翰的事,指出他们没有受过教育,徒四13描述他们是“没有学问的平民”。这当然是真的。但在新约中谁是领头建造柱子的人?无疑的是保罗。彼得只写了两卷书信,但保罗写了十四卷。彼得甚至清楚他的缺欠,他推荐保罗的著作说,“我们所亲爱的弟兄保罗,照着所赐给他的智慧,也写了信给你们。”(彼后三15)彼得甚至承认,保罗书信中有些是难以明白的(彼后三16)。彼得似乎说,“你们必须读保罗的著作,学习更深的东西,那是我所不能给你们的。”今天我们需要许多彼得,也需要许多保罗,许多能写出更多书信的人。有的人仍然会说,“使徒约翰怎样呢”他不是写了二十一章约翰福音,和二十二章启示录么?”约翰的“推罗”教育只允许他写这么多;他不能作保罗所能作的。约翰能说“太初有话”“生命在祂里面,这生命就是人的光”,以及“看哪,神的羔羊”。约翰能告诉人,他们若信入祂,就有生命;若不信,就要灭亡。但约翰无法写罗马四章、七章或以弗所书。若有人要约翰这样作,他会说,“我作不到,你们要到保罗弟兄那里去。”约翰有资格看见大妓女和新耶路撒冷的异象,但他不是写罗马书、以弗所书和希伯来书的人。
  今天在主的恢复里,需要受过最高教育的人。青年人,你们必须努力获得最好的教育。你们每天的时间表要这样安排:睡眠七个半小时,吃饭一个半小时,运动一小时,读书八小时,作属灵的事六小时。你们若这样使用你们的精力,到三十岁时,你们就能像主耶稣一样开始尽职(路三23)。继续读书直到三十岁。如果许多人采取这种作法,我们就不会缺少建造柱子的人。
  不要太早结婚。我不喜欢看见弟兄们在二十五岁以前结婚。不要太早背负婚姻和孩子的重担,要利用你们的时间和精力读书。对弟兄而言,二十六岁开始有孩子已经很早了。此外,我不喜欢看见姊妹们在二十二岁以前结婚。姊妹们若太早结婚或太早生孩子,负担会太重,甚至被破坏。要遵照我所推荐的时间表,直到你二十五岁,看看结果怎样。这对神的恢复必然是有益的。
  你急于要作户兰么?如果是,你就必须与“推罗”父亲有关系,学习“推罗”技能和行业,并获得“埃及人”的智慧。不要太早辍学。你应当得硕士学位,更好是得博士学位。所有召会的人都必须是有学问的人。我们不是不学无术的人,我们要受最高的教育。我们要获得一切“埃及人”的智慧,但我们不为“埃及人”工作,我们要为神圣的帐幕工作。我们应当能说,“我懂得医学、核子科学,但我不为此工作,我为召会的建造工作。虽然我学了一个行业,但我不为这行业所霸占,我在为我神的殿建造柱子。”为此,我们的“推罗”父亲必须死去,我们的“但”母亲必须是寡妇,我们必须属于“拿弗他利”支派,就是变化支派。要成为一个富有学问的人,但你的学问不要为着世俗的事业使用,要完全为着主建造的工作使用。你的生命和你的全人,不仅必须变化,也必须转换。你必须不再属于“但”或属于“推罗”,乃是绝对属于“拿弗他利”。像被释放的母鹿,我们要信靠神,行走在山顶上,并且为着召会生活活在复活里,说出生命、恩典、救恩、智慧、知识和建造的话。若是这样,我们就要成为建造柱子的人。
<< 第八十五篇 >>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