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八十九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雅各在伯特利作了几件很有意义的事。他筑了一座坛,立了一根柱子。浇奠祭在柱子上,然后浇油在柱子上(创三五714~15)。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雅各在他所立的柱子上浇奠祭和油的事。
 
  请记得,创世记中所提的每一项目,几乎都是一粒真理的种子,要在圣经以后的各卷书中发展。因为创三五14是第一次提到奠祭,所以这一节乃是奠祭的种子。我们若只有这一节经文,就很难明白奠祭的意义。要明白奠祭的意义,我们必须追踪奠祭在旧约和新约中的发展。
  我们曾指出,雅各两次在伯特利竖立柱子。第一次他没有在柱子上浇奠祭,他不过在其上浇油。雅各第一次是在柱子上浇油,并没有奠酒,原因是在圣经中,油不需要我们这一面很多的经历,但酒是在于我们的经历。雅各初次到伯特利的时候,他对主没有什么经历;他不过是一个年轻的抓夺者,他没有酒可以浇奠给主。因此在二十八章他无法浇奠祭。但二十年以后,在他已经被主摸着,多少有了一些变化以后,他回到伯特利。因着他有了一些经历,他就有酒浇在柱子上作奠祭献给主。请记得,奠祭完全与我们的经历有关。
 
  虽然一切的祭都是基督的预表,也都是为着我们的经历,但基本的祭和奠祭仍有区别。赎罪祭,基本祭的一种,乃是基督的预表,为给罪人经历的。在罪人来献赎罪祭以前,他们没有任何的经历。他们凭着把赎罪祭献给神而得着经历。在这以前,不需要任何的经历。然而,在你能献奠祭以前,你必须有相当的经历。没有经历,你就无法有这祭,因为奠祭是由我们对基督的经历构成的。
  在利未记头七章,有五种基本的祭:燔祭、素祭、平安祭、赎罪祭和赎愆祭。在你将基督当作这些基本的祭献上以前,你不需要经历基督。但是奠祭绝对是在于我们的经历。这是非常重要的。很多信徒不认识基本的祭,更不认识奠祭,原因是他们缺少对基督真实地经历。在主的恢复里,我们凭着主的怜悯,必须每天实际的经历基督。我们应当每天经历祂作我们的燔祭、素祭、平安祭、赎罪祭和赎愆祭。在起头的时候,我们只是这样献上基督。但是当我们对基督的经历增进时,我们至终会发现,除了这些基本的祭之外,还有一种祭,就是奠祭。
  假定一个人才得救一天,他必然没有时间对基督有经历。但是他若一直留在正当地召会生活中,圣徒们会帮助他看见,他需要凭基督活着,实际的以基督作生命。当他学习凭基督活着,他就会渐渐认识,基督对他真是丰富。无疑的,圣徒们会帮助他看见基督是他的燔祭,他会明白他应该绝对为着神;然而他会发现,他无法绝对。虽然如此,基督是他的绝对。借着这种经历,基督要成为他的燔祭,叫神得着满足。此外,他会享受基督作素祭,就是作那不仅满足神,也喂养并供应他的一位。于是他每天吸取基督作食物,基督就滋养他,并维持他活在神面前,使神得着满足。这样,他就经历基督作素祭。同样的,他会经历其他基本的祭。借着这样经历基督,至终他要成为被基督充满并浸透的人。这位浸透他的基督,要成为他的酒。他要被这酒浸透,并且实际的与这酒成为一。
  有些人也许会希奇,我们有什么凭据说基督是酒。这不是我的话,这是主在太九17的话;主在那节说,“也没有人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不然,皮袋胀裂,酒泻出来,皮袋也就坏了。人乃是把新酒装在新皮袋里,两样就都得保全。”主是在回答施浸者约翰的一些门徒时说这话;他们问主,为什么祂的门徒不禁食(太九14)。主很智慧的用两个比喻,美妙的回答了他们的问题。首先祂说,“没有人用未漂过的布作补丁,补在旧衣服上,因为所补上的,会扯破那衣服,裂缝就更大了。”(太九16)其次祂说到不要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这新布和新酒是什么?新布和新酒都是基督。新布是基督作我们新的、唯一的、完整且完全的义,使我们在神面前得称义。基督是新布,是我们的义,遮盖我们。新酒是基督作使人振奋的生命,这生命振奋我们,使我们快乐,甚至“发疯”。“发疯”就是喝醉了。基督是新布,在外面遮盖我们;基督是新酒,在里面振奋我们,使我们“发疯”。换句话说,基督使我们醉了。所有的基督徒都必须这样“发疯”。
  一九三五年夏天,倪弟兄在我的家乡小住。那段时间我们有个特会,在会中我们都“发疯”了。倪弟兄没有激动我们“发疯”,我们已经先“发疯”了。他看见我们那么“发疯”,他就释放一篇补充的信息,告诉我们都需要“发疯”,癫狂(林后五13)。他说,一个基督徒若从来没有“发疯”,他还构不到标准。他说,“如果你一直很文雅、拘谨、温柔、规矩,你还在标准以下。你必须在主里‘发疯’,像醉酒的人一样。”
  今天多数基督徒都是冷淡、安静、死沉的。死人最守规矩,从不犯错。最有规律的地方是坟场。在那里每个人都是安静、有秩序,从不扰乱别人。多数基督徒都像这样。虽然他们以此为美,其实却是可怕的,是令人掩鼻的。基督徒应当是活的。许多人不活,原因是他们缺少对基督的经历。我们若天天经历基督,至终我们所经历的基督,就要在我们里面成为酒。我们越经历基督,就越“发疯”。自从你得救以后,你有几次在和主的交通中“发疯”?你曾否在一种光景中,快乐到无法自制,甚至快乐到癫狂?你曾否快乐到不知道要跳,要舞,还是要喊?我们与主在一起越这样“发疯”越好。不仅青年人,甚至年长的弟兄姊妹,也该与主在内室这样的“发疯”。当我们与主同在时,我们必须说,“哦,何等的喜乐!何等的美酒!我简直承受不了!”这就是经历基督作酒。
  我们若一次又一次经历基督作赎罪祭,这祭至终要成为酒,因为基督作赎罪祭,会使我们喜乐,使我们欢腾。然而,你若很少享受基督作你的赎罪祭,在你的经历中,这祭就不会成为酒。你若天天经历基督作赎罪祭,并其他基本的祭,作这些祭的基督就要成为酒,使你极其欢喜快乐。我们越经历基督一切的丰富,祂丰富的元素就越使我们“发疯”。这样,凡是我们对基督的经历,都要成为我们的新酒。
  在马太九章十六、十七节,主告诉施浸者约翰的门徒,祂来是作新布遮盖我们,并作新酒满足我们,振奋我们。今天我们何等需要经历基督!我们需要经历祂作我们的燔祭、素祭、平安祭、赎罪祭和赎愆祭。最终,我们对基督的经历,就成为我们里面的元素,振奋我们,使我们极其快乐。当我们继续在这种享受中,我们甚至与酒成为一。
  醉酒的人,就是与所喝的酒成为一的人。酒浸透了他的全人,他甚至有酒的面色和气味。我们可以说,这人就是酒。我们基督徒,就像醉酒的人被酒浸透一样,必须被基督浸透,直到我们成为酒。基督是酒,这酒必须浸透我们,直到这酒成为我们。当我们喝醉了基督,我们就成为使神满足的酒,我们就有资格并预备好成为奠祭。奠祭不仅是基督目己,乃是基督把我们浸透,直到基督与我们,我们与基督成为一。
  在利未记头七章有基本的祭,但没有奠祭。奠祭是在利二三10~13提到,那里说到将美地收成的初熟果子带给祭司。虽然这些收成是给以色列人享受的,但他们需要将收成的初熟果子带给神,让神先得着享受。一捆初熟的庄稼,要在主面前摇一摇。因此初熟的果子是摇祭,预表基督在复活里是初熟的果子,作摇祭献给神(林前十五20)。连同这捆初熟的果子,以色列人必须献上燔祭、素祭和奠祭。利未记是在这段中提到奠祭。
  利未记一至七章并未提到奠祭和五种基本的祭有关,因为那时献祭的人没有对基督的经历。他们就像雅各第一次在伯特利一样。但是在他们进入美地,经历了基督,得到了一些东西可以献给神之后,他们就需要献上奠祭,好配合别的祭。民十五1~10以及二八6~10指明,奠祭总是配合基本的祭。奠祭和基本祭的大小成正比;一只羊羔配上四分之一欣酒,一只公羊配上三分之一欣酒,一只公牛配上二分之一欣酒(民十五4~10)。这指明我们越经历基督,就越成为奠祭。你若只经历基督是小羊羔,你只是四分之一欣的奠祭。但你若经历基督是公羊或公牛,你就成为较大的奠祭。换句话说,你越把基督献给神,就需要越大的奠祭来配合。我们的经历证明,我们越经历基督,就越成为奠祭。当我们把基督献给神,我们自然而然有奠祭配合我们的祭。
  羊羔、公羊和公牛仅仅是基督的预表,但酒不仅仅是基督。圣经清楚地指明,奠祭不能单独献给神,只能配合一种基本的祭献上。基本的祭是基督,但奠祭不仅仅是基督自已,乃是基督浸透了我们,直到基督成了我们。太九17的酒只是基督,但保罗说,“我现在被浇奠”(提后四6)。提后四6的酒,乃是太九17的基督浸透了保罗,使保罗成了酒。原先这酒只是基督;但现在这酒成了我们,使我们能作奠祭被浇奠。这浇奠在于我们对基督的经历。在伯特利,神的家这里,我们必须作奠祭被浇奠。
  假定有一班信徒在每个主日都来聚会,但他们几乎没有人对基督有真正的经历。他们能成为奠祭么?当然不能。因为他们不能成为奠祭,这班基督徒的聚集,就不能视为神的家。只有浇上奠祭的柱子,才能正确的称为神的家。如果柱子上没有浇奠祭,那根柱子必定有问题。对于没有浇上奠祭的基督徒聚集,我们必须打上问号。任何的聚会若真是神的家,那些聚在一起的人就是一个奠祭。
  只凭着新约,我们还不能清楚、恰切的明白属灵的事,特别是关于基督和召会生活的事;我们也需要旧约的图画。在创世记三十五章,有一幅非常生动的图画。在这里我们看到雅各立了一根柱子,并且在其上浇奠祭。在创世记二十八章,雅各甚至称这柱子为神的家。这一切记载在圣经里,必定有其原因。原因就是柱子指明神的家乃是建造的问题。我们若没有奠祭浇在柱子上,我们有否真实地建造就很成问题。虽然很多人说到建造——为此我们感谢主——但我们还必须问,有没有奠祭浇在柱子上。
  奠祭不是出自酒醡的酒,乃是出自我们饮酒的经历。酒醡本身不能产生奠祭。仅仅从酒醡出来的酒不会使神满足,只有一班人享受基督作酒到一个地步,喝醉了基督,并且自己成了酒,这样的人才能完全使神满足。这酒不是直接从酒醡来的,乃是间接从喝基督作酒的人来的。这是很深奥的。我相信如果我们中间很多人继续跟随主往前一段时间,他们就会成为这样的奠祭,并且能说,“主耶稣,我现在被浇奠在你身上作奠祭。”新得救的人无法这样说。但我们中间有些人能忠信诚实、满了把握的说,他们已经为主被浇奠作奠祭。哪里有奠祭,哪里也就有柱子立作神的家。这件事是深奥、实际的,并且摸着我们经历的深处。看见一个这样被基督浸透,以致他唯一的兴趣就是基督与召会的人,总是非常深刻的摸着我们。
 
  出埃及二十九章说到祭司承接圣职。三十八至四十二节告诉我们,祭司献上每天常献的燔祭,必须同时献上奠祭。这指明在祭司的事奉里,需要奠祭配合常献的燔祭。
 
  奠祭也与拿细耳人的条例有关(民六13~17)。拿细耳人是完全奉献给神的人。当拿细耳人离俗的日子满了,他必须献燔祭、赎罪祭和平安祭。连同这些祭,他还必须献奠祭。拿细耳人有资格献奠祭,因为他对神非常有经历。这也证明奠祭来自我们对主的经历。我们若不经历祂,就不能有奠祭。浇奠不仅是客观的主自己,更是我们主观的经历与主成为一,到一个地步祂成了我们。我们这样主观所经历的基督,就是我们为着神的建造,使神满足所浇奠的酒。
 
  我们曾指出,醉酒的人唯一的兴趣就是酒,他的心思一直思念酒,甚至作梦也是作酒的梦。我们对于召会,对于神的家,必须这样。除了伯特利,我们不该有别的兴趣。想想使徒保罗的例子。他的著作启示出他为召会“发疯”;他喝醉了基督,只对神的家,神的殿有兴趣。他对伯特利的称呼是“召会”,“身体”。他为召会而醉。有些人说,“你们召会的人疯了,你们只知道召会。”有一次一位女士在聚会后过来对我说,“李先生,你为什么老是讲召会?你为什么不说家庭生活?”我说,“我不说家庭,因为你们说得很多了。我必须对召会有兴趣。”召会该是我们唯一的兴趣。你今天的兴趣是什么?是学校?事业?家庭?我唯一的兴趣就是召会。我们都需要为召会成为这样“醉了的人”。保罗在殉道前说,“我现在被浇奠作奠祭”。倘若我们唯一的兴趣就是召会,我们也就能说同样的话。只有借着经历,我才明白雅各为什么立起石头,并在其上浇奠祭。在伯特利,我们这些只对神的家有兴趣的人,自然而然就成了奠祭。
  照着罗十六3~5看,亚居拉和百基拉就是这样的人。这对夫妇是绝对为着地方召会的。他们唯一的兴趣就是召会,并且愿意为召会殉道。他们为使徒保罗和召会,将自己的颈项置于度外。因为亚居拉和百基拉为召会将自己的颈项置之度外,并且只对召会有兴趣,他们毫无疑问是奠祭;他们已经预备好被浇奠。
  我们需要把关于奠祭的经文读而再读。我再说,奠祭乃是在我们所经历基本的祭之外附加的。我们不该说,仅仅有燔祭、素祭、平安祭、赎罪祭和赎愆祭就够了。倘若这是我们的态度,我们的经历就是贫穷的。我们的燔祭必须配上奠祭。基本的祭,就是基督自己,总须辅以相配的祭,就是奠祭。相配的祭不仅是基督自己,乃是基督浸透了我们,使我们与祂成为一。我们必须是有奠祭配合基本祭的人。我们的祭越大,相配的祭就必须越大。我们若只献上基本的祭,我们所献的祭就很贫穷,并且缺少经历。我们需要每天献上基督作我们基本的祭,同时必须有一些东西配合这些祭。配合的祭是从我们经历基本的祭来的。基本的祭越使我们与基督成为一,我们就越成为配合的祭,就是奠祭。当我们达到这一点,我们就有完全的把握,我们是在伯特利。
  我们若把关于奠祭的经文像七巧板一样拼在一起,就要看见奠祭主要的是为着召会。创世记三十五章第一次提到奠祭。在圣经里,第一次提到一件事,就决定了那件事的原则。圣经第一次提到奠祭,乃是与神的建造有关,因为奠祭是浇在柱子上。若没有创三五14作基础,我们读到出埃及记、利未记和民数记中的奠祭,就不会认识奠祭是为着神的建造。但我们必须回到第一次提到奠祭的地方,在那里我们看见,奠祭不仅是为着敬拜神,也是为着建造伯特利。圣经最后一次提到奠祭是在提后四6,在那里奠祭也是为着召会,为着伯特利。因此从第一次所提到末一次所提,奠祭主要的乃是为着神的建造,而不是为着敬拜神。表面看来,奠祭是为着敬拜,实际上乃是为着神的家,为着柱子的建造。这柱子乃是神殿的告示牌。
  我们需要有许多预备好浇奠在神建造上的圣徒。这是真正的殉道。殉道是将满了对基督之经历的奠祭浇奠出来。当你对基督的经历满溢时,你就预备好能为着神的建造被浇奠,为着神的建造殉道。今天在主的恢复里,我们需要这点。圣经没有告诉我们,亚居拉和百基拉是否殉道,但我们确实知道,在他们的灵里,在他们的态度和生活方式上,他们早已殉道了。因此他们是真正的奠祭,不仅是为着敬拜神,更是为着神的建造。
  当雅各把奠祭浇在柱子上,毫无疑问,他觉得他是在敬拜神。对于他,浇上奠祭就是敬拜的行动。“祭”字指出与敬拜神有关的事。然而,这种敬拜不是宗教的仪式,乃是为着神的建造。今天在主的恢复里,我们需要许多圣徒经历基督到一个地步,被基督这酒充满并浸透,使他们成为酒,浇奠在神的建造上,让神在祂的建造里得着敬拜和满足。这就是奠祭的意义。
 
  创三五14也告诉我们,雅各浇油在柱子上。他是在浇奠祭以后,再浇油在柱子上。我过去常想雅各这样作不对,他应该先浇油。但雅各没有错。按照我们的经历,乃是浇上奠祭才带来膏油。我们若预备好作奠祭被浇奠,我们也就预备好经历那灵的浇灌。我们越准备好作奠祭被浇奠,我们就越享受膏油。
  柱子竖立以后,就要抹油将它圣别。帐幕也是这样。帐幕竖立以后,就用圣膏油将它圣别(出四十9)。柱子立好,浇上奠祭,然后柱子就借着油成为圣别。浇在柱子上的油将柱子印上印记,这意思就是将柱子圣别。浇油使神的建造绝对圣别、圣化并且分别归神。如果我们许多人预备好作奠祭浇奠在神的建造上,圣灵就要立刻出来,将召会圣别。这就是圣灵的印记。无论我们经历圣灵多少,如果我们没有预备好作奠祭被浇奠,召会就没有一层圣别的油。但如果许多人预备好作奠祭被浇奠,召会就为油所膏,而召会生活,既有一层膏油作印记,就得以圣别。
  对那灵真实地经历与浇奠祭有关。请看五旬节那天一百二十人的经历。我们都知道,五旬节那天圣灵浇灌下来(徒二33)。在这事发生以前,那一百二十人就预备好作奠祭被浇奠。当彼得和十一个人一同站起来,他已经被浇奠了。结果膏油,就是圣灵,就降临在他们身上。油不是在他们预备好作奠祭被浇奠以前来临。你也许会说,彼得那时并未殉道,当然这是真的。但是你必须看见,他站在那里,就像一个殉道者,将他的颈项置之度外。虽然犹太宗教徒反对他,他却不惧怕他们。在天使眼中,那一百二十人都已经在那里被浇奠作奠祭。因此油就浇灌下来,将他们圣别,并且印上印记。那一天在耶路撒冷的召会抹上一层属天的油。那个召会不像今天基督教的组织,她乃是圣别、分别并且圣化的。但愿所有在主恢复里的召会,都像这样。我盼望许多圣徒都被浇奠作奠祭,使圣灵这属天的油临到召会,将召会印上印记,将召会圣别,并使召会绝对分别归神。这就是在伯特利的经历。
 
  雅各在伯特利作了这一切事之后,就给那地方起名叫伯特利(创三五15),这指明他看见这是神的家,在这里神向他说话(创二八13~15)。今天,召会就是神的家(提前三15来三6)。我们也必须像雅各在伯特利一样,为着召会生活有实际的经历。我们必须筑奉献的坛,我们必须为神的建造立起柱子,我们也必须预备好作奠祭,被浇奠在神的建造上,使神圣的油能浇在其上,为着神将它圣别。这样作就是实化实际的召会生活。
<< 第八十九篇 >>
报错建议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