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二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来看创世记中最令人喜悦的一段,就是三十七至五十章。所有的孩子都喜爱这些章节里的故事。作者写到本段时,改了写法。前三十六章的记载简明有力,但末了十四章的记载非常详细。例如,三十七章内含许多细节。本段写得十分详细,因其对我们的为人生活非常实际。在创世记这本书中,没有一段比末了十四章这一段更实际。
  在我们来看三十七章以前,我要请你们回顾本书的开始。我们读任何一本书,都必须明白那本书的主题、目的。创世记有五十章,你读过以后,也许还不知道它的主题。本书的主题是什么?我年轻的时候,有人告诉我,创世记说到两件主要的事——神的创造和人的堕落。创世记开头的话是“起初神创造”,结束的话是“把他收殓在棺材里,停在埃及”。有人告诉我,因为一节说到神的创造,末节说到约瑟被收殓在棺材里,停在埃及,所以创世记是一本说到神的创造和人的堕落的书。这观点虽然没有错,但是对本书的领会非常不够。
  要明白圣经并不容易。事实上,甚至要明白我们自己都很困难。虽然我们头上有头发,脚上有十个脚趾,但头发和脚趾就构成一个完整的人么?这是一个完全的人么?当然不是。所有重要的部分和器官,就如心和肺,都在头发和脚趾之间。照样,创世记最重要的部分,乃是在本书一节和末节之间。
  创一26是非常重要的一节:“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请注意这里两个重要的辞——形像和管理。不错,人是神造的,人堕落了。但我们必须想想,人是按着什么作法,为着什么目的造的。圣经说,人是照着神的形像造的。没有什么比神更高。因此,人是照着至高者的形像造的。也许你以前从来没有这样高估自己过。因为我们有神的形像,所以我们应当高估自己。我们不是低级的受造之物;我们受造的目的乃是为着彰显神并执行祂的权柄。创世记的主题是人具有神的形像,并且执行神的权柄管理万有。我们有神的形像,使我们能彰显祂;我们有神的权柄,使我们能代表祂。所以,我们是神的彰显和代表。这是创世记的中心。
  要逐步明白这事,需要本书全部五十章。本书中记载的一切世代——亚当、亚伯、以挪士、以诺、挪亚、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和约瑟——都是为着一个目的,表明神在宇宙中的经纶乃是借着人彰显祂自己。这是神的目的、神的目标以及神心头的愿望。神的目的和经纶乃是在人身上。
  本书所包含各世代的记载,乃是神神圣经纶的一幅图画。在亚当身上,我们看不见多少神的彰显和权柄。亚伯相信神,但我们在他身上也看不清楚神的彰显和权柄。以挪士认识自已是脆弱、软弱的,开始呼求主的名,但我们在他身上也几乎看不见神的彰显或权柄。以诺与神同行,所以我们在他身上看见一点神的彰显,但我们看不见神的权柄。在挪亚身上,我们确实看见一点神的彰显和权柄,但是相当模糊,不很确定、深刻或清楚。我们在亚伯拉罕身上所看见神的彰显和权柄,比在挪亚身上所看见的更少。许多基督徒过于高举亚伯拉罕,但他不过是在基督道理的初阶。亚伯拉罕是因信称义的父,这仅仅是基督道理的开端。不但如此,我们在以撒身上,也几乎看不见神的彰显和权柄。以撒从父亲承受了一切,他只关心吃。只要人给他好东西吃,他就盲目的给人祝福。
  我们乃是在雅各身上,看见神的彰显。不过,在本书末了的十四章以前,我们在雅各身上还看不见多少神的彰显。乃是在这末了的十四章,我们在他身上确实看见许多神的彰显和神的权柄。在本段雅各已经年老,但他属灵的眼睛非常锐利。他无论到哪里,都能察觉出真实地情况,而给人适当的祝福。不仅如此,他的祝福也成了神的预言。雅各的确有神的形像,彰显神。甚至当时最高的统治者法老,也在雅各的祝福之下。当雅各被带到法老面前,雅各没有说,“喂,你好么?你今年几岁?”他乃是伸出手来祝福他(创四七710)。这指明法老是在这一位作神彰显的雅各之下。
  雅各给约瑟的两个儿子——以法莲和玛拿西——祝福的话,也是一个预言。以撒为雅各所欺骗,盲目的祝福他。然而,雅各祝福以法莲和玛拿西,却大不相同。约瑟把他的两个儿子带到雅各面前,盼望长子玛拿西得着长子的名分。但雅各剪搭过右手来,按在次子以法莲的头上(创四八14)。约瑟想要把雅各的手从以法莲头上挪到玛拿西头上,雅各不从,说,“我知道,我儿我知道。”(创四八19)雅各似乎说,“我儿,你不知道我所作的,但我知道。我知道神的心。我的祝福就是神的彰显和神的说话。我祝福的话就是神的预言。”
  在雅各身上,我们看见一个与神是一而彰显神的人。雅各的说话就是神的说话。不要以为说话是微不足道的事。照着新约,子主要是借着说话彰显父。主耶稣说,“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你不信么?我对你们所说的话,不是我从自己说的,乃是住在我里面的父作祂自己的事”;又说,“你们所听见的话不是我的,乃是差我来之父的。”(约十四1024)因此,彰显神主要是为神说话,并向别人说出神。
  我们已经看见雅各——神的彰显——有神的形像。但神的权柄如何?创世记结束于约瑟掌权管理全地。虽然法老是王,但他不过是傀儡。代理的王是约瑟,他在生命的经历上是雅各的一部分。在雅各同约瑟身上,我们看见神的彰显连同神的权柄。绝不要把约瑟和雅各分开。创世记末了十四章的记载,把这两个人相提并论。这指明约瑟是雅各掌权的部分,我们不该把雅各和约瑟看为分开的人。
  在本段里,雅各在受苦,而约瑟在掌权。在三十七章,约瑟没有给人受苦的印象。本章启示雅各受苦,不是约瑟受苦。有些人也许争辩,说,“当约瑟被丢在坑里,他岂不是在受苦么?”这是你的解释,但本章没有这样告诉我们。反之,雅各却大大的受苦。在拉结死的时候,雅各没有哀哭;但是当雅各推测约瑟已经被野兽吞吃的时候,他哭得很悲痛(创三七33~35)。
  圣经里的记载都有其目的。创世记这本神形像和权柄的书,展现一幅完整的图画,说到人类如何能复造并变化,在神的形像上彰显神,并有神的权柄代表神。创世记末了的十四章指明,在雅各成为以色列以后,他带有神的形像,并且执行神的权柄。创世记很完全,它如何开始,也如何结束。它开始并结束于神的形像和权柄。在创世记结束的几章里,神必定很喜乐,祂能说,“现在我在地上得着一个彰显我并代表我的人了。这人带有我的形像,并且执行我的权柄。他的话就是我的预言,他的行动就是我权柄的执行。”这就是创世记的主题。
 
 
  在三十七章,雅各是个老年人。无论就时间和地理而言,他都经过了漫长的路程,最终来到希伯仑。雅各经过了许多事情。也许在圣经中没有一个人像雅各一样,经历过那么多错综复杂的环境。他被神对付到一个地步,几乎失去了他心爱的一切。在三十七章的时候,拉结已经死了,雅各住在希伯仑,享受他列祖亚伯拉罕和以撒在那里所认识的交通。雅各在希伯仑似乎已经退休了。然而,在属灵生活上是没有退休的,神进来扰乱雅各似乎是退休的生活。
  我相信雅各在希伯仑尽所能要过平静的生活。雅各在那里的交通中,也许有很多的回忆。他在宁静中也许会想:“我不该抓以扫的脚跟。我不该欺骗以扫或我的父亲。我也不需要失去母亲,逃到舅父拉班那里。不仅如此,我也不需要这样爱拉结。天哪,爱拉结给我惹来多少的麻烦!为什么我这么愚昧?我不该受拉班欺骗。为什么我为着得到拉结,应许在那些年间作工?在我与拉班一起的那些年间,我必须受炎热和寒冷之苦。”倘若你是雅各,你在退休的时候要作什么?你也许会说,“从现在起,我只要过安静的生活。不再篡夺,不再抓脚跟。以扫、拉班、拉结,都过去了。现在是我安静享受生活的时候。”雅各在希伯仑那里必定享受着平静的生活。
  雅各爱约瑟过于爱他的众子,他为约瑟作了一件彩衣(创三七3)。倘若雅各没有退休,他就无法为约瑟作这样一件彩衣。一个忙碌的父亲不会花时间这样作。但雅各在享受生活,他有充分地时间为他的爱子作衣服。这是他已经退休的证明。圣经提起彩衣是一个小窗,借此我们能看见雅各的性格、愿望、心意、目标和性情。
 
  雅各在神手下有过这么多的对付以后,毫无疑问已经厌倦了人生。他倦于篡夺、欺骗、挣扎并奋斗。他的生活是平静的,他有一个爱子,是他心头的宝贝。因着他对约瑟的偏爱,他给约瑟作了一件彩衣。雅各这样作对么?为什么他不为长子流便或幼子便雅悯作这样一件衣服?虽然流便因着与雅各的妾行淫玷污了自己,但便雅悯是家中的小孩,还太小没有作过什么错事。然而,雅各的心第一是在约瑟身上,第二是在便雅悯身上。雅各是偏心的。我们看见,雅各对约瑟的偏心使自己受苦。
  在本章里,每件事都在神主宰的手下;没有一件事是巧合。例如,约瑟的哥哥们把他丢在坑里以后,立刻有一伙以实玛利人出现,他的哥哥们就定意把他卖给他们。然后约瑟被带到埃及,卖给法老的内臣波提乏。这一切都在神的主宰之下。事实上,甚至雅各对约瑟的偏心,也在神的主宰之下。在三十七章,神运用祂的主宰对付这种偏心,使雅各成熟。
  在本章以前,雅各就是个变化过的人;然而,他还没有成熟。变化是我们天然的生命有改变,而成熟是我们被那改变我们的神圣生命所充满。我们也许在天然生命里有了变化,却没有被神圣生命所充满。三十七至四十五章乃是雅各成熟过程的记载。这段过程开始于三七1,一直持续到四五28。在本书末了五章,我们看见完全成熟的雅各。也许在雅各一生中,从来没有像在这九章受苦这么多。这九章的确是雅各受苦的故事。在这九章里,有雅各一生中最后阶段的对付。雅各在这里所受的苦,深深摸着他个人的感觉。在这几章以后,雅各再没有对付了。他完全成熟了,他被神圣生命所充满,他有神的彰显和神的权柄。
  为着神的彰显和权柄,需要成熟。唯有成熟的生命才能带有神的形像,并执行神的权柄。甚至在三十七章,雅各还不能带有神的形像,或执行神的权柄。虽然他变化了,但他还没有成熟。他对约瑟的偏心,证明他还没有成熟。这种偏爱是一种弱点。不要以为变化过的人不会偏爱,或没有别的弱点。所以,神主宰的把雅各放在祂手下,使他成熟。
 
  雅各要成熟,首先必须失去他心头的宝贝——约瑟。约瑟似乎不可能失去。他可能容易生病而死,但雅各怎会失去他?虽然约瑟没有死——他还是非常有用——但他必须从雅各被夺去。现在我们需要来看,雅各失去约瑟的事是怎样发生的。
 
  三七2说,约瑟将他哥哥们的恶行,报给他的父亲。在雅各十二个儿子中,只有两个是好的,就是十七岁的约瑟,和他的弟弟便雅悯;便雅悯仍是一个小孩。其他十个兄弟是既污秽又邪恶,约瑟时常将他们的恶行报给他的父亲。在这十个兄弟中,老大流便,与父亲的妾行淫(创三五22);老四犹大,与装扮成妓女的儿妇行淫(创三八12~26)。利未和西缅是残忍的,报复他们的妹子底拿所受的玷污,杀了哈抹和示剑,并且掠夺他们的城(创三四25~29)。这些兄弟甚至同谋杀害自己肉身的兄弟,指明他们是何等的有罪。我们很难相信他们是蒙拣选、圣别的家庭中的众子,并且成为神所拣选的以色列各支派的祖先。然而,约瑟的哥哥们若是善良的,不是邪恶的,约瑟绝不会失去。
 
  我们已经看见,“以色列原来爱约瑟过于爱他的众子,因为约瑟是他年老生的,他给约瑟作了一件彩衣。”(创三七3)因着雅各对约瑟的偏爱,他必须失去约瑟,才能成熟。约瑟的失去主要是由于雅各对他的偏爱。
 
  四节说,“约瑟的哥哥们见父亲爱约瑟过于爱他们,就恨约瑟,不与他说和睦的话。”雅各对约瑟的偏爱,使其他的儿子们恨约瑟。因着偏爱一个孩子,造成了其他孩子们中间的仇恨,作父母的该避免这事。我们的爱必须公平不偏。约瑟的哥哥们恨他,也因为他善良,并且将他们的恶行报给父亲。
 
  约瑟作了两个梦,使他的哥哥们越发恨他(创三七5~11)。这些梦是从神来的。有两个梦,因为二是证实和见证的数字。两个梦都是指一件事,因为禾捆和众星都向约瑟下拜。在我们眼中,约瑟的哥哥们是奸淫的、淫乱的、杀人的、恨人的,应当下地狱。但约瑟没有梦见荆棘和强盗围着一个十几岁的温良少年。他乃是梦见禾捆和众星。禾捆是收割以后捆在一起的麦子。这指明在神眼中,雅各的众子乃是祂在地上的庄稼。不仅如此,他们不是青嫩的庄稼,乃是成熟收割,已经捆成禾捆的庄稼。在第二个梦里,雅各的家人由日头、月亮和十一个星所表征。他们是在天上发光的光体。我们在启示录生命读经里已经指出,启示录十二章和创世记三十七章的日头、月亮和众星,代表神的全体子民。在约瑟时代,他的家就是神在地上的全体子民。照着我们的观点,他们是邪恶污秽的;然而照着神的观点,他们是光明属天的。同样,照着我们人的性情,我们是丑陋、邪恶、不洁的。然而,我们已经蒙拣选、蒙救赎、得赦免、得重生、被变化了。因此,我们是神的农场,神的庄稼。最终,我们要成为神的收获物;我们要被祂收割,成为禾捆。不仅如此,我们也是属天的光体。这是何等的异象!
  神主宰的给了约瑟这些梦,因为这些梦启示神在地上子民的性质、地位、功用和目标。神的子民乃是祂的庄稼和祂的光体。他们是庄稼,有生命;他们是天上的星体,有光。在第一个梦里有生命,在第二个梦里有光。生命和光乃是神子民的两个特征。
  在第一个梦里,众禾捆向约瑟的禾捆下拜;在第二个梦里,日头、月亮和十一个星向他下拜。约瑟将他第二个梦告诉他父亲和哥哥们,雅各就责备他,说,“你作的这是什么梦?难道我和你母亲,你弟兄,果然要来俯伏在地,向你下拜么?”(创三七10)约瑟不耍政治,他乃是真实、坦白、忠信、正直的。他若不将他的梦坦白的告诉他们,就不会产生难处。在召会生活中,我们该像约瑟,不该像政客。然而,我们中间少有坦白、正直的约瑟;反之,我们多是“智慧的”政客。也许你作了一个梦,但你绝不会将这梦告诉别人。反之,约瑟是真实、坦白、敞开、明朗的;他乐于将他的梦告诉他的哥哥们。但这越发激起他们的恼恨,约瑟的明朗使他被“钉十字架”。许多时候,我也因着我的明朗被“钉十字架”。然而,我若耍政治,我就不再像约瑟一样了。按人来说,约瑟将他的梦告诉他的哥哥们是不对的。我们若是约瑟,也许我们很多人会说,“你知道我昨晚作了一个好梦。”别人若问起那梦,我们会说,“原谅我,我不能告诉你。”这是今天基督徒政治的“智慧”。你要作政客,还是要作约瑟?倘若你是约瑟,你会因着你的坦白被“钉十字架”。因着约瑟的梦,他的哥哥们越发恨他。
 
  约瑟的哥哥们往示剑去,放他们父亲的羊(创三七12)。牧羊是他们谋生的凭借。他们借着这种谋生方式,就在神的主宰里得着机会,使约瑟离开雅各。
 
  后来约瑟被父亲打发去看他的哥哥们(创三七13~17)。这也是主的主宰。雅各打发约瑟去看他的哥哥们,也指明雅各在享受生活。倘若他很忙,他不会想到打发约瑟去作这事。但因为他无所事事,因此想起他的儿子们,并且挂念他们。约瑟被打发去看他的哥哥们,他顺服了。他没有闲谈或说闲话。他乃是接受父亲的话,去寻找他的哥哥们。
 
  约瑟的哥哥们“远远的看见他,趁他还没有走到跟前,大家就同谋要害死他”(创三七18)。他们给约瑟取了一个绰号,彼此说,“你看,那作梦的来了。”(创三七19)他们同谋要害死约瑟,然后将所发生的事蒙骗他们的父亲(创三七20)。
 
  长兄流便要救约瑟脱离他们的手。他听见了他们的计谋,“要救他脱离他们的手,说,我们不可害他的性命……不可流他的血,可以把他丢在这野地的坑里,不可下手害他。”(创三七21~22)流便的意思是要救他脱离他们的手,把他交给父亲。
 
  流便不在的时候,第四个兄弟犹大提议将约瑟卖给以实玛利人,不可杀害他(创三七25~27)。犹大说,“我们杀我们的兄弟,藏了他的血,有什么益处呢?我们不如将他卖给以实玛利人,不可下手害他,因为他是我们的兄弟,我们的骨肉。”(创三七26~27
 
  约瑟被卖给米甸的以实玛利人(创三七28)。以实玛利是亚伯拉罕借夏甲生的儿子,而米甸是亚伯拉罕借最后一个妻子基土拉生的儿子。以实玛利人和米甸人都代表肉体。恨联于肉体,而肉体联于埃及所代表的世界。由于约瑟哥哥们的恼恨,约瑟被交给肉体,肉体又把他带到埃及。但神是主宰一切的。在祂的主宰里,祂使用一切,包括约瑟哥哥们的肉体和恼恨。本章每件消极的事——恼恨、肉体、法老、法老的内臣波堤乏——都被神主宰的用来达成祂的目的。
 
  借着神在这一切似乎是偶发事件中所动用的主宰,雅各失去了他心头的宝贝(创三七31~35)。拉结死后,雅各的心完全在约瑟身上。忽然间,令他大吃一惊,约瑟被取去了。雅各的儿子欺骗他,使他相信约瑟已经被恶兽吞吃了(创三七32~33)。雅各听见这消息,“便撕裂衣服,腰间围上麻布,为他儿子悲哀了多日。”(创三七34)对雅各而言,地上再没有什么了。他不但被破碎了,他也被剥夺到一个地步,什么都没有留下。他的儿女想要安慰他,他却不肯受安慰,说,“我必悲哀着下阴间到我儿子那里。”(创三七35)雅各全然沮丧,没有什么能安慰他。他已经失去了他心头的宝贝。这次对付是何等深切!
  原则上,迟早我们都要经过这样的对付。但不要因预计这事而惧怕。赞美主,我们不仅有三十七章,还有四十七章,在那里我们看见荣耀的结局。三十七章不过是一条窄小的地下道。雅各必须走这条地下道,经历那深刻摸着他心的苦难,使他成熟。在他的一生中,没有什么比失去约瑟更深刻的摸着他了。
 
  然而,约瑟并没有失去。神在埃及保守他。约瑟被带到埃及,实际上是从“中学”升到“大学”。在埃及他要接受更高的教育,就是预备他作王的教育。当然,雅各不知道这事。在雅各眼中,约瑟已经被野兽吞吃了。但在神眼中,约瑟是在预备著作王。所以神能说,“雅各,你不需要悲痛,反而必须欢乐,因为你的儿子在埃及正预备著作王。”
<< 第九十二篇 >>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