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三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进一步来看雅各在希伯仑所受的对付。我们需要先指出变化与成熟的不同。变化的最后阶段就是成熟。成熟的意思是生命达到丰满。一个人成熟了,他就不缺生命。我们的生命越多,就越成熟。婴孩显然是不成熟的,而成人是成熟的。一个人成熟了,意思就是他的生命达到丰满了。
  变化是生命里新陈代谢的改变。变化不是丰满的问题,乃是改变的问题。植物不需要变化,因为植物就是植物。但我们神的儿女,需要变化。唯有借着变化,我们才能达到成熟。我们有天然的生命,这生命无益于神的经纶。我们天然的生命不需要用别的生命来顶替,但是需要有新陈代谢的改变。我们不但需要外在表面的改变,也需要内在性质的改变。我们人的生命对于神的经纶是必需的,但不该一直是天然人的生命;它该是在性质上经过了变化的人的生命,使神的生命能与人变化过的生命调和成为一。这是一件深奥的事。
  在新约里至少有两节揭示变化的事。罗十二2说,“不要被模成这世代的样子,反要借着心思的更新而变化。”本节译为“变化”的希腊字,也出现在林后三18。那一节说,“但我们众人既然以没有帕子遮蔽的脸,好像镜子观看并返照主的荣光,就渐渐变化成为与祂同样的形像,从荣耀到荣耀,乃是从主灵变化成的。”在以上两节里,“变化”这辞指明我们在基督徒生活里,需要新陈代谢的改变。我们不需要外面的改正和转变;我们需要在性质和生命上有内在的改变。
  这种新陈代谢的改变开始于重生。当我们得救的时候,我们不仅得称义,罪得赦免;我们也蒙了重生。在重生的时候,有一种新的生命,就是神的生命,放在我们灵里。从我们重生的时候起,这生命就一直的变化我们天然的生命。当神的生命改变我们天然的生命时,就将神的生命多而又多地分赐到我们全人里面。所以,变化乃是我们天然生命的改变。当这改变达到丰满的程度,成熟的时候就到了。我再说,变化的最后阶段就是成熟。成熟不是我们这人被改变的问题,乃是我们一再得着神生命的分赐,直到我们有了生命的丰满。
  现在我们将这件事应用到雅各身上。雅各在二十五至三十七章经历了许多的改变,但是到三十七章以后,我们在他身上没有看见进一步的改变。在二十五章,雅各是个抓夺者,抓脚跟的人。从二十六章到三十六章(这几章大约包括二十五年的时间),我们看见雅各如何有了改变。在那些年间,他所遭遇的每件事,都是为着他的变化。在三十七章雅各失去他的爱子约瑟时,他这人与二十七章的雅各完全不同。在属灵的意义上,二十七章的雅各有好几只手,用来抓他所要的。他抓父亲所有的,抓以扫所有的,后来又抓拉班所有的。然而在三十七章,雅各甚至没有用他自己的双手。到了本章,雅各似乎没有技巧或本事;他似乎什么都不能作。这指明他已经完全改变了。从三十七章直到本书末了,我们在这人身上没有看见进一步的改变。在这些章节里,我们看见一个人不仅变化了,而且满了生命。在三十七章,我们没有看见改变,也没有看见生命的丰满。变化是在本章以前发生,生命的丰满是在本章以后达到。
  我要请你们再读二十七、三十七和四十七章。在二十七章,我们看见一个抓夺者。他有许多只手,他能作每件事,没有人能打败他。无论谁来接触雅各——他的父亲、哥哥或舅父——都是输家。雅各总是占优势。他从他的哥哥、父亲和舅父得利。他甚至从拉结、利亚和她们的两个使女得利。到了拉结死的时候,雅各开始遭受损失,但甚至这损失也叫他得利,就是得着便雅悯。到了三十七章,雅各遭受另一次损失,就是失去约瑟。在这一章,雅各一无所得。从这时起,雅各失去一样又一样的东西。最终,到了四十七章,他得着了生命的丰满。生命的丰满乃是祝福,就是生命的满溢。当你生命满溢的时候,这生命就要流到别人里面。这种满溢就是祝福。所以,在二十七章我们看见一个抓夺的人,在三十七章我们看见一个变化的人,在四十七章我们看见一个成熟的人。雅各的变化开始于神进来摸他的时候(创三二25),这变化持续直到三十七章,那时变化的过程就相对的完成了。然而在这一章,雅各还没有成熟,还没有生命的丰满。要得着这个,他必须经历末后阶段的对付,就是在希伯仑的对付。
  现在我们必须来看雅各,一个变化过的人,如何能被生命充满。人是器皿。然而,我们不像瓶罐,我们不是没有感觉。知觉或意志的器皿。你若要将瓶子装满一种液体,瓶子对这事没有意见或感觉。在装之先,你无须得着瓶子的同意。但要将一样东西放在我们这活的器皿里就很难了,因为我们满了意见、愿望和意图。作父母的知道,要叫孩子吃药是多么难。照样,神要将祂的生命放在我们里面,也不是容易的事。
  现在我要指出本书一件隐藏的事。雅各末后阶段的第一个对付是失去约瑟。约瑟被卖的时候是十七岁(创三七2),站在法老面前的时候是三十岁(创四一46)。接着,有七个丰年。也许在丰年之后一、二年,雅各打发他的儿子们去埃及籴粮。所以,从约瑟被卖到雅各打发他的儿子们去埃及,至少有二十年的时间。圣经没有记载雅各在这些年间所作的,只记载约瑟所经历的。就雅各的记载而论,这二十年乃是沉默的时期。
  你想雅各在这段时期在作什么?倘若你是雅各,你会作什么?我一直思索这件事,我想我发现了一些东西。在这些年间,雅各无事可作。他没有缺乏,也没有雄心。原先,雅各只在意拉结,不在意利亚和两个使女。拉结死后,雅各把心放在约瑟身上,但是约过一年,约瑟从他那里被取去了。等到约瑟被取去,雅各实际上一无所剩。所以,在那些沉默的年间,他是一个毫无野心、兴趣,也无事可作的人。这必是神将祂自己多而又多地分赐到雅各里面的时候。这二十年与他在拉班那里的二十年,是何等的不同!在与拉班一起的那二十年间(创三一41),雅各是挣扎着对抗拉班,并且为着对待拉结、利亚、两个使女和他所有的孩子而操心。但在希伯仑这二十年,雅各从一切辖制或霸占中得着了释放。他不但退休了,他也自由了。
  唯一不能从雅各取去的,就是神的同在。雅各在希伯仑,一直活在与神的交通中。借着失去约瑟,雅各成了一个完全向神敞开的瓶子。约瑟的同在也许是雅各向神敞开的拦阻。但现在失去约瑟以后,雅各脱去了一切的阻挠,完全向主敞开。毫无疑问,雅各天天想念约瑟。他推测约瑟已经被恶兽吞吃了,但这事没有得着证实。因此,雅各也许认为他会再见到约瑟。这迫使雅各到神面前,向神敞开。他越想念约瑟,就越敞开。在那些年间,雅各是个向天敞开的瓶子,让属天的雨水不断地降到他里面。在那段时间,雅各天天在神面前,被神的生命充满。
 
  突然间,有饥荒来袭,雅各无法控制,因为“迦南地也有饥荒”(创四二5)。神用这次饥荒对付雅各,并高举约瑟。我们已经看见,在失去约瑟和饥荒来临的二十年间,雅各无事可作。他也许觉得他的一生结束了,就等着归到他的本民那里,那就是死。他从来没有想到要去埃及,另有一个新起头。当然,他更从来没有想到约瑟会在那里等他。雅各也许会想:“什么新事会发生在我身上?我已经老了,我有过四个妻子,且有许多孩子和孙子。我的一生就要结束了。”然而,当他这样想的时候,神的手忽然临到,雅各就为饥荒所袭。这次严重的饥荒,对雅各全人必是很大的功课!在饥荒来袭以前,他平平安安,一无所缺。但忽然粮食没有了。身为这样一个大家庭的家长,他必然思虑在饥荒中该怎么办。神用这次饥荒压榨雅各。
  神也用这次饥荒高举约瑟。对约瑟而言,饥荒是一件大事。若是在七个丰年以后没有饥荒,法老必会对约瑟说,“约瑟,你给我解梦的时候愚弄了我。在七个丰年之后,饥荒并没有来。”但饥荒真的来了,这是约瑟的能力和权柄。七个丰年是法老的梦的局部应验,但还没有完全证实约瑟对那梦的解释。法老也许等着要看七个丰年之后,会发生什么事。若是饥荒没有来,他可能会处死约瑟。因此,约瑟要得高举,需要七个荒年。这饥荒是约瑟的荣耀。神用饥荒给他加冠。约瑟的掌权乃是千年国的预表,预表神在地上的属天管治。
 
  因着饥荒,雅各被迫打发十个儿子去埃及籴粮(创四二1~3)。他已经失去了约瑟,现在他必须从剩余的十一个儿子中,打发十个去。在古时,从希伯仑到埃及是很长的路程,走这段距离约需八至十天。十个儿子离开,前往埃及以后,只有最小的便雅悯同雅各在一起;便雅悯那时才二十出头。那十个儿子约需离开雅各一个月。这段时间对这老人是很大的功课。他也许会想:“现在我的十个儿子走了,我不知道他们会遭遇什么。他们会平安回来么?他们能买到粮食带回家么?”这对雅各是怎样的功课!这种对付不是为着雅各的变化,乃是为着他的成熟。神用这种对付,将神生命的元素充满雅各。
 
  雅各的儿子们从埃及带着粮食回来的时候,雅各得知西缅被留在埃及了(创四二2436)。这对雅各又是一种苦难和功课。我们从约瑟的一面,掌权的一面,再来看这几章时,会看见约瑟何等有智慧。他没有把钱留下,却把钱放在口袋里(创四二25)。他们中间有一个人发现自己的钱被放在口袋里,便告诉弟兄们:“他们就提心吊胆,战战兢兢的彼此说,这是神向我们作什么呢?”(创四二28)他们回到家里,发现“各人的银包都在口袋里”。他们,包括雅各在内,就都害怕(创四二35)。雅各似乎会说,“什么?我的一个儿子被扣留了,你们把粮食带回来,钱却在你们的口袋里。假定我们把粮食吃完,而饥荒还继续着,那时我们怎么办?我们必须去埃及买更多的粮食。但我们怎么处理这钱呢?”雅各也得知便雅悯必须去埃及的坏消息。他听见这事以后,说,“你们使我丧失我的儿子,约瑟没有了,西缅也没有了,你们又要将便雅悯带去,这些事都归到我身上了。”(创四二36)流便应许将便雅悯带回来交给雅各,雅各却不听他,说,“我的儿子不可与你们一同下去,他哥哥死了,只剩下他。”(创四二38
 
  创世记四十三章一、二节说,“那地的饥荒甚大。他们从埃及带来的粮食吃尽了,他们的父亲就对他们说,你们再去给我籴些粮来。”到这时犹大就提醒雅各,他们若要再去埃及籴粮,就必须把便雅悯带去。由于饥荒甚大,雅各只好打发他最小的儿子同他哥哥们去埃及籴粮。(创四二436四三1~15)。这对雅各是何等的苦难!神在倒空这瓶子,从他取去一切。便雅悯同他哥哥们去埃及以后,留下雅各一人,没有儿子。约瑟已经被取去,西缅已经被留在埃及,现在其余的人也都下埃及去了。也许那天晚上雅各说,“我剩下什么?我十二个儿子都走了,我不知道他们会遭遇什么。第一次我的一个儿子被留下了,第二次我不清楚会有几个被留下。”这对雅各是很大的苦难,但这里主要的点不是他的苦难,乃是他被神倒空的事实。神取去了先前充满他的一切,现在雅各完全空了。但我们会看见,在雅各得着约瑟的好消息那天,他完全被生命的丰满充满了。
  神已经取去了拉结、约瑟、西缅,最终取去了所剩下的十个儿子,包括便雅悯在内。当便雅悯同他哥哥们在埃及与约瑟和好时,约瑟非常喜乐。然而,雅各独自在家里,为主所倒空。一个晚上又一个晚上,雅各也许深深觉得,他是一个虚空的器皿。从前充满他的一切,都已经被取去了。这完全是主的主宰。主在预备他,叫他被神的生命充满。
  现在我们要从约瑟的观点来看这情况。约瑟对待他兄弟的作法,也是主的主宰。约瑟留下西缅,然后将所有的钱袋归还其他的人(创四二24~25)。约瑟留下西缅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他不留下其他的弟兄?我相信西缅是领头谋害约瑟的人。西缅很残忍。他和利未杀了哈抹和示剑,并且毁了他们的城(创三四25~29)。在四九5雅各说,“西缅和利未是弟兄,他们的刀剑是残忍的器具。”我也相信是西缅领头提议杀约瑟。虽然约瑟的哥哥们不认识约瑟,约瑟对他们却非常清楚。他第一次看见他们,就为难他们,要摸他们的良心。他们彼此说,“我们在兄弟身上实在有罪,他哀求我们的时候,我们见他心里的愁苦,却不肯听,所以这场苦难临到我们身上。”(创四二21)然后约瑟“从他们中间挑出西缅来,在他们眼前把他捆绑”(创四二24)。这必使西缅想起他对约瑟所作的。在西缅被监禁的期间,他也许会想:“为什么我是唯一被留下的?哦,我真不该对约瑟那样作。”约瑟对西缅所作的,的确是主的主宰。
  甚至当约瑟的兄弟们第二次来到埃及,约瑟也没有立刻向他们表明自己。倘若我是他,我会说,“我是约瑟。何等美好,你们带着我的弟弟便雅悯回来了。请回家去,将我的事告诉父亲。”约瑟没有这样作,他为他的兄弟们预备了筵席(创四三16)。这使他们希奇,也使他们害怕。筵席过后,约瑟吩咐人把粮食装满他兄弟们的口袋,把他们的钱放在口袋里,并将他的银杯放在那少年人的口袋里。当然,约瑟的兄弟们必定很高兴的离开埃及。但约瑟的家宰追上他们,责备他们偷了他主人的杯。当那杯在便雅悯的口袋里找着时,那些兄弟们“撕裂衣服”,回城去了(创四四13)。他们必定吓坏了。然而,约瑟不是在惩罚他们,乃是在摸他们的良心。等过了这一切,约瑟才向他的兄弟们表明自己。
  神的主宰不允许将约瑟的好消息早早传到雅各那里。当约瑟和他的兄弟们在埃及一同快乐的时候,雅各正在迦南受苦,等候他的儿子们回来。雅各的儿子们留在埃及越久,他越受苦。但雅各越受苦,对他越有益。雅各久候儿子们回来,实在是一个试炼。这是在神主宰的手下,为着延长雅各的苦难,使他倒空一切。当好消息临到雅各时,他已经完全空了。
  我们先入的东西拦阻生命的长大。由于这些先入的东西,在我们这人里面并没有多少地位来为着神的生命。但是当雅各听见约瑟在埃及的消息时,他已经倒空了一切先入的东西。没有什么霸占他里面的人。拉结已经死了,十二个儿子已经走了,雅各已经完全被倒空了。他是这样的虚空,当好消息来的时候,他并不因此兴奋。事实上,他的心甚至相当冰凉(创四五26)。当约瑟的消息来的时候,雅各不仅被变化了,并且完全为神的生命所充满。他已经成熟了。
  雅各的历史也必须成为我们的传记。我们必须相信,我们日常生活中的每件事,都在神主宰的手下。雅各所遭遇的每件事,都是为着他的变化和成熟。雅各要被变化,必须被压到环境里,叫他无可选择,只得经历改变。我们和雅各一样,在被改变之后,神要主宰的用人、事、物倒空所充满我们的一切,除去我们先入的一切东西,使我们的度量增加,好被神充满。
  我们若是一而再的来读创世记,会看见雅各经历的主要两面,乃是变化和成熟。这不仅仅是蒙拣选、被呼召、得救、重生的问题。我们还需要变化的过程和成熟的过程。然而,很少基督徒留意这些事。因这缘故,神的经纶在祂儿女中间受到了拦阻。因为在神子民中间缺少变化和成熟,所以我们还看不见神永远目的的达成。但如今在主的恢复里正补上这缺欠。今天主的恢复乃是恢复基督作生命,召会作生活。在要来的日子里,在主恢复里的许多圣徒要被变化。甚至现在,有些人就在成熟的过程中。主正在我们中间,在我们身上,并在我们里面作工,好变化我们,并使我们成熟。
  我年轻的时候,读过好些关于胜过罪的书,但我从未读到关于变化的书。今天对我们而言,不仅是胜过罪的问题。即使你胜过了每一个罪,你还需要被变化。我们若没有被变化,胜过罪对于神的经纶就没有多少意义。为着神的经纶,我们不仅仅需要胜过罪,也需要全人被变化,以及神生命的丰满。神关心变化和成熟。这是祂今天的需要。
  随着成熟,也有掌权的一面。成熟的生命成了掌权的生命。我们已经指出,不该把雅各和约瑟看作两个分开的人,乃该把他们看作一个有丰满之经历的完整人的两面。我们都该有成熟的一面和掌权的一面。事实上,在埃及掌权的不是约瑟,乃是雅各,以色列。倘若你问一个埃及人,谁在统治他们?他会说,是一个希伯来人,一个以色列人在统治。以色列在埃及掌权,因为以色列在生命上已经成熟了。唯有成熟的生命,才能为神所用来为着祂的国,为着祂的掌权。
  从雅各的经历我们看见,我们所遭遇的每件事,都在神的主宰之下,叫我们被变化,得成熟。没有一件事是偶然的。神永远的目的,只能借着我们的变化和成熟来达成。雅各的经历是这事的绝佳例证。
 
  雅各对于末后阶段这一切叫他成熟的对付,实际上没有什么反应。他不再有自己的活动。他毫无挣扎,完全顺从环境。一切的情况发生时,他都接受(创四三1113)。对于他可能失去儿子,他说,“我若丧了儿子,就丧了吧。”(创四三14)这是何等的顺从!
  雅各在早期总是信靠自己的技巧和本能。然而经过了末后阶段的对付之后,他不再信靠自己,乃是信靠神。雅各已经认识神的怜悯。经过了他一生的经历,他终于领悟在他的处境中,算得数的乃是神的怜悯,不是他的技巧和本能。他也学知这位怜悯的神不仅是全能的,也是全足的,能在每一种情况中应付他的需要。因此,雅各对他的儿子们说,“但愿全足的神使你们在那人面前蒙怜悯。”(创四三14,另译)现在他的信靠和安息完全在于全足之神的怜悯,不在于他自己和他的能力。在这里我们看见一个完全被变化而成熟的人。
<< 第九十三篇 >>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