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九十八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继续来看雅各用祝福说预言这个题目(创四九1~28)。在前篇信息中我们指出,虽然这预言的话是人说的,然而却是神的话。雅各成熟了,与神是一,因此无论他说什么,都是神的话。基督徒大多不明白创世记四十九章。大约五十年前,我初次研读本章,就发觉很不容易明白这里所记预言的意义。但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章,因这一章实际上是创世记的总结。
  照着创世记的记载,人类开始于亚当,接着有亚伯、以挪士、以诺、挪亚、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最终,雅各不再是一个个人,因他成了神所拣选之家的父。这家就是雅各家(创四六27),主要由雅各的十二个儿子所组成。后来,这十二个儿子成了以色列民族的十二个支派。这指明神的心意是要得着家,不是要得着个人。以色列家是召会的预表,召会乃是神今日的家。在旧约里有一个家,是以色列家;在新约里也有一个家,就是活神的召会(提前三15)。
  凡是说到以色列家的话,都是召会的预表、图画和影儿。当我和弟兄会的教师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告诉我们要区别圣经中说到以色列人的部分,和说到召会的部分。一面来说,这是正确的,我们不该将神论到以色列家的话和神论到召会的话混为一谈。然而,因为召会是属灵的实体,我们很难领会。因此,我们需要旧约以色列家的图画。圣经用预表和图画描绘属灵的事物,这是一个原则。任何属灵的事物都是奥秘的。例如,新耶路撒冷是属灵的,是奥秘的,所以圣经用一座城来说明。照样,若没有以色列家的图画,我们会很难适切的领略召会。然而,我们察看旧约的图画,就能领略新约所启示召会的许多方面。所以,说到以色列人的话,不但是为着他们,也是为着我们。
  基于用预表和图画来描绘属灵实际的原则,我们必须将一切说到以色列十二支派的话,都应用到我们自己身上。按肉身说,我们当然不是以色列十二支派;然而,按属灵说,我们是十二支派,因为他们是我们的图画。我们若要认识自己,应当看看在这十二支派身上我们自己的照片。不要以为创世记四十九章的预言仅仅与雅各的儿子们有关。这些预言与我们的关系,也许大过与雅各十二个儿子的关系。
  十二这数字是由三乘四组成的。首先,雅各预言到他的头三个儿子——流便、西缅和利未。(创四九3~7)。这三个兄弟又可细分。流便是单独的,西缅和利未合成一组。按着他们的行动,西缅和利未乃是一。
  在我们察看雅各论到流便、西缅和利末之预言的重要方面以前,我要指出,照着雅各带着祝福的预言,我们天然的身分和性情是可能改变的。也许你生来就很好。但不要夸你的好,因为你可能会变坏。倘若你生来就很坏,但你不该失望。反之,你应当有信心会变好。这是警告,也是鼓励。身为长子,流便居首位。然而,他失去了首位,他天然的身分,生来就有的身分改变了。所以,我们不该失望,也不该得意。反之,我们该谨慎,免得失去长子名分。
  还有,虽然你不是真正头生的,但你可能会成为长子。约瑟排行第十一,但他最终成了长子。在圣经里长子名分的转移事例中,长子名分多半是从长子转移给次子。有思想的人听见这话会说,“我生来既不是老大,也不是老二。我是第十一名。无论长子名分转移多少次,绝不会转移给我。”但是要有信心,要受鼓励。你也许是第十一名,但神仍有办法使你成为第一。祂在约瑟身上作了这事。要切记一个事实,你天然的身分可能变好,也可能变坏。不要怪神使你成为第十一名,而不是第一名。你若想要这样怪神,祂也许会说,“亲爱的孩子,你再读创世记四十九章。虽然你生来是第十一名,但你的身分能变为第一。”
  历年来,我一直对长老们说到他们的个性。我承认我论到这件事的话又沉重又厉害,好像一把两刃的剑刺透了弟兄们。当长老们问我,他们如何才能更为有用,我总是告诉他们,他们的用处在于他们的个性。我常常告诉他们,他们天然的个性是他们没有用的主要原因。许多人因这话感到失望。但在创世记四十九章这里,有福音给那些对自己天然个性失望的人。在这一组三个兄弟的身上,我们不仅看见天然的身分可能改变,也看见天然的个性能为神所用。不过,我们在本篇信息后面会看见,唯有符合一些条件,神才能使用我们的个性。
  雅各在他的预言里把西缅和利未放在一起,因为他们在性格和性情上相同。他们的性情在三十四章暴露出来,那章记载他们的妹子底拿受玷污,以及他们报复哈抹和示剑。西缅、利未和底拿都是同一位母亲生的。因此,这两个兄弟很爱他们的妹子。当他们得知她受了玷污,就去杀了示剑城中一切的男丁,掳掠那城,甚至砍断牛腿大筋,这种作法暴露了他们的性情。他们是何等的残忍!西缅和利未的残忍使雅各震惊。雅各在他的一生中,从来没有像在三十四章那样惊恐。然而,在神的主宰里,那一章的事件对雅各的成熟是一大帮助。这些事件是强烈的阳光,帮着把雅各晒熟。所以,在三十五章我们看见雅各一生中真实地改变。
  然而,雅各不能忘记西缅和利未所作的。因此,他在四九6说到他们:“我的魂哪,不要与他们同谋,我的荣耀啊,不要与他们同伙联络,因为他们趁怒杀害人命,任意砍断牛腿大筋。”(另译)这里的“荣耀”是指灵。西缅和利未所作的,在雅各灵里留下深刻的印象,使他不能给他们任何祝福。然而,到了申命记三十三章,摩西确在祝福利未。创世记四十九章,是对儿子们有慈爱关怀的父亲所祝的福。但申命记三十三章,是代表律法的老人所说的预言。无论他预言什么,都是按着律法而有的审判。然而,那个审判是满了怜悯,并且利未领受了祝福。
  虽然雅各爱他的儿子们,也非常关怀他们,但他不能给西缅和利未祝福。创四九5说,“西缅和利未是弟兄,他们的刀剑是残忍的器具。”论到西缅和利未是弟兄的话,意指他们是同伴,他们形成一伙。他们的刀剑是残忍的器具。我们已经指出,6启示他们的残忍。在七节雅各说,“他们的怒气暴烈可咒;他们的忿恨残忍可诅;我要使他们分居在雅各家里,散住在以色列地中。”雅各不是说,“西缅和利未当受咒诅;”他乃是说,“他们的怒气和忿恨当受咒诅。”他们该受咒诅,但他们的父亲不是咒诅他们,乃是咒诅他们的怒气,并对他们执行审判,将他们分散。对付残忍的人,最好的办法是分散他们。论到西缅和利未,雅各似乎说,“西缅和利未太残忍了。他们没有显出怜悯或恩慈。不错,哈抹和示剑玷污底拿是不对的,把他们杀了就够了。西缅和利未无须杀了那城所有的男丁,也无须砍断牛腿大筋。我不容许他们住在一起。最好是将他们分散。”
 
 
  现在我们来看雅各对流便所说的话。因为流便被败坏,受玷污,满了病菌,所以雅各在带着祝福的预言里,把他从所有兄弟中孤立起来。三节说,“流便哪,你是我的长子,我的能力,我力量的初熟果子,尊荣超众,权力超众。”(直译)流便是长子,尊荣和权力超众。看看雅各用来描述他的辞:“我的长子”“我的能力”“我力量的初熟果子”“尊荣超众”“权力超众”。
 
  虽然流便有长子名分的尊荣,却因着他的污秽失去了。四节说,“但你放纵情欲,滚沸如水,必不得居首位,因为你上了你父亲的床,污秽了我的榻。”流便放纵情欲,滚沸如水,行动暴烈,污秽了他父亲的床。流便那样作太离谱了。那样放纵情欲,使他失去了长子名分。流便因为放纵情欲,污秽了他父亲的床,雅各说他必不得居首位。因此,他长子名分的首位被取去了。
  当雅各在四十九章预言到流便时,毫无疑问,他记得他已经把长子名分给了约瑟(创四八5~6)。雅各不是偶然把长子名分给约瑟的;这件事他必定考虑了很久。照着四八5,雅各说,“我未到埃及见你之先,你在埃及地所生的以法莲和玛拿西,这两个儿子是我的;正如流便和西缅是我的一样。”不仅如此,在四八22雅各说,“并且我从前用弓用刀,从亚摩利人手下夺的那块地,我都赐给你,使你比众弟兄多得一分。”所以,约瑟得了双分地土,一分给以法莲,另一分给玛拿西。最终,这预言应验在约书亚十六、十七章。当拈阄分地时,约瑟得了双分。这不是借着人的操纵成就的,乃是借着为神所控制的拈阄成就的,以应验雅各的预言。
  在这一点上,我特别需要对青年人说一句很重的话。不要以为淫乱的污秽是一件无足轻重的事。我们是神照着祂的形像造的。因为我们有神的形像,所以甚至照着我们天然的构成说,我们也是尊贵的。其他的罪也许不会损坏我们的身体,但淫乱对我们的身体,尊贵的器皿,确实造成直接的损坏(林前六18帖前四4)。因着我们蒙了重生,我们的身体现今就是圣灵的殿(林前六19)。所以,我们不仅在肉身上有神的形像,并且在重生后,我们的身体乃是神的殿。所以,你必须尊贵的保守你的身体。没有一件事像淫乱那样损坏你的身体。今天世界的作法完全是地狱、鬼魔、撒但的。青年人彼此接触毫无约束,真是可怕!我愿告戒所有的青年人,甚至在召会生活中的弟兄姊妹,在彼此接触中也要有一些约束。
  当我是个青年弟兄,进入这个职事时,我到上海去接受倪弟兄的帮助。在那些日子里,倪弟兄和我有多次长谈。他给我这服事主的弟兄第一个教导就是,切勿单独和异性接触,为着使我受保护,总得有第三者在场。我从来没有忘记这话;这对我是一大帮助和保护。因着主的怜悯,历年来我一直遵守他的话。
  我们是堕落的人类,我们都有情欲。没有人能说他没有情欲。一九三〇年,在我家乡的省分有一次所谓的灵恩运动。有一班人宣称他们因为受了圣灵的浸,就不再有情欲了。因此,男女开始住在一起。但这种作法带进淫乱,使主的名蒙受莫大的羞辱。因着这班人中间的淫乱,福音的门在那一地区关闭了很久。大约十五年前,同样的事发生在韩国。许多有了所谓灵恩经历的韩国基督徒,开始彼此接触毫无约束,结果乃是淫乱。
  要记得,你还在肉体里。同年龄的男女单独相处,就给仇敌试诱的机会。你已过的经历必定使你确信这点,所以无须我说得太多。切勿认为淫乱是无关紧要的事。我们已经看见,没有一件事,像淫乱那样损坏你尊贵的身体。美国政府中有些人要使同性恋合法化,这是何等的羞耻!这样作就是使这个国家成为所多玛。
  流便因着一个罪失去了长子名分的首位。今天这首位就是对基督之享受拔尖的分。双分地土表征对包罗万有基督的丰富之享受拔尖的分。任何人一旦犯了这样严重可怕的罪,他对基督拔尖的享受就了了。不但青年人,甚至中年人也必须留意单独和异性相处的危机。这样作是冒极大的危险,因为这开了门,让那狡猾者进来。你不知道你的肉体是多么狡猾,多么邪恶。我们肉体中的情欲真是可怕!因此,我们应当不信靠自己。不要以为你不可能犯这样的罪。最好的保护就是遵守我从倪弟兄所领受的话。
  不要说,我的话是远东一个保守的中国人说的,而你是住在现代化的美国。我是一个七十多岁的人,我经历过人生所有的经历。务请留意我所说关于淫乱的话。在新约里,使徒保罗一再发出警告,淫乱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国(林前六9~10加五19~21弗五5)。我们读马太五章的生命读经,会看见主耶稣对这件事是何等的严格。和异性接触,切不可随便。为着主的名,为着召会的见证,为着你的保护,并为着你身体的尊贵,你必须遵守不单独和异性相处这原则。你若遵守这原则,就会蒙保守。要记得,流便由于污秽,他天然的身分,就是生来而有的身分,完全改变了。
 
  在申三三6,摩西说了关于流便的预言。这个预言,就是按着律法而有的审判,是借着一位满了经历、同情的老人说出来的。摩西说,“愿流便存活不至死亡,愿他人数不至稀少。”这话含示,按着律法,流便应当死亡。按着流便的罪,他应当死亡(结十八20)。虽然流便应当死亡,但摩西执行律法的审判满了怜悯。他是一位老法官,按着神公义的律法审判十二支派,然而,他的审判满了怜悯和同情。摩西顾虑流便会死亡,或者他支派的人数会大大减少。借此我们看见,淫乱不但使我们失去长子名分,也可能使我们死亡或人数减少。所以,我们必须逃避淫乱(林前六18)。
  约瑟得着长子名分,因为他逃避了流便沉缅于其中的污秽(创三九7~12)。约瑟没有故意进到屋子里,与波提乏的妻子在一起。他是一个仆人,在屋子里工作,而波提乏的妻子试诱他。约瑟逃避了这试诱。每当这种试诱来临,唯一对付的办法就是逃避。不要和对方谈论或理论,要逃走。流便因着他的污秽失去了长子名分,而约瑟因着他的纯洁得着了长子名分。神是公义、正直、公平的。流便在黑暗的一边,他失去了;约瑟在光明的一边,他得着了。因为流便有死亡的危机,或至少有逐渐减少的危机,所以摩西祷告,愿他不至死亡。在召会生活中,任何人犯了淫乱,都会落在非常危险的地步。他不但会失去对基督之享受拔尖的分,也会有死亡或衰减的危机。这是流便的经历。
  长子名分不但由双分地土所组成,也由君王职分和祭司职分所组成。流便是长子,应当承受这三样祝福。但由于他的污秽,他不但失去了双分地土,也失去了君王职分和祭司职分。我们已经看见,双分地土归给了约瑟,君王职分归给了犹大(代上五2),祭司职分归给了利未(申三三8~10)。这预表今天我们若任凭自已受玷污,就会失去对基督双分的享受,君王职分和祭司职分。
 
 
  我们已经看见,西缅和利未因着他们的残忍没有得着祝福(创三四25~30)。他们杀害并掠夺示剑城的残忍,使他们的父亲惊恐到一个地步,无法给他们任何祝福。他们放纵自己的性情,使他们失去父亲的祝福。
 
  雅各因着西缅和利未残忍的性情受惊。因此,他不容许他们住在一起。反之,他对他们施行审判,将他们分散在以色列人中,使他们不能照着他们的性情残忍的行事。
 
  西缅从摩西记载在申命记的祝福中删除了。按着神公义的律法,西缅没有立场接受祝福。从神的记载中删除,不是微不足道的事。西缅太天然了,从来不约束他天然的性情。我相信是他发起杀害约瑟的计谋。所以,约瑟的哥哥们第一次下埃及的时候,约瑟就安排把西缅留在监里。当西缅在监里,他也许对自已说,“我不该对约瑟那样作。”西缅的性情必定非常残忍。无论我们的性情如何,我们都不该纵情任性。西缅因着放纵他的性情,失去了对基督所有的享受。他需要分享别人丰富的一分基督,就是犹大丰富的一分。因为“犹大人的分过多”,西缅就分散在犹大人中(书十九19)。
 
  西缅和利未虽是同伙,但利未最终抓住机会改变了他天然的性情。西缅和利未都有杀人的性情。但在以色列人拜金牛犊时,利未杀人的性情却为神所用(出三二29)。当摩西带着法版下山,看见百姓拜金牛犊,就说,“凡属耶和华的,都要到我这里来。”(出三二26)在所有的支派中,只有一个支派,就是利未支派,聚集到摩西那里。为什么西缅不加入利未一边?他们有同样天然的性情。然而,当神呼召时,一个答应了,另一个不肯答应。这指明虽然我们可能有非常丑恶的性情,但我们的性情在神的目的上仍可能有用。然而,我们必须符合一些条件。第一,我们必须献上自己;第二,我们必须违反我们天然的好恶运用我们的性情;第三,我们使用我们的性情,必须是更新的,是变化的。示剑城的居民是利未的仇敌,要杀他们很容易。但要杀父母、兄弟、儿子和亲属,完全是另一回事。要这样作,你必须违反自已的愿望运用你的性情,并且使用的方式是新的,是为着神且同着神的。西缅和利未都有杀人的性情,都能杀人。然而,杀示剑人不需要他们违反自己的愿望运用他们的性情。西缅没有加入利未一边,完成摩西的吩咐,因为他不愿付代价。西缅可能说,“杀示剑人是对的,但杀我们的弟兄、儿女和亲属是疯狂的。不错,他们都拜了偶像。但神是怜悯的,祂会赦免他们。为什么我们必须杀他们?”那时候,这两个同伴分手了。一个为着神、同着神并以新的方式使用他天然的性情,另一个却不然。利未以变化的方式使用他的性情。因此,利未天然的性情,杀人的性情,得了变化。
  不要以为你的性情不可能为神所用。你若违反天然的愿望,并以变化过的方式使用你的性情,它就能为神所用。我认识一些弟兄,他们的意志非常坚刚。也许你会说,他们的意志很顽强。但因他们顽强的意志是为着神、同着神并以新的方式来使用,所以他们就为神所用。神不能使用一个意志像果冻的人。这样的意志必须变化成钢铁。这里的原则是我们天然的性情能被改变并为神所用。利未不但杀示剑人,并且砍断牛腿大筋。借着变化的工作,这种性情不但为神用来杀死拜偶像的人,并且用以宰杀祭牲献给神。我们若是符合前述三个条件,我们天然的性情就是有用的,那三个条件就是奉献,违反天然的愿望来使用天然的性情,并以更新和变化过的方式使用天然的性情。
  因为利未的性情改变了,他就成了很大的祝福。神的土明和乌陵都在他那里(申三三8),并且他有特权进到神面前事奉祂。双分的地土虽是丰富的,进到神面前的特权却是亲密的。祭司职分可视为长子名分甜美的部分。利未得着了这一分。
 
  在四九7雅各说,利未该分散在以色列人中。照着约书亚二十一章,这预言是借着拈阄应验的。因着利未的忠信并绝对,他就分散在以色列人中。神人摩西很喜悦利未。然而,他不能废去雅各的预言,反而必须应验这预言。所以,主对摩西说,“你吩咐以色列人,要从所得为业的地中,把些城给利未人居住;也要把这城四围的郊野给利未人。”(民三五2)十二支派中,每支派都必须把一些城给利未人。这些城是由拈阄选定的。在这件事上没有操纵,因为拈阄不许可任何的操纵。利未人一共得了四十八座城(民三五6)。
  在这四十八座城中,有六座是逃城(民三五6书二十7~9)。这些城很合宜的设立在以色列全地。三座在约但河东边,三座在约但河西边。误杀人的很容易就能逃到其中的一座逃城。所以,利未照着咒诅而分散,实际上成了祝福。利未人将人带给神,也将神带给人。因此,古时有些利未人在你的城中或在你的地界,乃是一个祝福(士十七7~13)。
  这些逃城乃是基督的预表。我们都是误杀人的,但基督是我们的逃城。你真以为你从来没有杀过人么?我们都杀过我们的父母、丈夫、妻子或儿女。弟兄之家的弟兄们,都彼此相杀过。我们杀了人以后,需要逃往逃城;那就是说,我们必须逃到基督那里。
  分散的利未人不但将人带给神,也将神的避难所带给有罪的人。我们可将这点应用到我们今天的情况中。我们若是真利未人,无论我们在哪里,基督就要在那里成为别人的逃城。我们的居所要成为逃城,罪人能逃入其中得着救恩。这样我们就将神的避难所带给有罪的人。罪人无须逃到教堂,只要逃到神的避难所,逃到神的祭司居住的城。在这些日子里,安那翰的圣徒们按居住的地方聚集在一起。我盼望每一组都是一座逃城,许多不信的人要逃到这避难所。在这避难所里,那些犯了罪的人要找着他们所需要的遮盖。因为利未人不多,安那翰城几乎没有避难所。我们必须是今日的利未人。我们必须拼上、绝对并忠信,杀灭我们肉体的愿望,使我们能成为神的利未人,神的祭司。我们若是利未人,那么无论我们住在哪里,我们的居所就要成为逃城,叫罪人能逃入其中得着救恩。
  借着流便、西缅和利未的事例,我们看见得或失的可能。我们的得或失在于我们的态度,也在于我们对不同情况的反应。愿神怜悯我们,叫我们有一种反应,使我们有所得,而不是有所失。
<< 第九十八篇 >>
报错建议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