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十四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读经:结八2~4九3上,十一22~24十2二二20~22十四21十二15七21三三21三17九4六8十一16~17二十40十七22~23二一1027二九21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神对祂子民的审判。
 
  首先,我们必须看见神审判祂子民的根据。神对祂子民的审判,根据三件事:神的公义、神的圣别和神的荣耀。在以西结书的头一段(第一章)里,在主荣耀形状的异象中,我们看见三个主要的东西:仿佛蓝宝石的宝座,表征神的公义;烈火,表征神的圣别;光耀的精金,表征神的荣耀。我们已经指出,这三样东西给我们看见三原色。仿佛蓝宝石的宝座是蓝色,烈火是红色,光耀的精金是黄色。当这三原色照耀、返照、相映在一起,就有一道虹的样子。在这里重要的点说出,神的公义、圣别和荣耀乃是神对祂子民审判的根据。
 
  在二章到二十四章里,有许多消极的事与神的公义、圣别和荣耀相对。神的荣耀与偶像相对;在八2~4、十节,以及九3,神的荣耀与偶像成对比。以西结在异象中被带到耶路撒冷,进入圣殿。在神面前,祂的荣耀与偶像成对比。在四面墙上画着假神的像,但在殿之上,有主的荣耀。主的荣耀不能容忍假神的像。这些像称为“触动主怒”的偶像,因为它们惹动神的嫉妒(八3)。神是忌邪的神;祂不能容忍偶像。因着殿中的偶像,神的荣耀就逐步退出,离开了殿、城和祂的子民。在最后的一步,耶和华的荣耀离开了殿和城,停在城东的橄榄山上(十一23),那里也就是主耶稣升天之处。耶和华的荣耀停在那里一下,至终离开了那山,回到天上。那就是耶和华的荣耀离开了。
  神对祂子民的审判,首先是根据祂的荣耀。任何与神荣耀相对的事,必定惹动祂的审判。今天基督教乃是在神的审判之下。今天基督教由于有许多的偶像,已经惹动神的忌邪。罗马天主教有各样的偶像,其他所谓的教会也有偶像。这些地方也许没有外面有形的偶像,但是有别样的偶像。对有些人来说,工作就是他们的偶像。对另一些人来说,教导圣经或传扬福音成了偶像。我们若爱我们的工作、活动或作法过于爱主,即使这些事是为着主,它们也是偶像。根据这个原则,我们可以看见,基督教的光景满了偶像。这就是为什么我说,今天基督教的光景触怒了神,并在神的审判之下。
 
  神的圣别是神的分别与圣化,乃是与渣滓相对。召会是神所拣选的人,原该是纯金、纯银和纯净的珍宝。然而,像以西结时候的以色列人一样,召会成了渣滓。因此,像以色列一样,召会要被火焚烧。主说祂要将耶路撒冷城和以色列人聚在炉中熔化(二二17~22)。这指明神的圣别与渣滓相对。神的圣别不能容忍任何渣滓。
  看看今天基督教的光景。你在什么地方能找到神纯净的珍宝?几乎在每一个地方你所看到的都是渣滓,所以必然需要神焚烧的火来烧掉渣滓。
  今天许多基督徒所表现的爱是不纯的,乃是渣滓,因为他们的爱乃是照着他们的肉体。他们可能爱人,但他们的爱是照着天然的情感,包含着很多的搀杂或不纯。这种爱是没有经过十字架的爱。许多基督徒所表现的仁慈和谦卑也是如此。在这种爱、仁慈和谦卑里,没有纯金;没有纯净和圣别,只有搀杂和渣滓。那些表现这种爱、仁慈和谦卑的人,乃是在肉体里行善,有一些好的表现而已。虽然表现很好,但仍然是肉体;其中没有十字架的对付,也没有神圣别的对付。因此,这种的爱、仁慈和谦卑需要焚烧和审判,需要摆在神审判的火之下。借此我们看见,不仅我们的恨需要被焚烧,甚至我们的爱也需要被焚烧。照样,我们的骄傲或谦卑也都需要被神焚烧。
 
  神的公义与以色列的不公和欺压相对。在以西结的时候,以色列民一味地欺压人,惯行抢夺(二二29)。神在祂公义宝座的基础上,必须对一切不公不义的事施行审判。
  现在我们能看见,神审判祂的子民是根据祂的荣耀、圣别和公义。任何与祂荣耀、圣别和公义不合的事物,都要受审判。
 
  神是用刀剑、饥荒、瘟疫、恶兽这四样可怕的东西,来审判祂的子民(十四21)。以西结清楚地说到,有些人要被刀剑所杀。逃脱刀剑的人,有的死于饥荒缺食;有的被瘟疫所害;其余的为野兽所吞噬。战争造成饥荒;因此,一有战争,就匮缺粮食。匮缺粮食带来瘟疫疾病。这些是神用来审判祂子民的凭借(七15~17)。
  神审判的这四个凭借,也能应用在今天基督教的光景。在基督徒中间多有争执,少有和平。若是在一个召会里有了争战,这指明神的审判临到了。这指明有了偶像、不圣或不义的东西,因而带进了神的审判;先是借着刀剑,也就是借着争战。我们都必须谨慎。我们中间若有了争执或异议,那就是神审判的记号。我们彼此越相争,就越证明是在神的审判之下。
  由于基督徒中间的争执,人就匮缺粮食。一个召会若满了争执,这样的召会必定没有丰富属灵食物的供应。不但没有属灵的食物,反而有死亡和饥荒。那里没有基督的供应,没有基督的丰富,没有活的话,没有健康的话。我们若想要有健康的话,有基督的供应,有丰富且特别的属灵食物,我们就需要合一、和平与和谐。每一个人都必须在那灵里,并且合一。这样的召会就一直满了食物的供应。在每一次聚会后,都有丰盈的“剩余”。这乃是有力地明证,在这个召会里的这些人,不在神的审判之下。
  因着缺少属灵的粮食,今天在基督徒中间就有了瘟疫。这意思是说,有了各种属灵的疾病、病痛和软弱。然而,当召会生活正常时,就不会有瘟疫、疾病,反而有医治、加强和建造。
  不仅如此,今天在基督徒中间也有许多吼叫、吞噬和抓撕的野兽。保罗在徒二十29警告以弗所召会的长老,有一天必有豺狼进入召会,不爱惜羊群。他们只顾自己,而吞噬召会。在有些地方召会中,可能有小豺狼。
  今天基督教的特征是:争吵、缺食、患属灵的疾病,以及有吼叫、吞噬的野兽。结果,几乎所有的基督徒都在属灵上死亡了。没有多少活的基督徒存留。
 
  现在我们要继续来看,神审判祂子民的结果。
 
  神审判的第一个结果,乃是使以色列人失去了美地。他们分散流离,并且被掳(结十二15七21)。按属灵的经历说,失去美地的意思,就是失去对基督的享受。今天绝大多数的基督徒是死沉、分散,对基督没有享受。
 
  神审判的第二个结果,乃是主的荣耀离开了(九3,十一22~23)。从以色列的历史来看,主的荣耀有两次临到他们,充满他们。第一次是在西乃山下,当他们造好帐幕时(出四十34)。主的荣耀从那时充满帐幕,直到以利的时候。在以利的时候,以色列人迷信的带着约柜与非利士人争战,结果打败了(撒上四3~10);约柜被掳,主的荣耀离开了帐幕。这意思是说,主放弃了帐幕。到所罗门建造了圣殿,主的荣耀又回来充满殿(王上八10~11)。主的荣耀留在那里,直到以西结看见主的荣耀离去,离开了殿和城,停在橄榄山,最终回天上去。
  今天的基督教,没有主的荣耀。相反的,只有分散、流离、被掳,并失去对基督的享受。关于这事,我们毋须争论是非对错,只要简单地查问,是否有主的荣耀。你若有主的荣耀,你就是对的。你若没有主的荣耀,你就是错的。如果神的荣耀不在召会里,我们就不感觉有神的味道和彰显。
 
  神审判的第三个结果,乃是圣殿被毁,圣城被焚。大约在主前六〇六年,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来到耶路撒冷,把约雅斤王掳到巴比伦(代下三六9~10上)。以西结也同时被掳。五年以后,他开始看见以西结一章的异象。在以后的年间,他继续看见后来耶路撒冷如何被掠。他于被掳之地,在灵里被带回耶路撒冷,看见将要临到的事。尼布甲尼撒掳去约雅斤之后,就立约雅斤的哥哥西底家,作以色列人的王(10下,原文)。然而,西底家背叛尼布甲尼撒,转向埃及求助。于是尼布甲尼撒回到耶路撒冷,焚城毁殿,并将西底家掳去(19耶五二11结三三21)。在这些事实际发生以前,以西结就在异象中看见了。
  这两次被掳之间相隔十一年。圣殿与圣城不是在约雅斤被掳时所毁,乃是在西底家被掳时所毁。在西底家被掳时,主的荣耀离开了圣殿、圣城和圣民。这样,殿与城就都被毁了。表面上看来,这是以色列历史的结束。
 
  虽然由于神的审判,每一件事都失去了,但是神显出祂的怜悯。我们赞美主,祂在审判时仍有怜悯,有眷怜。这是何等的好!这也可以应用于今天的基督教。虽然光景可怜,似乎无望,但神的怜悯仍在这里。无论基督教多么受神的审判,神的怜悯依然存留。
  在神对以色列的审判之中,神怜悯祂的子民,给他们许多供备。
 
  第一,因着神的怜悯,祂设立了像以西结这样的守望者,来警戒百姓(结三17)。我们读以西结书能看见,以色列人不喜欢以西结,因为他对他们不说好听的话。神告诉以西结,祂打发他往悖逆之家,到额坚心硬的人那里去。然而,祂说祂要使以西结的额硬过他们的额,使他的心硬过他们的心;像金钢钻比火石更硬(8~9)。因着神的怜悯,祂设立了这样的守望者,来警戒祂的百姓。今天的原则也是一样。
 
  神在用火施行审判之前,先打发祂的使者把寻求祂的人标出来(九4)。祂标出那些为耶路撒冷城中所行一切犯罪、邪恶之事叹息哀哭的人,使他们不至为刀剑、瘟疫、恶兽、饥荒所杀害。唯有标出的人仍然活着。今天的光景也是一样。一些亲爱的寻求者,实在被神标出来。无论别的基督徒多么的分争,他们无分于其中。这些被标出的人,不受基督徒中间的分争所害。他们也不缺少粮食,也没有任何属灵的疾病。赞美主,祂有一些被标出来的人。一九六二年,当主的恢复在美国开始时,有一些弟兄和我天天一同为寻求的人祷告,求主将他们带进祂的恢复。今天主仍然有寻求祂的人,这些人已经被祂标出来。
 
  结六8~9说,“你们分散在各国的时候,我必在列邦中,使你们有剩下脱离刀剑的人。那脱离刀剑的人,必在所掳到的各国中记念我,为他们心中何等伤破,是因他们起淫心,远离我,眼对偶像行邪淫,他们因行一切可憎的恶事,必厌恶自己。”这里我们看见,在神审判当中,祂照着极大的怜悯,保存了剩余的人。大多数以色列人被刀剑所杀,有些死于饥荒或瘟疫,或被恶兽吞吃。其余的人在被掳时分散各地,神就在那些地方保存他们作剩余的人。今天的原则是一样的。神不仅把寻求者标出来,也保存、留下了一些剩余的人。我信在美国进到召会生活中的人,乃是剩余的人,就是神所标出的寻求者。这些剩余、为神标出的寻求者,要被主带进祂的恢复。
 
  神说,甚至在祂子民被掳时,祂还要暂作他们的圣所(十一16)。对于祂被掳并分散的子民,祂不是永久的圣所,像在耶路撒冷的圣所一样,乃是暂时的圣所。
  你若告诉别人,基督教堕落了,他们会与你争辩说,在他们的聚会中有主的同在。我们必须承认这是个事实。主确实是那些被掳之人暂时的圣所。我们不该说,他们根本没有神真实地同在;我们该指出,这只是暂时的圣所。在各处,在一些家中和团体里,他们有主暂时的同在,作暂时的圣所。然而没有一人应当满足于暂时的圣所。暂时的圣所应当提醒他们回到耶路撒冷,回到永久的圣所。
 
  我们赞美主,因着祂的怜悯,祂应许在被掳中的人,有一天祂要带他们回到美地(十一17)。祂要带他们回到之地,乃是在以色列最高的山上(二十40)。高山预表复活升天的基督。今天我们在地方召会中所经历并享受的基督,是极其高的,因为祂乃是复活并升天的基督。
 
  在说到神审判的这一段里,因着祂的怜悯,神预言到一些有关基督的事。
 
  在十七22~23,大卫的家,他的王室,被比作香柏树。首先,这树的枝子,约雅斤,被折断。以后另一枝子,西底家,被立,也被折断。最后,这一章告诉我们,这树的树梢有一嫩枝,要被拧去,栽于高山上,成为高大的香柏树。我们若细读,就会看见这嫩枝乃是指基督说的。基督属于大卫的家,生为大卫家的后裔,祂是大卫香柏树的嫩枝。祂这嫩枝,因着被钉十字架而被折断。当祂被钉十字架时,祂这嫩枝就被“拧断”。但借着复活,祂被栽于高山上,并且成了极大的香柏树。人“拧断”这嫩枝,但神使祂复活并升天。这样,神将基督栽于高处,成为佳美的香柏树,多民必宿在其下。
  这不仅是预言,也是神给沮丧子民的应许。那时大卫的家完全沮丧失望,但以西结预言,从大卫家必有一嫩枝出来,栽于高山上,这枝要成为极大的香柏树。这对大卫的家,是关于基督的鼓励和应许。
  虽然大卫的家因着他们的败坏被“拧断”,而变为荒凉低微,但有一天他们要在基督里得着复兴。他们因着联于基督,就要再次变得佳美。对我们而言,在我们属灵的经历上,原则也是一样。我们因着一些过错而被“拧断”,因此成为低微的。但因为神使我们联于基督,与祂成为一,我们就要在祂里面变为尊高的。
 
  二一10是另一处经文,许多读经的人相信这是指着基督说的。这一节很难翻译,最好是这样翻译:“我子的权杖藐视各树”。这话必定是根据创四九10,那里说到犹大的权杖。犹大的权杖乃是基督。在以西结的时候,香柏树——大卫的家——被折断并焚烧。但有些人仍然欢乐的说,“我子的权杖藐视各树。”这意思是说,当以西结预言,告诉百姓说,神要焚烧以色列人,包括属犹大支派的大卫家,但他们有些人欢乐的说,“我们有基督。我们有神儿子的权杖,祂藐视并超越各树。”神的回答乃是问说,神既要来焚烧一切,他们岂可欢乐的说这话么?因此,这一节经文是说到基督,就是犹大的权杖;也就是说,这是指神儿子的能力和权柄。
 
  二一27指明,基督是那应得以色列国的人。那时神倾复了以色列国,但至终那应得以色列国的要来。这一位就是基督。
 
  二九21说,“当那日,我必使以色列家的角发生;又必使你以西结在他们中间得以开口;他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基督是以色列家发生的角。神要生出以色列家的这角。在以西结的时候,列国征服、欺压以色列人,他们没有办法继续往前。但神应许说,有一天以色列家要生出一角,抵挡列国并胜过地上的权势,使以色列国得蒙拯救。基督要成为拯救他们脱离一切欺压和辖制的角。
  现在我们能看见,当神审判祂的子民,使他们经历极大的失望时,神预言基督是他们的盼望和鼓励。他们虽然受神的审判,但他们不必失望,因为他们能得着基督的鼓励,也能因基督得鼓励。
  这应当是我们今天的经历。当我们在神的审判之下,如果我们向祂忠信,我们就能因基督得鼓励。我们有神的怜悯,我们也有神的基督。我们虽在神的审判之下,但仍有神的怜悯和基督的鼓励。阿利路亚,我们有神的怜悯,我们有神的基督!
  神审判以色列人最终的结果,乃是使他们转向基督,得着基督,叫基督作他们的一切。他们因着与基督联结,就由卑微升为至高,能有基督的权柄,超过地上的万民,超过地上一切的政权。因着基督,以色列还要复国,还要有基督来作他们的君王。基督在那一天,要成为他们的角,救他们脱离一切的欺压,一切的辖制。所以一切都是基于基督,并在基督里领受的。
  今天,召会的原则也是一样。神对召会的审判,是要得着一班人归向基督,得着基督。基督成了他们的香柏树,作他们的权能;基督也成了拯救他们的角。
<< 第十四篇 >>
报错建议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