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读经:利四8~151921263135六25十六35
  在我们来看赎罪祭的更多方面之前,我想进一步说到罪。在新约,罪是人位化的东西,这不是小事,乃是非常重要的事。
  在宇宙中有两个源头。一个是神,另一个是撒但,就是神的仇敌,对头(撒但这辞的意思是对头)。当撒但开始与神争权时,他就成了神的仇敌与对头(赛十四)。撒但也曾就着权势这面来试诱主耶稣(路四5~7)。今天整个宇宙乃是撒但与神之间争权的事。全世界都跟随了撒但,成了这邪恶争斗的一部分。所以,在撒但的影响之下,全人类都在争权。譬如,一个公司里的职员会为升迁而争。这是宇宙争权的一小部分,这样的争权处处可见。
  罪有五个项目,就是肉体、罪、撒但、世界、世界的王。这五个项目的总和就是罪。世界的王表征争权。每一个人,包括小孩子,都喜欢作王、作首领;今天到处都有争权。我们要看见,这争权与赎罪祭有关。 
  我们向主悔改,接受祂作救主时,就蒙光照看见自己是邪恶的,且在神的定罪之下。我们越爱主,就越看见自己是邪恶的。信徒越祷告,就越觉得自己是何等的邪恶。至终我们了解,今天即使是追求主的基督徒,也不过是个罪的总和。我们不仅邪恶、有罪——我们就是罪的总和。
  我们若看见自己有罪,并且认罪,会发现越认罪,就有越多的罪要认。我在一九三五年有过这样的经历。有一天,我深深感觉需要与主独处,于是到了一个隐密的地方,跪下来祷告,认自己的罪。我认罪认了很久。在这之前,我不晓得自己那么有罪,犯了那么多罪。我看见从我年少起所作的一切都是罪,我向主彻底的认罪。
  我们需要祷告,并且接受主耶稣作我们的燔祭,作那绝对为着神的一位。享受基督作燔祭,会领我们以祂为我们生命的供应,为我们的素祭,就是基督在祂的人性里成为我们每日的食物。我们需要享受祂,直到我们感觉我们与神、与自己并与每一个人都有了平安。我们立即就会在光中,这光会在我们里面,在我们之上,并在我们周围光照我们。这样,我们就知道自己有罪,而且就是罪。这是约壹一章的经历。神就是光(约壹一5)。我们要与神有交通,就必须在光中行,如同神在光中。我们若这样行,就会看见我们有一样称为罪的东西(约壹一7~8)。
  约壹一章所说的罪,不是小可的东西。罪就是神的仇敌撒但自己,也包括了撒但与神之间的争权。这争权包括了我们,我们也包括在其中。
  为什么我们没有绝对为着神?因为我们里面有些东西是为着自己,不是为着神。这就是争斗。一位姊妹在逛百货公司时,可能会经历这种争斗。她也许想买一样东西,但她感觉主并不赞同。她求主准她这一次买下这样东西。她的求实际上就是她与主之间争斗的标记。撒但就藏在这样的争斗里。
  我们在许多事上都与主争斗。我们爱主,参加召会的聚会,完全投入召会生活。表面看来,样样都好。然而,只有我们自己知道,一天过一天,我们与神之间有多少争斗。神要我们绝对为着祂,但我们只愿意在某种程度上为着祂。我们可能批评别人没有绝对为着神,但我们自己又有多少是绝对为着神的?我们并没有毫无保留的绝对为着神,反倒与祂争权。
  谁能说他是绝对为着神的?既然没有人是绝对为着神的,我们就需要基督作我们的燔祭。只有基督是绝对为着神的。
  保罗在对付罪时,至终摸到更深的事——不仅摸到罪自己,更摸到罪的律(罗七25八2)。许多基督徒不晓得有罪的律这样的东西。你知道什么是罪的律?罪的律就是那与神相争,自然而有的权能、力量和能力。我们里面有些东西是活的,是活跃的,它蹲伏在我们里面,监督着我们。什么时候只要我们有一点为着神的念头,我们里面就有个东西升起来胜过我们。这就是罪的律。在保罗的经历中,他发现不仅罪住在他的肉体里,并且每逢他想要为着神,他里面就有个自然的权能、力量和能力起来抵抗。这使他成了一个苦恼的人(罗七24)。这就是罪的律,这是罪的更深意义。
  我们常被这蹲伏在里面的东西打败。譬如,我们也许想要爱主,但自然的,罪的律运行在我们里面,不久之后,爱主的念头就消失了。
  保罗借着对那禁止贪心之诫命的经历,发现了罪的律(罗七7~8)。除了“不可起贪心”这条诫命以外,其余的诫命都是对付外面的事。这条诫命摸到我们里面的贪念。保罗不想贪心,但他无法不贪。当他想要遵守这条诫命时,他里面就有个东西升起,叫“诸般的贪心”在他里面发动。保罗是这样一个受罪的律苦害的人。
  我们不该肤浅的,乃该更深的以基督为我们的赎罪祭。这会使我们整个人得到重造。
  我们已经看过罪包括争权,而罪的律就是与神争斗的自然权能、力量与能力;现在我们要接着来看利未记四章,赎罪祭的其他各面。
 
  把所有盖脏的脂油,和脏上的脂油,两个腰子和腰子上的脂油,并肝上的附属物,都烧在燔祭坛上(利四8~1019263135)。这表征基督的心肠是献给神柔细甘甜的部分,作神的满足,使神乐意赦免我们。
  把赎罪祭的这些部分都烧在燔祭坛上。这指明神悦纳赎罪祭是基于燔祭。没有燔祭作基础,赎罪祭就不能蒙神悦纳。
 
  整个祭牲,包括皮,和所有的肉,并头、腿、内脏、粪,要在营外烧掉(利四11~1221)。这表征基督作赎罪祭,在犹太宗教(人的组织)之外忍受凌辱(来十三11~13)。耶路撒冷被视为代表犹太宗教组织的营,基督是在耶路撒冷(营)之外被钉死的。
 
  赎罪祭要烧于洁净之处。这表征基督作赎罪祭所在之处是人所弃绝的,在此人的罪得以清除。
 
  烧赎罪祭的地方,是在倒灰的地方。
 
  燔祭的灰表征神认可并悦纳了祭物。我们怎么知道神悦纳了燔祭?是借着燔祭被烧成灰而知道的。因为灰是神接受燔祭的标记,所以灰是宝贝的。
 
  灰乃是给献祭者对神救赎他们的罪,在他们心里作保证和平安。灰乃是标记,保证我们,神为着救赎我们的罪,已经悦纳了我们的赎罪祭。
 
  以色列全会众若误犯了罪,长老就要代表会众献赎罪祭(利四13~15)。这表征召会的长老可以代表召会献上基督作召会的赎罪祭。
 
  要在宰燔祭牲的地方,宰赎罪祭牲(利六25)。这指明赎罪祭乃是基于燔祭,表征基督作我们的赎罪祭,乃是基于祂是燔祭。基督必须是给神满足的燔祭,使祂合格作我们的赎罪祭。
  我们若从来没有享受基督作燔祭,就无法领会我们多么有罪。我们听到福音而悔改之后,就晓得自己是有罪的。但是直到我们享受了基督作我们的燔祭,才知道我们多么有罪。燔祭的意思是,神所创造,为着彰颢祂并代表祂的人类,不该为着神以外的事物,乃该绝对为着神。然而,我们却没有绝对为着神。我们需要了解这点,并以基督为我们的燔祭。只有当我们享受基督作我们的燔祭时,我们才知道自己多么有罪。
  我们若了解自己何等有罪,就晓得我们的爱和我们的恨一样,都可能有罪。按伦理说,恨人是错的,爱人是对的。我们可能以为在神眼中,爱人是蒙悦纳的,恨人是不蒙悦纳的。但在神眼中,我们都不是为神,乃是为自己而恨人,也是为自己而爱人。从这观点来看,爱人和恨人都一样有罪。凡我们为自己而不为神所作的,无论合乎道德与否,好或坏,爱或恨,在神眼中都是有罪的。只要你是为自己作的,都有罪。
  神创造我们,是要我们为着祂,作祂的彰显和代表。祂创造我们并不是为着我们自己。但我们向祂独立而活。我们恨人,是向神独立;我们爱人,也是向神独立。这就是说,在神看来,我们的恨和我们的爱都是一样的。
  不仅如此,我们的恨与爱都不是出于我们的灵,而是出于我们的肉体,出于善恶知识树。善恶知识树表征撒但。我们不该认为只有行恶是出于撒但,行善就不是出于撒但。行恶行善都可能是出于撒但。我们必须知道,我们出于自己所作的,无论好坏,都是为自己作的;既是为自己作的,就是罪。
  我要再次指出,罪包括争权。我们爱人,可能是为着自己——为着自己的名声、地位、利益和骄傲。这种爱就是与神争权。我们需要祷告:“主,拯救我,叫我不为自己的骄傲、名声、升迁、利益、好处作什么。”这就是蒙拯救脱离与神的争权。当我们为自己的名声和升迁爱人时,就不是为着神。这种爱乃是出于撒但;这是在肉体里,并且就是罪。凡在肉体里的就是罪,凡在我们肉体里的罪就是撒但,凡撒但在肉体里所作的,就是争权。
  有些人可能想到,我们这些作父母的基督徒对孩子的爱。我们对孩子的爱也可能是在肉体里。新约嘱咐我们要在主里养育我们的孩子。但我们可能是为着自己和将来而养育孩子。这就是罪。
  即使在召会生活中,我们行事也可能不是为神而是为己。我们可能作了很好的事,但深处隐藏的动机却是为着自己,那就是罪。譬如,在作见证或祷告时,我们可能想要人人都对我们说“阿们”。我们可能献上一个高的、属灵的祷告,而我们这样作的目的是要得着“阿们”。这样的祷告是有罪的,因它不是绝对为着神。由此可见,甚至我们在祷告中,也与神争权。我们想要的是地位,不是神。
  因着我们作属灵的事时,可能有隐藏的动机,主耶稣曾说到一些人,表面上是为神作事,实际上是为着高举自己。所以,主说,“你们要小心,不可将你们的义行在人前,故意叫他们注视。”(太六1上)论到施舍,祂说,“不要让左手知道右手所作的。”(太六3)论到祷告,祂接着说,“你们祷告的时候,不可像那假冒为善的人,因为他们爱站在会堂里,并十字街口祷告,为要叫人看见。”(太六5上)论到禁食,祂说,“你们禁食的时候,不可面带愁容,像那假冒为善的人一样;他们把脸装得难看,为要叫人看出他们在禁食。”(太六16上)我们即使在行义、施舍、祷告、禁食时,也可能与神争权。在神眼中,行事为自己而不为神,乃是罪。那些为自己作这些事的人,没有给神地位,反倒将一切的地位都给了自己。
  以基督为赎罪祭是很深的。我们对赎罪祭的经历,完全与我们享受主耶稣作我们的燔祭有关。我们越爱主、越享受主,就越晓得自己是何等邪恶。有时,当我们爱主到极点,就会感觉没有地方隐藏自己。保罗对自己就有这样的领会。当他寻求主的时候,他看见在自己里面没有善。
 
  为着祭司的事奉,燔祭是跟在赎罪祭之后(利十六35)。这表征我们这些神的祭司,在享受基督作赎罪祭之后,必须以祂为燔祭,使我们可以活祂,让神满足。
  一面,赎罪祭是基于燔祭。另一面,燔祭是跟在赎罪祭之后。我们越享受主耶稣作我们的燔祭,就越看见我们是有罪的。然后,我们就比已往更深的以祂作我们的赎罪祭;这使我们更多的享受祂作燔祭。因此,燔祭是在我们享受赎罪祭之前,也在我们享受赎罪祭之后。
  我们能以彻底认识自己,唯一的路就是享受基督作燔祭。我们借着享受基督作燔祭,就晓得我们不是绝对为着神。我们也许为着神到某种程度,甚至到极大的程度,但我们仍为自己保留了一些东西。
  每当我们摸神圣的事、属灵的事并召会生活中对神的事奉时,我们必须带着赎罪祭。旧约的预表清楚启示这点。每逢神的子民要对神作一件事,即使是最圣别的事,他们都需要赎罪祭。今天我们也需要赎罪祭,因为我们是不洁净、不单纯的,也是不绝对为着神的。我们中间谁能说他是绝对为神的?没有人能这样说。所以,在我们为主作的一切事上,我们都需要赎罪祭。即使是为神说话,我们也需要以基督为赎罪祭,把自己藏在祂里面,求祂以祂的宝血遮盖我们。
  首先主拯救我们,然后吸引我们爱祂、取用祂、享受祂。借着取用并享受祂作我们的燔祭,我们的罪就被暴露,看见自己不像祂那样的绝对为着神。在召会生活中,别人可能会欣赏我们,但我们里面知道我们并不好,并没有绝对为着神。我们可能爱召会,似乎为召会付出一切,但我们没有绝对为着神。我们里面仍有保留。
  借着享受主作燔祭和素祭,我们就看见我们是有罪的。所以我们以祂作赎罪祭,然后以祂作赎愆祭,这就是我们在约壹一章所看见的。我们在神圣的交通里享受三一神时,就晓得自己里面仍然有罪,外面仍然犯罪。然后我们接受宝血的洗净。这成了循环。我们越被洗净,就越进入与三一神的交通;我们越享受这交通,就越蒙光照;我们越蒙光照,就越看见自己是有罪的,甚至就是罪的本身。我们就是借着这个循环,蒙拯救脱离自己。实际上,我们是蒙拯救脱离罪、肉体、撒但、世界、世界的王和争权。我们越享受基督,就越少与神争权。至终,我们会把每一寸地位都让给祂。
<< 第二十篇 >>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