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读经:利五1~10七2
  本篇信息中,我们要开始看赎愆祭。我们可能以为,五种基本祭最后一项的赎愆祭不是很重要,并且容易领会。实际上,赎愆祭极其重要,并且很难充分领会。所以我们研读利未记时,需要仔细且留意的读五1~10。
  说到罪,许多人都不晓得单数的罪与复数的罪有很大的差别。单数的罪是内住的罪,就是在我们里面撒但的性情。复数的罪是外面罪的行为。赎罪祭对付单数的罪(罪性),赎愆祭对付复数的罪(罪行)、过犯和罪愆,包括撒谎、过错和一切不对的行为。罪愆就是过犯,过犯乃是不同的罪行。
 
  我们需要先来看赎愆祭的意义。
 
  赎罪祭和赎愆祭有很重大的差别。赎罪祭表征基督是解决在我们堕落天性中之罪的祭(罗八3林后五21)。赎愆祭表征基督是解决在我们行为中之罪的祭(彼前二24赛五三5~610-11)。
  罗八3说,“神……在罪之肉体的样式里,并为着罪,差来了自己的儿子,就在肉体中定罪了罪。”神已经定罪了罪。祂是怎样作的?乃是借着在罪之肉体的样式里,差来了祂自己的儿子。
  “罪之肉体的样式”这辞把罪与肉体连在一起。我们的肉体今天乃是罪的肉体。我们已经指出,罪与肉体和撒但、世界、世界的王有关。虽然我们的肉体是罪的肉体,但基督只是在罪之肉体的样式里来。在祂里面没有罪;在祂的人性里没有罪。但在祂的外表上,祂的确带着罪之肉体的样式。
  堕落人类的肉体乃是罪的肉体。换句话说,堕落人类的肉体与罪是一。肉体在哪里,罪就在哪里。肉体这辞表征堕落的人,每个堕落的人都是罪。无论我们恨人或爱人,我们都是罪。创六3说,堕落的人成了肉体(血气,原文为肉体)。人既成了肉体,而肉体是属于罪的,肉体与罪就是一。二者乃是一个。我们这堕落的人乃是肉体,而肉体就是罪。
  神在罪之肉体的样式里差来了自己的儿子,借此便定罪了罪。当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时,在神眼中,祂就是罪。基督是在祂的肉体里被钉十字架的。这就是说,祂的肉体被钉了十字架。祂的肉体既被钉死,罪就被定了罪,因为罪与肉体乃是一。神在十字架上审判了耶稣,借此,祂审判了肉体,也审判了罪。当神审判耶稣时,就审判了肉体与罪。不仅如此,那时,神还废掉了在肉体里的撒但,审判了挂在撒但身上的世界,定罪了世界的王和争权。一个人被钉,却有五样东西受到对付:罪、肉体、撒但、世界与争权。这五件东西乃是一。
  林后五21说,“神使那不知罪的,替我们成为罪。”主耶稣不知罪,但神使祂替我们在十字架上成为罪。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时,不仅在样式上是罪人,就像铜蛇一样有蛇的形状(约三14),神也使祂成为罪。如果耶稣没有成为罪,当祂钉十字架时,罪就不能受审判。罪被定了罪,因为基督在十字架上时,神已使祂替我们成为罪。
  赎罪祭对付我们里面性情中的罪性,赎愆祭对付我们外面行为上的罪行(彼前二24)。美国标准本(American Standard Version)的旁注指出,赛五三10把赎愆祭与赎罪祭摆在一起。利未记五章也一样。
 
  赎愆祭至终又是赎罪祭(利五6~811~12)。这表征基督为着救赎我们的罪,解决了罪的两面问题——在我们里面性情上的罪,以及在我们外面行为上的罪;这两面乃是罪的总和。约一29说到这总和:“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之罪的。”虽然这节的罪是单数的,但它不仅指我们性情上的罪,乃指罪的总和,包括里面的罪性与外面的罪行。
 
  利五5~7和十一节告诉我们,赎愆祭可以是羊群中母的,或是绵羊,或是山羊;或是两只斑鸠或两只雏鸽;或是细面伊法十分之一。这表征为着我们外面罪行的赎愆祭,即使一点细面也足够,比为我们里面罪性的赎罪祭为轻,那需要用公牛,至少也得一只绵羊羔(利四432)。
 
  利五7说,“但他若献不起一只绵羊,就要为所犯的罪,把他的赎愆祭,就是两只斑鸠,或是两只雏鸽,带到耶和华面前,一只作赎罪祭,一只作燔祭。”这里我们看见两只斑鸠或两只雏鸽,一只作赎罪祭,一只作燔祭,合成赎愆祭。这表征过犯乃是出于人里面的罪,以及不为神活着。里面的罪需要赎罪祭;不为神活着需要燔祭。二者乃是基督作赎愆祭,解决我们罪行的完整预表。
  在五7,我们能看见罪愆的源头,也能看见罪愆的原因。罪愆从哪里来?它的源头是什么?罪愆的源头乃是我们肉体里的罪。罪愆的原因是什么?原因乃是我们没有为神活着。所以关于赎愆祭,我们有源头与原因。
  我们可以说,里面的罪就像一个男人,一个丈夫;不为神活着就像一个女人,一个妻子。这二者的婚姻所生的孩子就是罪愆。
  我们也可以用果树为例来说明里面的罪、不为神活着以及罪愆。果树需要适当的生长环境。当果树生长在适当的环境里,就结出果子。在这个例子中,里面的罪是果树;不爱神也不为神活着,构成树生长的环境;罪愆和过犯乃是果子。
  为什么我们会犯过并作错?我们会自然的,甚至不经意的作这样的事,是因为罪就在我们的肉体里,也因为我们没有为着神,不爱祂,没有为祂而活。
  我们若为着神,就会真诚、忠信且谨慎。这可由我们的经历得着证明。每当我们没有为着神,我们就变得松懈,并且会起争论、发怨言、批评人。在腓二12~14,保罗嘱咐我们要恐惧战兢,作成自己的救恩;凡所行的,都不要发怨言,起争论。当我们为着神时,我们就不会发怨言、起争论、批评人、说闲话或好辩论。当我们没有为着神时,我们就会很轻忽的说到别人。但当我们为着神,我们对我们所说的就会十分谨慎。
  我们有过犯和罪愆,原因就是没有为神活着。因着我们是堕落的,我们没有绝对的为着神。我们既是神所造的,就该绝对的为着神,但我们却没有这样作。我们可以为着神到很大的程度,却还不是绝对的为着祂。我们没有绝对为着神,指明我们仍在堕落的光景中。我们是堕落的,堕落的人就是肉体,这肉体就是罪,而产生的罪愆乃是孩子,就是果子。
  按照五7,我们需要赎罪祭,也需要赎愆祭。赎罪祭对付源头,赎愆祭对付从这源头生出的“孩子”或“果子”。我们由此可见,神关心源头——我们里面的罪,也关心由这源头产生的果子——外面的罪愆。所以,我们需要赎罪祭,也需要赎愆祭。
  这两个祭实际上是对付一件东西——罪。罪包括内住的罪性与外面的罪行。换句话说,这是总和的罪。我们已经指出,这就是约一29里罪这字的意思。主耶稣,神的羔羊,已经对付了总和的罪。在十字架上,祂是赎罪祭,也是赎愆祭。
  利五1~3说到一些特别的罪愆。第一节说,“若有人听见公开的嘱咐,要人作证,他本是个见证人,已经看见或知道了什么,却不说出来,这人就犯了罪,他要担当他的罪孽。”“公开的嘱咐,要人作证”,直译为“起誓的声音”。“担当他的罪孽”原文指担当罪的责任。这节说到一个人听见了公开的嘱咐,要人作证,却不说出他所知道的,这样就必担当他的罪孽。
  我们也许认为这里所说的事无关重要,也与我们今天无关。然而,这看来不重要的事却暴露了我们的所在,指出我们没有绝对为着神。我们若真正为着神并为神而活,特别是在召会生活中,我们必会忠信、诚实、真诚的见证我们所知道的。我们会见证真理。在这事上失败,就是不诚实、不忠信;这和我们的神不同,我们的神是忠信、诚实的。
  利五2接着说,“或是有人摸了什么不洁之物,无论是不洁之兽的尸体,或是不洁之牲畜的尸体,或是不洁的爬物;他却不知道,以致成了不洁,他就有了罪。”这里我们看见,一个人就是没有作什么,不过摸了尸体,他就是不洁的,因为他摸到了死亡的不洁。这是个预表,我们可以应用到属灵的事上。今天神子民中间有许多死亡,这死亡正散布着。不仅如此,还有各种不同的死亡,由不洁净的兽、牲畜和爬物的尸体所表征。“他却不知道”这话指明,我们也许不知道我们已经摸了属灵死亡的不洁。但我们若蒙主光照,就晓得我们摸了多少属灵死亡的不洁,并且已经受到玷污。
  利五3接着说,“或是他摸了人的不洁,无论他所染的不洁是什么,他却不知道;当他一知道了,就有了罪。”这里人的不洁表征天然的人,天然的生命。天然的人是不洁的。一切从天然的人,天然的生命流出来的,都是不洁的。
  我们这些基督身体的肢体彼此接触时,可能会有不洁——属灵死亡的不洁,和天然所是的不洁。我们彼此交通时,需要知道这两种的不洁。譬如,一位弟兄可能对你说亲密的话,或对你说欣赏和尊敬的话,但他的话完全是天然的。你若接受这样的话,就受到玷污,因为你摸到人的不洁,天然所是的不洁。
  有一天,我和倪弟兄交通,他告诉我,礼貌是一种麻风。礼貌和亲切不同。为了正确的为人生活,我们总该对人亲切。但礼貌实际上是戴面具。这就是说,礼貌乃是装假。例如,一位弟兄对另一位弟兄很有礼貌,然后又和别的弟兄说那位弟兄的闲话,批评他。他这就是麻风,这比天然更糟。
  利未记五章的话不是向个人说的,乃是向神子民的会众说的。在预表里,这话是向召会说的。在召会的圣徒中间,可能有各种不同的死亡。死亡常散布在圣徒中间。我们可能不晓得,我们接触了多少属灵死亡的不洁。闲话和批评的散布,就是属灵死亡的散布。我们可能天天接触死亡而不晓得。圣徒之间也可能有的太过亲密,彼此相爱是天然的,而不在灵里。这种爱也是属肉体的、不洁的。
  我们若从这段话蒙主光照,就晓得我们实在需要赎愆祭。我们越与主同在,越以主为燔祭,就越看见需要祂作赎愆祭和赎罪祭。我们需要赎罪祭以对付内住的罪这源头,也需要赎愆祭以对付由这源头生出的“孩子”,就是罪愆。
 
 
  把些赎愆祭的血弹在祭坛壁上(利五9上,七2)。这表征基督在罪人身上所洒之血的能力(彼前一2)。
 
  剩下的血要挤出来,流在祭坛的基座那里(利五9下)。这表征基督的血是神赦免罪人的基础(弗一7)。
 
  利五11告诉我们,一个人把“细面伊法的十分之一,带来作赎罪祭,不可放上油,也不可加上乳香,因为这是赎罪祭”。这表征圣灵和基督复活怡爽的香气,与罪没有关联。
<< 第二十一篇 >>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