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二十二篇 >>
点击进入Mp3播放模式,支持下拉浮动播放。
  读经:利五1至六7,七2
  利未记五章的话不是对个别圣徒说的,乃是对神的会众,对神的子民这会集说的。这话不是要帮助并教导个别的圣徒,乃是要保守神所拣选团体的子民,正确、圣别的分别出来归与神。不仅如此,这里所说的不该应用于世俗、属人的社会。神无意将整个人类社会作成像古时以色列人般的会众。神在利未记里的用意,是要保守祂所拣选的子民清洁而圣别,使祂可以住在他们中间。会幕是在神子民中间,神要那些在会幕周围的子民圣别。这就是利未记赐下这些话语的原因。
  现在我们要一节一节的来看利未记五章。
  在预表里,利未记五章的每一点都有属灵的意义。一节说,“若有人听见公开的嘱咐,要人作证,他本是个见证人,已经看见或知道了什么,却不说出来,这人就犯了罪,他要担当他的罪孽。”这节实际上是对付说谎。说谎牵涉到撒但,因为他是说谎者的父(约八44)。
  利五2说,“或是有人摸了什么不洁之物,无论是不洁之兽的尸体,或是不洁之牲畜的尸体,或是不洁的爬物,他却不知道,以致成了不洁,他就有了罪。”兽是野生的动物,牲畜是驯养的动物。按照七章,这节的动物预表不同的人。有些人像兽,有些人像牲畜,还有一些像爬物。五2的尸体表征死亡。所以这三种动物的尸体——兽的尸体、牲畜的尸体、爬物的尸体,表征三种不同的死亡。有一种死亡像野兽那样野蛮。另一种死亡是温和的,像温驯、驯养的动物。再有一种死亡是狡滑的,像爬物。在预表上,这指明神子民中间可能有三种死亡:野蛮的死亡、温和的死亡、狡滑的死亡。
  在神的子民中间,就是在召会生活中,不仅可能有死亡,且可能有不同种类的死亡。死亡可能以野蛮的方式、温和的方式或狡滑的方式,在我们中间散布着。在我过召会生活的这些年间,我看过这三种死亡。我看过野蛮的死亡,以及温和、文雅的死亡,也看过狡滑、狡诈、爬行的死亡。难道你在召会生活中,不曾经历过某种死亡么?也许你经历过由爬物的尸体所预表的死亡,这种死亡会隐密、狡滑的进来散布它的毒素。
  死亡就是死亡,不管是那一种,都是不洁的。各种的死亡——野蛮的、温和的、狡滑的——都是污秽且玷污人的。在召会生活中,很难远离各种死亡的不洁。
  按旧约的预表,罪还不如死亡那样污秽。人若犯了罪,可以立刻借着献上赎愆祭得着赦免并洁净(利五6)。但人若摸了死亡,必须等几天才得洁净。由此可见,死亡比罪还玷污人。然而,我们在召会生活中的人,可能认为罪是严重的,而摸着死亡是平常的,不严重的。但在神眼中,摸着死亡是最严重的事。
  死亡的毒素能毁坏并败坏圣徒。在罗马十四章,保罗说,我们不该因行事疏忽而拆毁神的工程(罗十四1520)。基督所救赎并拯救的圣徒,我们不该因行事疏忽而败坏他们。在主的恢复中,主已经在信徒身上作了许多恩典、救赎的工作,多年来我们一直作工建造圣徒。人不可拆毁圣徒身上基督恩典的工作,也不可败坏我们一直在他们身上作工以建造他们的人。看到圣徒被死亡的毒素所败坏,我们的心怎不伤痛?我们需要清明、公正、平静、温和的想一想,我们是否真的在建造基督的身体,还是不自觉的在散布死亡的毒素,拆毁神的工程?
  利五3说,“或是他摸了人的不洁,无论他所染的不洁是什么,他却不知道;当他一知道了,就有了罪。”这里“人的不洁”表征人天然生命的不洁。主耶稣说,凡入口的并不污秽人;唯独出口的才污秽人(太十五17~20)。天然的生命和死亡一样,带来不洁。在召会生活中,在神圣的团体里,死亡和天然的生命会很普遍。
  天然的生命包括天然的情感。我们要不是不顾别人,就是在天然的方式里、天然的情感里相爱。有人过去对你有情感,今天却对你毫不在意。这不是照着基督徒爱人、帮助人、照顾人的性情,完全是在天然的范围里。我们可能爱人,也可能为了寻求虚荣、因妒忌而嫉妒人。这爱和这嫉妒都是出于天然的生命。
  利五4接着说,“或是有人起誓,嘴里冒失的说要作恶或行善,无论人冒失起誓说的是什么,他却不知道;当他一知道了,就在这些事中的一件上有了罪。”这里有冒失说话,就是在神面前草率、疏忽、卤莽的说话。我们听到一件事,立刻就说喜欢或不喜欢,或说要作这要作那。这样说指明我们不仅没有为神活,更是不敬畏神。我们是谁,竟冒失的说不喜欢这事?神可能喜欢。我们不是神,我们需要谨慎,不草率说话。我们不该对事情表达意见,反该不说什么;如果必要,就把事情带到主那里,祷告并求主给我们看见,是该有分于这事,还是远离这事。这是敬畏主的人该有的态度。
  五1~4有四个事例说明需要赎愆祭的事。若要我们列出一些事,我们不会列出这里所提的四件:不见证我们所知道的(利五1),摸动物的尸体(利五2),摸人的不洁(利五3),冒失的说话(利五4)。神说到这些事项,因为祂知道祂子民真正的光景和需要。
  第一项,不见证我们所知道的,实际上就是说谎。我们已经指出,这牵涉撒但,说谎者的父。所以,这里暗指撒但。
  第二项,三种样式的死——野蛮的、温和的、狡滑的。在神眼中,死是最可恨的。死会以野蛮的方式、温和的方式、狡滑的方式散布。这是今世神的会众真正的光景。
  第三项,天然的生命及其不洁。基督徒普遍的都在天然生命里行事为人。在今日的召会生活中,天然的生命不是很普遍么?那些在天然的方式里善于社交的人广被接纳,但那些在灵里行事的人却常受误解。今天在基督徒中间以及神的会众里,可以看到许多天然的生命。
  第四项,冒失说话。那些说话冒失的人,很快的说出他们喜不喜欢一件事。神把这四件事列为罪,为此,就需要赎愆祭。
  利五5~6说,“他在这些事中的一件上有了罪的时候,就要承认他所犯的罪;并要为他所犯的罪,把他的赎愆祭,就是羊群中母的,或是绵羊,或是山羊,带到耶和华面前作赎罪祭,祭司要为了他的罪,为他遮罪。”赎愆祭最大的是绵羊或山羊。这赎愆祭主要提醒我们一件事:我们的罪行乃是出自我们内住的罪性。表面上我们是对付罪行;实际上我们是对付那作罪行源头的罪性。因此,赎愆祭就是赎罪祭。我们晓得我们犯了罪,但在神眼中,这些罪行都源自罪性。所以,我们献给神以对付我们罪行的,至终不仅是赎愆祭,更是赎罪祭。
  我们可以想想,赎愆祭怎能变成赎罪祭。我们带给神以对付我们罪行的,乃是赎愆祭。但我们把这祭献给神之后,就成了赎罪祭。原因是神不会单为我们的罪行遮罪,祂也要为我们的罪性遮罪。祂的方法不是仅仅把树上的果子除去,更是把树连根拔起。树若连根拔起,果子就彻底被对付了。我们的问题不仅是所犯的罪行,更是内住的罪。我们献给神的,该同时对付罪性和罪行。所以,神称这赎愆祭为赎罪祭。
  七节接着说,“但他若献不起一只绵羊,就要为所犯的罪,把他的赎愆祭,就是两只斑鸠,或是两只雏鸽,带到耶和华面前,一只作赎罪祭,一只作燔祭。”这节启示赎愆祭不仅与赎罪祭有关,也与燔祭有关。按照这节,赎愆祭乃是由赎罪祭和燔祭组成的。这两个祭放在一起,就构成了赎愆祭。
  我们可能以为,我们唯一的问题是所犯的罪行。实际上我们真正的问题乃是内住的罪,以及不为神而活。我们罪行的根,源头,乃是我们的罪性。我们罪行的原因,乃是我们没有绝对为着神。所以,我们不仅需要赎愆祭对付罪行;也需要赎罪祭对付罪行的根——里面的罪性,以及燔祭对付罪行的原因——没有绝对为着神。我们若对付罪行的源头,以及没有绝对为神,也就对付了罪愆。
  八、九节接着说,“他要把这些带到祭司那里,祭司要先把作赎罪祭的那一只献上,从鸟的颈项上揪着头,只是不可撕断。他要把些赎罪祭牲的血弹在祭坛壁上,剩下的血要挤出来,流在祭坛的基座那里;这是赎罪祭。”这两节不是说到赎愆祭,乃是说到赎罪祭和赎罪祭的血。有些血要弹在祭坛壁上,表征基督在罪人身上所洒之血的能力(彼前一2)。剩下的血要挤出来,流在祭坛的基座那里,表征基督的血是赦免罪人的基础(弗一7)。
  十节说到第二只鸟:“他要照着条例预备第二只鸟作燔祭。这样,祭司要为了他所犯的罪,为他遮罪,他就必蒙赦免。”按照规条,我们该绝对为着神。因着我们没有绝对为着神,就需要在赎罪祭之外,加上燔祭。
 
  十一节告诉我们:“但他若献不起两只斑鸠或是两只雏鸽,他就要为所犯的罪,把他的供物,就是细面伊法的十分之一,带来作赎罪祭,不可放上油,也不可加上乳香,因为这是赎罪祭。”将一满把细面烧在祭坛上,作献给耶和华的火祭,指明为着神赦免我们的罪行,所献赎愆祭的细面,乃是基于流在祭坛上的血(来九22);并且表征完全的基督作我们的赎愆祭,乃是基于祂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西一20)。
  遮罪需要流血,但在利五11,是用细面作赎罪祭。这细面表征耶稣的人性。因此,赎愆祭不仅包括赎罪祭和燔祭,甚至也与耶稣的人性有关。
  我们犯了许多罪,不仅因为我们里面有罪性,也不仅因为我们没有绝对为着神,更因为我们没有耶稣的人性。耶稣从来没有犯过罪。在祂里面没有罪,并且祂是绝对为着神的。祂的人性与说谎者的父无分无关。祂的人性绝不摸死亡或天然生命的东西。不仅如此,祂的人性绝不冒失、草率或卤莽的说什么或作什么。约七3~8说明,祂在地上时,总是谨言慎行。
  我们里面怎么会有罪?我们为什么没有绝对为着神?原因乃是我们缺少耶稣的人性。
  细面伊法的十分之一献为赎罪祭,表征只需要耶稣人性的一小部分。这指明我们取用主的人性是何等的少。我们之所以还是老样子,乃是因为我们缺少主的人性。因着这短缺,我们满了说谎、死亡、天然的生命,和冒失。耶稣的人性乃是包罗万有的药剂,杀死我们的细菌,医治我们的疾病,并供应我们的需要。我们若多取用一些耶稣的人性,我信在我们的婚姻生活里,以及在召会生活中我们与弟兄姊妹的关系上,就会有极大的改变。
 
  利五13说,“这样,他在这些事上所犯的任何罪,祭司要为他除去,他就必蒙赦免,剩下的面要归给祭司,像素祭一样。”赎愆祭剩下的细面都归给祭司,表征救赎的基督是事奉者的食物。
 
  利五1517~18六2~36,说到人在耶和华的圣物上犯了罪,或犯罪、有了过错、得罪耶和华,或是有人犯罪,行事不忠信,干犯耶和华,并在同伴交付他的物上或钱财上有了诡诈,或是抢夺人,或是欺压同伴,或是在捡的遗失之物上行了诡诈,起了假誓,这人就要照所估定的银两,按圣所的舍客勒,把羊群中一只没有残疾的公绵羊作赎愆祭。这表征基督是无罪的,并且祂达到神圣的度量,够资格为我们在神的圣物上干犯神的罪或干犯神自己的罪,或在上列过犯中得罪人的罪,作赎愆祭。
 
  凡在神的圣物上犯了罪的,就要偿还,另外加五分之一,都给祭司(利五15~16)。同样的,凡在任何欺诈的事上对人有了过犯,就要如数归还,另外加上五分之一,在查出他有罪的日子,交还原主(利六2~6)。这表征献赎愆祭的人,在财物上按照神圣的尺度、标准、量度,应当是义的。
 
  “人要在宰燔祭牲的地方宰赎愆祭牲。”(利七2上)要在宰燔祭牲的地方宰赎愆祭牲,指明赎愆祭乃是基于燔祭,并且表征基督为着我们作赎愆祭,乃是基于祂是燔祭。
  赎愆祭并不简单。这祭包括对付内住的罪,对付不绝对为着神;也包括对付说谎者撒但,神会众中间的死亡,天然的生命及其不洁,在神面前行事冒失、欠缺敬畏和考虑。不仅如此,赎愆祭还对付抢夺或欺压同伴。
  我们怎能经历赎愆祭?对赎愆祭的经历,乃是我们在与神的交通中并在神圣的光中,享受基督作燔祭、素祭、平安祭和赎罪祭的结果。因此,赎愆祭的经历乃是享受三一神的结果。我们对赎愆祭的经历,含示我们绝对为神而活,并且知道我们里面有罪,这罪乃是对神对人一切罪愆的源头。
<< 第二十二篇 >>
报错建议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