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题:持守身体的原则以活在基督身体的实际里
<< 第四篇 >>
身体的供应、身体的肢体以及身体的限制
浮动播放英文中文英中
录影 英文录影
中文录影
英中录影
录音 英文录音中文录音 英中录音
未经讲者审阅,仅供追求参考
  祷告:哦,主耶稣。哦,主耶稣。为着你在已过这几堂向我们所说的话,我们感谢你。谢谢你更多把我们带到心头的愿望,使你的愿望成为我们的愿望。主你在这个时代渴望得着的,乃是你自己的身体,是基督身体的实际。主,这也成为我们心头的渴望,成为我们追求的目标。主,谢谢你向我们说了话,谢谢你解开你的话,谢谢你向我们启示你生机的身体,身体的原则。今天晚上我们来到你的面前,我们向你倒空。哦,主耶稣,仰望你。在你的身体里,借着你的身体,向着你的身体,再一步向着我们说话。使我们更多进到身体的原则里,使经过这样的特会,在我们的中间,在众地方召会里,你能够更多的得着你所要的、宝贵的、生机的身体,身体的实际。阿利路亚!
  我相信经过昨天晚上和今天早晨的聚会,我们里头对身体的看见,对于身体的渴望,是更加多了,阿们么?阿们,我们能够用说主所要的,也成了我们所要的,这是我们作基督徒的意义。主把我们摆在祂的恢复里,摆在众地方召会中,乃是为着基督身体的建造。基督的身体对我们不是一个道理,乃是一个实际。我们真是愿意奉献我们自己,愿意这个身体的实际越过越加多,好催促主的回来。
  所以,已过第二第三篇信息给我们看见基督身体的原则,给我们讲的很清楚了,这些的原则乃是生机的原则,因为基督的身体不是一个组织。当我们说到原则的时候并不象人为的组织,有许多的规程、规章,一些的规范。不,基督的身体乃是一个活的生机体。所以当我们说到基督身体的原则,乃是指着这个身体里面生命的律。就象我们人的肉身,它也有很多的原则,也有这个生命的律。我们的循环系统,那是一个律;我们的中枢神经系统,也是一个律,对不对;我们的新陈代谢,也有它的律,也有它的原则。所以我们常常作健康检查的时候,就要来看看这些的原则在我们的身体里面到底运行得好不好啊。阿们。
  所以感谢主,在第二篇里面我们看见要有基督身体的实际,我们需要在这些原则的光中来检核。到底身体的一如何啊?身体的功用显得如何啊?在我们中间基督的彰显如何?在我们中间这个基督的十字架的运行如何啊?我们是否更多地模成基督的死啊?阿们。这个基督身体的交通,血液的循环如何啊?哎呀,我们这些灯啊,到底是暗的?还是亮的?在一个电流的里面,一个循环的里面,我们就作这个一的见证,阿们。
  今天晚上来到第四篇,主要进一步地带我们看见这几个原则,我们读一下这个篇题,有三个项目:第一,身体的供应;第二,身体的肢体;第三,身体的限制。晚上我们需要在这些原则的光中再来看看到底我们有多少身体的实际,或者我们要如何更多进入身体的实际。第一点说到身体的供应。第一大点,我们一同宣读。
壹 身体的供应乃是复合的膏油(圣膏油)所预表耶稣基督之灵全备的供应——腓一19~21上,出三十23~25:
  这里说到身体的供应乃是耶稣基督之灵全备的供应。我们很清楚这是根据腓一19,保罗说,“因为我知道,这事借着你们的祈求,和耶稣基督之灵全备的供应,终必叫我得救。”在这一节里面,我们需要看见几个重点:第一个,这里有耶稣基督之灵,这位灵有全备的供应;第二,我们要看见这个供应的结果是什么呢?是叫我们得救。这个得救到底是指着什么呢?第三,更是这个纲要所要点出来的,为什么或者怎么能够看得出来耶稣基督之灵的供应,就是身体的供应呢?阿们。
  好,首先,我们要来看耶稣基督之灵全备的供应。我们知道神的灵是一位,但是在腓一19,保罗描述这个灵的时候,给了祂一个很特别的名称,是什么呢?耶稣基督之灵。在创世记,在神的创造里面,我们看见神的灵是在那里活跃地运行。在福音书的开头,说到这位神来成为肉体,就说到这位灵是圣灵,要把人性圣别出来,使神成为肉体。但是啊,这位神成为肉体的耶稣,祂不止在地上过了一个神人的生活,祂更经过十字架,然后祂从死里面复活。所以当我们说到,耶稣基督之灵,这里有耶稣,指着祂的人性,祂的人性生活以及祂的钉十字架说的。但这一位并不停在十字架,祂更从死里面复活了,神立祂为主为基督了。所以祂是耶稣,祂更是基督。并且在祂的复活里,这位复活的基督就成了耶稣基督之灵。保罗说,这一位灵有全备的供应,因为这个灵里面有神,这个灵里面有神成为肉体,这个灵里面有神与人的调和,这位灵的里面有祂的钉十字架,这位灵里面更有祂的复活,乃是这一位灵成为我们全备的供应。在原文的里面,全备的供应是一个字,是指着古时候的一种的歌咏团,这个歌咏团的首领,他要负责供应团员一切的需要。只要你加入这个歌咏团,你什么都不用担心了,吃什么,住哪里,穿什么,去哪里,都是这个团长在这里负责。所以保罗就用这样的一个背景来说到这位耶稣基督之灵,作了我们全备的供应。
  这个纲要实在太宝贵了,点出耶稣基督之灵的全备的供应,在旧约里有一个预表,就是出埃及记三址章的复合的膏油,就是圣膏油。我们知道在出埃及三十章神吩咐摩西制作圣膏油,里面有什么呢?一欣的橄榄油,然后调进来四种的香料,没药、香肉桂、香菖蒲、还有桂皮。这些就是预表耶稣基督之灵里面那些丰富的成分。因为在这里面有橄榄油,有原初的那位神的灵作为那个基本的成分,但是调进来了四种的香料。我们知道这个“四”是指着受造之物说的,也是指着这位神进到了人性的里面,在人性里面所经过的种种过程,至终你就有没药了。古时候,没药是为着来埋葬用的,这是指着基督的那个宝贵的死。在宇宙中,所有的死都是腐败的,是臭的,是没有价值的;但是在这里有一个死,祂是那个宝贵的没药,就是基督的死。不止这样,祂更是香肉桂,就是基督之死的甜美和功效。再加上菖蒲,我们知道是一种的芦苇,生长在泥泞沼泽之地,但是确实执意地向空中生长,这是指着基督的复活。而这个桂皮,古时候是用来驱逐蛇虫的一种的成分,这个撒但就是这些蛇,还有他的差役啊,就是这些的蝎子、虫,来搅扰我们,但是我们在这个灵里有桂皮,这个就是基督复活的大能。
  哦,弟兄姊妹,我们要看见这位耶稣基督的灵今天就在我们的灵里面,就是我们全备的供应。早上陶弟兄说什么?吃得消,受得了,过得去。姊妹们呢,我们是不是常常受不了啊?弟兄们呢,过不去啊,怎么办呢?需要基督的死,需要这个宝贵的没药。不是咬紧牙关去死,不是咬紧牙关去撑过去。我们只要回到耶稣基督的灵里,就有基督的死的甜美和功效啊。有时候我们陷在一种情形里面,真是泥泞沼泽之地,无法自拔,怎么办呢?长菖蒲嘛,取用这位灵里面的基督的复活。撒但再来搅扰你的时候啊,你知道我有桂皮,复活的大能。
  好,那怎么看出这个灵的供应就是身体的供应呢?李弟兄在腓立比书生命读经三十三篇就指出了,你有没有注意到,保罗这里说这个供应的时候,前面先说,借着你们的祈求。为什么他先说你们的祈求呢?因为他看见了,他也经历了这个全备的供应,是在你们的祈求的里面,也就是在基督的身体里面。当然圣膏油的预表,等一下第一中点就给我们看见了,摩西制作这个圣膏油,神就吩咐他,这个圣膏油是为了膏抹帐幕、帐幕里一切的器具,并且是为了膏抹祭司体系。所以你去哪里得着这个复合的膏油啊?只要你有分于帐幕,只要你有分于祭司体系,只要你有份于祭司的事奉,膏油就是自然的,阿们。
一 复合的灵是在身体里并为着身体,也是为着那建造身体的祭司事奉——26~31节,罗十五16,彼前二5、9。
  李弟兄说,保罗说到这是借着你们的祈求,我们就会领会,有些圣徒他很爱保罗,所以就为他祷告,所以他就得着供应。李弟兄说,还不止是这样。是没有错,但是还有更内在。你读这一节,要往前去看一5和七节。五节就说到,推广福音的交通。七节就说,保罗说,我在捆锁中或者我辩护证实福音的时候,你们都与我同享恩典,或者直译你们都是我的恩典的同享者。那个七节里面,保罗的恩典就是指十九节里面耶稣基督之灵全备的供应。保罗当他说这个话的时候,他的确是在捆索之中,他的确是在遥远的监狱里面,他好象按着肉身来说,远离了身体的肢体,但事实上他的经历这个身体是宇宙的,这个身体超越了时空的限制。连保罗在捆索之中啊,他仍然经历他在身体的里面。所以这里说到这是身体的供应。只要我们在身体里面,我们就能得着耶稣基督之灵全备的供应。在应用上,当然这里特别指着,你要有分于会幕,有分于神的居所,你要有分于祭司的体系,对不对?这里要引用彼前二5、九节,就看见在新约里面,我们就是被建造成为这个属灵的殿,我们也是那个圣别的、君尊的祭司体系。什么时候,我们跟召会出了问题,什么时候我们不想事奉,你试试看,膏油就没有了。你说,主是无所不在的,耶稣基督之灵那么丰富啊,我在家里面不可以祷告祷告、呼求呼求么?很多时候我们越祷告越枯干。小心,因为你没有联于帐幕,或者你脱开了祭司的事奉。所以我们要看见耶稣基督之灵全备的供应乃是为着身体,乃是在身体的事奉里。所以刚才说这个歌咏团首领,我想啊,可以应用,这个歌咏团就是基督的身体。你只要在身体里面,那个首领,就是这位复活升天的主,祂就要用祂自己这一切的丰富,就是耶稣基督之灵的全备的供应来供应我们,只要我们留在身体里,只要我们有分于身体的事奉,这供应就是我们的。
二 按照诗篇一百三十三篇,弟兄们在一里同居,有无法估计的善与无法计算的美,这好比那复合、贵重的膏油——弗四3。
  所以第二中点,是用诗篇一百三十三篇,倪弟兄在《基督的奥秘》第七篇里面说到,这篇诗是旧约里得着膏油的中心篇。因为这里说,“看呢,弟兄和睦同居,何等的善,何等的美!好比那上好的油,浇在亚伦的头上,流到胡须,又流到他的衣襟;”以色列人什么时候唱上行诗?就是他们往锡安去的时候,他们过节,他们进到身体的一里面,自然就有这个上好的膏油。阿们。也许他们中间曾经有彼此嫉妒,彼此不和,甚至有仇恨,但是当他们唱这个上行诗的时候,他们把那一切都弃绝了,他们一切的不同都消除了,这时候他们就是一啊,他们就在这个上行的里面作一的见证。当我们在身体里面,我们就享受这个上好的膏油。
  第三中点,是更实际了。我们一同读一下。
三 我们是借着肢体的代祷和交通,接受那灵的供应:
  前面说到,当我们有分于身体,当我们在身体的事奉里,当我们在一的里面,我们就有耶稣基督之灵全备的供应,作为身体的供应。这里更实际的在我们的召会生活中的经历就是什么呢?就是肢体的代祷和交通。
1 当我们觉得枯干、碰壁时,我们需要弟兄姊妹为我们代祷,使我们能过得去——腓一19,帖前五25,伯四二8~10。
  倪弟兄在《基督的奥秘》第四篇里面就说到,有一次,他生病了一百七十六天,他自己再怎么祷告都没有办法得医治。倪弟兄是那样的属灵,那样的亲近神,但是他祷告没有用。有一天,就是有一个素来看不起眼的弟兄来,他就请这个弟兄祷告。一祷告他的病就过去了。这岂不也是我们的经历么?我们过不去,我们枯干,我们碰壁,最好找一个看不起眼的弟兄。弟兄姊妹,我们的经历都是这样。你很软弱的时候,你最好去喂养一个小羊。也许是他为你代祷,或者是你为他代祷,但是在这个肢体彼此的祷告里面,我们的难处就过去了,耶稣基督之灵全备的供应就来了。这里引用帖前五25,这是帖撒罗尼迦前书的结语。保罗说,弟兄们,请为我们祷告。这个帖撒罗尼迦召会是保罗传福音建立的召会,是一个初信的召会,这么一个大的使徒保罗,他还说请你们为我们祷告。保罗的确是一个看见身体的人,他知道身体的供应是在圣徒的代祷的里面。这里又引用了约伯记四十二章8~10,这是约伯记的末了。当然前面有三十几章,约伯和他的朋友讲来讲去,讲来讲去,李弟兄说那是活力排最坏的例子。有的时候,他在中文讲那根本不是活力排,是死力排,因为都在人的天然、黑暗的里面讲来讲去。直到三十八章,神显现了,他们就闭口了。约伯就说,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了。然后四十10,你注意,前面神要他的朋友来献燔祭,10就说约伯为他的朋友祷告,耶和华就使约伯从苦境中转回,并且耶和华赐给他的,比他从前所有的还加倍。我读的时候不太懂,这里是说约伯为他们祷告,耶和华就使他从苦境转回。我觉得是耶和华使他从苦境中转回,他就为他们祷告。我们常都是这样啊。哎呀,我那么苦。你要从苦境转回啊,你去为小羊祷告吧。约伯为他们祷告啊,神就使他从苦境中转回了。你什么时候一直看着你的苦境啊,你就越看越苦。当你在身体里面,经历肢体彼此的代祷,你就要从苦境转回,你就要从神得着加倍的丰富。所以,第二小点,我们读一下。
2 我们需要将自己祷告到神里面,以接受赐生命的灵作我们的供应,好喂养我们自己,并喂养所有在我们照顾之下的人,使身体得建造——路十一1~13。
  哇,这句话实在是太宝贵了,它是根据路加福音生命读经第二十七篇,是讲到路加十一章。这个路加十一章,如果没有职事的开启,我看我们读一千遍,一万遍,都得不出这个第二小点。因为第一个说要祷告到神里面,然后说到要赐生命的灵作我们的生命作我们的供应,然后说到喂养自己,然后喂养我们所照顾的人。
  我们来看一下这一段的经文,1就是说到主耶稣在那里祷告。祂没有说祂祷告什么,祷告完了,门徒就说,主啊,你也教导我们祷告。然后主就教导他们说,父啊,愿你的名被尊为圣,愿你的国来临。我们日用的食物,天天赐给我们;赦免我们的罪,因为我们也赦免那凡亏欠我们的人;不叫我们陷入试诱。李弟兄讲的时候,他竟然说这个祷告就是把自己祷告到神里面,这真是时代的职事。今天大多数的基督徒,都把那个当作主祷文。但李弟兄说这个祷告是祷告到神里面。事实上,前面主耶稣的祷告,在《神人生活》那本书,李弟兄就给我们看见,主耶稣就是一个祷告的人。祂为什么不活自己,祂就是借着祷告,把自己祷告到神里面。所以当门徒叫祂教他们的时候,祂就说你们要这样祷告。事实上这个祷告就是把我们祷告到神的名里面,祷告到神的国里面,就把我们从我们为着日日用食物的忧虑祷告出来了,祷告到神的供备的里面。我们常常觉得有罪不得赦免,这个祷告就把我们祷告到神的赦免里面。不止这样,还有那个对不起我们的人,我们没有办法赦免他,这个祷告就把我们祷告到神的赦免里面,使我们能赦免凡亏欠我们的人。哎呀,这样我们就脱离了撒但的试诱。这还有点理论,所以主耶稣呢,祂讲一个故事,就是,我请三位弟兄来帮忙,为着加深我们的印象。这里有三个人,对不对?这个后面的故事是怎么说的呢?如果你们有圣经翻到那一段,有一个人行路,不知道行了多久了,都行了一天了,肚子都饿了,就没地方去,到了半夜就来到这第二个人这里,对不对?那这第二个人他怎么样呢?已经半夜了,我冰箱也没东西了,怎么办呢?但是他来到我这里,这是一个半夜,这是一个缺乏的时候。他就想起来了,我还有一个,他就可以去找他。你猜他会怎么样说啊。主耶稣说,你不要再来吵我了,门都关了,我跟孩子都在床上了,我也不能起来给你啊。祂会不会这样说啊?主耶稣这是一个问号啊。祂说,你们中间谁有一个朋友象这样,就表示说,我们常常以为祂一定不理我们了,因为我们也没有办法,又是半夜了,那祂也没有办法。但是主耶稣说,不是,我告诉你,虽然不因他是你的朋友啊,就因为你情辞迫切的直求,祂一定会起来,照着你所需要的给你。求,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所以这个第三个是谁啊其实?主耶稣慢慢讲就懂了,对不对?你们中间谁作父亲的,儿子求鱼给他蛇呢?儿子求鸡蛋给他蝎子呢?你们虽然不好,尚且知道把好东西给儿女,何况天上的父,岂不更将圣灵给求祂的人么?所以这一位啊,其实就是那天上的父。我们常常在夜里,你看我们牧养人的时候都是这样。你的小羊半夜来找你,你也没有办法帮得上他忙啊,你以为天上的父也跟你一样打烊了么?没有啊,祂就等你情辞迫切地寻求啊,祂一定要把好东西给你啊。你本来想说给我三个饼就好了,祂不止给你饼啊,祂还给你什么?给你鱼啊,还给你鸡蛋啊。饼是地上的丰富,鱼是海里的丰富,鸡蛋是空中鸟的丰富,海陆空的丰富,基督追测不尽的丰富。哦,我们天上的父,要把这个好东西赐给我们。需要我们,需要你为他来代求,情辞迫切地直求,求什么?求好东西。求饼,求鱼,求鸡蛋,求圣灵。基督这一切追测不尽的丰富就是耶稣基督之灵全备的供应,需要我们在身体的代求的里面来取用。谢谢。这该是我们的活力排。
3 我们若没有身体的供应,就不能活;因此,我们必须一直应用身体的交通——帖前三8,林前十16下,约壹一3。
  帖前三8,你们在主里站立得住,我们就活了。阿们。当我们为小羊祷告的时候,小羊站立得住了,我们就得供应了,在这个身体的代求的里面,第一,我们自己会得着喂养;我们也有丰富的供应去喂养照顾我们所照顾的人。
4 无论我们的情形怎样,只要我们活在身体里,就能得着身体的供应。
  这就是第五小点,诗篇七十三篇所说的,人要看见光,就必须进入召会,就是圣所。
5 人要看见光,就必须进入召会,就是圣所——诗七三16~17,太五14,启一20。
  诗篇七十三篇的作者,他在为难的情形里面,他实在过不去啊,我思索要明白这事,眼看实系为难,等我进了神的圣所,我才看清他们的结局。这个圣所,一面是我们的灵,一面更是神的居所,就是召会,就是基督的身体。许多时候,我们在黑暗里面,我们看不清楚前面的道路,但是我们只需要进到身体里面,光是在身体的里面。太五14,召会啊,就是城立在山上,是世上的光。启一20,七个召会是七个金灯台,召会的使者是发亮的星。什么时候我们进到身体的里面,我们就得着了光。
6 借着肢体间彼此的倚靠,整个身体就得着建造——林前十六18,弗四16。
  林前十六18,他们使我和你们的灵都畅快。他们是谁呢?就是司提反、福徒拿都、亚该古,我是保罗,你们是哥林多的信徒。有人说,你们基督徒的圣经啊,都是我们啊,你们啊,他们啊。他们不知道宝贵就在这里,就在这个我啊,你们啊,他们的里面,说出基督的肢体彼此的倚靠。哥林多人在照顾保罗的事上有了缺乏,但是有他们,一来就使我,使你们的灵都得畅快了。李弟兄点出来,这是要注意我们的灵。身体的供应是在我们的灵里面,这个畅快是因为基督的丰富由一个人的灵传输到另一个人的里面,就把耶稣基督之灵全备的供应,供应到身体的里面。这样,全身借着节,丰富供应的节,借着每一部分的功用就联络在一起,结合在一起,身体就在爱里建造起来。哦,弟兄姊妹,但愿我们看见身体的供应,耶稣基督之灵全备的供应,是在身体的里面,在我们的祭司事奉的里面,在身体的一的里面。在实行上,更是在肢体彼此的倚靠,彼此的代祷里面,阿们。
贰 在身体里不能有独立或个人主义,因为我们是肢体,而肢体无法离开身体而活——林前十二27,罗十二5,弗五30:
  前面说到你要得着供应就必须在身体里。进一步,我们是如何在身体里呢?这不是一个地位的问题。这乃是在于我们一得救,我们就成为基督的肢体。
一 每一个信徒都是基督身体的肢体,而每一个肢体都是不可少的——林前十二15、21,罗十二3。
  林前十二章说到,脚因为在下面,不能说我不是手,所以我不行,我不属于身体;另外眼它是在上面,它也不能够对手说,我不需要你,因为我比较能干。我们需要看见,我们都是肢体,都是不可少的。第二中点,倪弟兄的话,我们一起读。
二 “你若真看见你在基督身体上的地位,你就会象是第二次得救一样”(倪柝声著,基督的奥秘,一四页)——约一50~51,提前三15。
  我们要不要把这一句话更跟身旁的,作为我们向主的祷告啊:“主啊,求你真使我们看见,我在基督身体上的地位,使我经历第二次的得救。”
  我们需要看见,我们在基督身体上的地位,这就使我们能够像第二次得救一样。刚才弟兄在这里,实在是一个很好的示范,给我们看见,刚才有三位弟兄在这里,让我们看见其实每一位都可以说是在一个身体的原则里面。这第一位行路,又累,时间又晚,但是他没有因此就觉得他不能跟别人求,他是一个敞开的人,他可以说是厚着脸皮也罢,或者说不顾自己也罢,或者实在自己的光景已经过不去了,所以只好来到第二个人那里。那这第二个人呢,也真是在身体的原则里,没有拒绝他。虽然他没有什么可以给人,但是他向第三位求。这第三位永远不打烊,这第三位永远没有个人主义,这第三位就是我们在天上的父。祂是随时准备好要将祂自己供应出来的。所以好象第一个人是得着了第二个人的供应,但其实那个供应是从第三个人来的。这里给我们看见这就是基督身体里面这一个循环的供应。我们的确没有什么,但只要我们在身体里,我们就能得着全备的供应。
三 那些看见自己是肢体的人,定规宝爱身体,看重其他的肢体——林前十二23~24,腓二29,林前十六18,士九9。
  继续告诉我们,我们身为一个肢体,如果我们真是看见自己是肢体,一定会宝爱身体,并且重看、看重其他的肢体。这里的宝爱,它的意思就是把供应加到人的身上。所以下面的经节,林前十二23说,“身上肢体我们以为较不体面的,就给它加上丰盈的体面;我们不俊美的肢体,就得着更丰盈的俊美;”二十四节说,俊美的肢体就不需要了。但神将身体调和在一起,把更丰盈的体面加给那有缺欠的肢体。”我们的聚会就是一个“加”的聚会,是一个加丰富加体面的聚会。如果我们来聚会,是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色,是站在一个路人的角色,那我们就没有办法成为聚会里面的力量,反而会成为聚会里面的阻量。一个聚会,它是不是有力量,是在于我们这个人,是不是能够认识,我们身为一个肢体,我们必须把我们里面的那一分供应出去。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抱着一个旁观、观众的角色在聚会,别人祷告我们没有跟上,别人申言我们觉得不是讲得很好,那我们就会成为这个聚会里的阻量。亲爱的弟兄姊妹,聚会需要力量,聚会需要丰富,聚会需要加体面,这必须在于我们看见自己是肢体。我要告诉弟兄姊妹,没有一个肢体是没有丰富的。没有一个肢体是没有丰富的。你觉得你的主不丰富么?你觉得你的主没有给你任何的丰富么?那你真是误会了主。主把祂永远的生命给了我们,主把祂全备供应的灵赐给了我们。当我们操练我们的灵,我们就能够把这个丰富涌流出去,我们就能够把这个体面加给那有需要的人。多少时候,我们在聚会里,我们下沉,我们有好多的疑问,我们里面有好多的关不知道怎么过,但是只因为某一位弟兄站起来,向我们说了一点话,或者有一位姊妹起来祷告,似乎我们里面那个问题就突然解决了。我们都有这样的经历,我们不知道那个姊妹是不是了解我的情形,我们不知道那位弟兄是不是知道我的光景,但是没有问题,主知道,身体的头知道。我们每一个人只要负一个责任,就是作一个肢体,把我们该尽的那一份尽出来,把我们该涌流的那一份涌流出去。这就叫作宝爱身体,这就叫作看重别人。
  我要读一段话,这是在这本《今时代神圣启示的先见——倪柝声》这本书里面。有一段话是李弟兄把它编进来的,这其实是在鼓岭训练的时候,其中一位参训的学员,张弟兄他自己作的见证,张吾晨弟兄的见证。在这本书的二百三十八页,倪弟兄说,他说到他和李弟兄的配搭。他说,我和李常受弟兄的职事有点不同。李弟兄能使无心的人变为有心,不行的人变成行,不走路的人起来走路。下一话很重要。这点我承认我没有。这一位弟兄,倪柝声弟兄说,这一点,我承认我没有。我们在这里看见一位弟兄在这个鼓岭训练里面,不认为这是一个他的训练,他认为这里有一位弟兄,能够把他的这一份摆出来,能够让这个训练里面的人得帮助。这就是我们的弟兄给我们的榜样,他宝爱身体,他看重其他的肢体。第四中点,我们一同来宣读。
四 我们一有身体的启示,就有身体的感觉;一有身体的感觉,一切个人的想法和行动就除去了:
  我们里面因着我们的堕落,都有个人主义在我们里面。这种个人主义,它是体现在我们有一种分门别类的倾向。因着我们堕落,我们里面能够用任何一种的理由分门别类。我们在召会中服事儿童,或者我们自己带过孩子的,我们都知道,小孩子都喜欢分门别类,常常三五个就成一群,常常三五个就成一群。然后这一群不喜欢那一群。我们看着觉得很好笑,也觉得他们很幼稚。但事实上,孩子长大,这个东西并没有过去,在成人的社会里照样充满了分门别类。这种分门别类是深深地藏在我们里面,是在我们的血轮里面。所以我们在召会生活里,一不小心当我们活在旧造里,活在旧人里,当我们凭着我们的己在生活,在服事的时候,就出现了分门别类。
  我记得在第一篇信息的时候,李隆辉弟兄就帮助我们看见在主的恢复中,从倪弟兄到李弟兄,关于基督身体的看见一段简要的历史。其中他提到倪弟兄在一九三〇年代去欧美访问,特别是在英国,他回来之后就看见,要能够维持保守基督身体的一,不产生任何的分门别类,我们需要看见召会一的立场。事实上,这一段历史是非常值得我们去留意的。在一九三〇年代,倪弟兄受邀去英国访问,当时所谓的闭关弟兄会这个团体。倪弟兄去看,他里面感觉到触目惊心。当他回来的时候,他跟李弟兄说,他看到的一个情形,他里面觉得非常的悲伤。这一个曾经在十九世纪让神把祂的启示和亮光如同瀑布一样倾泻出来的弟兄会,没有很久的时间,就分而再分。倪弟兄走遍了欧洲,甚至到了美国和加拿大,最后再回到当时的中国,他里面有一个很深的感觉,这不是基督的身体。分门别类,有的是因着使用的乐器不同而分门别类,有的是因着所坚持的道理和教训不同而分门别类。他看见也许同一条街上就有两个弟兄会的团体,彼此不相往来。这就是当时倪弟兄所看见。所以他回来之后,在他所释放的信息,无论是《聚会的生活》或者是后来的《工作的再思》,他就一再告诉我们,必须要保守基督身体的一,不能让分门别类,不能够让个人主义在召会里面产生任何的影响。当时闭关弟兄会也写了一封信,希望当时在主的恢复里的众召会跟他们一样走闭关的道路。但是倪弟兄就亲笔写了一封信,叫作《复伦敦罗区福街聚会信》。在八〇、八一年的时候,李弟兄带领亚洲事奉训练,他曾经把这东西拿出来,告诉当时与会的服事的弟兄姊妹说,这封信是一封经典的信。因为这一封信就告诉我们如何保守身体的一。李弟兄说,倪弟兄写这封信的目的,就是为了要避免基督徒的分裂。他说,避免基督徒分裂或者分门别类,最好的方法就是活基督,分赐基督,不管规条,不管外在的形式,不管外在的作法。这是在八零年代,李弟兄就着倪弟兄的那封信所给我们看见的。今天我们再回头想想这一些,我们里面真的该向主有一个祷告。李弟兄那时候说,就是因着倪弟兄这样的看见,主的恢复有五、六十年蒙保守在一里面。那个时候算五、六十年,现在已经是八十年了。今天主的恢复还在一里面。也就是因为倪弟兄让我们看见,我们的召会生活必须蒙保守在地方一的立场上。因着有这个一的立场,所以我们就不可能分门别类,我们就不可能有任何的个人主义。因为哪里有个人主义,哪里就没有身体,有身体的地方就不会有个人主义。如果个人主义它是细菌,那么身体一碰到这个,就会起反应,就会抵抗,就会排除。今天如果我们在召会生活里面,我们作什么,说什么,行什么,有不平安,那么就是我们很可能,在这里是有己的因素在这里。所以下面几个小点就说明这件事:
1 我们若要认识身体,就不但要蒙拯救脱离犯罪与天然的生命,更要蒙拯救脱离个人的生命。
2 父如何与世界相对,圣灵如何与肉体相对,主如何与魔鬼相对,照样,身体也与个人相对。
3 我们如何不能向头独立,照样也不能向身体独立。
4 个人主义在神眼中是可恨的:
a 身体的仇敌就是己,那独立的“我”——太十六21~26。
b 我们若要在身体里被建造,己就必须被定罪、否认、拒绝并撇弃。
  在倪弟兄的信息里面,他告诉我们,虽然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信徒,但是我们身为一个信徒,我们要学习作肢体。是的,我们是个人,我们是一个完整的人,但是我们不能有个人主义。我们是信徒,但是我们需要作肢体。是一个信徒,可以爱主,可以读圣经,可以奉献,可以追求;但是我们的奉献,我们的追求,我们的爱主,我们的读经,我们的祷告,会不会使我们不能与别人配搭呢?如果我们只是看重我们是一个信徒,我可以追求我的属灵前途,我可以追求我属灵的造诣,我可以去追求我属灵的长进,但是我无法与别人配搭。那么,尽管我可以称作是一个信徒,我却无法成为一个肢体。因为生为一个肢体,我必须与我的同作肢体者配搭并建造在一起。倪弟兄提醒我们,我们不要只作信徒,我们更要学习作肢体。
c 我们不仅该倚靠神,也该倚靠身体,倚靠弟兄姊妹——出十七11~13,徒九25,林后十一33。
  我们一同把这句话读一下好不好。我们不仅该倚靠神,倚靠身体,倚靠弟兄姊妹。这里有一段经文,是出埃及记十七章11~13,这一段经文记载以色列人出埃及以后,他们在旷野吃吗哪,喝活水。但是呢,亚玛力人来与以色列人争战。在这一段经文里,摩西就告诉约书亚,你去选出人来与亚玛力人争战。他对约书亚说,我要上山带着神的杖去祷告。虽然摩西说他要上山,但事实上上山的不是只有摩西一个,还有另外两位陪他一同上去,一个是亚伦,一个是户珥。我不知道摩西能否预期在山上发生什么事,但是事实上那两位陪他上去的成了他的帮助者。摩西在那里举手为以色列人的争战祷告,为约书亚的争战祷告,但是他的手发沉,这时亚伦和户珥就搬一块石头来让摩西坐在上面,并且一个在左一个在右托住了摩西的手,直到约书亚用刀杀了亚玛力王跟他的百姓。这幅图画说出,不论我们作什么,我们都该倚靠弟兄姊妹。摩西上山去祷告,他的手能不能举到最后,还不是他自己的力量,是他的配搭在旁边的扶持。我们不能以为我们自己就能完成神托付我们的工作,每当我们去服事,每当我们要去哪里,我们必须有一个看见,就是我们需要弟兄姊妹。同样的情形,在新约也发生在彼得身上。行传第十章,彼得受主的引导,去了外邦人哥尼流的家里。那是一个在神的行动中非常关键的一个事件。彼得生为犹太人,进到外邦人哥尼流的家里,但是他没有自己去,他带了一些弟兄们跟他同去。这一件事,彼得是作对了,因为他在身体里前去。结果当彼得传讲的时候,圣灵就浇灌在外邦人的身上,他们就为哥尼流和他的一家施浸。外邦的福音的门就因此打开。等到彼得把这件事情作完回去耶路撒冷的时候,他们就说,你怎么可以进外邦人的家呢?你怎么可以有分于外邦人呢?这时候,彼得因为有配搭,就不是彼得一个人说话,众人一同作见证,就说,当我们开口讲话,圣灵就浇灌在他们身上,就象我们当时一样。当时那些人才说好,我们把荣耀归给神。这样,神也把悔改以得赦罪赐给外邦人了。试想彼得如果没有带人去,那他们会不会相信彼得的话呢?这样一个配搭在身体里的行动成了彼得极大的保护,也让主这个关键性、时代性的行动,得以顺利地往前去。所以弟兄姊妹,我们不要以为,我们自己能够作什么,我们需要弟兄姊妹,我们需要倚靠弟兄姊妹。
  在倪弟兄他自己所作的见证,也就是他的一本书叫作《这人将来如何》,其中的第七篇,有他自己的一个小小的见证。那这一篇见证,在第七章里面,说到他如何从弟兄姊妹得帮助。我在这里也简单地读给弟兄姊妹听。在尊重别人这一段里面,他说,我们不要以为我们凭元首的能力就能行动,而不需要肢体。他说,我们不敢对另外一个肢体说,我用不着你。我们反而发现从那些我们按天然所不尊重的肢体身上,我们能学到许多。我们可能常常要向那些易于被轻看的的人要求祷告的帮助,我们竟会感到这样作,会贬低自己,甚至有失自己属灵的身份。但是主却肯定的说,即使是最软弱的肢体,祂也为他预备了一个地位,且能使用他。几年前,我遇到了人生中极大的难题,这件事关系到我个人在事奉上得圣灵浇灌的问题。我一方面深觉有这个需要,另一面又有一点道理上的困扰,然而无论我怎样尽力祷告,好象主既不愿答复我的问题,也不愿指示我进入这个经历的路。我知道祂定规要我得着更多,但我够不上。我觉得我必须把这件事弄清楚,不然我无法往前。倪弟兄就说,若说这是我整个职事的紧要关头,我想一点也不为过。我们的弟兄在这里碰到一个在他一生职事中最关键的事,他却无法突破,那他怎么办。他说,当时我正在中国一个偏远的地方传福音,我自以为对主有点认识,而那些与我有同等认识的神仆都离我很远。我是被主打发到那里的,那里的人有需要,也有人愿意接受,但是我的传扬缺乏能力,也没有多少果子。神要给我的我又得不到,我无法单独过这个关,那时我最需要就是交通。但是去哪里找交通呢?不错,那里确实有一班单纯的信徒,乡下人,乡下人。我一直住在他们中间,但我觉得他们对主的认识太少。在我所面对这个巨大的难题上,他们一定帮不了我,他们甚至没有足够的真理基础能了解这件事为我祷告,所以一定不足以带我过这个关。我忘记基督的身体。最后,我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再没有别的办法,如果我不要放弃,就只好请他们进来。于是,我请求这些简单的弟兄来应付我的需要。我尽所能的把难处告诉他们,他们就祷告了,就在他们祷告的当儿,亮光来了。这事毋需解释,难处解决了。倪弟兄说,并且是一劳永逸地解决了。从那天开始,祝福就象潮水一般的涌流出来。的确,神常常把我们带到一个境地,叫我们无法单独通过。一个自认神与我同在就够了的人,事实上是拦阻神。那一天,主教导我,叫我看见那些身体上看来是软弱的肢体,对他的确是最宝贵的。这是我们弟兄的经历,也实在是我们该有的经历。
5 我不知道的,身体里别的肢体知道;我不能看见的,身体里别的肢体能看见;我不能作的,身体里别的肢体能作。
6 我们若拒绝同作肢体者的帮助,就是拒绝基督的帮助——林前十二12。
  保罗的得救岂不是就是这幅图画么?当他在往大马色的路上,荣耀的主向他显现的时候,他就不能看见了,他也没有办法再往前了。他问主说,主啊,你是谁?好象他什么都不知道了。这个看不见这个不知道这个不能作的人,主却安排一个肢体叫他能看见,叫他能知道,叫他能够走路。必有人牵着你的手进去。那一位亚拿尼亚来按手在他的头上,对他说,那一位在地上显现的主就是基督。对他说,起来,呼求主的名受浸。保罗不知道的,有人会知道;保罗看不见,有人帮他看见;保罗作不到的,有人来帮他作。保罗在得救那一天所学的第一个功课是身体。他得救以后,就想跟门徒交往,但是没有人相信他是基督徒。你会相信么?那个昨天才逼迫你的,前一天才要找你麻烦的,今天就说他得救了。但是有一个巴拿巴,把他带到弟兄们当中,他就跟弟兄们出入往来。他传扬福音,遭受逼迫,有人把他从城墙上缒落。从他得救开始,他就一直学习一个功课,就是倚靠身体。这是一个何等宝贵的功课。
7 凡是单独的基督徒,迟早都要变得枯干。
  求主保守我们,不要作一个枯干的基督徒。最好的路就是活在身体里。
叁 作为基督身体的肢体,我们必须受别的肢体限制,不越过我们的度量:
  说到限制,我们的本能就有一种反抗。特别在这个自由的时代,在这个讲究个人的权益的时代,没有人想要受限制。但是看看我们的身体,我们的身体能活得好好的,能够正常的运作。一面来说是每一个肢体尽功用的结果,一面也是他们受限制大结果。我们的心跳是不是有限制啊?我们的体温有没有限制啊?其实它是被控制在一个非常精确的范围之内。我们身上的每一个器官都有它的限制。我们的胃酸分泌有没有限制啊?稍微多一点,我们就受不了。所以身体能够运作,还不只是因为每一个肢体在尽功用,更是因为一个肢体,都是在一个限度内尽功用。所以受限制,是叫身体能够活得好,受限制是叫这个身体能够把这位基督彰显出来。
一 对于身体长大和发展的基本要求,就是我们要认清自己的度量,不越过这度量——弗四7、16。
二 元首把我们安排在身体的特别地位上,也指派我们特别的功用——林前十二18。
三 当我们说到自己的工作和经历或对主的享受,我们必须是在度量之内作见证,也就是说,在一定的限度之内作见证。
四 虽然我们期望工作开展,但我们必须学习如何受神的约束;我们不该期望无限度的开展——林后十13~15:
  这一段的经文,林后十13~15,前面的信息也提过,保罗在这里,对哥林多人说,我对你们所说的话,不是越过度量的;我向着你们的服事,是在我的度量之内的。事实上,我们读使徒行传,我们就知道,保罗在他第二次的行程里来到哥林多,因着主与他同在,因着主给他应许,主在夜间的异象中对他说,你要放胆传讲神的话,这里有许多我所预备的人。所以保罗放胆地留在哥林多有一年零六个月。所以他是第一个把福音带到哥林多人当中的。但是当他离开的时候,那些热衷犹太教者来搅扰哥林多人。保罗在这里说这个话,意思他里面把哥林多人当作他的儿女。没有人当他的儿女遭受到威胁的时候,一个作父母的会不管。保罗的心情就是,我这样的劝你们,我这样的告诫你们,我这样的提醒你们,并不是越过了主给我的度量。因为福音是我先带到你们那里的,不是那些热衷犹太教者的。保罗因着知道他在主面前的那一个被分派的分量,所以他忠于他所托付的,他要对哥林多人说这样的话,因为他是一个在度量内尽功用的人。弟兄姊妹,我们都应该我们里面有一个度量,是神量给我们的。过于这度量的事情,我们真是不能作。因为在基督的身体里,每一个肢体有他度量该作的事,越过了这个分,就是践踏别的肢体了。一个事奉主的人,一个爱主的人,一个有心追求主的人,应该要了解自己的度量。
  我再读一小段倪弟兄的信息,也是在《今时代神圣启示的先见》,在第二百四十九页。倪弟兄说到,他生病之前,他不止到各地领特别聚会,他有一个雄心,是要写一本最详细最好的圣经注解。他说,我打算花许多的时间和精神来写一部厚厚的,有一百卷之多的注解。这是他的雄心。在南京生病时,我写了《属灵人》之后,我知道解经的工作不是我的分。我们读《歌中之歌》,我们读《默想启示录》,我们就知道倪弟兄的解经是非常有亮光。我们读了真是觉得,巴不得倪弟兄把每一卷书都写一篇。但是倪弟兄他说这不是我的分。病愈之后,就是恢复之后,神还给我看见,祂给我信息的中心不是解经,不是传普通福音,不是注意预言或外面的东西,乃是着重生命的活道。这里有一个弟兄,他不是不能作,他是知道自己的分。感谢主,我们有这么一位弟兄作我们的榜样,他知道自己的度量。这个度量不是因为兴趣,这个度量不是热心,这个度量不是能力,这个度量不是他的雄心。在基督身体里,雄心没有用,热心没有用,喜好没有用,能力没有用,只有神给我们的分派有用。因着神给我们的分派,我们就知道我们自己的度量。最后的几个小点,我们一起来读。
1 我们若照着那灵而开展工作,就一直有某种限制——参二12~14。
2 我们里面会感觉到,主扩展祂的工作只是要到某一程度;当我们越过了某种界限去开展主的工作,我们里面就没有平安。
3 主会在外面兴起环境来限制工作的开展;环境不容我们越过某种界限——参罗十五24。
4 我们该象保罗一样,照着神所量给我们的度量行动、行事,留在神的尺度、神的度量的限制之内——林后十13。
5 在召会的事奉上,我们需要看见神只量给我们这么多,我们不该过度伸展自己——罗十二3~4、6上。
  说到身体的限制,并不是说身体有限制。基督有多大,身体就有多大,基督有多阔、长、高、深,基督的身体就该有多阔、长、高、深。但是说到基督身体的里面的众肢体,我们需要受限制。我愿意这样说,因着肢体受限制,身体可以无限制。基督的身体之所以能无限,基督的身体之所以能让这位全能的神在地上显为全能,是因为每一位肢体受了他该受的限制。所有的限制都为了一件事情,就是要叫这位主得着荣耀。不是我作就得着荣耀,不是我完成就是得着荣耀,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照着神在我们里面所指派的那一份,好好地尽功用,并且受这个神圣生命在我们里面的限制。最终,是主得着荣耀,是叫这个身体正常的把基督彰显出来。哦,愿在召会中,并在基督耶稣里,荣耀归于祂,直到世世代代,永永远远。这是我们的盼望。弟兄姊妹,我们都应该起来,活在身体里作肢体,享受所有的丰富;并且接受所有的限制,叫基督的身体实实在在的能够把基督彰显出来。
  我们两两有点祷告。
<< 第四篇 >>
身体的供应、身体的肢体以及身体的限制
回首页
报错建议